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出版及史书序
·凡例
·旧经史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浏览次数:243 更新时间:2022-3-2
 
 

申命纪引言

(一)名称

梅瑟五书的末卷是申命纪。申命纪也一如梅瑟五书的其他各卷,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取原文的首字为名,称为“Elle haddebarim”,意即“这些话”。犹太经师称之为“Mishne”,即重申前命之意。希腊文名为“Deuteronomium”,解说第二法律或重申前命。拉丁通行本也沿用此名称。因为初次颁定的法律,亦即所谓基本的法律(西乃法律)已包括在出谷纪里(19-23;25-31;35-40)。希腊名称的由来,大概导源申命纪17:18,在那里训令未来的国王,登极之后,应为自己抄写一部法典,并且应以身作则,谨守不怠。中文申命纪一名是出于希腊译文。这名称极为相宜,因为本书内的法律,泰半不是新法律,而只是旧法律的扼要重提。

(二)在梅瑟五书中的位置

如果创世纪应当视为梅瑟五书的序言,那末,申命纪便应视为梅瑟五书的结论。因为申命纪确具有五书的结论。前四书叙述天主怎样拣选了伊撒尔民,怎样照顾了他们。怎样在旷野里经过悠久的时间,作他们的向导;而申命纪却叙述天主怎样实践了他许予伊民的诺言,要赐给他们福地。进入福地,占据天主许与古圣祖们的这块乐土,是梅瑟五书的目标(参见创12:1等节13:14等节)。

申命纪是关于梅瑟——选民的伟大领袖的生活史,记述他最后的历史及他的逝世,所以申命纪也恰好以梅瑟的死结束了梅瑟五书。即以理论而言,申命纪也应是梅瑟五书的末卷。创世纪是讲述选民的来源。出谷纪是记载天主为伊撒尔民所做的丰功伟绩,怎样拣选他们为自己的百姓。肋未纪是阐明百姓对天主应尽的职务。户籍纪是叙述天主长久试探了他们的忠实;而申命纪正是这段历史的结论,它指示伊民为天主的百姓,究竟当具有什么条件。由此可见本书的重要了。

(三)内容和分析

顾名思义,申命纪是旧法的重提,是对旧法加以扼要的重述。还有一点,本书与其他四书不相同的,是本书并非历史的记述,而是梅瑟于四十年旷野历程之末,在摩阿布地对民众谆谆的训诲,将整个的法律,又向民众陈述一番(参阅1:1-5;32:45,46)。整个民法都包括在这位伟大领袖的演词里。大部分的法律早已制定了,但是其中不少条文,因为不适合百姓所处的新环境,有修正或扩充的必要。此外,因为这部法典特为客纳罕福地未来的生活所颁布的,所以也有增补的必要。这样可以适应未来的新环境。

除了一篇简单的导言(1:1-5)及较长的结论之外(31-34),本书由梅瑟的三大演词所组成。第一篇(1:5-4:40)是选民过去历史简略的回顾;第二篇(5:1-26:19)讨论各种的法律;第三篇(28:1-30:20)对于伊民的命运预先给他们一诚恳的警告。

导言(1:1-5);指明本书的宗旨,及著作的动机与时间和地点。首篇演词(1:6-4:40):梅瑟给百姓重温过去的历史,阐明天主自召选他们时起,如何用上智、公义、仁慈保佑了他们。伊民之所以能生存于世,全由于天主的爱。但是,天主对自己百姓的爱是含有嫉妒性的,不容他们去崇拜别的神,或忽视自己的诫命;因此引证许多天主降罚的例子来警告他们。在这篇演词里,梅瑟特别援引了天主的公义仁慈来劝勉百姓守法,一方面在他们心中激起对无上真主的敬畏,另一方面使他们心中发出对至慈大父的爱和感恩的情绪。4:41-49是以附录式来记述梅瑟于若尔当河东岸所指定的三座避难城,以后,便开始中篇演词的导言。中篇演词(5:1-26:19):是全部申命纪的中心,重申旧法,将缺而不全者,加以补充,最后苦口婆心劝百姓,恪遵天主的法令:

第一段(5:1-11:32)包括基本的法律,即天主十诫;继而劝百姓对天主应怀敬爱之心,对法律应有恪遵之意。如他们敬主守法,即能得到忠实的报酬,天主的祝福,国泰民安;否则,背信的罪恶,必招致天主的降罚,国土不宁,人们流离失所。在这一段内梅瑟特以爱主的高道理来鼓励他们。

第二段(12:1-26:19)是法律的综合,包括伦理、礼仪、民法三种,这是神权政治之下的伊民,所应遵守的法律。(1)论人对天主当尽的义务:即对天主所有的敬礼、地点、仪式、时间和举行敬礼的人物(12-18);(2)论国民的公共生活:如避难城,土地的分界,证人和战争(19-20);(3)论私人生活、家庭生活以及社会生活的种种责任和义务(21-25);(4)于附录里附有奉献初熟之物及什一之物的祷词(26:1-15)。

这篇演词的结尾是短短的几句训言(26:16-19)。又附加一个命令,命他们渡过若尔当河之后,要与天主重修旧约,并声明对违法者的诅咒(27:1-26)。

末篇演词(28:1-30:20)隆重地声明法律的制裁:(1)守法者许以遐福,违法者予以严惩(28:1-69);这里已预言不忠于主的百姓将要失落福地,而被放逐,流浪普世。(2)到最后,梅瑟为鼓励他们爱主守法起见,又援引各种动机(29-30):就是天主恩惠的回忆和天主惩罚的可怕,虽然惩罪可畏,百姓仍然叛离;但是梅瑟仿佛也预感到他们会归向天主,在备受艰难之后,又要得到天主的仁慈。天主的仁慈,竟会胜过他的公义。

末篇演词好似是伊民全部历史的预言大略,预示他们的存亡,皆系于于守法和违法。换言之,天主法律的遵守与违犯,决定他们的存亡(参阅30:15-20)。的确,由伊撒尔民的历史上已证实梅瑟末篇演词的真实性,梅瑟所预言的,差不多逐字应验了。惟有返国复国一节尚未实现(参阅30:1-10)。本书的结论(参阅30:1-34:12):卷尾一段史事,恐为梅瑟的弟子若苏厄所加。

(1)叙述梅瑟于临终前,立若苏厄为民长,吩咐他将法律书置在结约柜近旁,每七年向民众宣读一次(31);(2)记载两首诗歌,是梅瑟对伊民的训诲和预言他们未来的遭遇,对他们施以祝福(32;33);(3)在祝福了十二支派之后,这位伟大的领袖,在讷波山眼望着福地,与世长辞(33-34:6);(4)随着,就是这位伟大领袖及立法者的短诵,作为全书的结束(34:7-12)。

(四)申命纪的特点

申命纪和其他梅瑟四卷,有着莫大的区别;或以语气文法而论,或以思想而论,都别具风味,所以考证家都以申命纪出于另一作者。

更奇怪的是前面各卷已有的法律,这里又旧话重提,并且还有不少的法律,为适用新的环境而有所变更。并且本书还不只是一部律书;文法,语气,皆非立法者的口吻;看他那谆谆善诱的口气,反复叮咛,陈述各种理由,劝勉伊民忠信于主,实在不是颁布法律,而是以诚恳的训言,劝勉民众敬主守法,所以文体颇重感情。这位演说家三令五申将天主的爱情、仁慈和公义,摆在百姓眼前,同时又援引过去的历史,来证明自己的言语。

本书中历史的描述特别流露着实用主义的色彩(这种实用主义的色彩,在列王纪里亦特别浓厚),申命纪叙述历史不注重历史的事迹,而着重历史给人的教训,所以每述一史事,总把它归结到遵守法律上去。忠心守法,必国泰民安,违犯法律,必定民族灭亡。

(五)申命纪的作者

由于本书别具风格,掀起了一个“谁为作者”的剧烈争端。笔法及带有实用主义色彩的历史描述,被唯理派视为反对梅瑟为本书著者的有力证据。据他们说:申命纪当出于大先知们时代之后,因为是按照大先知的意思编篡的。他们虽然否认梅瑟为整个五书的作者,但是他们尤其相反梅瑟是申命纪的作者,这个问题自然关系匪浅,因为伊民的全部历史与此有密切的关系。我们已经说过:申命纪内包有伊民未来遭遇的预言,但是唯理派既已否认预言的可能性,自然不能承认这种预言的真实性。

同样,申命纪内一神教的信仰特别显著,这也是唯理派否认梅瑟为著者的证据。因为据他们的意见,唯一神教的信仰,是由大先知们的宣讲进化而来的道理。据他们的意见,申命纪是伊民宗教史上划时代的著作,这著作是先知宣讲的讲义。

(1)圣教会古今公认申命纪为梅瑟的作品,这个意见取证于本书。因为在整个申命纪里表示梅瑟是发言者,31:9显明地说:“梅瑟将这法律写好,交与肋未的子孙。”(参阅31:24-26。)此外,其他圣经、圣传和犹太人一致的主张,更加强了本书内证的力量。耶稣说:“法律由梅瑟授予”(若1:17),新约引用申命纪中的言语常当作梅瑟的言语,来证实自己的道理,无疑地他们也承认梅瑟为申命纪的作者(参阅玛19:7及申24:1;谷12:19及申25:5;宗3:22及申16:15;罗10:5-7及申30:12并总论第一章)。除了卷末的一小部分,与梅瑟逝世的叙述以外,申命纪一向被认为是梅瑟的作品。

(2)唯理派的意见逐渐形成于十九世纪:第一个攻击传统意见的人是德外忒(De Wette),据他说列王纪下22:8记载约熹雅乌为王时,所发现的书就是申命纪;这书并不是那年发现的,而是那一年由司祭们编篡的,他们为使这新法律得到权威,便说本书系于圣殿内所寻获者,想用梅瑟之名,来使人民容易接受。所以据德民的意见,申命纪一书是大司祭们编篡的。这个意见颇受一时人的热烈的拥护(如露斯Reuss,格辣夫Graf和委耳豪森Wellhausen)。

为反驳这个意见,我们应注意在列王纪下22:8绝不是说发现一本以前未见的新书,而是一本人所共知的经典,因此绝非当时的作品。一则因为谁都知道,申命纪内充满着恫吓的言词,当宣读申命纪的时候,上自国君,下至百姓,莫不战战兢兢,如果这些恫吓的言词是前所未闻的,他们绝不会这样恐惧。二则如果他们不确知这是梅瑟的法律,谁肯将这个重轭加在自己的颈上?(至于申命纪怎样淹没无闻了,我们姑且不论——这种事在虐王默讷协和哈孟时代是极可能的——。至于所发现的是否为本来的申命纪或只是申命纪的一部分,亦非我们所要讨论的问题。)

唯理派对自己的意见,所持的理由是“敬礼唯一和敬礼集中”的法律。据他们说:撒落满固然有统一敬礼,但是没有成功;这种敬礼的统一更好说是约熹雅乌时代宗教改革的结果,因为改革之前,百姓还在多处举行祭献(撒上9:12列上18:30;19:14)。

更有些人,如曷耳协尔(Hoeischer)与曷尔斯特(Horst)以为申命纪的编篡时期较晚,即充军之后。

近来主张申命纪为司祭们所编篡的意见逐渐消灭。有些人,如苛尔尼耳(Cornill)、得赖味(Driver)等认为申命纪为希则克阿,或撒落满时代的产物;作者以梅瑟古法为基础,按照梅瑟的心意附加新法,这样所谓新法只是梅瑟法律的扩大,在梅瑟名义下所宣布的新法。

还有人如刻来讷尔特(Kleinert),将申命纪的大部分归于撒慕尔,他的根基是君王的法度(申17:14),与撒慕尔为撒乌耳王所立的法度全同(撒上10:25)。更有人如克忒耳(Kittel)说:申命纪中不少法律。确系产生于梅瑟时代,那司祭们伪造一说,绝不可靠,至于女先知胡肋达有关申命纪的伪造,克忒耳和其他批评家,亦不表示赞同,克忒耳说:这一类的批评家,为随从这种可笑的学说,竟将“梅瑟申命纪作者”的传统学说,视为一种陈腐的意见。

现代的考订家如欧斯特赖黑尔(Oestreicher)、斯特尔克(Staerk)、斯腾贝尔格(Sternberg)、罗尔(Loehr)等重新严格地研究委耳豪森的“集中敬礼法”(申12),他们研究的结果,发现在12章内,并无真正集中敬礼法(vera centralisatio cultus)的提示;因为12:6不必有“在一固定的地方”的意思。按希伯来文法可能是“在任何地方”的意思。换句话说:梅瑟是立定了一种适应当时环境的法律(请参阅总论第一章)。不少的唯理派、誓反教和犹太教的学者认这集中敬礼的法律,不足以证实申命纪是梅瑟以后的产物。

进一步说:近代不少唯理派的学者一致公认至少申命纪的大部分,是出于梅瑟之手。

(3)公教的意念,根据圣经及圣传的证据,关于申命纪的主要部分都承认是梅瑟写的。虽然几位公教学者,曾一时偏向唯理派的意见,但是特在一九〇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圣经委员会关于梅瑟五书的著者作过定案之后,公教学者都一致返归传统的意见,但也承认本书在最古有增补或有变更的地方。

圣经书籍,特是梅瑟五书,在虐王时代(默纳协及哈孟时代尤甚)为人所忽视,渐渐为被人遗忘,申命记也遭到同等的命运,而同时对经文也有所篡改,但是这种篡改是不伤大体的;普通说来,流传至今的还是梅瑟的原文(纳本包尔Knabenbauer、欧陵革尔Euringer、商达Sanda)。

此外,梅瑟的法律,亦不应视为丝毫不能变更的法律。民法的性质常是与时俱进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如各国的法律无不随着时代演进,为应付环境,不能不有所增补或修改。梅瑟的法律自然也不能例外。伊民的宗教生活,政治生活,都根据梅瑟法律而形成的。但是人民的生活不停地演进,因而这些法律——其本身虽然坚定不变的——也必随着这种生活而改变。为此天主给伊民派遣先知,监视他们的行动,奉天主的命,以天主的威权保护民法,并且于必要时加以改革。(曷贝尔格Hoberg等)。所以民法虽有改变,然而是些细小节目,梅瑟仍不失为申命纪的作者。今举几个证据来证明这个意见,或为使梅瑟的著作性,更为坚定,或至少使梅瑟的著作性更为可靠。

(a)申命纪前半的历史叙述,与本书中所指的环境甚相吻合。如今快要进入圣地,梅瑟又知死期不远,便给在场的与未来的民众作末次训话,嘱咐他们善守法律,这时目睹西乃山天主发显的长辈们多已故去,剩下的一般青年必须听到西乃山的事迹,同旷野中的长征史,才有殷鉴在前,日后进入福地,方不至重蹈覆辙,去敬拜邪神。

(b)同时重申前令,在这种场合之下,很容易得到解释。一则关于未来的福地生活,梅瑟能增补更多的法律,因为他很关心未来,使伊民有巩固的组织,这是显而易见的。二则,为宣布这样的法律,梅瑟是最相宜的人物,“梅瑟学了埃及人的一切学问”(宗7:22),因为他生长在埃及的王家。他不只精通各种学问,而对于埃及的法律更非常熟练。既然天主上智的措置,使他这样长于学问,富于经历,所以他不能不顾虑到伊民未来的生活,应予以固定的法律。

(c)至于本书的后一半,也绝不应视为事后的预言。梅瑟由于过去的亲身经历,很能预料伊民未来的遭遇。过去他们既然再三拒绝了上主的恩宠,自然日后也难保不失信于上主。但是由于长久的经历,他又认为天主是极慈爱的宽忍的,那末,伊民既是万民中天主特选的百姓,自然也不会永久遭受他的摒弃——天主的仁慈必要得到最后的胜利,何况我们承认梅瑟真是先知,他所预言的事更不能不应验(参阅申18:15)。

(d)如果申命纪一书,不是那位建立神权政治国家的伟人梅瑟的著作,十二支派(特是国度分裂之后)必不能把它认作公法。历史告诉我们,南北二国都一致将申命纪定为治国大典。撒玛黎雅五书更告诉我们,伊民流亡之后,撒玛黎雅人已奉申命纪为国法,如果申命纪不是古法,何能如此?

(e)此外,我们如不承认申命记的来源古远,先知们的宣讲也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都引用申命纪,采取它的真意,敦劝百姓遵守申命纪中的法律,又指出申命纪最末几章内,梅瑟的预言,怎样在伊民的历史上逐一应验;他们的宣讲(特别是欧瑟亚同耶肋米亚)大都根据这本书。

这一切都证明传统上对梅瑟著作性的见解,正确无误,即纯以理性的推论而言,这种见解也是极可信的。

(六)申命纪的历史

关于申命纪的渊源及其后来的遭遇,我们再补充几句:

申命纪产生的原因及其动机见于本书,天主实践了给予古圣祖们的诺言。进客纳罕福地的时候来到了,梅瑟统领着伊民到了福地的边境,但是由于他曾怀疑过天主的全能及照顾,受到了惩罚,知道自己命在旦夕,不能进入福地。

天主向这位伟大的民族领袖所要求的牺牲,是多么沉重!自己的使命没有得到成功。但是梅瑟此刻更挂虑着自己的百姓,他们的懦弱及强项,他知之有素。多少次因他的转求方免于难!他忧虑着伊民的前途,愿意死前,在摩阿布平原上,还给百姓一次最后的训话。天主既选他为民族的首领,民族的立法者,这最后的一刻当然关系重大,不然,他死后,他毕生的使命岂不付诸东流?因此,他在最后的几段训词里,竭力鼓励自己的百姓崇拜唯一真主。他又从过去的历史中引用天主的慈爱,天主的公义,来鼓励百姓,激发他们向天主忠信的心情,因为天主造生了伊撒尔民,抚育他们,保护他们如自己的眸子(申32:6;10)。特别是目前这一代青年,没有目睹过天主为自己的百姓所作的神迹,日后进入福地,必有背弃真主的危险,所以梅瑟愿意留下一个遗嘱,使他们记念天主的爱情,天主上智的措置,和为他们所作的丰功伟绩。伟大的立法者又重申旧法,以严厉的言词叮嘱他们遵守;因为西乃山的约,不只是为过去的那一代人立的,也是为整个伊民而立的:“不但是与你们和在场的这些人立这约起这誓,也是为所有在场的与不在场的”,即言亦同未来的人立这约起这誓。所以不只目前这些青年,即未来的人,也有知道天主法律的必要。但是这里既非言及新法,所以梅瑟不多用命令式的言词,而只用敦劝的口气。梅瑟将自己的言语载于典籍,留给后人,永远证明自己,受了天主的使命(参阅申31:9,26)。

(七)申命纪的渊源

申命纪虽为梅瑟所著,但不因此每条法律都出自梅瑟。就如五书中其他各卷,梅瑟也必利用他人的记录,或得诸父老的口传。本书所载的,多半是历代传下来的法律。也有的法律即习俗可能是与他民族交往时学到的;但大部分还是父老们的口传。虽然这些法律也是和以前出谷纪中的法律,直接归于天主,但是这并非说每条法律皆出自天主的指令;申命纪的大部分并非天主直接启示,只是天主给予圣经的著者以先知的光照,烛照他,扶助她,使他对已知的事,自去选择,亲去描写。这是梅瑟的法律与其他诸闪族的法律像似的原因。特别是与哈慕辣彼法典类似。但是便不能这两种法典互相抄袭;如果将这两种法典比较一下,我们可以说:梅瑟法典与哈慕辣彼法典是毫无关系的;这两种法典似乎都是基于闪族的古习惯法写成的(Lex antiqua consustudinaria)。

但是在纯属宗教,及宗教礼仪的法律上,却与任何民族的法律有显明的区别。在这些法律上特表现梅瑟的个性。因为这些法律常根据天主的启示。纵或说,梅瑟在著作申命纪时,取用过前人的史料,这也无害法律即立法者的权威。天主在梅瑟身上,一如后来在先知们身上,是与人力合作的。上面已经说过:天主上智的措施,使他对自己的任务,有了很好的准备,梅瑟个人学了埃及人的一切学问(宗7:22出2:10),他在法郎宫中,必定也受到法律的知识;这样他在被选为民族首领之后,对伊民的生活和历史更有所研究。伊民的古法因为出自加色丁的乌尔,所以与其他闪族的律法颇同。本书的渊源既如此复杂,语言文法自然有许多不同之处,这样我们何苦去追随唯理派的所谓E字卷,J字卷,P字卷,D字卷的分划呢?

(八)申命纪的遭遇

申命纪虽是梅瑟作的,但是流传自今的,定非本来的面目,必多少有所篡改。本书31-34章大概为若苏厄或当时的另一位作者所加。但是日后遭到更多的改变,这些改变的原因,不外以下数种:

(a)口传  的确,有些古书,是赖口述写成的;但应注意的,申命纪一部书,是伊民生活的规范,因此较其他圣经更普遍通俗。因为常用的原故,文字也逐渐有所篡改,法律也随着新的环境而改变。

(b)笔传 古书的流传,多靠手抄,申命纪更是如此。在传抄的时候,不免有许多错误潜入。何况古人注重的是意思,不是词句,所以在传抄时,更为自由。

(c)窜改 有时为使原文明了起见,有人在经旁加一些注释。因为律书每七年当向民众宣读一次(31:9-13),宣读时也必解释原文,这些解释也极容易窜入原文。

(d)有意的增补 前面已经说过,梅瑟的法律,并非绝对不能更改的,我们更好说是一种为国民实际生活而定的法律。先知们对民众的宣讲是按照法律,发表天主的圣意。所以一位被天主遣派的先知,按照事的需要,在法律的条文上,可能稍作更改。申命纪就是一个最显明的例子,在西乃山所颁布的法律,也不是全然不能改变的。先知受天主的默感,在原文上也能修正或增补。但是仍称梅瑟的法律,一则因为梅瑟是伊民的大立法者,二则因为原文的修正或增补仍以梅瑟的意思为根据。苏24:26及撒上10:25,或恐就是这种增补的例子;增补之事实属可能,因为梅瑟时还没有所谓君主政体,法律中既然谈到君王,必是撒慕尔先知以后所加的(17:14-20)。达味时代,在圣京有隆重敬礼的规定,申命纪一些有关敬礼的更改或增补,是可能的事。但是,哪一条法律是修正的?哪一条是增补的?却很难确定。但是所有的修正或增补,不是无故而行的;并且这些修正或增补,是在一些细小节目上,并无害大体,因此便不能否认梅瑟是申命纪的作者。再说梅瑟的法律,为何经过千余年之久发生效力,除非承认梅瑟的著者性,这是不能解答的问题。

(九)申命纪的重要性

按一般人的意见!——公教、非公教以及唯理派的学者——申命纪和旧约中最重要的书,不论在文学方面,或在宗教方面,申命纪对后期的作者影响都很深;这种影响是如此显明,致使唯理派认为旧约的大部经卷,特别是先知书,都仿效申命纪写的,根据唯理派的意见,以为申命纪的写作当在先知们以后。

梅瑟五书简称“托辣”(Thora),后来这个名字成为全部旧约的名称,这名称又特别是用为申命纪一书。我们如能了解伊民对“托辣”所有的尊敬,那便能明白他们对申命纪一书的重视,申命纪一书是置于圣殿中约柜之旁,每七年应向民众宣读一次,这又使我们知道申命纪所具有的价值(31:10-26)。由于这些理由,申命纪必是伊撒尔民所共知的一本书。他们的儿童,从初知好歹时,就学习申命纪6:4-9,后来还要日日背诵。6:4-9是申命纪的中心思想,这段经,名之为“协玛黑”Shemah即“你要听”的意思,你要听,是这段经的首句。

先知们引用申命纪特别多,在他们的预言里,在他们的书籍中,如若苏厄书、民长纪、撒慕尔纪上下、列王纪上下,都是很显明的例证,差不多每卷里都可见到申命纪的思想。

(1)试问申命纪的价值为何这样高,影响为何这样大,无非因为它是伊民建国保国的大法。伊民是以神权政治立国的民族,天主是他们至高的君主,无上的立法者和裁判者。天主的旨意,是他给与伊民的法律即诫命。这样申命纪就是天主给自己的百姓所立的法典。在以神权为本的国家里,宗教、政治和社会是分不开的,伊民的整个生活,无论是宗教的,政治的,或社会的,都以天主为目的。天主支配着他们整个的生活。伊民的地位所以如此崇高,完全是由于他们是天主特选的“司祭之国”(Regnum sacerdotale),“圣民”(Gens sancta)(出19:5)因此每个国民的一举一动,都应遵守这个诫命:“你们该是圣的,因为我是圣的”(肋20:26)。他们整个生活应是天主圣善的反照,因此伊民的社会法律是他们的宗教法律,宗教法律也是他们的政治法律。这些法律是以天主十诫为基础。宗教生活,伦理社会生活的规律都包括在内(出20:1-17;申5:6-21),其它一切——如伦理的礼仪和法律——无非是这个基本法律的引申。

既然法律影响伊民的整个生活,显然这民众的组织,也必然依据这法律组成。他们越服从天主藉法律所显示的圣意,越堪称作天主的百姓。他们如不遵守天主的法律,也就不是神权政治国家的国民了。所以法律的遵守或违犯,便决定他们的存亡(30:15等节)。由此可见,伊民的存亡,完全系于遵守和违犯申命纪与否,因为申命纪包括天主的整个法律。的确,在伊民的历史中,天主的恫吓语(27:15等节28:15等节),一 一应验了历史告诉我们,他们因为违背了上主的法律,怎样受到严罚,后来受天主的诅咒,甚而国家沦亡。

(2)旧约中的律法特别是申命纪,充满着许多细小的规诫,这在天主的旨意中,具有一种极深的用意,就是准备百姓迎接基督的来临,圣保禄在致迦拉达书(3:24)称法律为引向基督的导师,即言如奴仆引领孩童,去就师受教,这样,法律引百姓云见默西亚。默西亚出版事业之前,这种法律可作为伊民的护身符,因为他们身处外教人中,危险很多。这样礼仪的法律,规定相宜的敬礼,使他们不致背弃信仰;每一条法律,都附有严厉的制裁,使他们易于躲避罪恶。这个法律,大体说来,虽极不完全。但仍不失为基督更高启示的前奏,有如未来法律的影子(哥2:4希10:1)。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古法律复杂,软弱的人类几乎不能遵守(参阅罗7:7),所以罪的次数愈来愈多。罪过既因法律而增多(罗5:20),所以人们心中(特别是虔诚敬主的人)也激起了活泼的热望,渴望救赎。

这样,为迎接基督的来临,旧法成了最好的准备。天主以古法作为篱笆,围起了自己的百姓,给他们带上粗重的轭。一般虔诚敬主的人士,是怎样期待着救援,希望脱离这样的轭,从罪恶中,得获救赎。旧约中先知的预言,新约中匝加利亚(路1:66-77)和若翰(若1:29),特别圣保禄(罗7:29),都给过我们显明的例子。就这一方面说起来,旧法也是领向基督的导师。

(十)申命纪的中心思想

从申命纪的道理中,我们只论对后期作者的影响,尤其影响先知们最深的中心思想。这里我们只简略地陈述伊民的天主观及他们对天主的关系,换言之,就是申命纪中的宗教观。

(1)论天主 对天主的道理,申命纪并未创立新说,不过使天主的观念,益形清楚和纯正罢了。

(a)特别是申命纪五书中其他各卷,更坚持天主的唯一性。无疑的,一神教是古圣祖们早已信奉的宗教(参阅创世纪引言六);但是现在伊民正要进入福地,梅瑟为保护坚固他们的信仰,使他们不至陷入外教人的多神教,又再三诚恳地重申唯一神教的观念。我们屡屡读到以下的警句:惟有上主是天主,他以外,没有别的神(4:35,39;6:4等处)。背弃天主恭敬邪神的人,将受重罚(13:9等节17:5)。为避免多神教的危险,又制定了敬礼唯一的法律,只许在天主指定的地点,举行祭礼(12:4等节14;23,25)。

(b)天主的仁慈与爱情系申命纪的中心道理。一言以蔽之,天主对自己百姓的关系,可说是:“无限的爱”。伊民的整个历史无非是这个爱情接连不断的证明。天主所以特拣伊撒尔民,不是因为他们比其他民族优越,只是因为天主爱他们(7:6-8;10:15)。因为爱他们而与他们立约;因为爱他们,挂虑他们,又在旷野里奇妙地领导他们(4:32等节)。但是,因为天主爱他们达到的极点,所以因爱而生妒。天主绝不容他们去爱别的邪神或崇拜别的神,因此,爱情的天主,竟自称为“忌邪的天主”,“焚尽的火焰”,对于失信的百姓决予以严惩(申4:24;5:9;6:15等处)

天主的爱,受了亵渎,转为义怒,消灭自己的百姓(30:17),但是在惩罚他们中,仍然流露着他的爱。虽然他应降罚自己,但是“仁慈的天主”“不会弃绝你”,“不会将你全然消灭”,“也不能忘了和你祖先所立的约”(4:31)。虽然天主严厉地惩罚他们,最后还拒绝他们,但是这也出自他的爱;意在藉着这种拒绝,使百姓与他自己益加连系。虽然他们心硬固执,天主还是爱他们,永远爱他们,死心塌地地爱他们(9:24;29:30;4:28-31;30:3-6)。

后来的先知,特别是欧瑟亚、耶肋米亚宣传天主的爱(欧2:14-24耶31:3,20),新约中圣若望简短地发挥说:“天主就是爱”(若一4,16)。这“爱主”二字正可说是申命纪里对天主的中心思想。

(2)伊撒尔子民和天主的关系。显然伊民的生活也必配合着这个高超的天主观。

(a)申命纪的作者劝伊民认识自己的优越地位。这种劝语特别多。天主只有一个,也只拣选了一个百姓,把他从万民中划分出来,高举在万民之上(4:20,34;7:6等处),十分关心地教养他,如同自己的长子(8:5),保护他如同自己的眸子(32:10)。保护他如老鹰保护自己的小雏(32:11)。

(b)因为他们和天主的关系这样密切,所以他们应是圣的,即言他们该全然归于天主,该在实际生活上表显出来(参7:6;14:2;26:19)。天主颁布法律的目的,就在使伊民的举止配称作天主的百姓。

(c)伊民对天主的关系,换言之,就是申命纪的宗教观,可以包括在“以爱还爱”的观念里;这个观念,是他们服从命令谨守法律的基础。关于天主的爱,前面已经论及,但是申命纪又这样重述这个观念,已去新约的道理不远了(11:1,22;19:9;30:16,20等处)。申命纪的作者将“爱天主”,“遵主圣意”,“恪守法律”视为一事,正如基督在新约中所说的:“你们如果爱我,必要遵守我的诫命”(若14:15)。“爱天主”及“谨守他诫命”的人在申命纪里简称为”热心虔诚的人”(5:10;7:9)又屡次重复地说:当因爱天主而守法。由此可以知道,那旧约为”畏惧的宗教”,新约为”爱情的宗教”的区别,完全不合实际。十诫之后(5,6:5)紧随着爱情的诫命,这也是可见,”爱天主”的观念在申命纪里是怎样地占着中心地位。的确,这是律书中“最大的诫命”。这里天主向他们要求的是齐全的爱,“你当全心,全灵,全力爱你的主,天主。”(6:5)。这是梅瑟向百姓再三提示的宗教的最高目标(10:12;11:13;13:3;30:6)。

这里天主给他们立了爱情的诫命,似乎有点奇异,但是这个诫命的本身,无非表示全心爱慕天主是他们分内当行的事。对天主的感恩心,和记念天主伟大的爱,给了百姓这条爱的诫命(7:6等节8:5等节11:1等节)。

这爱情里还含有畏惧,但不是奴隶的畏惧,而是儿子对父亲的敬畏;这敬畏非他,只是守天主诫命上的谨慎,发自爱情的谨慎(4:10;6:24),因此,这个爱情里又含有对主爱、主佑的完全依靠(7:18,21;8:3)。既当爱主,自当爱人,至少必当爱本族的一切人。此外,又要求他们爱穷人、属下人、孤儿、寡妇、甚至于奴仆。可见他们爱人的观念如何深了(5:14;23:15;24:6等处);此外,爱人的范围还应及于陌路生人(10:16;24:17;26:12)。天主的爱是他们爱人的模范:天主怎样爱了他们,他们也当怎样爱自己的近人(10:19;24:18),如同基督在新约中以自己爱人的模范,作为我们爱人的标准(若13:34)。

(d)最后还有应注意的一点,就是梅瑟向自己的百姓所要求的,是真正的内心敬礼(15:9;11),因为一切全着重于一个“爱”字上。单单表面的守法是不够的。天主向他们要求“心的割损”(10:16),就是真心归向天主,“全心”,“全灵”的爱天主(30:6,10)。

固然,申命纪的诫命和新约对照起来,显得过于繁琐,过于有法律的色彩,但是,不要忘了,这个法律不只是宗教法律,而且还是国家的法律;因此它当支配整个的外表生活。一切法律的中心观念仍是宗教的,也就是“爱天主”三字,关于这点,在新约中基督也证明了。圣保禄更概括一切法律说:“满全法律,只是一个爱字”(罗13:10)。

 

申命纪

第一章

章旨 自本章6节至4章40节为梅瑟第一篇演说。1-5结论。6-18伊民离开曷勒布山,梅瑟为百姓派定判官。19-25侦探,26-40百姓怯懦不敢到客纳罕地去,天主的降罚。41-46伊民为阿摩黎人所败。

1以下所记是梅瑟在若尔当河东岸,芦海对面的哈辣巴旷野,就是帕兰、托非尔、拉班、哈则洛特即狄匝哈布中间,对伊撒尔民众所讲的话。①2从曷勒布经色希尔山路到卡德市巴勒讷阿黑,共有十一天的路程。②3出埃及后第四十年十一月初一,梅瑟将上主吩咐他的一切事,都训示了伊撒尔子民。4那时他已经击败了住在赫协朋的阿摩黎人王息红,和居住哈协塔洛特厄德勒希的巴商人王曷格。5梅瑟在若尔当河东岸的摩阿布地方宣讲了这些法律说:③

6“上主,我们的天主在曷勒布山上曾训示我们说:你们在这山上居住得很久了,④7你们起身上道,到阿摩黎人的山地和这山区附近的地方去,就是到旷野、山区、平原、南方,沿海边客纳罕人的地区黎巴嫩直到培辣特大河一带去。⑤8如今我将这地摆在你们面前,你们前去占领这地,这是上主对你们的祖先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起誓许给他们与他们子孙为业之地。9那时我曾对你们说过:我个人不能负担你们。10上主你们的天主使你们日渐增多,今日你们竟多得有如天上的繁星。11“惟愿上主你们列祖的天主,再千百倍地加增你们的数目,照他所应许的祝福你们!”12但我一人何能承担你们的麻烦,你们的重任和你们的诉讼?13你们要按着支派荐举有智、有见识、有经验的人,我立他们作你们的首领。14你们回答我说:你所建议的很对。⑥15我遂将你们的族长,有智慧有见识的人,照你们的支派,立他们为你们的领袖: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人长管理你们。16那时我吩咐你们的判官说:你们要听你们弟兄的诉讼,无论是弟兄彼此诉讼,是与同居的外方人诉讼,都要秉公判断。17审案时不可看人的外表,听讼时又不可分贵贱,任何人也不要畏惧,因为审判是天主的事。你们遇有难审的案件,可以送到我这里来,我便判断。18那时我将你们当作的事,都吩咐了你们。⑦

19我们照上主我们的天主所吩咐的,从曷勒布起程,经过你们所看见的辽阔骇人的旷野,走向阿摩黎山地,直到了卡德市巴勒讷阿黑。⑧20那时我对你们说:你们已经来到了上主我们的天主所要赐给我们的阿摩黎山地。21看哪!上主你的天主已将这地摆在你的眼前,你要照上主你列祖的天主对你所吩咐的,前去占领以为基业,不要恐惧,也不要惊惶。22你们便到我面前说:我们要先打发人去,为我们窥探那地,待他们回来报告应当走那条路,攻那座城。23这话我以为对;就从你们中间挑选了十二个人,每支派一人。⑨24于是他们起身上了山地,到了厄协苛耳山谷,窥探那地。25他们带来了那地出产的果物,报告我们说:上主我们的天主赐给我们的地,实在肥沃。

26但是你们却不肯上去,竟违背了上主你们的天主的命令。27在你们的帐幕里抱怨说:上主因为恨我们,所以从埃及将我们领出来,将我们交在阿摩黎人手中,消灭我们。28我们往哪里去?我们的兄弟使我们的心甚为沮丧,他们说:那个民族比我们大而且高,他们的城邑广大,城墙高大顶天,并且我们在那里又看见了哈纳克的子孙。⑩29那时我对你们说:不要惊惶,也不要怕他们!30上主你们的天主必走在你们的前面,替你们打仗,正如他在埃及在你们眼前所行的一样。31你在旷野所行的路上也见了上主你的天主,抚养你如同一个人抚养自己的儿子,直到你们来到这个地方。⑪32虽然如此,你仍不肯信赖上主你们的天主。33他一路走在你们的前面,替你们照安营的地方,夜里在火中,日间在云中,指示你们应走的道路。34上主听见你们的话,便发怒起誓说:35这一恶劣世代的人,一个也不得见我向他们列祖起誓要赐给他们的这块乐土。36惟有耶孚讷的儿子加肋布,他必得看见,并且我要将他所踏过的地,赐给他和他的子孙,因为他一心跟从了上主。⑫37上主为了你们的缘故也对我发怒说:你也不能进入那地。⑬

38伺候你的农的儿子若苏厄,必要进入那地,你要壮他的胆量,因为他要使伊撒尔人承受那地为业。39你们的孩子,就是你们所说:必被掳掠的,和今日尚不知善恶的幼童,必进入那地,我要将那地赐给他们,他们必要占领那地。40至于你们,要转回,沿着红海往旷野去。

41你们就给我说:我们得罪了上主,情愿照上主我们的天主吩咐我们的上去打仗。于是你们各人带着武器争先上山去了。42上主对我说:你训示他们说:不可上去,也不要开仗,因为我不在你们中间,免得你们被敌人战败。⑭43我就告诉了你们,然而你们却不肯听从我,违背上主的命令,擅自上山地去了。44住在山地的阿摩黎人出来攻击你们,他们如蜂一样追赶你们,从色希尔直到曷勒玛将你们击溃。⑮45你们回来,在上主面前哀号,但是上主不垂听你们,也不向你们侧耳,46因此你们只得长久地住在卡德市。⑯

                             

①本节似乎是若苏厄后加的,所记的地名亦不可考,“芦海”也许是指红海而言,帕兰鲁昂也位于西乃半岛中部,哈辣巴旷野位于死海和赫兰湾之间。其他如:托非耳、拉班、哈则洛特、狄匝哈布似乎都在西乃山和卡德市中间。因为这些地方彼此相离甚远,胡默劳尔(Hummelauer),以为本节所论,仍是户籍纪所记述的事,而认为该书的结论。

②曷勒布即所谓西乃山。参阅出3章附注二。“十一天的路程”是人骑着骆驼每天走十或十一小时的路,就可以从曷勒布到卡德市,即福地的边境;但是如此多的百姓,岂能在十一天以内,从曷勒布走到卡德市?为避免这种困难,胡默劳和其他的治经家,以为经文此处有所脱落,而改作:“三百十一日”。普通说来,梅瑟在这里是要使伊民明白,进入客纳罕地原来不是一件难事,只要百姓不背弃天主,早就进入了那块乐土;但是因为他们与天主作对,虽已离埃及四十年,尚未得进福地。

③“宣讲这些法律”就是申命纪12-26章所包括的法令。原文所用“宣讲”二字,在圣经只有三见(申27:8哈2:2),含有劝勉说服的意思。实在作者在申命纪内不只记载了法令,而且也以言辞陈说了遵守法律的动机,故此一些学者把讲法律的出谷纪、肋未纪、户籍纪比作要理问答,而把申命纪比作师主篇(贝阿Bea等)。

④“你们在这山上……”天主的这些话,不见于其他圣经,也许是依照民间的一种演说文体而写的,只指示天主的旨意而已。由本句可以推论曷勒布山即西乃山(参阅出19:1户10;11等节)。

⑤此节叙述福地的理想疆界,除了达味和撒落满两朝外,伊民的疆界未达到此处所指定的边界。“阿摩黎人的山地,”即巴力斯坦北和叙利亚南所有的山地。阿摩黎人在巴比伦的楔形文字内作阿慕鲁,有“西方人”的意思。阿慕鲁和客纳罕人属于闪族。这两个民族在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已占领了巴力斯坦。阿慕鲁人是从东方往西来的,客纳罕人是从东方往南来的(阿剌伯地)。“旷野”指死海以北若尔当盆地而言;“山区”是指犹大和厄弗辣因一带的山地;“平原”是自哈匝至加尔默山的一带平原,就是巴力斯坦之南,卡德市之北的地域;“海边”指培肋协特一带。“培辣特大河”或为后人所加注文。“大河”普通指幼发拉的河,有人却以为本句所指的大河是敖龙忒斯(Orontes)河。

⑥按本书所述,是梅瑟自己给百姓派定了判官和领袖,但是按出18:18-26,却是耶忒洛特给梅瑟所出的主意;又按户11:14-18却是天主的命令。三处所述,看来似乎矛盾,其实不然。耶忒洛特给梅瑟出了主意,经过百姓和天主的赞同之后,梅瑟就依照执行了。

⑦由本节看来,梅瑟不但组织了自己的百姓,而且还给他们奠定了基本的法律,使他们能够发展成一有势力的国家。

⑧卡德市巴勒讷阿黑,大概就是现在的阿因革狄市(Ain Kedis)。在这里梅瑟没有提出从西乃到卡德市所经过的其他革狄。因为在户33章内已经提及。“辽阔骇人的旷野,”是指帕兰旷野而言。

⑨22,23两节说人们要求梅瑟派遣探子去窥探许地。在户13章说天主吩咐梅瑟派遣探子。此事与派定判官和首领一样。梅瑟先将百姓的意见呈示上主,请求上主的批准,然后便派遣了探子去窥探客纳罕地。

⑩“哈纳克的子孙,”有人以哈纳克是一人的名字,也有人以为是个普通名字,意谓:“长颈人”;哈纳克大抵是指居在巴力斯坦南赫贝龙旁的魁伟而长颈的民族。

⑪本节说明天主待自己的民族竟有如慈父待自己的儿子。

⑫按14:30若苏厄与加肋布同样蒙了天主的特恩,得进入许地。

⑬由于百姓的罪过,梅瑟也受了不能进入福地的连累。梅瑟既是伊民的首领,故此百姓所要遭的现罚,他也要遭受。关于这问题参阅户19章附注。

⑭“我不在你们中间,”意思是说约柜不伴随你们去打仗(14:44),或“我不来保护你们”。

⑮色希尔是厄东人所住的山地。曷勒玛就是位于卡德市北部的一座城(14:39-45)。

⑯“只得长久地住在卡德市”。伊民在帕兰地漂流了三十八年。卡德市是结约柜的所在地,而且梅瑟一向住在这里,又是伊民召集会议的所在地。

第二章

章旨 1-25从卡德市到若尔当和东岸;26-37同阿摩黎人王息红的交战。

1嗣后,我们转变方向,沿着红海的路往旷野里去,按照上主所吩咐我的。我们在色希尔山地绕行了许久。①2上主对我说:3你们绕行这山已经够久了,要转向北方去!②4你要吩咐百姓说:现在你们要经过,你们的弟兄黑撒乌的子孙所住的色希尔山区,他们必惧怕你们,你们要分外谨慎。5不要与他们交战,他们的地,连脚掌可踏之地,我都不给你们,因为我已将色希尔山地给黑撒乌为业了。③6你们要用钱向他们买粮吃,用钱向他们买水喝。7因为上主你的天主祝福了你所作的一切事业,在这广大的旷野里眷顾了你,四十年来,上主你的天主常与你同在,使你什么也不缺。8于是我们经过了我们的弟兄黑撒乌的子孙所住的色希尔山地,沿哈辣巴路,从厄拉特到了黑则雍戛贝尔。然后转变方向,沿着摩阿布旷野的路进行。9那时上主对我说:不可扰乱摩阿布人,也不可与他们交战,因为我不将他们的地给你为业,我已将哈尔地赐给罗特的子孙为业了。④10“先前住在那里的,是强大而人数众多,身材魁伟像哈纳克人的厄明民族。11这些人像哈纳克人,也算是勒法因人;但摩阿布人却称他们为厄明人。12曷黎人原先住在色希尔,但是黑撒乌的子孙将他们赶走消灭,占了他们的地,就住在那里,如伊撒尔人在上主赐给他们为业的土地上所行的一样。”⑤13现在你们起来,过匝勒得河。于是我们过了匝勒得河。⑥14从离开卡德市巴勒讷阿黑到渡过匝勒得河,我们所费的时日,共三十八年,致使那时代的壮丁,照上主对他们所起的誓,全从营中消灭了。15上主的手也打击他们,直到将他们从营中完全消灭。16一切壮丁从民中灭尽死亡以后,17上主就对我说:18今天你要经过摩阿布的境界,即哈尔城,19向哈孟子孙所居的地走去,不可扰乱他们。也不可与他们交战,因为我不会将哈孟人的地给你为业,因我已将那地赐给罗特的子孙为业了。⑦20“这地也算是勒法因人的地,先前勒法因人原住在那里,哈孟人称他们为匝默组明。⑧21他们像哈纳克人一样,是一强大,人口众多,身材魁伟的民族;但是上主从哈孟人面前将他们消灭,哈孟人就得了他们的地,遂住在那里。22正如上主昔日为住在色希尔的黑撒乌子孙,将曷黎人从他们面前除灭,⑨他们就得了那地,直到今日他们还住在那里一样。23同样哈威因人原先住在哈则陵边疆直到哈匝,加非托陵人却从加非托尔出来,将他们除灭,占据了他们的土地。”⑩24你们起来前进,渡过阿勒农河!看哪!我已将阿摩黎人赫协朋王息红和他的疆域都放在你手里,你要与他交战占领他的地。25从今日起,我要使天下万民都惧怕你,他们一听见你的名声就战慄,一见你的面就惊惶。

26那时我从刻德摩特派遣使者到赫协朋王息红那里,以和平的话向他说:⑪27容我假道你的国境,我只走大道,不偏左不偏右;28你按银钱卖给我食粮,也按银钱供给我水喝,只要你容我步行过去,29如住在色希尔的黑撒乌子孙,和住在哈尔的摩阿布人对我所行的一样,等我渡过若尔当河,到了上主我们的天主赐给我们的土地。30但是赫协朋王息红不肯容我从他的地方经过,因为上主你的天主使他的性灵坚硬,心神顽固,好将他交在你手中,如你今天所见一样。⑫31上主对我说:看呐!从此时起,我要将息红和他的疆域交给你,你可以开始进攻占领他的疆域。32那时息红带着他的民众出来攻击我们,在雅黑市与我们交战。33但是上主我们的天主已将他交给我们,所以我们将他和他的儿子并他的人民都击杀了。34我们就占领了他所有的城邑,凡有居民的城市一律执行禁令,妇女和幼童尽行杀戮,一个也不留下;35惟将牲畜和所夺得各城市中的财物留归我们自己。⑬36从阿勒农河边的哈洛黑尔城,和位于山谷的城市,直到基肋哈得,没有一城不是我们所不能进攻的;上主我们的天主将它们都交给了我们。37惟有哈孟人之地你没有进攻,就是雅波克河一带和山上的城邑;一切完全依照上主给我们所吩咐的。⑭

                             

①“沿着红海的路,”即沿红海所走的路。红海在这里原作芦海,不是都面对埃及的红海,而是指阿卡巴湾。

②学者对天主吩咐梅瑟远离色希尔山的时期有所讨论:是在出埃及后第三年呢或是在第四十年呢?不少的现代圣经学家,以为天主这种命令可在第三十九年亦可在第四十年,可是因为后说和本章第十四节所述相反,同时对于本章的历史次序不能不有所更改,故前说较为妥善。

③雅威不但给伊民指定了疆界,也给其他的民族规定了年限和所住地的边界(宗17:28)。因为是他创造了宇宙,照顾了万民,因此他禁止伊民占领厄东和摩阿布民族所居的疆域。

④罗特的子孙,即谓摩阿布民族。从8,9两节可以看出,伊民先前愿意经过讷革布——南方,而进入许地(20:14等);然而上主叫他们从卡德市上到色希尔山麓,绕行色希尔山进入摩阿布地域,从那里过了若尔当河,来到了客纳罕地。“哈尔地”即摩阿布之地。“哈尔”有京都或堡垒的意思。有人以为它与哈洛黑尔同是一城。

⑤10-12三节似乎是后人所添的。厄明、曷黎(创14:5,6),即亚巴郎时代两个兴盛的民族,此后为厄东人所克服。

⑥“匝勒得”河,不能确定是哪条河流,或许是一条注入死海的小河。有些现代考证家以为“匝勒得”是一山谷名。原文:纳哈耳(Nahal)兼有河与山谷两种意义。但在每一处,有何意义,只可有上下文来决定。⑦哈孟与摩阿布同时罗特的后裔,两个民族都与亚巴郎有亲属关系(创19:23-35),故此天主特别保佑他们。

⑧“匝默组明”必与创世纪14章上所载的组斤民族是一个民族。20-23四节也许像10-12一样,是后加的一段,意思是说:如同厄东、摩阿布、哈孟(罗特的子孙),依协玛黑耳和黑撒乌的子孙曾打败了那些巨人,如今伊撒尔在雅威的指导之下,岂不能抢占客纳罕人的地域?

⑨赐予曷黎人参阅创14:6。他们好像系厄东地的土著。

⑩哈威因人散居村落。哈则陵意训村落,因而得名,他们被加非托陵人赶走。哈威因人不知是何民族,加非托尔即今之克里特(Creta)岛或塞浦路斯(Cyprus)岛。加非托陵人在公元前十二世纪左右占领了巴力斯坦以西的海岸,故称为培肋协特人(Philisthaei)。

⑪加勒农河即今之厄尔摩基布(Wadiel Moghib)。刻德摩特(苏13:18)是属赫协朋的一座城。梅瑟无疑消灭息红,而且息红也没有被列入那应当毁灭君王的名单内(20:10,11,15,16)。他的丧亡完全出于他自己的固执。

⑫息红如法郎一样,不肯答应梅瑟所要求的。按旧约的辞义来说:是天主使他性灵坚硬。

⑬本节所述之事,是依照古时交战的习惯。

⑭雅伯克河发源于赫协朋东北,西流入若尔当河。

第三章

章旨 1-11与巴商王曷格交战;12-22若尔当河以东之地分与两支派与半支派;23-29梅瑟不能进入福地。

1嗣后,我们转变方向,沿着往巴商的路走去。巴商王曷格带着自己的百姓出来与我们相遇,愿在厄德勒希与我们交战。①2上主对我说:你不要怕他,因为我已将他和他的百姓以及他的土地,都交在你手中。你对待他,要像从前对待住在赫协朋的阿摩黎人王息红一样。3于是上主我们的天主,将巴商王曷格和他的百姓都交在我们手中,我们击杀了他,不给他留下一个。4那时我们夺取了他所有的城邑,没有一座城不被我们占领,曷格王巴商的疆域,阿勒哥布全地一共有六十座城。②5这些城邑都设有城防,有高阔的城墙,安门置闩;此外还护有许多培黎齐人的乡村。6如同先前对待赫协朋王息红一样,我们将这些城邑完全毁坏,把有人烟的城市连妇女带孩子尽行毁灭。7但城内所有的牲畜和财物,都取为我们自己的掠物。8这样就在那时我们从若尔当河东两位阿摩黎王手中,将阿勒农河直到黑尔孟山一带的地方都夺了过来。9“漆冬人称黑尔孟山为息勒雍,阿摩黎人却称之为色尼尔。”③10就是夺了平原中所有的城市,全基肋哈得地,全巴商地,直到撒肋加和厄德勒希。这都是巴商王曷格国内的城邑。11“巴商王曷格是巨人中仅存的人物,他的床是铁的,长九肘,宽四肘,都是以人肘为度,现今尚存在哈孟人的辣巴塔。”

12那时我们占领了这地,从阿勒农河边的哈洛黑尔起,我将基肋哈得山地的一半及其中的城邑,分给了勒乌本人和戛得人,④13其余的基肋哈得地及巴商全地,就是曷格王的国土,即阿勒哥布全境,我给了默纳协的半个支派。“巴商全地亦称为巨人之地。14默纳协的儿子雅依尔占了阿勒哥布全境,直到革秀黎和玛哈加堤人的境界,按自己的名称,此地直到今日称为雅依尔的乡村。”⑤15我又将基肋哈得地给了玛基尔。16从基肋哈得到阿勒农山谷,以谷中为界,直到哈孟人交界的雅波克河,我给了勒乌本人和戛得人。17又将哈辣巴和若尔当附近的地域,从基讷勒特到哈辣巴海,就是盐海并丕色戛山坡东边之地,都给了他们。⑥18那时我吩咐你们说:上主你们的天主,将这地赐给你们为业,你们中间的壮丁,当手持兵器,走在你们弟兄伊撒尔子民的前面。19但你们的妇女、孩子、牲口,我知道你们有许多的牲畜,可以住在我给你们的那些城市内。20等到上主赐给你们的弟兄有住所,如你们一样,等到他们占领了上主,你们的天主要赐给他们若尔当河那边的土地后,才许你们个人回到我给你们为业的地方。21那时我吩咐若苏厄说:你亲眼看见了上主你们的天主对这两位国王所作的事,上主必要一样对待你所要去的各国。22你们不要怕他们,因为上主你们的天主要替你们作战。

23那时我已哀求上主说:24吾主上主呵!你对你的仆人已显示了你的大能和你有力的手臂,因为天上地下,哪里有这样的神,能做你所作的工作,行你所行的奇事?25求你容我过去,好能看见若尔当河边肥沃的地方,那壮丽的山岭和黎巴嫩!26然而上主为了你们的缘故向我发怒,没有允许我,并且对我说:罢了!不要向我再提这事;27你且上到丕色戛山巅,举目观望东西南北,因为你不能过这若尔当河!28你当吩咐若苏厄,勉励他,壮他的胆,因为他必在百姓前面过去,使他们占领你所能观望的地方。29于是我们便留居在贝特贝曷尔对面的山谷中。⑦

                             

①“厄德勒希”在基讷勒特湖西南,或许即今之德辣特(Derat)。“巴商”为曷格王的国度,国内多山,产狮、牛、橡树,位于基讷勒特湖东部(户21:30-33申29:7)。

②颇尔忒尔(Porter)博士以为现今巴商地域内尚有许多城邑的废址,若考究这些废址,就可知道那些城,如圣经所载,都有高墙大门和门闩。“阿勒哥布全地,”是固有名字或是普通名字?不得而知。或许是指巴商同盟国的城邑。

③第九节似乎为后人所加的。下节所说的基肋哈得地,亦在若尔当河东岸,属于阿摩黎人的地域,位于辣巴塔哈蒙及雅依尔哈沃特之间。

④至于如何分划,参阅户32:33-42。阿勒农河是一流入死海的河流。

⑤13b和14节系后人所加的。巨人,原文作“勒法因”(Rephaim)。按11节巴商王曷格也属于这种身材高大的民族。说他的“铁床长九肘宽四肘”,也许是指示他的石槨。革秀黎和玛哈加堤(或玛哈加)是位于基讷勒特湖东北之两地名;阿勒哥布是革秀黎偏南的地名,或巴商几座同盟的城邑。参见注二。⑥丕色戛山,即哈巴陵山脉之中,向北的一座山峰。⑦天主不许梅瑟进入福地(户27:12等节申32:48等节),只准他从丕色戛山顶上观望而已。虽然若苏厄接梅瑟的位,但他的地位却远不如梅瑟的地位尊高。因为梅瑟直接领受天主的训令,而若苏厄却是间接地,就是藉着大司祭厄肋哈匝尔。贝特贝曷尔只知离丕色戛不远,然而究在何处,甚难决定。

第四章

章旨 1-14梅瑟劝勉百姓遵守上主的法令。15-24禁偶像。25-40防备未来。41-43避难城。44-49第二演讲的序文。

1伊撒尔啊!现在我所教训你们的律例和典章,你们要听从遵行,好使你们生存,得以占取上主你们列祖的天主所赐给你们的土地为基业。2我所告诉你们的这些话,你们不应增添或有所删节,你们只应遵守我给你们宣示的上主你们天主的诫命。3你们已经亲眼看见上主在巴哈耳贝曷尔那里所行的事,凡随从巴哈耳贝曷尔的人,上主你们的天主都从你们中间除灭了。4至于你们依靠上主你们天主的人,今日尚都得以生存。5看哪!我照着上主我天主吩咐我的,将法律和典章,教训你们,使你们在你们要进入占取的土地内依照遵行。6你们要谨守遵行,因为这就是你们在万民眼中的智慧及聪明;他们听见这一切法律,必说:这个大民族真是智慧聪明的。7哪里有一个大民族,她的神亲近她,像上主我们的天主,在我们哀求他的时候与我们如此亲近呢?8并且哪里又有一个大民族他的律例典章这样公正,像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明的这一切法律呢?①9你只要谨慎殷勤保守你的心灵,不要忘却你亲眼所见的事,一生不要使这些事离开你的心灵,并且要将这些事传给你的子子孙孙。10你在曷勒布山站在上主你天主面前的那一日,上主对我说:你为我将百姓召集起来,使他们听清我的话,使他们生存在世的日子,学习敬畏我,又能以此教训他们的子孙。11你们就走上前来站在山脚下,其时山上火焰冲天,且有黑暗、密云、烟雾。②12上主从火焰中向你们说话,你们只听见话的声音,却不见什么形像,只有声音。13他将吩咐你们当守的盟约宣示给你们,就是十句话,并将这些话写在两块石版上。14那时上主又吩咐我将诫命和典章教训你们,使你们在你们要去占取为业的土地上遵行。

15所以你们要加倍谨慎,因为上主在曷勒布从火焰中对你们说话的那日,你们没有看见什么形像。16惟恐你们败坏自己,雕刻神像,或似男女的像,17或似地上走兽的像,或似空中飞鸟的像,18或似地上爬虫的像,或似洼地水中鱼的像。19又怕你举目仰天,观看上主你的天主为天下万民所排列的日月星辰,就是天上的军旅,自己便被勾引敬拜事奉它们。③20上主拣选了你们,将你们从埃及的铁炉中领出来,叫你们作他自己产业的子民,像今日一样。21上主又为了你们对我发怒起誓,不容我过若尔当河,也不准我进入上主你的天主所赐给你为业的那肥沃的土地。22我只有死在这地,不得过若尔当河;但你们必要过去占领那肥沃的土地。23你们要谨慎,免得遗忘上主你们的天主与你们所立的盟约,为自己雕刻偶像,就是上主你的天主所禁止的偶像;24因为上主你的天主乃是烈火,是忌邪的天主。④

25若你们生子养孙,在那地住久了,就败坏自己,雕刻仿佛什么都像的偶像,作上主你的天主眼中视为恶的事,惹他发怒,26我就今天指着上天下地向你们作证,你们必在过若尔当河得为业的土地上,会很快地灭尽,你们不能在那地上长久生存,你们将自行消灭。⑤27上主要将你们分散在万民之中,在上主所领你到的万国中,你们剩下的人,必为数不多。28在那里你们要事奉人手所造的神,就是用木石所造,看不见,听不见,不会吃,不能闻的神。⑥29但是你们在那里必寻找上主你的天主,只要你一心一意地寻求他,必定会寻见他。⑦30日后你遭遇以上所说的苦难时,你必回心归向上主你的天主,听从他的话。31因为上主你的天主原是仁慈的天主,他决不弃舍你,也不毁灭你,也不忘却他起誓与你列祖所立的约。32你且考察在你以前过去的世代,从天主造人在世以来,从天这边到天那边,何尝有过这样的大事,像这样的事,又何曾有人听到过?33哪个民族曾听见天主在火焰中说话的声音,而能如你一样仍然生存呢?⑧34又何曾有神藉试探、神迹、奇事、争战、强力的手和伸出来的臂膊,并大而可畏的事,由别一国中将一国的人民领出来,如上主你们的天主,在埃及当着你们的面,为你们所行的一切事?35这些事只给你显示了,是要你知道,惟有上主是天主,除他以外再无别神。36他从天上使你听见他的声音,为教训你;又在地上使你看见他的烈火,并由烈火中你听到了他的话。37因为他爱你的列祖,所以拣选了他们的后代,亲自领你出了埃及,38要在你面前,赶走那些比你大,比你强的民族,要领你进入他们的国土,赐给你为业,像今日一样。39所以今日你要知道,也要记在心上,就是天上地下,惟有上主是天主,没有别的神。40你要遵守我今日训示你他的法律和诫命,好使你和你后代子孙得享幸福,并能在上主你的天主永久赐给你的土地内安享天年。”

41那时梅瑟在若尔当河东向日出之地划定了三座城,42使那素无仇恨无心杀了人的,可以逃往这三城之中的一座城,得以生存。43为勒乌本人指定了位于旷野平原上的贝责尔,为戛得人定了基肋哈得的辣摩特,为默纳协人定了巴商的哥蓝。⑨

44这是梅瑟对伊撒尔子民所陈明的法律:45就是梅瑟在伊撒尔子民出埃及后,所传给他们的法度、律例和典章。46在若尔当河以东,贝曷尔对面的谷中,在阿摩黎王息红的赫协朋之地,这息红是梅瑟和伊撒尔子民出埃及后所击杀了的。47他们得了他的地,又得了巴商王曷格的地,这是两位阿摩黎王,他们住在若尔当河东向日出之地,48从阿勒农河岸的哈洛黑尔直到息雍山,即黑尔孟山;⑩49还有若尔当河东边整个的旷野,直到哈辣巴海的丕色戛山麓。

                             

①梅瑟劝勉伊民遵守法律,因为是天主的命令,并且凡遵守法律的人必得到智慧,外教人也都被感化而惊异选民的崇高。“事奉上主”是梅瑟这篇演说的枢纽。西乃山的启示,便是遵守法律的最大原因。

②伊撒尔教会始于西乃,基督教会始于五旬节(圣神降临节)。圣斯德望称旷野中的伊民教会为“旷野中的教会”(宗7:38),她预表世界(旷野)上旅行战争的吾主耶稣的圣教会。在西乃所颁布的法律,按圣保禄(格后3章)就是叫人死的法律。反之,在耶路撒冷五旬节,由圣神之爱所颁布的法律,是叫人生的法律(参阅迦4:24-26希12:18-24)。

③一切造物皆是上主为人类的福利造出的,故此不可敬拜它们。

④就是上主的形像伊民也不能制造敬拜。为避免这事,梅瑟使百姓追念他们在西乃山上,没有看见上主的形像,只听到了他的声音。或者梅瑟在旷野对伊民的敬拜邪神没有加以严厉的裁判,故此上主禁止他进入许地。(对此问题请参阅户籍纪19章所有之附注。)“上主你的天主乃是烈火……”圣保禄(希12:29)将这句话贴在天主圣神身上。

⑤伊民的历史证明梅瑟所说属实。既然百姓忘了天主,崇拜邪神,故此天主罚他们,使外方民族来克服他们,俘虏他们,叫他们流配远方,无依无靠,犹如耶稣来世以前,伊民由于不愿恭敬真天主,皆散居在异族中,这样耶稣诞生以后,由于他们不愿信仰他是默西亚天主的唯一圣子,也失掉了自己的国家,在各国中漂流。

⑥经师辣熹(Rashi)以为本节的意思是说:“你们要事奉那崇拜邪神的人”。照古时东方人的舆论,这讲法是很合适的。

⑦关于本节的意思,参阅30:1-5。

⑧圣保禄为证明伊民将来会归顺耶稣,援用了一样的理由说:“因为天主的恩惠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11:29)即不能作废。

⑨41-43节仿佛是后人所加的。参阅户35:9-16。

⑩许多现在的考证家以为41-49节这一段为后人所加添。编辑者的目的,是在叙述第二篇演讲中地理和时间的环境。“息雍”即3章9节内的息勒雍山,是黑尔孟山脉中之一峰。该山楔形文字作撒尼鲁,所以决不是耶路撒冷区域内的熙雍山。

第五章

章旨 1-5曷勒布山上所立的盟约;6-18十诫;19-30梅瑟劝勉伊民对上主要尽忠。

1梅瑟将伊撒尔众人召集起来,对他们说:“伊撒尔人啊!你要听取我今日向你们宣示的法律及典章,并要学习遵行。2上主是我们的天主在曷勒布山与我们立了约。3这约不是与我们的列祖立的,而是与我们今日在这里生存的人立的。①4上主在山上,从火中面对面的与你们说话。②5那时我站在上主与你们中间,将上主的话传给你们,因为你们见火生畏,没有上山,上主说:③

6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我曾从埃及地,为奴之家,将你领出,7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④8你不可为你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肖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水中所有物的形像。⑤9不可跪拜它们,也不可事奉它们,因为我上主你的天主是忌邪的天主,我必在儿女身上追罚他们父亲的罪恶,直到三代四代。10但是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施行慈爱,直到千代。⑥11不可妄称上主你天主的名,因为上主必不放过那妄称他名的人,而不加罚的。⑦12当照上主你的天主吩咐你的守安息日为圣日。13六天你应作工,做你一切的工作;14但第七日,是上主你天主的安息日,你和你的子女、你的仆俾、牛驴、你所有的牲口,并在你城内寄居的外方人,无论什么都不许作,好使你们的仆婢和你一样安息。15你又当记得在埃及地你曾作过奴隶,上主你的天主,以大能的手和伸开的臂膊,将你从那里领出来,因此,上主你的天主吩咐你守安息日。⑧16应照上主你的天主所吩咐你的,孝敬你的父母,好使你能享高寿,并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土地获享幸福。⑨17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妄证陷害他人,18不可贪恋人家的妻子,也不可贪图你近人的房屋、田地、仆婢、牛驴及属于他的一切东西。

19这是上主在山上,从火中、云中、雾气和雷声中,大声训示你们全会众的话;此外并没有加添别的,就把这些话写在两块石版上,交给了我。20当山喷射火焰,你们听见从黑云中发出的声音时,你们所有的族长和长老,都来就近我,21说:看哪!上主我们的天主将他的荣耀和伟大,显示了我们,我们也听见了他从火中发出来的声音,今日我们得见天主与人说话,而人还能得以生存。22现在我们为何要冒死,而为这大火所吞没呢?若我们再听见上主的声音,我们必死。23因为凡属血气的,曾有何人如我们一样从火中听见永生天主的声音而得以生存呢?⑩24请你近前去,听上主我们的天主所要说的话!然后你将上主我们的天主对你所说的话再传给我们,我们必听从,也必遵行。25你们对我所说的话,上主听见了,上主便对我说:这百姓向你说的话,我听见了;他们所说的都对。26惟愿他们常存这样的心,敬畏我,遵守我的一切诫命,好使他们和他们的子孙永享幸福。27你去对他们说:回到你们的帐棚里去吧!28至于你,可留在我旁,我要将一切法律、典章和诫命训示你,以后你教训他们,使他们在我赐予他们为业的地上遵行。29所以你们要照上主你们的天主所吩咐你们的,去谨慎遵行,不可偏左偏右;30要完全履行上主你们的天主所吩咐你们的道路,好使你们生存兴盛,在你们所要占取为业的地上得享高寿。

                             

①天主与亚巴郎所立的约,是那后来现在在西乃山与伊撒尔民众立盟约的一种准备和象征,故此梅瑟说:“这约不是与我们的列祖立的,而是与我们立的。”有人讲解说:“上主不但与我们的列祖立了盟约,而且也与我们……”。②“上主与我们”一句,今按希腊文译出,原文作:“上主与你们。”此下记有十诫,关于这问题参阅出谷纪20章所有的注释和附注。③有人以为本节不属原文而系后人所增补。无论如何,这些话表示梅瑟做中保的责任(参阅出19:18,19迦3:19希2:2)。④“我上主是你的天主”一句,说明谁是立法者,立法的不是一位平常的世上君王,而是天地的大主。“除我以外”亦可译作:“在我跟前”(参阅咏81:10出20:3;23:13欧13:14苏24;14).⑤天主严禁伊民制造偶像,朝拜偶像。⑥“爱我……”上下文是说爱我如孝子爱父,尽力遵守我法度的人。主耶稣也说:“爱我的,必遵守我的命令”(若14:15)。爱天主的凭据,即在废除邪神的崇拜,诚实地恭敬唯一的真天主(参阅咏05:8)。⑦“妄称”即谓发虚誓,不怀敬意而随意称呼天主的名字等。充军后,犹太人依照这句经义禁止人称呼雅威圣名。故此称呼雅威时,往往说:阿多乃或“至高者”,或“圣名”而已(参阅肋19:12;24:16德23:13等节玛5:33)。⑧“安息日”原文作“霞巴特”就是休息的意思。巴比伦人也有一个安息日,即每月七日,十四日,二十一日,二十八日。在这一天君王、仆人和医生都不能办事,而工人与商人却仍旧可以工作。按巴比伦的安息日并无宗教的意义。⑨圣保禄在弗6:3,4讲论信友们应怎样孝敬父母说:“你们为子女的,应该在吾主内,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应该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含有应许的诫命。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生气,要照着吾主的教训和规诫,教养他们”。⑩凡属血气的,藉着圣教会,就如圣神降临节日在耶路撒冷,听到了天主的声音,不但没有死,反获得了超性的生命,而能永远爱慕天父,这是新约超越旧约的地方。按照吾主耶稣的话,天主的义子本身能蒙受天主的训言,并说听从圣教会的,就是听从他。

第六章

章旨 1-12劝伊民一生要遵守诫命;13-25不可随从邪神。

1这是上主你们的天主吩咐我教训你们的诫命、法律和典章,要你们在你们要去占领为业的地上遵行,2好使你与你的子子孙孙一生敬畏上主你的天主,遵守我吩咐你的一切法律和诫命,使你好能长寿。3依撒尔呵!你要听,要谨守遵行,使你在流奶与蜜的地方获得幸福,人数甚是增多,正如上主你列祖的天主所应许的。①4依撒尔呵!你听!上主是我们的天主,是唯一的上主。5你当全心、全灵、全力爱上主你的天主。②6我今日吩咐你的这些话,你都要牢记在心;7又要将这些话殷勤地教给你的子女,不论你在家里或在路上,或卧或立,总要不断讨论;8系在手上,给你当作标记,戴在额上,给你当作额饰,9并应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和门上。③10上主你的天主几时领你到了他向你列祖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起誓应许给你的地方,高大庄严的城邑,不是你所建筑的,11充满各样美物的房屋,不是你所装满的,积水池,不是你所挖掘的,葡萄园和阿里瓦树林,不是你所栽植的,当你吃饱了时,12要小心,不要忘了领你出埃及地,为奴之家的上主。④

13你要敬畏上主你的天主,事奉他,指着他的名起誓。⑤14不可随从别神,即你们四周民族的神。15因为在你中间的上主你的天主,是一忌邪的天主,免得上主你的天主的怒气,向你发作,将你从地面上消灭。16不可试探上主你们的天主,如在玛撒试探了他一样。⑥17但要谨慎遵守上主你们的天主所吩咐你的诫命、典章和法律。18你应做上主眼里看为正,视为善的事,好使你能获得幸福,能去占领上主许与你列祖的那块美地。

19照上主所许的,从你面前赶去你一切的仇敌。20假使日后你的儿子问你说:上主我们的天主吩咐我们的这些训言、法律和诫命,究竟有什么意思?⑦21你要回答你的儿子说:我们在埃及作过法郎的奴仆,上主以大能的手,将我们从埃及领出。22在我们的眼前,上主对埃及,对法郎与其全家施行了轰烈惊异的神迹和奇事。23将我们从那里领出来,要领我们进入他向我们列祖起誓应许之地,把这地赐给我们。24因此上主吩咐我们遵守这一切法律,为敬畏上主我们的天主,为我们永久的福利,为使他保持我们的生命,如他至今所为。25如果我们在上主我们的天主面前,如他所吩咐我们的,谨守遵行这一切法律,我们就算为有义德了。⑧

                             

①称许地为“流奶与蜜之地”,犹言许地内之土地甚是肥沃。伊民若谨守遵行天主的法律,便能得享福乐、高寿和人数的增多。按圣保禄(希9,10两章)天主赐给伊民的福地,预表常生的天国。

②第4,5两节,包含伊民最普遍的信经和祷文,他们直到现在还每日诵念不辍。吾主耶稣将这些话视为“第一条法律和至大的诫命”(玛22:38);并且说第二条诫命——爱人——与第一条诫命一样重要(肋19:18德7:31等节13:19)。圣若望说:“人若说:我爱天主,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怎能爱看不见的天主?”(若一4:20)。

③7-9节是说明伊民应怎样谨慎遵守法律,参阅出13:9-16箴1:9;3:3;6:21玛23:5。

④出离埃及时,假使天主不用有力的手臂引导伊民,他们决不能出走,所以天主时常提及这出埃及的奇事,使他们一方面明白他是唯一全能的天主,另一方面使他们承行自己的旨意。

⑤“你要敬畏上主你的天主……”,吾主耶稣被撒殚诱惑时,曾援用这句话拒绝了魔鬼(玛4:10)。

⑥这也是吾主受诱惑时赶走魔鬼所用的一句话(玛4:7)。试探上主就是对他的照顾发生疑惑,或不全心相信他的圣德。

⑦本节是依照希腊译本译出。

⑧“义德”二字。有的人解作“功劳”,有的人译作“顺利”或”道义”或“正义”。“义德”似乎更适合上下文意。这里所说的“义德”或“道义”,不是指圣保禄书信上所讲天主义子所蒙受的宠爱,而是只指表面上的善良品行而言。

第七章

章旨 1-11伊撒尔应消灭客纳罕人民;12-26忠诚的功勋。

1当上主你的天主领你进入了你要去占领为基业的地方,并从你面前赶走了许多的民族,即赫特人、基勒戛熹人、阿摩黎人、客纳罕人、培黎齐人、希威人、耶步息人,七个比你众多强大的民族时,2当上主将他们交给你时,你要击杀他们,完全消灭他们,不可与他们立约,也不可恩待他们。3不可与他们结婚,不可将你的女儿嫁给他们的儿子,也不可许你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①4因为她必会使你的儿子背离我,去事奉别的神,致使上主向你们大发忿怒,将你们迅速消灭。5你们应如此对待他们: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石柱,砍倒他们的木偶,烧毁他们的神像;6因为你是属于上主你的天主的圣民,上主你的天主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了你,作自己特属的百姓。7上主专爱你们,特选你们,并非因为你们的人数多于别的民族,而是因为你们在一切民族中是最小的,②8只因上主爱慕你们,又因为要履行他向你们列祖所起的誓,上主才以大能的手,从为奴之家,从埃及王法郎的手中救出了你们。9所以你要知道上主你的天主,他是天主,是对那爱他遵守他诫命的人,守约施恩直到千代的忠信天主;10但对那恨他的人,当面报复他们,将他们消灭;恨他的,他必当面报复,决不迟延。11所以你要遵守我今天吩咐你履行的诫命、法律和典章。

12如果你们听从这些典章,谨守遵行,上主你的天主必照他向你列祖所起的誓,守约施恩。13他要爱慕你,祝福你,使你的人数繁殖;在他曾向你列祖起誓要给你的土地上,要祝福你身所生的,你地所产的,你的五谷、新酒和油,以及你的牛犊和羊羔。14万民之中你最为有福,在你之内,没有不生养的男女,连你的牲畜也没有不生育的。③15上主必使一切的疾病远离你,你所知道的埃及的各样恶疾,他也不加在你的身上,只加在一切恨你的人身上。16上主你的天主所要交给你的一切民族,你都要将他们消灭,不可怜视他们一眼,不可事奉他们的神,因为这为你算是一个罗网。17假使你心里想:这些民族比我人多,我怎能赶走他们呢?18你放心!不必害怕,你要记得上主你的天主向法郎及一切埃及人所作的事:19即你亲眼所看见的大试验、神迹、奇事、强力的手和伸开的臂膊,以这一切方法上主你的天主救出了你来,如此上主你的天主必会照样对待你所怕的一切民族。20上主你的天主必会打发黄蜂飞到他们中间,直到将那些侥幸得生存及在你面前隐藏的人,尽行消灭。④21在他们面前,你不应畏惧,因为大而可畏的上主,你的天主,在你中间。22上主你的天主必将这些民族从你面前渐渐驱逐,你不可把他们速速灭尽,免得野地的猛兽增多起来为你不利。23上主你的天主必将他们交在你手中,使他们大为惊慌,直到将他们完全消灭。24他又要将他们的君王交在你手中,你必使他们的名由天下消灭;没有一人能站在你面前,直到你将他们消灭。25你应将他们的神像投在火中烧掉,不可贪图上面的金银,也不可留归你自己,免得陷于罗网。因为这是上主你的天主所憎恶的事。⑤26应毁灭的东西,不可带进你屋里去,不然你和那东西一同都成了应当毁灭的;你应以为甚是可憎可恶的,因为是当弃绝的。

                             

①“灭尽”是古闪族盛行的风俗。这种风俗,不合于耶稣的道理,奇怪的是天主竟保存了这种风俗,并且立为法律。这里读者要注意的是:(一)客纳罕人罪大恶极;(二)天主为万物之主,能够灭绝他所造的人,目的是警戒他人,勿为罪恶所害;(三)旧约中的这种法律是不完善的,有如吾主耶稣所说的,天主因人的心硬,旧日容许人休妻(玛19:8),这样天主也曾容许选民对客纳罕地施行“灭尽”的法律。并且天主禁止伊民和客纳罕人结婚、立约,是为叫他们与外教的人隔离,好能容易保存纯洁的信仰与风俗。对于这七个民族参阅创15:19-21出3:8申1:4。

②“上主专爱你们”。专爱二字依原文原指夫妇间之爱。申命纪的主要道理,是“上主爱伊民,而伊民也应还爱上主”。天主的这种爱情是热烈的,是诚挚的,只有世上夫妇间的爱情堪与此比拟。欧瑟亚先知也注意到这一点,所以一些圣经学家称他为“爱情的先知”,或“旧约的圣若望。”关于这问题,参阅雅歌引言六。上主爱伊民最大的凭据,就是他以强有力的手臂,救了伊民出离埃及,且用种种奇迹引他们进入许地。

③“爱天主”及遵行他的法令;“恨天主”即不遵行他的法令。若伊民爱天主,天主会常以慈爱对待他们,在各方面祝福他们。假使伊民离弃天主,天主就会予以惩罚。下节所说的埃及瘟疫,也许是指“象皮病”(Elephantiasis),仆里尼乌斯(Plinius)说:“象皮病”是埃及人所患的奇症(Aegyptus Peculiare malum)。

④黄蜂在客纳罕及其附近的一带,特别繁多,有的一螫人,就可以使人立即丧命。

⑤有些学者以为本节是后人根据苏7:21所加的。

第八章

章旨 1-17旷野中路程的回忆,应使伊民常忠信于上主;18-20如果他们不忠信服从上主,必如客纳罕人一样同归于尽。

1我今日吩咐你的一切诫命,你们要谨守遵行,好使你们生存,人数加多,去占领上主向你们列祖起誓所应许的地方。①2你要记念上主你的天主这四十年领你所经过的旷野的路程,磨难你,试验你,是要知道你内心所怀,是否你愿遵守他的诫命。②3他磨难了你,任你感到饥饿,然而以你和你列祖所不认识的玛纳,养育了你,叫你知道人活着,不只是靠着食物,人也能靠上主口里所发的一切言语而生活。③4这四十年,你身上的衣服没有穿破,你脚也没有肿。④5为此你心里清楚,,上主你的天主管教你就像人管教自己的儿子。6所以你当遵守上主你天主的诫命,行他的道,敬畏他。7因为上主你的天主,要领你进入肥沃之地,溪流密布之地,有泉有深渊之水,由平原和山间流出。8那地有小麦、大麦、葡萄树、无花果、石榴树,那地有阿里瓦树、油和蜂蜜。9在那地你决不会缺少食粮,在那里你将一无所求;那地的石头是铁,由山中你又可以挖掘铜。⑤10你用饭用饱了以后,应当感谢上主你的天主,因为他把这肥沃的土地赐给了你。11小心!别忘记上主你的天主,而不守他的法律、诫命和典章,即我今天所吩咐你的;12怕你吃饱了,修建华美的房屋居住。13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你所有的全部增加。14你便心高气傲,忘记从埃及为奴之家领你出来的上主你的天主。⑥15他领你经过辽阔骇人的旷野,经过火蛇、蝎子,经过干旱无水之地,但他使泉水由坚石中为你流出。16在旷野中,用你列祖所不认识的玛纳给你当作食物,为磨难你为试验你,使你得到福利。⑦17若不是这样,你心里必要说:是我自己的能力,是我手的力量得到了这一切的福利。

18你当记念上主你的天主,是他赐给你能得这些福利的力量,藉以实践她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就如由今日之事可以见到。19如果你将上主你的天主忘掉,随从别的神,事奉他们,敬拜他们,你们必要灭亡,这是我今日警戒你们的。20上主在你们面前怎样除灭了那些民族,你们也必照样灭亡,因为你们没有听从上主你们天主的话。

                             

①有的学者将本节归于前章末节,有的却以为本节和本章19.20两节是后人所增的;不过这种意见似乎毫无根据。

②上主在旷野中磨炼并试探伊撒尔民,看她是否忠信。原来全能的天主,假使愿意的话,必能迅速地领他的选民进入许地。然而他要磨炼试探他们,因为他要训练他们,教育他们。这种教育的工作,需要试探和磨炼。在患难之中,人易自谦自卑,因为到那时他就能体会到自己的软弱,藉以培养自己的性格。伊民在上主领导之下,经过旷野一事,是圣教会的预像。在世上,我们的天上慈父,曾如何磨难了自己的儿子耶稣,照样也常常磨难自己的圣教会,好使她天天更相似吾主耶稣。如果圣教会不登加尔瓦略山,不堪称为耶稣的净配。对每个信徒圣保禄也说:“谁愿意热心生活在耶稣基督内,时常会受艰难。”(弟后3:21)

③天主原能立时将玛纳降给伊撒尔民,可是为磨难试探他们,竟等了一个月。过了一个月后就给他们降下了玛纳。关于玛纳参阅出16:1-7。“人活着不只是靠着食物,人也能靠上主口里所发的一切言语而生活。”耶稣对竟敢诱惑自己的撒殚也说了这些话(玛4:4)。从此这句话遂更富有生气。

④这些话说明天主如何特别照顾自己的百姓,只要我们承行天主的圣意,他就照顾我们,犹如一个慈父。

⑤7-9三节内,梅瑟描述许地的美好。铁和铜为漂流的伊民是最有用的金属,故作者说在许地内铁多得如石,铜亦唾手可得。

⑥财富顺境易使人骄逸,忘记天父(编下12:1-26:16;36:25)。箴30:7,9“我求你两件事,在我未死之前切不要推却:就是使虚伪与欺诳远离我,别使我受穷,也别赐我财富,只给我必须的饮食,怕我得了饱饫而否认你说:上主是谁?又怕穷了行窃,亵渎我天主的名。”

⑦天主在世上磨难训练他的子女,只是为给他们准备未来的永福。

第九章

章旨 1-7a不可自命为义;7b-24重述上主颁赐约版,伊民铸金牛偶像;25-29民众叛逆,梅瑟为他们祈祷。

1依撒尔啊!请听!你今天要过若尔当河,去征服那些比你强大的民族,去占领那些宽大坚固,高举云霄的城邑;2一强大众多的民族,是你所知道的,哈纳克的后裔,论他们你亲自听见说:谁能在哈纳克族面前站立得住呢?3但是今天你该知道,上主你的天主如吞灭一切的烈火走在你的前面,要灭绝他们,使他们在你面前屈伏,这样你要赶走他们,使他们速速消灭,如上主向你所说的。4当上主你的天主将他们由你面前赶出以后,你心里不要说:上主领我来占领这地,是因为我有道义;其实上主将他们从你面前赶走,是因那些民族的罪恶。5你去占领他们的地域,并不是因为你有道义,也不是因你心地正直,而是因为那些百姓的罪恶;上主你的天主将他们由你面前赶走,好实践上主向你列祖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起誓所应许的诺言。①6因此你当知道上主你的天主,把美丽的地赐给你为业,并非因你有道义,因你原是一强项的百姓。7你当记念不忘,你在旷野里怎样惹上主你的天主发怒。

自从你出埃及那一天,直到你们来到这地方,你们时常悖逆上主。8你们在曷勒布山惹上主发怒,致使上主恼怒你们,要将你们灭绝。②9那时我上了山要领受两块石版,就是上主与你们立约的石版,我在山上住了四十昼四十夜,不吃不喝;10上主就将那两块石版交给我,是天主用手指写的,版上所写的,是上主在集会时在山上从火中对你们所说的话。11过了四十昼四十夜,上主便将那两块石版就是约版交给我。12上主对我说:你起来,赶快下去!因为你从埃及领出来的百姓,已经败坏了,他们很快地离弃了我给他们所吩咐的道,为自己铸造了偶像。13那时上主对我说:我看这民族确是一强项的民族。14你且由着我吧!我要将这民族灭绝,将他们的名,从天下拭去,我要使你成为一个比这民族更大更强的民族。15于是我转身从山上下来,遍山冒火,我手中拿着两块约版。16我一见你们铸造了牛犊,重重地得罪了上主你们的天主,很快地离弃了上主吩咐你们的道;17我就将那两块石版从我手中扔下去,在你们眼前摔碎了。18为了你们所犯的罪恶,作了上主眼中视为恶的事,惹他发怒,我就像从前一样俯伏在上主面前,四十昼四十夜,不吃不喝。19因为上主向你大发忿怒,要消灭你们,我甚感恐慌;但上主这次又俯允了我。20上主对亚郎也大发忿怒,要除灭他,我那时也为亚郎祈祷。21我将你们犯罪所铸的牛犊,投入火中烧毁,又捣碎磨得很细,以至细如灰尘,将它撒在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水中。22你们在塔贝赫辣、在玛撒、在克贝洛特瓦又惹上主发怒。③23上主命你们离开卡德市巴勒讷阿黑说:你们上去,占领我要赐给你们的那地。你们违犯了上主你们天主的命令,不信服他,不听从他。④24自从我认识你们以来,你们时常悖逆上主。

25我因为上主要灭绝你们,就在上主面前俯伏四十昼四十夜。26我哀求上主说:吾主上主!你不要消灭你的百姓,你的产业,这是你用大能救出来的,是你以强力的手臂从埃及领出来的。27你要记念你的仆人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求你不要看这百姓的顽硬、邪恶和罪过!28免得你领他们出来的那地的人说:因为上主不能将他们领进他所誓许的福地,又因为恨他们领他们出去,叫他们死在旷野里。29他们毕竟是你的百姓,是你的产业,是你用大能和伸开的手臂领出来的。⑤

                             

①制胜客纳罕人,不是由于伊民的道义,而是由于客纳罕地居民的罪恶满盈。智慧篇十二章述说天主为何惩罚客纳罕地古代的民族说:“他们因着巫术和不正义的祭祀,作了最可恶的事:是他们毫不怜惜地杀戮了婴儿,宴席间和拜神的狂饮宴会中,吞食了人的血肉。亲手杀害无依无靠婴儿的父母,你藉着我们先祖的手,消灭了他们,使天主的子民,得到你以为地上最宝贵的地方,为自己相宜的殖民地。(4-7)……谁敢给你说你作了什么?或谁能抗拒你的审判?你击灭了你所造的民族,谁敢归咎于你?又谁敢起来为你所惩治的恶人而抗辩?(12)……没有一个君王,没有一个君王,能追问你所惩罚的人民”(14)。

②本节暗示伊民在西乃山麓所铸的金牛犊像(出32)。

③伊民在这三个地方犯了重罪,惹得上主大发忿怒(户11)。

④参阅户13:18-14:38。

⑤称梅瑟为伊民的中保,是因为他一方面将天主的命令和教训传给百姓,一方面也为百姓苦求上主,不要加罚。梅瑟因负有这种责任,故作了吾主耶稣的预像。圣保禄称呼吾主为“天主与人间的中保”(弟前2:5)。

第十章

章旨 1-5天主给梅瑟第二次颁赐约版。6-11肋未人之区别。12-22梅瑟劝伊民要一心事奉天主。

1那时上主对我说:你凿两块石版与先前的一样,上山到我跟前来,并且作一木柜,2我要将你先前摔碎的石版上的那些话写在这石版上,你要将这版放在柜中。①3于是我用皂荚木作了一柜,又凿了两块和先前一样的石版,手里带着两块石版上山去了。4上主将那集合之时,在山上从火中所传与你们的十句话,照先前所写的,写在这版上交给了我。5我转身下山,将石版放在我所做的柜中,按上主吩咐我的,将它们存放在那里。

6“伊撒尔子民从贝洛特贝讷雅哈杆地起身到了摩色辣。亚郎就死在那里,也葬在那里。他儿子厄肋哈匝尔继他的位,作了司祭。②7从那里起行到了古德哥达,又从古德哥达到了有溪水之地的约忒巴塔。③8那时上主将肋未支派分别出来,使他们抬上主的约柜,侍立上主面前供职,奉他的名祝福,直到今日。④9所以肋未支派在他们弟兄中无分无业,正如上主你的天主对他所说的:上主自己是他的产业。”10于是我又像先前一样在山上四十昼四十夜,上主这次也垂允了我,上主也不忍将你消灭。⑤11上主对我说:你起来!走在百姓的前面!引他们去占领我对他们列祖起誓所应许给他们的土地。

12伊撒尔呵!现在上主你的天主,向你所要求的,是只要你敬畏上主你的天主,完全遵循他的道路,并全心全灵事奉上主你的天主,13遵守上主的诫命和法律,就是我今天所吩咐给你的,好使你能得福。⑥14看哪!天与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于上主你的天主。15上主只喜爱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了他们的后代,就是你们。如你们今日所见。16所以你们要心受割损,不可再使你们的颈项顽硬。⑦17因为你们的上主天主是万神之神,万主之主,他是强有力,大而可畏的天主,他不顾情面也不受贿赂。18他为孤儿和寡妇伸冤,他怜爱寄居的人,给他们食粮和衣服。⑧19所以你们也要怜爱寄居的人,因为你们在埃及也作过逆旅。20你应当敬畏上主你的天主,事奉依赖他,指着他的名起誓。21他是你的荣誉,他是你的天主,他为你作了那大而可畏的事,是你亲眼曾见过的。22那时你的列祖下到埃及为数不过七十人,现在上主你的天主使你多得有如天上的繁星。⑨

                             

①这里所说的约柜是暂时所设的约柜,因为梅瑟事后还按天主在西乃山上指示他的样式,吩咐贝匝肋耳另制造了一个永久的约柜(出35)。这暂时的约柜安置在暂时所设的会幕内(出33:7)。圣保禄指这两块约版说:“你们明明是基督的书信,是藉我们写成的,不是用墨写的,而是用永生天主的圣神写成的,不是写在石版上,而是写在心版上”(格后3:3)。按许多教父们:西乃山上所颁发旧约的法律,多注意外面的行动,所以说是写在石版上的;耶路撒冷所颁的新约法律,多注重内心的情绪,故说是写在心版上的(参阅耶31米6:8)。

②6-9四节似乎系后人所插入。无论怎样,很难使它与户20,21,33所述相合。按户籍纪亚郎死在曷尔山,而此处却说他死在摩色辣,并且摩色辣在户籍纪作摩色洛特(即摩色辣之复数)。此处所载四个地方的次序与户也不一样。这有待后世考古学家来解释这不可解的谜了。

③“到了有溪水之地的约特巴塔,”一些圣师们藉着圣经的意思——伊民旷野的路程预表信友们在世界上的生活——讲这句话说:教友们一离开了罪恶,进入了圣教会,在其心内会找着圣宠的活水(若7:37,38依12:13则47:1)。咏87:7说:“那里的百姓欢忻舞蹈地要歌唱说:我的泉源都在你内!”

④一些现代的批评家据本节与本书其他地方,企图证明申命纪的作者不承认在司祭与肋未间有什么区别。这学说是导源于委耳豪森的意见(见总论一),然与梅瑟其他四书所持不相符合。昔日一位犹太经师辣熹解释这句话说:“为抬约柜梅瑟派定了肋未人,可是为站立在上主面前,为事奉上主,因他的圣名祝福民众,他却派定了司祭们。”

⑤本节略按希腊译本加以修改。

⑥12-13二节说明天主向他选民所要求的事。辣熹讲说:“虽然他们(伊民)屡次违叛上主。上主却只要他们后悔,就仍然赏赐他们自己的福禄。”

“要心中受割损,”单单身上受割损,也不够也无益,该当心上受割损。这是说该当舍弃各种违反天主的倾向、念头和行为。(参阅创17章所有之附注。)

⑧此节明明指出天主如何保护软弱的人(出22:24耶17:14)。(万神之神,万主之主),就希伯来文法来讲就是说:“至高之神,至上之主”。

⑨天主应验了他给亚巴郎所许的,就是使他的后裔多得有如天上的繁星(创12:2等)。

第十一章

章旨 1-9天主为保护伊民曾显各种神迹,伊民为报恩应遵守天主的法律;10-12描述许地;13-28为使伊民遵守法律,天主一面应许幸福,一面藉灾祸予以恐吓;29-32指定于二山上施以祝福和诅咒。

1你要爱上主你的天主,时常遵守他的吩咐、法律、典章和诫命。2你们今日应当知道,我原不是对你们的儿子说话,他们不知道,也没有看见上主你们天主的教训,他的大能,他有力的手,他伸开的臂膊,①3他在埃及对埃及王法郎及他的全国所行的神迹和奇事;4他如何待了埃及的军队、马匹和车辆,正在追赶你们的时候,他怎样使红海的水淹没了他们,上主怎样将他们消灭直到今日;②5并且在旷野里给你们作了什么,直到你们来到此地;6他怎样待了勒乌本的子孙厄里雅布的儿子达堂和阿彼兰,地怎样在伊撒尔中间裂开吞没了他们和他的眷属并帐棚以及他们的一切物件。③7因为你们都亲眼见过上主所作的一切大事。8所以你们应遵守我今天吩咐你们的一切诫命,使你们能有力去占领你们要去占领的土地。9使你们能在上主曾向你们列祖起誓要赐给他们及他们的后代,流奶流蜜的土地上,得享长寿。

10因为你要去占领为业的土地,不像你才离开的埃及地,在那里你撒种应用脚浇灌,如浇灌菜园一样。④11但你们要去占领的地方,却有山有平原,有天上的雨露滋润。12这是上主你的天主所眷顾的地方,从岁首到年尾,上主你的天主的眼目常注视在上面。

13如果你们服从我今天吩咐你们的诫命,爱慕上主你们的天主,全心全灵事奉他,14他必按时给你们的田地降下春雨秋雨,使你们可以收获五谷、新酒和油;15也必使你的土地为你的牲口发出青草,你吃也能吃饱。⑤16你们要小心,怕你们的心受到迷惑,你们就偏离正道,去敬拜事奉别的神;17不然,上主对你们就会大发忿怒使天闭塞,雨不下降,地不生产,你们就会在上主所赐于你们的美地上迅速灭亡。18你们应将我这些话铭刻在你们心灵上,系在手上作为记号,悬在眼间作为额饰。19要教训你们的子女,无论在家里,或在路上,或躺或立,要时常对他们讲论。20又要写在房屋的门框上及大门上。21使你们和你们子孙的岁月,在上主誓许给你们祖宗的地方,如天覆地之久长。⑥22如果你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遵行的一切诫命,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履行他的一切道路,依靠他,23上主必将你们面前的一切民族赶走,使你们能征服比你们更强大的民族。24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都要成为你们的;从旷野到黎巴嫩山,从大河即幼发拉的河直到西海,都要算为你们的疆界。25在你们面前没有人能站立得住,上主你们的天主必照他对你们所说的,将恐怖和畏惧你们的心理,散步在你们要踏进的地面上。26看哪!我今天将祝福和诅咒陈明在你们面前。⑦27如果你们服从我今天所吩咐你们的,上主你们的天主的诫命,你们必会蒙受祝福。28你们如果不服从上主你们天主的诫命,背离我今天所吩咐你们的道路,去随从你们素不认识的别神,你们必要遭受诅咒。

29当上主你们的天主领你们到了你要去占领的地方,你应将祝福刊布在革黎斤山上,⑧将诅咒刊布在赫巴耳山上。30“这两座山位于若尔当河对岸日落之处,在居于哈辣巴的客纳罕人之地,基肋戛耳的对面,靠近摩勒橡树。”⑨31你们现在要过若尔当河,去占领上主你们的天主赐予你们为业之地,你们要占领,你们要住在那里。32所以你们该小心谨守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述的一切法律和典章。

                             

①按丕克(Peake)及其他学者将本节略为修改。伊撒尔该当时遵守天主的法律,一则因为按达味所说的(咏121:4):“伊撒尔的保护者,不小眠也不寝寐。”二则因为他们亲眼看见了上主强有力的手和伸出的手臂,即谓上主为拯救自己的百姓所行的各种奇事。梅瑟说话的时候,人还可以记起这些奇迹,可见他们的子女却没有见过。称天上所行的这一切奇事为“教训”,是因为天主实有意用这些奇事来教训伊民应如何时常依靠他(出19:4米7:15)。

②在3,4二节希腊译本较玛索辣经文正确,今从希腊译文。

③关于达堂和阿彼兰叛逆的事迹参阅户16。为何梅瑟不提科辣黑?或许因为他属于肋未支派,而肋未支派素有忌恶之义举(户25 6:18),故不复提这一支派前人之短(参阅咏106注七)。

④“不像你才离开的埃及地”,由这一句话可以看出百姓离开埃及尚为时不久,故此有许多圣经学家,依据本节与其他相类的话语,推论申命纪是梅瑟写的(参阅本书引言五)。辣熹如此解释本节说:“天主应许的福地实较埃及地更为美好。”古人虽然称赞埃及,说它超过其他的地,如创13:10竟拿埃及地与上主的乐园相比;虽然他们夸赞哥苼地,称之为埃及最膏腴的乐园,但是任何地带都比不上伊撒尔人的福地。

⑤自11至15节描写许地的富丽。与埃及迥然不同,因为在埃及地,人当自己处理浇灌田地,在客纳罕却不然,天主自己以时雨来灌溉,使五谷丰登,此地乃是天主亲自为选民考察所得,流奶和蜜之地,即天下万邦中最膏腴的土地(则20:6),(参阅户10:33)。由此我们联想到吾主耶稣所说的一句话:“我往天父哪里去……我去,原是为给你们预备地方”(若14:12,2)。14,15两节之第三人称,原文作第一人称:“我必按时……”

⑥“如天覆地之久长”即谓福寿无疆。为应验这种诺言,有个条件,就是遵守法律,因为如果伊民不守法,不敬爱上主,上主即由许地上将他们赶走消灭,另与其他的一个民族结立新约(耶31)。

⑦“祝福和诅咒”即谓幸福与灾殃,或按翁克罗斯(Targum Onkelos)所说的:“或使百姓获得祝福或使百姓遭受灾殃”。

⑧参阅27:11-28:69苏8:33。这两座山宛如一种具体的东西,应当永远使伊民记起爱上主的人所受的百祥,舍弃上主的人所受的万难。这是一种“象征的行为”(Actio Symbolica),在圣经内这样的行为到处可见,一直到现在贝杜因(Bednini)游牧人尚保留着这种风俗。

⑨“在居于哈辣巴的客纳罕人之地,”有些圣经学家以为一句是后人所添的旁注。雍克尔(Junker)认为第30节是后人所附加的。第十一章是申命纪第一段的结束。在这一段内作者说明雅威对选民的作为,选民对雅威所有的义务。在第二段(12章-26章)内是记载伊民的法律,这些法律将客纳罕地视为崇拜天主的地方,天主的国度,将居于客纳罕地的伊民视为天国的子民,故此伊民应当与其他民族有所区别,应表示自己是雅威的宠儿。读者应注意是是:吾主耶稣反对撒殚诱惑时所援引的话,都是取自申命纪首段。这使我们想到吾主在纳匝肋度家庭生活时,如何默想天主的经言。

第十二章

章旨 1-3消灭邪神祭坛的命令;4-27敬礼唯一的法令;28-31禁止仿效客纳罕宗教的敬礼。

1这是你们生于此世,在上主你祖先的天主所赐与你为业的那地上,天天所应遵守奉行的法律和命令。2凡你们去征服的民族供奉他们神的地方,或在高山或在丘陵,或在一切茂树下,都要一律加以破坏:①3推翻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石柱,用火烧毁他们的木偶,砍倒他们雕刻的神像,将它们的名字从那些地上完全拭去。②

4对上主你们的天主却不可如此而行!5然而上主你们的天主从你们各支派中选择在那里立自己名字为做自己居所的地方,那是你们应访问的;你就该往那里去,③6在那里你们应奉献你们的全燔祭,你们的牺牲,你们的什一之物,你们手中的献仪,你们的还愿祭,你们的自愿祭,以及你们牛羊群中的首生者。④7在那里你们应在上主,你们的天主面前,摆设欢宴,在你们着手进行的事上,你们和你们的家庭应欢乐,因为在这一切事上,上主你们的天主祝福了你。8你们不要各人眼中看着合理的去行,就如今日我们所行的。9因为如今你们还没有到安息及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为业的那地方。10但是几时你们渡过了若尔当河,住在上主你们的天主赐给你们为业的地上,他使你们由四围的敌人中获得安宁,安然住在那里。11你们就应在上主你们的天主所拣选立己名为居所的地方,奉献我所吩咐的一切:即你们的全燔祭,你们的牺牲,你们的什一之物,你们手中的献仪,以及你们向上主许愿所应献的嘉礼。12你们和你们的儿子,你们的女儿,你们的仆人,你们的婢女,以及住在你们城镇内的肋未人——因为他不如你们有分有业⑤——都应在上主你们的天主面前一同欢乐。13你应小心,不应在你所遇的任何地方奉献你的全燔祭;14但应在上主由你们各支派中所拣选的地方,奉献你的全燔祭,在那里你应履行我所吩咐你的一切。15但是在你的一切城市内,按照上主你的天主所赐与你的祝福,你能随心所好宰杀,吃兽肉,不洁的和洁净的人都能吃,如吃羚羊和鹿的肉一样。⑥16你们不可以吃的,只有血,你应将它如水一般倾流在地。17在你的城市内,你所收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你牛羊所出的首生,你许愿所应献的一切和甘愿献的供物,以及你手中的献仪,你都不可吃,⑦18但应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在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的地方,你和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你的仆人、你的婢女,以及在你城镇内的肋未人分食那些东西;你应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为你手所行的一切事而欢乐。19你该小心,你在世之时,你总不可遗弃肋未人。20几时上主你的天主如他向你所许的扩张了你的疆域,当你想吃肉时你说:我愿吃肉。你便可以任意吃肉。21若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立己名为居所的地方离你太远,你就如我所吩咐你的,宰杀上主所赐与你的牛羊,在你的城门内,你可任意吃。22你要吃那些肉如人吃羚羊和牡鹿一样;不洁与洁净的都可以吃。23惟你应牢记,总不可吃血,因为血是生命,你不可将生命与肉同吃。24你不可吃血,你应将它如水一般倒在地上。25你不可吃血,好使你和你以后的子孙能获得幸福,因为你行了在上主眼中视为正直的事,26惟应将你所献的圣物即所许愿的祭品,带到上主所选择的地方去。27你应将你的全燔祭,肉与血全献在上主你天主的祭坛上;你应将你祭牲的血倒在上主你天主的祭坛上,肉你留着自己吃。

28你应谨守从我所命你的一切事,好使你和你以后的子孙永远能获得幸福,因为你行了在上主你天主眼中视为美善和正直的事。29几时上主你的天主在你面前将你要去占领的地方的异民铲除了,你占据了那地,并住在他们的地方,30你应小心,在他们被铲除以后,你不可因随从他们,而自陷罗网;不应访问他们的神而探究说:这些民人怎样事奉他们的神,我也愿意照样而行。⑧31对上主你的天主你不可这样做,因为凡是叫上主憎恶的事,他们都向自己的神行了,甚至对他们的神也用火焚烧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

                             

①代客纳罕、阿刺伯和叙利亚人,尤其是平民认为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神。伊民相信雅威是宇宙唯一的大主宰,绝不如别的神(这句话有错,原文),梅瑟就奉上主的命,祝福选民要消灭一切邪神的祭坛偶像和石柱等(列上14:23列下16:4则6:13耶3:13)。

②依据“将它们的名字……完全拭去”这一句,晚年的犹太人为称客纳罕神巴哈耳之名,改用了“波协特”(Boshet)。“波协特”含有“凌辱”之意。参阅出23:13撒下2:8编上8:33等。

③关于本节参阅总论一与本书引言五。“由你们各支派中所选择了的地方,”即谓巴力斯坦境内指定的地方。约柜即在这地方内。之后,在耶路撒冷圣殿内。不过有些学者都译作:“上主所选的任何地方”,请参见本书引言五。

④作者在这里大概暗示伊民每年三天庆节内(出23:14,19)所应奉献的供物。关于祭祀的种类参阅肋未纪引言四。

⑤“住在你们城镇内的肋未人,”是说肋未人不能单靠什一之物而生活,天主为眷顾他们养活他们,鼓励自己的百姓,乐意施舍(参阅19节14:27,29户35:2艾10:37)。

⑥拉丁通行本多一注语,其义不明。本法律的意思是:在祭宴上,人应当是洁净的,但在普通的宴会上,是不需要这种法令的(肋7:20,21)。

⑦这条法律与祭仪有关。

⑧客纳罕人所崇拜的邪神,为伊民常是一堕落的危险。这由伊民的历史上可是证明(参阅耶10:2-5智13,14)。下章第一节,拉丁通行本归于本章之末,而止于32节。

第十三章

章旨 拜邪神的,应处以死刑,不论她1-6是假先知,7-12或你所心爱的人,13-19或一城内的居民。

1凡我所命你们的事,你们都得遵守奉行,不可增添,也不可减少。2若在你中出现了先知或作梦的人,给你报告一种异迹或奇事,3如果这异迹或奇事实现了,为此他向你说:我们随从别的神去,——是你所不认识的——我们去奉事他们!4你不可听信这先知或者做梦者的话,因为上主你们的天主要试探你们,看你们是否全心全意全灵爱上主你们的天主。5你们应随从的,是上主你们的天主,应敬畏他,遵守他的诫命,听从他的声音,奉事他,依附他。6应将这先知或这作梦的人处以死刑,因为他出言使你背叛领你们出埃及,从为奴之家救出你来的上主你们的天主。要你离弃上主你的天主命你当行的道路;若将他处死,这样就将此凶恶由你中间铲除。①7若你的兄弟,即你母亲的儿子,或你的儿子,或你的女儿,或你怀中之妻,或视如你性命的朋友,②暗中引诱你说:我们去奉事别的神,那神是你和你先祖所不认识的,8就是那四周围绕你的,靠近你的,或离你远的,由此地极至彼地极所有民族的神;9你不可应承他,也不可听从他,你的眼也不可怜视他,你不可饶赦他,或袒护他,10而应以极刑将他处死,③并且你先举手,然后民众也举手将他杀死。11应用石头将他砸死,因为他图谋使你离弃领你由埃及地,自为奴之家出来的上主你的天主。12于是全伊撒尔民听见了都惊惧,再不敢在你中间行这样可恶的事。13如果你在上主你的天主赐你居住的一座城内听见说:14贝里雅哈耳的子孙从你当中出来勾引他们城内的居民说:我们去奉事你们原先不认识的那些神!④15那么你应寻找、考察并仔细访问。如果真发生了这事,真在你中间发生了这样可恶的事,16你应以利剑杀死那城里的居民,要完全毁灭城中的一切,用利剑杀死他们的牲畜。17把一切由城中所得的财物都堆在广场中,为上主你的天主把城和城中得来的财物都毁灭,使那城永远成为废墟,再不能建筑。⑤18凡应毁灭之物,一件也不可留在你手中,好叫上主挽回他的盛怒,向你施恩,怜恤你,如他向你祖先所誓许的,使你昌盛,19只要你听从了上主你天主的声音,遵守了我今日所嘱咐你的一切。行上主你的天主眼中视为正直的事。

                             

①默纳协本伊撒尔(Manasse Ben Israel)解释1-6这一段说:“真先知的凭据就是信奉真天主的真教,如果他藉邪神的名字预言未来,虽然有神迹,也是不足为凭的,并且由于他诱惑人民离弃天主的罪,应当处以死刑,或者有人要问为何天主让他显神迹?梅瑟曾说过:单是为试探我们,看我们是否全心全灵爱上主我们的天主。”为明了这道理,参阅列上18:30-40编下15:13。

②“若你的兄弟……”按撒玛黎雅和希腊译本作:“若你的兄弟,你父亲的儿子或你母亲的儿子……”

③或者读者要以为这法律太残酷;但为保持那时宗教的纯正,却不得不如此。吾主耶稣曾说:“人到我这里来,如不爱我胜过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及自己的性命,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按“爱”字原文作“恨”字玛10:37)。

④“贝里雅哈耳的子孙,”即谓“无价值的”或“贱人”(民19:22)。

⑤为了解伊民如何执行了这条法律,参阅民20和21章。

第十四章

章旨1-2丧礼;3-21食物的礼规;22-29献什一之物。

1你们是上主你们天主的儿子,不应为死者割伤自己,不可将额上剃光,①2因为你是属于上主你的天主的圣洁民族,上主由地上万民中选了你为自己特殊的民族。

3凡是可憎恶之物,你不可吃。4你们可吃的牲畜就是:牛、绵羊、山羊、5鹿、羚羊、黇鹿、野山羊、大羚羊、野牛、髯羊。6凡偶蹄分趾而有反刍的走兽,你们都可以吃。7但是在反刍和偶蹄的走兽中你们不可吃的是骆驼、兔子、及霞番,因为牠们虽反刍却不分趾,牠们为你们是不洁的。8猪虽是偶蹄却不反刍,为你们是不洁的,不可吃牠们的肉,也不可能摸牠们的尸体。②9这是你们可吃的水中动物:凡是有鳍有鳞的,你们皆可以吃。10凡无鳍无鳞的,你们皆不可以吃,这些为你们都是不洁的。③11凡是洁净的飞禽你们都可以吃。12不可吃的飞禽:是鹰、鹗、秃鹫、13兀鹰、小鹰与鸢类,14乌鸦类,15鸵鸟、夜鹰、海鸥与苍鹰类,16鸱枭、鹫鵵、天鹅、17塘鹅、鹫及鸬鹚,18鹳、鹭鸶类、田鳬及蝙蝠。19凡是有翅的爬行动物,于你们都是不洁净的,你们不可以吃。20凡是洁净的飞禽,你们都可以吃。④21凡自死的动物,你们不可吃;却能送给在你城内的外方人吃,或卖给外邦人,因为你是属于上主你的天主的圣洁民族。不可煮羊羔在其母奶之中。

22你应把每年在田地中播种的出产,缴纳十分之一,23你应在上主立己名为居所之地,于上主你的天主前吃那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及牛羊之初生,好使你常能学习敬畏上主你的天主。⑤24当上主你的天主祝福你时,若路途为你过远不能携带,因为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立己名为居所之地,为你过远,25你就可以将那些东西换成银钱,手中带着,往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立己名为居所之地,26你可以随心所欲用这些银钱买牛、羊、清酒和浓酒,以及你心所愿意的,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吃,你和你的家属共享欢乐。27在你城内的肋未人,你不可忘掉他,因为他在你们中间没有分子也没有产业。28每逢三年你应取出那地所有出产的各十分之一,储藏在你的城内,29那末,在你中间没分没业的肋未人和你城中的外方人、个人、寡妇都来吃喝,得享饱饫,好叫上主你的天主在你手所行的一切事上祝福你。⑥

                             

①参阅肋19:28;27:21,表面的礼仪引导伊民时常思念他们是天主特爱的民族。

②关于3-8节内所禁食的动物参阅肋11:2-8,大体说来申命纪所载是可吃的动物,肋未纪所载是不可吃的动物。

③关于9-10节,参阅肋11:9-12。

④关于13-20节,参阅肋11:13-19。

⑤按犹太圣经学家的意见,在这里所说的什一之物与户18:21上所记载者不同。在那里是论及供养肋未人的什一之物;而这里只说明农产物的什一之物。故称之为第二种什一之物。喜年内无奉献什一之物的义务。

⑥第一种什一之物不属于宗教的法律,第二种什一之物却富有宗教的意义。按犹太学者,献第二种什一之物的目的,是在教训伊民时常敬畏上主,扶助肋未人,救济穷人、孤儿和寡妇。

第十五章

章旨 1-18论豁免年。19-23首生的牛羊。

1每逢七年年底,应举行豁免。2豁免的方式是这样;凡债主借给近人的,都应豁免;不可再向近人或兄弟追还,因为已宣布了上主的豁免年。3向外邦人你还可以追讨,但是不拘借给你兄弟什么,你手应行豁免。①4在你中间实在不能有一穷人,因为上主你的天主在他赐与你为业的地上,要丰厚地祝福你;5只要你完全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遵行我今日所嘱咐你的一切诫命;6因为上主你的天主要照他向你所说的,祝福你;你要借给许多民族,而你却不需要借贷;你要统治许多民族,而他们却不得统治你。7若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区域内的一座城里,你弟兄中有了一个穷苦人,你不要硬你的心,对你穷苦的弟兄,不可袖手旁观,8但应向他伸开你的手,凡他所需要的尽量借给他。②9你应提防不要心生恶念说:第七年即豁免年快来了!就以恶眼对待你穷苦的兄弟,不借给她什么。叫他呼吁上主相反你,你就不免有罪了。10你应尽量供给他,向他施舍,不可心怀忧郁,因为为了此事,上主你的天主要在你一切工作上和你手所办的一切事上祝福你。11既然在你区域中总少不了贫穷人,所以我嘱咐你说:你要对在你地面上的你的兄弟,你的穷人和你的贫乏人尽量伸手施舍。③12若你的兄弟或是一希伯来男子,或是一希伯来女子自卖与你事奉了你六年,到第七年你应释放他,由你获得自由。④13你释放他由你获得自由时,不可放他空手而去,14应由你的羊群、你的麦子和酒中取一些,厚厚地报酬他,上主你的天主祝福给你的,你也分给他一些。15你应记得在埃及地为过奴,上主你的天主曾将你救出,为此我今日特将此事嘱咐你。⑤16倘若她对你说:我不愿离开你:因为他爱你和你的家庭,又因他喜欢同你在一齐,17你就拿锥子在门上把他的耳朵刺透,他便永久做你的奴仆;对于你的婢女也应如此而行。18释放他,让他由你获得自由,你不应感到困难,因为他事奉你六年,应得雇工双倍的工价;上主你的天主也要在你所作的一切事上祝福你。

19由你牛羊群中所出的初生牝畜,你都应祝圣给上主你的天主;你不可使牛群中初生的,为你耕作,羊群中初生者的毛,你也不可剪。⑥20你和你的家属,年年要在上主所选的地方,于上主你的天主面前吃这初生的牲畜。21这初生的,若是残废的,如瘸腿的,或瞎眼的,或有任何恶劣缺陷的,都不得祭献与上主你的天主。22在你的城内你可以吃牠,不洁与洁净的人都可以吃,就如吃羚羊和鹿一样;23只是你不应吃牠的血,要把血如水一样倒在地上。

                             

①关于豁免年的法律参阅出21:2等节肋25:3等节。按本书,债主于是年亦当豁免兄弟们的债务。立这法律的目的,是在求圣地内没有穷人(4);虽然如此,梅瑟知道境内终有不少的穷人(11),所以他嘱咐伊民要慷慨解囊,济贫救困。

②辣熹解释说:“假使他不肯接受你的物资当作救济,你就算借给他,但要屡次借给他,若一百次,就一百次”。

③辣熹经师说:“谁是你的弟兄?任何贫穷人都是。”

④参阅出21:2-11耶34:9。

⑤假使天主没有从为奴之地——埃及救出伊民来,没有以大能的手臂领他们进入福地——客纳罕——他们单靠自己的力量,那能成为自由的人,获得自己的国度?既然天主如此厚待了他们,他们也应该厚待自己的弟兄;并且他们应当记得自己,是属于天主的,福地也是属于天主的,故此到喜年,主人应该释放仆婢,使他们各得自由回家;所买的土地,也应复归原主,如此算是实在承认天主是他们的大主宰。

⑥既然首生的牲畜都归于天主,人就不能再为自己的利益,使用它们;这条法律,一方面使百姓承认上主拥有绝对的主权,一方面也使他们常记忆上主如何以仁慈,以大能救了他们,脱离埃及为奴之家。

第十六章

章旨 伊民的三大庆节:1-8逾越节;9-12五旬节;13-17帐棚节;18-20审判的义务;21-22禁止竖立偶像。

1你应遵守阿彼布月,举行上主你天主的逾越节,因为上主你的天主在阿彼布月内的一个夜里领你出了埃及。2你应在上主所选立己名为居所的地方,给上主你的天主祭献牛羊,作为逾越节的祭品,3发酵饼,不可与祭牲一齐吃,七天之久,你当吃无酵饼即困苦饼,因为你仓猝地走出了埃及地,所以你一生应天天记念你出埃及国的日子。4七天之久在你全境内不许见到酵面,并且你头一天晚上所献牺牲的肉,一点也不可经过一夜,留到次日清晨。5你不能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任何一座城内,祭献逾越节牺牲;6但应在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立己名为居所的地方,晚上,太阳快落时,即你出离埃及之时,祭献逾越节牺牲。7你应将祭牲煮熟,在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的地方分食,到早晨你就可以回到你的帐棚中去。8六天内你应吃无酵饼,第七天为上主你的天主应召开盛会,任何劳工都不准作。①

9你当数七个星期,就是从开始动镰刀收割庄稼算起,数七个星期,10你应为上主你的天主举行七七节,照上主你的天主祝福你的,献你手中自愿的祭品。11你、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你的仆人、你的婢女、在你城中的肋未人,在你中间的外邦人、孤儿和寡妇,都要在上主你的天主所选立己名为居所的地方,于上主你的天主面前欢乐。12你该记得你在埃及为过奴,所以你应谨遵奉行这些法令。②

13你由禾场和由榨酒处收藏了出产以后,你应七天举行帐棚节。14在这节期内,你、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你的仆人、你的婢女、以及在你城内的肋未人、外方人、孤儿和寡妇都要欢乐。15你应有七天在上主所选的地方,为上主你的天主举行这庆节,因为上主你的天主要在你一切的出产和你手所行的工作上祝福你,你就欢乐非常。16每年三次就是在无酵节、七七节内和帐棚节内,你一切的男子应到上主所选的地方去,在那里朝见上主你的天主,但是不要空手去朝见上主。17每人要照自己的力量,按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的祝福,奉献礼品。③

18你应在上主你的天主要赐给你的各城市内,按照各支派设立判官和官长,他们应按公义审判百姓。19你不可偏离正道,不可顾情面,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使智慧人的眼目失明,能使公正人的言论腐败。④20你应只追求正义,好叫你能生存,能承受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的土地。

21你不可在你给上主你的天主所建筑的祭坛旁,栽植什么阿协辣树;22也不可竖立上主你的天主所憎恶的石碣。⑤

                             

①在1-8节一段内,梅瑟约略地忠告伊民应如何遵守逾越节。关于这节期的规例,参阅出12肋23:4-8。逾越节是记念上主领伊民出埃及的事迹,为新约的信友们逾越节是记念吾主耶稣的复活和我们自身的复义。

②关于五旬节即七七节,参阅出23:16;34:18-23肋23:15-22户28:26-31.这个节期的设立见于出谷纪,举行的时期见于肋未纪,节内所应献的牺牲见于户籍纪。但后期的犹太人举行这庆节,却是为记念天主在西乃颁布法律的鸿恩。

③关于帐棚节参阅出23:16肋23:34。这一庆节是伊民特别欢喜的节期,辣熹解释本章15节说:“天主所爱怜的就是肋未人、外方人、孤儿和寡妇。若你叫这四种人欢喜,天主也叫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你的仆人,你的婢女欢喜”。

④参阅出23:8箴17:23;德训篇20:31节上说:“酬赠与礼物昏迷明智人的眼目。就如口套阻止责斥。”

⑤“栽植什么阿协辣树”一句,暗示客纳罕人好在他们邪神巴哈耳的祭坛旁树立木椿的习惯。这木椿上刻有女生哈协托勒特(Astarte)的符号。此木椿即原文所谓之“阿协辣”(出34:13民6:23,50)

第十七章

章旨 1-7拜偶像者应杀死。8-20如何判决案件。

1你不可将有残疾或有什么缺陷的牛羊,祭献给上主你的天主,因为这为上主你的天主是可恶之事。①2若在你中间,在上主你的天主所赐给你的一座城内,有人,男人或女人在上主你的天主前作恶犯约,3去奉事敬拜别的神,或太阳或月亮,或天象,是我并没吩咐过的,4若有人告诉了你这事,你一闻知,要详细考察,如真正确实在伊撒尔民众行了这样可憎恶的事,5你就把这行恶事的男人或女人拉到你的城门外,用石头将那男人或女人砸死,6根据两个或三个证人的话,即可将那该死的人处死,只凭一个证人的话,却不可将他处死。7证人先动手,然后民众才动手将他治死,如此你就由你中间铲除这件恶事。②

8若在血与血之间,争讼与争讼之间,殴伤与殴伤之间,于你有了什么甚难处置的案件,即在你城中发生诉讼事件,你应起来往上主你的天主所选择的地方去,9到司祭肋未人和当日的判官那里,询问他们,他们应指教你这审判的定案。10他们从上主所选择的地方所指教你的定案,你应依照遵行,你应依照他们所教训你的遵行。11你应按照他们所指教你的法律,并应照他们告诉你的判决去做,不可偏左偏右,离弃他们所教导你的 。③12若是那人傲慢行事,不听从在上主你的天主前侍立供职的司祭,或不听从判官,就应处以死刑,你要把此凶恶由伊撒尔中除灭。④13民众听见了,就要害怕,不再自傲。14当你进入了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土地,在那里立业安居以后,你如说:我愿在我之上立一位君王,就如我周围所有的列邦一样。15你就应将上主你的天主所拣选的,立为你的君王,要从你的弟兄中立了一位作你的君王,不可从不是你弟兄的外邦人中立一位作你的君王。16但是不要他养许多的马,因为养马多了,怕他领民众回埃及,因为上主曾给你们说过:你们以后不可再走那条路。17他亦不可为自己娶纳许多妻妾,免得他的心邪僻,也不可为自己大量积蓄金银。⑤18几时他登了王位,就应为他抄译一本在肋未司祭处所有的法律书。19他应带着这书,一生诵读,藉以学习敬畏上主他的天主,好能遵守这法律上的一切话语和法令,并依照奉行。⑥20好使他的心对自己的同胞不傲慢,不离开法律偏左偏右,好叫他和他的子孙在伊撒尔中久居王位。⑦

                             

①参阅肋22:17-25拉1:7-14。

②“恶事”希腊译文作:“恶人”,圣保禄从之(格前5:13)。参阅户35:30玛18:16若8:17希10:28等。

③圣教会许多学者依据本章8-12节说明新约时代司祭们对案件和疑难的责任,不亚于旧约司祭们所负的责任。当吾主耶稣想建立他的教会时,分明地模仿了旧约时代的组织,而使其更为完备神圣(拉2:7盖2:12肋10:10)。

④雅威即是伊民的君王,不拘何人擅自反对司祭,即违叛上主,应处以死刑(厄上7:25-26);为了解这法律的意思,我们不要忘记伊撒尔的政治是神权政治。

⑤14-20节内包含所谓的“国度”,参阅撒上8-12章与本书引言八。

⑥参阅编下23:11;17:9;24:18。

⑦“偏左偏右”即不持守法律,不秉公审判之意。

第十八章

章旨 1-8司祭的收入;9-22先知的真假。

1肋未人司祭,即肋未全支派在伊撒尔中没有分子,也没有产业,他们所吃的是献于上主火祭的祭品和上主的产业。①2肋未人在他的兄弟中没有产业,按上主所说的,他自己要作他们的产业。3司祭由百姓中所得的分子是这样:凡宰杀祭献牛羊的,他们要将前腿、两腮和脾胃给司祭;4你初收的五谷、酒、油和羊初次所剪的毛都应给司祭,5因为上主你的天主从各支派中拣选了他,立他和他的后代子孙,常以上主的名字服役供职。②6若是一肋未人由他在伊撒尔全境内所寄居的一座城出来,随自己的心愿来到上主所选的地方,7他应因上主他天主的名字供职服役,如同她一切兄弟肋未人都在那里于上主面前供职一样。8除了敬邪神的司祭与作术士的以外,其余的都一律享受同样的分子。③

9几时你进入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之地,你不要仿效那些异民,作可憎恶的事。10在你中间不可有人使自己儿女经火,也不可有占卜的,或占候的,或行妖术的,或行邪法的,11或行魔术的,或下神的,或行巫术的,或过阴的;12因为凡行这些事的,都是上主所憎恶的;为了这些可憎恶的事,上主你的天主要将他们从你面前赶走。④13你在上主你的天主前应是齐全的人,14因为你要赶走的民族,他们听信占候的和行妖术的,至于你上主你的天主却不许你们这样做。15上主你的天主从你中间,从你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像我一样的先知,你们应当听从他;⑤16如你先前在曷勒布山在开会之日,曾求上主你的天主所说:惟愿我再不听见上主天主的声音,再不看见这烈火,免得我死亡。17上主就对我说:他们所说的有理。18我要从他们的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同你一样的先知,我要将我的话放在他口中,他要向他们宣讲我向他所吩咐的。19有人若不听从他奉我名所说的话,我要向他追究。20若有先知因我的名字擅敢说我没有吩咐的话,或者因别位神的名字说话,这先知是该死的。21若你心中话说:怎样能知道上主所未说的话呢?22几时先知以上主的名讲话,若这话不成就,不应验,就不是上主的话,是先知擅自说的,不用怕他。⑥

                             

①“肋未人司祭”按原文亦可译作:“充任司祭的肋未人”;关于本节的意义参阅户18:20-23苏8:7;13:33。圣保禄将这法律贴在新约司祭们身上说:“你们岂不知为圣事劳碌的,就此殿中的物么?伺候祭坛的,就分领坛上的物么?吾主也是这样命定的:凡传福音的,就藉着福音养生”(格前9:13,14)。

②肋未人必须“站在会众面前作他们的差人”(户16:9);反之,司祭们一生要在上主面前,事奉上主的名,祝福民众(德45:7等节)。

③6-8节内所提的法律是兼论司祭和肋未人。这是犹太人遗传的解释,今将第八节依照考证家予以修改;玛索辣经文原作:“除了因卖祖业所得者外”。

④按智慧篇(13:14)客纳罕人的恶习皆出自迷信和巫术,故此天主为防御自己的百姓不陷在这些罪恶中,严禁在自己的百姓中有人行巫占卜。

⑤上主给伊民兴起了一些先知来代替巫士和行魔术的人,他们给伊民传达上主的言语,他们是人,一如梅瑟,所以百姓不必怕他们。“我要将我的话放在他口中,”这一句话说出天主选民中建立了“先知的任务”(Prophetismus),这任务在伊民中要永久延续,直到按特殊的先知基督来临。并且梅瑟的这些话最深的意义还是特指着耶稣基督而言(若5:46)。耶稣所说的话不是他的,而是派遣他来的天主圣父的言语。凡听见他的,不但不害怕,而且心里感到天上的喜乐和爱天主的热火。听见他的,是听见圣父,看见他的,是看见圣父。

⑥按20-22节真先知是奉上主的名来传达上主所嘱咐的话。所以他所说的,必然应验;假先知,或不奉上主的名,而奉别神的名说话,或说上主未曾嘱咐要他说的话;无怪乎他所说的话不能应验(参阅13:1-5耶29:24-32)。

第十九章

章旨 1-13论避难城;14论私有权;15-21论出庭作证。

1几时上主你的天主歼灭了异民,上主你的天主将他们的地方赐给了你,你进入他们的地方,住在他们的城和他们的房舍内,2你就应在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为业的土地上,为你分定三座城。3要将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为业的地方,划分为三个区域,又要修铺那里的道路,使杀人者可以逃往那里。4为逃到那里,得以保全性命的杀人者,有这样的律例:凡素无仇怨,无心误杀人的,①5就如一人与邻人同去林中伐树,手拿斧子砍树,但是斧子脱了柄,飞落在邻人身上,以致毙命,这人可逃到那些城中的一座城内,得以保全性命,6免得报血仇的,心中发火追赶凶手。若是因路远追上将他杀光,其实他不应受死,因为他与被害者向无怨仇。②7所以我吩咐你,应为你划分三座城。8上主你的天主如果要照他向你的祖先所誓许的,扩展你的边疆,并按他向你祖先所说的,将那地给你;9“若你遵守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这一切诫命,爱上主你的天主,时常遵行他的道路,”那末,在这三座城外,还可再加上三座。③10免得你在上主你天主赐给你为业的地上,流无辜者的血,流血之罪归于你。11但若有人恼恨自己的邻舍,埋伏着等候起来狙击他,以致身死,就逃到那些城中的一座城内,12他城里的长老就可以打发人将他从那里逮来,交在报血仇的人手中,就将他处死。13你的眼睛不可顾惜他,应从伊撒尔中除灭流无辜血的罪,如此你方能获得幸福。

14在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为业的地上,不可挪移邻舍的地界,因为是祖先所划定的。15只凭一个证人,不足以起来对于人行的任何恶事或犯的任何罪过,必须有两个证人或三个证人的口供,才可给事下定案。16若是一个邪恶的人起来作证他人作恶;17有争讼的人,双方都应站在上主面前,和当日的司祭及判官面前;18判官应仔细拷问,若证人真是假见证,诬告他的兄弟,19你们就要对付他,如同他想对付自己的弟兄一样;如此你便可将此凶恶由你中间除灭。20其余的人一听见,就会惊惧,不敢再在你们中间行这样的恶事。21你的眼不可表示同情,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

                             

①关于这些避难城,请参阅4:41-43户35:6等节苏20:2等节。避难城计有六座:若尔当河东岸三座,若尔当河河西岸三座。

②“报血仇的”原文作“哥厄耳”(Goel)即谓:“复仇者”,“赎回者”,“亲属者”,这里有复仇者的意思。参阅智慧书约伯传19章八注。

多现代考证家以为本节括弧内所有的话,系后人所加。

第二十章

章旨 论战争:1-8战前如何准备;10-20进攻与占据后应如何处置。

1当你去征伐你的仇敌,见到马兵、战车和人数比你众多时,你不要畏怯,因为领你出埃及地的上主你的天主与你同在。①2到了开仗的时候,司祭就走上前来对百姓发言,3向他们说:伊撒尔呵!请听!今天你们攻打你们的仇敌,不要心中沮丧,不要害怕,不要战慄,不要为他们所恐吓,4因上主你们的天主与你们同去,为你们攻打你们的仇敌,拯救你们。5长官遂向百姓们说:谁盖了新房,尚没有奉献,他可以回去,回到自己的家里,免得他死在战场,别人来替他奉献。6谁栽植了葡萄园,还没有得享它的出产,他可以回去,回到自己的家里,免得他死在战场,别人来享用。7谁有未婚妻,尚没有迎娶,他可以回去,回到自己的家里,免得他死在战场,别人来娶。8长官还要对百姓说:谁害怕心中沮丧,他可以回去,回到自己的家里,免得他弟兄的心也如他的一样怯懦沮丧。9长官向百姓一说完这话,就派定军官统率百姓。②

10当你走进一城要攻打时,应先对那城宣布和平。11若那城给你和平的答复,给你开门,其中所有的百姓就给你纳税,给你服役。12但是她若不愿与你讲和,反愿与你作战,你就围攻她。13当上主你的天主,将她交在你手中时,你应用你的利剑杀掉所有的男子。14但妇女、幼童、牲畜以及城内所有,你要取这些为你自己的战利品,上主你的天主把你仇敌的胜利品给你,你可以享用。15凡离你远,不属这些民族的城市,你都应如此而行。16但是,至于这些民族的城池,上主你的天主给你当产业的,凡有灵性的皆不可存留。17但你应将赫特人、阿摩黎人、客纳罕人、培黎齐人、希威人及耶步息人尽行灭绝,如上主你的天主向你所吩咐的。③18免得他们引诱你们举行他们对自己的神所行的一切可恶之事,如此你们也得罪上主你们的天主。19若你们长久围攻一座要克复和要占领的城,不要用斧砍伐其中的树木,因为你能吃它们所结的果实;你不可将它们砍掉,莫非田野间的树木,竟是你所要围攻的敌人?④20只有你知道不供给食品的树木,你可以摧残砍伐,用来修筑营垒。攻打与你交战的城池,直到将她攻下。⑤

                             

①“天主与你同在,”即谓天主保佑你们,或约柜跟随你们,天主与你们偕同。咏20:8说:“这些乘车,那些骑马,但是我们却依仗上主我们天主的名制胜。”参阅撒上17:45。辣熹解释说:“敌人依仗身体和血气的力量,但是你们却依赖永生者的力量去迎战。”

②5-9所论,参阅民7:13加上3:56撒下15:19。

③伊撒尔人消灭这些民族的理由,大概是因为他们太淫乱和敬拜邪神,仿佛天主藉伊民来惩罚他们的罪恶(参见肋18:24-28;20:23等处)。

④本节亦有译作:“田间的树,莫非是一个人,会躲避你,投入进攻你的敌人里面去么?”

⑤当罗马军队攻下耶路撒冷时,他们将附近的树木都砍伐了。

第二十一章

章旨 1-9暗杀;10-14女俘;15-21长子的权利与逆子的处分;22-23悬尸示众。

1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为业的地上,如果发见了一人被杀,暴尸原野,是谁杀的,也没有人知道。2你的长老和你的判官就出去,从被害者到四周城市的距离测量一下。3离被害人最近的城,该城的长老就应拿出一头尚未耕作和尚未负轭的母牛犊来,4该城的长老应将牛牵到未曾耕种并常流不息的溪水旁,在那里即在溪水中,将母牛犊的颈项打断。5司祭,肋未的子孙,就走上前来,因为上主你的天主拣选他们来事奉自己,并奉上主的名字祝福,所以一切争斗殴打的事,都应凭他们的口来决断。6那距离被害人最近城市的长老,都应走近来,他们要在溪水间打断颈项的母牛犊身上洗手,7同时声明说:这血不是我们的手流的,我们的眼也没有看见;8上主!求你赦免你所救赎的伊撒尔民,不要将这无辜的血归在你伊撒尔民中。①如此,为他们算是赎了流血的罪。9几时你行了上主眼中视为正直的事,所流无辜血的罪,就从你中间除掉了。

10当你出去与你敌人交战时,上主你的天主将他们交于你手,你就俘虏了他们。11如果在俘虏中你看见有一位美丽的妇女,对她心生爱恋,愿娶她为妻。②12就可以将她引到你家中,她应剃去头发,③剪短指甲,13并应脱去她俘虏的衣裳,住在你家里,为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母亲举哀一月;然后你才能与她接近;你做她的丈夫,她做你的妻子。14以后如果你不喜欢她,你应让她走她的路,决不可将她卖钱,也不可虐待她,因为你曾沾污了她。

15一人如有两妻,一为所爱,一为所恶,所爱所恶的都给他生了儿子,然而长子却是他所恶的妻子生的。16当他把产业分给他儿子时,不可将宠室的儿子视为长子,将他放在所恶之妻生的长子以上。17然应承认所恶之妻生的儿子为长子,将自己所有的,多给他一分,④因为他是自己力量强壮时所生的,长子的名分应归于他。18 人如有顽固忤逆的儿子,不听从他的父亲或他母亲的话,他们责罚他以后,他仍然不听从19父母就将他捉住,带到本地的城门本城的长老面前,20向城里的长老说:我们这个儿子顽固忤逆,不肯听我们的话,是个贪食好饮的人。21本城的众人就应用石头将他打死。这样你能由你之中铲除了罪恶,伊撒尔民人人一听见了就害怕。⑤

22人如犯了该死的罪,应将他处死,死后你将他悬在木柱上。23他的尸体不应整夜悬在木柱上,但你应该设法当天把他埋了,因为凡悬在木柱上的,是天主所咒骂的。⑥你不可污辱你的区域,这区域是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为业的。

                             

①犹太经师以第七节内所有的话,是城内长老所说的;而第八节内:“上主,求你赦免你所救赎的……”一句却是司祭们所说的。古希伯来人最注意集合的负责性,为补赎杀人之罪,时时举行这种礼仪,有些阿剌伯民族至今尚有这样的风俗。

②这条法律为客纳罕民及居于客纳罕境内的其他六个民族的女人不发生效力。因为天主已命伊民将这七个民族尽行消灭;但是为那七个民族以外的民族的妇女却发生效力。法律的目的是在给女人有一个相当安身之所和适宜的地位。如果将这法律与其他古民族的习俗相比较,就注意到梅瑟法律的仁道了。

③“应剃去头发”,这是居丧时的风俗。一些现代的考订家改为:“应蒙头”。

④15-17三节内所记载的法律,是为保护长子的权利。长子的权利,在分家时,比其他弟兄要多得一分。比如四个儿子分家,分为五分,长子应得两分。其他三子各得一分(参看创48:22编上5:6列下2:9)。

⑤申命纪特别注意法律的目的,即使人畏惧刑罚而不敢犯罪(12: 13;13:12:;19:20等节)。

“凡悬在木柱上的是天主所咒骂的,”意思是:不可使悬在木柱上的死人过夜,在夜尚未来到以前,应予以埋葬,免得夜中被野兽撕裂吞食,污辱圣地。这悬在木柱上的死人,不但它本身是不洁的,而且也能使圣地成为不洁,因此是“天主所咒骂的”。圣保禄(迦3:10-13)仰视着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说:“那靠着遵行法律的,都是可诅咒的,因为经上记载说……基督既为我们成了诅咒,就把我们从法律的诅咒里赎出来,因为经上记载说:凡悬在木上的,都是可诅咒的。”这是说耶稣因肩负人类的罪恶,在至公至义的天主圣父面前,成了可诅咒的人,因为他既为我们成了诅咒,我们便因他获得了天主的祝福。

第二十二章

章旨 1-8对牲畜应怀怜悯心。9-12禁止混杂。13-29婚姻的神圣。

1你如果见你兄弟的牛或羊迷了路,你不要转眼不顾,反应设法将牠们牵到你兄弟那里去。2若你兄弟离你不近,或者你不认识他,你就将牠牵到你家,留在你家中,直到你的兄弟来寻找,你就还给他。3对他的驴你应这样行,对他的衣服,你也应这样行,对你兄弟所遗失的一切物件,你找着了也应如此做;你不可装看不见。4若你看见你兄弟的驴或牛在路上跌倒了,你不可转眼不顾,总该扶助他将牠们拉起。①5女人不可穿戴男人所穿戴的衣服,男人也不可穿女人的衣服;因为凡这样做的,于上主你的天主都是可恶的。②6走路时,如在树上或地上,遇见了鸟窝,其中有雏或蛋,母鸟在伏雏,或伏卵,你不可连母带雏一并带走。7但你应设法让母鸟飞去,只攫取幼雏,好使你能得见幸福,蒙享高寿。8若你要修盖一座新屋,在屋顶上你应做上栏杆,免得有人从上面跌倒下,所流的血就不归于你家。③

9在你葡萄园里不要撒两样种子,免得你撒种子的出产,和你葡萄园的果实都成了圣的。④10牛驴不可以并耕。11用不同材料,如毛和麻织成的布做的衣服,不可穿戴。12你所披的外衣四面应加繸头。⑤

13人若娶妻,走近她以后,就憎嫌她,14乘机毁谤她,坏她的名誉说:我娶了这个女人,当我走近她时,便发现她不是一个处女。15少女的父母就拿着少女的贞洁凭据,带到城门口本城长老面前,16少女的父亲就对长老们说:我将我的女儿嫁给这人为妻,他却憎嫌她,17并且乘机毁谤她说:我发现你的女儿不是一个处女,然而请看!我女儿贞洁的凭据;说吧就将被单铺在本城的长老面前。18本城的长老就拿住这人,加以处分,19罚他一百银钱,交给少女的父亲,因为他坏了一个伊撒尔贞女的名誉;这少女仍旧应做他的妻子,一生不可休她。⑥20然而如这事是真的,在女子身上实在没有找着贞洁的凭据,21人们就应将少女拉到她父家门口,本城的人应用石头将她打死,因为她在伊撒尔民中做了丑事,竟在她父家行淫;如此你由你中间的铲除了邪恶。22若遇见一人与一个有夫之妇同睡,二人,即女人与女人同睡的男人都应处死;这样你从伊撒尔民众铲除了邪恶。23若一年青处女已许配与人,有人在城里遇见她,就与她同寝,24你应将他们二人引到城门口用石头将他们打死:少女该死,因为她虽在城里,却没有呼喊;男人该死,因为他污辱了自己近人的妻子;如此你由你中间铲除了邪恶。⑦25但是,如有人在田间遇着一个已字人的处女,就用力抓住她,强与她同睡,只该将强与她同睡的男子处死;⑧26但对少女你不应有任何处分,她并没有犯死罪,因为这事就如一个人起来攻击自己的近人,将他杀了一样。27因为男人是在田间遇见了她,已字人的处女曾呼喊了,却没有人来救她。28若有人遇着一尚未字人的少年处女,就抓住她与她同睡,为竟被人发觉;29那与她同睡的人,就应交给少女的父亲五十协刻耳,且应娶她为妻,因为他污辱了她,且一生不可再休她。

                             

①1-4四节是说人应该怎样爱人,世界上所有的人形成了一个大家庭,每人都应扶助自己的弟兄——别人。人如罹难,不当袖手旁观。箴24:12记着:“你如果说:这件事,我并不知道,衡度人心的,那能不明白?保佑你性命的,那能不知道?他那能不依照每人的作为,予以报酬?”

②天主禁止男扮女装,女扮男装,是因为这是外教人败坏的风俗。伊民在穿戴上,也不要忘掉他的圣洁(参阅本章12节)。

③有关鸟窝的法律,分明含有一种教育的精神和目的,在梅瑟五书尤其在申命纪内这样的法律很多。

④“成了圣的,”即谓“成了不洁的。”这句话按犹太经师们所讲的,是说:这样的产物应献于上主,禁止人用。第10节内所有法律的动机与此相同:牛是洁净的动物,驴是不洁净的,所以牛驴不能并耕。圣保禄用法律来劝她信友躲避与坏人来往(格后6:14)。

⑤这条法律的用意,恐是因为梅瑟不愿伊民用外教人的符咒来装饰自己的衣服,所以命他们在外衣的四周系上繸头(户15:33玛27:5)。

⑥走近一妇女,即谓与她同房之意。此为希伯来语风。

⑦这些保护婚姻圣洁的法律,我们不能以现在的风俗来批评,谁都不能否认这法律所产生的效果是伟大的。

⑧23,24节内,称许配入的女子为人妻,这是因为希伯来妇女定亲以后,即视为未婚夫的妻子,依据这法律,我们可以明白圣若瑟当他发觉圣母玛利亚怀妊时所感到的困难。然而有些圣经学者以为圣母怀孕时,已不是未婚妻,而是若瑟过门的妻子,故此当大圣若瑟一发觉圣母玛利亚怀孕时,原该根据本章第22节所记载的法律对待她(肋20:10),然而他觉得事实并不是这样简单,所以狐疑莫决,甚是纳闷。

第二十三章

章旨 1-9选民所摒弃的人物。10-15营寨内应有的圣洁。16,17出亡的奴隶。18,19禁止淫庙。20,21借贷禁止取利。22-24誓愿。25,26重视他人的财产。

1人不可娶自己父亲的妻室,亦不可掀开自己父亲的衣襟。①2凡外肾受伤和被阉割的人,不能进入上主的集会。3私生子不可进入上主的集合,即他的十代子孙也不可进入。②4哈孟人和摩阿布人不可进入上主的集会,即便到了第十代也永不能进入上主的集会。5因为当你们出离埃及时,他没有带食物和水出来迎接你们,又因为他们请了美索不达米亚的培托尔人贝曷尔的儿子彼肋罕来诅咒你。6但是上主你的天主不愿听从彼肋罕;上主你的天主反使诅咒变为你的祝福,因为上主你的天主疼爱你。7你一生永远不要追求他们的和平和他们的幸福。8你不可憎恨厄东人,因为他是你的兄弟;不可憎恨埃及人,因为你在她境内曾做过旅客,9他们所生的第三代子孙可以进入上主的集会。③

10当你出兵攻打你仇敌时,应远避诸恶。11你中间如有一人因夜间梦遗成为不洁,应走出营外,不能入营;12到了傍晚,应用水洗澡,日落以后,方可入幕。13在营外应划定一块地方充作你的便所。14在你器械中,因准备一把锹。当你出营要蹲下时,用以掘一小坑,转身回来时,用以铲土掩盖排泄物。15因为上主你的天主在你营中往来为救护你,将你的仇敌交给你,所以你的营寨应当圣洁,免得他在你那里看见什么不洁,而离弃你。④

16凡离弃自己的主人,逃到你这里来的奴仆,你不可将他交给他自己的主人;17他应与你住在一起,在你中间住在她所选的地方,住在你的城市中他觉得合适的一个城市内,你不可欺负他。⑤

18伊撒尔妇女中不可有庙妓,伊撒尔子孙中亦不可有娈童。19你不可取淫妇和狗的工价,带到上主你的天主的圣殿内还你所许的愿,因为这两样于上主你的天主都是可憎恶的。⑥

20借给你兄弟银钱,食物或其他能生利之物,你总不可取利。21借给外邦人可以取利;但借给你的兄弟却不可取利;这样,上主你的天主必在你要去占领的地上,和你所做的一切工程上祝福你。⑦

22如果你向上主你的天主许了愿,你不可迟延偿还,因为上主你的天主必向你追讨,你就不免有罪。23假使你没有许愿,你就没有罪;24但是你嘴所出的,就是你口中应许,甘心所献的,要依照你向上主你的天主所许的,谨守履行。⑧25如果你进了你近人的葡萄园,你可随意摘食葡萄,并且可以吃饱,但不可装入你的器皿。26如果你进了你近人的麦田,你可以伸手摘穗,却不可在你近人的麦内动镰刀。⑨

                             

①此节依义应属上章,故拉丁通行本和一些学者移于上章之末,其义参见肋18:8;20:21。

②“进入上主的集会”,即谓能得享伊撒尔民的公民权。

③辣熹论及厄东……埃及人……说:“厄东虽以白刃出迎伊撒尔民(户21:18,20),埃及虽然苛待了伊民,但是天主并没有禁止这两个民族获得伊撒尔公民权,这是叫我们知道诱惑人犯罪的比杀人的,更为残忍。”

④9-14节所记洁净的规例,不惟注意到卫生,而且更提高了人民的教育,天主吩咐百姓遵守清洁,因为天主住在营幕中。圣保禄在格后6:16;7:1两处,或许暗示此段经文说:“天主的宫殿与邪神的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原来我们就是永生天主的宫殿。就如天主曾说过:我要住在他们当中,也要在他们当中行走……”“我们既得了这样的恩许,就该从一切肉身灵魂的染污中,洁净我们自己。”

⑤近东的古代民族对于奴仆都没有这样仁道的法律。参阅哈慕辣彼法典15-20内所有的条文。

⑥“狗的工价”即娈童的工价。关于娈童和庙妓参阅:创38章注六,夫辣则尔(Frazer)所著阿多尼斯、阿提斯和敖息黎斯(Adonis,Athis,Osiris)。

⑦参见出22:25肋25:35,36。

⑧关于还愿一事,参阅训5:3-4箴20:25。

⑨这条法律在玛窦福音12章内解释得甚为详尽。

 第二十四章

章旨 1-4休妻。5-22同情心。

1若一人娶了妻,与她同居以后,这女人在他眼里不见宠,因为他在她身上发觉了什么难堪的事,他便可以写休书,交在她手中,叫她离开自己的家庭。2女子一走出他的家庭,她可以自由行动,嫁人为妇。3如后夫也憎恶她给她写了休书,交在她手中,叫她离开自己的家庭,或者娶她为妻的后夫死了。4昔日赶走她的丈夫,在她成了不洁以后,不可再娶她为妻,因为这在上主面前是一件可恶的事。你不可使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为基业的土地陷于罪恶。①

5若一人娶了新妇,他不应去打仗,也不可迫他担任什么职务,他应在家得享一年自由,愉悦他所娶的新妇。②6不可拿人的两块磨石或上面的一块作抵押,因为这无异拿人性命当作抵押。7若查出一人拐带自己伊撒尔子民中的一个兄弟,将他当做自己的奴仆,或竟将他出卖了,这土匪应处以死刑;这样你便将邪恶由你中间铲除。8应提防癞病;凡肋未的司祭指教你们的事,应细心遵守,我所吩咐他们的,你们应依照一一履行。9你该记得当你们出离埃及,上主你们的天主在途中对玛利亚所做的事。10若你借给你近人什么物件,不可走进他家索取抵押。11你应站在外面,等待你借与的那人出来,将抵押品交给你。12倘若他是个贫苦人,你不可带着他的抵押去睡觉。③13反应在日落时设法还给他,好使他能卧在自己的外衣中,向你祝福。这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堪称为你的道义。14贫苦堪怜的佣工,不论是你的一个兄弟,或是寄居在你城市境内的一个外方人,你不要欺压他。15在当天内,不等到日落,应交出他的工资,因为他贫苦,他的心急待工资,怕他对你不满哀求上主,你就不免有罪了。16父亲不可为儿子连带处死,儿子亦不可为父亲连带处死;人被判死刑由于自己的罪过。17不可侵犯外方人或孤儿的权利,不可拿寡妇的衣服为抵押。18你该记得,你在埃及曾做过奴仆,上主你的天主曾将你从那里救出,所以我命你这样行。19当你在田间收割庄稼时,如在田中忘下了一捆,你不应返回去拾取。这应当留归外方人、孤儿和寡妇,好叫上主你的天主降福你手所作的一切事业。④20当你打阿里瓦树时,枝上所剩的,不可再打,应留给外方人、孤儿和寡妇。21当你收获葡萄园时,不可再摘你身后所剩的,应留与外方人、孤儿和寡妇。22你当记得你在埃及境内做过奴隶,所以我命你这样行。

                             

①这条法律不直接讨论离婚的问题——只是偶而提及——然而禁止男人重娶自己休过的前妻。所谓“难堪的事”究为何事?霞玛依(Shammai)派以为是一种反乎夫妇之间忠信的罪;希肋耳(Hollel)派却以为任何不使男人快意的事,都足以构成许可离婚的条件。按其他的经书,尤其按智慧书,霞玛依派的接受仿佛更合乎梅瑟的意思(参阅箴言引言七(a)(b))。吾主耶稣(玛19:3-7)对这法律说:“那起初造人的,是造了一男一女,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竟成为一体……既如此夫妇再不是两人,而是一体了;所以天主结合的,人不能使之离散。”

②参阅肋14:7箴5:18。

③普通的抵押品是人的外衣,所以说:“不可带着他的抵押去睡觉”。(出22:25,27)。

④卢德传对于法律讲解得很明白。参阅肋19:9-10;23:22出17:6;24:13。

第二十五章

章旨 1-3体罚;4牛的权利;5-10兄弟见立嗣法;11-12禁止妇女举动不检;13-16衡量须公平;17-19哈玛肋克民族消灭。

1若人们之间发生了争讼,来听审判的判官就应宣判他们,那正直的,声明他正直;那有罪的,应加以处罚。2如罪犯应受杖刑,审判官当面就叫他伏在地上,按着他的罪,照数责打;3只可打他四十下,不可再多,怕是超过这数目,你的兄弟在你面前未免过于受辱。①

4牛在打场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嘴。②

5若兄弟同居,其中一个没有儿子就死了,死者的妻不可出嫁外人,她丈夫的兄弟应走近她,娶她为妻,对她履行丈夫兄弟的义务。6她所生的长子,应归亡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伊撒尔民中拭去。7若是那人不肯娶他兄弟的妻,他兄弟的妻就可到城门长老那里去说:我丈夫的兄弟不愿在伊撒尔民中重建他兄弟的名号,不愿对我尽兄弟的义务。8本城的长老就应召他来,向他说明;如他仍坚持说:我不愿娶她。9他兄弟的妻就当长老面走到他跟前,从他脚上脱下他的鞋,向他脸上吐唾沫说:那不愿为他兄弟建立家室的,应这样对付他;10他的名字,在伊撒尔民中应唤做脱鞋的家。③

11若人们彼此殴打,一人的妻前来,救她丈夫脱离打他者的手,就伸出她自己的手来,抓住了那人的阴部;12你就应砍去她的手,你的眼不应顾惜。④

13在你袋里不应有两样法码:一大一小。14在你家内不应有两样厄法:一大一小。15你应有公正准确的法码,你应有公正准确的厄法;这样,你在上主你的天主给与你的地上,必得享受高寿。16凡作这事的以及一切作事不公平的,于上主你的天主前都算是可恶的。⑤

17你要记得,当你出离埃及时,哈玛肋克人在途中如何对待了你;18他们怎样与你在路上相遇,乘你困乏无力,便由后面攻击你,攻击你后面所有疲劳的人,却一点不怕天主。19所以当上主你的天主赐你战胜你周围的敌人,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要你占领为基业的地上,得享太平时,你应将哈玛肋克的名字由天下拭去,切不可忘。⑥

                             

①圣保禄曾遭受过五次这样的刑罚(格后11:24),按塔耳慕得集传:犯人右肩应打十三下,左肩应打十三下,胸前应打十三下,共打三十九下,不得过四十下,怕打四十下,就过了法定的数目。

②关于这条法律,参阅格前9:9弟前5:18约24:11。天主既体恤走兽,岂有不照顾他子女的道理?如果牛应吃牠所踏的谷,工人应得他的工资,那宣传福音的,岂不更该因福音而养身?

③这法律在闪族中是极古的法律(创38:8),梅瑟以后这法律逐渐扩大,不但亡者的兄弟,就是他至近的亲戚,都应遵守这条法律(参阅卢4章)。这法律的目的是在保存亡者的名得留后世。然据犹太经师的意见,这条法律是使人想到将来的复活。这种思想在吾主耶稣时代,除撒杜塞人不承认外,是极普通的思想(玛22:24等节)。

④这条法律与出21:22对男女的贞洁,皆予以适当的保护。

⑤梅瑟法律所有关于衡量须公平的法度,无一不为穷人着想,参阅肋19:35箴9:1;20:10亚8:4-8。

⑥伊民随时地执行了天主的这种命令。参见出17:14民5:14;6:3;7:12撒上15;27:8,9;30:17编上4:42,43。

第二十六章

章旨 1-11初熟之物的献仪;12-15每三年什一之物的献仪;16-19第二演讲的结论。

1当你进入上主你的天主给你为基业的地方,占领住在那里时,2你就要从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的地上,将所收获的初熟之物取一部分放在筐里,往上主你的天主为安置己名所选的地方去,3到当时供职的司祭前,向他说:我今日对上主我的天主承认,我已来到了上主曾对我们的祖先起誓要给我们的地方。4司祭就从你手中接过筐子去,放在上主你的天主的祭坛前。5你就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说:“我祖先原是漂泊的阿兰人,下到埃及寄居,他人口极少,后来在那里竟成了一强大有力,人口众多的民族。6埃及人便虐待我们,压迫我们,逼迫我们做苦工。7我们就哀求上主我们祖先的天主,上主就俯听了我们的哀声,垂视了我们的痛苦,我们的劳役和我们所受的压迫。8上主就以有力的手,以伸开的臂膊,以强大的恐吓,以神迹,以奇事,领我们走出了埃及,9领我们到这地方,将这流奶与蜜的地方赐给了我们。10如今请看,上主!你给我田地初熟的出产,我带来了。遂后你应将它摆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11事后你与肋未人,以及与你同住的外方人,因上主你的天主给与你和你家庭的一切福分而欢乐。①

12每逢七年,是十分取一之年,你取完了一切田产的十分之一,并将此十分之一给了肋未人,外方人和孤儿寡妇,使他们在你城中得食并享饱饫;13你就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说:“我完全依照你所吩咐我的诫命,已将圣物从我家里拿出来,给了肋未人、外方人和孤儿、寡妇。我没有违犯你的命令,也没有遗忘。14在我居丧之时,我没有取食;在不洁之时,我也没有拿来使用,也没有献与死人。我听从了上主我天主的话,并按照你所吩咐我的一切履行了。15愿你自你的圣所,自天上俯视并祝福你的百姓伊撒尔和你赐给我们的土地,如你曾向我们的祖先誓许过,那地是流奶与蜜的土地。②

16今天,上主你的天主命你履行这法令和制度,所以你该全心全灵持守履行。17你今日声明上主为你的天主,愿行其道,遵守他的法令,典章和制度,听从他的话。18上主今天也照他昔日向你所许的声明你是他特选的百姓,所以你该遵守他一切的命令。19并且他要使你们超过他所造的各民族以上,使你得享称赞、美名和尊荣,使你成为上主你的天主圣洁的民族,如他前所说的。”③

                             

①按犹太经师:初熟之物的献仪应在逾越节第八天举行,即尼散月二十一日。是日应召开圣会(申16:8)。5-10节所记的经文是百姓习用的一篇礼仪的圣歌。伊民献这种献仪,是承认自己所住的地方是属于上主的,他们只不过有居住和使用的权利。“我们的祖先原是漂泊的阿兰人,”就如在耶肋米亚时,见一漂泊的人,就称他“是个阿剌伯人”(耶3:2)。关于初熟之物的献仪参阅出23:19;34:26肋2:14;23:10耶11:5;32:22。

②在12-15节内所记载的初熟之物的献仪与1-11节内所述的献仪不同。每年的献仪大半归于奉献的家庭享用,其余的献仪,却应归穷人享用,因此在塔耳慕得集传上第三年和第六年初熟之物的献仪叫做:“贫人的什一之物”。第三年和第六年是按安息年计算(申14:28,29)。依照犹太经师:这种献仪该奉献在逾越节的前日。本段(12-15)所包含的祷文与(5-10)所记的经文相对。

③耶33:9:“这城要在地上万国人民面前使我获得赞颂,获得荣耀,名为可喜可乐之城,万国人民因听见我向这城所赐的福乐,所赐的恩惠,平安,就惧怕战兢。”

第二十七章

章旨 1-8命立石以书法律并建立祭坛。9-10劝民服从。11-26在革黎斤与赫巴耳二山上所宣布的祝福与咒骂。

1梅瑟与伊撒尔民的长老嘱咐百姓说:“你们要遵守我今天吩咐你们的一切法令。2在你们过若尔当河,到了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的土地,当天你应建立几块大石,涂上石灰。3在你过去以后,你应将这法律的一切话写在上面,如此你方能进入上主你的天主赐与你的地,即流奶滴蜜的地,如上主你祖先的天主,先前向你所说的。4所以当你们过了若尔当河,你们该照我今日所吩咐你们的,在赫巴耳山上建立这些石碑,并应涂上石灰。5在那里你应给上主你的天主修筑一座祭坛,即一座石头祭坛,然不应加斧凿。6你应用不加人工的石头建造上主你天主的祭坛,其上你应献给上主你的天主全燔祭品;7又应献上和平的祭品,且在那里吃,在上主你的天主面前宴乐欢欣。8在石头上你应清清楚楚写上这法律所有的话。”①9梅瑟和肋未的司祭对全伊撒尔民说:“伊撒尔人呵!要沉默细听!今天你既成了上主你天主的百姓,10就应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遵守他的规诫和命令,就是我今日吩咐你的。”

11当天,梅瑟嘱咐民众说:12“当你们过了若尔当河,应立在革黎斤山上嘱咐民众的,是西默盎、肋未、犹大、依撒加尔、若瑟和彼讷雅明;13立在赫巴耳山上宣布诅咒的,是勒乌本、戛得、阿协尔、则步隆、丹和纳斐塔里。②14肋未人应大声向所有的伊撒尔人喊说:15凡制造或雕刻或铸造上主所憎恶工匠的手工,而置于隐密之处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16蔑视自己的父亲或母亲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要答应说:阿们。17移动自己近人的地界,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18领瞎子走错路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要答应说:阿们。19侵犯外方人、孤儿、寡妇权利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0与自己父亲的妻室同寝的,是可咒骂的,因为他掀开了父亲的床帐。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1与兽同寝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2与异母同父,或异父同母的姊妹同寝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3与自己岳母同寝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4暗地击伤自己近人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5为害无辜接受贿赂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26不持守这法律条文而依照遵行的,是可咒骂的。全百姓都应答应说:阿们。

                             

①祭坛即系照出20:25的法令所建立者,苏8:31记载若苏厄如何履行了梅瑟的这个命令,祭台上所写的法律,大概即是天主的十诫。这祭坛是暂时的而不是永久的。梅瑟所命者系一种象征的行为(Actio symbolica)表示上主占领许地。如果伊民遵守上主的法令,就能长久住在那里;否则上主必把他们从许地内驱逐。9,10两节或许是下章最可信的序文。②关于肋末人和其他支派的次序,自古学者的意见,就不一致,塔耳慕得集传的讲法或者是最可信的。六支派上了革黎斤山,六支派上了赫巴耳山,肋未子孙立于谷中。肋未人宣布诅咒,百姓答应说:“阿们”,即“是”之意。诅咒共有十二句,暗示十二支派的数字,这些诅咒多涉及“爱人”的诫命。

第二十八章

章旨 1-14忠信伊撒尔人所得的预许与祝福。15-48违命的苦果。49-57预言将来敌人会占领许地。58-68既然伊民废弃盟约,天主就将他们分散在万民之中。69结文。

1若你留心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遵守力行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他这一切命令,上主你的天主必将你置诸天下万民以上;2并且如果你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这些祝福都会来到你身上,与你相追随。3在城内你会蒙受祝福,在田间你也会蒙受祝福:4你身所生,你地所产,你畜所出,你牛所殖,你羊所下,都要蒙受祝福。5你的筐子,你的和面盆,将蒙祝福。6你进来也蒙祝福,你出去也蒙祝福。7凡起来攻击你的敌人,上主在你面前都要将他们剿灭;他们原从一路来进攻你,却在你面前分七路逃窜。8对你,并对你的仓库,及你手所行的一切工作,上主必赐予祝福,在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地上,上主必祝福你。9如果你谨守上主你天主的命令,遵循他的道路,上主如他前向你所誓许的,必立你为他自己的圣民。10普世万民,一见你因上主得名,就都怕你。①11在上主曾向你祖先起誓要给你的土地内,上主必使你满享幸福。你身所生,你畜所出,你地所产,无不绰绰有余。12上主必为你大开自己天上的宝库,给你的田地降下时雨,②祝福你手所做的一切工作,你要出借与许多的民族,然而你却不向人借贷。13倘若你听从谨守遵行我今天吩咐你的上主你的天主的命令,14倘若你不偏离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或左或右地去跟随事奉别神。

15但是,若你不肯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不肯谨守遵行我今天所吩咐你的一切规条和命令,这些咒骂就会来到你身上,与你相追随。16在城内你会遭受诅咒,在乡间你也会遭受诅咒。17你的筐子和你的面盆会遭受诅咒。18你身所生,你地所产,你牛所殖,你羊所下,都会遭受诅咒。19你进来,会遭受诅咒,你出去,也会遭受诅咒。20因你作恶离弃我,上主在你动手要办的一切事上,必使诅咒、烦扰、恐吓降在你身上,直到尽行毁灭,迅速灭亡。21上主要使瘟疫来到你身上,直到将你由你要去占领的地上消灭。22上主必用痨病、热病、火灾、疟疾、干旱、热风和霉烂打击你,它们必追随你,直到你灭亡。23在你头上的天会变为铜,在你脚下的地会化为铁。24上主必为你的田地降下灰尘细沙,以代雨露,由天上降在你身上,直至将你消灭。25上主必会在你仇敌面前使你溃败,你原来一路去进攻他们,却在他们前分七路逃窜。你要成为天下万邦恐怖的对象。26你的尸体会成为空中飞鸟和地上走兽的食物,却无人来将牠们哄走。③27上主必用埃及的疮、痔漏、癣疥打击你,使你不得医治。28上主必用癫狂、眼瞎、心乱打击你;29在正午时你要摸索,有如黑暗中摸索的瞎子;在途中你不会得到顺利,你常遭受人的压迫与剥削,并无人来援助你。30你虽与一女子订婚,他人却来与她同寝,你建筑房屋,你却不得住在里面;你栽植葡萄园,你却不得享受。31你的牛在你眼前宰了,你却不得吃牠的肉;你的驴由你眼前被人抢去,人不会归还你;你的绵羊都会被交与你的仇敌,却没有人来援助你。32你的儿女必会被交与外方的民族,你必要双眼张望,整日为他们怅惘,无奈你手中无力。④33你田园的出产和你劳力所得的,却会被你不认识的一个民族吃尽,你只会被人压迫蹂躏。34你必为你双眼所见的事变为疯狂。35上主必用恶疮打击你的膝和你的腿,自踵至顶使你不得医治。36上主必将你和你所立于你上的君王,领到你和你祖先所不认识的一个民族那里,在那里你要事奉外神,木偶与顽石。⑤37在上主要领你去的众民族中,你要成为一惊奇、嘲笑、讽刺的对象。38带到你田间的种子虽多,但你所要收获的却很少,因为蝗虫都要吃尽。39你要栽种葡萄园,修剪栽培,你却没有酒喝,一点也收不到,因为都叫虫子吃了。40你全境有许多阿里瓦树,却没有油抹身,因为你的阿里瓦树是遂结遂落。41你要生子养女,然而他们却不会归属你,因为他们都要被掳去。42蝗虫要吃尽你所有的树木和田园的出产。43你中间的外方人要发达兴旺,远在你以上,而你反要日趋卑下。44他要借给你,你却不能借与他;他会做首领,你却要做尾巴。45这一切的咒骂都要来到你身上,与你相追随,直到你灭亡,因为你没有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没有遵守他所吩咐你的规条和命令。46这些诅咒在你和你子孙的身上,永远是一个徽号和一令人奇异的事。47在万事富裕中,你既没有诚心悦意地奉事上主你的天主,48你便会在饥渴、赤身露体,一无所有中,去服事上主要遣来攻击你的仇敌,他们必把铁轭放在你颈上,直到将你消灭。

49上主必从远方,从地极引民族来攻击你,有如饿鹰扑地;你也不会懂得这民族的言语。50这民族铁面无情,不敬老,不恤幼;51你牲所出,你地所产,她必要吃尽,直到你灭亡;她不会给你留下什么谷、米、酒、油或牛羊的幼雏,直到将你消灭。52必要围攻你所有的城市,直到将你全境内你所倚恃高大坚硬的城墙打下;在上主你天主赐与你的土地内,你所有的城市,她都要围攻。⑥53你的仇敌这样围困你,使你在艰难穷迫中,竟要吃自身所生的,就是吃上主你天主赐与你的儿女的肉。54你们中最娇养多情的人,这时对他的兄弟,对他怀中的爱妻,对他尚存的儿女,也会恶眼相看。55在你各城市内你仇敌这样迫害你,致使那娇养多情的人,在围困窘难中不愿分给他们中任何人他所要吃的儿女的肉,因为他一无所剩。56你们中柔弱娇贵的妇女,先前因娇贵纤嫩不肯脚踏地皮,如今对她怀中的丈夫,对她的儿女,也要恶眼相待;57连对她两腿间所出的胞衣和她所要生的儿女,因为她一无所有,要在你受仇敌围困窘迫的城中,竟在围困窘难中,暗中将他们吞食。

58若你不愿遵守力行在这书上所记法律的一切条文,也不敬畏这光荣可畏的名号:上主,你的天主,59必使你和你的子孙所受的遭难更为奇特,灾害大而且长,疾病重而且久;60他还要将你所怕的各样埃及的疾病加在你身上,缠绕你。61此外,在这法典上所没有记载的疾病和灾难,上主也将它们都加在你身上,直到使你灭亡。62你们所留的人数寥寥可数,而你先前原来人口繁殖,多得有如天上的繁星,因为你没有听从上主你天主的声音,63上主先前怎样喜欢恩待你,增加你的人数,如今也要怎样喜欢摧残你、消灭你,由你所要去占领的地上,将你拔除。64上主要将你们分散在大地两极间的各民族中,在那里你要敬奉你和你祖先所不认识的外神、木偶与顽石。65在这些民族中,你总不会得到平安,连你脚所踏的地,也不得安宁,上主在那里使你心中不安,眼目失明,精神颓废,心灵憔悴。66你的生命,在你面前悬垂不定,你日夜恐惧,对自己的生命也不能自保。67因你心所怀的焦虑,因你眼所见的事实,早晨你要说:巴不得能到晚上!晚上你要说:巴不得能到早晨。68上主要再用船将你送到埃及,走我曾告诉你不会再见的那条路,在那里你们将自鬻与你们的仇敌,为奴为婢,而没有人买。⑦

69这是上主在曷勒布山与伊撒尔子民所立的约以外,在摩阿布地吩咐梅瑟与伊撒尔子民所立盟约的言辞。⑧

                             

①伊撒尔是雅威的选民,天下万民论及他曾说:“他是上主的百姓”!参阅德36注三耶33:9。

②塔耳慕得集传中论及本节说:“至圣者之手中的——他是应受赞美的——三把钥匙,生育、圣事和落雨的钥匙他都交给了自己的天使。”

③这些话在伊民的历史上大部分算是已经应验了。参阅耶7:33;15:3撒下21:10。

④这些话非但悲惨而且又是预言。参阅耶31:15-17和他的哀歌。

⑤至少四位君王为亚述和巴比伦所掳,充军异地。

⑥至于在49-57节内所提起来的民族是谁,有两种见解。有的人以为梅瑟在此处是指罗玛民族。有的人甚至可说大半的学者,却主张梅瑟在此处是指巴比伦国。后说较为切合,列王纪、耶肋米亚、哀歌、编年纪、哈巴谷描写巴比伦人之对待伊民与梅瑟在此所描写者相同。

⑦梅瑟在58-68节内用恐怖的语气,陈述伊民的充军和他们在万民中漂流的苦况。他们在外教国中被迫敬奉邪神,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真神,心中总感不安,时常恐惧,愿自卖为奴,却无人采购;期待救援,却无人怜助。这些景况岂不与昔日充军巴比伦的伊民所遭遇的相类似?在居鲁士作王时,有许多伊民回到圣地,但是因为他们没有接收天主所派遣的默西亚,天主使他们漂散在全世界各处,直等到他们赞颂因天主之名而来的耶稣,他们这些迷路而可爱的弟兄伊撒尔人,是没有希望,是没有安宁的。但是总有一日,他们会全体归向耶稣的,这是圣保禄所肯定的,那一天为圣教会确是一个复活佳节。我们做信友的,应效法圣保禄多为犹太人热心祈求。

⑧本节按意义应归下章,拉丁通行本移归下章之首,这里仍保留原文的节次。百姓在旷野里屡次忘记他们自己的天主,梅瑟在进入客纳罕地以前,一再鼓励他们,警告他们天主所要求的,即承行他的圣旨,全心翕合他的圣意(出19:5;24:7列上8:21盖2:6)。

第二十九章

章旨 梅瑟在摩阿布与伊民再立盟约的演讲词:1-8天主如何领百姓出离埃及,战胜息红和曷格。9-15劝勉民众不要废弃盟约;16-28离弃盟约的人必遭天罚。

1梅瑟将所有的伊撒尔人召来,对他们说:“你们亲自看见,上主当着你们的面,在埃及地所行的一切事,他怎样待了法郎、他的臣仆和他的全国。①2你们亲眼见过他猛烈的试探、神迹和伟大的奇事。3但是上主直到今日,却没有给你们能明白的心,能看得见的眼,能听得见的耳。②4他在旷野四十年之久领导你们,你们身上的衣服没有穿坏,你脚上的鞋也没有穿破。③5你们没有吃食粮,也没有喝清酒或浓酒,这是要你们知道我是上主你们的天主。④6你们一来到这地,赫协朋王息红和巴商王曷格都出来攻击我们,但是我们击败了他们,7占领了他们的土地,分与了勒乌本,戛得和默纳协半个支派,做为他们的产业。⑤8所以你们都该谨守着约内所有的话,按照遵行,好使你们在你们所作的一切事上,都能顺利。

9你们今日都要立在上主你们的天主面前,你们的首领、族长、长老、官长、一切伊撒尔的男丁,10你们的幼小、你们的妻室、在你营内寄居的外方人、从为你劈柴的人到为你汲水的人,11好叫你们今天与上主你的天主互相立约,参与上主你的天主所起的誓,12因为今天他要照他向你所应许的话,及照昔日他向你列祖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所誓许的,立你为他的子民,⑥他做你的天主。13我不只是与你们立这约,出这诅咒;14而且是与那些今天不与我们一同立在上主我们的天主面前的,也是与那些今天不与我们同在这里的人。15因为你们知道,我们起初如何住在埃及地,以后又由我们所经过的异国民众走过。

16你们见过他们所有的那些可恶与丑形怪状的东西,即木、石、金、银的偶像。17惟愿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或男或女,或家族或支派,今日心中远离上主我们的天主,去事奉这些民族的神;又怕在你们中间生出如毒草和茵陈的根子。18惟愿无人听见这些诅咒的话,而心中自负地对自己说:我行事,虽然心里顽硬,却始终顺利。这正如醉酒以后,甚感口渴。⑦19上主决不愿宽恕这人,并且上主对这人的怒气和愤恨急烈有如火焚,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诅咒,都要加在这人身上,上主要将他的名字,由天下拭去。20上主又必依照在这法律书上所记载的一切诅咒,将他由伊撒尔族分离出来,使他受祸。21未来的一代,就是你们以后兴起的子孙,和从远处来的异国人,一见这地所遭遇的灾祸和上主所降于这地的疾病,22见这地充满了硫磺、盐卤和火迹,不能耕种,没有出产,寸草不生,就像上主在愤怒中所倾覆的索多玛,哈摩辣,阿德玛和责波殷一样。⑧23所有的民族便要问说:上主为何如此对待这地,这一怒,为何如此猛烈?24人必回答说:因为他们离弃了上主他们列祖的天主所立的约,就是上主领他出埃及地时与他们所立的约,25去服事外邦的神,崇拜他们素不认识的神,是上主未曾给他们指定的神。26上主对此地的盛怒就猛烈爆发,将这书上所记载的一切诅咒,都降在这地上;27上主遂于忿怒,气愤和盛怒中,将他们由他们的地中,连根拔除,将他们丢在异地,像今日所遭遇的一样。28隐密的事,是属于上主我们的天主的;但显明的事,却永远是为我们和我们的子孙的,好叫我们履行这法律上所有的言语。⑨

                             

①1-7节内,梅瑟为使伊民热心重立盟约,简略地提示了上主对百姓所赐的恩惠。圣人竭力防范伊民犯负恩的罪。

②虽然伊民见过许多神迹,惟因他们心灵顽硬,不肯归向天主,因此梅瑟劝他们求天主给他们一个新心(咏106:7)。

③“他”原文作“我”参阅8:4。

④在旷野里天主用玛纳和活水——(这水屡次是由神迹而来)养活他的选民。这里说玛纳和水是伊民日用的粮食;不过并不否认他还有其他,如面、油等等食物。

⑤参阅2:26-3:17。

⑥“立你为他的子民,他做你的天主”一句,说明了盟约的精神和目的(耶31:21),有如圣祖们是天主的人,上主是他们的天主——故称: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这样百姓应该完全归属天主,因为天主不住地恩待了他们。

⑦历来的圣经学者认为本节不易解释。希拉二通行本取“饮鸩止渴”之意。即谓不良分子,谋害义人。按原文的意思是谓:罪上加罪,有如醉汉越喝越想喝。

⑧创18,19,24记载天主如何惩罚了死海附近的五座淫城,他们的毁灭象征着伊民的丧亡(肋11:31咏08:34;索2:9)。

⑨本节颇觉费解,最适宜的见解或许是:惟独天主认识未来的事。在伊民背弃盟约以后,惟有他知道怎样拯救人类(罗9-11)。天主给与我们的启示,应叫我们去努力谨守他的法律,免得遭受本书所记载的诅咒。

第三十章

章旨 1-10天主对忏悔的伊民是何等的仁慈。11-14谨守法律并不是一件难事。15-20善恶与生死。

1我再你面前陈述的这一切祝福与诅咒的话,要落在你身上,并且你在上主你的天主驱逐你到的一切异族中,因此心中后悔时,2你和你的子孙如能全心全灵归向上主你的天主,依照我今日所吩咐你的,听从他的话,3那末,上主你的天主会转变你的命运,怜恤你,从那些上主你的天主使你分散到的民族中,再将你召集回来。4你这被放逐的人,虽在天涯,上主你的天主,也要从那里将你招回来,从那里将你带回来。①5以后上主你的天主必领你进入你列祖所获得的土地,你要占领其地,上主又必恩待你,使你的人数,比你的列祖更为繁多。②6上主你的天主必在你和你后裔的心灵上,施行割损,好使你全心全灵爱慕上主你的天主,使你得以生存。7上主你的天主必将这一切诅咒,加在磨难你和恼恨你的仇敌身上。8你必须回来,听从上主的声音,奉行他的一切诫命,就是我今天所吩咐的。9上主你的天主,必使你手所做的一切事,你身所生,你畜所殖,你地所产,都绰绰有余;因为上主仍是喜悦你,施恩于你,像昔日喜悦你的 列祖一样,10只要你听从上主你的天主的声音,恪守这法律书上所写的他的典章和律例,并全心全意归向上主你的天主。11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诫命,为你并不是难于实行的,或是相差太远。12不是在天上,致使你说:谁为我们过海去取来,将它告诉我们使我们好履行呢?13也不是在海外,致使你说:谁为我们过海去取来,将它告诉我们使我们好奉行呢?14这话却离你很近,就在你的嘴里,就在你的心中,使你好能遵行。③

15看哪!我今日将生命与幸福,死亡与灾祸,都陈明在你面前。16你如遵行我今日吩咐你的: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履行他的道路,恪守他的诫命,他的律例和他的典章,你必生存,人数繁多,上主你的天主必在你要去占领的地上,祝福你。17倘若你心意远离,不肯听从,而陷于罪恶,去崇拜事奉别神,18我今日明白告诉你们,你们必遭灭亡,在你要过若尔当河进去占领为业的地上,不能久存。19我今日指着天地向你们作证,我已将生命和死亡,幸福与灾祸,陈明在你面前!④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子孙得以生存;20并爱慕上主你的天主,听从他的声音,诚心依赖他,因为他是你的生命,你生命的延展也在乎他,好使你能在上主向你列祖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起誓应许给他们的地上,获得安居。”

                             

①天主在前章预言了充军之苦,假如百姓犯罪背离天主;在本章内论:假如伊民“全心全灵归向上主,”天主遂又应许他们充军之苦,必然迅速结束。这话在巴比伦充军期快结束时,完全证实了(艾下1:8-9);但是在世界末日要完全应验。那时整个伊撒尔民众都要归向他们所刺透的耶稣(耶32:37等节,则11:19等节34:13;36:24等节罗9-11)。

②“你列祖所获得的土地……”在居鲁士为王时,犹太人回到他们列祖所居之地,他们的人数并不超过他们列祖的人数,因此有些犹太治经学者以为这些话是还有寓意的,是表示新约的时代。若按此种意见来看,那末6-9四节亦含有寓意。“心灵上施行割损”,即是说要使心灵绝对革新,天主要从人心里将一切不悦乐他的趋向割去,正如厄则克耳先知所说的,我要赐给他们一个“新心”(36:26参阅耶31:32)。

③11-14是说守法并不难。“不是在天上”,即谓不是“高不可攀”;“也不在海外”,即谓不是“远不可及”,然而是“离你很近”,即谓“举手可得”;“在你嘴里”,使你言谈不离;“在你的心中”使你服膺不辍。(罗10:6等节)。

④圣教会历来的圣师们习用这些话证实人是有自由的,应负自己思言行为的责任。后日智慧书的作者,也根据这些话来解释:人在世上因为有自由,所走的路就两样,或善或恶。谁都知道原始圣教会的书籍,(如宗徒训诲(Didache seu:Doctrina duodecim Apostolorum)大都一句这端道理来讲解圣教的伦理。

第三十一章

章旨 1-8天主拣选若苏厄代替梅瑟领导伊民。9-13梅瑟将法律交与肋未子孙。14-30梅瑟预言伊撒尔人背弃天主。

1梅瑟出去将一切话训示伊撒尔民众,2向他们说:“我今日已是一百二十岁,再不能出入,①并且上主已对我说过:你不能过这若尔当河。3上主你的天主,他自己要走在你前面,他自己要将这些民族在你面前灭绝,使你占领他们的地;正如上主所说的,若苏厄要在你以先过去。4上主待他们,必像昔日待他所剿灭的阿摩黎人的两个王子息红与曷格,以及他们的地一样。②5上主必将他们交给你们,你们要依照我今天吩咐你们的一切命令,对付他们。6你们要刚勇大胆,不要畏惧,在他们面前不要战慄,因为上主你的天主,他会亲自与你同行,他决不抛掉你,也决不离弃你。”7梅瑟将若苏厄召来,在伊撒尔民众面前,对他说:“你要刚勇大胆,因为你将领导这些百姓进入上主昔日向他们的列祖起誓要赐予他们的地;并且你要亲自使他们占领那地。8上主自己要走在你前面领导,他要与你同行,他决不离弃你,决不抛掉你,你不用恐惧,也不用胆寒。”

9梅瑟将这法律写好,交与肋未的子孙,就是那些抬上主约柜的司祭们和伊撒尔所有的长老。③10梅瑟吩咐他们说:“每七年年底,在豁免年期间和帐棚节内,11当所有伊撒尔人民来到上主你的天主所选择的地方,朝见他的时候,你要当着所有伊撒尔人的面,恭诵这条法律,”④使他们亲自听见。12又要召集百姓,男女幼小,并住在你城中的外方人,叫他们听清,叫他们学习敬畏上主你们的天主,遵守实行这法律上的一切言语;13又使他们尚不认识这法律的子女,得以听见,使他们在你们要过若尔当河去占领为业的地上,日日学习敬畏上主你们的天主。”

14上主对梅瑟说:“你看!你的死期已近了,要将若苏厄召来,你们应站在会幕中间,我要将我的命令委托他。”于是梅瑟和若苏厄前去,立在会幕中。15上主在会幕上云柱中显示出来,这云柱立于会幕的入口。16上主对梅瑟说:“你将与你的列祖同眠。这百姓要起来,在他们所要去的地上,在那地的人中,同外邦邪神行淫,⑤离弃我,破坏我与他所立的约。17那时我必向他们大发忿怒,我要抛弃他们,掩面不顾他们,使他们为人所吞食,使许多的灾难和困苦落在他们的身上。那一天他们必要说:我们遭遇这些灾祸,岂不是因为我们的天主不在我们中间么?18但是那一天,因他们所行的一切邪恶,往投异神,我必要掩面不垂视他们。19现在你要记录这首诗歌,将它教给伊撒尔子民,放在他们的口中,使这诗歌成为我反对伊撒尔子民的证件。⑥20因为我将他们领入了我向他们的列祖起誓应许的流蜜与奶的地,伊撒尔子民有吃的,吃饱了,发胖了,就转向别神,敬奉他们,蔑视我,废除我的盟约。21当他们遭遇了许多艰难和困苦时,这首诗歌,就是反对他们的证件,因为这诗歌在他们后裔的口中,不会失传。在我尚未领他们进入我誓许的地以先,他们今日所有的思虑,我都知道。”22梅瑟便在那一天写了这首诗歌,教给了伊撒尔子民。23嗣后,上主吩咐农的儿子若苏厄,对他说:“你要刚勇大胆,因为你将要领导伊撒尔子民进入我起誓应许他们的地,我必与你同行。”24梅瑟将这法律的话,完全写在书上以后,⑦25便命抬上主约柜的肋未人说:26“你们将这法律书,放在上主你们天主约柜的旁边,在那里它要算为反对你的证件。27因为我知道你的乖戾和你的固执。看哪!我现在尚生活在你们中,你们就这样悖逆上主;我逝世以后,岂不更厉害么?28你们将你们支派所有的长老们和你们的判官,都给我召来,因为我要将这些话,讲给他们听,并且当着他们的面,指着天地为证。29因为我知道,在我去世以后,你们定要完全败坏,违离我给你们所吩咐的道路。日后你们必要遭遇灾祸,因为你们做了上主不悦意的事,因你们的手工,⑧激起了他的盛怒。”30梅瑟就将这首诗歌的词句,自首至尾,朗诵给伊撒尔全会众听。

                             

①“不能出入,”即谓年已老迈,不能作事了(户27:17)。

②参阅户21:24等节。

③肋未子孙表示教权机关。长老们表示民权机关,本节所说:“梅瑟将这法律写好”,由此可见,梅瑟或是写了五书或至少写了申命纪(参阅本书引言)。

④“你要……恭诵”一句,没有说明谁要诵读,也没有说明所诵的是什么法律。依据其他文件,诵读法律的责任归于司祭,所诵读的大概是申命纪(厄下8:1-12)。

⑤“同邪神行淫,”就是崇拜邪神之意(参阅出34:15肋17:7苏23:15等处)。

⑥一首诗歌是人容易记忆的,梅瑟在他的歌(32章)内,写出了法律的纲领;并且这首诗歌特别注意“盟约”的精神。有些古立法者也曾用诗词的字来写他们的法律,好叫他们的百姓容易记诵,即现代的原始民族也使用诗歌来保存他们的传说,和他们的风俗。咏78,105,106就是用这样体裁写的。

⑦此处所谓梅瑟所写的法律是指梅瑟五书,或是指申命纪?学者意见不一。按此处所谓梅瑟所写的法律,恐是指申命纪和他所作的两首诗歌(32,33两章)。

⑧“你们的手工”原文作:“你们双手的行为,”即指他们所作的偶像(参阅智13,14二章)。

第三十二章

章旨 1-3序文。4-6歌词的题目:上主是忠信的,是仁慈的,伊民却背弃了上主。7-14上主对伊撒尔的照顾。15-18伊民的忘恩负义。19-25上主加予他们的惩罚;26-33上主没有将他们灭尽,免得伊撒尔的敌人自负。34-42天主预定了伊民的敌人受惩罚的时期。43梅瑟请百姓欢乐。44-52结论。

1“诸天!侧耳倾听,我要发言;大地也要谛听我口中的言语。2我的教训下降有如时雨,我的言语滴沥有如露珠,像降在嫩草上的细雨,像落在青草上的甘霖。3因为我要宣传上主的名,你们也要将荣耀归于我们的天主!①

4那磐石,他的作为是齐全的,因为他一切的道路是正直的;他是忠诚无妄的天主,公平而中正。②5那不堪称做他子民的,向他行恶,侮辱了他。③一乖僻败坏的世代!6愚昧无知的民族!你们就这样报答上主么?他岂不是造生了你的父亲?岂不是他缔造了你,建立了你么?

7你要追忆往古的时日,思念历代的年月,问你的父亲,他必会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们必会告诉你。④8当至高者给民族分划地业将世人分开,他依照伊撒尔子民的数目,立定了万民的疆界。⑤9原来上主的分,就是他的子民,而雅各伯原是他的产业。10上主在旷野遇见了他;在荒凉野兽咆哮之地,便抚育了他,教导了他,保护了他如同自己眼中的眸子,11又如苍鹰激动自己的窝巢,在自己的幼雏上面翱翔,展开自己的翅膀,接取雏鹰,将它们背在自己的翅上。12上主独自领导了他,其旁并没有外邦的邪神。⑥13上主使他驾临地的高处,使他吃田间的产物,吮取磐石中的蜜,坚石中的油,14牛乳酪,绵羊奶和羔羊的脂油,巴商的公山羊即牧羊,与上等的麦子;并且你也喝葡萄血液,美酒。⑦

15但是耶秀戎渐渐肥胖,就踢跳,的确,你肥胖了,粗壮了,也光润了!他就背弃了造生他的天主,轻视了救他的磐石!⑧16由于外邦的仪式,触动了他的愤恨,由于可憎恶的事,惹他动怒,17他们所祭祀的鬼神,并非真神,而是一向不认识的神,是近来新兴的,是你们列祖所不敬畏的。⑨18你轻视了生你的磐石,忘掉了造你的天主。

19上主一见,就生厌,为他的子女所激怒,⑩20说:我要向他们掩面,我要看他们未来的结局如何,他们原是腐败的一代,是毫无信义的败子。21他们以那不算为神的,激动了我的忌恨,以他们虚伪的神,惹起了我的愤怒,我也要以那不成子民的,触动他们的愤恨,以愚昧的民族,惹起他们的怒气。⑪22因为由我一怒;烈火大作,直烧到阴府的最深处,吞没了大地和它的出产,烧尽了山岳的基础。23我要将灾祸堆在他们身上,向他们射尽我所有的箭。24他们必因饥饿而消瘦,必为热症和毒疫所吞灭;我要使野兽的牙咬伤他们,使地上爬行动物的毒气害他们。25外面有刀剑,室内有惊惶,使少男、少女、吃奶的,白发的同遭灭亡。⑫

26我原要说:我必要分散他们,使他们的记念由人间涂去,27若我不怕仇敌的自满,也不怕他们的敌人误解说:我们的手得了胜,并非是上主行了这一切事。⑬28因为他们是没有智谋的民族,⑭是没有意识的百姓。29假令他们是明智人,一定会明白这事,会注意他们未来的结局。30一个人怎能追逐千人?两个人焉能使万人遁逃?若不是他们的磐石出卖他们。若不是上主交付他们!31因为他们的磐石不像我们的磐石;我们的敌人确实愚昧。32他们的葡萄树是生自索多玛的葡萄树,是来自哈摩辣的草原;他们的葡萄是有毒的葡萄,所有的葡萄球都是酸苦的。⑮33他们的酒是龙蛇的毒汁,是虺蛇残忍的恶毒。

34这不是都积藏在我里面么?不是都封闭在我的府库里么?35他们失足的日子,复仇和雪恨都在乎我,因为他们灭亡的日子已经来临,他们的恶运也很快地临近。⑯36因为上主会为自己的百姓伸冤,他会怜悯自己的仆人。当看见他们手松无力,不自由者和自由者匮乏之时,37他必要说:他们的诸神在哪里?他们所投靠的磐石在何处?38一向吃他们牺牲的脂油,喝他们奠基之酒的诸神竟在何处?他们起来吧!辅助你们,做你们的保障!⑰39你们现在要认清我,惟有我是天主,在我以外,没有别的天主,是我将人杀死,是我使人复生,是我击伤,也是我治好,没有一人能逃出我手。⑱40因而我向天举手说:我永远生存。41只要我一磨快了我闪明的刀,我的手一掌审判之权,对我的敌人,我必复仇;对恨我的人,必报复。42我要使我的箭,醉饮鲜血;使我的刀,吞食人肉,喝阵亡和被掳者的血,吃仇敌首领的头肉。

43你们外邦人!你们要祝贺他的百姓!⑲因为他要为自己仆人的血伸冤,要向自己的敌人复仇,要为自己的地,和自己的百姓赎罪。”

44于是梅瑟和农的儿子若苏厄前来,将这首诗歌的一切话,朗诵给民众听。45当梅瑟向伊撒尔民众讲完了这一切的话,46就对他们说:“你们必须将我今天宣示给你们的这一切话,放在心上;并且嘱咐你们的子孙,谨守遵行这法律上所有的话。47因为这为你们并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这乃是你们的生命;由于遵守这话,才能在过若尔当河要去占领为业的地上,增添你们的岁月。”48当天,上主对梅瑟说:49“你上这在摩阿布地,与耶黎曷相对的哈巴陵山的讷波山,观看我赐予伊撒尔子民为基业的客纳罕地。50你必死在你所登的山上,归于你的本族,像你的哥哥亚郎死在曷尔山,归于他的本族一样,51因为你们在亲旷野,卡德市的默黎巴水边,得罪了我,在伊撒尔子民中你们没有尊我为圣。⑳52为此,我赐予伊撒尔子民的地,你只能遥远地观望,却不能进去。”

                             

①现代的考订家断定本诗不是梅瑟写的,有些学者以为21节所提的“不成子民的”一句,是指亚述人,故此主张这首诗歌系公元前七世纪的作品(狄耳曼Dillmann)勒乌斯Reuss葵能Kuenen)。其他大多数的学者都从龚刻耳的意见,主张此诗是充军前后的作品(贝尔托肋特(Berhtolet)步德(Budde)色林(Sellen)等)。但是胡默劳尔(Hummelauer)商达(Sanda)和其他治经学者至少证实了批评家们的这种意见,毫无科学的证据,批评家怀有成见,谓本诗既含有不少预言的成分,而预言是不能有的事,所以不是梅瑟写的。至于批评家由文词内所援引的证据,已为市乐格耳(Schloegl)所驳斥。经文内没有什么话足以使我们否认梅瑟作了这首诗歌。这首诗歌的美丽已有定评。人人都说它是一篇“不能更优美的”诗歌,是圣经内“最高尚的”一篇诗歌。“诸天……大地,”因人都是暂时的,然而天地是长久的,所以梅瑟呼它们来作见证!

②“磐石指天主。古经中屡次称天主为磐石,参见创49:24依17:10咏31:3;71:3;95:1撒下22:47哈1:12等处。希拉二通行本平常译作“天主”。“无妄的”一句亦可作,无不公平或无不合理的。”

③本节恐有阙文,今按得赖味尔(Driver)予以修正。“那不堪称做他子民的”即谓堕落腐化的人,与“乖僻败坏的世代”相对。

④历代的事迹彰显天主的智慧和照顾,参阅咏77:12约8:8。

⑤梅瑟在这里暗示创第10章所述万民的分布情形。创世纪10章内所列的民族共计七十,雅各伯家迁往埃及去的人口亦共有七十。万民在世界上建立自己的国家原是出于天主的圣意,由于他的安排(宗17:26玛19:28)。“依照伊撒尔子民的数目”一句,希腊通行本作:“依照天主的儿子们的数目,”或“天使们的数目,”如果希本保有原文的意义,那么我们可以推断非但一人,即一国一民族都有他自己的护守天使,参阅达10:13,20等节12:1。德训篇17:14说:“他(天主)给每个民族立了一个统治者”。

⑥9-12节内,梅瑟描述天主对伊撒尔所有的慈爱。“在旷野遇见了他”欧9:10耶2:6;希腊译本做:“在旷野里使他有丰富的食物”。“又如苍鹰……”参阅出19:4。天主待选民有如鹰待祂的小雏;吾主耶稣为表示他如何爱我们,将自己比作母鸡(路13:34)。

⑦13,14两节梅瑟说出雅威如何爱护他的伊民。“使他驾临地的高处”即谓:使他获得胜利(咏18:14依58:14哈3:19);“磐石中的蜜”:巴力斯坦有一种蜜蜂在磐石中酿蜜,因此有这样的句子。“上等的麦子”原文做:“麦子的肾脏和脂油,”即上等最好的麦子。

⑧“耶秀戎”即“伊撒尔之小称字(Diminutivum),希拉二通行本译作:“可爱的,”参阅申33:5依44:2。希拉通行本和撒玛黎雅经文在本节多“雅各伯吃饱了”一句。

⑨参阅格前11:20依44:15智13:13。

⑩天主异常厌恶选民崇拜邪神。参阅耶14:21。

⑪“不成子民的,”即谓:无真宗教的民族,天主为惩罚伊民的背信,将舍弃他们,选择外教的人民来当作自己的民族。圣保禄在他致罗马书内就这么解释。参阅罗10:19。

⑫22-25节是梅瑟描写上主以四种最严厉的灾祸:兵祸、饥饿、野兽、瘟疫来惩罚伊撒尔民。参阅耶14:18肋26:22毛9:3。

⑬有如创6:6说:“天主后悔造了人,”照样这里也说他恐怕伊民的敌人自豪,因此收回消灭选民的意念,参看9:28,29出32:12户14:13依10:5等处。

⑭28-35是描写外教民族的无知思想和态度,30-31a所记的话,是伊民所说的。31b“我们的敌人确实愚昧,”系依照希腊通行本修改者。原文作:“我们的敌人,他们自己便是见证,”或:“他们自己验过。”

⑮伊民的敌人乖僻邪恶,一如索多玛及哈摩辣二城的居民。如果他们能扪心自问,绝不能自觉无罪。有些批评家以为28-35这一段指的伊撒尔,那么梅瑟将伊撒尔民比作索多玛和哈摩辣人,选民竟成了如索多玛一样的民族,这为他们是多大的耻辱!

⑯圣保禄罗12:19希10:30曾引:“复仇和雪恨都在乎我”一句。圣奥斯定、圣多玛斯亦使用这句话来解释和辩护天主照顾的奥妙。

⑰“不自由者和自由者”一句,指一切的人,天主施行审判时,邪神毫不能保护崇拜他们者,因为邪神是虚伪的,只有雅威是真天主,在他以外没有别的神(39节)。

⑱参阅撒下2:6依43:13列上5:7耶17:14欧6:1;5:14。

⑲厄尔里黑(Ehrlich)雍刻尔(Iunker)等将本节改为:“你们——他的百姓在万民中跳跃!”希腊通行本作:“诸天呵!你要和他一同欢乐!天主的诸天使都要在他台前朝拜。万民呵!和他的百姓一同欢乐!天主的儿子们依赖他,必能自固!因为他的儿子们所流的血已经获得报复!他复仇审判了他的敌人,他惩罚了恼恨自己的人,他清理了自己百姓的地域!”

⑳梅瑟和亚郎如何得罪了天主,参阅户19章之附注。

第三十三章

章旨 1-5梅瑟的祝福:6祝福勒乌本,7犹大,8-11肋未12彼讷雅明,13-17若瑟,18-19则步隆和依撒加尔,20-21戛得,22丹,23纳斐塔里,24-25阿协尔26-29结论。

1这是天主的人梅瑟,在未死以前,为伊撒尔子民所赐的祝福。①2他说:“上主来自西乃山,由色希尔山光照了他的百姓,从帕兰山发出了光辉,从默黎巴到了卡德市,从给他的右边发出烈火!”②3他实疼爱自己的百姓,诸圣都在他手中,都聚在他的脚前,领受你的言语。③4梅瑟为我们立定法律,作为雅各伯会众的产业。④5当百姓的首领与伊撒尔支派聚集的时候,他是耶秀戎中的君王。⑤

6惟愿勒乌本生存,不至死亡,虽然他的人数稀少。⑥”

7这是给犹大的祝福,他说:“上主呵!求你谛听犹大的声音,引领他归于自己的民族,用你的手为他交战,协助他抵抗自己的仇敌!”⑦

8他论及肋未说:“你的“突明”和你的“乌陵,”属于你的虔诚人,就是你在玛撒所试验的,在默黎巴水边,为他战争的人;⑧9他论及自己的父母说:我没有看见他们,至于他的弟兄,他也不认识;至于他的儿子们,他也不承认,因为他们遵从了你的话,谨守了你的约。⑨10他们将你的诫命训示了雅各伯,将你的法律教训了伊撒尔;他们将香焚在你的面前,将全燔祭摆在你的坛上。⑩11上主呵!祝福他们的勇力,悦纳他们双手所为的事。那些起而攻击他的人,惟愿你击伤他们的腰,那恼恨他的人亦然,使他们不能再起。”

12论彼讷雅明说:“上主的亲爱者!上主必与他安然居住,至高者终日荫庇他,因为上主住在他的两肩之间。”⑪

13论若瑟说:“愿他的地蒙受上主的祝福!天上的宝物、甘露、以及地下深渊的丰富,14因太阳产的美果,因月亮而生的宝物,15太古山岳的至宝,永久丘陵的美物,16大地的美物,和它所产的百果,惟愿荆棘丛中的恩爱,落在若瑟的头上,降在由弟兄中被选者的头上。17他的威仪宛如公牛的长子;他的角,等于野牛的角,用以撞到万邦,直到世界的边缘。这是厄弗辣因的军旅,这是默纳协的群众。”⑫

18论则步隆说:“则步隆!你要因着你的旅行欢乐,而你,依撒加尔!却在你的帐幕内。⑬19他们因消灭诸民,获得了荣誉,献上胜利的祭品,因为他们吸取了海中的丰富,并沙中所潜藏的珠宝。”⑭

20论戛得说:“使戛得得以扩张的上主,应受颂扬!他蹲坐有如一个母狮,能撕裂手臂和头顶。⑮21他寻见了初熟的果实,因为在那里有领导者的一分;民族的首长一聚集,他便实行了上主的公义和上主与伊撒尔所立的典章”⑯

22论到丹,他说:“丹是一少壮的狮子,由巴商跳出来。”⑰

23论纳斐塔里说:“纳斐塔里呵!你充满了恩宠,满渥上主的祝福,海洋和它的水族都是他的产业。”⑱

24论阿协尔说:“惟愿阿协尔蒙受祝福超过其他的儿子,愿他获得自己兄弟的优待,将自己的脚浸在油中。25你的门闩是铜的,是铁的,愿你的时日与你的军队一样多。”⑲

26没有一个神似耶秀戎的天主,为辅助你,驱驾天空,走在云上,显示威荣。27永生的天主那里是避难所,他永远的手臂常扶持你,从你面前,赶走了敌人说:尽行毁谤!⑳28伊撒尔安然居住,雅各伯的水泉在出产五谷美酒之地独流,其地的天又常降落露水。

29伊撒尔呵!你真幸福!谁似你是上主救赎的百姓?上主是你的救援,是扶助你的盾牌,是你威荣的刀剑。你的敌人必要奉承你,而你却要踏上他们的丘陵。

                             

①前章记梅瑟的歌,这章为梅瑟的祝福,考订家或怀疑或主张这些祝福是梅瑟以后的作品。丕革(Peake)以为这些祝福词是北国的一位司祭在八世纪中叶所写,步德(Budde)以为这首诗是第七世纪的产品,斯托尔纳革耳(Steuernagel)认为是充军后的著作,客尼格(Koenig)认为是民长时代的作品,此外尚有其他互相敌对的意见。我们要问:这首诗何以不是梅瑟的作品?内证(Argumenta interna)既不足以否认梅瑟与本诗的关系,那末,最妥当的办法还是依据外证(Argumenta externa)来证明梅瑟委实写了这首诗歌。但是内证不能迫逼我们承认本诗是梅瑟以后的作品。唯理派的学者所持的理由,不外是他们以为“预言是不可能”的成见,本诗既带有预言的色彩,故不能是梅瑟作的。他们的这种理由并非出于历史和言语学,而只是属于一种主观立异的宗教观念。

② 作者将天主比作太阳,升起来为光照选民。“光照了他的百姓。”玛索辣经文作:“给他们放射光明,”希拉叙作“给我们……”今从许多考证家予以修改。“从默黎巴到卡德市”系希通行本和现代的一些批评家如雍革尔、步德等予以修改者。玛索辣经文作:“他从千万圣者中而来,”这一句话,或许指示侍立天主面前的诸天使,参阅:达7:16希2:2戛3:19。“从他的右边发出烈火”一句,亦系修改者,原文作“从他的右边发出烈火的法律,”经文有所脱落,大概的意思是说:从天主那里发出威严的光荣。

③本节颇难诠解。古译本多不一致。批评家的修改也不一样。今按希叙而译文稍加修改。雍刻尔Iumker根据步德Budde而译作;“他用自己的怒气,消灭了万民……。”本书所译的意义就是说:天主疼爱伊撒尔,谨守他们,将他们握在自己的手中,使他们坐在自己的脚下,领受自己的教训。参阅智3:1路10:39玛5:10。

④本节为一后加的,针对前节:“领受你的言语!”一句而言。参阅德24:32-42。

⑤关于耶秀戎一句请参阅32:15。本节的意义是说:伊撒尔十二支派和他们的首领都聚集在西乃山麓,那时上主在那里同伊民结了盟约,上主成了选民的君王,有的人以为“君王”二字指梅瑟,这见解在圣教会内仿佛没有根据。

⑥希腊译文:“……惟愿他的人数繁多,”然拉丁通行本作:“……惟愿她的人数稀少”似与原文更相切合。勒乌本的人数稀少或者是因为那时达堂和阿彼兰——勒乌本的后裔——违叛梅瑟,天主就消灭了他们,因此人数减少。参阅户16:6。

⑦“用你的手……”,原文作“他曾用手写自己争战。”拉丁通行本作:“他的手要为自己交战!”今按许多治经学者加以修改。辣熹说:“犹大既是默西亚的先祖,天主无时无刻不垂听他是声音。”

⑧肋未的祝福仿佛比其他支派所得的祝福更显优越;也许因为梅瑟是属于肋未支派的原故。亚郎是肋未支派的虔诚者,是天主所选的大司祭,因此天主试验他,保佑他,(为他战争)参阅出17:1-7户20:13-24;27:13等处。

⑨本节一方面记肋未支派在百姓遵拜金牛时,所现露的热心(出32:25-29),另一方面暗示丕讷哈斯的事迹(户25:8)。

⑩肋未人:司祭和辅祭这负有两大职务:即教训百姓和敬礼天主。“将香焚在你的面前”原文作:“……向你的鼻孔焚香,”此即是以人状神法(Anthropomophismus)。

⑪梅瑟预言彼讷雅明支派将来要建筑圣殿。“……住在他的双肩之间……”解释本节有两种应注意的地方:(一)“彼讷雅明是上主的亲爱者……上主让他坐在自己肩膀上。”(步德意)就是上主将彼讷雅明置于肩上有如慈父一般!(二)“惟愿上主坐在彼讷雅明的肩膀上!”就是:惟愿上主的居所——圣殿——立于彼讷雅明的山坡(或作肩膀)上!

⑫梅瑟给若瑟的祝福很像似雅各伯的祝福(创49:22-26)梅瑟希望若瑟的土地蒙受天主的降福,生产丰富(13-16节);十七节末后两句或许是后人插入的。辣熹以为第十七节是梅瑟预言若苏厄和基德红(二人皆为若瑟的后裔)的丰功伟业。“荆棘丛中的现示者,”即在荆棘中曾发现给梅瑟的天主(出3:2)。

⑬“旅行”指出征或出外做生意。“在你的帐幕内”指依撒加尔支派安宁的农业生活。

⑭本节颇费解释。今按黎斯肋尔(Riessler)雍刻尔(Iunker)予以修改。原文作:“他们要将列邦召到山上,在那里献上公义的祭祀”(参阅编下30:11,18)。

⑮戛得支派在占领客纳罕地上现得特别勇敢,因此梅瑟将他比作狮子。(参阅编上12:8)。

⑯本节经文有所脱落,今按雍刻尔(Iunker)和其他批评家予以修改。大意是说:戛得要求梅瑟将若尔当河东岸分为自己应得的一分,因为这地是极肥沃的,堪称为领导者的一部分,梅瑟同各族长商议后,遂听了戛得的请求。戛得也的确实行了他向梅瑟所许的,“他实行了天主的公义,”是说他勇敢赴阵,协助其他支派占领客纳罕地(户32:2厄下9:22)。

⑰至于丹,梅瑟只指出他的地势和他的勇毅(民18:27,28)。

⑱“海洋和它们的水族,”原文作:“可以得西方和南方为业,”今按许多考订家加稍加修改。意思是说他专务大海和基讷勒特湖的鱼。

⑲阿协尔将有许多子孙,他的财物超过其他兄弟们的财物,致使他“将自己的脚浸在油中,他的门闩都是铜的铁的,”“愿你的时日……”按客尼格译作:“愿你的安息与你的时日一样长!”

⑳“尽行毁灭!”雍刻尔改作:“他毁灭了阿摩黎人,”或者与原意切合。

㉑本节大半是依据希腊通行本所修改。

第三十四章

章旨 1-8梅瑟逝世。9若苏厄继梅瑟统治伊撒尔民。10-12梅瑟人格的伟大。

1梅瑟从摩阿布旷野上了讷波山,上了那与耶黎曷对面的丕色戛山峰。上主将所有的地指给他看:就是基肋哈得到丹,2纳斐塔里全地,厄弗辣因和默纳协地,犹大全境直到西海,3南地和棕树之城耶黎曷山谷的平原直到左哈尔。4上主对她说:“这就是我向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起誓应许的地。我曾说过:我必将这地赐予你的后裔。我已使你亲眼看见,但是你不能进入。”5于是上主的仆人梅瑟死于摩阿布地,正如上主所说的。6上主将他葬在贝特培曷尔对面摩阿布地的一山谷中,只是直到今日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坟墓。7梅瑟死时,已是一百二十岁;他的眼睛尚未花,精力也没有衰弱。8伊撒尔子民在摩阿布平原,为梅瑟举哀三十日。如此满了为梅瑟举哀的日期。

9农的儿子若苏厄,因为梅瑟曾按手在他头上,充满了智慧之神。伊撒尔子民都听从了他,他完全依照上主昔日所吩咐梅瑟的做了。

10以后伊撒尔子民中,再没有兴起一位像梅瑟一样的先知,上主面对面地认识了他。11论到上主派他在埃及地,向法郎和他一切的臣仆,并向他的全地所施行的各种神迹和奇事,12以后他在全伊撒尔民众面前,所表示的有大能的手臂,和所行的一切可畏的事业,也没有一个先知可与他比拟。①

                             

①本章容易明了,所以治经学者多注意作者所提及的,梅瑟为人的伟大,犹太人的书籍极口称赞他们的这位大先知。默纳协本伊撒尔(Manasse Ben Israel)说:梅瑟曾显过七十六次神迹,超过历来所有伊民的圣贤。由圣保禄致希伯来书1,2,3三章和其他新约经典可看出历代的犹太人对梅瑟所怀的钦佩。天主为避免伊民往梅瑟坟上去举行迷信的礼仪,所以隐藏了他的坟墓。圣奥斯定说:“坟墓虽然已经隐藏,但是他的道理却时常彰显,这就是梅瑟用他自己的道理,不断证明救世主已经来临”。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以下旧约:

创世纪 创

出谷纪 出

肋未纪 肋

户籍纪 户

申命纪 申

若苏厄书 苏

民长纪 民

卢德传 卢

撒慕尔纪上 撒上

撒慕尔纪下 撒下

列王纪上 列上

列王纪下 列下

编年纪上 编上

编年纪下 编下

厄斯德拉上 厄上

厄斯德拉下 厄下

多俾亚传 多

友弟德传 友

艾斯德尔传 艾

约伯传 约

圣咏集 咏

箴言 箴

训道篇 训

雅歌 歌

智慧篇 智

德训篇 德

依撒意亚 依

耶肋米亚 耶

耶肋米亚哀歌 哀

巴路克 巴

厄则克耳 则

达尼尔 达

欧瑟亚 欧

岳厄尔 岳

亚毛斯 亚

亚北底亚斯 北

约纳 纳

米该亚 米

纳鸿 鸿

哈巴谷 哈

索福尼亚 索

哈盖 盖

匝加利亚 匝

玛拉基亚 拉

玛加伯上 加上

玛加伯下 加下

以下新约:

玛窦福音 玛

马尔谷福音 谷

路加福音 路

若望福音 若

宗徒大事录 宗

罗马书 罗

格林多前书 格前

格林多后书 格后

迦拉达书 迦

厄弗所书 弗

斐理伯书 斐

哥罗森书 哥

得撒洛尼前书 得前

得撒洛尼后书 得后

弟茂德前书 弟前

弟茂德后书 弟后

弟铎书 铎

费肋孟书 费

希伯来书 希

雅各伯书 雅

伯多禄前书 伯前

伯多禄后书 伯后

若望一书 若一

若望二书 若二

若望三书 若三

犹达书 犹

默示录 默

附二 经内译名表

Abarim 哈巴陵

Abel亚伯尔(哈贝耳)

Abelsatim阿贝尔  哈熹廷

Abiasaph阿彼雅撒夫

Abib(mensis novarum frugum )阿彼步

Abida阿彼达黑

Abihaiel阿彼哈依耳

Abimael阿彼玛耳

Abimelech阿彼默肋客(阿希默肋客)

Abiron阿彼兰

Abiu阿彼胡

Abraham(Abram)亚巴郎(阿贝辣罕)

Abundantia(Gen.26,33,)熹贝哈

Acan哈杆

Acco(Ptolemais)哈苛

Acervus Testimonii(Gen.31,47)戛肋黑得

Achad阿加得

Achiman阿希曼

Achior阿希敖尔

Achisamech阿希撒玛客

Achobor哈革波尔

Achzib阿革齐布

Ada(Gen.36,2.)哈达

Adad哈达得

Adam亚当

Adama阿德玛

Adar(Villa)哈市耳阿达尔

Adar(Gen.36,39)哈达尔

Adbeel阿德贝尔

Aduram哈多兰

Aelam赫兰

Agag阿戛格

Agar哈戛尔

Agareni哈革陵(哈革黎)

Aggi哈基

Ahiezer阿希黑则尔

Ahira阿希辣黑

Ahiram阿希辣黑

Ahod阿希胡得

Ahod敖哈得

Aja阿雅

Alus阿路市

Alva(Gen.36.40.)哈肋瓦

Alvan哈肋汪

Amalec哈玛肋克

Amath(aeus)哈玛特

Ammiel哈米耳

Amminadab哈米纳达布

Ammisaddai哈米霞待

Ammiud哈米胡得

Ammon哈孟

Amorrhaeus阿摩黎

Amram哈摩兰

Amraphel阿默辣斐耳

Ana(Gen.36,2.)哈纳

Anamim哈纳明

Aner哈讷尔

Ar哈尔

Arac(aeus)哈勒克

Arach厄勒客

Arad(ius)阿勒瓦得

Arad(Num.21.1.)哈辣得

Aram 阿兰

Aran (Gen.11,26/31.)哈郎

 (Gen.26.38.)阿郎

Ararat(Gen.8.4‘Armenia’.)阿辣辣特

Arbee阿勒巴黑

Ared阿勒得

Areli阿勒厄里

Argob阿勒哥布

Ariel阿勒厄黑

Arioch阿勒敖客

Arnon阿勒农

Arod阿洛得

Arodi阿洛狄

Aroer哈洛黑尔

Arphaxad阿勒帕革霞得

Asa阿撒

Asarmoth哈市玛委特

Asaaonthamar哈匝宗塔玛尔

Asbel阿协贝耳

Aacenez阿协革纳次

Ascensus scorpionis哈刻辣滨(坡)

Aaemona哈责孟

AsenethA阿色纳特

Aser(Ex.6.24.)阿息尔

Aser阿协尔

Asiongaber黑则雍戛贝尔

Asriel阿色黎耳

Assur(Assyria)亚述

Assurim(Gen.25,3.)阿秀陵

Astarothcaruaim哈协忒洛特 卡勒纳殷

AstarteI(Ishtar)哈协托勒特

Atad阿塔得

Ataroth哈塔洛特

Avith哈威特

Azau哈左

Baalmeon巴哈耳默红

Babel(Gen.10,10‘Babylon’)巴贝耳(巴比伦)

Badad贝达得

Bala贝拉黑

Bala(Gen.29,29)彼肋合

Balaam彼肋罕

Balaan(Gen.36,27.)彼肋汉

Balac巴拉克

Balam(Bala)彼肋哈

Balanan巴哈耳哈南

Bamoth巴摩特

Bamoth Baal巴摩特巴哈耳

Bara贝辣黑

Barad巴勒得

Basan巴商

Basemath巴色玛特

Bathuel贝突耳

Becher贝革尔

Bechor(Gen.46,21.)贝革尔

Beelphegor巴哈耳贝曷尔

Beelsephon巴哈耳责丰

Beer贝厄尔

Beeri贝厄黎

Bela贝拉合

Belial(Dt.13,14.)贝里雅哈耳

Ben Ammi (Gen.19,38.‘filius populi mei’)本哈米

Benejaacan贝讷雅哈杆

Beniamin彼讷雅明

Benoni本敖尼

Beon贝红

Beor贝曷尔

Beria贝黎哈

Beroth filorum Jacan贝厄洛特 贝讷雅哈杆

Bersa彼勒霞黑

Bersabee贝尔协巴黑

Beseleel贝市肋耳

Betharan贝特哈郎

Bethel贝特耳

Bethlehem白冷(贝特肋恒)

Bethnemra贝特尼默辣

Beth Rehob贝特勒曷布

Bethsimoth贝特勒耶熹摩特

Bivium(Gen.28,14.)赫纳殷

Bocci布克

Bosor贝责尔

Bosra波责辣

Brie贝黎哈

Buz步次

Caath刻哈特

Cademoth刻德摩特

Cades卡德市

Cadesbarne卡德市巴勒讷阿黑

Cain加音

Cainan刻南

Caleb加肋布

Calumnia(Gen.25,20.)赫色克

Camos革摩市

Camuel刻慕耳

Canaan客纳罕

Caphtorim加非托陵

Cappadoces(Dt.2,29.==Gen.10.14.)加非托陵

Cappadocia(Dt.2,23.==Caphtor)加斐托尔

Cariathaim克勒雅塔因

Cased革色得

Cedar刻达尔

Cedma刻达玛

Cedmonaeus(Gen.15,19)卡德摩尼

Ceelatha刻黑拉塔

Cenereth(mare)基讷勒特(海)

Cenez刻讷次

Cenezaeus(Gen.15,19.)刻尼齐

Cetthim基廷

Cetura刻突辣

Chabor哈波尔

Chalanne加色丁

Chale加拉黑

Chan

Chanath刻纳特

Charan革郎

Charmi加勒米

Chaselon基色隆

Chasluim加色路歆

Clerubim革鲁布·革鲁滨

Chezib(Gen38,5.deest in Vg.)革齐布

Chodorlahomor革达尔拉曷默尔

Chus雇市

Cinaeus刻尼

Cinnereth(Lacus Genesareth)基讷勒特

Cittim(Nm.24,24.‘Moreh’)摩勒

Core科辣黑

Corrhaeus(Horrhaeus)曷黎

Cozbi苛则彼

Cush雇市

Dabri狄贝黎

Dadan德丹

Damascus达默协克

Dan

Daphca多非卡

Daphinim(fons’)哈殷

Dathan达堂

Debora德波辣

Decla狄刻拉

Dedan德丹

Denaba狄讷哈巴

Desertum(Nm.21,20.)耶熹孟

Dibongad狄朋戛得

Dilectus(‘Jeshrun’Dt.32.15.)耶秀戎

Dina狄商

Dison狄雄

Dizahab(Dt.1,1.‘ubi auri est plurimum’)狄匝哈布

Dodanim多达宁

Dor多尔

Dothain(Dothan)多塔殷(多堂)

Duel德胡耳

Duma杜玛

Ebal赫巴耳

Ebal(Gen.17,28.)曷巴耳

Eber赫贝尔

Echi厄希

Eden伊甸(赫甸)

Edom厄东

Edrai厄德勒希

Ela厄拉

Elam赫蓝

Elath厄拉特

Elcana厄肋卡纳

Eldaa厄肋达哈

Eldad厄肋达得

Eleale厄肋哈肋

Eleazar厄肋哈匝尔

Eliab厄里雅布

Eliasaph厄里雅撒夫

Elidad厄里达得

Elidad厄里黑则尔

Elim厄林

Eliphaz(Gen.36,4.)厄里法次

Elisa厄里霞

Elisabeth厄里协巴黑

Elisama厄里霞玛黑

Elisaphan厄肋市番

Elisur厄里族尔

Elohim(Gen.32,29,)厄罗音

Elmodad阿肋摩达得

Elon厄隆

Emath哈玛特

Emath(transitus)哈玛特(渡口)

Emim厄明

Enac哈纳克

Enan赫南

Enan(villa)哈市尔赫南

Enos厄诺市

Epha(Gen.25,4.)赫法

Ephod(Nm.34,23)厄缶得

Ephraim厄弗辣因

Ephrata厄斐辣塔

Ephron赫斐龙

Esau黑撒乌

Escol(torrens botri)厄协苛耳

Eseban厄协班

Eselon厄责朋

Eser厄责尔

Etham厄堂

Etroth-Sophan哈忒洛特芍番

Euphrates幼发拉的(河)

Evi厄威

Fanum Phogor贝特培曷尔

Gad戛得

Gaddi戛狄

Gadgad基德戛得

Gadgad(Dt.10,7.)古德戛得

Gadgad(Dt.10,7.)古德哥达

Gaergesaeus基勒戛熹

Gaham戛罕

Galaad基肋哈得

Galgala基肋戛耳

Gamaliel戛默里耳

Garizim革黎斤

Gatham戛黑堂

Gaza哈匝

Geddiel戛狄耳

Gedeon基德红

Gedeoni基德曷尼

Gehon基红

Gelboe基肋波阿黑

Gemalli革玛里

Gera革辣

Geraris(Gerara)革辣尔

Gersam革勒熊

Gerson革勒熊

Gessen哥苼

Gessuri革秀黎

Gether革忒尔

Gigantes(Rephaim)勒法因

Gilead(Gen.31,47.)戛肋黑得

Golan哥蓝

Gomer哥默尔

Gomorrha哈摩辣

Guel革乌耳

Guni古尼

Hadar哈达尔

Haggi哈基

Hai哈依赫

Hamdam赫默丹

Hamul哈慕耳

Haran哈兰

Haserin哈责陵

Haseroth哈责洛特

Havoth Jair哈沃特雅依尔

Hebal赫巴耳

Heber(Nm.26,45)赫贝耳

Heber(Gen.46,17.)黑贝尔

Heber(Gen,10,24.)赫贝尔

Hebron赫贝龙

Hebrona哈贝洛纳

Hebroni赫贝洛尼

Heder(‘turris gregis’)赫德尔

Hegla曷革拉

Helcias希肋克雅乌

Helec赫肋克

Heli赫里

Heliopplis

Helmondeblathaim哈肋孟狄贝拉塔因

Helon赫隆

Heman赫曼

Hemor哈摩尔

Henoch厄诺客

Henoch(Gen.46,9.)哈诺客

Hepher赫斐尔

Her赫尔

Her(Gen.46,16)赫黎

Heran黑兰

Hered阿勒得

Heri赫黎

Hermon黑尔孟

Hesebon赫协朋

Hesmona哈协摩纳

Hesron(Gen.47,9)赫责龙

Heth(aeus)赫特

Hevaei(Dt,2,23.)哈威因

Hevaei希威

HEVA(Eva)厄娃(哈瓦)

Hevila哈威拉

Heviath哈威拉

Hiram(Hiras Gen.38,1,12.)希辣

Hiram(Gen.36,43.)希兰

Hoba曷巴

Hobab曷巴布

Holda胡肋达

Hon

Hor曷尔(山)

Horeb曷勒布

Horma曷勒玛

Hul胡耳

Hupham胡番

Hur胡尔

Huri(Horrhaei,Chorrhaei)曷黎

Hus胡兹

Husam胡商

Husim胡心

Iachin雅津

Iacob雅各伯

Iahelel雅黑肋耳

Iair雅依尔

Iamin雅明

Iamne依默纳

Iamuel耶慕耳

Iasa雅黑市

Iasiel雅黑责尔

Iazer雅黑则尔

Iedlaph依德拉夫

Iegbaa雅革贝阿

Iehus耶胡市

Ierona依默纳

Iephone耶孚讷

Ieroboam雅洛贝罕

Iesrun耶秀戎

Iessui依协伟

Iesua依协瓦

Ietebatha约忒巴塔

Ietheth耶忒特

Iethram依忒兰

Iezer依黑则尔

Igal依革阿耳

Ihelon雅黑蓝

Ijebarim希叶哈巴陵

Inimicitiae(Gen.26,21.)息忒纳

Iob(Gen.47,13.)约布

Iochabed约革贝得

Iogli约革里

Ionathan约纳堂

Ioppe雅缶

Iosias约熹雅乌

Iosue若苏厄

Irad希辣得

Isaac依撒格

Isboseth依市波协特

Issachar依撒加尔

Ithamar依塔玛尔

Jabel雅巴耳

Jaboc雅波克

Jacan(Dt.10,6.)雅哈甘

Jalel雅黑肋耳

Jamin(Gen.46,10.)雅明

Japheth雅斐特

Jare雅辣黑

Jared雅勒得

Jasub雅秀布

Javan雅汪

Jazer雅赫则尔

Jeabarim(Nm.21,11.)希叶哈巴陵

Jebusaeus耶步息(耶步斯)

Jecsan雅刻商

Jectan雅刻堂

Jericho耶黎曷

Jesaar依者哈尔

Jesboc依协波克

Jescha依色加

Jesiel雅黑责耳

Jesrun耶秀戎

Jethebatha雅忒巴塔

Jethro耶忒巴塔

Jethro耶忒洛(依忒洛)

Jethur耶突尔

Jobab约巴布

Jochabed约革贝得

若尔当(河)

Joseph若瑟(约色夫)

Jsaar依责哈尔

Jamael依协玛黑耳

Jubal犹巴耳

Juda犹大(叶胡达)

Judith(Gen.26,34)耶胡狄特

Kiriath Arbee克勒雅特 阿勒巴黑

Kiriath Husoth(Nm.22,39.)克勒雅特 胡祚特

Laabim(Libyes)肋哈滨

Laban拉斑

Laban(Dt.1,1)拉班

Lachai Roi拉海洛依(井)

Lael拉耳

Lais拉依布

Lamech拉默客

Laomim肋乌明

Latitudo(Gen.26,22)勒曷波特

Latusim肋突兴

Lebna里贝纳

Lebni里贝尼

Lesa肋霞黑

Levi肋未

Lia肋阿

Lobni里贝尼

Loomim(==Laomim)肋乌明

Loth罗特

Lotan罗堂

Lud路得

Ludim路丁

Luza路次

Maacha玛哈加

Maala玛赫拉

Mabsam米贝散

Mabsar米贝市尔

Maceloth玛刻黑洛特

Machati玛哈加提

Machi玛基

Machir玛基尔

Macpela(splunca duplex)玛革培拉

Madai玛特

Madan默丹

Madian米德扬

Maheleth玛哈拉特

Magdalum米革多耳

Magdiel玛革狄耳

Magog玛哥格

Matleel玛哈拉肋耳

Mambre(Convallis)玛默勒

Manahat玛纳哈特

Manaim(Mahanaim)玛哈纳殷

Manasse默纳协

Manue玛诺阿黑

Mara玛辣

Maria玛利亚(米勒杨)

Masma米协玛黑

Masreca玛色勒卡

Massa玛撒

Mathusael默突霞耳

Mathusalam默突霞拉黑

Matred玛忒勒得

Matthana玛塔纳

Maviael默胡雅耳

Medaba默达得

Meetebel默赫塔贝耳

Meleha米肋加

Melchiel玛肋基耳

Melchisedec默基瑟德(玛肋基责德客)

Memphis摩夫

Merari默辣黎

Meriba默黎巴

Merom(lacus)默龙(湖)

Mes玛市

Mesopotamia Syriae帕丹阿兰(美索不达米亚)

Mesraim米责辣殷

Messa默霞

Methcha米忒卡

Meza米匝

Mezaab默匝哈布

Michael米加耳

Misael米霞耳

Misphat米协帕特

Misphat(Gen.31,49.)米责帕

Moab摩阿布

Campestria Moab哈勒波特摩阿布(摩阿布的野田)

Oppidum Moabitarum希尔摩阿布

Moholi玛黑里

Moloch摩肋客

Moph(Memphis)摩夫

Mophim慕平

Quercus More摩勒橡树

Moriah(Gen.22,2.)摩黎雅

Mosera摩色辣

Moseroth摩色洛特

Mosoch默协克

Musi慕熹

Naaman(Gen.47,21.)纳哈曼

Nabajoth讷巴约特

Nabo讷波

Nabuchodonsor拿布高王(讷步加德讷市尔)

Nachor纳曷尔

Nadab纳达布

Nahabi纳黑彼

Nahaliel纳哈里耳

Nahasson纳赫雄

Nahat纳哈特

Namuel讷慕耳

Naphis纳非市

Nathanael讷塔讷耳

Nebo讷波

Nehelescol(torrens botri)纳哈耳 厄协苛耳

Nemra尼默辣

Nemrod尼默洛得

Nepheg讷斐格

Nephtali纳斐塔里

Nephtuim纳斐突歆

Nilus尼罗(河)

Ninive尼尼微(尼讷委)

Noa诺哈

Nobe诺得

Noe诺厄

Noema纳哈玛

Noeman纳哈曼

Nophe诺法黑

Oboth敖波特

ochozath阿胡匝特

Ochran曷革郎

Odullam哈杜蓝

Og曷格

Omar敖玛尔

Onam(Gen.36,23.)敖南

Onam(Gen.38,8.)敖难

Ooliab敖曷里雅布

Oolibama(Gen.36,2.)敖曷里巴玛

Opher赫非尔

Ophim胡平

Ophir敖非尔

Orontes敖隆忒斯(河)

Osee曷协阿黑

Ezan哈仓

Oziel胡齐耳

Ozni敖则尼

Pethor培托尔

Padan Aram(Mesopotamia)阿兰地(帕丹阿兰)

Phadassur培达族尔

Phaleg培肋格

Phallu(Gen.46,9)法路

Phalti帕肋提

Phaltiel帕肋提耳

Pharan帕兰

Phares帕勒兹

Pharnach帕勒纳客

Phasga丕色戛

Phau帕胡

Phanuel培尼耳

Phadael培达赫耳

Phegiel帕革希耳

Pheldas丕肋达市

Pheleth培肋特

Pherezaei培黎齐

Phetrusim非苛耳

Phihahiroth(os cavernarum)丕哈希洛特

Philistiim培肋协特

Phinees丕讷哈斯

Phinon丕农

Phison丕雄

Phithon丕通

Phogor培曷尔

Phua普哈

Phua(Gen.46,13.)孚瓦

Phunon富农

Phuth孚特

Phutiel普提耳

Pontus(Ellasar)厄拉撒尔

Puha普哈

Puteus(Nm.21,16.)贝厄尔

Putiphar缶提法尔

Putiphare(Gen.41,45.)颇提斐辣黑

Quercus More摩勒橡树

Rachel辣黑耳

Raguel勒胡耳

Rahuel(Gen.36,4.)勒胡耳

Rama辣玛

Ramesse辣黑默色斯

Ramesses辣黑默色斯

Ramesses(urbs)辣哈默色斯(城)

Ramoth Galaad辣摩特

Raphaim(Gen.14,5.)勒法因

Raphidim勒非丁

Raphu辣富

Rebe勒巴黑

Rebecca黎贝加

Rebla黎贝拉

Recem勒耿

Rehoboth(Gen.10,11,Plateae civitatis)勒曷波特

Regma辣黑玛

Remmonphares黎孟帕勒兹

Resen勒森

Ressa黎撒

Rethma黎忒玛

Reu勒胡

Riphat黎法特

Rohob勒曷布

Roma(Gen.22,24.)勒乌玛

Ros洛市

Ruben勒乌本

Saba(Gen.10,7.)色巴

Ssaba(Gen.10,28)协巴

Sabama息贝玛

Saban色班

Sabatacha撒贝忒加

Sabatha撒贝塔

Salamie;协路米耳

Sale协拉黑

Salem撒冷

Salem(Gen.46,24)熹冷

Saleph霞肋夫

Sslmona匝肋摩纳

Salomi协罗米

Salphaad责拉斐哈得

Salus撒路

Salumich协罗米特

Salvator mundi(Gen.41,45.)匝斐纳特    帕赫讷阿黑

Samar(aeus)责玛黎

Samma霞玛

Sammua霞慕阿黑

Samson熹默雄

Samul(Nm.34,20.)协慕耳(撒慕尔)

Saphat霞法特

Sara(Nm.26,46)撒辣黑

Sara(Gen.46,17.)色辣黑

Sara(Sarai)撒辣(撒辣依)

Sared色勒得

Sarion息勒雍

Sarug色鲁格

Saul撒乌耳

Saul(Gen.46,10.)霞乌耳

Cariathaim霞委克勒雅塔殷

Sebeon(Gen.36,2.)漆贝红

Seboim责波殷

Sechem协根

Sedada责达达

Sedeur协德乌尔

Segor左哈尔

Sehon息红

Seir色希尔

Sela协拉

Selcha撒肋加

Sella漆拉

Sellem熹冷

Sem

Semeber协默厄贝尔

Semei熹默希

Semila协米达黑

Semla撒默拉

Semran熹默龙

Semron熹默龙

Sennaab熹讷阿布

Sennaar熹讷哈尔

Seor祚哈尔

Sephama协番

Sephar色法尔

Sepher霞斐尔

Sephion漆斐雍

Sepho则缶

Sepho(Gen.36,23.)协缶

Sephon责丰

Sephor漆颇尔

Sephora熹斐辣

Sephthan熹斐堂

Sepulchra concupiscentiae克贝洛特 哈塔瓦

Seth协特

Sethri息忒黎

Settim熹廷

Sichem协根

Siddim息丁(平原)

Sidon漆冬

Simeon西默盎(熹默红)

Sin(Ex.16,1.)

Sin(Nm.20,1.)

Sinai西乃

Sisai协霞依

Soar左哈尔

Sobal芍巴耳

Socoth(Succoth)苏苛特

Sodi索狄

Sodoma索多玛(色多玛)

Sohar左哈尔

Solitudo campestris(Dt.1,1.)哈辣巴

Sophan芍番

Sthur色突尔

Suar族哈尔

Sue秀阿黑

Suham秀罕

Suni秀尼

Supham协孚番

Sur族尔

Sur(Gen,16,7.)秀尔

Suriel族黎霞待

Susa稣撒(秀商)

Susi苏息

Suthala秀忒拉黑

Tabee忒巴黑

Tabehera(‘Incensio’)塔贝赫辣

Tahas塔哈市

Tanis左罕

Taphnae塔黑培讷斯

Thabor大博尔

Thadal提德哈耳

Thahat塔哈特

Thamar塔玛尔

Thamnas提默讷塔(城)

Thamna忒辣黑

Tharisi塔勒熹市

Thebath提贝哈特

Thehen塔罕

Thema忒玛

Theman忒曼

Thersa提勒匝

Thiras提辣斯

Thogorma托戛勒玛

Thola托拉黑

Thophel托斐耳

Thubal突巴耳

Tigris底格里斯(希德肋克)

Tholmai(Nm.13,22.)塔肋买

Tublcain突巴耳卡殷

Tumulus testis(Gen.31,47.)耶戛尔撒哈杜塔

Turris gregis赫德尔(塔)

Ur Chaldaeorum乌尔加色丁

Uri乌黎

Us胡兹

Uzal乌匝耳

‘Vaheb besupha’(sicut fecit in mari rubro;Nm.21,14.)瓦叶布 贝稣法

Vallis Shiddim息丁山谷

Vapsi瓦斐息

Via exploratorum(Nm.21,1.)阿塔陵

Terra visionis摩黎雅(地)

Zabulon则步隆

Zamran齐默兰

Zamri齐默黎

Zara匝辣黑

Zara(Gen.38,30.)匝辣黑

Zare则辣黑

Zared匝勒得

Zavan(Gen.36,27.)匝哈汪

Zechri齐革黎

Zechur匝雇尔

Zelpha齐肋帕

Zephrona(Nm.34,9.)齐斐龙

Zomzommim匝默组明

Zuzim组斤


上一篇: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下一篇: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