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出版及史书序
·凡例
·旧经史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浏览次数:281 更新时间:2022-3-2
 
 

卢德传

卢德传引言

卢德传是记述卢德生平事迹的一篇小传;然而所记的并不是她一生生平的事迹,却只是她生平事迹中最精彩最重要的一段,这一段却足以代表她的一生和她一生的价值。

(一)内容与分析

卢德传可视为一篇牧歌,亦可视为一篇戏剧:是牧歌,因为所描写的是农村田园的生活;是戏剧,因为状情述景异常生动活泼,甚多曲折变化。全书叙事不到四分    之一,其余概为对答。

通常分为四章,可视为四幕剧,今大约分析如下:

第一章

同婆母归故乡  摩阿布女郎卢德嫁给了一个由白冷逃荒而来,住在本乡的希伯来人为妻。婚后不久,夫即死去,没有儿子。当她婆母在夫死子亡后,要独自返家时,她不愿离弃婆母,坚持着要与她同返白冷;两人遂在初收时节到了白冷。

第二章

往田野间去拾麦穗  卢德为赡养她的婆母,就出外工作,在收割的人的后面拾取麦穗;因她温柔勤劳,取得了一富贵亲族波哈次的欢心。

第三章

夜访农场  婆婆有心要波哈次娶她,就劝她去夜访波哈次,乘机向他提婚,劝他履行亲族的义务。

第四章

卢德与波哈次终成夫妇  波哈次立即答应了她的请求,并向她说明,尚有一较近的亲族在,如他不愿意,自己就娶她。那较近的亲族不愿娶卢德,波哈次就娶她为妻。两人同居后,生了曷贝得,即达味的祖父。

(二)目的与在正经中的位置

学者对于卢德传成书的目的,意见颇不一致:有人以为是说明达味前代的家世;有人以为是督促人善尽兄弟间立嗣的义务;也有人以为是告戒世人,维持家庭应有的美德。这三种目的可互相并存,但依我们看来,作者还有一个更高的目的,那便是愿以卢德传来证明救恩是普遍的。任何人只要诚心归向仁慈的天主,便可满渥天主的祝福,获得信仰与救援,在耶稣基督的祖先中,有辣哈布妓女和外方人卢德。

卢德传因先为民长纪的一篇附录,故此同民长纪一样,录为正经。

在今日玛索辣原文正经书目中,卢德传在第三部“杂集”(Ketubim即Hagiographa)内;在五卷经(Megilloth即Volumen)中,居第二位,介于雅歌与哀歌之间。原先卢德传常附在民长纪后,有敖黎革讷和圣热罗尼莫,以及其他古代学者的遗著为证。直至中世纪,犹太经师为了礼仪的缘故,才将卢德传民长纪分离,别为一卷,列入“杂集部”,划归五卷经,以便在五旬节内,收割完毕,当众朗读,作为谢恩的经文。参见雅歌引言一及肋23:15-22。卢德传按内容应列于民长纪与撒慕尔纪间,因其上继民长纪(卢1:1)下起达味王朝(撒上16撒下2-8)。在希腊、拉丁以及其他古译本中,卢德传常是在民长纪后。

(三)作者与年代

卢德传的作者究竟是谁,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有人以为卢德传原先既属民长纪,为民长纪的一篇附录,就应是撒慕尔所作的,塔尔慕得有这样的传说。许多学者随圣仪西多禄(S.Isidorus Hispalesig)的主张,也以为如此。但撒慕尔究竟是不是民长纪的作者至今尚是一问题。

没有决定作者以前,也不能决定年代。但决定它的年代,却比较容易,因为究有书在,可供考证。由书的内容,我们可以推想成书的年代,不能在民长期(卢1:1;4:7),却也没有理由,如近代许多学者,将它移至充军期(公元前六世纪),或甚而充军期以后。本书出世的时期,依内容应在达味登位以后(卢4:17)撒落满以前。否则就不明白作者何以在帕勒兹世代的家谱内,只数到达味,而不附上撒落满或其他达味家族内的后代君王。

就所用的字句和文句的固有特殊结构而言,也足证它是君主政体初期的著作。如谓其中含有阿辣美语的成分,这不是足为晚期的证据,因为在梅瑟五书内,每部书都有几句阿辣美语。尤可注意的,是本书所用的字句,有许多与民长纪和撒慕尔纪所用的相类似,如1:1之于撒上1:1;1:15之于撒上26:19民11:24;1:16,17之于撒上3:17撒下3:9,35;2:1之于撒上9:1;2:3,4之于撒上6:9民6:12;3:16之于民18:8;4:4之于撒上9:15;20:2;22:8;4:15之于撒上1:8等等。这虽不足证明其年代与民长纪撒慕尔纪同时,但至少使后世的学者不便轻易将它的年代估得过晚。

(四)结论

卢德传虽仅仅只有四章,却给与我们许多处世齐家的教训。作者以简短的文笔,给我们介绍了一个模范的家庭,使世人有所取法。

人人不能否认,社会的基础,人生在世的乐园,是一个良好的家庭。家庭的良好,不在于有钱财,有享受;而在于彼此能互相了解、礼让、牺牲。要想家庭内的人彼此能互相了解、礼让、牺牲,必须家庭内每个人有真正的宗教信仰。因为这些家庭的美德,只能出于宗教信仰,也只能在宗教的信仰内滋长、发育、扩大。无信仰的,应如卢德去努力追求信仰;有信仰的,应如纳曷米和波哈次将自己的信仰,在自己日常的生活上表现出来,使自己的信仰成为自己生活的原动力。这样,家庭自然和谐,生活自然安定满足。

最后我们略提几句,卢德传在文学的价值。若说文学是真情的流露,在于能引起读者的共鸣。那样这篇卢德传可说是极尽文学的能事,登峰造极的作品。写情,字字真切;写景,生动逼人,使人读来,如静坐观剧。举世闻名的德国诗人歌德,在他的东西诗集(West-Oestlicher Diwan)内评论卢德传说:“在传留给我们的史诗和牧歌中,卢德传可视为一篇极可爱的短篇著作。”

 

卢德传

第一章

章旨 1-6纳曷米一家逃难到摩阿布;7-13纳曷米回家并劝两个儿媳各回娘家。14-22曷尔帕别离婆母,卢德传却随婆母到了白冷。

1当民长执政时,国内发生了饥荒。有一个人,带了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从犹大白冷到摩阿布乡间去旅居。2这人名叫厄里默肋客,他的妻子名叫纳曷米,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名叫马赫隆,一个名叫基肋雍,都是犹大白冷厄弗辣塔人。他们到了摩阿布乡间,就寄居在那里。①3后来纳曷米的丈夫厄里默肋客死了,留下她和她的两个儿子。4他们都娶了摩阿布的女子为妻,一个名叫曷而帕,一个名叫卢德。他们在那里大约住了十年。5她的两个儿子玛赫隆和基肋雍后来也相继去世,那妇人就为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丈夫所弃舍了。6她与她的两个儿媳从摩阿布乡间起程归家,因为她在摩阿布乡间听说天主垂顾了他的百姓,赐给了他们食粮。②

7于是她和她的两个儿媳,离开寄居的地方,取道回犹大故乡去。8纳曷米对她的两个儿媳说:“你们去吧!各自回自己的娘家去吧!愿上主待你们仁慈,如同你们待了死者和我一样。9愿上主使你们在你们新夫的家里,各得安居。”于是她就吻了她们;她们便放声大哭,10向她说:“我们情愿同你回到你的民族中去。”11纳曷米答说:12“我的女儿们啊,你们回去吧!你们走吧!我老了,再不能嫁人;如说我尚有希望,今夜竟嫁人,也怀妊生子,13你们又岂能等待他们长大,持身守节不嫁人吗?我的女儿们啊!不要这样!有了你们我反更苦了,因为上主伸手与我作对。”③

14她们于是又放声大哭。曷尔帕吻了自己的婆婆,便回去了;卢德却仍依恋着她,不忍离去。15纳曷米向她说:“看!你的妯娌已回到她民族和她神祇那里去了,你也跟你妯娌回去吧!”16卢德答说:“你别逼我离开你,不跟你回去。你到那里去,我也到那里去;你住在那里,我也住在那里;你的民族,就是我的民族;你的天主,就是我的天主;17你死在那里,我也死在那里,埋在那里;若不是死使我与你分离,愿上主如此对付我,更可加重。”18纳曷米见她执意要与自己同去,就再不劝阻她了。④19她们二人同行来到了白冷。她们一到了白冷,全城的人都为她们所惊动。妇女们惊问说:“这是纳曷米么?”20她向她们说:“你们不要叫我纳曷米,你们应叫我玛辣,因为全能者待我好苦!21我去时圆满,如今上主使我空空回来。上主既责罚我,全能者既然使我遭难,你们为什么还要叫我纳曷米呢?”22纳曷米同她的儿媳摩阿布女子卢德回来了,她由摩阿布乡间回来了。正在开始收大麦的时候,她们到了白冷。⑤

                             

①1-2在谁为民长时有了这次饥荒,史无明文,故不敢确定。依理推论,波哈次既是撒耳孟的儿子,撒耳孟又是辣哈布的丈夫(吗1:5苏2:3;6:22),波哈次至达味又只隔了三代,故此时期不得过早,亦不得过晚,大抵是在民长时期之中叶。犹大白冷乃吾主降生之地,冠以犹大,以别于则步隆地内之白冷(创35:19苏19:15民12:8)。摩阿布在若尔当河东(创19:37户31:13,20申2:9)。看来是特别肥沃的一个地方。参见依16耶38。厄弗辣塔乃白冷之旧名,因与厄弗辣因一名易相混乱,故后改称白冷。

②3-6依法律希伯来人不能与异族人结婚(出34:11,16申7:3)。“卢德”一名,有“伴侣”的意义,她是玛赫隆的妻子(4:10)。纳曷米夫死子亡,只身无靠,久居在外,不能不思恋故乡;故在她得知上主垂顾自己的民族以后,就立即上道,速归故乡。

③7-13这一段写得何其生动感人,真切可爱。“自己的娘家”,不说父家,是因为东方妇女与男人分开居住,女儿常与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参见撒下13注二。“纳曷米答说……莫非我……”纳曷米的心意,总在打算不要亏负她的两位年青媳妇的韶华,以为她们不愿离开自己,是希望日后能得到她们自己亡夫的一个兄弟为丈夫。卢德全篇的中心思想,在此已点破(创33:8申25:5,10)。“我的女儿们啊……有了你们……”意谓:女儿们!不要与我在一起,上主既与我们作对,你们决没好日期可过。我实在迫于不得已与你们分离,我的苦楚远在你们的苦楚以上,你们的前途尚有希望,我却已是个绝望的人。你们如跟我去,反更苦了我这绝望的人。

④14-18七十贤士本,在“曷尔帕吻了自己的婆婆”一句后,增:“便回自己的家乡去了。”“……她的神祇……”指摩阿布民族所敬的神——革摩市。纳曷米此处是依照当时一般民族的思想说话,以为宗教随人地而异(撒上16:19)。卢德的答词,何其慷慨激昂。她因与伊撒尔人同居,认识了伊撒尔的天主,就不顾一切,投奔到他的翼下(2:12)。怕她的婆母不信,就呼上主作证。“愿上主如此对付我,更可加重”,意谓:如我心不诚,不践所许,愿万能永在上主,如此罚我,“更可加重”。这与“上主永在”一句,同时伊民发誓时,所用的庄严誓词。

⑤19-22妇女们惊问说:“这是纳曷米么?”纳曷米久居在外,经历多少忧患,昔日认识她的妇女们,一见她的容貌大为改变,就不胜惊讶,问她是不是纳曷米。“纳曷米”意谓甘甜可爱;“玛辣”意为酸苦无福。“……待我好苦,”我去时,夫在子存,如今单身归来,前途渺茫,身畔虽有一年青儿媳,是我的安慰,却也是我的苦楚。“正在开始收大麦的时候,”即四月之间,逾越节前后。参见撒下21:9出9:31,32肋23:10-14。天主上智使她们这时到了白冷,藉着田园的生活,完成了卢德的婚事。22节引起下章内所述的事——收麦。

第二章

章旨 1-7卢德往波哈次的田里去拾取麦穗;8-14波哈次百般善待她。15-23收割完毕,再回来与婆母住在一起。

1纳曷米的丈夫厄里默肋客家族中,有一个名叫波哈次的,是一个有钱有势的人。2摩阿布女子卢德对纳曷米说:“我愿到田地去拾麦穗,我在谁眼中得宠,就在他后面拾取麦穗。”纳曷米答应她说:“我女,你去吧!”3她就去了,来到田间,在收割的人后面拾取麦穗。不意,她去拾取麦穗的田,正是厄里摩肋客族中人波哈次的田。4当时波哈次正从白冷来,向收割的人说:“上主与你们同在!”他们答应他说:“愿上主祝福你!”5波哈次问监督收割的仆人说:“那是谁家的女子?”6监督收割的仆人答说:“是那有摩阿布乡间与纳曷米归来的摩阿布女子。7她事先请求说过:让我在收割的人后面拾取麦穗。她来到这里,从早晨直到现在,常在这里没有回家片刻。”①

8波哈次向卢德说:“我女!你听我的话,你不要到别人的田里去拾取,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同我们的使女在一起。9你看仆人们在那里收割,你就跟他们去,我已吩咐了收割的人,不要难为你,你渴了,可到水罐那里去喝仆人打来的水。”10卢德就俯首至第,叩拜他说:“我何故竟蒙你如此垂青,眷顾我这外方的女子?”11波哈次答应她说:“自你丈夫死后,你对你婆母所做的,并你如何离开了你的父母和家乡,来到这素不相识的民族中,人家都一一告诉了我。12愿上主报答你的功绩,愿你跑来投奔他翼下的上主,伊撒尔的天主,所赐与你的报答是丰满的!”13卢德答说:“我主!我虽不是你婢女中的一个,竟在你眼里得宠,你安慰我,对你的婢女竟说出这样动心的话!”14她就坐在收割的人旁。波哈次递给她烘焙的麦穗。她吃了,也吃饱了,还有剩下的。②

15她起来再拾取麦穗。波哈次吩咐他的仆人说:“即便她在麦捆中拾取,你们也不要羞辱她;16并且要从麦捆中,为她抽出些来,留在地上让她拾取,不要叱责她。”17她在田间拾麦穗,直到晚上,将所拾的打了约有一“厄法”的大麦。18她背着回城里去了。叫她的婆母看她的收获;又将吃饭后剩下的东西,拿出来给了她。19她的婆母问她说:“你今天在哪里拾麦穗,在哪里作工?愿那体恤你的人得福!”她就告诉她婆母,自己在谁那里工作,并且说:“我今天在他那里工作的人,名叫波哈次。”20纳曷米对她的儿媳说:“愿这人蒙受上主的祝福,因为他没有忘却自己对生者死者所应有的慈爱。”纳曷米又向她说:“他是我们本族中的人,且是我们亲支中的一个。”21摩阿布的女子卢德接着说:“他对我说了:你常同我的仆人在一起,直到他们收完了我的庄稼。”22纳曷米向自己的儿媳卢德说:“我女,你更好跟着他的使女去吧!免得在别人的田里遭受难为。”23卢德就紧随着波哈次的使女拾麦穗,直到收完了大麦小麦,然后仍旧回来,与自己的婆母住在一起。③
                             

①1-7“我愿到田野去拾麦穗……”卢德一到白冷,就设法解决她与婆母的生活问题,不辞勤劳,不耻贱役。穷人到人家的田里去拾麦穗,原是他们的权利,在法律上明文规定要伊撒尔的地主,优待当地的穷人和外方人。参见肋19:9;23:22;申21:19,21。不过得多得少,就要看地主和收割的人的慷慨大方了。(参见10节。)上主的手引她到了一人的田里,在那里她不但得了意外的收获,还找到了自己安身的地方。“上主与你们同在,”“愿上主祝福你,”这两句话是宗教的问候祝福语,另外在收割时,如彼此见面,就应当如此祝福(咏29:7,8)。圣教会日后在自己的礼仪内,也借用了这两句话。“没有回家片刻”一句,原文意义不明,各译文也不一致。希腊译本作:“没有休息片刻”。有些学者译作:“只限制坐在凉棚旁休息片刻。”

②8-14波哈次如此好待卢德,卢德受宠若惊,就倒身下拜。此为东方人习行的礼节(创18:2-4;33:6撒上25:23,41)。波哈次大抵从监督收割人的口里(6,7两节),得知了卢德对她的婆母所行的事。“素不相识……”,原文作:“昨天前天还不相识……。”“翼下”是诗人爱用的词句(参见咏19:8;36:8;57:2;63:8;91:4),以飞禽翼护幼雏的情状,来象征天主的护佑(申32:11玛23:37)。“烘焙的麦穗”,至今尚是巴力斯坦一带农夫中意的食品(肋2:14)。“还有剩下的”,是她故意留下以享婆母的(18节)。

③“……将所拾的打了”,以便携带。一“厄法”约合我国三斗余。(参见肋14章七注。)这样的收获,是卢德勤劳的结果,也是波哈次乐善好施的赐与。纳曷米见了她的收获,就不胜惊讶,问他在谁家田里工作,愿那厚待她的人受上主的祝福,“因为他没有……”。纳曷米一听见波哈次,就说:“这人是我们的亲族”;立即想到他对于自己的义务,愿利用这良好的时机,来完全她对卢德所怀的心愿,所以对她说:“我女!你更好跟着他的使女出去吧!……”收割大麦后,三星期内就开始收割小麦。本章末节又如上章节,引起下章所述之事——打麦。

第三章

章旨 1-6纳曷米计划成全卢德与波哈次的婚事;7-13卢德夜访波哈次;14-18卢德回家报告婆母。

1她的婆母纳曷米向她说:“我女!我不愿为你找个地方,使你安身吗?2如今你同他的使女常在一起的波哈次,不是我们的亲族吗?看啊!他今夜要在场上簸大麦,3你去沐浴,抹油,披上你的外衣,下到场上去,唯不要使人认出你来,直待他吃喝完了。4到了他睡觉的时候,你须认清他睡觉的地方;然后就去掀开他脚上的外衣,卧在那里,他会告诉你,你所应作的事。”5卢德回答她说:“你所嘱咐我的,我必依照遵行。”6她便下到打禾场上,作了她婆母所吩咐她的事。①

7波哈次吃了,喝了,心中舒畅,就走到麦堆旁睡下了。卢德暗暗地去掀开了他脚上的外衣倒卧在那里。8正在半夜,那人遂被惊起,往前屈身一看,见一个女人睡在他的脚旁,9便问说:“你是谁?”她答说:“我是你的婢女卢德,你伸开你的衣襟,覆在你婢女身上吧!因为你是我的亲族。”10波哈次说:“我女!你是上主所祝福的!你所施的仁恩,后者实胜于前者,以致于贫富的少年,你都没有跟随。11我女!如今你不用害怕,凡你向我所说的,我都愿为你做到,因为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位贤德的妇女。12固然,我是你的亲族,然而还有一位,比我更近,13今夜你睡在这里,明早如他愿意,尽亲族的本分赎你,那很好!如果他不愿意,我便赎你,上主永在!你仅管安心睡到天明”。②

14她就在他的脚旁睡到天明。在人能彼此辨识以前,她就起来了。波哈次说:“不要叫人知道有妇人到场上来了;”15他又接着说:“伸开你所披的外衣,双手拿住!”她就拿着,波哈次量了六斗大麦给她,放在她肩上,她背着回到城里去了。16她到了她婆母那里婆母就问说:“我女!事情怎样?”卢德就向她述说那人对她所作的一切;17并说:“他还给了我这六斗大麦,因为他向我说:你不要空手回去见你的婆母。”18纳曷米说:“我女!你等着吧!直到你知道这事究有什么结果,因为这人除非今日把这事办成,是不会安心的。”③

                             

①1-6“找个地方,使你安息吗?”纳曷米到此说出了她对媳妇久怀的心愿。婚姻的目的,原是使人心有所寄托。“今夜……”犹大山地一带,入晚由海面吹来海风,农人用此海风簸麦。纳曷米给卢德出的主意,实在有点特别,然而也有她的理由:

纳曷米以波哈次为自己最近的亲族,依当时风俗娶卢德,给死者立嗣;

纳曷米看来是一位敬畏天主的妇女,她出的主意,外面虽奇特,内中却没有什么相反天主的法律,或使波哈次违犯正义的事;

她与卢德同居十余年;知道她的本性,并由卢德和别人的口中,知道波哈次的为人,所以就坦白地给卢德出了这样奇特的主意。“外衣”,入夜可以用来遮身(出2:25,26)。“掀开他脚上的外衣……”巴力斯坦一带,至今犹然,如场上存有要簸的庄稼,地主就睡在场上,以防盗窃。用具很简单,和衣就地而卧,再用大衣将自己的脚部盖住,以免夜露。

②7-13“你伸开你的衣襟……”,衣襟原文作“羽翼”。卢德用这句话,委婉地向波哈次提出来求婚的事(则16:8)。卢德既知亲支对自己的义务,又知波哈次十分喜爱她,就毫不犹豫地说明了她的来意。前数节描写卢德的为人,这几节状述波哈次的品性。波哈次见她如此忠良,不求自己的幸福,只求承行上主的圣意;夫在,对夫矢忠,夫死,为他求婚立嗣,所以说她所施的恩惠,后者(给死者生子立嗣4:14,15)关于前者(对于死者和婆婆的孝爱1:8;2:11),称她为贤德的妇女,对她更敬爱不已。她既向他老实说明了自己的心愿,波哈次又何能辜负她的一片至诚,所以就在更近的亲族不愿赎她的条件下,慨然应允了她的要求。“你仅管……”,叫她安心睡到天明,是不愿她冒深夜独自返家的危险。

③14-18“妇人”,当然是指的卢德。波哈次是一位细心的人,不能不顾及卢德和自己的名誉。另外在这光景中,他更有义务顾及卢德的身分,因为卢德是为他冒险而来。所以在黎明以前,就叫她赶快回去,怕由这次夜访生出嫌疑来。“六斗大麦,”原上作:“六大麦”,无定量名,大抵指当时普通所称的量名“色阿”(Seah),即三分之一“厄法”,约十二公升。六“色阿”大麦,约七十二公升,合我国六斗余。“她背着回到城里去了”,原文作:“他到城里去了”,指波哈次文义亦通。他把大麦放在卢德身上后,自己就上城里去了。“因为这人除非……”纳曷米真是一位富有人生经验的老太太,听了媳妇所说的话,就知事必有成,所以劝她的媳妇安心等待事情的发展。

第四章

章旨 1-12波哈次在城门旁商讨卢德的婚事。13-17波哈次娶卢德。18-22达味的祖谱。

1波哈次走上城门,坐在那里。可巧,波哈次所说的那位亲族,正从那里经过,他对他说:“某兄!请过来,坐一坐!”他就过来,坐下了。2波哈次由城内的长老中,邀请了十位,对他们说:“请你们在这里坐一坐!”他们就都坐下了。3波哈次对那亲族说:“从摩阿布地方回来的纳曷米,现今愿意卖我们兄弟厄里默肋客的一块田。4我现今当着在坐的,及民众的长老前,向你说明,请你细听:若你愿意赎,就赎;若你不愿意赎,请告诉我,叫我好知道,因为除你应赎之外,就是我了。”他答说:“我赎。”5波哈次接着说:“你从纳曷米手中买田的那一天,也应赎娶亡者的妻,即摩阿布妇女卢德,好给死者在嗣业上留名。”6那位亲族答说:“我不能为我自己赎了,免得我的产业受害,你为你自己赎我所应赎的吧!我是不能赎了。”①7从前在伊撒尔中,对于买田和交易,有这样的一个风俗:为确证何事,人就脱下自己的鞋,交给自己的近人:这在伊撒尔中,算为权利交换的凭证。8那位亲族对波哈次说:“你为你自己买吧!”他就脱下了自己的鞋。9波哈次对长老所有的民众说:“今天你们作证,我从纳曷米手中,买了属于厄里默肋客及基肋雍与玛赫隆的一切产业;10玛赫隆的妻,摩阿布妇女卢德,我也赎来作我的妻子,好给死者留名,继承他的产业,不叫死者的名字,在自己的兄弟和故乡的门户中,洇yīn没失传。今日你们在此作证!”11坐在城门旁的民众和长老都答应说:“我们作证!愿上主使者走进你家的妇女,像似那两位曾建立了伊撒尔家庭的辣黑耳和肋阿。愿上主在厄弗辣塔大显德能,使你在白冷得享盛名;12又愿上主使由这少妇给你生的子孙所形成的家庭,恰如塔玛尔给犹大所生的帕勒兹的家庭。”②

13波哈次娶了卢德,她成了他的妻子。他走近了她,上主赐她怀妊,生了一个儿子。14妇女们对纳曷米说:“愿上主受颂扬,因为他不忍使你今日缺少亲族,使在伊撒尔中有人称呼他的名字。15他是你心灵的安慰,是你老年的依靠,因为他是爱你的儿媳所生的;这样的儿媳,于你竟胜过七个儿子。”16纳曷米接过婴儿来,抱在怀里,做了他的保母。17临近的妇女给他起名说:“得了儿子;她们给他起名叫曷贝得;他就是达味的父亲依霞依的父亲。”③

18以下是帕勒兹的世代:帕勒兹生赫责龙,19赫责龙生兰,兰生哈米纳达布,20哈米纳达布生纳赫雄,纳赫雄生撒耳孟,21撒耳孟生波哈次,波哈次生曷贝得,22曷贝得生依霞依,依霞依生达味。④

                             

①1-6“走上城门”,足见白冷城是建在一小山上(3:3,6)。昔日人民常在城门旁举行集会,处决案件(创23:10申16:18;25:7训10:15)。“十位”,为重大的事件,常应有十位人在场作证(申25:7-9撒上25:5撒下18:15)。“兄弟”,意谓亲属。“现今愿意卖……”是说纳曷米已卖了她丈夫的田,今愿亲属替她赎买,就无异再出卖自己的田地。关于伊民地产出卖的法律,参见肋25:10-28。在希伯来民族中,妇女没有继承任何产业的权利(户36:1-10),夫在归夫,夫死归子。如无子嗣,本族较近的亲属,应设法续妻,给亡者立嗣继业,免得一家之名中途灭亡。波哈次本应娶纳曷米,但纳曷米已年老(1:12),故改娶卢德。“免得我的产业受害……”,他说这话,是因为他已有妻有子,不愿再娶卢德,增加自己的负担,分享她的妻子和儿女所享的幸福和产业;而且他不愿白花钱,赎买这块终究不归自己的田,因为这块田终究归卢德由他所得的头胎男儿。这头胎男儿在法律上视为卢德前夫的儿子,应继承前夫的产业,所以他说:“我不愿意赎买了,免得我的产业受害。”

②2-12第七节是第八节的注脚。“从前”有这样的风俗,现在还存在。这句话绝不是证明卢德传出世较晚,因为同样的话亦见于申2:10民1:10。此处所述与申25:9所有相似的习俗,并非是一件事,参见咏60:10。辣黑耳同肋阿,是雅各伯——后改名伊撒尔——的两妻子。她们给雅各伯生了十二个儿子,即后来十二支派的祖先。(在法律上,凡婢女由主母的丈夫所生的儿子,亦视为主母的儿子,参见创29:16-30:14)。伊撒尔民族——家庭,完全是由这两个妇女所建立的。希伯来语“儿子”一字的语根,即来自“建造”,意谓家庭是由儿子造成的。“大显德能……”即谓赐此妇女多生子女,使你因她所生的子女而得享盛名。追念先祖(因为帕勒兹是波哈次直系的先祖),触景生情(犹大与波哈次与寡妇结婚,都是给死者立嗣,)使在场的人不能不想起昔日犹大与塔玛尔的事(创38)。

③13-17“七个儿子”,意谓许多儿子(撒上1:8)。卢德得子,使失子失慰的纳曷米有了安慰和希望。“抱在怀里……”表示她以为自己的儿子(创30:3;48:12-16户11:12):民众也公然承认他是纳曷米的儿子(17节)。“他就是达味的父亲依霞依的父亲,”作者以这一句话结束卢德的历史,说明他写卢德的目的。

④18-参见编上2:10-12玛1:3-6。赫责龙,参见创46:12户26:21;兰,参见编上2:9玛1:3;哈米纳达布与纳赫雄,刹那间出6:23户1:7;撒耳孟,参见编上2:11,51,54玛1:5;依霞依,参见撒上16:1-13。

【附注】兄弟立嗣律(Lex leviratus)

卢德传全书的中心思想与出发点,是“兄弟立嗣律”,其详情见于申25:5-10,其义务本只限于同堂嫡亲的兄弟,后推而广之,涉及本族任何较近的亲族。义务的大小与先后,由血亲之远近而定。有此义务的人,原文呼为“哥厄耳”(Goel),本书译为“亲族”或“亲友”。“哥厄耳”执行自己义务的举动,原文作“戛阿耳”(Gahal动词),即“哥厄耳”一字之语根,本书译为“赎买”(对物)或“赎娶”(对人)。

在一些情景中,如一本主涉及自己本族人的权利或义务时,圣经上常称之为“哥厄耳”。主要的情形有四:赎回本族因穷困而卖自己为奴的亲属的(肋25:47-49);替本家亲属报血仇的(户35:19-21);替本族亲属赎卖地产的(肋25:25);娶本族无子嗣而亡者的妻,给亡者立嗣的(创38:8申25:5)。卢德与波哈次所处的环境,属后二者(3:4-9;4:4-6)。按理波哈次应娶纳曷米,给厄里默肋客生子立嗣,但因纳曷米已年老,故改娶卢德。然卢德所生的儿子,却认为是纳曷米的儿子。参见卢4:14-17。

“兄弟立嗣律”的目的,是为避免一家族的灭亡,并为保持遗产分配的平衡。

 

上一篇: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下一篇: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