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史书序及梅瑟五书序
·凡例
·梅瑟五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传统注释版思高圣经(我们完成了)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大版本)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大版本)
浏览次数:464 更新时间:2022-3-5
 
 

多俾亚传引言

(一)本书名称

本书的名称,在各古本经卷及各译本内皆不一致。除了基本最古的希腊译本很简单的题名「Tobit」或「Tobait」外;其余的后期译本,都在本书主角的名字后面加上了他的家谱和身世,且所述各本都不相同。拉丁通行本的题名作:「多俾亚传」(Liber Tobiae)。通行本将书内的主角父子皆称为多俾亚,故名所述本书为「多俾亚传」,当然十分恰当,但是本书是由希腊本译成的,希腊译本只称子为多俾亚(Tobias,称其父则为托彼特(TobitTobait;那末本书则应名为「托彼特传」了;但是因了全圣教会经常用「多俾亚传」的缘故,所以我们仍保留「多俾亚传」为本书的题名。

(二)内容与分析

本诗是天主巧妙安排世间的一个很显明的例子。作者先叙述了托彼特的圣德和他所受的磨难,同时又叙述了辣古耳的女儿撒辣的贤德和她所受的磨难;然后又叙述了天主怎样垂允了他们二人的祈祷,怎样派遣天使来解救他们二人的痛苦,怎样使托彼特复明,怎样使撒辣得到终身的伴侣。最后叙述阖家团圆,以感谢天主的圣歌作结束。

由以上所述的内容看来,除了11-2为本书的题名外,本书很自然的可分为三大段:

第一段:托彼特与撒辣二人的圣德与遭遇1:3-3:17S1:1-3:23(vg)

1托彼特的圣德与遭遇:1:3-3:6:托彼特是纳斐塔里支派的人,在亚述霞耳玛讷色尔执政时,被掳到尼尼微去,在那里作了一心系于天主所选为全伊民的宗教中心——耶路撒冷的模范。托彼特在幼年时,就虔心遵守梅瑟的法律,并且时时对自己的同胞施行各种恩惠1:3-1:9。被掳到尼尼微后,不但在霞耳玛讷色尔王前得宠的时期内,尽量的向自己的同胞施行慈善,就是在撒讷黑黎布困难伊撒尔时,仍然冒着性命的危险,去埋葬死者1:10-1:18。弄得国王下了通缉令要捉拿他,将他的家产全部没收,直到国王死后,才获幸免1:19-1:22。厄撒尔哈冬继位后,托彼特又继续做他的善事2-2:8。正在施行功德之际,天主的试探便临到他的头上。一日埋葬死者回来,在庭院中休息,鸟的热粪落在他的眼里,使他成了瞎子2:9-2:10。托彼特受到这样大的考验,又遭到他的妻子的谩骂与耻笑。夫妻这次冲突的原因是因哈纳出外作工,在工资之外,又得到了一只小羊而起2:11-2:14。在他忍无可忍之时,只有一心依靠天主,祈求天主使他脱离此世3:1-3:6

2撒辣的贤德遭遇:3:7-3:15:撒辣是辣古耳的女儿,居住在纳特的厄克巴塔纳,。当她受到使女的辱骂。将恶魔所杀的她的七个丈夫的死罪归于她时3:7-3:10,她就投到天主台前,祈求天主赐她脱离此世3:11-3:15

3结论:天上的大主垂允了他们二人的祈祷,遣发了辣法耳解救他们二人的痛苦3:16-17.

第二段:天上的援助者——辣法耳4:1-12:2283:24-12:22vg

1向厄克巴塔纳起程4:1-6:19

A起程的动机及托彼特向儿子的训诲4:1-4:21:托彼特失明后的困苦境遇使他想起来了,在辣杰斯他的亲戚戛贝罗处所存放的银子,于是便叫了自己的儿子多俾亚来4:1-4:2。托彼特在儿子将起程前,以为自己离死期不远,便向儿子发表了一篇处世的训言43-4:19,然后又给他说了关于那项存款的事4:20-4:21

B准备、辞别、起程5:1-5:23:托彼特将契据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之后,命他快去找一位忠实的伴侣5:1-5:3。多俾亚便找到了化装的一位旅行者辣法耳5:4-5:14。各事准备妥当辞别时,多俾亚的母亲表现忧伤5:15-5:23

C路上所遇的奇事6:1-6:19:多俾亚与辣法耳起程之后,第一夜宿在底格里斯河畔,当多俾亚洗脚之际,有条大鱼来吞噬他。多俾亚在辣法耳的命令之下,便将大鱼捉住,拖到岸上,取出它的心、肝、胆来,以作驱逐恶魔医治瞎眼的药6:1-6:9。在他们继续行程中,辣法耳向多俾亚建议,叫他娶早已命定与他的辣古耳的女儿撒辣为妻,并且教他怎样使用他所带来的药,并解决他的犹豫6:10-6:19

2在厄克巴塔纳所发生的事件7:1-9:6

A多俾亚与撒辣晚婚7:1-7:17:多俾亚与辣法耳来到厄克巴塔纳后,二人同到辣古耳加7:7-7:7;彼此问候之后,在宴席上,多俾亚向撒辣求婚,辣古耳的犹豫冰释后,多俾亚与撒辣的婚姻才决定7:8-7:17

B婚姻难题解决之后,大家宴饮8:1-8:21:宴饮后,多俾亚领到撒辣的房间里,马上便取出辣法耳命他所带来的药,将恶魔驱逐。二人举行祈祷后,共同入眠8:1-8:9。多疑的辣古耳掘了坟墓之后,得到二人平安无恙的喜讯,心中十分快慰,赞颂天主,大设婚筵8:10-8:21

C辣法耳去辣杰斯取款9:1-9:6:在婚筵时,辣法耳代替多俾亚去辣杰斯,索回在那里所存放的银子9:1-9:6

3辞别辣古耳起程回家10:1-1222

A辞别辣古耳10:1-10:14:多俾亚在辣古耳家里逗留,使自己的父母挂念10:1-10:7.辣法耳由辣杰斯回来,等待多俾亚婚期完满,多俾亚要求辣古耳急速准其返里。带着撒辣与一切财宝辞别辣古耳10:8-1:14.

B托彼特复明,见其子与媳妇来11:1-11:20:为不愿意使撒辣见其瞎眼的公公,辣法耳劝多俾亚与己先行,去医治托彼特的眼睛11:1-11:15。托彼特迎接子媳回家,摆设婚筵11:16-11:20

C辣法耳现露身份和隐身辞去12:1-12:22:托彼特迎接父子商讨报酬辣法耳的办法12:1-12:5,辣法耳说明自己的来历,劝他们应当赞颂天主对他们所行的奇事,然后隐身辞去126-12:22

第三段:本书总结13:1-14:1:托彼特赞颂天主对己所作的一切奇事,同时预言自己同胞现在与将来的命运13:1-14:1

2临终与死后14:2-14:15:托彼特死后,多俾亚遵从父命,率领全家迁居厄克巴塔纳,自己的岳父家中,孝敬二位老人至到他们死去。最后,多俾亚听到尼尼微毁灭的消息,便与世永别了14:2-14:15

(三)本书的目的

由上面的分析看来,本书的内容显然是一段教训世人的历史。在记述事情中,自然地带着浓厚的教训世人的意义。本书的主角托彼特便是一个遵守法律的模范人。他一生的灾害与幸福,表现了天主措施的公义与大能。公义的天主是绝对不放弃虔诚信靠于他的人,而更加绝对不能放弃向穷人施行仁慈的人。正如圣咏上所说的:“眷顾贫苦人的,是有福的,患难之日,上主必要拯救他,上主必要保护他,使他生存,在地上将成为有福的人,决不放弃他交给仇人,任其所欲为。他卧病在床,上主必扶助他,他在病中,必使他的病转危为安”(咏14:2-4)。

本书作者的目的,除了告诉世人,在冥冥中有一位大主宰安排世间的一切之外,并且还向世人介绍了一位热心遵守法律的模范人物,使居住在外邦人中的人们,看到他的榜样,遵循梅瑟的法律,走向修德的大道。参阅本书引言九:本书与道义神学及本书与神修学。

(四)本书的性质

谈起本书的性质,学者们至今还是争论不已。本书固然是被列在史书之内,但其历史性的成份有多少,至今还是一个尚待讨论的问题。本书所叙述的史事与其他史书所记录的历史之不同是显而易见的。第一因为本书并不是继续伊民的历史线索去叙述某一时期内所发生的史事(如民长纪或列王纪等等)。第二因为本书所叙述的对象,并不是全伊民的历史,而只是一段家庭的小史或几段充军中的片断记载。又因本书的作者不很注意整个历史的顺序,因此就发生了许多历史上的难题。再加上本书注意教训世人,在冥冥中有一位大主宰安排一切,因此缘故,学者们对本书的历史性便发生疑问。

圣教会对此问题并没有什么决定,不过为解经学者画了一个范围。罗马圣经委员会于一六〇五年所下的那道谕旨上的大意说:凡以为圣经史书上所记载的事,或全部或一部份不是真实的史事,而是似是而非的客观的史事,这不是一种妥善的解经方法,除非拿出铁证来,证明此处圣经作者不肯忠实叙述一段客观的历史,而只用历史的形式来讲述一个寓言或一个譬喻,或一段似历史而非历史的故事。教宗良十三世所发出的“至全照顾者”通牒上说:解经学者除非有充足的理由,绝对不许舍弃字面上的意义。

学者们对本书的性质问题所有的意见,虽不一致,大体可综合为下面的四大学派:

1历史派:此派的学者以为本书的各部份,都是真实的史事,是狭意的历史。拥护此派的学者有:露市(Reu ch)考冷、葛贝格(Kaulen-Hoberg)、赫责瑙尔(M.etz nauer)等等。他们拥护本书为狭意史书的理由是:

A本书的位置在各译本内一向都被列于旧约史书之目录中。

B由本书内所列举的地名,历史上的人名以及托彼特的家谱,都可证明本书的作者是要写一部真正的史书,而不是写一部虚构的小说。

C本书内容,全是根据事实,并不是根据理想而成的。

2小说派:此派的学者,以为本书是一部小说或传奇,并没有历史或事实的根据,目的只是教训世人知道真理,如新约中的比喻(Paratola)一般。拥护此派的学者为:玛丁路得(M.Luther)等等,他们以为本书是一部小说或一部传奇的理由是:一因本书内有许多历史上的难题;二因本书内有许多奇迹存在。

A历史上的难题:按多俾亚传1:21:13的记载,本书的主角托彼特是被霞耳玛讷色尔(726-722Ante C.)掳到亚述去的;然而按列下15:29的记载,托彼特所属于的纳斐塔里支派早已被提革拉特丕肋色尔第三(745-727 Ante C.)掳去了。再一说,若按历史上的证明,并不是霞耳玛讷色尔攻破了撒玛黎雅,而是他的继承者撒尔贡(722-705)攻破了撒玛黎雅,并且将伊撒尔人民迁居于亚述。按多俾亚1:15的记述,霞耳玛讷色尔的儿子与继承者是撒讷黑黎布,其实他的继承者是撒尔贡。但撒尔贡还不是霞耳玛讷色尔的儿子,只是他的继承者。按多俾亚传B卷抄本的14:15,攻破尼尼微的是阿稣厄鲁斯和拿布高;按S卷则为阿希哈尔;但是若按世界史上所记载的,攻破尼尼微的则是玛待王基雅撒勒斯(Cyaxares)和巴比伦王纳波颇拉撒尔(Nabopolassar),此外还有许多的屑碎问题。

B本书内所陈述的奇迹:(a)托彼特的眼瞎及其治疗2:96:911:10-15。(b)阿斯魔豆斯恶魔及其恶行3:86:8-178:2。(c)天使辣法耳的显示12:6-20等等。由于上面所述的种种历史上的疑难以及种种奇迹,于是便决定本书只是一部传奇,毫无历史的根据。

3折衷派:此派的学者站在前二者的中间,认为本书为确实以历史上的事实为核心的,但作者为了适应教训使人的目的,便在历史的本事以外,又加上了一些点缀作为陪衬。拥护此派的学者有:哈讷贝格(D.B.VonHaneberg)、外因哈尔特(B.Weinhart)、胡默旁尔(F.Von Hummelauer)、委忒尔(P.Vetter)、培忒斯(N.Peters)、秀耳次(A.Schulz)、曷耳测(K.Holzhey)、米肋尔(A,Miller)、客拉默尔(A.Clamer)、伐加黎(A.Vaccari)以及近代的许多学者。拥护这主张的学者们的理由是由于答复上述的两种学派而来的。

A传说:为证明某为史书的最好的方法,是依据历代的传说。但对于本书则毫无用武之地。因为自古以来,犹太人就没有将本书列在正经的书目内。后来的许多公教信友们,竟连圣经大师圣热罗尼莫也在内,对于本书的正经性起了很大的疑问。教父们,除了圣盎博罗削写了一部De Tobia Liber Unus(Commentationes Allegorico-Morales)以外,因为缺乏古代历史的文献,都没有注释本书,也没有解决本书内的一些历史上的问题。又罗马公议会(Synodus Romana 382)所规定的圣经书目内也不能证明本书的绝对的历史性,因为本书虽然被列在史书的目录之内,但以后史书目录首位的还是一部智慧书中的约伯传!

B历史上的难题:只因了历史上的难题而就否认其书的历史性,是极不合理的。因为还有许多可能解除困难的办法。若是一部书的原文遗亡了(本书便是例子),只有一些译本存在,呈现着一些残缺的或删改的痕迹,因而发生了许多译文,便否认某书的历史性,那是更不对的。如今将上面所述的历史上的难题逐条解答如下:

a)由历史上不能证明提革拉特丕色尔将纳斐塔里全支派都掳了去,因为撒尔贡在攻破了撒玛黎雅之后(722),还将许多的伊撒尔人民迁移到亚述去。实际上,提革拉特丕色尔已在733年上将自己的儿子霞耳玛讷色尔立为腓尼基(Phoenicia)的总督,当然也就成了进攻伊撒尔国的主帅。所以说托彼特是在霞耳玛讷色尔手下被掳到尼尼微去的,根本没有可疑之处。

b)霞耳玛讷色尔这名字在B卷内称为厄讷默撒尔。厄讷默撒尔必是另有其人,就是霞耳玛讷色尔,见本书一章三注。至于本书作者将撒讷黑黎布写为霞耳玛讷则尔的儿子的原故,是因作者在写这段与亚述有关的历史的时候,参考了列下17:1-618:9-13,因为在那里没有记载撒尔贡的名字,所以本书的作者也就由霞耳玛讷色尔一躣二到了撒讷黑黎布。参阅列下18:9-1218:13,17:1517:16

c)多俾亚传14:15写得杂乱无章,并且还有许多残缺。B卷将纳波颇拉撒尔(Nalopplassar)和基雅撒类斯(Cyaxaras)写为拿布高和阿稣厄鲁斯。大概是因为后二者的名字比较普遍,人人皆知的缘故;S卷写为阿希哈尔,大概是抄写者将15:10两次遇到了阿希哈尔与此处弄浑了的缘故。

C本书内所陈述的奇迹:多俾亚传内所陈述的奇迹,对一般精通犹太民族史的人们,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疑难发生,因为在犹太史上几乎每页都有奇迹存在。

a)托彼特的复明确是奇妙的,而用的方法,就如行圣事时一般,其本身是没有什么效力的,但是因天主从中运用她的大能,这假借的工具便发生奇特的作用,发生其本身所发生的效能(详解见本书六章三注)。耶稣基督在世时也多次用了类似的方法,施行了奇迹(参阅若9)。

b)关于本书3:96:148:3内所叙述的恶魔阿斯魔豆斯的事迹,在此不必赘述。因为这种神秘的事情,在新经中可说数见不鲜。(参阅玛10:112:43;谷1:23-265:2-15。)在多俾亚传内所述有关恶魔的事迹,在下列各处也可以见到一些相同的地方,如:关于恶魔的名称(谷5:9),恶魔损害人身的能力(谷5:2-59:25-27),驱逐恶魔所用的方法(玛12:2719:13),以及恶魔逃避的地点等等(玛12:4318:2)。本书为驱逐恶魔所用的方法——鱼心及鱼肝之所以能驱逐恶魔,其解释与上面医治眼瞎的奇迹相同。本书的作者记述恶魔逃避于埃及上方的理由,大概受了古人思想的影响,因为古人都以为旷野乃是恶魔聚集的地方。(参见依13:2134:144:35。)

c)关于天使辣法耳的……事迹,只要读者晓得一点圣经,便不会发生什么惊奇。因为,不然的话,由创世纪18:——19:22至到宗12:7内所记录的无数次的天使显现奇迹都应当加以否认,这种浅薄之见是绝对不合理的。关于天使辣法耳所取的名字——阿匝黎雅,我们知道,其中是含有象征的意义的。阿匝黎雅意谓“上主护佑”。辣法耳意谓“天主医治”。二者的名称虽不一样,而其意义则很相似。辣法耳称自己的父亲为哈讷尼雅,哈讷尼雅意谓“上主的仁慈”。所以仁慈的天主派遣了辣法耳天使,藉着辣法耳——天主医治——来医治撒辣与托彼特。这是天主的大慈大悲,不是人所能测度的。所以其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谎言存在。

虽然我们能够解决一切能以阻碍本书为史书的问题,但还要知道,一部分则与当代不合,而适合于充军期后的时代。再一说:著作狭义史书,是只记述史事,把某一时期内所发生的大事,或某人的功过等等事迹,介绍给读者;然而本书的目的,却是记述在主内的善言懿行,以教训世人,训词与善言几乎占了本书的全篇。作者为达到这个目的,写了三段训词,以加强力量。参见4:3-2112:6-1513:1-14:1。这些训词又都充满着智慧书的色彩。另外,本书的作者在记事时,特别用了自由发挥的文艺家的笔法,将一些不是同时发生的事情记述在一起。类似小说家写人物,将托彼特与撒辣的受考验,行祈祷与蒙垂允,放在同一的时期中,这便是一个例子。参阅2:93:711:16。由此可知,作者写本书的目的,是在教训一切世人,而不是想做一部专门历史的书,所以关于本书内历史上的难题,也就不难解决了。

本书目的,虽然注意教训世人,但所传述的事实,都有历史根据,决不是像小说家任意虚构,从聋人听闻而已。

a)本书的题名作证:本书的题名为“Bblos logon”,正与希伯来文的“Sepher debarim”相符合,Sepher debarim便是希伯来人写历史用的一个名词,参见列上11:4114:29等处。本书前三章所用的第一称也是一个写历史用的文笔。再加上天使命托彼特父子将所发生的事记录下来的命令(12:20),已足以证明本书内所叙述的是一段事实,并不是凭空捏造的。

b)作者在本书内所撰的托彼特的家谱和对地理上与历史上的考证,也足以证明作者是决心要根据事实从事写作的。

c)本书的目的固然是以教训世人为宗旨,但作者以为达到这项目的,引用一段史事比较虚构要高尚得多。况且,在圣经中也决没有一部像传奇的书存在。至说本书为一种比喻的学说,由本书的性质与内容看来,此说根本就不能成立,这此不必多加驳论。

4寓意预言派(Prophetia Allegorica):此派学说的创立者是芍耳次(A.Scholz),他的意见,以为本书是一部寓意预言(Prophctia Alle orica),或一部用历史方式所写的末世录(Apocalypsis Eschatalogica)。托彼特象征旧约教会,撒辣象征新约教会,辣法耳象征默西亚,戛贝罗象征伊撒尔的天主,尼尼微城和吞噬人的大鱼象征反对天主的一切学说。这种学说毫无根据,在此不令赘述。

上面四大学派,似以折衷派所持的理论比较正确,一方面将拥护小说的学者驳得体无完肤,而证明本书的内容是根据于历史的;而另一方面又由本书内举出例子来证明本书绝对不是狭义的史书。但要提出那一部分为狭义的历史,那一部分为作者适合自己的目的所附加的,那一部分是传说的,那一部分是有根据的……细细的分析清楚,这是批评家一件极艰巨的工作。参见米肋尔(A.Miller 8-10)。伐加黎(A.Vaceari)评论这位现代解经学家的理论时说:“…总而言之,人们可以赞同多俾亚传和友弟德传不是狭义历史的学说”(Biblica 1849 pg. 140 )这种学说不但不与公教解经学的定理相抵触,并且更符合了当今教宗比约十二世于一九四三年所颁布的“圣神默感”通牒上的指示。通牒上说:“…凡对于圣经的默感有正确观念的读者,见到圣经作者有如古代其他的作者一样,为使读者得到一个更正确的印象,使用了艺术的文笔或闪族人所用的成语,以及夸张的语气,甚至有时使用了一些奇语,一定不会发生惊奇……所以公教的解经学家,为满足圣经目前的需要,在讲解圣经之际,在发挥与证明圣经内毫无错误之时,应用明智的办法,研究圣经作者所用的写作方式,写作时所用的问题,找出真正的解释来。所以公教的解经学家应当善尽此职,不然,将予公教解经学莫大的损失”(Divino Afflante Spiritu 1948)。

(五)本书与经外文献的关系

本书12:15辣法耳天使自称是“在上主的荣耀座前侍立往来的七位天使之一”。因此有一些学者以为多俾亚传的作者是受了波斯教的影响,由侍立于善神阿胡辣玛次达(Ahura Mazda)的阿默霞斯彭塔斯(Amesa Spentas)而来的,所以多俾亚传内的宗教思想起源于波斯。

虽然二者之中有些相类似的地方,但进一步研究,多俾亚传中的宗教思想与波斯的宗教思想根本不能相容,因为阿默霞斯彭塔斯(Amesa Spentas)的数目只是六个,并不是七个,除非连阿胡辣玛次达(Ahura Mazda)的本身也算在此数内,才是七个。况且,阿默霞彭塔斯(Amesa Spentas)并不是自立的神,而是至高神的属性的化身;多俾亚传内所派遣来拯救世人的神,却是与天主有绝对分别的受造之天神。所以更谈不到本书的宗教思想是起源于波斯的宗教了。

关于恶魔阿斯魔豆斯也发生同样的问题,有一般学者也为本书内的阿斯魔豆的名称是由波斯的阿市玛德伐(Aeama Daeva)而来的。

我们不否认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也能用同样的理由证明这名称是由希伯来而来的,因为阿斯魔豆斯是由希伯来文的动词「Shamad」翻译而成的,即「毁灭」之意。这种意义也正与本书内所形容的恶魔的性情相吻合。再一说,在Gen.Bereshith Rabba 36Talm.Git.68aTarg I,12内的阿市玛冬(Ascmadon)和阿市默待(As hmedai)与本书内的恶魔阿斯魔豆斯的名称及其事迹很相似。

上面的两个问题都是很容易解决的,最困难的问题是本书内多次引用的阿希哈尔的名称,由此便与古代东方最著名的一部名叫智者阿希哈尔的事迹(Achiear Sapiens)发生了关系。这便是目前所应解决的问题。

若是我们打开书本来着,在拉丁通行本中,只见到了一次阿希哈尔的名字(11:20)。在希腊译本和古意大拉中,则至少有四处(1:21,2:10,11:18,14:10)。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先,我们先将智者阿希哈尔的历史简单的介绍一下。

阿希哈尔是一位当亚述王撒讷黑黎布和厄撒尔哈冬执政时在朝中掌大印理财政的官员。因为他没有子女,便收养了他的侄子纳达布(纳堂)作她的义子。用自己的金钱抚养他,用许多善言教训他。但是丧尽天良的纳达布用了反间计,谋害自己的养父,将他囚在狱中,并且还处了他的死刑。那好心的刽子手,因了以前曾受了阿希哈尔许多的恩惠,就没有执刑,将他隐藏了起来。后来国王招天下贤士,为埃及王建筑空中的堡垒时,没有人能胜任其事,于是国王很悔恨杀害了天下最贤能的人阿希哈尔。此时刽子手将阿希哈尔领到王前,国王历史复了他的原职。但是纳达布在听了阿希哈尔的教训后,惭愧万分,就气愤而死了。

这是智者阿希哈尔的梗概。关于此书所叙述的是否属于历史上是事实呢?学者们的意见不一。苛斯昆(E.Cosquin)与斯突默尔(F.Stummer)等一位本书所叙述的完全没有事实的根据,纯粹是一部小说。但丕洛(L.Pi ot)与戛耳多斯(R.Galdos)等正持相反的论调,以为本书确实是一部史书。但有些学者,如玛耶尔(E.Meyer)、瑙氏(F.Nau)、敖家洛耳(J.OCarroll)等以为是守中立为是,主张本书确实是以历史上的事实为核心,但作者为求适合自己的目的,加添了一些故事作为陪衬。

关于此书的起源,学者们的意见也很不一致,有的学者以为此书起源于犹太(P.Vetter,G.Nau),有的学者则以为起源于波斯(W.Bousset),有的学者则以为起源于巴巴比伦(A.Schollm yer;R.Smend;F.Stemmer)。

无论本书出于何处,我们应当承认,多俾亚传内确实引用了阿希哈尔与纳达布的历史,这些引用的地方,若不是有阿希哈尔的历史作对照,的确令人难懂。我们也应当肯定多俾亚传内所提及的阿希哈尔此书的主角阿希哈尔乃同是一个人。我们也应当知道多俾亚传内所用的暗引是应属于原本的,因为在一切的有权威的译本内都保存着这些暗引。虽然如此,但也不能证明多俾亚传是导源于阿希哈尔的历史,虽然自从在厄肋番提乃(Elephantius)所发发掘出来的阿辣美文件证明了阿希哈尔的历史比较多俾亚传要古老些,(由此可以断定阿希哈尔的历史绝对不是根据多俾亚传而写的,)但也不能断定多俾亚传就应当脱胎于阿希哈尔的历史。因为在对比中所引用的阿希哈尔历史的地方,对于经文是这样的无关紧要,甚至将那些地方完全去掉,对于本书的叙述毫不发生障碍。至于在二书之内有同样的格言与教训也不能证明这一书是根据那一书的,因为格言与教训都是出于人的至善之理性,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二者可能相同,或者二书都同出于一源。再由二书的性质来看,其中的区别也很大。所以多俾亚传根本不可能利用阿希哈尔的历史作根据。

由于上面所述的几项理由,有些学者竟以为多俾亚传的希腊译本中所引用的阿希哈尔的历史,是由后人加添的,但这也不是重要的。由这两本书的许多不同的抄本看来,便可以证明次二书在纪元前六世纪时已经传布甚广了,但二书可能都是由口传述的,当然在传述中,要加上了一些各种不同的成份,但事实的核心却总没有变更,这是我们在此应注意的一点。

(六)原文与译文

本书的原文早已失传,这是本书最大的不幸。但是学者们的共同意见都以为本书是以闪族语言写的。若要问本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或是用阿辣美语写的,学者们的意见则不一致,至今还是争论不休。虽然蒙斯忒尔(S.Munster)、法基犹斯(P.Fagius)、戛斯忒尔(M.Gaster)发掘了几部希伯来文的多俾亚传,但这都是后期的作品或译文,为考证原文没有多大的用处。一八七八年诺厄包尔(A.Neubauer)又发掘出来一部阿辣美语的抄本,但这部作品也是译文,大概是由S经卷翻译而成的。虽然圣经大师圣热罗尼莫在自己所翻译的多俾亚传的前言上说过,他是由加尔代语即阿辣美语译出的,但这也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因为圣热罗尼莫在彼处只说自己的拉丁译本是由阿辣美语译出的,并没有谈及阿辣美语是否是属于原文。所以对于解决我们的问题还无帮助。那末只好等待将来考古家的发掘与解经家的努力来解决这项问题。

本书的原文虽然失传了,但还有许多译本存在。因为本书在古代的民族中传布很广,人皆以一读为快,因此在各国内都有译本,其书的内容遂要发生许多的参差,甚至连重要部分也有弄错了的。又因为失却了批评的中心——原文,要说明那种译本与原文相近,更符合原文,更有价值,这是很难为力的。

译本虽然很多,大致可综合为三组:

第一组:这一组以希腊文B卷与A卷为主,这两卷的经文大体相同,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此外还有一大部份小体经卷(Minusculae)和敖息陵苛斯(Oxyrhynchus)文件P.1597

也归于这一组。由上面的希腊译本译出的有叙利亚译文,爱提约丕雅译文(Verio Aethiopica),考普特(V.Coptica)译文和法基犹斯(Fagius)希伯来译文。

第二组:这一组以S卷为主,此卷的经文与上一组的经文有许多的区别。此卷有两处重要地方佚亡了,即4:7-19b13:8-11c。幸而古意大拉译本也属这一组,可用来补充此处,因此古意大拉成了S卷补充善本。此外,由本卷所译出的译文,有阿辣美译文,阿刺伯译文,拉丁通行译本也归这一组。

第三组:这一组是由少数的小体经卷组成的,如44,106,107,610,以及敖息苛斯(Oxyrhynechus)文件P.1706等等。

以上三组内,那一组更接近原文更有价值呢?学者们的意见不一。有的学者以为第一组内的A卷与B卷为更有价值,夫黎兹市(O,F.Fritzsche)、诺耳德克(T.Noldeke)、斐忒尔(P.Vetter)、罗尔(M.Lǒhr)、葛兹贝尔革(J.Gǒttsbergr)、雄仆(M.Schumpp)等都拥护这一派。拥护的这一派。有的学者,如:露市(H.Reusch)、哈陵(J.R.Harin)、秀勒尔(E.Schǒrer)、讷斯特而克(Cornely-Merk)、德布鲁因(D.e Bruyne)以及最近的解经学家米肋尔(A.Miller)、客拉默尔(A.Clamer)、伐加黎(A.Vaccari)等等,都以S卷为更有价值。在我们观察了两大学派的所持的理由之后,觉得后者的理由较为完善。因为S卷对于原文很忠实,处处保存着闪族语的语风,和东方民族的作风。由此看来,S卷比较其他的希腊译本与原作更接近。再从叙事方面来看,S卷也比其他的译文叙述得更清楚更合逻辑。从表面上看,S卷对于一些琐碎的小事,都不肯放松,未免太累赘,但是从大体上来看,这种细腻功夫,正表现在了原著的作风与东方民族的特征,也正是本卷的优点之一。因此我们在翻译本书的时候,就选了这一卷。但是本卷有许多与拉丁通行本差异的地方,而圣教会常习用拉丁通行本,所以我们不嫌重复将它译出,放在本书引言的后面以供大家参考之用。

(七)作者、年代与地点

对于本书的作者,年代与写作的地点的问题,谁也不能给一个肯定的答复,只可由本书现有的文字中去推测得一个梗概。就现存的经文来看,我们敢断定,本书的作者绝对不是托彼特或多俾亚。托彼特和多俾亚在天使辣法耳嘱咐他们写下所遇着的一切事之后(12:20),可能写了一些回忆录式的文字。今就本书的形式论之,绝对不是他们二人所撰的,而是出于后期的作者之手,大约是一个犹太人,搜集了一些过去的材料,(假定托彼特父子写的话,)或历代的传说,编辑成一部书,拿来教训世人。

关于本书写作的年代问题,学者们的意见也不一致,因为在本书中找不到一个确凿的证据以为证据。斐忒尔(P.Vetter)在细心研究之后,所得的结论是:本书应在公元前三世纪中至二世纪写成的。戛耳多斯(R.Galdos)对此问题,作了长篇大论的检讨之后,所得的结论是本书现有的形式是应在公元前二世纪内完成的。

学者们之所以将本书的完成时代估得这样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本书内所叙述的宗教思想与献仪问题正合乎这个时代。像本书1:8所记述的第三个什一之物的献祭只在米市纳(Mischna)、喜年书(Liber Jubileorum)和若瑟夫拉威乌斯(Joseph Flaving)的著作内才见到。再者,托彼特给多俾亚的教训与遗嘱,以及本书内所有的祈祷方式与神学思想也正与后期的智慧书中的德训篇和智慧篇的形式与性质很相类似。再从另一方面来看,本书之完成也绝不能延至公元前第二世纪以后,因为本书的内容里一点也没有呈现着玛加伯战乱时期的痕迹,并且在犹太人中也没有法利塞与撒杜塞人的区别发现。由此我们可以断定本书是公元前二世纪以前的作品。

关于本书写作的地点也无法决定。巴力斯坦、埃及、亚述、巴比伦、玛待、波斯都有可能性,也都有学者们主张过的。但究竟在何处,谁也不敢下一断语以为决定。

(八)本书的正经性

本书的默感性因为在一些教会内视为正经,与其他经书毫无轩轾。但是现在的犹太人和誓反教徒都否认本书的正经性,把它列在伪经(Apocrypha)之内。在亚历山大城的犹太经师们承认它的正经性,因为在七十贤士译本内,本书是与其他的经书并列的,没有丝毫的区别。关于本书的正经性的问题,我们不必详加阐述,因为本书既然与其他的次经都是遭了同一的命运,在别卷书上(如德训篇,智慧篇)讨论这项问题的时候,当然也就将本书包括在里面了,所以在此不多赘述。

恐怕读者要问:在讨论原文与译文之中已经说过:由于本书的译文那样多,经文又那样驳杂,便可以证明本书在犹太人中是传布很广的一部书,然而为什么现在的犹太人竟不认它为正经了呢?我们答案是:其主要的原因,是因本书没保存了它的原文,这是法利塞人在划定圣经范围时所举出的几条原则之一。既然本书没有完全符合那几条原则,当然是被摒弃在正经之外的。但是在第一世纪内,法利塞主义最盛行的时候,若瑟夫拉威五书曾引用了本书,并且还郑重的申明说,他引用的是“神圣的经典”。圣教初兴时,在教友们避难的地窟里(Catacumbae)已有多俾亚在底格里河畔拖大鱼的画像。参见Martigny:Ductuonaire deg antiquiés, 20 éd. 1877,eol:760-761。此外,如宗徒的弟子圣颇里家仆教父(S.Polyearpus)在自己的著作里(Ep,ad Phil.X 2.)曾引用了本书4:1012:9;赫尔默(Hermes,Mand.V..3.)曾引用了4:195:17;圣克肋蒙(S.Clemens Hom.I,21)曾引用了4:194:1512:8;敖黎革讷(Origenes)曾引用了1:123:1612:812,15;以后的教父如圣基仆黎雅奴(S.Cypr anus)圣盎博罗削(S.Ambicsius)、圣奥斯定(S.Augustinus)等等都曾引用过本书如圣经其他部分一样。并且在罗玛公会议案内(382)和迦太基两公会议案内(397419)所决定的圣经书目内都摘录了本书。

因了圣教会的传统观念,本书是应被列在正经之内的,所以佛罗稜萨(Cone.Florentin um 1444),脱利腾(Cone,Tridentinum 1546)和梵蒂冈(Ccne.Vaticanum 1870)三大公会议一致承认本书应为正经的典籍。

“多俾亚传这部小书所包括的教训可以说是超过圣经内的一切史书,并且还可与先知书相比拟,与智慧书相平衡。”乍看来,这话说得似乎太过;但读者若平心静气的读一次本书,一定会觉得戛耳多斯(R.Galdos)所说的这句话实在是名副其实。无怪乎圣教会的教父们:如圣亚大纳削(S.Athanasius)耶路撒冷主教圣济利禄(S.Cyrillus Jerosoly mitanus)圣厄丕法尼乌斯(S.Epiphanius)纳齐杨圣额俄略(S.Gregorius Nazianzenus)等都用过本书内的教训来劝导当时一般的新信友们,使他们坚定于德,日趋于至善之境。本书内所包含的教义与教训是这样的丰富,为使读者得到一个具体明晰的概念,今按着神学上的系统,分别试述如下:1本书与教义神学;2本书与道义神学;3本书与神修学。

1本书与教义神学

本书所含的教义大致可分为四类:A论天主;B论默西亚主义;C论天使(天神);D论人。

A论天主:在短短的十四章的一本小书内,天主的名称,竟达百次之多,这足以证明天主的实有与天主的存在。但是这位天主,不仅是伊撒尔人的天主,犹太国的天主,而是天上地下唯一的天主,普世万民应承认信奉的唯一真主14:6B;他是掌管天地万物的大主,永远的君王(10:1413:1,4,7);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应当永远赞美他(3:118:512:6,1813:4,713),因为他的权能与国度是永世无替的(13:1)。他又是全能、全知、全善的天主。是全能的天主:因为谁不能超越他的范围(13:2),要罚就罚,要赏就赏(4:913:5),凡他所说的话必定成就(14:4)。是全知的天主:因为世界上的事,他没有不知道(3:14,154:19)。是全善的天主,因为他是至仁慈的,有求必应(3:2,11,167:128:7,1611:1412:12)。他虽是至仁慈的,然而又是至公至义的,有善必赏,有恶必罚(3:2-64:7,1411:1413:2,5,6,1114:7,10)。

本书作者的目的是要将天主的上智措施世间的一切境遇,用这短短的一篇史事介绍给读者;那末本书的内容与结构当然也就是按照这原则写成的。因此天主上智措置的奇妙与照顾世人的周全,无形中充满了本书的字里行间。我们由第一页读起,便读到当亚述王厄讷默撒尔在位时,托彼特从提斯贝被录取(1:2)。伊撒尔人的被掳,离弃本土,充军到异乡,这是天主因了他们的罪行施用的刑罚。照人的眼光来看,天主遣散伊民与外邦人之中,不过只是为了惩罚他们,使他们遭受到流离的痛苦,就算罢了;但天主的上智措施实在是深奥莫测的,一方面固然是为惩罚他们的罪行;但另一方面,天主要藉着伊民的流离,将希望默西亚的种子,散步到天涯海角,使天下的万世万民得以认识真主,归属真光(13:4,8,13),给来日传播福音者,开了一条平坦宽广的大道。天主虽然在盛怒之际,惩罚了伊民,使他们遭受嘲笑与虐待的痛苦;但是天主还不时的施展他的慈爱,派遣一些先知们,劝导鼓励他们,使他们对于来日的拯救者——默西亚的信念,更加坚强,使他们对于默西亚的期望更加热烈,因此精神上有所寄托(1314:5-7)。并且还派遣有圣德的人,与他们同住,以善言善行激发他们向前迈进的雄心。本书内的人物便是很好的例子。并且天主还常感动异族国王善待他们,从他们中提拔一些作自己的官员(1:13);因此伊民在物质方面,又可得到许多的裨益(1:3,16-18)。从此看来,天主照顾世人——罪人的心,是多末周全的啊!

再从私人的生活来说,本书的主角托彼特,虽然是一生常行正义的人(1:3),但还遭到了瞎眼的灾难。撒辣虽然是圣洁的女子(3:14,15)但还受到了新婚之夜丧夫的痛苦。依人的眼光来看,一定要抱怨天主的不公,但是天主的上智措置是奇妙的;藉着托彼特的眼瞎,解救了撒辣的痛苦,使她得到归宿——多俾亚(6:137:12),便托彼特得到一个又明智又美丽的媳妇(6:12),然后又使他的眼复明,看见自己的儿子携着媳妇归来(11:13,16)。另外又得到看见未来的特恩(13,14)。上主的措施是多末奇妙的呢?啊!天主的慈爱,与智慧是多末高深呢!有谁能测度他的判断呢?有谁能穷究他的道路呢?有谁能辨识他的意向呢(罗11:33)?

B论默西亚主义;本书主角托彼特的宗族纳斐里支派,虽然都离弃了达味家和耶路撒冷,去向伊撒尔王雅洛贝罕所建立的牛犊举行祭献,然而他心中对于耶路撒冷与圣殿的信心,仍时刻加深(1:4-6)。也正因了他这确切的信念,才在神目中见到了新耶路撒冷的光辉与荣耀(1314):会幕重建起来,俘虏们都要回到她的怀抱里,受难的人们都要得到永远的快乐(13:12)。人们一看到了这一段,一定便会想到这正是默西亚时代的特征。不仅散于外邦人中的伊撒尔子民都要回来,住在重建起来的耶路撒冷上主的怀抱里,就是四极的无数外邦人也都要跑到耶路撒冷来:“耶路撒冷啊!你要知道灿烂的光辉照耀大地四极,无数的外方人自远方而来,大地四极的居民,都要归属你的圣名之下,手中带着礼物献于天上的君王”(13:13)。重建的耶路撒冷是特别的壮观:她的门是用蓝宝石和翡翠建造的,周围的墙是用宝石砌成的,街道都是用红宝石和敖非尔石铺修的(13:17)。这一切正与历代的先知和圣咏作者所描绘的默西亚时代的特征相吻合。参阅依60:1-1172:9-119:360:1564:1054:11-1221:18-21

托彼特临死之前神目中看见了快慰他的异像,他便按着古代的圣祖们留遗嘱的方式,将自己神目中所见的,一一的告诉给自己的子孙们说:“众人都要由被掳之地回来,重建荣耀的耶路撒冷。普天下的外邦人,都要回心转意,诚心敬意的敬畏天主,……他们要以义德来赞颂永生的天主。在那时,凡是得到救援的诚心记忆着天主的伊撒尔子民,必要集合起来,回到耶路撒冷,永远平安住在归还与他们的亚巴郎的福地里。凡诚意敬爱天主的人必定欢欣,作恶犯罪的人必定要从地上完全灭绝”(14:6-7)。托彼特的这篇预言对默西亚时代并不算什么新的资料,不过只是将由依撒意亚先知道达尼尔先知所有关于新耶路撒冷的描绘集了一个大成而已。由托彼特的预言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来,托彼特对于荣耀的新耶路撒冷所具有的信仰与热爱。

C论天使(天神):天使即天主所遣派,而行其使命的神体。明此界说定义,我们便可对他的本性与特性以及其职务略知端倪。再由辣法耳天使的自白中(12:11-15),我们更得到了一个确切的认识。“我是辣法耳,是在上主的荣耀座前侍立往来的七位天使之一。”由这一句,我们便知道,天使绝对不是至高的神,而是一个受造之物,要听从上主的命令,往来于天主与人的中间(12:18)。他是具有神体的,他不需要饮食维持生命(12:19)。他对天主所应尽的职务是侍立于他的荣耀座前,静候天主的命令,履行所负的使命;对人的任务则是看顾与保护(12:14)。将人的祈祷送到天主的座前(12:12),然后再将天主的恩赐转送到人间(12:14)。这种思想,在热诚的伊撒尔人的心目中是很清晰的。就本书来看:当多俾亚起程前,他的父亲托彼特祝福他说:“孩子!望天主在天上保护你们平安到达,再领你们平安回到我跟前来。盼望他的天使与你们同行,也不要为他们担心,因为有良善的天使伴陪着他,他的路必定顺利,也必会平平安安的回来”(5:22)。

上面的例子,虽然没有肯定说明人人有一位天使护守的道理,但是这种暗示,也足以证明这段道理。人人有一位护守天使,虽然圣教会有明明断定为当信的道理,但圣教会的一般的都以为人人有一位天使伴陪着。教父巴西略(S.Basilius)说:“一个教友有一位护守天使,保护他的性命。”圣热罗尼莫(S.Hironymus)说:“灵魂十分尊贵,各人生下来的时候,就有一位天神保护他。”圣多玛斯(S.Thomas)也说:“无论教友外教,都有护守天神。”这种思想,不但公教人士来拥护,就是连教外的哲人贤士也相信有护守天神存在。亚历山大的老师亚里士多德大哲学士给他写的信上说:“以厄莫革讷(Hermigenes)为证,你不知道有两位神护卫着你吗?一位在你右边,一位在你左边;他们保护你,检视你的一切行动,将你的一切行为,报告给造物主。啊!亚历山大呀!实在只有这件事,才能使你不作那稍微不净的事。”这段话正与辣法耳天使的表白相吻合。哲学家色讷加说:“一切人的身边,有一位无形的导师,他指导人的一切。”厄丕忒突(Epietetus)说:“几时你一个人关在房里,又将房间弄得漆黑,不要说现在别无他人,只有你自己,不,不止有你一个人;天主和你的护守天神,也在那里,为看你作什么,他们不需要光线。”诸如此类的言论多不胜举,参阅达6:22玛下8:1923:20

护守天神陪伴我们一生,常常保护看顾我们的灵魂肉身,我们应当怎样感激他呢?怎样爱慕他呢?多俾亚在领受了天使的一路陪伴之恩,对自己的父亲说:“爸爸!我们给他什么酬报呢?可有什么能相称他的恩惠呢?他领我平平安安地去,又领我平平安安地回来,又从戛贝雅纳里索回了银钱,给我娶了妻子,给我的妻子驱逐了魔鬼,使她的父亲欢乐,救我免于大鱼的吞噬,又使你得见天上的光辉。我们因着他满受了各种恩惠。我们可有什么给他,能相称这种种的恩惠呢?”(12:2,3vg)我们也扪心自问:我们受了某人某恩惠,我们可有什么给他,能与这种恩惠相称呢?我们当时常恭敬感激他,听他的指导。就如天主向梅瑟所说的:“看哪!我派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在路上保护你,领你到我所预备的地方去。在他面前要谨慎,听他的话,不可违背他”(出23:20,21)。

本书在谈论天使之外,还提到了恶魔阿斯魔豆斯的事迹。关于恶魔的事迹,本书内也不是初见,早在创世纪内业已见到了,参阅创3:1列下22:20-231:6-122:1-7编上21:1。恶魔的能力固然是超过了人的力量,但他总逃脱不出天主的手掌与天使的势力范围(8:188:3vg),并且也常屈服在义人的祈祷与善功的能力之下(9:8,188:2-8)。魔鬼之所以能危害人,往往都是天主公义的表现,天主藉魔鬼作工具,来磨炼圣人(约1:6-12)与惩罚有罪之人(3:86:147:11)。魔鬼的势力只能伸展到丧失人性理性逞凶作恶的歹徒身上(9:1617vg)。常守正义,思念天主的人,恶魔绝对不能危害他们6:16)。所以我们应该恪遵伯多禄的教训,提高警觉,谨守礼法。因为我们的仇敌恶魔如同凶残的狮子一般,各处寻找人吞噬。我们应当用坚固的信心来抵挡他(伯前5:8,9)。

D论人:本书将人生最大的问题:即人的由来与人生的目的等问题讲得极其简单而透彻。人是由天主而来的,是天主亲手所造的。“你曾造了亚当,并且造了助手厄娃给他为妻,从此二人便有了人类”(8:6)。这一节不但说明了人的由来,并且还讲明了人类是由一个祖先传下来的。人是由天主而来的,当然人的归宿,也就应是天主,所以现世的享受并不是人生的目的,而是来世的幸福,以得见天主的喜乐为人生的真正目的。本书的主角托彼特在充军受苦的日子,接着又遭到瞎眼的磨难,对现世的幸福是没有什么希望的了,但他还能平心静气的说:“孩子,你不要怕!虽然我们度着贫苦的日子,然而如果我们敬畏天主,远避各种罪恶,学习德行,我们必得许多幸福”(4:23vg)。这里所谈及的幸福,当然不是现世的幸福,而是未来的幸福,获见天主的幸福。托彼特又说:“我们是圣人之后,我们等待天主赐常生与那些总不变更信仰她的人”(2:18vg)。这里告诉我们,人生的目的,并不是现世的享受,而是要遵行天主的旨意,准备获得来日得见天主的幸福,因为我们在世上是过路者,寄居者(伯前2:11),我们永远的居所是在天上(斐3:20)。

2本书与道义神学

若读者一次读过了本书,一定会感觉到本书内是充满了善言善行的教训。本书不仅可作我们修身的镜子,而又可作为家庭的手册。

A修身宝镜托彼特在临死的当儿,给自己的孩子留下遗训说:“孩子!你要一生想念天主,不可犯罪违犯他的诫命;你一生要秉正直公义去行,不可走邪僻的路”(4:5)。这一段话给我们提出十诫的总纲,给我们指出了走向天堂的大路。若我们用分析的方法,来仔细研究本书的内容,一定可以看出来本书的作者好似特意的将天主的十诫一条一条的穿插在本书的各部份里。现在我们将本书所含有的教训,按着天主十诫的次序逐条的列举如下:

第一诫:“当我的众兄弟们和我的宗族纳斐塔里全族都去向牛犊献祭时,唯有我一个人常到耶路撒冷去,在那里朝拜上主依撒尔的天主”(1:5-6)。

第二诫:“你也知道辣古耳所发的誓约,我是不能反抗他的誓约的”(9:4)。

第三诫:“唯有我一个人按照永久的法律命令全伊撒尔当行的,每逢庆节常到耶路撒冷去”(1:6)。“这是我从孩提时便遵守了这些及与这些相类似的诫命”(1:6vg)。

第四诫:“你要孝敬你的母亲,她在世上的时候,你不可离开她,你要行她眼中说喜欢的事,不可在任何事上使她伤心”(4:3)。“你要孝顺你的公婆,从现在起,他们便成了你的父母,就如他们生了你的一般”(10:12)。

第五诫第八诫:“你讨厌别人这样对待你,你也不要这样对待别人”(4:16vg)。“你所厌恶的,不可向别人去行”(4:15)。

第六诫第九诫:“孩子!你当戒慎一切的淫行”(4:12)。“除你的妻子以外,总不可有其他的邪念”(4:13vg)。

第七诫第十诫:“你应当将这只小羊还给牠的原主,因为我们不准吃偷来的东西”(2:13)。“你不要拖延为你劳苦者的工资,你要即刻付清”。

B家庭手册:家庭是由男女结婚之后组织而成的,有了好的婚姻,才能有好的家庭。本书之名为家庭手册,正因为本书将婚姻前所应有的准备,以及婚姻的目的和婚姻后夫妻间所发生的关系及义务等问题,本书以所述的善言善行,充分的表现在读者的目前,现在分述如下:

a)婚姻前的准备:婚姻之前应当有相当的准备,本书将婚姻前的准备分远近二步骤:远的,即是要戒除一切的邪念邪行(4:12),不要和不良之徒有密切的往来。“上主,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恋过一个男人,并且我也戒除了各种淫欲,保持了我灵魂的纯洁。我也总没与那般戏谑的人结交,也总没与轻浮的人合伙”(3:16,17vg)。近的,则是要祈求天主,赏赐各种恩惠,能够善养子女,一生平安无事,白头偕老。“在你将走近她的时候,你们二人先要醒悟祈祷,求天上的大主赐予你们慈惠与救援”(6:18)。参阅8:4-8。“现在我娶我的这个妹妹,并不是由于情欲而是为了纯正的意向。所以求你怜悯我和她吧!让我们一齐白头偕老”(8:7)。多俾亚与撒辣因为有了良好的准备,才能平安无事,一生生活在幸福的乐园中(8:1414:14)。

b)婚姻的目的婚姻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满足情欲,而是繁殖人类,在世上增加一些光荣天主的子民,在天堂上多加一些赞颂天主的圣人。天使向多俾亚说:“你要怀着敬畏天主的心情,以希望产生子女,为蒙受许与亚巴郎后裔的祝福为动机,而不应自己的冲动,去与那处女结合”(6:22vg)。“我如今娶我的妹妹为妻,并不是为了情欲,而只是为了希望得到后代,使你的圣名世世代代永受赞扬”(8:9vg)。其次要的目的则是彼此相助,共甘苦,白头偕老,一齐走向天堂之路(8:6-7)。

c)婚姻后夫妻间的义务:男女婚姻之后才是正式夫妻。夫妻应当终身守约,忠实到底,不当有外遇(4:13vg)。结婚之后,丈夫成了妻子的保护人,妻子成了丈夫的支持者。二人应当同心合力,努力家务。“我在上主之前,将我的女儿托付你保护,你一生不要使她悲伤……从现今起,我是你的母亲,撒辣是你的妹妹”(10:13)。撒辣的母亲厄得纳对自己的新婿所嘱咐的这一段话,将丈夫爱护妻子的义务完全吐露出来了。关于为妻的义务,撒辣的父亲辣古耳告诉我们说:“为妻的,应该孝敬公婆,爱慕丈夫,善理家务,一举一动,要循规蹈矩,不可有受人指责之处”(10:12vg)。

d)婚姻后的善果:有了好的婚姻,才有好的家庭;有了好的家庭,才能有好的结果。有好家庭的人,不但在世上就能得到一生的幸福(7:15vg),一生享受快乐与慈惠(8:17),得见三四代的子孙(9:11vg),并且日后在天上还要得到百倍的报酬。

3本书与神修学

祈祷、守斋、施舍可以说是神修学的三大要素。本书内既然是充满了善言善行,当然对于这三大要素也不能放弃。托彼特一生的神修生活便是这三要素的成果。如今逐条分述如下:

A祈祷:祈祷在本书内是占着重要地位,几乎本书内所提到的人物都举行过祈祷。无论在困难中或在欢乐时都行过祈祷。在困难的时候举行祈祷是为祈求天主施救;在欢乐时举行祈祷,是为赞颂感谢天主所赐于的恩惠。托彼特与撒辣在痛苦之中都曾举行过祈祷,祈求天主赏赐他们早日死去,免得再听到无理的辱骂(3:13:11);多俾亚与撒辣在新婚之夜也曾举行过祈祷,求天主救他们免于恶魔的危害(8:4);辣古耳与厄得纳在听到多俾亚与撒辣平安无恙的消息之后,在欢乐中也曾举行过祈祷,是为感谢天主怜悯了这两个独生子的大恩(8:15);最后,托彼特又在快乐之中用先知的口吻作了一次长时间的祈祷,是为赞颂天主对自己与自己的民族伊撒尔子女所作的大事,以及所讲要作的大事(13)。然而他们祈祷的效果是怎样的呢?托彼特与撒辣的祈祷,在天使的表白中,我们便晓得了,他们的祈祷是达到了天主的荣耀座前,蒙了天主的垂允(12:12);多俾亚与撒辣的祈祷也蒙了垂允,使他们平安无恙地度过了新婚之夜(8:14)。由此可见,祈祷的力量是多末大的了。祈祷不但可以制伏魔鬼,而且似乎还可以限制天主的自由:怪不得天主向耶肋米亚说:“你不要为这百姓祈祷了,不要为他们呼求哀祷了,你不要到我跟前来,因为我不会听允你”(耶7:16等处)。

B守斋:守斋的意义是要节制饮食。本书的主角托彼特在充军期间,虽然别的兄弟们和同胞们都吃了异族的食物,但是他还能自禁,总没有吃异民的食物(1:10,11),而沾污了自己(1:12vg)。撒辣在受到她的婢女辱骂之后,也守了严斋,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祈求天主救她免受耻辱(3:10,11vg)。因此他们二人才受到了天使的赞扬说:“祈祷与守斋都是善功”(12:8)。

C施舍:施舍是本书的主角托彼特的最著的德行,也是本书所发挥的一项德行,也是天主所最赞扬的一种善功。托彼特先以身作则,然后以一生的体验,将施舍时所应具备的条件及其善果,一一的介绍给我们:

a)施舍时应具备的条件:施舍时,第一要有博爱的精神,不可有所偏向。“我托彼特一生……时常对同我一齐被掳到亚述地尼尼微城的兄弟们及同胞们适合各种恩惠”(1:3)。“在厄讷默撒尔年间,我对我族中的兄弟们行了许多是慈善事业。我将我的食物送给饥饿的人,将衣服施舍裸体的人;假使我看见我的一个同族的人死后,被抛在尼尼微墙外,我便埋葬他”(1:16,17)。这是托彼特以身作则的善行。然后他又教训自己的儿子说:“你当用你的财产救济行为正直的人,你施舍时,你的眼不要斜视,不要回过脸去不看顾所有的穷人”(47)。“当用你的食物施与饥饿的人,用你的衣服给裸体的人穿;凡你所富裕的都要施行哀矜,在行哀矜时你的眼不可斜视”(4:16)。第二要有牺牲的精神,不怕一切的困苦与险阻,不怕一切的讥讽毁谤。“他不怕死吗?他曾为了这事被通纰而被处死刑,他便逃跑了。你看,他又埋起死人来了”(28)。参阅1:18-20.第三要有诚恳的态度,多就多舍,少就少施,要尽力而为,在施舍上总不可畏缩吝惜(4:8)。

b施舍的善果:天使赞扬施舍说:“祈祷和守斋固然是善功,但施舍却超过前二者。”随后又举出施舍之所以超过二者的理由说:“因为施舍,可以脱离死亡,且能涤除一切罪恶”4:11)。如果施行救济,便是为自己积蓄了在困厄时所需用的宝囊(4:9)。所以施舍不但能挣得来日的报酬,就是现世也可以得到百倍以上的报酬。耶稣在圣经上说:“谁就是施送一杯凉水给这些微小中的一个,我实告诉你们,他必定也要获得他的报酬”(玛10:42)。

多俾亚传(拉丁通行本译文)

第一章

1多俾亚出于纳斐塔里支派的一座名叫纳斐塔里城内,该城位于纳阿松上面的加利肋亚之北,通向西方大路的后面,在它左右方有色斐特城。

2这人在亚述王霞耳玛讷色尔年间被掳了去,然而在被掳中,却总没离弃真道,

3以致他把所有的一切,每天施与同他一起被掳来的同族兄弟们。

4虽然在纳斐塔里支派中他是最小的一个,但是他的品行却很好,没有孩子气。

5当众人往伊撒尔王雅洛贝罕所制造的金牛那里去时,唯独他不与众人行。

6然而他却往耶路撒冷上主的圣殿里去,在那里朝拜上主,伊撒尔的天主,并按法律奉献初产之物,及什一税物。

7每三年亦将各种什一之物施与皈依者和旅行者。

8孩提时,他便按着天主的法律遵守了这些及与这些相类似的诫命。

9成人以后,从自己的支派中取了哈纳为妻,由她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了自己的名字。

10从小就教他敬畏天主,戒除种种罪恶。

11后来在同他的妻子、儿子,和全支派因被掳到了尼尼微的期间,

12虽然众人都吃外邦人的食物,他却坚持了自己,没有因他们的食物而沾污自己。

13因为他全心思念上主,天主便使他在霞耳玛讷色尔王前获了宠幸。

14于是他得到了往所欲往为所欲为的权利与自由。

15因此多俾亚能去探视一切被掳的人,而施与他们有益的善训。

16有一次他带着王给他的酬金中的十塔冷通银子,到了玛待的辣杰斯城。

17在他同族的人群中,看见了同族中的一个贫穷人名叫戛贝罗的,就那十塔冷通银子借与他,并且写了一张银量的字据。

18过了许,霞耳玛讷色尔王死了,他的儿子撒讷黑黎布继承他为王,他怀恨伊撒尔子民。

19那时多俾亚天天去安慰他的亲友,并且尽量地将自己的财物施给他们。

20使饥饿的有饭,裸体的有衣穿,并迅速地埋葬死亡的与被杀的。

21当撒讷黑黎布为躲避天主因他的毁谤,所降下来的灾祸,从犹大逃回来以后,怒气冲天,向伊撒尔子民大加杀戮之时,多俾亚仍然掩埋他们的尸体。

22王一得到这种消息,便即下令将他处死,并且没收他所有的家产。

23但是多俾亚与他的儿子和妻子便逃跑了,因为许多人爱惜他,所以还能一贫如洗的隐藏着。

24过了四十五天,王的儿子们杀死了国王,

25多俾亚就回了家,他的一切财产也都归还了他。

 

第二章

1这些事过去,正逢上主的节日,所以在多俾亚家里预备了一桌丰富的宴席。

2多俾亚给他的儿子说:“你去从我们的支派中领几个敬畏天主的人,一起来欢宴。”

3他就去了,回来的时候,报告给父亲说:“有一个伊撒尔子民,被绞死卧在街上。”多俾亚遂就从席上躣起,离了宴席,空着肚子走向尸首之处,

4把他暗暗地扛到自己的家中,等到日落之后,谨谨慎慎地掩埋他。

5隐藏起那尸体以后,便哀痛忧惧地吃了点饭。

6那时他记起了上主藉着亚毛斯先知所说的话:“你们的节日将变为哀伤与忧闷的日子。”

7太阳西落以后,他便出去埋葬了他。

8但是一切接近的人却责备他说:“你曾为这事被通缉而处死,几乎没有逃脱死亡的威胁,如今你怎敢又去埋葬死者呢?”

9多俾亚敬畏天主过于惧怕国王。仍旧窃取被杀者的尸体,藏在自己家里,夜间去埋葬。

10有一天因为埋葬疲倦了,回到家里,便靠着墙躺下睡着了。

11睡觉的时候,从燕子窝掉下一些热的燕粪,正落在他的眼里,这样他便成了一个瞎子。

12上主让他遭到这样的试探,是为后人作一个忍耐的榜样,如同圣约伯一样。

12因为他自幼便敬畏天主,遵守他的诫命,现今虽然遭到盲目的灾难,仍不埋怨天主,

14仍然恒久不变的敬畏天主,并且一生天天感谢天主。

15如同从前三位君王凌辱了圣约伯一样,多俾亚的亲戚朋友们也讥笑他说:

16“你施行哀矜埋葬死者的希望,究竟在哪里呢?”

17多俾亚就责备他们说:“别说这样的话!

18因为我们是圣人之后,我们等待天主赐常生那些总不变更信仰他的人!”

19他的妻子哈纳每天织布去,她把她的手工所换得的食粮,带回家来。

20有一次她得到了一只小山羊,她就带着回家来了。

21她的丈夫一听见羊叫的声音就说道:“小心!恐怕是偷来的恶,去还给牠的原主,因为我们不许吃也不许动偷来的东西。”

22妻子一听见这样的话,就发怒回答说:“你的希望明显地是落了空,你施舍的报应如今也现出来了!”

23她常用这些以及其他与此相类似的话委屈他。

 

第三章

1那时多俾亚便感叹而流泪,祈求说:

2“上主啊!你是公义的,你的判断都是正直的,你一切的道路是慈爱、真理与公义!

3上主啊!现在求你记念我,不要处罚我的罪恶,也不要念及我和我祖先的过失。

4因为我们没有听从你的命令,所以遭到劫掠、俘虏、死亡,并且你分散我们在外邦人中,致使我们遭受他们的凌辱,而成了他们的笑柄。

5上主啊!因为我们没有遵照你的诫命行事,没有在你面前虔敬,现在你的审判是多么严重呢!

6上主啊!如今求你按你的圣意对待我吧!求你平安收去我的灵魂吧!因为叫我活着不如死了好。”

7当日在玛待的一座辣杰斯城中,辣古耳的女儿撒辣听见了她父亲的一个婢女骂她。

8因为她曾嫁过七个男人,但是一个名叫阿斯魔豆斯的魔鬼,在他们正要与她合房时,便将他们都杀死了。

9一次因婢女有了过失,所以撒辣就责备她,但婢女答道:“妳这个杀丈夫的妒妇!我们在世上再见不着妳的儿女啦!

10难道妳还愿意杀我如同杀死那七个男人一样吗?”撒辣一听见这话,就上了楼,在那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11常常流泪祈祷,祈求天主救他免受这种耻辱。

12到了第三天,祈祷完了,她便赞美上主,

13说:“我们的祖先的天主啊!你的名字是应受赞美的,因为你在发怒之后,施行仁慈;在困难中呼号你的人,你就宽恕他们的罪孽。

14上主啊!我向你转面,我向你注视。

15上主我求你,或者救我免受这种耻辱,或者从这世上将我收去。

16上主!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恋过一个男人,并且我戒除了各种淫欲,保持了我灵魂的纯洁。

17我总没有与那般戏谑的人结交,也总没与轻浮的人合伙。

13我同意嫁人,并不是说由于我的情欲,而是因敬畏你的心情。

19或者我不能与他们相配,或者他们不能与我相配,也许你保存我嫁与别的人。

20因为你的圣意,不是人所测度的。

21只有一事,凡恭敬你的人,都很明了:倘现世受到磨难,日后必得荣冠;遭到困难必获救援;受到责罚,必获垂怜。

22因为你绝对不会喜欢我们丧亡。狂风过去,必使海平浪静;涕泣之后,必使心舒畅。

23伊撒尔的天主啊!望你的名永远受赞扬!”

24那时他们二人的祈祷,在至高至荣耀的天主前,都蒙了应允。

25因为他们二人的祈祷同时升到上主座前,上主便遣发自己的使者圣辣法耳来照料他们二人。

 

第四章

1那时因为多俾亚心想自己的祈祷已蒙了应允,不久便到死去,所以他就叫了自己的儿子小多俾亚到他跟前来。

2对他说道:“孩子!听我的话吧!应将这些话放在你的心中做为基础。

3天主收了我的灵魂以后,你要埋葬我的尸体,要孝敬你的母亲,一直到她寿终。

4因为你当记着,你在她胎中时,她为你受了多么大多么多的危险。

5当她年老寿终之后,你应将她埋葬在我的身傍。

6你一生心中要时常想念天主,小心不要顺从罪过,忽视上主我们天主的诫命。

7你要用你的财物,施行哀矜,不可转面不顾穷人,这样上主亦不转面不看你。

8你要尽量去行慈善!

9多有多施,少有少舍,虽贫而仍当甘心施舍。

10这样你便为你窘困之日,积藏了一个好宝囊,

11因为哀矜能使人脱免罪恶及死亡,并且不让灵魂坠于黑暗之中。

12施舍,为施舍的人,在至高的天主台前,是一种很大的信赖。

13孩子!你要戒除各种邪淫,除你的妻子以外,总不可有其他的邪念啊!

14心中口中总不可生骄傲,因为骄傲是丧亡的先导。

15你要立刻付清你工人的工钱,总不要扣留佣人的工资。

16你讨厌别人这样对待你,你也不要这样对待别人。

17与饥饿及贫穷的人,一起吃你的食粮,用你的衣服遮蔽裸体的人。

18将你的食物和你的美酒,摆在义人的坟墓上,不可与罪人一同吃喝。

19你当时常向贤人求救。

20你要时常赞美天主,求他指导你的道路,使你一切的计划,都不远离他。

21孩子!我还要告诉你,就是你还在孩提的时候,我借给了戛贝罗十塔冷通银子,他住在玛待的辣杰斯城。字据还在我这里。

22所以你要想法子,怎样到他那里去,索回那一批银钱来,并且将他的字据交给他。

23孩子!你不要怕!虽然我们度着贫苦的日子,然而如果我们敬畏天主,远离各种罪恶,学习德行,我们必获得许多幸福。”

 

第五章

1那时多俾亚就回答他父亲说:“父亲!你所吩咐我的,我都要做。

2但是我不知该怎样去索回这批银钱来;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我给他什么凭据呢?并且连去他那里的道路我也都不认识。”

3他的父亲就回答他说:“他的凭据在我这里,你一给他看,他就会付给你。

4现在你出去找一位忠实的人,雇他与你同去,这样我尚在世上时,你能将那一批钱收回来”

5小多俾亚一出门就遇见了一位美丽的青年,束着腰,站着,似乎准备远行。

6俾亚不知他是天主的使者,就向他请了安说:“好青年!你是哪里的人?”

7他回答说:“是伊撒尔的子民。”多俾亚问他说:“你认识到玛待去的路吗?”。他回答说:“认识到那里去的一切路,我去过多次,并且在我们的兄弟戛贝罗加里住过,他住在玛待境内厄克巴塔纳山上的辣杰斯城内。”

9多俾亚就对他说:“请你等一会儿,让我把这些事告诉我的父亲。”

10小多俾亚进去就把一切事告诉了他的父亲,他父亲对此事很是惊讶,就请他进来。

11他一进来即请安说:“望你时常喜乐!”

12老多俾亚回答说:“我坐在黑暗之中,不能看见天上的光亮,还有什么喜乐呢?”

13那青年回答他说:“你耐心等待吧!不久天主就要治好你。

14老多俾亚对他说:“你能领我的儿子往玛待辣杰斯城内住的戛贝罗那里去吗?你回来以后,我当然要给你工钱。”

15天使对他说:“我领他去,也领他回到你跟前来。”

16老多俾亚又说:“我问你:你是哪一支派,哪一家族的人?”

17辣法耳天使回答说:“你是找佣人的家族,还是找一个人与你儿子同行的呢?

18但是为免得你挂念,我给你说:我是大哈纳尼雅的儿子阿匝黎雅。”19老多俾亚就对他说:“你是出自尊贵的家族,求你不要因我愿意知道你的宗族而见怪。”

20天使对他说:“我必要领你的儿子平平安安地去,也平平安安地领他回到你跟前来”。

21老多俾亚就说:“望你们一路平安!望天主与你们一同走路,他的使者也与你们行。”

22一切的行囊准备好了之后,小多俾亚就辞了他的父母,两人就走了。

23他们走了以后,孩子的母亲就开始哭说:“你将我们老年的棍杖夺去了,使他远离我们。

24你为了那项钱使他远去,巴不得那项钱没有了才好。

26再看见我们的儿子,那才是我们的宝呢!我们情愿受穷。”

26多俾亚对她说:“别哭啦!我们的儿子会平平安安地到那里,也会平平安安地回到我们跟前来,你必亲眼看见着他。

27我相信天主的好天使陪伴着他,关于他的一切事,他安排的好。他必会喜喜欢欢地回到我们这里来。”

28孩子的母亲一听到了这样的话,就止住泪不哭了,并且也安静了。

 

第六章

1小多俾亚起程之后,一只狗随着他去了。第一夜他们宿在底格里斯河畔。

2当他去河里洗脚时,忽然一条大鱼出来要吞噬他。

3多俾亚吃了一惊,大声喊叫说:“主呀!它要侵害我!”

4天使对他说:“抓住他的腮,向你跟前拉!”他就照样做了,将它拉到旱地上,鱼就在他的脚前乱跳。

5当时天使向他说:“将这条鱼剖开,它的心、胆、肝你保留着,这些东西是做药材所需要的。”

6多俾亚照样做了,并且又烤了一块肉,带着在路上用。将其余的都腌了,足够他们到玛待的辣杰斯用的。

7那时多俾亚同天使说:“阿匝黎雅兄!求你告诉我,你叫我留着那条鱼的东西做什么药剂呢?

8天使回答他说:“你将一块鱼心放在火炭上,所冒出来的烟可以从男女身上驱逐各种恶魔,使不敢接近他们。”

9若将胆抹在生白翳的眼上,眼就好了。”

10多俾亚向他说:“你看我们宿在哪里好?”

11天使回答说:“此地有一个人,名叫辣古耳,他是你支派中的一个亲戚。他有一个女儿名叫撒辣,除她以外,没有别的儿女。

12她的一切家产应该归于你,你应该娶她为你的妻子。

13你向她的父亲求她吧!他必将她给你为妻。”

14多俾亚回答说:“我听说她曾经嫁过七个丈夫,他们都死去了,并且我还听说:是魔鬼杀死了他们。

15所以我很害怕,我恐怕这些事也要落在我的身上。我又是我父母的独生子,我怕我死了,要使他们的老年悲痛地进入坟墓里去。”

16辣法耳天使对他说:“你听从我吧!我告诉你魔鬼能胜过的是什么样的人。

17凡在结婚时不思念天主而且离弃天主,只顾放纵情欲如同那些无理性的骡马一般的人,魔鬼在他们身上才有权力。

18所以在你娶了她,进入洞房之后,三天之久你要与她保持纯洁自身,不可行别的事,只当与她一心祈祷。

19第一夜你要焚烧鱼肝,驱逐魔鬼。

20第二夜你要同古圣祖契合。

21第三夜你要求得祝福,使你们所生的子女康健无恙。

22第三夜过了,你要怀着敬畏天主的心情,以希望产生子女,为蒙受许与亚巴郎后裔的祝福动机,而不以情欲的冲动,去与那处女结合。”

 

第七章

1于是他们就进了辣古耳的家,辣古耳欢欢喜喜地接待了他们。

2他看见了多俾亚就对自己的妻子哈纳说:“这青年人多么相似我的表兄啊!”3说完了这话就问他们说:“我们的兄弟,青年人!你们是哪里的?”他们回答说:“我们是属于纳斐塔里支派尼尼微的俘虏。”

4辣古耳问他们说:“你们认识我的表兄多俾亚吗?”他们回答说:“认识。”

5当辣古耳夸奖多俾亚的时候,天使对他说:“你所询问的多俾亚就是这位的父亲。”6这时辣古耳就跑向前去,含着泪用口亲了他,抱着他的颈项着说:

7“孩子!你获得祝福,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一个最好的人的儿子。”

8他的妻子哈纳和他们的女儿撒辣也都哭了。

9讲完了话之后,辣古耳就命宰杀山羊,准备宴席。当请他们坐席时,

10多俾亚说道:“若是你不先允许我所求的,若不将你的女儿撒辣许与我,我今天在这里也不吃,也不喝。”

11辣古耳一听见这话,就害怕起来,因为他知道那七个丈夫走近她时,所遭遇的一切,怕同样的事也会落在他身上,所以他就犹豫不决,没有回答他。

12天使就向他说:“不要怕将她嫁与他,因为你的女儿应当嫁与这个敬畏天主的人,此外谁也不能娶她。”

13那时辣古耳就回答说:“我不疑惑天主在他的台前已经接受了我的祈祷和眼泪。

14我也相信,这是天主使你们到我这里来,使这个女儿按梅瑟的法律嫁与自己的亲族;现在你再也不要疑惑,我会将她交与你!”

15那时辣古耳将自己女儿的右手放在多俾亚右手中说:“望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与你们同在,并以他的祝福充满你们!”

16这时就拿了一张纸,写了婚姻证书,

17然后就赞美天主,开始进餐。

18辣古耳叫了他的妻子哈纳来吩咐他去另外预备一间房子。

19她就领着自己的女儿撒辣进去,哭起来了。

20对她说:“我的女儿!妳放心吧!天上的上主要为妳所受的痛苦赐给妳喜乐。”

 

第八章

1晚餐后,他们便将青年人领到撒辣那里。

2那时多俾亚想起天使的话来,就从自己的行囊中祛除了一块鱼肝,放在火炭上。

3那时辣法耳天使就捉住魔鬼,将它捆绑在上埃及的旷野中。4此刻多俾亚就劝告处女说:“撒辣,起来!今日,明日,后日我们当祈求天主,这三夜我们要与天主契合,三夜过了之后,我们才能相结合。

5因为我们是圣人的子孙,不能那般不认识停止的外邦人一样相结合。”

6于是两人起来恳切祈祷赐他们身体无恙。

7多俾亚说道:“我们祖宗的上主天主呀!望天地、海洋、泉源、江河与其中所有的一切被造的物类都赞美你!

8你曾用黄土造了亚当,并且将厄娃给他当助手。

9上主啊!你知道我如今娶我的妹妹为妻,并不是为了情欲,而只是为了希望得到后代,使你的圣名世世代代永受赞扬。”

10撒辣说道:“怜恤我们把!上主!怜恤我们吧!赏赐我们二人同样健康,白头偕老。”

11到了鸡将鸣叫之际,辣古耳令自己的仆人来,同他一切去挖一口坟墓。

12因为他说:“恐怕先前那将走近她的那七个男人的事也要同样地落到他身上。”

13准备了坟墓之后,辣古耳回到他妻子那边对她说:

14打发你的一个婢女去看一看,若他死了,天明之前,我好埋葬了他。”

15哈纳就打发了一个婢女去,她进到屋里看见他们平安无恙,还一齐睡卧着。

16婢女就马上回来报告喜讯,辣古耳和他妻子哈纳便赞美上主,

17说:“上主,伊撒尔的天主!我们赞美你,因为没有发生我们所想的事情。

18你向我们施行了你的仁慈,驱逐了残害我们的仇敌。

19你怜悯了这两个独生的孩子。上主啊!求你使他们多赞美你吧!使他们为了自己的平安无恙,献与你一项赞颂之祭吧!使一切外邦人都认识你是全世上独一无二的天主。”

20辣古耳就马上吩咐自己的仆人在黎明之前,将所挖了的粪坑填平,

21又吩咐了自己的妻子摆设宴席,并且准备行人所需要的一切食物。

22他又令人杀了两只肥母牛,四只公山羊,宴请所有的邻舍与朋友。

23辣古耳又恳恳切切地请求多俾亚在他那里居住两个星期。

24辣古耳并把他所有的家产的一半,给了多俾亚,又将其余的一半写了字据,待他们死后也归于多俾亚。

 

第九章

1那时多俾亚叫了天使来,他以为他是一个人,就对他说:“阿匝黎雅兄啊!求你听我的话吧!

2纵然把我自己的全交与你,做你的奴仆,我也报答不了你的关照。

3可是我又要求你,求你带着牲口或仆人到住在玛待的辣杰斯城内的戛贝罗那里,将他的契据交还他,索回银子来,也请他同来参加我的婚礼。

4因为你也知道我父亲是要计算日期的!若多迟延了一天,也要使他挂心的。

5你也一定看见辣古耳对我怎样起了誓,我也不能轻视他所起的誓。”

6辣法耳就带了辣古耳的四个仆人,两匹骆驼,往玛待的辣杰斯城去了。在那里寻见了戛贝罗,交了他的契据,也收清了那笔款子,

7也给他讲述了老多俾亚的儿子小多俾亚所遇到的一切,使他与自己同来参与婚礼。

8戛耳罗一进了辣古耳的房舍,就看到小多俾亚坐在席上。他立刻也跳了起来,彼此相吻。戛贝罗就流着泪赞美天主说:

9“望伊撒尔的天主祝福你,因为你是一个良善、公义、敬畏天主、及施行哀矜人的儿子。

10愿你的妻子和你们的父母,也获得祝福!

11望你们得见你们的儿子与你们的孙子直到第三第四代,望那永远为伊撒尔王的天主祝福你们的后裔。”

12众人齐声答应了“阿们”,就开始入席,都怀着敬畏上主的心举行了婚礼。

 

第十章

1因着小多俾亚为婚礼的缘故,延宕了几天,他的父亲老多俾亚挂念着他说:“为什么我的儿子迟迟未来呢?为什么在那里留着他呢?

2戛尔罗已经死了,没有人还给他钱吗?”

3于是他与他的妻子哈纳挂念过甚,二人同声啼哭起来,因为他们的儿子在预定的日子上没有回来。

4他的母亲哭得眼泪不停地流,说道:“哎呀!哎呀!我的儿呀!我们眼中的光,我们年老的杖,我们生活的安慰,我们后裔的希望,为什么我们放你远行呢?

5我们有了你就有了一切,我们不该让你远离我们啊!”

6多俾亚向她说:“你安心吧!不要着急!因为我们的儿子还平安,我们打发的那位与他同去的人,也是很可靠的。”

7但是无论怎样也不能安慰住她。她每天出外到她儿子可能回来的路上去东瞧西望,看看是否可能从远处看见她儿子归来。

8那时辣古耳向他的女婿说:“你在这里住下吧!我打发人去告诉你父亲多俾亚你尚平安的消息!”

9小多俾亚回答他说:“我知道我的父母一定计算了日期,现在心中必很忧伤。”

10虽然辣古耳说了很多的话祈求多俾亚,他终不肯听从。所以辣古耳就将撒辣托付给他,又将自己家产的一半,仆人、婢女、牲口、骆驼、母牛、钱财等也交给了他,打发他平平安安地,喜喜欢欢地回去,并且盼望在我未死之前,能亲眼见到你们的子女。

12撒辣的父母就抱着他们的女儿,口亲了她,放她去了;

13并且劝勉她,要孝敬公婆,爱慕丈夫,善理家务,一举一动要循规蹈矩,不可有受人指着之处。

 

第十一章

1他们回来的时候,第十一天上他们到了加郎,这城位于去尼尼微的半路上。

2天使就说:“多俾亚兄弟,你知道你怎样留下了你的父亲!

3你若意,我们就先走吧!让家人,你的妻子和牲口慢慢的来吧!”

4多俾亚赞成了先去的计划。辣法耳就向他说:“你要带着鱼胆,因为很需要。”多俾亚就带着鱼胆,俩人便先走了。

5哈纳天天坐在路傍的一座山顶上,从那里可以瞭望远方。

6一日正当她从那里企望她儿子时,真正看见她儿子从远方来了,待她辨认出来之后,她就马上跑去报告她的丈夫说:“看哪!你的儿子真来了!”

7那时辣法耳对小多俾亚说:“你一进到你的家,你要立刻朝拜上主你的天主,感谢他,然后到的父亲跟前,口亲他。

8立刻将你所带来的鱼胆抹在他的眼上,你要知道他的眼睛立刻就要睁开的。你的父亲也必要再见天上的光辉,并且因看见你而欢乐。”

9那时在上随着他的小狗先跑了去,好像报信的一般,摇着自己的尾巴表示喜乐。

10他瞎眼的父亲就起来跑去,双脚乱撞,他便用手搀了一个仆人,前去迎接他的儿子。

11接着他便与他的妻子一同口亲了他,他俩老人喜得流泪。

12他们朝拜了天主,谢了恩之后,便都坐下。

13那时小多俾亚拿出鱼胆来抹在他父亲的眼上。

14大约过了半小时之久,就如蛋皮内的白膜一般的白翳从他的眼中掉了出来,

15小多俾亚就拿住那片白膜,从他父亲的眼中拉了出来,这样他的父亲立时便复明了。

16老多俾亚以及他的妻子,和凡认识他的人都欢喜赞美天主。

17老多俾亚说道:“上主,伊撒尔的天主,我赞美你!因为你先罚了我,后来又救了我,看哪!我又得见了我的儿子多俾亚。”

18“过了七天,他的儿媳撒辣和所有的家人都平安来到了;牲口、骆驼、和儿媳的许多钱,以及连那由戛贝罗那里所索回的款项也带来了。

19小多俾亚就向自己的父母,讲述了天主怎样藉着引导他的那个人,赏赐给他的各种恩惠。

20多俾亚的表兄阿基敖尔和纳巴特也欢喜地来到他这里,庆贺他因天主所赏赐他的各种恩惠。

21于是众人坐了七天宴席,欢喜赞美!

 

第十二章

1那时老多俾亚叫了他的儿子小多俾亚来,对他说:“我们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与你同行的那位圣人呢?”

2小多俾亚回答他父亲说:“爸爸!我们给他什么报酬呢?可有什么能相称他的恩惠呢?

3他领我平平安安地去,又领我平平安安地回来,从戛贝罗那里索回了银钱,给我娶了妻子,给我的妻子驱逐了魔鬼,使她的父母欢乐,救我免于大鱼的吞噬,又使你得见天上的光辉,我们因了他,简直满受了各种恩惠,我们可有什么给他能相称这恩惠呢?

4爸爸!我请你恳求他,也许他会收纳所带来的的东西的一半。”

5于是他们父子二人便叫了他来,引他到一边,恳求他悦纳所带来的东西的一半。

6他就秘密的对他们说:“你们应赞美天上的天主,在一切生物前称扬他,因为他向你们施了仁慈。

7隐藏君王的秘密,固然是好的;但对天主的功勋,称颂和表才是光荣的事。

8祈祷与守斋固然是善行,但施舍却胜于蓄金。

9因为施舍能救人免于死亡,涤除罪恶,并且还能使人得到仁慈与常生。

10犯罪与行恶,便是自己灵魂上的仇敌。

11我要把真情至理告诉你们,不向你们隐瞒一句话。

12在你流泪祈祷埋葬死人时,不顾你的饮食时,白天将尸体藏在你的家中时,夜里安葬他们时,我就将你的祈求送达上主面前。

13因为天主喜欢你,所以需要用试探来磨炼你。

14现在上主遣发我来,为治疗你,和救你的儿媳撒辣脱离魔鬼之手。

15我是辣法耳天使,侍立上主座前的七位中之一。”

16他们一听这话,害怕得很,战栗地俯伏在地。

17天使向他们说:“平安与你们!不要害怕!

18因为我与你们同在是因了天主的圣意!你们应当赞美他,颂扬他。

19你们看着好像我与你们一齐吃喝,但是我所用的饮食看不见的,是人所不能见的。

20如今我要回到遣发我来的那里去,你们要赞美天主并且要讲述他一切的奇事。”

21天使说完了这些话,就在他们的眼前隐去了,他们再也见不着他了。

22那时他们便俯伏在地三小时之久,赞美天主,以后起来,便讲述天主的一切奇事。

 

第十三章

1老多俾亚开口赞美天主说:“上主啊!你永远是伟大的,你的王位也世世常驻。

2因为你鞭笞人,也救援人;使人降到阴府,也领人回来;没有人能脱离你的手。

3伊撒尔子民!你们应当赞美上主,在万民前要颂扬他。

4因为他散布你们于不认识他的各国之中,是要你们讲述他的奇事,使他们知道除他以外,没有别的全能的神。

5因了我们的罪恶,他惩罚了我们;可是因了他的仁慈,他又救了我们。

6你们看他怎样对待了我们,所以你们要怀着敬畏和恐惧的心赞美他。以你们的行为颂扬永世的君王!

7我们在被掳的地方赞扬他,因为他在犯罪的民族中更显示了自己的尊严。

8罪人呀!你们悔改吧!在天主前行义吧!你们可以相信他会怜恤你们。

9我和我的灵魂要喜乐于他。

10上主的一切选民!赞美他吧!举行喜乐的节期颂扬他吧!

11耶路撒冷,天主的城啊!上主惩罚了你,是因你所行的事。

12你要以你的善行赞美上主,你要颂扬永生的天主,使他在你中为自己重修他的会幕,给你召回了一切被掳的人来,使你欢乐永世无穷。

13你将射出至大的光辉,大地四极都来朝拜你。

14天下万国必要从远处来到你的跟前,带着礼物来朝拜在你内的上主。他们将以你的地域视为圣地。

15因为他们要在你内呼号大名。

16凡轻视你的必受咒骂,凡凌辱你的必受惩罚,但那些兴建你的必蒙受祝福。

17你要为你的子女快乐,因为都要蒙受祝福,并且归属上主。

18凡是爱慕你的,凡喜欢你享太平的,都是有福的。

19我的灵魂,你赞美上主吧!因为上主我们的天主从各种的困难中,拯救了自己的城,耶路撒冷。

20若是在我的后裔中,能有看见耶路撒冷的荣耀的,我才是真有福的!

21耶路撒冷的门要用蓝宝石和翡翠来建造,他的四围的城墙都要用玉石来建筑,

22街道都要用皎洁的石头来铺修。街道上,人人都要唱阿肋路亚。

23举扬她的上主是可赞美的,希望他永为她的君王。阿们!”

 

第十四章

1多俾亚的话就在此结束了。多俾亚复明之后,又活了是十二年,亲眼看见了他的孙子的子女。

2享有一百零二岁去了世,在尼尼微城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3他五十六岁时眼目失明,六十岁时又复明了。在欢喜中度过残生。

4他在敬畏天主的上愈向前精进,愈享平安。

5他临终的时候,把他的儿子多俾亚和他的七个孙子叫来,对他们说:

6“尼尼微的灭亡迫近了,因为上主的话总不能落空,从伊撒尔地分散了我们的弟兄们,都要回到她那里去,

7那一切荒芜了的地,又要住满了人。在她那里所焚烧了的天主的圣殿必要重建起来,但是不如从前一样。凡敬畏天主的人,都必归到那里去。

8万国都要舍弃自己的神像,来到耶路撒冷,住在那里。

9世上的君王都要在她那里喜乐,并且要崇拜伊撒尔的君王。

10所以,我的孩子们!你们要听从你们父亲的话,你们要虔诚地侍奉上主,努力常行他所喜悦的事。

11你们该命令你们的子女们行义施舍,从他们常常思念天主,时时诚心诚意全心全力的赞美他。

12孩子们,现在你们听从我吧!不要留在这里。在你们将你们的母亲埋在我的身傍,与我在一个坟墓里的那一天,你们要赶快起程,离开此地。

13因为我看见了这城的罪恶必使她沦灭。”

14果真在他的母亲死了之后,小多俾亚便带着妻子、儿子、孙子,离开了尼尼微,回到自己的岳父岳母那里去了。

15看见他们年老无恙,他便照顾他们,并且闭了他们的眼睛,承嗣了辣古耳的家产,并且得见了他的第五代子孙。

16他具有敬畏上主的诚心,活到九十九岁便死去了。他们就喜喜欢欢地将他埋葬了。

17他的全家与他的一切后裔,这样的行义行善,悦乐了天主,又悦乐了人,并且更悦乐了本地的居民。

 


上一篇:16厄斯德拉下
下一篇: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3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