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出版及史书序
·凡例
·旧经史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浏览次数:322 更新时间:2022-3-5
 
 

艾斯德尔传引言

(一)名称与在正经中的位置

艾斯德尔传,如若苏厄书、卢德传、多俾亚传,皆以书中的主角而得名。在希伯来文圣经中,艾斯德尔传常在五卷经末,因此犹太经师或称它为“艾斯德尔卷”或简称“卷”(Mefikkath Esther,Me illath),有时亦简称为“艾斯德尔”(Esther)。在希伯来抄本内的位置却不一致,大抵说来,多在厄斯德拉以后,但普通是在五卷经(Quinque Megilloth)之末。列于达尼尔之前。在希腊译本内,所居的位置,大抵亦是如此。在流行的希伯来经书中,艾斯德尔传常在五卷经末,厄斯德拉以前;在希腊流行本内,常在厄斯德拉以后,多俾亚传以前;在拉丁通行本内,常在友弟德传以后,智慧书以前。敝会依照一些古抄本,将艾斯德尔传置于厄斯德拉以后,多俾亚传以前。(参阅智慧书雅歌引言一)。

(二)艾斯德尔传经文

本书经文,版本有二:一为较短的,即希伯来本,一位较长的,即希腊译本。在希腊译本内增:(1)摩尔德开的梦(拉丁通行本11:2-12:6);(2)薛西斯消灭犹太人的上谕(辣13:1-7);(3)摩尔德开劝艾斯德尔去朝觐君王;(辣15:1-3.参阅本书4:8注。)(4)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的祷词(辣13:8-14:19);(5)艾斯德尔朝觐薛西斯帝(辣15:4-19);(6)薛西斯保护犹太民族所颁发的上谕(拉16:1-24);(7)摩尔德开解释自己所得的梦(拉10:4-13);(8)在希腊通信本第十章末,尚载有一句属批评学的注解,说明何人何时将艾斯德尔传翻译了希腊文,。翻译者乃是里息玛苛。

艾斯德尔传明明有两种经文。一短一长;在讨论两种经文相互的关系以前,我们应简单地介绍它们的价值和势力。

艾斯德尔传的原文在旧约经书中,算是相当完整准确。叙利亚译文即培熹托,两篇塔尔古木和圣热罗尼莫所翻译的拉丁通行本等,皆出自希伯来原文。培熹托系依照字面翻译的,不收希腊译本内的附录,未受希腊译文的影响,两篇塔尔古木是以阿辣美语写的,它们虽包含很古的材料,但据他们现有的形式,乃是公元后七八世纪的产物。第一篇塔尔古木为明白希伯来文的意义,是很有助益的;至于第二篇在讨论文字的意义上,可说完全依赖第一篇,在解释经义时,就增加了不少无凭无据的事迹。至今犹太人更喜爱第二篇。圣热罗尼莫不但翻译了希伯来经文,并且因为希腊通信本,在当时的教会内很有势力,就也依据希腊经文译述了那几篇附录,不过圣师没有将各段附录插入在适宜的地方,只将它们放在由希伯来文所译的经书以后。这种办法,虽然圣师在各段附录以前加添了一个小序,也不够清楚。

希腊文翻译艾斯德尔传,亦如多俾亚传,有两种蓝本:一、是敖黎革讷所校的(Recnsio Oriheniana Codd.A.B.C),一是殉道者路基雅奴所校的(Recensio Lucianea Codd.19,93,108.)。两种校勘本,却喜描写心理的状态,缩短许多地方。就批评学来说,敖黎革讷的校勘本更适合原文。这两种校勘本当然含有那曾提及的几段所谓次经的附录(Partes deuterocanonicae)。古拉丁译本——亦叫作古意大拉(Antiqua latina seu Itala),亚美尼亚译本等,都是依据敖黎革讷的校本翻译的。如今就较短的希伯来本与较长的希腊本来说,两者之中何者更与原始的经文相近?是较短的希伯来本所有的,或是较长的希腊本所有的,算是最初的原来的经文?提及的几段附录,是作者著书时所写的,或是后人所加的?对于这复杂的问题,历来经师的答复,很不一致,下面我们只提出三种最普通的意见:

(a)希腊经文完全是按希伯来或阿辣美文翻译的,所以在希腊本内所有,而现代的希伯来经文所缺的那几段所谓次经的附篇,在最初的原文中是有的。这是德洛息(De Rossi)、讷忒肋尔(Neteler)、芍耳次(Scholz)、赛森贝革尔①(Seisen berger)、威提(Vitti)、考冷赫贝格(Kaulen-Hoberg)、伐加黎(Vaccari)、赫讷(Henne)等人的意见。按照他们的意见,摩尔德开用阿辣美语写了全部艾斯德尔(艾9:20,32),后由“大集会”(Magna Synagoga)将它译为希伯来文:为能在普陵节内使用,又删去了几章。德洛息主张他所发现的阿辣美文抄本的艾斯德尔传,乃是原文(Specimen variarum Versionum……et chaldaica Estheris additamenta)。假使再问,“大集会”为什么把艾斯德尔传缩短了?这些学者便答应说,因为“普陵节”日后渐渐失落了宗教的色彩,成了一凡俗狂欢纵饮的节庆。及到现带在这节庆中,诵读艾斯德尔传时,犹太人每次听到摩尔德开的名字,就欢呼祝福,每次听到哈曼的名字,就谩骂诅咒;并且按着一种很古的亵渎,就把艾斯德尔传加以删削,把那富有宗教热情的几章删去,如此希伯来经文内,从不见有天主的圣名,其理由就在于此。要不然,连一次不提天主圣名的书,何能著录为圣经?假使那几篇附录原不属艾斯德尔传,那么本书便不可算是译本宗教书,更难相信是译本默感的书。这些学者为巩固自己的意见又说:希腊本内的附篇看出来是翻译的,因为其中含有许多希伯来或阿辣美的语风;并且提出证据来说,如果希腊本内的附篇不属于原始的经文,艾斯德尔就缺而不全。然而谁也不能相信一个史家写一部残缺不全的历史,留给后世,尤其是造诣高深的艾斯德尔的作者。

(b)第二种意见以现有的希伯来经文为原本,附篇是后世一位作家加的,里息玛苛就把它们译为希腊文。这是圣贝拉尔米诺(S.Bellarminus)、阿拉丕德(A Lapide)、葛兹贝尔革(Godttsberger)等人的意见。

(c)第三种意见以谓现有的希伯来经文是唯一的原本,有自己的宗教特色和价值,就它现所具的形式来说,是齐全无缺的,希腊的附篇是后加的。这些附篇不关重要,只不过解释希伯来原本内的几端事迹,出于里息玛苛的手。他翻译希伯来原文时,又从波斯国年鉴摘录了一些文案,译为希腊文,插在自己的译本内,即今日希译本内的附篇。此为蓝根(Langen)、洛阿龙(Roiron)等人的主张。

誓反教学者都持守第三种意见,并且否认这几篇附录是圣神所默感的。虽然有些公教学者也持守这第三种学说,但对它的默感性,却毫不疑惑。这便是誓反教学者与公教学者所不同之点。(参阅本引言正经性条。)

到此读者也许要问何种意见更合乎事实?我们不敢断定,只慎重地提出一些意见来讨论。

较长的经文似乎不能代表原本,因为较短的经文实在形成一个整体,附篇实似是附篇。在附篇和希伯来经文中,有几处大有出入,势不能归于一个作者。在附篇内竟又提及晚年的事。若说附篇带有希伯来文的语气,如果我们以写这些附篇的作者,是一个会希腊文的犹太人,在他的笔下,自然夹杂一些希伯来文的语气,不必说他是翻译了一些希伯来文的文件。再问,那么两者经文间相互的关系如何?我们的意见是:第一个作者是个侨居在波斯国内的犹太人,他利用摩尔德开的实录,写成了现有的希伯来文的艾斯德尔传。对于本传的史事,在犹太人中渐渐发生了不少的流传,译者里息玛苛不但将原文译成希腊文,并且依据波斯国年鉴与最可靠的口传,编撰了现有的希腊译本。第一位作者和日后的编译者,两人都是受了天主圣神的默感而从事著述的,如此说来,关于本所发生的困难,似乎都可迎刃而解。

【注意】在我们所编译的中文艾斯德尔传内,依照希腊译本将各段附篇,插入在合适的地方,别以甲乙丙丁,节数亦另起。

(三)目的、内容与结构

本书叙述天主如何在薛西斯帝时,藉着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后,拯救犹太民族脱离了死亡的危险。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为使民众每年纪念天主这救命的鸿恩,遂建定了“普陵节”。

内容和结构大致如下:

【小引】薛西斯为王第二年,摩尔德开在秀商禁城,夜得一梦。梦见有两条大龙前来相斗,怒号,催促列邦起来攻打选民,但选民终究得胜了他们。不久摩尔德开禀告君王,有两个太监结党要谋杀君王,因此摩尔德开和伊撒尔民族遂招来了哈曼的怨恨(拉丁通行本11:2-12:6附录甲)。

【第一段】艾斯德尔被选为皇后(1-2):瓦协提皇后不肯顺从薛西斯君王的欲望,薛西斯王便废弃了她(1),另立新后(2:1-14)。艾斯德尔被选为后(2:15-20)。摩尔德开发觉匪徒结党,要谋害君王,便告诉艾斯德尔,要她转告君王(2:11-23)。

【第二段】哈曼意图消灭犹太民族(3-6:14):摩尔德开得罪哈曼(3:1-6)。哈曼与犹太人结怨,力劝皇上下令消灭犹太民族(3:7-附录乙1-8-3:15)。摩尔德开一得知此事,便劝艾斯德尔去朝觐君王(4:1-15)。摩尔德开与艾斯德尔守严斋哀求上主垂怜(4:16-附录丙1-24)。艾斯德尔朝觐君王,请他和哈曼赴宴(附录丁1-11-5:1-8)。哈曼开会谋杀摩尔德开(5:9-14)。君王忆及摩尔德开昔日对自己的恩惠,就吩咐哈曼尊敬他(6:1-13)。哈曼含羞再赴艾斯德尔的宴会(6:14)。

【第三段】犹太人的胜利(7-9):艾斯德尔乘君王第二次和哈曼来赴宴的机会,当面控告哈曼(7:1-6)。君王在盛怒下决定了哈曼的死罪(7:7-10)。摩尔德开继哈曼位辅弼君王(8:1-2)。艾斯德尔劝皇帝下令保护犹太民族(8:3-附录戊1-20)。第二道上谕的反应(8:13-17)。“阿达尔”月十三日,犹太人起来攻击他们的敌人(9:1-5)。在秀商城内是月十三十四两日,犹太人向敌人复仇(9:6-15);在波斯帝国各省内,亦闻风响应(9:16-19)。为纪念这超奇的救恩,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便建立了“普陵节”(9:20-32)。

【结论】摩尔德开为薛西斯帝的总理大臣(10:1-2),摩尔德开懂得了自己昔日所得的梦(附录己1-10)。艾斯德尔传的译者(附录庚)。

(四)文体和历史性

艾斯德尔传到底是传奇或是事实?历来的学者都说,艾斯德尔传是译本历史性的史书。但是,自从十八世纪末直到现在,学者对于上面的问题,却有了四种答案:(a)有的根本否认艾斯德尔传有历史的价值,只以它为一本历史的小说。首创这学说的是森肋尔(Senker)。现代是自由批评家,无不附合。(b)有的以艾斯德尔传乃是一种神话,或出自埃及。(参阅九章以后的附注。)(c)芍耳次(Scholz)解释艾斯德尔传如同一本启示的寓言书。按他的意见,在友弟德、多俾亚、艾斯德尔三本书内,作者用一种寓言体裁,状述基督和假基督间的斗争;哈曼表示“假基督”,摩尔德开表示“基督”,艾斯德尔表示圣教会,基督藉圣教会在世界穷尽之际,必要得胜“假基督”,如同摩尔德开得胜了哈曼一样。(d)得赖味(Driver)及一些誓反教的学者,以本书的“核心”(nucleus)是有历史性的,但在所谓“核心”以外,作者却用了许多陪衬来粉饰。有的天主教学者,如熹耳等贝革(Schidenberger)等,主张艾斯德尔传的文体,不是属于严格的历史体裁,而是属于“自由记述”的文体。(参阅旧约史书总论丙史书体裁条。)

学者所以否认或减少艾斯德尔传的历史性的理由,是因为他们以艾斯德尔的史事与世界史,尤其是与波斯国的历史不相符合。他们所提出的证据不外:

(1)在波斯国年鉴内,从未提及有一个外国人——犹太人摩尔德开——在波斯国做过总理大臣;(2)依据赫洛多托(Herodotus)的考证,薛西斯的原配,亦不是瓦协提,也不是艾斯德尔,却是阿默斯特黎(Amoestris)(VⅡⅨ112)。(3)铲除犹太民族的计划和波斯人民七万五千的杀戮,不但波斯国的历史丝毫不提,而且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一个君王岂能下令消灭一个从来不知名的民族?那里有一个君王会让一个外国民族任意对自己的国民复仇淫杀?(4)艾斯德尔传上话说:摩尔德开与耶苛讷雅同时被拿布高遣送至巴比伦。若是如此,他在薛西斯作王时,已过了百余岁,像这样的一个老人,如何能做出这样轰轰烈烈的事?

坚持艾斯德尔传有严格历史性的学者,一面解释上述的困难,一面也提出一些证据来巩固它的历史性。

(1)波斯国与希腊来往的关系。对于其他许多的事——我们如今由考古学知道了——他们却一概忽略不提。

(2)艾斯德尔虽不是正夫人,却是皇上的宾妃,皇上宠爱她,立她为后,即算为正夫人。作者援自由记述体,描写她严如一位皇后,有何不可。下面我们要讨论本书的文体。

(3)对于第三点,实在有困难;不过被杀的人数各本也有出入,玛索辣经文作七万五千人,希腊译本却作一万五千人。固然,在如此有组织的波斯帝国内,不容易发生这样的事,然而在历史上多少不易发生,或不可信的事,而实际上竟然发生了呢?薛西斯是一个任性纵欲的君王,像这样的君王,在专制的时代,只要一怒,是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的。历来又有多少风流的君王,牺牲了几千万无辜的性命,去买他心头人的嫣然微笑。

(4)同耶苛讷雅被掳到巴比伦去的摩尔德开,不是这位摩尔德开,而是他的祖父或叔父。研究近东民族学的,都知道孙子取祖父或侄儿取叔父的名字、是一种最普通的风俗;并且依希伯来文,亦可讲不是摩尔德开同耶苛讷雅被掳到巴比伦,而是她的祖先。对这问题,参阅附录甲注二。

这些解释不过是消极的,有没有积极的凭据来证实艾斯德尔传的历史性?似乎是有的:

(1)犹太民族,至少从玛加伯时代起(加下15:36,37),直到现代,天主教的学者,直到上世纪——自芍耳次以后,连公教的一些学者,也否认艾斯德尔传有绝对的历史性——无不以本书为一本严格的历史书。如果没有重要的理由,就轻易抛弃这项传说,似乎不适于科学的历史研究法。

(2)直到现在犹太人还举行“普陵节”,这节庆应有史事为根据。“普陵节”所依据的事实,是伊民藉摩尔德开与艾斯德尔所蒙受的救恩。为纪念这空前绝后的救恩,而产生了“普陵节”,并不是先有了“普陵节”,而后产生了艾斯德尔传。至于其他关于“普陵节”起源的说法,都不足信。参阅九章附注。

(3)就作者来说,他对波斯国的生活、政治、风俗、朝廷的制度与礼仪,都相当熟识。有些地方描写得如此仔细入微,仿佛他曾经目睹。若我们将它与其余的经书,以及赫洛多托,客忒息雅,色诺丰忒(Xenophontes)等人所编的史籍相对照,便可发现这些书描写波斯国的生活和风俗,完全与艾斯德尔传相吻合。如传内记载波斯皇宫划分为三,即君王自居的正殿,后宫和明堂,与考古学的发现极相符合。这些理由,如果综合起来,加以考虑,必使我们不敢轻易认艾斯德尔传的历史性。然而我们不能不承认叙述这段历史的体裁,与其他圣经中的史书完全不一样。作者将这段历史完全戏剧化,所以到处充满着戏剧的色彩,其中主要的人物,都在戏剧的“对比性”下登场:犹太民族的死仇哈曼对以热烈爱护犹太民族的摩尔德开,一位骄奢荒淫的君王薛西斯,衬以淑厚纯洁的皇后艾斯德尔。就文学立场来说,艾斯德尔传是一篇戏剧色彩浓厚的传记,因为状情述景,异常生动活泼,甚多曲折变化。依斯特黎得(Striedl)的意见,本书的作者必是一个善于讲故事的文学家,他的作品是有世界文学性的作品。为引起读者的注意,作者在叙事方面有快有慢:写得慢,好使读者对于事实的结构懂得更清楚,写得快,好引起读者的兴趣。总而言之,艾斯德尔传虽然是一本有历史性的史书,然而就它所用的文体来说,实带有一种“自由记述”的性质。

(五)艾斯德尔传在宗教上的价值

我们上面明明说了艾斯德尔传不像其他的史书。洛贝尔(Robert)shuo :“本书离那激发热心生活,在伊撒尔人民中历代相传的盟约的道理,实在相隔太远。每次伊民遭难,盟约的道理,常是他们宗教的生活的渊源……而在本书却不提……艾斯德尔传固然也使我们感到兴趣,也叫我们大受感动,也给我们一些很好的教训……但总是抓不住我们的心灵,不使我们的灵魂沉浸在超性的宗教道理里面,如同每页每节现示天主的全能、圣德、仁慈,充满如火如荼的宗教热忱的申命纪、先知书和其他的旧约史书一样。”

这种批评为希伯来文的艾斯德尔传,似乎有理,但为全部的艾斯德尔传,即带有附篇的希腊译本却不然。

艾斯德尔传所包含的最紧要的道理,是天主的照顾。当伊民到了一个生死关头时,天主便拯救了自己的选民。圣教会的圣师们和解经家,以为既然按圣保禄的道理,伊撒尔民族象征教会,艾斯德尔传自然也能安慰遭难的教友。因为艾斯德尔传证明世上的骄傲人,终不免要零落,谦虚的人,究为人所景仰。所以耶稣的门徒,虽被骄傲的人轻慢凌辱,却有安,因为天主所定的时候一到,他们必会得到显耀。

除此之外,在本书内还有几端可的好道理:如天主是全能的大造物主(拉丁通行本13:9-12;14:14),全知全能,主宰一切(拉13:9-12),万事都由他支配,宇宙是他所创造,受他人照顾(拉10:4-13;14:5;16:16),他是至公义至仁慈的;人陷于困苦,只要求他,他无不俯就哀怜。

自马丁路得直到现在,不少的学者诋毁艾斯德尔传,好像是一部赞成淫杀复仇的书。他们责斥摩尔德开是个傲慢的奸贼,责斥艾迪德尔是一个无耻的宠妾,毒辣残忍出乎常情。这话看来,似乎也有道理;不过凡事不可只看一面,须面面俱到,方可定断。我们不可以现时的眼光去批评当时的行为。在旧约时代,复仇是法律所准许的,何况伊撒尔民族这次已到生死关头,他们奋起复仇,是为图存,无异临阵交锋,自然不可放松。末了,我们既然主张艾斯德尔传富有浓厚的戏剧色彩,是一种“自由记述”的体裁,自然不免有夸大的地方。这也不足为怪,文体中最事铺张的莫过于戏剧。

(六)正经性

住在巴力斯坦的犹太人,到公元前后一世纪,对艾斯德尔传起了怀疑,以为它不是一本默感的书;有的竟然主张只在“普陵节”公读,不许百姓私下翻阅。直到一世纪末,才议定艾斯德尔传为一本“默启的书”,即是一本默感的书。但侨居在埃及的犹太人,不但把本书译成希腊文,并且加以补充,使它愈见完善,即现有的希腊本,天主公教所使用的通行本。从公元后第二世纪起,及到第八世纪止,不论居在巴力斯坦或在外国的犹太人,在他们的塔尔古木集传内,将现存的希腊本,译为阿辣美文,详加注解。在圣教会内对希伯来文的艾斯德尔传,谁也不疑惑它是一部默感的书,但对希腊本所有的附录,在古时有些教父不以它们为默感的,因此这几篇附录如德训篇,智慧篇一样,同谓之为次经。到一五四六年脱利腾公议会(Concilium Tridentinum),决定拉丁通行本内所有的经书及其中所包含的各个部分皆是“圣”的,即谓都是天主圣神所默感的,这样为天主教教徒就没有什么可疑惑的了。但是圣教会每次决定什么道理该信,并不是发明一端新道理,——她没有这种权柄——而只是说明这端道理是天主所默启的,所以当信。天主将“信德的宝藏”(Depositum fidei)托付给圣教会,她,“真理的柱石兼基础”(弟前3:15),依侍圣神的助佑,随时随地随事教训她的儿女,什么道理是天主所默启的,什么道理不是天主所默启的,或是错误的。然而默感究竟是一件历史的事迹。我们要证明艾斯德尔传内的几篇附录即次经,实是天主默感的,这证据只能在历来的圣教会的传说中找,因为圣经不能证明自己的是“圣”的 ,惟有天主能藉圣教会来晓谕我们这译本书是“圣”的或不是“圣”的。

新经内,从没有提及艾斯德尔的事。可是一位宗徒时代的教父,罗玛的圣克肋孟(Clemens Alexandrinus)屡次提及艾斯德尔传。该注意这两位学者所使用的艾斯德尔传。,乃是希腊本,即较长的译本。敖黎革讷援引艾斯德尔传的附录,即所谓次经,如同别的经书一样,并且把它著录在“希伯来人给教友所遗下的经书”的目录内。鲁非奴斯(Rufinus)明明地把艾斯德尔传,列在“默感的书”内。

最初教会的圣经书目,如耶路撒冷圣济利禄的书目(Catalogus S.Cyrilli Hyer soloimitani)、圣厄丕法尼犹的书目(Catalogu S. Epihanii)、达默协克圣若瑟的书目(Catalogus S.J.Damasceni)、厄耳得耶稣的书目(Catalogus Ebedi su)劳狄杰阿会议的书目(Catalogus Coneilii Laodiceae)等,都著有艾斯德尔传。又因为这些文件全出于东方教会,东方教会所使用的常是希腊文的圣经;这些书目,就足以证明古时的教会认希腊本内的艾斯德尔传圣经。古抄本如亚历山大里亚抄本(Codex Alexand inus)、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梵蒂冈抄本(Cod x Vaticanus)、巴西里雅诺委讷托抄本(Codex Basiliano-Venatus)等,都再有较长的希腊文的艾斯德尔传。西方教会常以七十贤士所译的圣经为默感的经书——这种见解是否有理,我们暂且不管,——所以对附篇的默感性,自无疑问,不但此,并且西方教会的一些伟大的学者,明明援引是书如一正经:如圣依拉黎约(S.Hilarius)、圣依诺曾爵第一世(S.Innocentius I)、圣奥斯定(S.Augustinus)、杰拉息约教宗的上谕(Decretum Gelasianum)、加息约多洛(Cassiodorus)、圣依息多洛(S.Isidorus)等。

现在我们要说明为什么对艾斯德尔传的附篇发生了一些疑惑。在东方教会对于本书的附篇发生离开疑惑的原因,归于撒尔狄斯圣默里托(S。Melito Sardensis),在西方教会,则归于圣热罗尼莫(S.Hieron mus)。

圣默里托为编撰圣经书目,问了一些犹太教友们的意见,因为他们不录艾斯德尔传的附录为正经,所以他也没有将这些附篇著录在他的经书目录内。圣热罗尼莫所以如此,也是因为他受了他犹太教授的影响。奇怪,圣亚大纳削(S.Athanasius)对这些附篇,也表示怀疑;但是他在另一著作中,引用艾斯德尔传次经的附篇也表示怀疑,以这一部分的经书,可视为立言有益的书籍,却不能拿来为证明信德的道理:如鲁培托(Rupertus de Deutz)、尼苛劳里辣诺(Nicolaus Lyranus)、狄约尼息犹(Dionysius Cartbusianus)等。马丁路得对艾斯德尔传很不满意,他以为这部书不如没有好。对它的附篇,不屑说,他指为伪经。现在的英国教会对这部书的态度,亦随从马丁路德,但在古时,至少半正式地,而采纳了巴力斯坦犹太人所用的书目。这样在旧约内有七种书籍或书篇,他们认为不是经书,而呼之为“伪经”。经书列入正经书目的历史,足以证明:假使世上没有圣教会,或有了圣教会而不享有对于信德的道理那不能错误的权威,就连天主的默示,也可被人忽略。

(七)著者与著作时代

对此问题学者间的意见纷纭。(a)有的说本书或全部或一部分是摩尔德开写的,如亚历山大里亚的克肋孟、尼苛劳里辣诺(Ni olaus Lyra us)、狄约尼息犹(Dionysius Carthusianus)、杰讷巴杜(Genebardus)、考冷(Kaulen)、伟古鲁②(Vigouroux)、苛尔讷里③(Cornely)、洛阿龙(Roiron)等。有的想著者是与摩尔德开同时的一个人,他利用了摩尔德开的笔录,而编撰了艾斯德尔传。芍耳次(Scholz)、露市(Reusch)、基肋(Gillet)等,都作这样的主张。(b)圣奥斯定,圣依息多洛却以为是厄斯德拉的作品。(c)现代的学者,大都主张艾斯德尔传是在波斯帝国灭亡以后作的,可是谁作的,已不可考。古代犹太人想艾斯德尔传是“大集会”编撰的。这种意见真是凭空设想的。因为“大集会”在事实上从来就没有过。

至于前三种意见孰是孰非,很难决定,圣奥斯定的意见,固然有可能性,其余的意见,倒似乎更可靠。就我们猜想,本书产生的时代,或在玛加伯时代以前,或在玛加伯时代。编这书时,作者利用了一些由艾斯德尔和摩尔德开时期传下来的文献。

为解释——不说证明——我们的意见,请读者注意下列几件事:作者屡次注明波斯国的风俗(1:13,19;4:11;8:8等处);作者提到波斯帝国时,明显这大帝国早已不存在;作者所用的希伯来文,显然是后期的希伯来语。由此可见,作者或是一个侨居在波斯国的犹太人,或是一个对波斯国的历史、风俗和往日的势力当熟识的,而住在巴力斯坦的犹太人。不论如何,他利用了很古的材料,来编撰了他的艾斯德尔传。

 

 

艾斯德尔传

 

附录甲(节自拉丁通行本11:2-12:6)

章旨 1-11摩尔德开梦中忽见奇事,沉思推究。12-17摩尔德开探悉了太监的阴谋,报告君王,因此与哈曼结怨,遂招祸害。

    1彼讷雅明族人克市的曾孙,熹默希的孙,雅依尔的儿子摩尔德开,于薛西斯大王在位第二年,“尼散”月初一日,得了一梦。①2摩尔德开住在秀商,是一位犹太伟人,在王宫内服务。3巴比伦王拿布高从耶路撒冷带走犹大君王耶苛讷雅时,他也一同被掳去。②4他梦见:忽然来了一阵喧哗骚动,雷电交作,大地震动,四面鼎沸,5看呀,有两条大龙,势将撕斗,鸣声甚鸿。6万民在牠们的怒吼中,准备战斗,去攻击正义的民族。7啊!那是黑暗、恐怖、忧患、痛苦、悲伤的日子,全世界大乱。8整个正义的民族都感到惶恐,怕遭遇灾难,准备牺牲,起来向天主哀号。9正当他们哀号之际,有条小泉忽化为巨流,水势凶猛;10同时曙光和太阳出现,贫贱的人大受举扬,势吞显耀。③11摩尔德开梦见此事,就惊醒了,心想天主藉此何为,就将梦中所见牢记在心,至夜沉思,追求梦意。12是时摩尔德开正与君王的两个看门的太监,彼革堂和忒勒市,住在宫内。13他发觉了他们两人的阴谋,就留心观察他们的行动,确知他们计划要对薛西斯王下毒手,就将此事报告了君王。14于是君王审问这两个太监,在他们招供以后,就定了他们的死刑。

15王亲笔录了这事的原委,存为档案;摩尔德开也笔录了这件事。16王敕令摩尔德开仍在朝内供职,因有功赐给他礼物。17那时有阿戛格人哈默达塔的儿子哈曼,在君王前很有名望,为了这两个太监的事,有意加害摩尔德开和他的民族。⑤

                        

①薛西斯王——在玛索辣经文中作阿哈协委洛市,拉丁通行本译作阿稣厄鲁斯,七十贤士译为阿塔薛西斯——公元前四八六年至四六五年为波斯帝国的君王。希伯来经文内所记载的阿哈协委洛市王是谁,历代学者都曾考究过,所得不下十余种意见。但是近代一般学者都以阿哈协委洛市即是薛西斯(Xerxes),因为艾斯德尔传所记,只符合波斯王薛西斯帝生平的事迹。依照本书所述,这位君王(a)兼治米德扬,(b)他的版图自印度迄爱提约丕雅,(c)共分为一百二十七省(1:1;8:9;9:30),(d)地中海沿海各岛屿也包括在内(10:1),(c)帝都设于赫蓝的秀商(1:2);除薛西斯帝外,没有一个波斯君王可与上述的事实相吻合。又按语言学解释阿哈协委洛市一名,乃是波斯语【Hsauarsa】,即【Xerxes】。希伯来人依据他们语言的特性,在名字前添上一个“阿”字。便成了阿哈协委洛市。薛西斯当政二年,即公元前四八四年。“尼散”月即犹太教历之正月,居在巴比伦的犹太人,有时也取巴比伦的名字,如同居在埃及的犹太人取埃及的名字一样。此乃一时的风尚,绝不能遽然断定摩尔德开即是玛尔杜克神。延森(Jensen)、豪仆特(Haupt)等学者的意见,则无异海市蜃楼,不足凭信。摩尔德开的家谱,见于2:5,6,属彼讷雅明支派,与克市、雅依尔、熹默希同族。昔日克市的儿子撒乌耳战胜了哈玛肋克王阿戛格,今日他的后裔也居然得胜了阿戛格的后裔哈曼。“摩尔德开夜得一梦,”在圣经上屡次记载,天主藉梦启示人未来的事迹,如阿彼默肋客、拉班、若瑟、法郎的臣仆、法郎自己(创20:3;37:24;37:5-11;40:5-22;41:1-57),米德杨人(民7:13,14)、撒罗满(列上3:5-15)、拿布高(大2:1-45;4:1-34)、达尼尔(达7:1-28)、犹大玛加伯(加下15:12-16),新经内耶稣鞠养之父大圣若瑟(玛1:20-24)等皆是。摩尔德开所得的梦,他自己曾解释了,见于附录己。秀商亦作苏萨,公元前四千年已出现,常为赫蓝国之首都,居鲁士建国后,亦立都于此,后改为波斯君王冬季的行宫。达理阿希斯塔培斯(Darius Hystaspes)在此建筑了一座堡垒,就是艾斯德尔传中1:2,5;2:3等处所提的禁城。自一八五一年开始发掘以来,所得的收获于近东古代的历史贡献甚大。由发掘所得的材料,都充分证实艾斯德尔传中所记述的事迹无讹。

②若摩尔德开是与耶苛讷雅同时被掳遣送至巴比伦,则在薛西斯王执政时,他已是一位百余岁的老人了,如何能办这伟大的事业?为解释这困难,有些学者以本句按原文亦可解释作:他是同耶苛讷雅同时被掳的希默熹——他的曾祖和雅依尔——他的祖父的后裔。有些学者以此处所记载的家谱不全,摩尔德开的祖父亦恐名叫摩尔德开,此处或即指他的祖父而言。但比较合适的解释,还是直截地说,作者在此仅注意到摩尔德开是“一个流亡的犹太人”,提及他的先世,是为说明他的族系,用的是一种戏剧体裁,仅记大略,概括地说摩尔德开是同耶苛讷雅一齐被掳的犹太人。第二节中说他“在王宫内供职”,也是修词上所用的一种伏笔,或者摩尔德开在制胜哈曼以前,曾在朝内做个小职位。

③梦境的剪裁和布局,富有戏剧性的作风,以预兆做开场,以喧哗、骚动、雷电,引出两条大龙,激起万民攻击正义的民族,继以那惊吓正义民族的海岸,结以正义民族的哀祷而获救。小泉化为巨流,曙光、朝阳,与黑暗、阴森、忧患、痛苦,前后相映,使悲惨的剧情更为生色。贫贱的人,指一时失势的犹太人,显耀,指暂时得意的异民。两条大龙,一是哈曼,一是摩尔德开;化为巨流的小泉,乃是一跃而为贵妃的艾斯德尔。

④摩尔德开得梦后,甚为焦虑(创41:8达2:1-3;4:2,3),因为他明知道惟有天主能解释梦境(创41:16),所以不能如法郎和拿布高一样,去追问占梦的术士,只把这事放在心里,静待天主几时给他证验梦境。

⑤12-17一段,记载摩尔德开如何对薛西斯王尽忠怀信,呈报两个太监图刺的阴谋,救了皇帝的性命。这一件事亦见于2:21-3:1,惟将两太监的名字巴戛塔与塔辣市及哈曼的生身地名步戛,据希伯来文改为彼革堂、忒勒市和阿戛格。朝臣结党谋杀君王,在世界史上是屡见不鲜的,即圣经上诸如此类的政变,也是连篇累牍,如列上15:27;16:2列下9:14;15:10-25;21:23;8:15;19:27等。薛西斯自己后来亦为阿尔塔巴诺(Artabano)和阿斯帕米特辣(Aspamitra)所弑,彼革堂和忒勒市乃是两个宦官;赫洛多托考证波斯国历代君王,自居鲁士以来,常选派太监看守殿门,以防不测。摩尔德开此伟大的功绩,依波斯法律(参阅赫洛多托Ⅷ109Ⅶ85,90等处),应记录在皇家年鉴上。赫洛多托与客忒息雅(Ct sias)原依照年鉴编撰了他们的波斯国史。两位太监是哈曼的挚友,他俩身遭不测,当然他要忌恨摩尔德开。哈曼是阿戛格人。阿戛格是一地名,似应读为阿戛兹(Aghazi),位于今所谓科尔斯巴得(Korsbad)地内。作者还用他所喜爱的戏剧文体,将地名化为人名,以阿戛格为那被撒乌耳得胜为撒慕尔所杀的哈玛肋克王(撒上15)。如此哈曼与摩尔德开的敌对更形具体,而彼讷雅明支派的摩尔德开,毕竟如撒乌耳一样,制胜了阿戛格的后裔哈曼。

第一章

章旨 1-9薛西斯王与瓦协提后分别摆设盛宴,款待民众,以示荣耀。10-22薛西斯王因王后瓦协提违抗命令,听信宦官默慕杆的建议,废弃瓦协提后,并通令全国人民,以昭炯戒。

    1在薛西斯王执政时,有过这样的事:——这薛西斯所辖的版图,自印度至雇市,共有一百二十七省——①2他在秀商禁城 上位登极后,3在第三年上,号召自己所有的公卿与朝臣,波斯与玛待的将官,各省的总督与贤达,都应前来,参加他的盛宴。4一连一百八十天,日日夸耀他赫赫帝国的财富,和他荣耀的威严。②5这些日子过了以后,王又在宫内御园内宴请秀商禁城全体人民,不分尊卑,都邀来参加,七日欢宴。6庭院各处张挂着纯白和紫红色的布帘,系以纯白和深红的细麻绳,悬在大理石柱的银钩上;在花纹的彩石,有色的大理石和珍珠织成圆形的地板上,设有金银的床榻。③7盛酒的器具,都是金制的,大小俱全,饮酒随意,这真是王家的盛宴。8饮酒彼此尽量,无人强劝,因为王已令宫内职员,应随各人所好,善加招待。9瓦协提皇后,在薛西斯王的宫内,也摆设盛宴,招待妇女。④

10至第七日,皇帝一时酒性发作,就命默胡曼、彼则塔、哈尔伯纳、彼革塔、阿巴革塔、则塔尔和加尔加斯,常伴随薛西斯王的七个宦官,11去召瓦协提皇后,叫她头戴后冠,到自己跟前来,让众百姓与朝臣,瞻仰她的美丽风姿,因为她容貌娇美,甚悦人目。12宦官即奉王令去召请,瓦协提皇后却拒绝不肯去。如是王勃然大怒,气得五内如焚,13遂与朝中通达时务的贤臣商议⑤——因为当时君王一有举动,必与谙晓法律和洞悉民情的朝臣商议。14那时在王身傍的,有加尔协纳、协塔尔、阿德玛塔、塔尔熹市、默勒斯、玛尔色纳、默慕杆,七位波斯和玛待的公卿;他们常在君王的左右,分居国家的显位。15王谘询他们,按法律应如何处置瓦协提皇后拒绝履行由宦官所传的君王命令的罪。16默慕杆在君王及公卿前建议说:“瓦协提皇后这次不但得罪了君王,并且得罪了全国的诸侯以及薛西斯王的各省人民。”⑥17皇后的这种行为,一传到了一切的妇女们的耳中,她们必将效尤,小觑自己的丈夫。一时到处传播,薛西斯王命瓦协提皇后到他跟前去,她却不肯去之事。18凡听到皇后这种举动的波斯与玛待的公主贵妇,必对其丈夫慢不加礼,轻视娇怒。19陛下如果赞成,可下一道手谕,附入波斯与玛待的法典内,成为定律:禁止瓦协提后,今后不得复朝薛西斯王;至于她所居的后位,王可赐与另一比她贤能的国妃。⑦20不过王要下这道命令,然而版图如此广阔,务必设法通知全国,使全国的妇女,不拘尊卑,对自己的丈夫都应表示尊敬。”21默慕杆这番建议,君王和公卿都表赞成;王就依照默慕杆所建议的命令施行,22向全国各省,传递文告,依各省的文字,和各民族的语言,敕令天下所有的丈夫,应是自己家庭的主人,可随意发号施令,处理一切。

                        

①1-3节,作者说明本书史事发生的时代和地点。时代,距作者及读者甚远,即薛西斯王执政第三年,公元前四八三年;地点乃波斯帝国四首都之一的秀商。薛西斯虽不如居鲁士与达理阿,但当他在位时,国势尚称强盛,版图自印度迄雇市,共辖一百二十七省。(雇市即爱提约丕雅。)赫洛多托说:“波斯帝国共分为二十行省,每省各辖或五或六或七郡。”由此可知,作者对波斯国的地形和国情,颇为熟悉。

②秀商是波斯帝国四首都之一,其余三首都为:帕撒戛德斯(Pasagardes),厄克巴塔纳(Ecbatana)和百泄波里(Persepolis)。安散(Ansan)是居鲁士创业之初的首都,亦波斯帝国的发祥地。薛西斯王在秀商除朝臣外,还请了他国内的军政公卿赴宴,为时一百八十日,即六个月。这并不是说军政百官同来赴宴,六个月内,住在秀商宫阙内。他们可能是轮流到京,七日作皇帝的贵宾后,遂即返任。自居鲁士创业以来,波斯帝国每次在出征前,总是邀请国内的文武公卿和各省省长前来赴宴,商讨战略,瞻仰“大帝”或“万王之王”——波斯人称呼君王——帝国的财富和威严,好使他们忠心不二,服从君王,巩固帝业。据学者说,薛西斯这次宴会,是为准备进攻希腊。

③5,6两节描写君王专为禁城内的人民所设的盛宴。近代考古家,掘得了秀商城的旧址,得知该城分为四区:城北、为人民住宅区,城东,为皇帝宫殿,城西,为所谓“阿帕达纳”(Apadana),其中设有博物馆、贮藏室、明堂、后宫,城南,为禁城(Birah)。在禁城内建有几座堡垒,有御苑,护卫所,如在“阿帕达纳”内一样,有皇帝的住宅。薛西斯在禁城内的御苑内曾宴请人民。这御苑波斯人唤做“帕尔德斯”,希腊作者音译为“帕辣德依索斯”,拉丁文移借希腊文作“帕辣狄稣斯”(Paradisus)。圣教会后用此名以代表天堂。

④“瓦协提”,依照波斯古语,含有尊贵之意。据赫洛多托的考证,薛西斯的原配,原名阿默斯特黎,因此现代的学者以为她不过是君王所宠爱的第一个贵妃。瓦协提在王宫内,设宴招待禁城内的妇女,也是波斯人的风俗(参阅赫洛多托Ⅴ18Ⅸ110)。

⑤这七位宦官的名字,都是波斯语,对这七个名字的意义,学者解释不一,故从略。瓦协提拒绝王命,使他在百官前失去威风,当然那骄奢淫佚的薛西斯帝要大发雷震之怒。值得注意的,是艾斯德尔传对薛西斯个性的描写,完全与希腊史家所述的相符合。

⑥第十节内所提的七人,是管理殿内的宦官。第十四节内所提的,是七位公卿,“常在君王的左右”,是皇上贴身的谋士。薛西斯为处置瓦协提事,自然谘询到了这七位公卿,以便处决。据赫洛多托说:这七位公卿都是有学识的人,他们除了皇上临幸宠妃时外,皆可随时朝觐君王。默慕杆代表他们发言。

⑦默慕杆真会乘机说话,也许他们对瓦协提有所不满,或者他有意从事改革,而瓦协提却从中阻扰,无法进行。故他这次决心乘机建议把皇后废掉,免得她日后再获得薛西斯的宠幸来谋害自己。默慕杆建议,为国家前途,人民幸福着想,要求君王下一道不可挽回的上谕,废去瓦协提后,力行新政。然新政究何所指,并未具体说明。仅末节云:“……所有的丈夫应是自己家庭的主人,可随意发号施令。”这句话表面看来极平凡,但颇耐人寻思。赫赫波斯帝国的大王,岂能为这么一句陈腐的话,而轻动御笔下一道不可挽回的上谕,岂不有伤尊严!因此,现在的一些解经家将本节译为:“……所有丈夫应是自家的主人,应使用自己本地的语言。”如此可窥上谕的用意,在于鼓励丈夫应用自己的语言去教训孩子,不要用母亲的语言。在波斯国内流行的语言,不下二十余种,薛西斯王颁此上谕,企图统一语言,避免分裂;表面虽如此,然其中实深含有政治的意义,不容忽视!

⑧在本节内,作者说明皇帝的上谕是“依各省的文字,以各民族的语言”写成的。如同作者泛称瓦协提和艾斯德尔为皇后,作者再援用“自由记述”的文体,说皇帝的上谕,是以各省的文字和各民族的语言而写成的。据帕通(Paton)的考证,波斯帝国当时最流行的语言,在波斯本国内,有旧波斯语、巴比伦语、赫蓝语、阿辣美语;此外尚有许多依兰(Iran)土语,昔日在巴比伦和亚述两国所习用的亚述语、阿辣美语,并且有些地方还习用秀默尔语和卡息(Kassita)语。在所属如亚美尼亚中,使用古代的“伐尼”(Vanico)语和其他新兴的印度欧罗巴士语;在小亚细亚一带使用希腊、里底亚(Lydia)、加黎雅(Caria)、卡帕多细亚⑨(Cappadocia)和其他的语言;在叙利亚和巴力斯坦使用阿辣美语、阿剌伯语,和其他土语;在埃及国内,使用所谓新埃及语。以上都是当时波斯国的属地。上谕大概是用波斯及阿辣美语写的,各省的首长,便译为本省的言语,颁布所属,使一体知照。这也是昔日几个古老大帝国,如埃及、亚述和巴比伦的颁布诏令的方式。

第二章

章旨 1-4诸朝臣为君王设计,建立新后。5-7摩尔德开与艾斯德尔的家世和彼此间的关系。8-11艾斯德尔应召入宫,受赫革的优待。12-20艾斯德尔蒙王宠爱应选为后。21-23摩尔德开探悉得两个太监的阴谋,通知艾斯德尔转告君王。两太监伏法,并记录在年鉴内。

  1事后,薛西斯王的盛怒已平息,无意中他又想起了瓦协提和她违抗命令的事,以及和众臣僚所决定的处置她的办法。2如是王的仆役和朝臣说:“应为王另选贤德年轻的处女;3王可指派委员到全国各省,召集所有年青娇丽的处女,都到秀商禁城来,安置在后宫内,由王管理后宫的太监赫革负责看管照应,供给她们冶容洁身的香料。4那中君王之意的处女,就立她代瓦协提为后。”这建议正合君王的心,王就照这建议进行。①

5在秀商禁城内,有一个犹太人,名叫摩尔德开,是雅依尔的儿子,熹默希的孙子。熹默希原是彼讷雅明族人克市的儿子。6先是巴比伦王拿布高由耶路撒冷带走犹大君王耶苛讷雅时,还带走了一些俘虏,他是其中之一。7他抚养了哈达撒,即艾斯德尔,他的堂妹,因为她自幼就丧了父母;这女孩身材标致,容貌美丽,自她父母去世后,摩尔德开就以她为自己的女儿。②

8不久,皇帝的谕旨和诏令,传遍了全国,许多少年美女都被召到秀商禁城,受赫革的监护,艾斯德尔也被带到王宫,交与管理后宫的赫革看管。9艾斯德尔很讨赫革喜悦,大得他的宠爱,遂立即供给她冶容洁身的物品,和她的一部分急需品,并由王宫内选派了七个宫女服侍她,又将她和她的侍女迁移到后宫内最好的宫院内。③10但艾斯德尔却没有说出她所属的民族和家世,因为摩尔德开早已吩咐她不要提起自己的身世。11此后摩尔德开就日日在后宫的庭院前徘徊,藉以打听艾斯德尔的消息,或她发生了什么变故。12到了每个处女轮流去见薛西斯王的时候,因为她们已度过为嫔妃所规定的十二个月的“照应期”,——十二个月内,六个月应用没药汁,六个月应用香液以及女人所用的物品,洁饰自身。13有了这番准备,少女方可去见君王;凡她所要求的,都应给她,她可由后宫带着走进王宫。14晚上进去,次日早晨回到另一后宫内,受君王管理宾妃的太监霞哈协戛次的监护;除非君王宠爱她,提名召她,她不得再走近君王。15如今论到摩尔德开的叔父阿彼海耳的女儿,即摩尔德开的养女艾斯德尔去见君王了。除君王管理后宫的太监赫革给她所预备的以外,她什么也不要,但是艾斯德尔却博得了见到她的人的喜爱。16艾斯德尔在薛西斯当政第七年上十月,即“忒贝特”月,被召进王宫。17王爱艾斯德尔超过所有的嫔妃。所以众处女中,她最得君王的欢心和喜爱。王便将后冠戴在她头上,立她为后,以代瓦协提。④18如是,王为众文武官员朝臣张设盛宴,号为艾斯德尔宴,又给全国各省颁令大赦,按照君王的法度敕赠御品。⑤19第二次召集处女时,摩尔德开又坐在宫门旁。⑥20那时艾斯德尔还没有透露她的世系和种族,如摩尔德开事先给她所吩咐的,因为凡摩尔德开所吩咐的,艾斯德尔必尽力遵守,如同她昔日受他抚养时一样。

21当摩尔德开坐在宫门旁那几天内,王的两个守门的太监,彼革堂和忒勒市,因一时忿怒,就起坏心要对薛西斯王下毒手。22但他两人的阴谋却被摩尔德开知道了,他就将这事通知艾斯德尔后,艾斯德尔以摩尔德开的名义转告君王。23王就派人调查真相,果然所报告的都是事实,就命将他们二人身悬木架,处以极刑,并将此事原委,当着君王,纪录在年鉴内。⑦

                        

①王因淫逸过度,神志昏沉,恐时间稍久,依然要重温旧梦,热恋瓦协提,众朝臣见此,生怕这位失宠的贵妃,再获皇上的宠爱,来危害自己的性命,就力劝薛西斯王即下决心,废去瓦协提,另立新后,以免后患。“事后”二字,似指薛西斯在希腊失败后回到秀商的那一年,即公元前四七九年。薛西斯既感情用事,自然任人摆布,一切悉依照朝臣的建议办理,毫无主张。这种懦弱的人格,在艾斯德尔传中,在史家所编撰的波斯历史中,皆可见到。

②5,6两节内,记述摩尔德开的来历,参见附录甲注二。在第七节内,作者说艾斯德尔的来历。这处女是摩尔德开的堂妹,(希腊译本误译作侄女,)她的父亲名叫阿彼海耳,(希腊译本作哈米纳达布,)属于彼讷雅明支派。她的希伯来名字原是哈达撒,艾斯德尔乃是波斯名,意谓“星辰”,也许是在她得宠后,薛西斯赐她名艾斯德尔。

③赫革见艾斯德尔生得艳丽多姿,就预料她必讨君王的喜爱,因此对她特别优待。这一章很足以使读者明了古时女人的地位,是多么低微!波斯后宫的制度,与亚述、巴比伦、印度和中国所有,大略相同。(韩元帝后按图召幸事,与此相仿佛。)

④十六节内所谓“忒贝特”月,即巴比伦年历之第十月。犹太经师给第十七节下注说:“薛西斯一见艾斯德尔就喜爱,再不愿见其他处女,即刻立她为后。”

⑤王为庆祝艾斯德尔贵为帝后,就摆设宴席,宴请朝臣,大赦罪犯,颁赠礼物,以示与民同乐。色诺丰忒对此有所考证。有些学者推想摩尔德开在此时也被擢用,担任守门的职务,因此能从容发觉两个太监的阴谋。犹太经师合理地注意到艾斯德尔的虔诚,她虽贵为波斯帝国的皇后,仍然听从摩尔德开如同昔日受他教养时一样,要她不露出自己的家世和种族,她竟能遵守。

⑥“第二次召集处女时”一句颇费解。希腊译本缺,故此一些学者以此句为一窜入经文中的旁注。也许作者在此暗示犹太人的仇人哈曼的一种阴谋。哈曼恨摩尔德开的势力提高,在他发觉摩尔德开挂念艾斯德尔之后,就设法使艾斯德尔失宠,叫别的女子来夺取薛西斯王的爱情,去奚落艾斯德尔!

⑦21-23这一段,已在附录甲中解释了,不过此处不提“哈曼因见这两位太监身受极刑,就有意加害摩尔德开和他的民族”的话。也许这一句是希腊译者,为解释第十九节所加的一个小注。虽然在第一第二两章内,如同在希伯来经文其他各章内,全部提及天主的名号,但对他的照顾却详尽无余;如同为拯救雅各伯的家族,天主使若瑟成了埃及的总理;这样,如今为救助伊撒尔民,他又使一个平凡女子做了波斯帝国的皇后。所以犹太人不胜感谢上主,在他们危亡之际,打发若瑟、梅瑟、艾斯德尔、达尼尔等等来拯救他们。伊撒尔民族的历史,悉是歌颂上主的仁慈和他奇妙的照顾,这是因为他们受上主的恩惠太重的原故。

第三章

章旨 1-6摩尔德开不愿向哈曼低头,因此触怒他,致招祸害。7-15哈曼得签向薛西斯王进谗言,劝王下决心消灭犹太民族。

    附录乙(节自拉丁通行本12:6-13:7)共8节,文檄全文。

1在这事变以后,薛西斯王就提升阿戛格哈默达塔的儿子哈曼,使他进级,坐在自己的身旁,位在众公卿之上。①2朝内所有皇家臣仆,都一致对哈曼俯首下拜,因为君令如此,惟有摩尔德开不愿向他低头,也不下拜。3朝内皇家臣仆对摩尔德开说:“何以你不服从王命?”4他们天天对他这样说,他也不听;他们便告诉了哈曼,看摩尔德开的态度,是否能坚持到底,因为摩尔德开曾告诉了皇家的诸臣仆,他是犹太人。②5哈曼见摩尔德开向他不低首,不下拜,就非常忿怒。6心想要害摩尔德开,不算一回事。自哈曼知道他所属的民族以后,就打算要铲除薛西斯王整个帝国内所有的犹太人——摩尔德开的民族。

7在薛西斯王当政的十二年正月,即“尼散”月内,派人在哈曼前依日按月“普尔”——签,直到得签指定为十二月,即“阿达尔”月十三日为止。③8得这签,哈曼就对薛西斯王说:“在你全国各省内,有一个民族,散居在各民族之间,他们的法律和各民族所有的不同,又不遵守王法,容留他们于君王不利。9若君王有决心,可下令把他们消灭,我愿捐一万“塔冷通”元宝,交与管国库的人,归入王库。”④10于是皇帝听信了哈曼的谗言,由自己的手上,取下指玺,⑤13然后由各驿使传递至帝国各省,限令在一天内,即十二月,“阿达尔”月十三日,全国所有的犹太人,不论老幼妇孺,一律加以歼灭、屠杀、铲除、财产一律没收。⑥

——(附录乙)

1文书原文如下:2(薛西斯大帝赐书于自印度至爱提约丕雅,一百二十七省省长及其属员。为敕令事:3自朕众庶咸享康乐,举国共庆升平,勤苦经营,以图建立世界之和平,而慰天下人类之渴望。4朕今谘询枢密。何以克遂斯愿。而哈曼副揆,赋秉忠贞,信义超群,5上奏朕曰:有一败类,散居天下万邦,风俗律法,与天下异,不守王法,致使朕所经营之帝国统一,难尽厥功。6今朕始洞悉其端,唯此民族,与众殊异,固守己法,生活异趋,对朕天下,实存野心,致力破坏,是以帝国不获安宁。7因此朕令:凡国务总理,朕之亚父哈曼。在文书内所示之人物,务于是年十二月即“阿达尔”月十四日,及其妻拏子女,应以无情屠刀,一律歼灭,毫不顾恤;8务使败类一日之间,悉葬身于九原,然后国事方克就绪,乱事敛迹。)

——

14载有敕令的文书,应在各省公布,通知天下民族,使他们好准备应付这一天。15驿使因迫于君令,就迅速出发;在秀商禁城内立即出现了这道上谕。帝与哈曼便坐下共饮,秀商全城已呈混乱。⑦

                         

①“在这事变以后”这句话,如2:1一样,未免太广泛,或许应照第七节以“薛西斯王当政十二年”意来推断;那么事后发生的事都应在薛西斯当王第十二年上,即公元前四七四年。作者说:“哈曼坐在君王身旁,众公卿之上,”即谓哈曼拜命为波斯帝国首相。据艾斯德尔传及其他波斯史籍,总理大臣也有他自己规模较小的组织(5:10,14),能以皇帝的名义颁发敕令,能以皇帝的指玺批判公文(10节),并且,因为代“大王”总理政务,有权利分享对于“大王”的敬礼。

②历来解经家,对解释摩尔德开为何拒绝向哈曼俯首下拜一事,无不感着困难。在君王或伟人前伏地致敬,原是下敬上的礼貌,并不含有什么偶像崇拜的意义。希伯来人对君王和自己所崇拜的人,一见面就行这最敬礼(创23:7;33:3撒上14:4,33;18:28等处)。摩尔德开在自己的祷词中说明了他的意思,他说:“……上主!你知道我不向傲慢的哈曼叩拜,不是出于轻慢,骄傲,或任何希求虚荣的欲望;我情愿为拯救伊撒尔,跪吻他的脚掌。但我这样做,是不愿把人的光荣,放在天主的光荣以上,除你以外,我的上主!我不愿向任何人叩拜,我这样做不是出于骄傲。”(附录丙,5,6两节,即拉丁通行本13:12-14。)两本塔尔古木,一切希伯来学者,以及很多公教与非公教的解经家,都以摩尔德开在自己的祷词中所说的理由,是唯一的理由。这意见我们也赞成,但总不能舍此即无别的理由。在第四节内说:“摩尔德开告诉了朝臣他是个犹太人,”他知道哈曼是犹太民族的仇人,如今超升为全国的首相,必利用权势来谋害伊民。虔诚的摩尔德开预知此事,因此不愿向他俯首下拜,哈曼要害伊民,摩尔德开要救伊民,哈曼逞强问卜,摩尔德开奉后祈主。

③哈曼早下决定要消灭犹太民族,只恨无机可乘,如今他可有藉口了。摩尔德开对哈曼不敬礼,在起初他装做不注意,待朝臣告诉摩尔德开是犹太人以后,他再不能忍耐了,公开表示要取缔摩尔德开,消灭他的民族,仗自己的权势,何患不成。就问卜择日抽签,得十二月即“阿达尔”月十三日。事在正月,即“尼散”月,离“阿达尔”月还有十二个月,时期距离相当久长,犹太人正好筹商对策。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世事虽是变幻无常,然冥冥中自有主宰。撒罗满智王有言曰:“人可将签置诸怀中,但定事却在乎上主”(箴16:33)。

④哈曼为欲使君王赞成他消灭伊民的阴谋,提出两种理由:谓犹太人的法律怪异与各民族不同,又不遵守王法。如果君王决心消灭犹太民族,他将认捐一万“塔冷通”元宝充实王库。前者属于政治,后者属于经济。两种理由都足以转移薛西斯王的心意。薛西斯最近同希腊交战,惨败而还,国势顿挫,许多被征服的民族,均相率脱离以谋复兴。当此之时,如容许一不守王法的民族散居于所属各民族间,实为国家心腹之患,应早加防范;何况国家多事之秋,国库亏乏,如有一万“塔冷通”银归入王库,王何不悦!因此王遂采取哈曼建议,决心铲除犹太民族。

⑤“……取下指玺交与……哈曼,”这表示君王授与他全权,可任意行事。在英国博物馆内,尚存有达理阿的指玺,质为玉髓,其上以三种文字刻有:“朕,达理阿帝。”

⑥近东各国最初设立邮局的是波斯,希腊史家对此不胜称扬,罗玛人后也起而效法。在13节内包含上谕大意:“不论老幼,不论妇孺,一律加以歼灭、屠杀、铲除;产业一律没收。”在附录乙内,记有上谕全文。这文书,在引言内早已说过,只见于希腊通行本及由希腊本转译的其他各本内。按文气来说,似乎不是一篇翻译的文件,而是秀商政府以希腊文撰修的原文。上谕无疑地是依照哈曼的意思写的,其中有不少自赞的言词,不能不令读者惊奇。名人塔西佗(Tacitus)说:“残酷者性好自诩xǔ。”如此信然。

⑦上谕可分为前后两段;前段(1-3)申明谕旨的目的,是为谋人民的福利。后段(4-8)是说明复兴民族,戮力促进,功绩卓著者,乃是哈曼:阻止人民享受幸福,破坏波斯大帝国安宁,无所不为的,乃是一乖戾的民族,应予以消灭。

第六节内所有(“阿达尔”月之十四日),系一错误,应改为十三日。不少学者怀疑这文书是伪造的,因为未提及犹太民族的名字,然而在第六节中,说哈曼也曾打发自己的通函,指定应如何执行皇帝的诏令。

本章末节又有艾斯德尔传作者所喜用的一句对偶:“皇帝与哈曼坐下共饮,秀商全城已呈混乱状态。”“秀商全城”一句,是指整个禁城,或指包含四大区域的秀商全城?恐指秀商全城。因此译为“全城”。“混乱”亦可译作“惊愕”或“恐惶”。不但住在秀商全城的犹太人,而且连他们的朋友,对这诏令都非常感到恐惧,故作者说:“全城其时已混乱。”

第四章

章旨 1-3摩尔德开与犹太民族,一见要消灭他们,不胜悲哀。4-8艾斯德尔打发太监哈塔客去到摩尔德开那里查问肇祸的真相。9-17摩尔德开授意哈塔客,劝艾斯德尔去向君王说情;皇后慨然应允,并和犹太人谨守严斋,祈祷上主,然后盛装破例去觐见君王,因君王为天主转变,赦免了她的罪,并以柔和言词来抚慰她。

    附录丙(节自拉丁通行本13:8-14:19)共24节:1-9摩尔德开向上主的祷辞。10-24艾斯德尔向上主的祷辞。

    附录丁(节自拉丁通行本15:4-19)共11节:艾斯德尔盛装破例朝见君王。

    1摩尔德开一知道由哈曼所发动要消灭他们的事,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穿上苦衣,顶着灰尘走到京城中心,大声哀号,2直走到殿门前;因为凡穿苦衣的,不准走进殿门。3敕令与文书一传到各省内,给犹太人带来了灾害、哭泣、斋戒与悲哀。许多人自动穿上苦衣,头上撒上灰尘。①

    4艾斯德尔的宫女和太监跑来通知她这事,皇后非常悲伤,立即派人送衣服给摩尔德开穿,叫他脱去自己的苦衣;他没有接受。②5艾斯德尔就叫那王所委派来照应她的太监哈塔客来,命他往摩尔德开那里去,探听这事的真相,为何发生了这事。6哈塔客走到市中心处,来到伏在宫门前的摩尔德开前。7摩尔德开便将他所遭遇的事,并哈曼为消灭犹太人向王库所认捐的数目,都告诉了他,8且交给他一份在秀商已公布的消灭他们的敕令和文书的样本,叫他呈给艾斯德尔看,向她解释,催她去见君王,在他跟前,为自己的民族恳求。③

9哈塔客回来,将摩尔德开的一切话告诉了艾斯德尔。10艾斯德尔答应哈特客,并命他去回复摩尔德开说:11“朝内所有的臣仆与京外各省的百姓都知道,任何人不分男女,未奉召见,擅入内庭,往谒君王的,应依法处死罪,除非君王向他伸出金杖,方得赦免;但我已三十天未被召走近君王了。”④12哈塔客将艾斯德尔的话转告给摩尔德开。13摩尔德开叫他再回复艾斯德尔说:“不要心想,犹太人只有你住在宫内,便可逃命得救!14如果在这紧要关头,你竟装哑不开口,也许会由另一地方,给犹太人生出救援,但你和你的父族必遭灭亡;谁知你不是为了这样的一个时机,而涉足朝廷的呢?”⑤

15艾斯德尔再令人转告摩尔德开说:16“去,召集现下住在秀商的犹太人,三天,日夜不吃不喝,为我谨守严斋,我与我的宫女,也同样守斋三日,然后,就不待王命召请,走到君王那里去恳求他,即便我死,我死也情愿!”17摩尔德开遂即离开宫门,去进行艾斯德尔给他所吩咐的事。⑥

(附录丙)

    1摩尔德开想起了上主所作的一切,就向上主哀求说:⑦2“上主!上主!万能的君主!一切都在你权限内,若你愿意拯救伊撒尔,又有谁能反抗你?3你造了天地,以及天下形形色色奇异之事;你是万有的上主,又有谁能抵抗你?上主!4你知道一切,上主!你知道我不叩拜蛮横的哈曼,不是出于傲慢,自大,或任何希求虚荣的心;我情愿为伊撒尔的救援,跪吻他的脚掌。5但是,我这样做,是不愿将人的光荣,放在天主的光荣以上。并且,除你以外,我不愿叩拜任何人,你乃是我的上主;我做这事,不是出于傲慢。6如今,上主,天主,天地的君王,亚巴郎的天主!怜惜你的民族吧!因为他们瞄准要消灭我们,他们要摧毁原来属于你的产业。7求你不要忽视,你为你自己特由埃及地方救赎出来的一部分产业!8望你俯听我的祈求,保护你的家业,化我们的哀悼为吉庆,使我们平安地生存在世界上,歌颂你的名号。上主!不要闭塞赞美你的口唇!”9众伊撒尔族都竭力呼救,因为他们已面临死亡。

10艾斯德尔皇后,也感到死亡的威胁,投奔到上主跟前,脱去自己华丽的衣服,穿上悲伤哀悼用的服装,头上盖上一层灰尘和粪土,以代替精制的香膏,严斋苦待自己昔日所爱装饰的身体,头发散垂,向上主,伊撒尔的天主祈求说:⑧11“我的上主!唯你是我们的君王,望你援助我这孤苦的人,你以外,我没有别的救援,因为我的危险已迫在目前。12我自幼在我父家的宗派内,就听说你,上主,由各民族中拣选了伊撒尔,又由各民族的祖先中拣选了我们的祖先,为永远的产业,凡你向他们所预许的,无不一一实践。13如今我们在你跟前犯了罪,你将我们交在我们敌人的手中,因为我们敬奉了他们的神祇;上主,你是公义的。14我们备受惨痛放逐的苦楚,他们尚以为不足,还要与他们的神祇携手,誓要废除你所发出的号令,消灭你的家业,杜绝颂扬你的口唇,撤掉你的圣殿和祭坛的光辉,15放任异教人的口唇,去称扬虚伪的德能,永远推崇那一个血肉的君王。16上主!不要将你的权杖交与那些根本不能存在的事物,不要使他们嘲弄我们的没落,反使他们的阴谋诡计转加在他们身上,使他成为有意谋害我们的人的一个榜样。17上主!你何不想到我们,遭受困苦时,何不显示你自己?神明的君王,万能的主宰,请给我勇气!18在猛狮前,赏我能说动听的言辞,转变他的心意,去恨那攻击我们的人,使那主张陷害我们和与他同谋的人,就此同归于尽。19惟愿你以你的手臂拯救我们,援助我这孤苦的人,除你没有别人,唯有你,上主!20你洞悉一切,你知道我憎恨那不遵守你的法律的人的光荣,厌恶不受割损和任何外方人的床褥;21你知道我迫于不得已的苦衷,并我如何憎厌在我被选之日起,所加在我头上,足以自豪为显耀的标志;我憎厌它无异沾有月经的秽亵之布,在我独居时,我总不愿戴它。22你的婢女没有吃过哈曼席上的食物,也没有欣赏过君王的盛宴,或饮过奠祭的酒浆。23我自被带到这里来那一天起,直到现在,除你以外,上主,亚巴郎的天主,你的婢女没有别的喜乐。24威能超众的天主,求你俯听失望者的哀声,拯救我们脱离恶人的毒手,救我脱离我的恐惧!”

(附录丁)

1至第三日,皇后祈祷完毕,脱去自己严斋的衣服,换上华丽的服装,⑨2极力装饰完毕,再呼求了主管万物,救助众生的天主,就带了两个侍女;将身靠在一个侍女的身上,状似娇弱无力;另一个则随在后面,手牵着她的长裙。3纤姿娇丽,朱颜焕彩,态度委实动人,但她的心却为了恐惧不胜烦闷。4经过所有的宫门,终于走到君王前,君王那时正坐在自己的宝座上,身上穿着一套金碧辉煌,闪烁有光的龙袍,使人一见生畏。5他一抬起怒色可畏的面孔,向前一看,皇后即恐惧不支,面色转黄,浑身无力,垂头靠在自己身旁侍女的肩上。6忽然天主转变了王的态度,状至和蔼,急忙由宝座上跳下来,双手将她抱住,待她苏醒过来,以温柔的言词抚慰她说:7“艾斯德尔!有什么事?我是你的兄弟,尽管放心,你不致于死,我们的王法,只限于我们的属下:你上前来!”8于是拿起自己的金杖,放在她的颈上,继而与她接吻说:“向我说吧!”9艾斯德尔皇后就向他说:“我见你,我主!俨然如一位天主的天使,⑩因看见你赫赫令人生畏的面容,使我一时心慌意乱。10我主,你真是一位惊奇的人物,为什么又满面春风!”11正当她说话之际,头一晕又欲往下跌,王因此很是烦闷,众朝臣都前来慰问。

                        

①“摩尔德开一直到由哈曼……的事”:是谓他不但知道皇帝下了消灭犹太民族的诏令,并且知道这诏令是在什么情形下发生的。身穿苦衣,头带灰尘,在街上奔走哀号,是悲痛乞主怜救的表示(创37:29,34撒上4:12撒下1:2;13:19;15:22列上20:31列下6:30)。按路基雅奴校勘的希腊译本,摩尔德开在京城中心处哀号时说:“一个无辜的民族被判死刑!”他既穿苦衣,便不能走进殿门,但他的哭泣哀号之声,在宫廷内的人呢,却可以听见。艾斯德尔就这样知道了自己的民族所遭的灾难。秀商以外,在波斯帝国其他各城市内,犹太人也悲泣哀号,自动号召励行斋戒。

②艾斯德尔得宠以后,不但有侍女侍候她,还有太监。皇后听见摩尔德开在外悲号,甚愿见他,询问根由,当即派人送一件长袍去,叫他穿着走进王宫来。然而摩尔德开却不接受。路基雅奴校勘的希腊本,在本节后增:“拿去,送给他!我愿知道我哥哥有何请求。为什么我听到我哥哥的声音,仿佛是出于烦恼、悲伤、哭泣、困苦、急难的哀号?”

③希腊译本在此节末,拉丁通行本在15:1-3间增:“摩尔德开又嘱咐哈塔客去对艾斯德尔说:请记得你为平民时,怎样在我手下长大成人。如今位次于君王的哈曼已判决了我们该死,你先呼求上主,然后为我们去向君王求情,救我们不死!”

④艾斯德尔所说的:“任何人未召见不得走进君王,”亦见于赫洛多托,苛尔讷略(Cornelius N.)等所著的史籍内。然艾斯德尔既得宠幸,为何不能去见宠爱她的夫君?这似乎不合情理。艾斯德尔说:“我已三十天未被召走近君王了!”这句话,是有用意的。塔尔古木的作者,里辣诺与其他许多的经师,都以哈曼自知艾斯德尔与摩尔德开有关系以后,曾设法使薛西斯与艾斯德尔疏远。

⑤“……也许会由另一地方……”即从上天,天主那里得到援助,那么,“你和你的父族反会遭灭亡;”并且你该想一想,天主叫你走进王宫,似乎是要利用你来拯救他的选民。稣彼古(Soubigou)对13,14两节注说:“这是历史的神学,这两句经意使我浸沉在圣经思想的深处,得知天主的照顾,为艾斯德尔传全篇的经纬。”

⑥艾斯德尔初不像友弟德那么勇敢冒险,以救同胞自任;但也能见义勇为,决不是那怯弱自私者所可比。圣师们都注意这少女为坚强自己所用的方法是三天严斋。斋戒和祈祷,在旧约内原是分不开的(撒下12:16-23列上21:27-29达9:3纳1:14;3:5-9等处),所以圣师们训诲教友,要做耶稣忠勇的信徒,舍克己,守斋,祈祷别无他途。

⑦在附录丙内,1-8载有摩尔德开的祷文。10-24载有艾斯德尔的祷文。由这两篇祷文,我们可看出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在哈曼迫害之下的衷曲。希腊悲剧到了分队歌舞(Chorus ira ediaegraecae)算是到达剧情的极峰;那么这两篇祷文也可视为全篇剧情的峰峦。就宗教的立场来说,这两篇真是哀祷的典型作品。摩尔德开祷辞的大意:2-3一切救援是来自全能的天主;4-5全知的天主明知道摩尔德开为何不敬拜哈曼;7-8祈求仁慈的上主迅速施救。

⑧艾斯德尔同摩尔德开一样,恳求伊撒尔的天主,亚巴郎的天主,即与他们结立盟约的雅威,俯允垂怜。大意分:(a)动机:11节“我的危险已迫在目前,”全盘托出她内心的苦闷。固然她准备去死,但临危不能不有所萎缩。(b)12-17说情:伊民是天主的选民,如果他们遵守盟约,上主不但不会舍弃他们,反而爱护有加。如今他们大难临头,完全是因为他们背叛盟约。然而伊民既是天主独有的产业,如果被人消灭,天主岂不破产!设若敌人得逞其欲,那么天主的真理将绝迹人间,而邪说异教必横行天下,慈悲救赎的天主,岂忍坐视?是以皇后祈求说:“上主,不要将你的权杖交与那些根本不能存在的事物——即偶像,与恭敬他们的人,不要使他们嘲笑我们的没落!”哈曼为伊撒尔仇人的领袖,艾斯德尔特别提出他向天主说:“……使那企图加害我们的人,就成为一个例证!”(16)(c)18,19求恩:艾斯德尔为自己祈祷,她求天主赐她力量与猛狮搏斗,即薛西斯。不用手执武器,只掉三寸舌,叫那雄赳赳的猛狮,变为柔驯的绵羊。(d)20-24自首:艾斯德尔以忏悔结束恳切的祈祷。如同摩尔德开解释自己为何不向哈曼下拜,艾斯德尔向主忏悔,说明自己与薛西斯结为夫妻,是出于不得已。她不但不以此为荣,反视之如染有月经的秽布。在皇宫中,她孤独自处,除天主外,她没有别的喜乐,她唯亚巴郎的天主是赖,亚巴郎的天主岂能弃她不顾!她结束祈祷说:“威能超众的天主,求你俯听失望者的哀声,救我们脱离恶人的毒手,救我脱离恐惧!”

⑨附录丁是为解释5:1-3三节。这段经文是出于口传,或是里息玛苛从希伯来文翻译出来的?很难断定。无疑地,这篇附录具有希伯来文的特色,并且它的体裁与艾斯德尔传完全相同。“第三日上,”即守大斋以后的第三天上。严斋的衣服,指她为补赎祈祷时所穿的苦衣。

⑩“如一位天主的天使,”这句话在圣经上屡见不鲜(创33:10撒上29:9撒下14:17,20等处),意谓某人的智慧和能力超出常人。

⑪艾斯德尔求天主赐她能说劝人的言词,以转变猛狮的心意。读了附录丁以后,便知天主如何俯听了她的祈祷。6节内说:“天主转变了王的神气,一味温柔,急忙由宝座上跳下来,双手将她抱住,待她苏醒过来,便用温柔的言语来安慰她。”

第五章

章旨 1-3艾斯德尔后蒙皇帝垂青,伸出金杖,说皇后有什么请求,他一定答应。4-7艾斯德尔恳请君王和哈曼赴宴,席上王又重说允许皇后的请求。8艾斯德尔再请君王与哈曼赴宴。9-14哈曼得意回家,在宫门遇见摩尔德开,遂愤怒邀请好友爱妻,设计谋害摩尔德开。

1第二天,艾斯德尔穿上皇后的衣服,站在王宫的内庭里,面朝着皇帝所住的宫阙。那时皇帝正坐在殿内,朝着殿门的宝座上。①2皇帝一见艾斯德尔后站在庭院内,大得他的垂青宠爱,于是王向艾斯德尔伸出自己手中的金杖,艾斯德尔走上前去,触摸了金杖的尖端。3王对她说:“艾斯德尔后,你有什么事?你要求什么?即是我的一半江山,我也情愿给你!”②

4艾斯德尔答说:“若君王开恩,请陛下今日与哈曼一同到妾处,同饮为陛下所备的酒宴!”5王说:“快叫哈曼来,以满足艾斯德尔后的心愿!”如是王和哈曼一同去赴艾斯德尔后所备的酒宴。6席间王对艾斯德尔说:“你要求什么,我必答应你;不管你求什么,哪怕是一半江山,也必依从。”7艾斯德尔答说:“我的要求,和我的请求是……

8如果我见宠于陛下,如果陛下真诚心悦意俯允我的要求,接受我的请求,就请陛下明日同哈曼,再来妾处,饮我所备的酒宴,明日我必依照君命答复陛下。”③

9那一天哈曼走出来,非常高兴快活,一见坐在宫门前的摩尔德开,当他经过时,摩尔德开不但不起立,连动也不动,哈曼就对摩尔德开满腹愤恨;④10哈曼只得忍着气回到家里,打发人去召请他的各位友好和他的爱妻则勒市来,11哈曼向他们夸说他的产业如何丰富,子女如何众多,君王如何尊敬他,如何推崇他在众公卿和王的朝臣之上;12哈曼忽又接着说:“还有,艾斯德尔皇后,除我以外,没有请过别人,同君王一齐去赴她所备的盛宴;明日又请我伴君赴宴。13但我一见到那坐在殿门前的犹太人摩尔德开,就觉得这一切于我都乏味!”14他的爱妻则勒市和他的友好对他说:“叫人做一个高五十肘的刑架,天一亮,就对君王说:把摩尔德开挂在上面,然后欣然同君王一齐去赴宴会。”这主意哈曼一想似不错,就叫人照他们说的样子做了一个刑架。⑤

                        

①艾斯德尔穿上皇后的衣服,这样即便遇着朝臣,也不疑她是被召去见君王。薛西斯所居的明堂,恐即是考古学家,在秀商城内,所掘得的“百柱明堂”。明堂里的宝坐在面朝大门,大门前有一庭院。

②君王瞥见艾斯德尔,就明白她的来意,很有礼问她说:“你有什么事,你要求什么?我的一半帝国,我也愿意给你!”末一句是表君王不论她求什么,没有不应允的。赫洛多托述说:薛西斯帝曾许给他的媳妇阿尔塔因忒(Artaynte)一半江山;但当她求一件宝衣时,君王却拒绝了,只赐给她黄金,或一队军队,或一座城市(Ⅸ109)。参见谷6:23。

③艾斯德尔没有立刻向君王说出她的来意,有两个缘故:(1)她满望事必成功,所以前后左右都须顾到,审慎从事;(2)她必要设法当着哈曼在君王前报告他所怀的阴谋,要求君王立即宣布他的罪状。这布局当然是出于作者的匠心独运。作者在此,又偏偏不把事情立即结束,再将笔一转,又延长两天,来述说所要发生的事件:摩尔德开拜相,哈曼家败人亡。

④艾斯德尔三天绝食以后,再穿上皇后的衣服;摩尔德开守了三天的严斋,也穿上自己的朝服,走进了皇宫,坐在宫门旁。消灭犹太人的计划,人都知道是哈曼所主使的,摩尔德开当然也知道,认他为自己民族的死敌,何况他知道艾斯德尔已经晋见君王,对哈曼更不足惧。

⑤哈曼身为首相,有一小朝廷,妻子和朋友——亦称为贤人(6:13)——是这小朝廷的要人。他在他们面前,夸自己有钱多子(9:7载有十个),自鸣得意,更使他飘然的,是因为皇后格外礼遇他,请他同皇上去赴宴。这小朝廷开会,议决明日要处决摩尔德开。

第六章

章旨 1-3君王中夜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救命的恩人。4-13薛西斯王有意尊敬摩尔德开,以报救命之恩,就叫哈曼来,问他怎样办。哈曼不知王意所在,反疑心是自己,因此弄巧成拙,当场出丑。14哈曼含羞再赴艾斯德尔的宴会。

1那一夜皇上失眠,便令人取大事录即年鉴来,在他面前诵读。2听到记载着:摩尔德开如何密告君王的两个守门太监,彼革堂和忒勒市,暗害薛西斯王之事。3王问说:“摩尔德开为这事得了什么尊荣和地位?”服侍他的臣仆答应说:“什么也没有赐给他。”①

4王忽然问说:“是谁在庭院里?”——那时哈曼正走到了王宫的外庭,要告诉君王,有关把摩尔德开挂在他为他所预备的刑架上的事。②5王的臣仆答应他说:“是哈曼在庭院里。”王说:“叫他进来!”6哈曼进来,王对他说:“假如皇上要擢升一个人,应该怎样对待他?”哈曼心里想:除我以外,皇上还有意擢升谁呢?7如是,哈曼对君王说:“为皇上所愿擢升的人,8应拿出皇上所穿的御袍给他穿,皇上所骑的骏马给他骑,马头上应载着“御马冠”。③9将御袍和御马交给皇上的一个大臣,叫他相帮皇上要尊敬的人穿戴衣服,然后叫他骑在御马上,游行城中的广场,在他前面喊道:应这样对待皇上所擢升尊敬的人。”10王对哈曼说:“赶快照你所说的办吧!拿御袍来,牵骏马来,就这样对待在宫门上的那个犹太人摩尔德开。凡你所说的,一点也不可忽略。”11哈曼就拿着御袍牵着骏马,先给摩尔德开穿上御袍,然后叫他骑上骏马,游过广场,在他前面喊道:“应这样对待皇上所尊敬的人。”12事后,摩尔德开仍回到宫门旁,哈曼却赶快回到自己家里,蒙着头吞声饮泣。④13哈曼将他所遭遇的,都讲给他的爱妻则勒市和众朋友听。他的谋士和爱妻则勒市对他说:“在摩尔德开前,你既开始失败,如果他真出自犹太民族,你绝不能制胜他,在他面前,终必失败到底。”⑤

14他们正同他谈论时,皇帝的太监来了,催哈曼快去赴艾斯德尔所备的盛宴。

                        

①“皇上失眠”的前一日,艾斯德尔竟未召来朝见,在薛西斯王面前恐惧发怔,明明有要事相求,欲未曾开口,这是他失眠的缘故。但进一步研究,其失眠乃天主巧妙安排,所以希腊译本译作:“天主不让君王入睡。”关于彼革堂和忒勒市的事,参见附录甲12-16及2:21。按若瑟夫拉威乌斯意,薛西斯一听到朗诵摩尔德开对自己所作的事,就令停止,仔细玩索摩尔德开所作的事。路基雅奴校勘本,在此处忖度人情,意译作:“摩尔德开真是个忠诚的人!救护了我的性命,我仍健在,坐在我的宝座上,实是他的功绩,而我对他尚没有什么表示,实在不对。君王就问臣仆说:为曾挽回时局的摩尔德开,我们要怎样做?臣仆虽钦佩摩尔德开,但因怕哈曼,故不敢开口。君王注意到这一点,其时天已破晓。”

②首相晋谒君王,原无定时,深夜清晨,可随时进宫求见,哈曼利用这种权利,天一亮就走进王宫,央求君王批准他处决摩尔德开的案件。作者笔头在此一顿,形成一个“对比”,一反一正,文意屈折,更为生色。艾斯德尔若未求君王保护犹太民族,摩尔德开当天必死无疑。作者把笔一转,来个“对比”:哈曼决意要他死,君王却要设法尊敬他;哈曼进献的“尊敬法”,本来是为自己设想的,却反为他的死敌摩尔德开所利用,真叫哈曼啼笑皆非。刹那之间,摩尔德开一飞冲天,闻名全国,哈曼销声灭迹,贻笑大方。

③“御马冠,”君王所骑的玉骢cōng,据考古所得巴比伦的雕刻物,都头戴一种奇冠,表示那马是专供君王御用的。波斯帝国也许有这样的风俗。但有些学者以此一句,只暗示君王殿中的御马,并无其他用意。

④蒙头一事,不但为希伯来人(撒下15:30耶14:4),依雇尔齐乌斯(Curtius R.Ⅸ10Ⅹ5)意,为波斯人,也算是一种忧闷的表示。

⑤妻子,谋士,(亦可译作贤士,)已知道摩尔德开是个犹太人(5:12),他们说:“……如果他真出自犹太民族……”意谓:同犹太人斗争,谁也不能自诩必获胜利。他们明知道天主如何在危险时救助了伊民,如今听见哈曼所说的,更叫他们不怀疑哈曼会遭失败。(参见出14:25苏2:9;9:9咏83:17等处。)希腊通行本译作:“……你必要失败,定要失败!你不能与他对抗,因为永生的天主与他同在!”路基雅奴校勘本作:“你既然打算谋害他,灾祸必会降在你身上。住手吧!因为天主偏向他们!”

第七章

章旨 1-7艾斯德尔后面求君王赏赐自己平安和民族安全,并说明仇敌是哈曼,哈曼知道危险,求皇后饶命。8-10王大怒,命将哈曼挂在他为害摩尔德开所预备的刑架上,以示惩戒。

1王和哈曼同来与艾斯德尔后饮酒。2在这第二天上,正饮酒间,王又问艾斯德尔说:“艾斯德尔后!你请求什么,我好赐给你;你要求什么,即是我的一半江山,也必依从。”①3艾斯德尔答说:“陛下!如果我在你眼中获得了宠爱,并且陛下诚心悦意的话,请赏我生命。这是我的请求;请将我的民族赐予我,这是我的要求。4因为我与我的民族,已被人出卖,快要遭受蹂躏、屠杀、毁灭。如果我们只被人贩卖为奴婢,我要说什么?只怕我们残暴的敌人,反藉此使我们的君王也分外显得残暴。”②5薛西斯王问艾斯德尔后说:“这人是谁,那敢打算做这事的人在哪里?”6艾斯德尔回答说:“是一个仇人兼敌人,即这叛徒哈曼。”哈曼立时在王与王后前不胜惶恐。7王一怒,遂弃杯离席,走进御苑;哈曼就起来恳求艾斯德尔后饶命。因为他看出来皇上已下决心,要处置他。

8王由御苑回到餐厅,哈曼正躺在艾斯德尔所坐的榻上,王恶声叱说:“在皇宫内,当着我的面,居然敢大胆有意污辱皇后?”皇上一说出这话,仆人就把哈曼的脸蒙上了。③9一个名叫哈尔波纳的太监,走到君王前说:“不错,在哈曼的家里放着一具刑架,有五十肘高,是哈曼给曾为陛下出力的摩尔德开预备的。”王答说:“将他挂在上面!”10太监们把哈曼挂在他自己为摩尔德开所预备的刑架上,王的忿怒这才平息。④

                        

①“正饮酒之际,”指波斯国人食罢上酒的习俗。波斯帝王常在食罢上饮酒之际,决定国家的大事。参阅赫洛多托所著的历史1133。

②“只怕我们暴虐的敌人,反藉此使我们的君王也分外显得残暴。”艾斯德尔暗示哈曼不但贩卖犹太民族,并且有意以歼灭、屠杀犹太民族,来暴露薛西斯是个残忍的君王。这似乎是本句最合适的意义,但因经文残缺,学者各有所见,译文与注释,意见纷歧,主要者不外:(1)“如果我们只被敌人贩卖为奴婢。我就不说了,因为这样,敌人还不致于使君王有所损失”(敖息杨德尔(Osian er)。(2)“如果……我就不说了,甚至敌人无法补救君王所受的损失”(贝尔托Bertheau等)。(3)“如果……我就不说了,因为灾难不怎么严重,甚致使我敢来麻烦大王!”(秀勒尔Schurer等)。(4)“如果……我就不说了,因为灾难究不如君王所受的凌辱大!”(步耳Buh1等)。

③哈曼本非存心凌辱皇后,因薛西斯王一时愤恨交集,见他如此,便以他有意凌辱。众臣仆目睹君王的态度,即知哈曼的命运已决定了,遂按波斯国的风俗,在就刑以前,把哈曼的脸蒙上,诚如箴言作者所说的:“君王的震怒是死亡的先兆……”(16:14)。贡达明(Condamin)将“他们就把哈曼的脸蒙上了”一句,改写“哈曼一时羞涩满面”。这种修改,似乎不必要。

④史事以本章为结;全篇可视为一幕戏剧,到此闭幕。以下所记,不外是摩尔德开得胜哈曼的余韵。哈曼的命运使我们联想到训道篇内的一句话:“若你在一省中见到穷人受欺压,公义正直反受摧残,不要因此惊异,因为高者之上还有更高者在上监察着,而他们之上还有更高的”(5:7)。若瑟夫拉威乌斯说:“这故事逼迫我惊异天主的照顾和他的智慧与公义。因为天主不但惩罚了哈曼,反叫他亲身走上自己给别人所准备的刑架。这事教训我们,意图谋害人的,常想不到是给自己准备刑罚。”

第八章

章旨 1-2薛西斯王将哈曼的家产赐给艾斯德尔后,并进陛摩尔德开为国卿。3-12艾斯德尔后求王再赐上谕,保护犹太人。王都照准。

    附录戊 (节自拉丁通行本16:1-24)共20节:文书原文。

    13-17摩尔德开拜相,衣锦衣出庭,犹太民族欢呼踊跃,宴饮志庆。

1当日薛西斯王就将犹太人的敌人哈曼的家业,赐给了艾斯德尔后;摩尔德开也来到君王前,在艾斯德尔向王说明他与她的关系以后,2王就取下自己由哈曼那里拿回来的指玺,给了摩尔德开,艾斯德尔遂命摩尔德开管理哈曼的家业。①

3艾斯德尔不一而足,再走到君王前申诉苦情,俯伏在他脚前,含泪恳求王取消阿戛格人哈曼所造成的祸患,和他为反对犹太人所计划的阴谋。4王向艾斯德尔伸出金杖,艾斯德尔就立起来,站在君王前,②5说:“如果君王认为合理,如果我得陛下宠幸,陛下且喜爱我的话,就写一道上谕,把阿戛格人哈默达塔的儿子哈曼的主张推翻,他为消灭君王各省内的犹太人所写的文书也一并取消。6我怎能忍见我的民族遭受灾害?我怎能忍见我的亲属趋于灭亡?”7薛西斯王对艾斯德尔后和犹太人摩尔德开说:“不错,我已将哈曼的家业赐给艾斯德尔了,他本人已身悬在刑架上,因为他竟有意对犹太人下毒手。8如今依你们的意思,以君王的名义,为犹太人写一道文书,盖上君王的玉印;因为凡以君王名义所写即盖有君王玉印的文书,是永远不能废除的。”③9三月,即“息汪”月④二十三日,召集朝内史官,依摩尔德开的意见,修撰文书:为自印度至雇市间一百二十七省内的犹太人、御使大臣、省长即公卿,用各省的文字,各民族的语言,为犹太人也用了他们的文字和语言,撰写了一道文书。10摩尔德开在以薛西斯君王的名义,写了这封文字书,盖上君王玉印以后,遂派遣驿使,乘坐御廐里豢养的御用骏马,传递文书。11按此文书:君王恩准在各城市中的犹太人,集会保障自己的性命,和消灭、屠杀、解除凡敌对他们的民族或城市中的全部武装集团,妇孺连坐,财产一律没收;12且应于一天内,在薛西斯帝国各省内,完成上项命令,即十二月,“阿达尔”月十三日。⑤

——(附录戊)

1文书原文如下:薛西斯大帝,向由印度至爱提约⑦一百二十七省区域内的省长,以及一切军政人员致候。2许多人受了他们恩人过分的优待,反而妄自尊大,不但存心谋害我们的属下,甚而不自量力,进而设计陷害对他们一味友好的友人。3他们不但由人间取缔了知恩报爱的情绪,且又昧于无知者的谀词,傲慢自负,心想能逃避主宰一切的天主忌邪的公义。⑧4担任处置他们友人事务者的妄言妄语,常使许多在位的人,遭受煽惑,甘与共谋,而流无辜者之热血,使他们陷于不可挽救的境地:

5利用自己乖戾气质的诡谲,欺骗诚实忠清的公卿。6这不但在留传给我们的古史中可以见到,即便考察今居显位,所做的一切败德恶行,亦可知道一般。7是以我们为防患于未然,使帝国免于祸乱,人人得享安乐,8遂乘机应变,务必常以宽仁正义,处理我们眼前的案件。9哈默达塔的儿子,马其顿人哈曼,不属波斯血统,远不如我们仁恕,然我们仍收他为客卿,10体味我们对各民族所有的恩情,呼他为我们的父亲,受众人的敬拜,位与帝座毗邻。11他地位虽如此崇高,然仍然不知足,竟欲篡夺我们的帝国,谋害我们的性命;12并多方以诡计阴谋,残害曾救我们的性命,并常营求我们福利的摩尔德开,与我们帝座无暇的伴侣艾斯德尔,以及他们的整个民族。13他想乘我们不备,利用诡计,将波斯人的帝国移交与马其顿人。⑨14但是我们已认出这罪大恶极的叛徒的真相,他所要消灭的犹太人,不但并非作恶之辈,反正如其他国民,依照正道而生活。15他们即是以奇妙的措置,为我们亦如为我们的祖先,在极昌盛的状态下保存了这帝国的,至高至大永生的天主的子民。16是以你们如不依照哈默达塔的儿子哈曼,给你们所颁发的文书执行,很好;因为主办这一切的,哈曼与其全家已挂在秀商的门旁,主宰万物的天主立即给他以应得的报复。17因此你们在各处应公布此项文告,好让犹太人依照他们固有的法律而生活,好在上述的日期内,即十二月“阿达尔”月十三日,援助他们保护自己,反抗他们,窘难时起来攻击他们的敌人。18因为全能的天主,已将消灭选民的这一天,化为他们的喜乐。19所以你们在纪念的节庆中,也应热烈庆祝这高尚的节日,使这一日今后成为我们与一切对波斯人有好感的人护救的纪念,然为那些图谋反对我们的人,却是一个灭亡的纪念。20是以,凡不履行这一切命令的城市或区域,应毫不留情地加以焚毁屠杀,不但化为绝迹的荒野,连鸟兽也视为畏途,直到永远。⑩

——

13文书抄本,如同法律条文一样,应在各省公布,宣布给各民族一体知照,好叫犹太人准备在这一天,向自己的仇人复仇。14驿使迫于君令,就迅速出发,骑着御用的骏马,四处传递。同时在秀商禁城中,公布了是项法令。15摩尔得开于是拜别君王出来,身著紫红色和纯白色相见的御袍,头戴一顶大金冠,外披细麻紫锦大氅。秀商城不胜欢呼踊跃。16给犹太人带来了光明、喜乐、幸福与荣耀。17在君令上谕所传到的各省分各城市中,犹太人无不喜欢踊跃,修业宴饮;许多本地的教外人,也成了犹太人,因为他们已感到犹太人的威胁。⑪

                        

①按波斯国的习俗,犯人的家产,国家一律没收。薛西斯将哈曼财产赐给艾斯德尔皇后,皇后转托摩尔德开经理。薛西斯立摩尔德开代哈曼为首相,居全国之次位。

②犹太人的仇人哈曼虽然死了,他以皇帝的名义所颁布的上谕却仍然有效,因为波斯国君王的上谕是不能废弃的,故此皇后不待召又去朝觐君王。薛西斯如上次一样,向她伸出金杖,艾斯德尔就起来站在君王前,求他另下一道保护犹太民族的上谕。

③君王授意艾斯德尔既摩尔德开从新颁发,其办法与第一次上谕无异,“以君王的名义”撰修,“盖上君王的玉印”(3:12)。

④“息汪”月,乃犹太教历之第三月,即今之阳历五月十五至六月十五。希腊译本误作为“尼散”月。

⑤依新谕旨,犹太人有权利集会保护自己的性命。第二道上谕并不完全废除第一道上谕,只准许犹太人有权利向敌人复仇,杀戮他们的妇孺,劫掠他们的财产。当然这种办法不合乎先知的遗训,更不合乎新约博爱的道理。但是我们不要忘记:(1)那时“复仇律”是普通流行者,也是天主所准许的;(2)为面临死亡的犹太人,此为唯一无二的合法保护;(3)在耶稣降生以后快二千年的今日,人类在我们眼前所演的无情屠杀,真叫当时的犹太人大为羞惭。

⑥附录戊第二道上谕全文。这道上谕的原文或是希腊文,或本书所保存的,是朝廷的史官所译成的希腊文。虽然如此,却不能否认此文书带有希伯来文的风味。这不足为奇,因为原文是一个犹太人——摩尔德开——写的。这文书缺乏旧罗马法律的简洁,用的是纯粹昔日东方皇帝写谕旨所用的一种散文。文书大意如下:1-3首为致候语。次谓迅速晋升小人,易使他妄自尊大,辜恩负义。4-5居显位的人,易受暴发小人的欺骗。6-8这种现象如今在波斯国内就已发生了,所以君王为使他的属下得享安乐,应急速以正义来解决这意外事件。9-13说明哈曼的阴谋。14-15君王细心考查,始知犹太民族是一良善奉公守法的民族;16-19因此下令决定三事:(a)人民不必履行前项上谕;(b)犹太民族今后能依照自己的法律和风俗生活,(c)愿波斯人也庆祝“阿达尔”月十三日。20制裁:凡不履行上项上谕的,应受处罚。

⑦“爱提约丕雅”,希伯来文原作雇市,是非洲东北部的一个国家,亦名阿比西尼亚。

⑧波斯人在阿革默尼得(Achemenidae)朝代,是信奉唯一神教,即琐罗亚斯德(Zoroaster)所创立的一种包含二元教义,而后来竟呼为一神教的宗教,或是信奉二元教?学者的意见虽然不一致,可是都承认阿革默尼得朝代的君王所信奉的宗教,偏向唯一神教。他们按琐罗亚斯德的教训,称神为“阿胡辣玛次达”(Ahura Mazda),意谓“智慧的大王”。阿胡辣玛次达是万物之主。此名实含有绝对圣洁、清白、公义等意义。按照默息纳(Mesina)博士的主张,阿胡辣玛次达似乎缺乏全能全德,因为直到世界末日总有阿黎曼(Arihman)恶神不停地起来反抗他。但在末世阿胡辣玛次达却要彻底制胜阿黎曼,真理公义最后获得胜利,强暴奸邪终必遭灭亡,新天地必要实现。波斯国阿革默尼得朝代君王,都恭敬阿胡辣玛次达。薛西斯——艾斯德尔传的薛西斯,在百泄波理城的刻文上说:“我所作的一切,全是因阿胡辣玛次达的圣旨而作的,阿胡辣玛次达援助了我,使我获得成功。”在国民前,波斯国阿革默尼得朝代诸王,虽然表示保守本国的宗教,但因政治的原故,在被征服的外邦民族前,却毫不顾忌地接纳外邦的神教。于是居鲁士在克服巴比伦以后,当着巴比伦居民的面前,将这事归功于他们所敬的神玛尔杜克;在释放犹太民族归国的上谕上他说:“上天的天主雅威将地上的万国交给了我,也嘱我在犹大耶路撒冷为他建筑一座殿宇”(厄上1:2)。若注意到这些政治的原则,便不难明白,为何在以薛西斯的名义所写的上谕上,在第三、第十四、第十五节内,有这样富于唯一神教意义的言词。

⑨9-13节,君王指出哈曼的奸计:(a)他图谋篡夺王位,弑杀君王;也许哈曼曾参与两位太监的阴谋(甲6)。(b)他想要毁灭摩尔德开及艾斯德尔与他们的民族。(c)最后他要把波斯国的王室推翻而复兴玛待的社稷。在经文内说哈曼是个马其顿人,并说他蓄意把波斯国卖给马其顿国。这原是一种时代的错误。在薛西斯的时代,马其顿国还不是那么重要的国家,以致于能威胁帝国的安全。因此学者提出两种见解:(a)或编辑者在此改了原文,以便适合当代的历史(伐加黎Vaccari);(b)或“马其顿国”和“马其顿人”乃是抄写之误,应改作“玛待国”和“玛待人”。第二种意见似乎较妥,因为:(1)玛待国是被波斯国征服的,所以很自然愿意革命;(2)因为哈曼是旧玛待国人。在艾斯德尔传内常说他是阿戛格人,然而阿戛格大概是指阿戛兹,离现在的科尔斯巴得(Khosbad)不远,属旧玛待国。

⑩关于本节,可参阅耶9:10;12:4则14:13等处。

⑪即改奉犹太教。时势骤变,如不附合犹太人,恐有性命的危险!

第九章

章旨 1-10犹太人勇敢复仇,无人反对。11-15薛西斯王许住在秀商的犹太人延长复仇的期限。16-19薛西斯帝国内的犹太人全体起来自卫,击杀仇敌。20-32犹太人空前胜利,遂奉十四十五两日为“普陵节”。艾斯德尔勉励犹太人应遵守规定,按时举行,永不可废。

    1十二月即“阿达尔”月十三日,犹太人的敌人,原定是日为执行君令和上谕以歼灭犹太人的日期;谁知情形却完全改变,犹太人反制胜了他们的敌人。2住在薛西斯王各省城市内的犹太人,都聚集起来,进行攻击意图毁灭他们的敌人,没有一个人敢起来与他们对抗,因为他们的威势已重压在万民的身上。3各省的职员、御史大臣和省长,以及为君王服务的人,都援助犹太人,因为摩尔德开的权威,已慑服了他们。4摩尔德开已成为王宫里的一个伟人,他的声誉已传遍各省,因为摩尔德开这人的权势越来越大了。5因此犹太人给他们所有的敌人一个重大的打击,刀诛,屠杀,破坏,任意对付他们的敌人:①6即住在秀商禁城内的犹太人就击杀扑灭了五百个敌人。10a连哈摩达塔的儿子,犹太人的仇人哈曼的十个儿子,即:7帕尔霞讷达塔、达耳丰、阿色帕塔、8颇辣塔、阿达肋雅、阿黎达塔、9帕尔玛协塔、阿黎赛、阿黎待与瓦耶匝塔,10b他们也杀了,却没有动手劫掠。②

11当天,君王就知道了在秀商禁城内所杀的人数。12王对艾斯德尔后说:“在秀商禁城内,犹太人就击杀扑灭了五百人和哈曼的十个儿子,在帝国其他各省内,他们究竟做出些什么事?如今你还有什么请求,我好赐给你;你还有什么要求,我好依照办理?”13艾斯德尔答说:“如蒙皇上赐恩,就俯允住在秀商的犹太人,明天也照今天的法律执行,允许他们将哈曼的十个儿子,挂在刑架上。”14如是王下令照办,即在秀商发出了一道谕旨,将哈曼的十个儿子悬在刑架上。③15在“阿达尔”月十四日那一天,住在秀商的犹太人又集合,又在秀商击杀了三百人,也是仍然没有动手劫掠。④

16住在王各省其余的犹太人也聚集起来,为保卫自己的性命,对仇敌注意防范,击杀了仇敌有七万五千人,却没有下手劫掠。⑤17此为“阿达尔”月十三日内的事,至十四日那一天,他们休假,举行欢乐的宴会。18住在秀商的犹太人,于十三十四两日集会,于十五日休业,奉为宴饮欢乐的节庆。19但住在没有墙垣村庄内的犹太人,为这缘故,却奉“阿达尔”月十四日为一喜乐、休业、宴会,彼此互相送礼的节庆。

20摩尔德开于是将这事记录起来,并向薛西斯王各省远近的犹太人颁发文书,⑦21通知他们。每年应定“阿达尔”月十四十五两日为节庆,22由于犹太人在这两天内,战胜了他们的敌人,获得了安全;这一月,对于他们,乃是化忧惧为喜乐,变哀悼为吉庆的月份。应奉这两日为宴饮作乐,互赠礼物,救济穷困的节庆。23他们已开始举行的和摩尔德开给他们所规定的事,从此为犹太人成了一种惯例。24因为阿戛格人哈默达塔的儿子哈曼,全体犹太人的仇人,蓄意反对犹太人,要将他们消灭,就投“普尔”——签,来决定制胜歼灭他们。25但是事后,艾斯德尔走到君王前,恳求他下令废止那道文书。皇上说:“这是哈曼为反对犹太人所想出来的计划,反应加在他的颈上;”就叫人将哈曼和他的儿子们悬在刑架上。26如是他们就援用“普尔”名,呼这两日为“普陵节”;依照这文书所记载的和他们对此事亲身所见所经历的,27犹太人便为自己,为自己的子孙,以及愿加入他们集团的人,规定每年这两天按时依法庆祝,为一不可改变的惯例;28世世代代,家家户户,各省各城,应记住庆祝这两天;在犹太人中,永远不能废除这两日的“普陵节”,在他们的子孙中,应不断地举行纪念。29阿彼海耳的女儿艾斯德尔后与犹太人摩尔德开,又以全权写了一封书信,再次坚定关于“普陵节”的文告。30她以真诚慰问的言辞写成了书信,分发给住在薛西斯帝国一百二十七省内所有的犹太人,31叫他们应遵照犹太人摩尔德开为他们所规定的,依时举行“普陵节”;至于关于斋戒哀号等事,悉应依照他们自己及为自己后代所规定的。32于是按着艾斯德尔的命令,规定了“普陵节”,记在书中。

                        

①1-5节,说犹太人怎样对敌人复仇。他们很顺利地进行了这件事,因为所有的官员都畏惧摩尔德开首相。

②哈曼的十个儿子的名字,除了阿达肋雅外,其余都是波斯名字。至于它们的意思及本书内所记其他波斯名字的意义,因为学者的诠释不一,故在本书的注解内,我们也不大注意。哈曼的十个儿子,据塔尔古木集传是被挂在刑架上处决的,如同他们的父亲一样,但是依据经文,似乎他们先被刑戮,因为要警告秀商的居民,然后悬尸在刑架上。

③唯理派的批评家非议艾斯德尔心毒,然在我们这一世的人,亲眼看见了多少更凶残的事,并且所持的理由,不一定如当日犹太人所持的理由更为冠冕堂皇。如此我们就称赞艾斯德尔所行的吗?断乎不是,只可说她情有可原。试想在秀商城中,哈曼虽死,他的党羽不少,所以艾斯德尔为顾及自己民族未来的安全,再请求皇帝准许犹太人不但在禁城内,即整个秀商城内,依照头一天的法律,进行报复,以除后患。

④“却没有下手劫掠,”这一句是为叫读者明白,犹太人只执行了合法的自卫。按上谕,他们本能劫掠敌人的财产(参阅8:11;9:10)。如此他们效法了亚巴郎,不愿藉着敌人的财产致富(创14:22)。

⑤“七万五千人,”按希腊通行本,只有一万五千人,路基雅奴校勘刊本,只有一万一百零七人。后世抄书的人多喜铺张。如此可审被杀的人数,最多不得超出万余。我们如想到波斯帝国版图如何广大,从印度直到爱提约丕雅,从地中海直到里海,再想当时复仇的风气和近来所发生的战争凄惨之事,就觉得这场凶杀并不怎样惊人。朋突国君王米特黎塔忒,版图尚不及波斯国二十分之一,在一天之内,竟杀了八万罗马人!

⑥在波斯帝国侨居的犹太人,于“阿达尔”月十三日上执行君王的法令,十四日上休业联欢志庆;然而住在秀商禁城与城市中的犹太人,却在十三和十四两天,执行复仇的法令,十五日休业志庆。作者编艾斯德尔传时,这风俗似乎尚在。

⑦20-32这一段,也许是后人补入的。它的性质似属于敕令诏谕,与前九章一种戏剧色彩的历史文体大异。从来批评家对“摩尔德开将这事记录起来”一句,有所争论。旧时经师,依据此句而主张是摩尔德开写了艾斯德尔传,但是现代学者,加以否认,并解释说:摩尔德开公布“普陵节”写了一道文书,艾斯德尔后为坚固摩尔德开所写的,也写了一道文书。两人所写的文书大意包括在本章20-32这一段内。当然,这两道文书附带叙述“普陵节”的历史,所以与现存的艾斯德尔传有很多相同的地方。然而相同的成份究竟如何?谁也不能决定。关于“普陵节”的由来和礼仪,参阅本章附注。

附注 

论“普陵节”

在下面我们要讨论的是:(Ⅰ)“普陵节”的起源;(Ⅱ)唯理派学者关于“普陵节”起源的主要见解;(Ⅲ)“普陵节”的礼仪。

(Ⅰ)“普陵节”的起源

“普陵节”一字,乃是“普尔”(Phur)一字的多数。“普尔”原不是希伯来文,但是它的多数的末音“陵”,却是依希伯来文法附加的。按艾斯德尔传,“普尔”一字的意思就是“签”(3:7等处)。近一百年的学者,尽力研究这字的语源。就语言学来说,他们最主要的意见不外。(1)“普陵”一字,是由希伯来文“帕辣尔”(Parar)动词产生出来 ,意谓“打碎”(哈肋威)(Halewy)厄尔布特(Erbt);米加厄里斯(Michaelis)认为“普尔”一字,即是希伯来名字“普辣”(Phura),即谓“榨酒池”。(2)“普尔”乃是一句波斯语。即旧波斯语及在吠陀经语(nomen vedicum)之“普尔提”(Phurti),即谓份子或礼物。(3)按丢拉缶阿(Dieulafoy),“普尔”与梵语“颇尔”(Por)原是一字,即谓针箍或骰子。(4)按肋委(Levy)、贝阿(Baa)、稣彼古(Soubigou)等人的意见,“普尔”原是存在赫特、亚述和波斯语中的一句阿卡得(Accad)语,义训抽签,或指签上所指定的事。艾斯德尔传作者释“普尔”为签,适得其义。总之,依据现代语言学的结论,“普尔”一字即谓签。“普陵节”,但就语言学来说,亦可称为“抽签节”。

这庆节的来历,在艾斯德尔传内,很详细地讨论过。哈曼抽签为决定消灭犹太民族的日子。然而得天主的护救,歼灭的日子为犹太人反而变成了一个胜利、欢乐、光荣的日子。这事多么奇妙!这种救恩,是如此宏大,致使侨居异国的犹太人的两位首领,波斯帝国的皇后艾斯德尔和总理大臣摩尔德开,遂规定了犹太民族世世代代,在各地各国,应永远举行这有意义的节庆。建立这节期的动机,与建立“尼加诺尔节”的动机完全相同,是要犹太民族记念国家的大胜利。(参阅加上7:49加下15:36。)据加下15:37,犹太人在公元前一世纪,已举行这节期,并称之为“摩尔德开纪念日”。在公元后第一世纪,若瑟夫拉威乌斯在他所著犹太古史(Antiquitates Iu aicaeⅪ6)一书内,讲述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的事迹以后,并说明在他当时,犹太人仍奉行这节庆。他说:“因此(意指“阿达尔”月十三十四两日犹太人复仇事)直到现在,凡居在世界上的犹太人,在这两天内过节,彼此馈赠礼物。”尚有一点应注意,在若瑟时代,(参见若瑟夫拉威乌斯犹太古史Ant. XII,10:5,)“尼加诺尔节”已渐渐不举行,但是直到现在,犹太人都仍然举行“普陵节”,并且他们的经师常说:“圣殿和先知书都能消灭,只有“普陵节”和艾斯德尔传(Megillath)总不能消灭。”自古以来,他们都相信默西亚来了以后,不会废弃梅瑟的法律和艾斯德尔传。结论:“普陵节”应有一种历史的事迹为依据,不然它的来历和它的存在就成为一个解不开的哑谜。所依据的历史事迹,就是艾斯德尔传所记载的,犹太民族所得的大胜利。

(Ⅱ)唯理派学者关于“普陵节”起源的主要见解

批评家找出了许多理由来证明艾斯德尔传,缺乏历史的价值。但是“普陵节”不是由艾斯德尔传产生的,而是先有了“普陵节”,然后才有了解释“普陵节”的艾斯德尔传。为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想出的理由真不少。以下是他们最主要的见解。

主要见解,不外三种:(a)“普陵节”虽然发生在犹太民族中,却与艾斯德尔传所讲的事实无关;(b)“普陵节”乃是一异教人奉行的庆节,或出自波斯,或出自巴比伦,或出自希腊,后来传入犹太民族;(c)“普陵节”是巴比伦的一个改装为历史小说的神话。三种见解都不外主张艾斯德尔传所载的史事不是事实,而是为解释这奇怪,大概由外传来的“普陵节”。据他们的意思,艾斯德尔传只不过是为粉饰一在犹太人中,不合法产生的节庆的传奇。

(a)“普陵节”原出自犹太民族

(1)布肋克(Bleek)以为犹太人建立了“普陵节”是为记念巴比伦充军的释放。(2)委耳黧黑((Willrich)说在艾斯德尔传内所述的犹太敌人的杀戮,表示那在非斯贡(Ptolon asis Phican169-116A.C)当埃及国王时,犹太人对施勒尼(Curene)居民的屠杀;(3)米加厄里斯(Michaelis)以为“普陵节”与“尼加诺尔节”原属一事(加下15:20-36)。非公教学者客尼格(Kcenig)反质米氏说:“证据在哪里?”在玛加伯传内明明两个节期相提并论,岂能混为一谈。艾斯德尔传内的历史与犹大得胜尼加诺尔事,有什么关系?犹太国的风俗,若瑟夫拉威乌斯的证据,为什么没有价值?按这种意见,抽签一事和艾斯德尔——我们书中的主角——与尼加诺尔的溃败有什么关系?

(b)“普陵节”是由外邦民族传入犹太民族中的庆节

(1)依格勒兹(Graetz)认为“普陵节”是希腊和罗玛人所举行的“尝新酒节”;(2)许多其他作者以“普陵节”是波斯人所过的春节,或新年节,或“亡者节”(玛耶尔(Meyer)、希漆黑(Hitzig)、丰哈默尔(VonHammer))。依照这些学者的意见,犹太人久居在波斯国,不能不受他们的影响,甚至同化,开始举行这种节期。日后为使居在巴力斯坦的同胞接受这从外教人传来的节期,就编著了艾斯德尔传。如此居在巴力斯坦的反动份子,也渐次地接受了,这由外教民族传来的节期。至公元后第二世纪初,再没有人起来反对了。豪仆特(Haupt)说:“这些意见,究竟不外是假设。”所以他和其他的研究巴比伦文化的学者另辟新路,竭力使用巴比伦的神话来解释“普陵节”的起源。

(c)“普陵节”是巴比伦的改装为历史的神话小说

艾斯德尔传明说赫蓝的神如何得胜了巴比伦的神。摩尔德开即是玛尔杜克(Marduk)神,艾斯德尔即是依市塔尔(Ishtar)女神;瓦协提乃是赫蓝的女神玛市提(Mashti),哈曼亦是赫蓝的神胡曼(Human)。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得胜了哈曼和瓦协提,无异乎巴比伦神玛尔杜克和依市塔耳女神得胜了赫蓝的女神玛市提和胡曼神。为解释“普陵节”起源的学说,尚有十多种,不能悉加阐述,拉冈热说得好:“事实原是很简单的,比这些千变万化的意见更为简单。”巴比伦的语言学家也明说他们同志所“利用的理由,是站立不住的”(苛斯昆Cosquin)。

(Ⅲ)“普陵节”的礼仪

按照米市纳传及犹太人的礼仪记,犹太人过“普陵节”的习俗大抵是这样“一到了“阿达尔”月十三日,人民为记念艾斯德尔及她的婢女绝食,谨守斋戒,到了晚上,各自在门窗上张挂明灯,因此这节又呼为“灯光节”(ta fota)。在会堂内当天晚上朗诵艾斯德尔传。诵读时,一听到哈曼和他的妻子则勒市的名字,在场的人就喊说:“愿他(她)受诅咒!”一读到摩尔德开和艾斯德尔的名字,人就喊说:“愿他(她)受祝福!”有些地方,“阿达尔”月十三日晚上。在会堂内不念艾斯德尔传,却念创世纪32-34三章。至第十四日早上,在会堂内方念艾斯德尔传,比前天晚上更为热闹。在这一天犹太人彼此馈赠礼物,拜访亲友,施济穷人,大吃大喝。有些地方十四早上,除读艾斯德尔传外,也诵读出谷纪17:8-16,和撒上15:8等节。这两段所记载伊民如何得胜了哈曼的祖先哈玛肋克人。犹太人因为历来屡受外邦民族的压迫,所以在读艾斯德尔传时,他们所说出的那些骂哈曼,骂则勒市,骂异民的话,常有意影射他们当时的敌人。在第四第五世纪时,至少那些居在罗玛帝国中的犹太人,到了“阿达尔”月十四日,常将哈曼的像和一个十字架一同焚烧。忒敖多息约取缔了这风俗(Codex Theod. XVI.VIII.18)。有时在“普陵节”那一天,犹太人也集合起来,攻打公教信徒;然而,他们在这一天内,也有时施济贫穷的公教教友。

第十章

章旨 全书的结论:歌颂薜西斯帝及摩尔德开的伟大。

附录巳节自拉丁通行本10:4—13)共10节,摩尔德开解释了自已所做的梦。

附录庚(节自拉丁通行本11:1)指出艾斯德尔传的译者。

1薜西斯帝命令大陆及各海岛上的居民给他纳税。2他所有伟大的英勇作为,以及君王尊敬摩尔德开使他成为伟人等事详细的记录,都载在玛待和波斯君王的年鉴上。因为这犹太人摩尔德开,位仅次于薜西斯帝,为犹太人所敬重,为他全体同胞所爱戴,他努力为他的民族谋幸福,关心他的整个种族的安全。

(附录巳)

1于是摩尔德开说:这一切都是天主一手完成的:因为对这一切,我曾做了一个梦;我还记得清楚,一丝一毫都已应验。3变成巨流的小泉,其上忽有曙光与朝阳,汹涌的水----河流,是艾斯德尔:君王娶了她,而立她为后。4那两条大龙,便是我与哈曼。5万邦即是那些聚集起来,要废除犹太人名号的群众。6我的民族伊撒尔,向天主哀号,而获得了救援;上主救了他的百姓,上主使我们脱离了这一切祸患,天主在万民中,做出了从末有过的奇迹和伟大的事来。7因此,天主制定了两签:一签为天主的百姓,一签为其他的民族。 8这两签在审判万民的时日,在天主所指定的日期,来到他跟前; 9天主想起了他的民族,保护了他的家业。 10“阿达尔”月十四、十五这两天,为他们应算为宴会欢乐的节庆,在伊撒尔民族中,世世代代,永远天主台前欢乐志庆。

(附录庚)

仆托肋米与克娄帕特辣执政第四年上,有自称为司祭兼肋未人的多息太,与他的儿子仆肋米带来了一封,如上述“普陵节”的书信,他们肯定这封信确实可信,并且说,住在耶路撒冷的仆托肋米的儿子里息玛苛,曾翻译过这书信。

1.1-3节,作者叙述薜西斯大王的光荣和权能,使读者领会到摩尔德开的宠幸和势力。这位犹太人不是一位小国君王的首相,而是薜西斯大王的国卿。【大陆】指包括一百二十七省的波斯帝国,【海岛】指地中海中部群岛;这些地区都给大王纳税。【伟大英勇的作为】系指王的武功,同时又指他所建筑的宫殿、牌坊、庙宇和纪念物。考古学家发屈了秀商和百泄波理两座城以后,无不说薛西斯对建筑大感兴趣,且有建筑的天才。在第二节内,作者以列王纪和编年纪的体裁,结束艾斯德尔传的历史。本书常把波斯放在玛待以先,在此处却把玛待放在波斯以先,也许因为玛待民族的历史比波斯民族的历史更为古远。在上述各处先提波斯,是因为那时的朝代,即阿革默尼德(A:hemenidane)朝代,出自波斯。这大帝国的年鉴史册都已散失,只有一些断简残篇,保存在希腊作家所编撰的史籍内。

2.附录已载摩尔德开自已解释所得的噩梦。此断原文自然是希伯来文,简洁明畅。第七节上主制定二签,【一签为天主的百姓,一签为其他的民族】一句,是说:虽然异民想谋害选明,却终归失败,因为伊撒尔是天主的民族,所以天主想起了他的百姓,保护了他的家业。在第八节内,两签已人格化了,它们同时来到天主前听侯使命。

3.附录庚仍是希腊译者的注解。埃及国王名仆托勒米的很多,王后取克妻帕特辣名气也不少。本节内有三个仆托勒米:第一个仆托勒米是埃及王。埃及王中,王名仆托勒米,王后名克妻帕特辣,执证有四年的,只有仆托勒米第八世,号为拉提洛斯(Lntyros 116—80)的。第二个仆托勒米是一肋末人兼司祭多息头的儿子;父子同来到亚历山大里亚,带有一封关于【普陵节】的书信。此处所谓的书信,恐即指艾斯德尔传。这封书信,他们认为是确实可靠的,并且说一个住在耶路撒冷名叫仆托勒米——第三个仆托勒米——的儿子,里息玛苛将它译成希腊文。由此可知,在公元前第二世纪初,或一世纪末,本书即已译成希腊文。虽然里息玛苛住在耶路撒冷,可是他对于希腊文有相当研究;也许他的父亲仆托勒米是曾侨居在亚历山大里亚城内的犹太人。依据近日所得纸草纸文件,发现许多侨居在亚历山大里亚城内的犹太人,有仆托勒米的名字。

 

 



上一篇: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下一篇: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