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正在录入)列表
·出版及史书序
·凡例
·旧经史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浏览次数:188 更新时间:2022-3-5
 
 

智慧篇引言

(一)书名

智慧篇在梵蒂冈、西乃、亚立山大里亚、厄弗稜各抄本内,称为“撒落满的智慧”;在叙利亚译本中,则称为“达味之子撒落满的大智慧书。”本书与约伯传、箴言、训道篇、德训篇,都有关于“智慧”的论述,因此同列于智慧书类。古人除约伯传外,将这几部书一向概为撒落满名下。这种论断是否适当,在每部书引言的论作者一章内,都有详细的讨论。至于本书为何普通称为“撒落满的智慧”,也有它的理由,因为本书可说是论述智慧的专著,意义深奥,词藻华丽,撒落满在历史上既负智王的盛名,后人遂以为除撒落满外,无人能有这样的著作。且本书后编的文章,都带有智王撒落满的口气,后人遂以此为牢不可破的证据。

(二)分析

按内容和性质,本书显然可分为前后二编。自第一章至第五章为前编;自第六章至第十九章为后编。前编是作者本人自己在说教,一面唤醒帝王官长,追求正义,一面申述正义的重要和人对正义应有的态度。在这里所谓的正义,乃是实际生活上的智慧。“追求正义”可说是前编的总纲(1:1)。为追求正义,须内心中正,因为智慧不居在`邪僻人的心里(1:2;2:25)。同时又将智愚两等人的生死祸福,加以描绘,两相对照。(3,4,5三章。)

后编为智王撒落满赞颂智慧的话(6:24-19:20)。他自谓认识了智慧,从天主手里求得了智慧的恩典(6:24-7:14),并历述智慧的特点和效能(7:15-8:1),和自己求得智慧的经过(8:2-9:19);由圣祖们的历史证明智慧的裨益(10:1-14),即智慧怎样拯救了伊民出离埃及,在旷野中显了多少奇迹,怎样惩罚了埃及人和客纳罕人的狂傲,天主如何厌恶崇拜偶像的人(10:15-12:27),对偶像崇拜大加驳斥(13:1-15:19)。在结论内,作者把埃及人所受的灾祸和伊民所得的幸福,两相比较,智愚的效果遂更加彰明昭著。

则芍克(Zeschokke)将此书分为三段:第一段自一章至五章,劝人研究智慧,用华丽的言词,向帝王官长们介绍智慧的优美;第二段自六章至九章,藉撒落满的名义,写智慧的由来及其重要;第三段自十章至十九章,追述自造天地至梅瑟间的历史,以证明智慧伟大的成就。

古特贝肋特(Gutbelert)将此书分为前后两编:前编自一章至九章是属理论的;后编自十章至十九章是属历史的;不过这种分法不可太拘泥,因为前编也有暗示历史的记载,后编也有理论的叙述。我们采取这种分法,因为比较普通,比较明显。此外尚有许多其他的分法,在此不必一一详举了。

(三)语言

据现代圣经学者的公论,本书原文为希腊文,从文章方面看也绝不像译文,因翻译圣经与翻译普通文学书籍迥然不同。翻译圣经,必须逐字直译,否则对于圣经的愿意,便有改易之嫌。若逐字直译,一国文字有一国文字的特色,所以在译本内,舍词求意,勉强凑合之处,在所不免;但智慧篇全书,不但文章通顺,而且词藻典雅,令读者一看,便觉得是作者自己在描述自己的思想。

凡昔日相信此书为撒落满著作的人,自然以此书的原著为希伯来文。敖黎革讷斯和圣热罗尼莫首先将这种见解推翻,他说:“希伯来人不认识智慧篇。”此外一般否认本书单一性的作者,对这问题或全部或局部地加以否认。缶克(Focke)以为本书后编,系译自希伯来文;胡彼冈(Houbigant)以为自一章至九章是译自希伯来文;玛尔哥琉特(Margoliouth)以为本书全是用晚期的希伯来文写的。斐耳得曼(Feldmann)以为本书作者确实见过七十贤士译本,那末此书决为后出。七十贤士译本既是为供应当时散居在外的犹太人而翻译的,因为他们已不能了解祖国的文字。本书既出世较晚,其目的又是在开导当时散居在外的犹太人,遂更无用希伯来文写书的必要。

从文字方面也可以证明本书的原文是希腊文:(a)惯用叠韵字,如agapesate fronesate,zetese;en agathoteti,aploteti;paradeuso,sunodeuso……。这种措词,绝不是出于偶然,也不是译者所能做得到的,这明证是作者蓄意造成的。(b)有许多复合字,这在希伯来文内是极少见的,如kakotecnos,philantropos,autoschedios,polucronios。这都是希腊文原著的明证。

(四)单一性

为证明一书的单一性,除由历史证据确知某书为某人所作外,尚能从本书的内容和体裁上,可以得到证据。对本书的作者既然缺少历史的证据,那只好从本书内来找证据了。

智慧篇的目的,在阐明智慧的真谛,引人起一种向慕智慧的旨趣,俾能依照智慧的意义,来改造人生。本书开宗名义第一章,即提醒人注意智愚两种不同的环境(1:15,16),令人对智慧生一种自然的渴望(6:1),讲明智慧的性质(6:24-29;7:22-29),给人一种对智慧深刻的认识。最后说明智慧的由来,给人一种求智的方法(7:7)。思想前后常是一贯的,足见此书是出于一人之手。

智慧篇的笔法,全书前后一致,文气联贯,不像是两人的手笔,更无翻译的痕迹;虽有人注意到前编内天主的名字,多用“上主”(Kyrios),后编内多用“天主”(Theos),但这并不足是本书前后出于两人的证据,因为作者在前编内论述智慧时,对于天主用了自己惯用的名称,称天主为上主;在后编内,作者既提及外邦民族的历史,故特用了天主普通的名称。

本书内容虽可分为前后两编,前者属理论,后者属历史,但前后两编却是密切相关的,作者意在对智慧先作一概括的论述,然后拿历史的事迹来证明。这是作者有意的布局,不能说是两书的合订。

现在的考证家,无论是公教的或非公教的,都一致承认此书的单一性。过去以此书是由数种作品凑合的旧学说已被推翻。今为供给读者参考起见,提出几种反对的意见。

(甲)胡彼冈(Houbigant)致力研究本书的内容,据他研究的结果,把前九章归于撒落满,其余十章归于另一作者,所以前编是从希伯来译成的。可是前后二编文体何以会一致呢?他说:是由于一人编篡所致。爱曷尔(Eichorn)也主张本书是由两部书集成的(1:1-11:1;11:2-19:20)。但是他不敢决定出自两个作者,所以能是一个作者两种作品的合订本。贝尔托特(Bertholdt)以为本书前十三章为一个作者,后六章为另一作者,且后一个作者将两部合而为一,并在写作上,尽力仿效前一个作者。

(乙)有的学者将书中每一段归于一个作者;这种分法,未免有点不当。因为同一个作者,能在同一书内叙述不同的事迹,写出不同的文章。文章有曲折,有变化,方为妙笔,不落平淡。布勒特市奈(德Bretschneider)以全书文笔实不一致,遂强调全书为三书合成的。1:1-6:8是一本古书的残卷;此书原为一位巴力斯坦的犹太人所著,时当安提敖曷斯(Antiochus Epipjanes)执政时期。6:9-10:21为一位居在亚历山大里亚城的犹太人所著,约在淮罗(Philo)的时期。第三部也是在同时同地写成的。这三部书,后经一位精通希腊文的犹太人改编,而成了今日的智慧篇。纳黑提戛耳(Nachtigall)在他的智慧篇注释(Das Buch der Weisheit 1799)一书内,以为本书关于“智慧”所有的论述,是由当时智慧派的辩论稿件集成的。自格黎木(Grimm)将上面所述的臆说,详加驳斥以后,反对派的声势,遂就此消迹。但最近几年来,圣经学界,又有反对者出,如委肋尔(Weler)、革尔特讷尔(Gertner)、缶克(Focke)等,皆是反对本书单一性的学者。

(五)时代与地点及作者

(甲)时代和地点 凡相信此书是希腊文写成的人,都以为此书出世的时期,当在纪元前三世纪以后;至于写作的地点,很可能是在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城。亚历山大里亚城是当时文化艺术的中心。较为确定的时期,也许是在仆托罗默乌斯王第四(Ptolomaeus IV)理政之时。作者在书中所提的时代现象和人民的风俗,很明显地都是较晚期的事迹,不但可以决定本书不是撒落满时期的著作,而且距撒落满时代已很久远。(参见4:2;10:12等。)圣经的作者固然能因天主的默示预言未来的事,但不能拿未有过的事实,来取譬作证。就如圣保禄在格林多前书所说:“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到奖赏”(9:24)。这话绝对不能写在依撒意亚先知时代。智慧篇中的道理是针对伊壁鸠鲁(Epicurus)学派而写的。此派学说在纪元前第三世纪盛行于埃及亚历山大里亚等地。作者眼见这学说的流毒,蔓延全欧和北非沿海一带,深恐波及自己的同胞,怕他们毒化,而放弃自己祖传的信仰,遂写了这部巨作。由此我们可断定,此书写于埃及,也可以明了作者为何如此滔滔不绝地陈述埃及偶像崇拜的恶习,和奇灾的经过。

亚历山大建立帝国以后,希腊的文化和语音随着他的武功传入东方;住在巴力斯坦的犹太人愿竭力保存祖国的宗教、语音和文化,而排斥外来的侵袭。关于这事,在玛加伯传上有极详细的记载(加上1:62)。至于远离本国的犹太人,尤其是侨居在埃及的犹太人,久受埃及文化的熏染。不但语言被他们同化,风俗和伦理上,也颇有外教人的习气。本书是为应付此种环境而产生的。

仆托罗默乌斯(Ptolomaeus)时代,侨居在埃及的犹太人甚多,最初曾受到种种优待,能自由守本国的法律,行宗教的仪式,且能供职于政治界,但好景不常,这种优越的环境,没有长久保持下去。从本书内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当时的犹太人是处于残酷虐待的困境下的。作者很痛心地述说外人虐待伊民,是因为伊民遵守天主的法律,所以作者申饬帝王官长,提醒他们不过只是天主的仆役,应替天主执行命令,何能不顾正义而轻视天主的法律?!

犹太人曾两度遭受压迫:一次是在仆托罗默乌斯第四(Ptolomacus IV222-205或221-204a.C.)执政的时候;一次是在仆托罗默乌斯第七(Ptolomaeus VII 190-164 a,C.)执政的时候。据一般人的考证,本书的写作时期,是在第一次大难期间。由历史上看来仆托罗默乌斯第四不但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君王,而且很迷信邪神偶像。在当时偶像崇拜,可说是极盛时代。仆托罗默乌斯第七虽曾苛待过犹太侨民,但他自己并不迷信偶像。

从书中的道理方面来观察,也能确定本书是晚期的作品。时代离新约越近,天主启示的道理也越清楚。本书不但在体裁与内容方面超出旧约其他的经典;而且已具有新约的滋味,对于人生已有与新约很接近的超性的思想,看得出来是新旧约间相接的桥梁,其为旧约中最晚出的经典,殆无可疑。

(乙)作者 在一个相当久长的时期内,一般学者都以撒落满为本书的作者。他们所依据的理由,一是因为本书内一向有“撒落满的智慧”,“撒落满的大智书”等题名;二是因为撒落满是历史上最负盛名的智王。但是无论这主张有过多长的历史,事实上却是决不能置信的。四五世纪时,圣热罗尼莫便肯定地说:“希伯来人从不认识智慧篇一书”。圣奥斯定说;“智慧篇和德训篇,因有撒落满的语气,乃相传是撒落满的著作;然先进文达之士,皆予以否认”(天主的圣城论De Civitate Dei X V II,20,1)。但现在尚有极少数的学者,承认此书为撒落满的著作。公教的近代作家市米得(A.Schmid)仍以此书为撒落满的作品,他以为这是大多数教父的公论。参看他的智慧篇注释四一页以下(Das Buch der Weisheit ubers. Ed.2,1865,pag.41 et seqq.)所有的理论。但是教父在他们的言语著作中,每当论及此书时,不过沿用旧有的题名,绝不能以此作为历史的证据。既然从历史上不能考得本书的作者,就只有从本书内去考证了。我们不能否认题名和许多论智慧的言词,引人联想到撒落满为本书的作者;但是严格地说来“撒落满的智慧”这题名,并不是说“撒落满在论智慧”,而是说“讲述撒落满的智慧”。撒落满的智慧为本书的对象,并非说他是本书的作者。最重要的理由,是本书原文既是希腊文,则绝对不能为撒落满所作。不过本书虽为希腊文写成,文辞虽然雅致流畅,但不无希腊本文字的影响。此外作者对旧约各书,也有一深刻的认识和了解,他不但处处引经据典,并且在许多地方把旧约的道理大加阐明和补充,足见本书的作者,实是一位有学识的犹太人。

从本书的目的上,也可以证明作者是一位犹太人,这是无用怀疑的。大多数的圣经学者,咸认作者意在劝勉自己的同胞,要在困难时局之下,坚持忠诚,切莫离弃天主的法律,而崇拜邪神偶像。在此恶劣的环境中,该以天主的救援作自己的慰藉,绝不可因环境恶劣而失望。作者的这种用意,在书内表现无余,读者一读就能领会到。不过对于这一点也有坚持异议的,如斯米兹(G.Smits)在他的智慧篇注释的序言中,从各方面博引旁证,强调此书的对象,是当时的帝王官长。他的理由是作者所用的官长的名称,不适合犹太人的制度,因为在作者时代犹太人已无帝王的名称;但细考书中的内容,斯氏的主张很难成立。我们并不否认当时的外教帝王官长,也是作者著书的对象,但不能因此断定这是作者唯一的目的。因为如果作者意在规劝外教帝王,为何处处拿旧约的理论来作证?这种辩证法,对于无信仰的人,是不会发生效果的,倒不如拿他们先王的芳表,来取证更为有效。所以作者所注意的,实是那些认识天主法律的读者,劝他们不要因环境的恶劣,而背弃自己的信仰。当时的犹太人极需要这样的规劝,因为实际上,已有许多犹太人染上了外教人的习气。作者屡用撒落满的智训,引证已往的事迹,来给自己的百姓一种精神上的安慰。这都是外教人不能懂,也不愿懂的事。

非公教作家,固然相信此书应为犹太人所作;然而他们以为作者已背叛了本国的宗教,和祖先的遗训,因为在他的著作内,有许多希腊哲学错误的思想。不用说,这是带了有色眼镜,来观察智慧篇的人所应有的自然的结论。

有人想本书的作者是大司祭敖尼阿斯(Onias)。这一说有许多可依据的理由:因为敖尼阿斯作大司祭时,政治方面,国家是处在附属的地位,一切都要听从小亚细亚和埃及诸王的指挥。宗教方面,更令人有不胜的感慨。敖氏的确是民众的领袖,他不但热心守法,保卫圣殿的权利,而且在一切事上,,力求民众的利益;然而当时有一派卖国的奸细,他们为媚外起见,不但残害忠良,而且背弃天主的法律,尽量提倡外教的风尚和文化。这派人的领袖是西满(加下3:4)。他一方面诬枉,一方面设计残害敖尼阿斯。不过色肋乌雇斯(Seleucus)王尚信任敖尼阿斯为人公正。色肋乌雇斯死后,安提敖曷斯厄丕法讷斯(Antiochus Epiphanes)继位,敖尼阿斯的弟兄雅松(Jason),为争取大司祭之职,曾在皇上前施贿,他完全不把宗教放在心上。三年后,默讷拉乌斯(Menaelaus)又以贿赂买得了大司祭的职分。雅松乃被革除。默讷拉乌斯盗卖圣器,不顾信仰,被迫退职的敖尼阿斯曾严厉责斥她失职之罪。从此敖尼阿斯为人所不容,被迫出亡,默讷拉乌斯就乘机结果了敖尼阿斯的性命。这是当时政治和宗教的背景,因此有人想敖尼阿斯出亡后,心中有无限的悲哀,他一腔宗教和民族的忠爱,无处表白,遂著此书,一面寄讬自己的感慨,一面劝自己侨居在外的同胞,认清时代,不要同流合污,有辱自己的宗教,和自己民族的光荣历史。

(六)正经性

巴力斯坦的经师,与现今的犹太人都否认此书的正经性,所以把它列入“伪经”(apocrypha)之内。誓反教徒也从此说;但是亚历山大里城的犹太人却把此书列入“正经”之内。

宗徒引用此书与引用其他旧约经典相同。当时的信友,得了宗徒的这种传授,也以此书为神圣的经典。唯理派学者达威松(S.Davidson)在他的旧约概论(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上说:有许多痕迹可以证明,智慧篇是宗徒时代的产品,因为新约中有许多意义与智慧篇所有,甚相类似,虽然不是字字相同,但在思想和道理上,互相反映之处,实在不少。达威松根据这个论证,断定本书的著作时期虽然有误,但他研究所得,却是事实。现在将新约中与智慧篇比较更相类似的地方开列于下,以供读者的参考:8:3与若1:1;9:1与若1:3;16:5与若3:14;13-15与罗1:20-32;11:16与罗1:21;15:7与罗9:21;12:20与罗9:22;11:24与罗11:32;3:18与伯前4:13;7:26与希1:3;7:22与希4:12;9:8与希8:2及9:11;6:6,24与雅2:13-16;7:25与雅3:15;3:5-7与伯前1:6;3:7与伯前2:12。在这些地方不要注意词句而应注意意思。格黎木(Grimm)说:“每位读者都能感觉到新约与智慧篇有许多相同的地方。”许多誓反教的作者亦赞同此说。参阅外斯的罗马书注释(Weiss:Commentar z,Roemerbrief,pag.87 470),海殷黎季的格林多前书注释,市米特的厄弗所书注释(W.Schmidt:Comm.z.Eph.pad.311),阿波特的厄弗所书注释(Abbot: A Commentary to Ephes.pag.184),克罗培尔的厄弗所书注释(Klopper:Commentar z.Ephes.pag.181)。有几位誓反教学者注意到圣保禄引用智慧篇较其他的宗教徒更为显著。参阅克罗培尔的圣保禄书信与智慧篇(Klopper:Das Verhaltnis der paulinischen Schriften zur Sapientia Salomonis),叔勒尔的犹太民族史(Schuerer. Geschischte des Jud. volkes,III. Pag,381),塔刻赖的圣保禄与当时犹太民族思想(Thackeray: The Relation of St. Paul to contemporary jewish thought)。宗徒们既以此书为正经,为我们已算是充分的明证。古来的教父们,得了宗徒们的传授,对此书的正经性,从未加以怀疑。在圣堂里诵读讲解,如同别的经卷一样。圣奥斯定说:“对于智慧篇的价值,不应予以怀疑,此书早为“读经修士”在堂内诵读,且上自主教下至信友,都恭聆如天主的圣言……”。慕辣托黎残卷目录(Fragmentum Muratorianum)载有:“智慧篇是撒落满的朋友为光荣他所写的。”圣衣肋乃(S. Iraeneus: Contra Hereses)、圣希颇里突斯(S.Hyppolitus)、德都良(Tertullianus)、拉堂漆乌斯(Lactantius)、圣西彼廉(S.Cyprianus)、圣卡腊里路季斐鲁斯(S.Luciferus Calaritanus)、圣盎博罗削(S.Ambrosius)等人,从未敢怀疑此书的正经性。他们的错误,只在于对此书作者的问题上。圣热罗尼莫说:“此书只能有益于神修,不能用来证明道理。”这种说法固然错误,但他引用此书,却与其他正经无异。

此外尚有许多私家所藏的正经书目,如圣默里托(S.Melito)、圣厄丕法尼乌斯(S.Epiphanius)耶路撒冷的圣济利禄(S.Cyrillus Hierosolimitanus)、鲁飞奴斯(Ruffinus)、圣依诺增爵第一(S.Innocentius I.)、加削多鲁斯(Cassiodorus)、圣依西多禄(S.Isidorus)、圣若望达玛色(S.Ioannes D.)、尼切佛洛斯(Nicephorus),并一些著名的抄本所开列的正经书目,如阿桂拉与弟茂德的对话(Dialogus Aquilae et Timothaei)、伪杰拉息乌斯书目(Cathalogus Pseudo-Gelasianus),以及公议会所开列的书目,如客拉洛孟塔奴斯抄本书目(Cathalogus codicis “Claromontanus”、苛斯里阿奴斯抄本书目(Cathalogus codicis “Coislianus”)、七十贤士译本纲略(Synopsis Septuaginta)、迦太基第一公议会(Concilium Carthaginense 397)都著录了智慧篇。

普圣教会既相信此书为天主默感的经卷,所以佛罗稜萨(Conc.Florentinum)、脱利腾(G. Tridentinum)和梵蒂冈(Conc. Vaticanum)三大公议会,都决定了这部书为正经的经典。

(七)神学

智慧篇一书,因为是旧约中最晚的作品,对于一些道理,的确有显然的进步。作者的文章清晰雅致,甚致可说,已有新约的风味。原来全部旧约不过是新约的准备。天主为适合人的理智,把他上智的宝藏逐渐揭诸世人。智慧篇既迫近新约,很自然地作了进一步的准备,准世人接受旧约预言的真光。作者的态度和环境,对于他的作品,也不无影响。前面已经说过,作者所处的环境,是受外邦人压迫的环境;同时自己又是一极虔诚的犹太教信徒,对于自己的教义,又有高深的学识,所以在他的著作内,充满了宗教的热诚,使人一读,不能不心向天上,轻视人间。

此书名符其实,全书所讲的,都是“智慧”的道理,其他的事情,都不过是拿来作陪衬罢了。或为彰显“智慧,或为解释“智慧”的由来,或为说明“智慧”的重要性,或为称赞“智慧”的利益,或为陈述“智慧”的功效。今为读者方便起见,将本书所含的道理,分段摘录于下:

I论天主

(a)有一天主掌管世界,人当认他为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

智慧篇对天主的观念,打破了国家宗族的界限,视天主为普世万民的唯一真主(9:1;10:1);并且证明人有认识天主,信奉天主的义务(13:1-9)。他很简单地而又很确切地作了一个哲学论证,用因果律证明认识天主,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必然的,是一种自然的责任。所以凡不认识天主的,不管他是出于心地败坏,傲然不服,或是惑于谬论,或是出于无智,都不能推却无罪。他这简明的论证,为后世的无神派和唯物论者,无异无头捧喝。

智慧篇把创世纪天地神人万物受造的事迹,一一提出,而描写得更为生动。创世纪是历史的叙述,而此处却是咏史诗。天主因爱创造了万物,天主不愿人类灭亡(9:1;10:1;1:14)。天主按自己的肖像造了人(2:23)。天主的意旨本希望人永存不灭,但因魔鬼的嫉妒,原祖干犯了主命,因此死亡入了世界(2:24)。作者更进一步地说明天主如何创造了万物,是用他永远的圣言(9:1)。这在神学中基督论上,是很重要的材料。却也有人否认此处的圣言,即若望第一章所谓的圣言,圣三中之第二位圣子。如苛尔讷里(R.Cornely)在他所著的智慧篇注内就以为如此。不过,如依照圣教会大多数神学家的公论,和承认在此书内有天主圣三的暗示的话,则我们的结论绝不是武断。如再将本书(7:23-29)描写智慧的用语,与“起初就有圣言……”一段两相对照,上边所说的,就更可信了。

全部旧约固然承认犹太人的天主即万民的天主,但有许多地方实含有宗族的观念,如圣咏115:2上说:“为何异邦人说:他们的天主在哪里?”智慧篇对天主的观念,完全是普遍的,虽然作者知道伊民是天主的选民,但相信外教人也是天主的子民。天主是万物万民的天主,掌管生死,施行赏罚。义人都是天主的好儿女,所以没有国际的差别,没有种族的区分,只有善恶的分别。如果犹太人犯罪,同样遭受天主的惩罚;如果外邦人行善,一样获得天主的赏报(2:22;3:1-29;7:27-8:1;11:23-26)。

(b)天主全能的照顾,作者著书的目的,固然为安慰自己侨居在外被难的同胞,劝勉他们最困难环境之下,要全心依靠天主,恪守天主的诫命,切勿染上教外人的恶习;但书中的道理,却包罗整个的人类。天主的照顾普及众生,因为都是他所造的。他的爱普及万物:“你爱一切所有的,不恨你所造的,如果你憎恨什么,你一定不会造它,你若不愿意,什么东西能够存立?若不是你召叫,什么东西能够保全?爱护众灵的主呵!只有你爱惜众生,因为它们都是你的。”(11:25-27)。天主按公义治理万民,无论何事,都在他的照顾之下,顺序进行。我们的智力有限,有许多事超越我们的理智;但一想到天主的照顾,是如何的心安神怡!他为拿事实来证明天主的照顾,就仔细地描写善恶两等人的生活,据本性的眼光来审断,很难了解,为何义人到处遭受无理的压迫,肆意横行的狂傲之辈,为何倒安享世福。哪知道这一切都是天主照顾之下进行的人,便知恶人横行于世,绝不能逃脱天主的法网。义人如火炼的精金(3:6),天主要悦纳他们;恶人自以为得胜了义人(2:20),岂知把义人竟送入了天国;义人愈受磨折,愈增加自己天上的光荣(3:5);恶人的恶行,为义人无丝毫的损害,他们的灵魂在天主手里(3:1),他们的希望安放在天上(3:4;5:16)。恶人肆意妄行,迟早会受到天主公义的审判;天主并不是蓄意降罚恶人,天主用种种的方法戒人行恶,用义人的善表感化他们,用暂时的痛苦警告他们,只有那怙恶不悛的人,才受天主的严罚。作者历陈过去伊民出离埃及的历史,一则使伊民忆念天主的钟爱,二则令读者惊奇天主预知的照顾。我们以为对于天主照顾的道理,全部旧约中没有一部如智慧篇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的(3,4:10;5,10,11,17)。

Ⅱ论人

(a)论人生 智慧篇论到人也有详细的讨论。

它给我们解释人类的起源(2:23),和度生的大道(11,12章)。人类的原祖,是天主以黄土造成的;人的使命是代天主掌管万物(9:2)永存不死,可惜因魔鬼的嫉妒,死亡入了世界(2:24),罪恶控制了人心,人类因此逐渐堕落,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本源,造出种种的罪孽。幸而人间没有断绝敬畏天主的义人,这样形成了人类对立的两派。这两等人的生活迥然不同,恶人的生活,是骄傲不虔诚(2:11,12),不信天主(2:1,2),无仁爱(2:10),淫乱(2:18),欺压善人(2:12),贪食豪饮,及时行乐(2:6),伤风败俗(2:9),残忍无道(2:20);一言以蔽之:他们的生活是黑暗(2:21)。善人则不然,他们小心翼翼地敬畏天主(4:10),对于天主的法令不敢疏忽,将今生视为来世的前奏(6:17,18),暂时的哀苦看为将来的光荣;他们一心所仰望的,是天主的救援,是天主公义的审判;他们不重视现世的祸福,他们相信最后的报酬,是在天主手里。这都是本书独到的见地,其他旧约的经典,虽然都提过后世的赏罚,但都没有超出现世的观念。所以智慧篇的理论很近乎新约上的那句话:“你们不要怕那只能杀害肉身,不能杀害灵魂的人”(玛10:28)。

(b)论四末

(甲)死亡 智慧篇以死亡不是自然的结局,而是罪恶的惩罚,天主造了人,原是永存不朽的;只因魔鬼的嫉妒,死亡才进入世界(2:24)。死亡是进入永远境界的门户,人迈过此门,再无返回的希望,就是恶人也深信这端道理。他们说:我们到现在不知道有谁是从阴府回来的,阴府之门一经盖印,再无出来的希望(2:1-5)。

(乙)审判 善人仅管被别人蔑视,恶人仅管骄横,总有一天,恶人要诧异义人的福分,要懊悔自己已往不道德的生活,要从良心的深处说出:我们错了,真光没有光照我们,太阳没有为我们升起(5:6)。这并不是抱怨天主薄待了他们,实在是承认自己黑暗的生活。他们说:我们走到荒野的绝境来了,主的道路,我们没有认识(5:7)。这话若说在生前,为他们尚有裨益,这时已战战兢兢地来到审判主的面前(5:2,14),他们不法的行为,都摆在他们的面前,使他们羞愧无地(4:20)。义人被称为天主的子民,与神圣为伍。这就是天主实行赏罚的日子,也就是审判之日。这审判的断案,是永远有效的。人不能使离开肉身的灵魂回来,也不能释放一个被囚的灵魂从幽暗中出来(3:4;16:14)。

(丙) 天堂  全部旧约论到天堂,尚无清晰的描写;不过只提起圣祖亚巴郎的怀抱,义人与圣祖们同居……。关于天堂上有怎样的福乐,圣人们得到怎样的光荣,却从未提及过。按智慧篇所描写的,圣人在天堂上享受平安,永生,他们大发光耀(3:7),他们是天主真正的子民,天主自己做他们的报酬,从天主手里得到光荣的天国与华美的冠冕(5:16-17)。

(丁)地狱 论到地狱,虽然没有清楚的描写,但比较其他经书所说的“阴府”(Scheol)的概念较为清楚。在旧约别的经书中,写“协敖耳”(Scheol)不过是一种幽暗的地方,并不见得有什么刑罚;并且善人恶人同到“协敖耳”去。关于善人恶人死后生活究竟的状况,尚未有一清楚的解释。按智慧篇所讲,受罚的恶人,在死人中是最不幸的。他们要永远蒙羞,天主用自己的全能,使他们遭受极大的痛苦。由此可知,他们决不与善人同在一处,他们所在的地方,乃是受刑之所。至论复活的道理,智慧篇却只字不提。

Ⅲ论智慧

圣经中所谓的“智慧”,在神学上占着很重要的位置,并且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在这里我们只从积极方面探讨“智慧”的意义,对于反对派所持的异议,我们在此姑且不加驳斥,留在神学上去讨论。“智慧”一辞含义很广,有许多不同的意义,包含许多深奥的道理,因此造成了一个极复杂的而极难解的“智慧”问题。按圣经上描写“智慧”的用语来说,有时“智慧”是带有位格的(Persona),有时是位格化的(Personificata),有时是天主永远的德能,有时是天主赐予的恩典,有时是人处世的明智,有时是天主的照顾,有时是诸德的综合。

“智慧”是否具有位格,或只是位格化的,是否指示天主圣言?请读者参考智慧书总论,在那里有详细的讨论,此处我们把问题缩小不再作概括的讨论,单论“智慧”在智慧篇上有何意义?但智慧篇不能不涉及整个的“智慧”问题,我们再缩小一步,凡智慧书总论讨论到的问题,此处一概不再重复。

“智慧”是一种神恩(donum intellectus),“智慧”最大的效能,是认识天主,认他是万物的根源,是万物的终向。所以智者能窥察万物之理,利用万物认识最后的终向,人生最后的目的就是天主,所以人能接近天主,能把一切的工作都贯注到这一点,是乃大智(箴9:10;15:30约28:28申4:6)。

“智慧”是天主的圣宠:“智慧是人无价的宝藏,藉着她人能与天主亲密结合(7:14)。智慧人称为义人、圣人和天主的朋友(4:13);义人死后,他们的灵魂是在天主手里,恶人却以为善人死得惨痛,岂知他们倒享受平安(3:1-5;4:7;5:1)。人无“智慧”,虽在人间生活行动,无甚奇特,在天主眼里毫无价值(9:6)。除非先获得“智慧”,没有人能爱慕天主(7:28)。“智慧”绝不进入罪人心中(1:4),所以这“智慧”不是对天主对万物所有的智识,因为这样的智识,犯罪的恶人也能有。圣奥斯定称“智慧”是“人的仁爱”(Pietas hominis)。所以此处的“智慧”与圣保禄致罗马书所讲的义德,只有名词上的区别,而事实上却是相同的。这并不是说,犹太教人可用己力获得义德,也不是说法律有施义德的效能,因为连有旧约信仰的犹太教人,也是因基督而成义。圣保禄说:“亚巴郎信天主,这就算了他的义德”(罗4:3)。“智慧”的效力在于成全人的理智和意志,使人与天主——人生最后的终向,密切相联。

“智慧”是诸德的综合:“智慧”的所在,在于认识和遵守天主的法律,因为梅瑟的法律是犹太教人生活的标准;先知们的劝导,也不外劝百姓遵守天主的法律。当时犹太民族受外族的侵略,也是因为不守法律,才受天主如此的惩罚。因为法律教人事奉天主,约束人的行为。不但梅瑟的法律如此,任何国家的法律,也不能例外,不然,就不是合理有效的法律,因为一切权柄皆来自天主,绝不许有相反天主的法律。所以凡恪守天主法律的人就是义人,就是智者。一国之内谁能恪守国法,就是良好的国民,在天主的国里,又何尝不是如此。智慧篇的作者以自己的著作,劝人敬畏天主,遵守法律,善尽作人的职责,而达到成全的境界。

Ⅳ论土木偶像

作者为描写人的愚顽,为表现不信仰真天主的人的可怜生活,特意将偶像崇拜,以讽刺的口吻,详细地陈述,用浅近明显的理由加以驳斥。偶像崇拜最显露人的愚顽。作者称这等人是相反本性的愚顽者,因为他们既看见受造之物,为何不相信造物之主(13:1)。饮水思源,万物从何而来,它们的自然美丽是谁赋予的?万物既然美丽,它们的创造者岂不更美丽(13:3)?

偶像崇拜的原因,第一是人的愚顽,虽然从受造之物极易认识造物之主,但愚顽的人们宁肯跪拜这些受造之物,不肯信仰创造万物的真主(13:10)。第二是工匠的技巧,他们把无用的废料,刻成偶像,企图营利。他们自知是废物,无知的民众,竟尊之为神灵(13:11-13)。第三是帝王的命令,使民众敬拜自己的肖像,并且立为国法,强迫遵行(14:16)。

与人所敬的偶像,有的像兽(13:14),有的像人(13:14);有用泥土做成的,有用木石(13:13)雕刻的,有用彩色描画的(13:14)。有的求福求寿(13:18),有的求子求财,有的求福免祸。作者用讥刺的口吻说:它们不会站立,人却向这顽物求救,向这死物求生(13:18),向这有手不能动的求技巧,,向一块朽木求航海的顺利(14:1)。

偶像崇拜的结果,要陷世界于灾祸,使社会流为不仁不慈,放僻邪侈,因为敬拜邪神偶像是万恶的根源(14:12;21-31),因为制造偶像者和崇拜偶像者,都为上主所憎恨,都免不了上主的惩罚(14:9-11)。

智慧篇卷上

第一章

章旨 1-5人在世上应爱正义。6-11口勿妄言;12-16慎勿犯罪,因为罪恶,致人永死。

1统治世界的人们,你们应爱正义,以善良的心思维上主,以诚朴的心寻求他。2因为凡不试探他的,都可以寻见他;对他不失信的人,他就显示给他们。3邪僻的思念使人离开天主。人试探天主德能的时候,正现出自己的愚蠢。①4因为智慧不进入存心不良的灵魂,也不居在一个屈服罪恶人的身上。②5因为施训的圣神,避免诡谲,远离暗昧无知的思想;几时不义来临,圣神就被逐出。③

6智慧是爱人的神,她绝不宽赦口出咒语的人,因为天主是他衷心的洞悉者,是他心灵真实的监督,是他言语的听受者,7因为上主的圣神充满了世界,这包罗万象的是圣神,通晓众人的声音。④8为此谈论不义之事的,毕竟不能隐藏;严惩的审判,绝不能将他遗忘。9恶人的企图将受审问,他的言语达于上主,使他因着恶行而受责罚。10因为天主嫉恶的耳,能听万事;怨语的声音,不能隐避。11所以你们要谨防无益的怨语,禁止你们的口舌,别说毁谤的话,因为暗中的言语,不能无效;诳言的口舌,必杀害灵魂。

12不要在过犯中讨生活,而自趋丧亡;也不要因你们双手的事业,自取灭亡。⑤13因为天主未曾造了死亡,也并不乐意生物灭绝。14他造了万物,只求它们各得其生,使地上的各种生物,都是有益的,在它们中,没有致命的毒药,在世上也无阴府的威权。15因为正义是不朽不死的。16但是不义的人,因自己的言行自招死亡,视死亡为良友,与死亡结立盟约,因为他们原配做死亡的党羽。

                             

①人不但能以恶言恶行得罪天主,也能以邪僻的思念得罪天主。罪是人最大的灾祸,因为罪使人远离天主。人行恶之时,好像不顾天主,试探他的全能。天主不立即罚他,是希望他回头改过,因为圣经上说天主是富有忍耐的。

②“灵魂…人身上”二者皆是指整个的人而言;智慧不能与罪恶相处,哪里有罪恶,智慧便不能在那里存留。此处所谓的智慧,是指天主的圣宠而言。

③天主一赏赐圣宠,圣神就来居在蒙受圣宠的心内。人一犯罪,一面失掉了圣宠,一面逐出了圣神。圣神称为“施训的圣神,”因为他教训人明了天主的真理。可注意的是本书的作者,在吾主耶稣降生以前,就已如此深明圣神的道理。

④既然天主圣神,充满世界,照临万物,通晓万国语言,故此是人心的洞识者,人灵的真实的监督,人言语的听受者。圣奥斯定讲“充满了世界”一语说:作者不从斯多噶派(Stoicismus)的谬见,以为天主是世界的灵魂,反而提出了两端道理,就是天主无所不在,和天主掌管养育万物的道理。

⑤天主爱他所造的万物,死亡乃是由罪恶来的。如同义人要得常生;不义的人,就要归于永死。他们应死,因为他们犯了罪,成了死亡的俘虏。

第二章

章旨 1-9论罪人的一片贪乐心。10-20恶人共谋压迫义人;21-25死亡是因魔鬼的嫉妒而产生的。

1恶人们想错了,而自谓说:“我们的生命短促多愁;人到要死的时候,没有补救的方法,也不知道有谁是由阴府归来的。①2因为我们是偶然而有的,以后我们好像未曾有过。因为气息在我们鼻中,直如烟雾,言语不过是心动的星火。3一旦火光熄灭,我们的身躯就变为灰土,我们的魂魄,也会像薄云消散。4我们的名字,随时被人遗忘,无人追念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命,消逝如浮云,又如云雾为日光所驱散,遭光热的蒸化。②5因为我们的生命,宛如阴影;我们的终期一到,再没有返回的可能,因为终期一经盖印,谁也不能挽回。6为此,请来呵!我们享受一切的美福,享用一切的事物,如在青春时节。7我们要痛饮美酒,浓涂香液,勿使季花由我们面前空空溜过。③8当蔷薇尚未萎谢时,用来作我们的花冠。9莫留一块草地,不是我们纵情的场所。我们的娱乐,我们都要有份。我们到处要留下我们欢乐的踪迹,因为这是我们的命运,是我们的宿分。④

10我们要压迫穷苦的义人,也不要顾惜孀妇,连白发高寿的长老,也不要敬重。⑤11我们的势力就是正义的法律,因为凡是孱弱的,都是无用的。12我们要围攻义人,因为他使我们讨厌,反对我们的工作,指责我们违法的行为,散布我们品行的不检。13他自诩是认识天主的,自称为上主的仆人。14他贬责我们的思想。15我们一见他就觉得讨厌,因为他的生活与众不同,他的道路与别人两样。16他将我们看做私生子,他远避我们的道路,像远避不洁之物;他声言义人的结局,是有幸福的,并自夸有天主为父。17我们试看他的话,是否属实;试看他的终结如何?⑥18如果义人是天主的儿子,天主定要帮助他,拯救他脱离敌人的手。⑦19我们唯有拿耻辱和酷刑试验他,要知道他的温良,要证验他的忍耐。20我们要用极羞辱的死刑处置他!果真如他所说,天主必眷顾他。21他们这些思想都是错谬的,罪恶迷惑了他们的眼睛。22他们不明了天主的奥理,不希望圣德的报酬,也不洞悉无过的灵魂所得的荣誉。23因为天主造人,原是要人不死不灭;且是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他。⑧24然而因魔鬼的嫉妒,死亡竟入了世界。25凡是他的党羽,也都要经历死亡。⑨

                             

恶人以为生命既是如此短促,死后阴府内的景况,又没有谁知道,所以为人倒不如尽量享受世上一切的幸福。这等恶人否认天主的照顾,和灵魂不死不灭的道理。

②原文和拉丁文的次序不同,但意思和字句却完全相同。

③“浓酒……香液”表示各种的快乐。在本节内,放荡人不顾羞耻,对人发表他们放肆的企图。

④本节的次序与拉丁通行本稍有出入。“因为这是我们的命运,是我们的宿分,”这样的话,在圣经上是屡见不鲜的,常用来为指示法律和天主的宗教;放荡的人却用来指示娱乐。他们情愿贪享含苦致死的快乐,不顾服从天主赐人安和的法律。圣奥斯定说:放荡人无一时不在唱这种高调。

⑤放肆的人,即谓残无人道的人,他们不忍看义人行善,因为义人的善言芳表,彰显他们生活的狂妄。许多圣教会的圣师们,如圣奥斯定、圣济利禄、圣盎博罗削、圣西彼廉、圣亚大纳削、敖黎革讷斯、拉堂漆乌斯等,以为此处所说的义人是指吾主耶稣,因此把10-20节这一段,看作耶稣苦难的预言。这一段与依53玛27:43若19:7颇相类似,那是不可否认的;但看上下文的意思,可说本段是指一般被放荡人所虐待的义人,和老弱孤苦的人。

⑥拉丁通行本加添:“如此我们要看看他的结局怎样?”

⑦参阅玛27:40-43咏22:8,9。

⑧放荡的人说:人死后,一了百了。作者驳斥他们说:天主造人原来不是要他死;天主定了就再不能改变。现在虽然因魔鬼的嫉妒,死亡进入了世界;但天主以自己圣子的死和复活,战胜了死亡,赏赐人类得以复活,并享永生。

⑨谁效法魔鬼作恶,即为魔鬼的党羽,这些人必要身受魔鬼给他们带来的死亡,真可痛心!(默12:9若8:44)

第三章

章旨 1-9义人的幸福。10-11恶人的灾祸。12-19义人与恶人的比较。

1义人的灵魂在天主手里,痛苦不能打劫他们。①2在愚人看来,他们业已死去,并以他们的去世是不祥的。3他们与我们分离,仿佛是归于泯灭,其实他们却处于安宁之中。4虽然他们在人面前受了刑罚,然而他们的希望却充满着永生的安乐。5他们受了少许的痛苦,却领得了大量的恩惠,因为天主试验了他们,看他们配做自己的人。②6他试炼了他们,好像炉中的黄金;悦纳了他们,有如悦纳全燔之祭。7当天主来看顾时,义人必要闪烁辉煌,往来飞驰,有如芦苇丛中的火星。③8他们要审判万国,统治万民,上主作他们的君王,直到永远。④9凡倚恃他的,要明白真理;忠信的人,必能与他相爱同居,因为恩泽与仁慈,必归于他所选拔的人。⑤

10但是不虔敬的人,将因他们的思念遭受惩罚,因为他们蔑视了义人,离弃了上主。11凡轻视智慧和训诲的,必然遭祸。他们的希望,是空虚的:他们的劳苦,是无效的;他们的工作,是无益的,徒然的。

12他们的妇女是愚钝的,他们的儿子是奸恶的。13他们的后裔应受诅咒。荒胎而未被忝辱的女子,是有福的!她不知道床事的罪恶,到灵魂受天主眷顾的时候,她必有好结果。⑥14天阉的人若不动手行恶,也不思图干犯上主的恶事,天主将赐予他忠信的报酬,在上主的圣殿中,他可以得到更快心的地位。15善工的果实就是荣誉;智慧的根蒂永不动摇。⑦16淫乱者的儿子长不到成年,从不法的交合所生的子孙,都是绝灭。17纵使他们能享高寿,决没有人注意他们;就是他们到了老年,也无人尊敬。18假设他们夭亡,也毫无希望;审判日一到,也得不到安慰。19恶人的后裔,将有悲惨的结局。

                             

①拉丁通行本作:“死亡的痛苦。”作者说:义人去世以后,他的灵魂受天主的保护(申33:3若10:28)。圣教会把1-5节这一段,适用在致命圣人身上。

②参阅格后4:17罗8:14雅1:12多12:13希12:5。

③吾主耶稣说:义人在天父的国内要发光如同太阳(玛13:43达13:3依60:1-3)。

④有的译作:“他们的上主为王直到永远。”圣保禄说明义人在天堂要同吾主耶稣一齐作王(弟后2:12弗2:6默20:6;22:6)。

⑤“必能与他相爱同居,”亦可译作:“与他以爱相居”不论如何,经意是说:义人以爱德来表示他们对于天主的忠信,同样以爱德来与天主永远相合不离。

⑥为犹太人荒胎不生育的女子是可怜悯的。古犹太人以为女子不生育是上主的惩罚,为人所轻视(出23:26肋20:20申7:14永78:31欧9:14)。然而作者说:这样的女子,如果坚忍守节,不行邪淫,比淫妇更可贵,因为天主不计算儿女的多寡,只计较人的功过。

⑦“善工的果实,”即言善功的报酬。人在圣殿中蒙受的报酬,即是在天堂中得享的幸福。

第四章

章旨 1-6续论义人和恶人的比较。7-15义人安死;16-20恶人恶终。

1洁净的后代,是多么光荣!多么美丽!绝嗣而有道德,为人更好,因为他的记念,永存不朽,天主和世人都承认他的道德。①2当道德在的时候,②人就效法它;在道德过去之后,人就景仰它;道德堪戴华冠,永获凯旋;因为获胜,得到了毫无沾污的报酬。3不虔敬者的子孙虽然众多,却是无用;非正出的萌芽,不得入土生根,也不能稳立。4枝叶纵然暂时繁茂,但因滋生不稳,将受风的吹动,要被暴风连根拔出。5枝叶尚未长成,即被折断。它们的果实,乃无利之物,既酸不能吃,又毫无用处。6当审判的时候,凡不合法而生的子女,必要证实他父母的淫行。

7义人纵或早亡,终必享受安息。③8因为可敬的老年不在寿高,也不能以年数来衡量。唯有智慧,乃是人真正的老年。9纯洁的生活,才是真正的高寿。10因为他悦乐了天主,和蒙了天主的慈爱;因为他生活在罪人中间,所以天主把他接去。11他被接去,免得恶习改变他的性情,免得虚伪欺骗他的灵魂。12因为无谓的迷惑,掩蔽善事;欲情的眩晕,败坏无辜的心灵。13他虽然短命夭折,但他却满全了长久的岁月。14因为他的灵魂悦乐天主,因此天主迅速将他从邪恶之中提出。百姓见了,既不明白,又不把这事放在心上;15因为恩惠和仁慈必施于他拣选的人;他的惠顾是为那些虔诚的人。

16义人虽然死了,却要审判活着而不虔敬的人。短命而死的青年人,要责罚侮慢而享高寿的人。17他们目睹智慧人的死,不晓得上主对他所有的意旨,也不晓得为何上主护卫了他。18他们一看见,就侮慢了他,但上主却要讥笑他们。19此后,他们便无声无臭地死去,他们在亡者中间永远蒙羞,因为上主压倒他们,使他们不能言语,使他们根本动摇,彻底废除他们,使他们悲哀,使他们的记念湮没不存。20他们带着罪恶,战战兢兢地前来受审判;他们的邪恶要宣判他们的罪状。④

                             

①“洁净的后代是多么光荣!多么美丽!”一句,为拉丁通行本所增。作者在上段称扬不生育而端庄的妇女;在这段内(1-6节)称赞无子而不放肆的男人。这些人在世上,虽不成家,没有儿女承欢膝下,倘能洁身自持,至死不懈,天主必以永乐来报酬他们贞洁的心灵(德16:3,4)。

②“当道德在的时候,”即言当这修德的人尚在的时候……

③作者在先已说明了,天主的严罚降于恶人的后代子孙,为惩罚他们的罪恶,使他们的子女夭折。可是义人中也有夭折的。对于这事作者如何解释?他答说:天主有时叫义人早死,乃是一番大恩,怕他在世久了,要染上恶人的陋习,丧失自己的纯洁。并且可贵的老年,不能以年数来衡量,惟有智者,乃是真正的宿老。

④本节归于下章。在审判之日,恶人战战兢兢地前来受罚;义人倒心安神怡地前来领赏。恶人一见他们得了善报,就自怨自艾,然而悔之晚矣,空有叹息!

第五章

章旨 1-8在审判之日,恶人虽自怨恨,亦属枉然。9-15世界是虚幻的。16-24义人的凯旋。

1那时义人毅然屹立在那些曾经磨难他,蔑视他工作的人面前。①2他们一见,就大为惊慌,诧异他竟意外得到救恩。3他们要懊悔心伤彼此嗟叹说:“这就是我们以前所讥笑所羞辱的人?!4我们这些愚蠢人,曾将他的生活视为愚狂,将他的死视为羞辱。5怎么他却被列为天主的子民?怎么在圣人中有他的分位?6所以是我们失迷了真理的道路,正义的光,没有烛照我们,智慧的太阳,也没有为我们升起。7我们在邪恶与败亡的路上走厌了。我们走上了荒野的危途,但是上主的道路,我们未曾认识。8傲慢为我们有甚利益?金钱与矜夸又赐予了我们什么?

9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阴影飞过,又像风驰电的传羽使者;②10又像航行于大水巨浪中的船只,驶过之后,无迹可寻,波浪里也不留下船行的路线;11或如空中飞过的鸟雀,一去无踪,只有翅膀打微风的声音,它振翼穿破一路的空气,扇动翅膀翩翩飞过以后,便寻不见它飞过的踪迹;12又如向靶子射去的箭,冲破的空气立即合拢,看不出它经过的路径;13我们也是这样,生了立即化为乌有。我们没有显露任何德行的记号,我们只在邪恶中消磨了我们自己。”14犯罪的人在地狱里说了这些话。③15因为恶人的希望好像被风吹去的粃糠,又像被狂风吹破的蛛网,像被风飘散的云烟,像寄居一日逆旅的记念。

16然而义人永远生存;在上主那里,有他们的报酬,在至高者那里,有他们的照顾。17因此他由上主手中得到荣耀的王位,和华丽的冠冕,因为天主的右手庇护他们,他以自己的圣臂保卫他们。18他以忿怒做武器,武装受造物来击灭仇敌。19他披上正义,当作胸牌;以真实的判断,当作钢盔。20将公义做无敌的盾牌;21他发震有如锋刃,整个的世界,都要跟随他攻击愚顽。22闪电的火箭由张开的云弓发出,奔向他的靶子。④23由于盛怒,他抛下冰雹,打击他们,海水怒号冲击他们,江河汜滥,淹灭他们;24大风刮起,反对他们,旋风吹散他们。不法的事,要使全球变成荒凉,邪恶要倾覆权势者的座位。

                             

①公教与许多非公教的学者,承认作者在这一章内,用诗体来描写世末的公审判。在原文一提起“义人”常用单数,拉丁通行本倒常用多数:即“义人们”。因为希腊文用的是单数,所以有不少的教父说:这位“义人”系指吾主耶稣;但也有人说“义人”是指示一切的义人。第二种解释,似乎更可取。

②自第九节到第十二节,恶人声明人的生活和快乐,是短促而空虚的。一位解经学家说:恶人所用的比喻,极易明了,不必再加注释,读者只要求天主圣神,使自己心地彻底明白,并在事实上,能依这些教训,度一纯洁的生活。

③本节在原文内没有,是拉丁通行本所加。

④从22-24节,作者解释天主如何利用受造物来击灭他的仇敌(18节)。作者只提出几种令人畏惧的自然现象,如闪电、冰雹、海洋与江河上的波浪、旋风等。

第六章

章旨 1-12作者唤起君王和有地位的人,来研究智慧。13-23研究智慧的益处。24-27智慧的性质。

1智慧胜过体力,聪明人优于勇士。①2列王啊!要谛听,且要彻悟;世界的判官呵!你们应当受教。3你们统治民众,因百姓众多而自负者呵!你们应当侧耳聆听。4因为你们的威权,是由上主赐予的,高位是来自至高者,他要寻问你们的工作,查究你们的心志。5因为你们是他国中的公仆,若你们不以公义审断,不守正义的法律,不按天主的旨意行事,②6他必严厉地和迅速地临到你们面前,因为对身居高位的,将有至严的审判。7因为卑贱人堪当接受怜悯;有权势的要受严厉的苦刑。③8万有的上主于人前绝不退缩,也不惧怕任何人的伟大,因为小的大的,都是他所创造的。对所有的人,他一律加以照顾。9但是严厉的审判,要临到有权势者的身上。10列王呵!我的话是为你们发的,是要你们学得智慧,不离弃正道。11谁依从圣善而行圣善的事,谁便成为圣善的人;谁学习过这些事,谁就能寻得答辩。12你们应该思慕我的话,珍爱我的话,你们必能获得教训。

13智慧是光明的,决不会暗。爱她的,就容易看见她;寻觅她的,就可以寻得她。④14追求她的,她必预先显示给他们。15早起寻求她的,不致感到疲劳,因为必见她正坐在自己的门前。16思维智慧,是齐全的明哲;为着她守夜不寐的,就可以没有顾虑。17因为她到处寻找配得上自己的人,在路上她欣悦地把自己显示给他们,善意地迎接他们,殷勤地款待他们。⑤18智慧的起点是乐于受教。19关心教育,就是爱智慧;爱智慧是遵循她的法律;遵循法律,是不朽的确证。20“不朽”使人接近天主。21所以寻求智慧,引人臻至永远的邦国。22万民的列王呵!你们如喜爱王位与王权,应当尊崇智慧,好能永居王位。23监管民众的领袖们,你们要爱慕智慧的光明!⑥

24我要陈述,什么是智慧,她是怎样有的;我决不把她的妙理给你们隐瞒起来。我要寻求她产生的原始,要使她的涵义彰明昭著,决不将真理忽略过去。25我不和心怀嫉妒的人同行,因为这样的人不能与智慧为友。26智慧人众多,是世界的救药;贤达的君王,是民众的依赖。27因此你们从我的言语中领受教训吧!这为你们必有利益。⑦

                             

①本节原文阙,是拉丁通行本所加。

②人人该受教训,然而尤其是身为官长的,更该不耻下问,虚心受教。假使他们没有智慧,就容易错误,违犯纲纪。按作者的意思,官长是天主国中的公仆,这也是令他们爱慕智慧的另一原因。

③天主从不观情顾面,而且对有权势的人,他更加从严审问。

④由作者论智慧的言词看来,“智慧”是指示天主的圣宠,参阅默3:20.圣奥斯定说:“你降来了为寻找我们——不想找你的人,叫我们好寻找你!”

⑤“善意地迎接他们,”即言“智慧”预先准备自己对寻找她的人,施以各种恩惠。有些学者译作:“在一切事上迎迓他们,”或“殷勤地迎接他们。”为明了本章中所讲的位格化的“智慧”,请参阅箴1:20等节8:2等节,及总论第三章。

⑥本节是拉丁通行本所加。

⑦作者伪托撒落满王来说教。下章的话,都是出于智王的口气。

第七章

章旨 1-6生死为人无贵贱之分。7-14智慧的高贵。15-21智慧的善果。22-30智慧的本体和美德。

1我也是有死的人,同众人一样;我也是出于原始用土受造的原祖,在母胎中形成了我的肉躯,①2十月之久在母血之中凝结,由男精与合梦的欲乐中而受造。3当我一生下,便呼吸了公共的空气,我落在与人同一的地上,我哭着发出第一声,也与众人一样。4在襁褓里受了母亲的哺乳和照顾。5没有一位君王有别样的诞生,6因为人人只有这条进入生命的路;出世亦然。

7为此我曾祈求,天主就赐给了我聪明;我曾呼吁,智慧的圣神便临于我身。8我推崇她超过王位和王权;我看,如以财宝与她比拟,财宝就半文不值。②9我不愿把宝石与她相比,因为所有的黄金,与她比较,不过是一粒细沙;白银在她跟前,不过是一撮泥土。10我爱她胜过爱健康和美丽;我决意拿她当作光明,因为她的光明,永不熄灭。11种种美福,伴随着她,都来到我身上;无数的财富,藉她的,都来到我身上。12为了这一切,我极欢乐,因为智慧是它们的先导;我一向不知道,她竟是它们的母亲。③13我毫无虚伪地学习了,我也毫不吝啬地分与他人,我没有隐藏她的财富。④14她是人们无尽的宝藏,人们藉着她获得了天主的友爱;因着纪律的恩赐,受天主的褒奖。⑤

15愿天主使我遵照聪明说话,使我的思想符合他所赐与的恩宠,因为他是智慧的领导者,又是智慧人的纠察者。⑥16因为我们和我们的言论,所有的明哲和工艺的机巧,都在他手里。17他把所有事物正确的知识赐给了我,使我明了世界的构造,和五行运行的潜力;18使我洞悉时间的始末和中间,太阳的运转和季节的变换,19年岁的运行与星辰的位置,20生物的个性,野兽的凶猛,诸神的能力,人类的思想,植物的繁杂和草根的效能。⑦21所有或隐暗或明显的事,我都知道,因为智慧,万物的工师,教训了我。

22在她里面有聪明的神,他是圣的,唯一的,复杂的,微妙的,精明的,活泼的,无玷的,率直的,不为患的,好善的,机敏的,不受阻碍的,施惠的,23仁爱的,稳固的,不动摇的,无虑的,无所不能的,无所不见的,又能洞察明达、清洁、细微的诸神。⑧24智慧比各种的动力更为活动,因着自己的纯洁,渗透深入一切。25她是天主威能的嘘气,是全能者荣耀真诚的流露,因此没有什么污秽能浸入她内。26她是永远光明的光辉,是反照天主德能无疵的明镜,又是天主美善的形影。27她虽是独一的,却无所不能;他虽恒存不变,却能使万物更新,她世世代代进入圣善的灵魂中,使人成为天主的朋友和先知。⑨28除非人与智慧同居共处,天主是不爱他的。⑩29她比太阳更美丽;她超过群星的星座。如与光明比,她则在光明以上,30因为光明以后继以黑暗,但是邪恶毕竟不能战胜智慧。

                             

①自1-6节,撒落满说君王初生入世,和普通人一样,软弱无知。假使他要作一个明智的人,应该向天主切求智慧。

②在8-12节内,作者描述智慧的尊贵,可参阅约28:15等节箴3:8等节8:10,20等节。

③“一向不知道,”即言在领受智慧以前,撒落满尚不知道智慧为诸惠之渊源。

④参阅德20:33格前9:16。

⑤本节的大意是:人藉着智慧获得天主的友爱和谨遵纪律的恩宠,这乃是人生的美德。因着守法律,人常受天主的褒奖。

⑥圣教会把7-15节这一段贴在圣师们身上,这是很恰当的,因为他们的智慧,就是由祈求天主而得来的。

⑦自18-21节,作者解释列上3:16-28所论的撒落满的智识。“精神的能力,”拉丁通行本作:“诸风的能力。”可是因为若瑟夫拉威乌斯(Joseph Flavius Ant.8.2.)说:“撒落满教训人要怎样驱逐魔鬼,”故现代的作者都译作“诸神。”

⑧自22-25节,作者讲论智慧的美德。自26节到下章第一节,则论述她的美妙。“智慧”在此处不能是位格化天主的美德,因为有一些词句实在假定“智慧”是具有位格的,换句话说:就是指天主第二位圣言。“在她里面有才智的神,”这一句不指示天主圣神,因按希腊文意当译作:“她是个有才智的神。”至于“智慧”的性质,请看总论第三章。

⑨谓“智慧”为“嘘气,流露,反照的光,无疵的明镜,美善的形像。”圣保禄也使用这些话来讲解圣言的由来。参阅格后3:18希1:3。这样的语气表示“智慧”与天主是同体的。

⑩在本节内“智慧”指示圣宠。人若心里没有圣宠,天主就不喜爱他。

第八章

章旨  1-8智慧的益处。9-16撒落满如何渴慕智慧。17-21智慧是天主的恩典。

1智慧毅然从地极的这边直达那边,从容地治理万物。①2我爱慕她,我自幼寻求她,企盼娶她作我的配偶:我羡慕她的娴艳。②3她既与天主同生共存,这更彰显了她的尊贵;万有的主宰也喜爱她。③4她透彻天主的奥秘,她也选择天主的工程。5如果人今生贪求财富,有什么比创造一切的智慧更宝贵?6若理智能作事情,在一切的事上,谁能比她更配做工师?④7若有人爱慕正义,智慧叫他劳碌所得的尽是美德;她教训人廉洁、明智、正义和勇敢;在人生中,没有比这些更为人有益。⑤8若有人希冀丰富的知识,她知道往古,推测将来;她通晓言语的曲折,和谜语的解释;她预知异迹和奇事,年代和世纪的结局。

9我决意娶她与我同居,深知她是我一切善事的参谋,是我忧患劳碌中的安慰。10我虽然年幼,赖她我在众人面前有了荣耀,在长老跟前得了尊敬。11我在断案的时候,竟显得机敏;在有权势的面前,我成了一惊奇的人物。⑥12我若沉默,人就静候,我若发言,他们就侧耳谛听;我若讲论不绝,他们无不以手掩口。13藉着她,我永远不死不朽,且给后人留下了永久的纪念。⑦14我要治理万民,使列邦都要归顺我。⑧15可怕的虐王,听见我就必寒慄;在民众面前,我要显出温良;在战争的时候,我要显出勇敢。16及至我回到家中,我要与她共享安息;与她交接言谈,便无苦恼;与她同居生活,便无悲愁,只有喜乐与愉快。

17我每忆起这一切,心中自己思索着:人若与智慧亲近,就可以不死不朽;18与智慧为友,是纯洁的喜乐;经她一动手,便能得到取不尽的财富;与她交往,必能明哲;与她谈论,必得荣誉;因此我遍地访求,以能娶她为妻。19我原是天资优秀的童子,有一个善良的灵魂;20更可以说:既然我是个善人,故进入了一个无玷的身体。⑨21我知道除非上主将她赐予我,我必不能得着她;并且知道谁赏赐了这个恩惠,也是智慧的工作。我就到天主跟前去,从心里祈求他说:⑩

                             

①本节属于上章。

②撒落满为描述他如何热烈地爱慕智慧,以男女相恋之情来作比喻:如丈夫不能远离妻子,这样他一生也不能离开“智慧”。

③“与天主同生共存,”这一句有深奥的意思,就是指示圣言,如圣若望所说的:“圣言在天主那里,”或如圣玛窦所说的:“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就是他”(3:17)。

④参阅箴8:3;3:19,20格前2:10。

⑤按作者的意思,智慧教训人修四枢德:廉洁、明智、正义和勇敢。

⑥拉丁通行本加:“长官见了我无不备加称赞。”

⑦“永远不死不朽,”即言我的名誉,总不会被人遗忘。

⑧参阅箴8:15。

⑨在19,20两节内,撒落满说:“不论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是完美的。”作者之意是藉着撒落满的口说明身体不是灵魂的监牢或坟墓,而是她适合的伴侣。

⑩“我必不能得着她,”就是说:得着智慧。拉丁通行本作:“我必不能守身。”所以许多圣教会的圣师讲本句说:假使天主不赏赐我们洁德——守身,我们便无法终身守贞。前一解释包含后一解释,并且更合上下的文意。

第九章

章旨 1-6撒落满向天主求智慧。7-12他自认软弱,他既为君王,若无智慧不能悦乐天主,不能履行天主的旨意。13-19人都是软弱的,除非天主赐给他们智慧,谁也不能获得救恩。

1列祖的天主呵!仁爱的上主!你用你的言语创造了一切;①2用你的智慧造了人,使他统治你所造的万物,②3使他凭藉圣德与正义处置世界,用正直的心施行审判。4求你赐予我侍立于你座前的智慧,不要将我由你仆人中开除。③5因为我是你的仆人,是你婢女的儿子,是病弱短命的人,又是不识判断与法律的人。④6即便有人在世人中是个完人,如果没有你的智慧,他可算得什么?

7你选拔我作你百姓的君王,作你子女们的判官。8你命令我在你的圣山上建造圣殿,在你安居的城邑内修筑祭坛,依照你起初所置备圣幕的样式。⑤9智慧与你同在,她洞识你的工作。当你创造世界的时候,她已然在场。她知道你喜悦什么。按你的法令,什么是正当的。⑥10求你从你的圣天上,遣发智慧来,从你尊严的宝座旁,派遣她来,与我同居同劳,这样我能知道,什么是你所喜悦的事。11因为她知道并通达一切,她能引导我慎重行事,用她的光荣保护我。⑦12如此我的工作可蒙悦纳。我审判你的百姓,可以公正,并且堪当坐在我父亲的宝座上。

13谁能明察天主的谋略?谁能想像天主的心志?⑧14因为有死之人的思想,是游移不定的;我们的计谋是易于错误的。15这必腐朽的肉身重压着灵魂;这属于土的寓所,扼制了多虑的精神。⑨16对于世上的事,我们难以测度,就是眼前的事,也得劳力追求。那末,天上的事,谁还能探究?17除非你赐予智慧,从至高之天,派遣你的圣神,谁能知道你的旨意?⑩18这样世人的道路,修直了以后,人们就可以学习你所喜悦的事;19又可以因着智慧,获得救援。⑪

                             

①学者异口同声地说:这一篇祈祷,是最高超最美丽的。真福稣索(B.Henricus Suso)依据本章写了他的名著“神智的时计”(Horologium Divinae Sapientiae)。热心虔诚的誓反教徒革辣尔得(P.Gerhard)诗家,也依本章的意思作了一首名歌:“上主!一切智慧的泉源和基础”(Herr,alles Weisheit Quell und Grund)。

②参阅创1:26咏8:7。

③“侍立于你座前,”按圣多玛斯的讲解,此处作者暗示坐在天父之右的圣子,永远天主的“智慧”(咏110:1)。

④参阅咏86:16;116:16。君王该当依照法律施行审判,故此撒落满切求智慧,好能依法断狱。

⑤参阅撒下7:12列上1:12。

⑥参阅箴8:27-30。

⑦“用她的光荣,”即言“用她的能力,”“用她的德能。”罗6:4说:“像基督藉着圣父的光荣,从死人中复活,”“光荣”两个字在这里也指示天主的德能。

⑧参阅依40:13罗11:34格前2:16。

⑨“寓所”指示肉身。参阅弗4:22罗7:24。

⑩“你的圣神,”许多学者承认此处所谓的圣神,是指示天主圣三第三位。这也许是对的。若我们以圣神为天主的恩典,也不能不承认这样的语句,预备了新约关于圣神更完备的启示。

⑪此节末拉丁通行本加:“如同自起始悦乐你的那些贤人一样,上主!”

智慧篇卷下

第十章

章旨 1-9在生活上得蒙“智慧”引导的列祖:亚当、加音、诺厄、亚巴郎、罗特,10-14雅各伯和若瑟。15-21伊民得“智慧”的引导而出离埃及。

1世界上唯一被创造的原祖,智慧保护了他,①2救他脱离了肉身的罪过;并且授与他能管治万物的威力。3不义者因自己的愤怒,远弃了智慧;因为杀弟的狂怒,自己招来了败亡。②4为了这不义者,洪水汜滥淹没世界;这时智慧再来救它;藉贱价的木材,解救了义人。③5当时列国同谋行恶,智慧寻着了义人,保护他,使他在天主面前无可归咎;当他哀悼儿子的时候,她又保护他,使他仗义有为。④6当不虔敬的人们遭受灭亡的时候,智慧救了义人,逃脱那五城遭受天降的大火。7直至今日,这烟火和荒野,证明了他们的罪过。树木所结的果实,不能成熟;直立的盐柱,就是不信者灵魂的纪念碑。⑤8因为他们忽略智慧,不但在不识善事上危害了自己,且给后人遗下了痴愚的纪念;因此他们犯罪的事,些微不能掩藏。⑥9但是智慧从苦难中拯救了崇拜她的人。10智慧引导逃避长兄愤怒的义人,走上正路;将天主的国指示给他,使他明白神圣的事理;在困难之中,使他家道富裕,并使他的勤劳获得许多效果。⑦11当时有人因为贪婪,窘迫义人,智慧却侍立他旁,使他致富。12救他脱离仇敌,使他安宁,不受暗算;也赐予他角力的勇猛,能以制胜,好使他明了虔敬者的能力,高于一切。⑧13她没有离弃被卖的义人,并从罪恶中拯救了他,与他同入坑狱;14在缧绁之中,没有舍弃他,直到赐与他王权,使他能制服那些曾经欺压他的人们,并且证明了那些诬谤他的,尽属荒唐;赏给了他永远的光荣。⑨

15智慧拯救了圣民,也使无可归咎的后裔,脱离那些压服他们的列国。⑩16她进入天主仆人的灵魂内,用异能和奇迹抵抗暴虐的君王。⑪17她酬报义人的劳苦,领他们走奇妙的道路。她日间作遮蔽他们的云霓,夜间作烛照他们的星光。⑫18领他们走过红海,引他们经过大水;⑬19淹没了他们的仇敌,又使仇敌从海底浮于水面,因为义人们反获得了不虔敬者的赃物。⑭20上主呵!他们称颂了你的圣名,又一心赞美了你复仇的能手!⑮21智慧开了哑巴的口,使婴儿的舌伶俐善辩。

                             

①“智慧”在地堂里保护了亚当,叫他明白天主的伟大。当他犯罪以后,“智慧”一面使他不再犯罪,一面使他仍旧管制万物(创1:28;3:15;9:2)。自第十章至第十九章,“智慧”有时是指宠爱,有时是指宠佑,有时也是指天主的照顾。在第十章内,证明人如何用智慧得了救恩(9:19),如何因离开智慧而招来了丧亡。

②“不义者”指加音而言(创4章)。

③加音的后代罪恶满盈,致使正义的天主以洪水来惩罚世界(创6章)。可是富于仁慈的天主,以诺厄的孤舟,拯救了人类。

④本节暗示亚巴郎生平的事迹(创11-15章)。

⑤在6,7两节内,暗示罗特的事。不单智慧篇的作者,就是若瑟夫拉威乌斯(Iosephus Flavius)和淮罗(Philo),也都提及过罗特的妻所变成的盐柱,尚存在人世。阿刺伯人到今日还相信此事。作者说死海及死海附近所有的雾烟瘴气,和不得成熟的果木,都是天主惩罚的左证(创19:19等节犹7节路17:32)。

⑥忽略智慧的人,是指的索多玛人。

⑦自10-12节是追述雅各伯的事(创27-41章)。“将天主的国指给他,使他明白神圣的事理,”是指圣祖在贝特耳所见的异像(创28:12等节)。贪婪的人指拉班和他家里的人。

⑧“赐予他角力的勇猛,能以制胜,”指示雅各伯与天神的争斗(创32:33欧12:3,4)。

⑨在13,14两节内,作者把古圣若瑟的历史,概括说了几句(创37-41章)。

⑩在讲论圣祖之后,作者来叙述伊民出离埃及的奇迹。“圣民……无可归咎的后代,”指伊撒尔人民;他们被称为圣民,因为他们是天主的选民;他们为“无可归咎的,”因为他们不但没有害埃及人,并且对于他们很有贡献。

⑪天主的仆人,即古圣梅瑟(出14:31)。

⑫“奇妙的道路,”即言伊民往客纳罕去所经过的道路。天主不断地现灵迹,一路护佑他们,如日间的云柱,和夜间的火柱(出11:2;13:21等节)。

⑬参阅出14-15章。

⑭“使仇敌从海底浮于水面,”若瑟夫拉威乌斯和淮罗在他们的著作内,也都有关于此事的记载;但在出谷纪内却一字不提。

⑮20,21两节乃指伊民过红海后所唱的谢恩歌。伊民以先好像是不会说话的哑巴,只会谈论通俗的事理;然而天主的智慧,却使他们笨拙的舌头,伶俐自如,唱出了这样优美的歌曲。

第十一章

章旨 1-6“智慧”引领伊民安然经过旷野。7-23埃及人受天主的惩罚。24-27天主惩罚人时,总是怀着仁慈的心肠,好叫他们自知悔改。

1智慧用圣先知的手,引导了他们的工作。2他们走过了荒野无人烟的地方;在无路的荒野中支搭帐幕。3他们与敌人对峙,击退了敌兵。①4他们渴时呼吁了你,你就叫岩石给他们流出水来,从坚石上解了他们的渴。②5他们的敌人在何事上受了惩罚,他们就在何事上得到适意。6仇敌所缺少的,伊撒尔人却常有不缺。③

7使常流的江河,变成了汙血,④8为罚他们颁下杀婴儿的命令;⑤你却意外的赐给了伊撒尔民多量的水;9藉着当时的口渴,证明你怎样惩治了仇人。10伊撒尔人受试探的时候,接受了仁慈的教训。这样他们明白了不虔敬的人,在天主义怒的审判之下,所受的惩罚。11对伊撒尔人,你好像父亲,劝她警戒了他们;你审问埃及人,却像一位严厉的君王。12伊民在的时候,与不在的时候,埃及人同样受到了刑罚。⑥13双重的忧伤和由回忆往事所生的叹息打击了他们。14他们一见自己受了刑罚,别人得了利益,就领悟是上主作的。15埃及人以前戏笑被弃被逐的人(梅瑟),事后他们反倒惊奇不已,因为他们所遭的口渴与义人是不同的。⑦16因着邪恶的愚昧思想,他们中有些人走了错路,崇拜了不能言语的毒蛇和恶虫;你却差遣了许多冥顽不灵的动物,来报复他们,17好使他们知道,人在何事上犯罪,就在何事上受罚。18你全能的手,既能从无形的原质中,造成了世界,也必能给他们遣来许多熊和猛狮,19或用新近造的无名野兽,暴怒填胸,喷射火气,或放射毒烟,或从眼中冒出火焰;20这种野兽,不但能用牠们的残暴殄灭人们。,就是牠们恐怖的形状,也能把人吓死。21即使没有牠们,埃及人因你的一口气,也会死亡,因为他们受了你正义的摈弃,受了你威能之气的驱散,但是你处置万物是依照尺度、数目与衡量的。22全能既然独属于你,谁能抵抗你手臂的力量?23整个的世界,在你跟前,宛如天秤上的一粒尘沙,又如落在地面上的一滴朝露。

24但是你怜悯众生,因为你是无所不能的,你又宽赦人罪,为使他们改过迁善。25因为你爱一切所有的,不恨你所造的,如果你憎恨什么,你一定不会造它。26你若不愿意,什么东西能够存立?若不是你召叫,什么东西能够保全?27爱护众灵的主呵!只有你爱惜众生,因为它们都是你的。

                             

①此处追述伊民渡过若尔当河后与阿摩黎人所打的战争(出17:8申2:31-3:12)。

②梅瑟曾在勒非丁击石得水(出17:1-6)。

③此节不见于原文,为拉丁通行本所加。

④尼罗河本是常清的,但经梅瑟的手杖一击,即变为汗浊的血水(出7:16)。

⑤法郎曾下令杀害希伯来人所生的婴儿(出1:16-22)。

⑥关于本句有两种解释:有人说:伊民在埃及时,以及出埃及以后,埃及人不断受苦。又有人说:因为埃及人追赶伊民招来了天主的惩罚,不论在家的,或在外的,都受了惩罚。前说较为适当。

⑦格黎木(Grimm)以为是指全旷野的路程而言,但大多数的圣经学家,如加突息阿奴斯(D。Carthusianus)、加斯特洛(Castro)、罗黎奴斯(Lorinus)、阿拉丕德(C.Alapide)、苛尔雷(Corluy)都以为是指梅瑟而言。

第十二章

章旨 1为前章的结论。2-7客纳罕人的恶风;8-14天主宽忍他们的罪过,惩罚他们只是为叫他们悔改。15-22天主以正义和仁慈管理人。23-27埃及人堪受天主的惩罚。

1你的神在万物之内,是不死不灭的。①

2因此,你按着最低限度惩罚犯罪的人,并且使他们追忆所犯的罪恶,而予他们以戒心;上主呵!你使他们躲避恶事,是叫他们信仰你。3你恼恨了你圣地的古代居民。②4他们因着巫术和不正义的祭祀,作了最可恶的事:5就是他们毫不怜惜地杀戮了婴儿,筵席间和拜神的狂饮宴会中,吞食了人的血肉。③6亲手杀害无依无靠婴儿的父母,你藉着我们先祖的手,消灭了他们。7使天主的子民,得到你以为地上最宝贵的地方,为自己相宜的殖民地。

8但是你也拿他们当人宽恕了。你特派土蜂作你军队的先锋,将他们陆续消灭。9作战时,不是因为你不能使不虔敬者屈服于义人之下,或用凶猛的野兽,或用严厉的言语,霎时间将他们歼灭;10但是你缓施审判,是给他们忏悔的余地;你不是不知道他们原来的不善,和他们生来的恶心;他们的思想原来永不会改变。11他们从起初就是被诅咒的后裔;你宽恕他们并非因为怕任何人。12谁敢给你说你作了什么?或谁能抗拒你的审判?你击灭了你所造的民族,谁敢归咎于你?又谁敢起来为你所惩治的恶人而抗辩?13因为除你以外,再没有别的神能照顾万物,你要指明你所施行的审判,并非不公。14没有一个君王,没有一个君主,能追问你所惩罚的人民。

15你是公义的,也按照公义处置一切;不应受罚的,你就将他看作你权限以外的人。④16你的权能,是正义的起源,因为你支派一切,所以你必能谅解一切。17如果人不相信你具有完整的权威,你就将威能显示出来;若他们知道而依然卤莽行事,你就显露他们的胆大妄为。18你虽然是全能之主,你施行审判,却温和宽厚,且用极大的宽忍治理我们,因为你随时随意行使你的权能。19你藉着这些事教训你的子民,义人必须是慈爱的;你并且使你的子女有希望,就是人在犯罪之后,你赐予他们忏悔的机会。20对于你子女们应处死的仇人,你还这样小心翼翼地处罚他们;你顾念他们,给他们时间和机会,使他们能够改恶迁善。21你审判你的儿子们更该怎样地顾念?因为你曾与他们的列祖起过誓,为了所许的福利立过盟约。22你虽是惩戒我们,但是你却千方百计地鞭笞我们的仇人。这是为使我们在审判的时候,思念你的仁慈;在受审判的时候,期望你的哀怜。

23因此那生活愚蠢的不义者,你便用他们的丑恶(偶像)来严惩他们。24他们深深地误入歧途,竟认最下等的禽兽为神,正如无知的孩子,受了欺骗一般。25为此你对待他们一如无知的孩子,判他们罪状的时候,予以戏弄。26但是他们并不因戏弄的责戒而悔改,他们将要受天主合理的审判。27向来以禽兽为神的埃及人,现在却怨恨那些使他们遭遇患难的禽兽;他们为了禽兽而遭虐待,懂得了从前所否认的实是真天主。但是没有改正,所以最后的惩罚降到了他们身上。

                             

①“你的神”指何而言,神学家意见颇不一致。圣亚大纳削以为是指天主圣神,因为是他掌管并保存天地万物。万物因天主而有,并因天主而存。有人以为神即指生活之气,如创2:7,因为天主曾付给万物生活之气。

②圣地内所有古代的居民,即赫特人、基耳戛熹人、阿摩黎人、客纳罕人、培黎齐人、希威人、耶步息人(申7:1)。

③4-6节,略述以上各民族敬拜邪神的仪式。他们迷信巫术,行不正的礼仪,祭杀婴儿。这都是当时对巴哈耳、摩肋客、客摩市、哈协托勒特、阿协辣等神所行的宗教仪式,是天主所最厌恶的。

④“你就将他看作你权限以外的人”一句,是说天主的惩罚,不会降到义人身上。

第十三章

章旨 1-9崇拜邪神偶像实乃愚昧。10-19讲论偶像的来历。

1那些不认识天主的人,都是本性的愚人,①因为他们从看得见的美物上,不能认识那自有者;虽然注意了这些事功,也没有认识造物者;2反以火或风,或流动的气,或运转的星,或掀浪的水,或天上统治世界的光体,当作神。②3如果人喜爱它们的美丽,而奉以为神;他们就应知道,它们的创造者更是美丽;因为美丽的根源,是它们的创造者。4如果人惊奇它们的力量与效能,就应当明白创造这些东西的更有能力。5如由于受造物的伟大与美丽加以类推,便可联想到它们的创造者。6不过这种人的罪尚属轻微,因为他们寻找天主,也有意找到,却误入了迷途;7因为他们与他的工作亲近,仔细观察,因为所见的既如此美丽,就相信自己所见不误。8但是他们也不能无过。9既然他们知道的如此广博,甚至能估定宇宙,却何以不能迅速地寻着它们的造主?

10那些以人的手工,以金银和艺术的创作,动物的肖像,或经古人雕刻的无用之石为神的,诚然可怜;他们的希望,就在这些死东西里面;11或是木匠砍到一块合适的木料,精巧地剥去树皮,将此木材以自己的技巧,制成一件日常生活有益的用具。12但是工作所剩下的木片,应用来煮饭自饱。13然而从那些留下的废木中,却取出一块弯曲多疤的木头,在闲暇无事的时候,辛勤地加以雕刻,照着所知道的手艺,制成一个人像,14或竟做成一个卑贱的兽像,涂上丹砂,使它变为红色,把一切疤痕都完全涂平;15随后为它做一个适宜的居所,把它嵌在墙上,用钉子钉稳,16免得倾倒,便好好地照顾它,因为他知道这件东西是不能自助的,它不过是偶像,需要人来帮助。17于是向它祝祷,求财富,求婚姻,求子嗣;他并不害羞,向这无灵之物祈祷。18他向这虚弱的东西要求健康,向这无生命的东西要求生命,向这无用的东西要求援助。19为行路,他求这不能行动的东西;为财利,为手艺,为劳作,又向这最怠惰的东西,求赐自己的手能勤劳不怠。

                             

①“本性的愚人”即言这样的愚蠢是相反本性的。按本性的理来讲,人绝对能从形形色色的万物中,看出有个天主来,神圣的作者,在此证明天主实有的“自然可识性”(Cognitio naturalis exsistentiae Dei)。

②2-8节包括崇拜大自然的各种宗教。这样的信仰固属错误,但较以下的信仰实较高尚。10-19节包括一切的迷信。这些迷信的对象,或是走兽,或是人的手工,或是死尸。这些东西比人尚卑劣万倍,本身毫无可敬的价值。

第十四章

章旨 1-24继续述说愚人的迷信。25-30迷信的效果。31迷信的结局。

1再者一个航海的人,一遇到怒涛,便呼吁一块比载自己的船更朽坏的木头。①2船是求财的贪心发明的,又是匠人藉自己的技巧造成的。3父呵!原是你的照顾在统治着,因为你在海洋中划定了路线,在波浪中打开了一条安全的路径,4表示你能救人脱离各样的危险,使没有技术的人,也能航海。5你决不会使你智慧的工程实效,因此人将生命交给一片小木,藉此小船,经过巨涛而得救。6所以当那些傲慢的巨人,被灭绝的时候,世界的希望(诺厄),经你受的引导,得以逃入一叶扁舟,给后世留下了繁殖的苗裔。7那木头是可称赞的,藉着它正义得伸。8但是人手所造的木偶与制造者,是可诅咒的,因为是人造了偶像,而偶像虽是易于朽坏的东西,反而被称为神。②9不敬神的人,与他所做的不敬神的事,同样是天主所憎恶的;10所以木偶与造木偶的,都必遭受惩罚。11为此对于列邦的偶像,天主也必要巡察,因为他们利用天主所造的物,竟然制成了可恶的东西,成了人们灵魂的障碍,作了恶人脚前的陷阱。③12发明偶像,是淫乱的开端;创造偶像,是人生的腐败。13起初原无偶像,也不能永远存在。14由于人的幻想,偶像才进了世界,为此它们的下场,很快地就决定了。15一个父亲因过于悲伤自己儿子的夭折,给他立像;他是已死的人,如今却敬之如神,并吩咐自己的属下,礼拜献祭。16这种不虔敬的事,相沿日久,便成了习俗,以致定位国法,更因官长的命令,人人都得崇拜偶像;17如果有人迁居远方,不能当面尊崇国王,便在远方,照着自己所能想像的,为他们所要崇拜的君王,制造一座肖像,向那不在跟前的,殷勤献媚,有如实在目前。18艺术家的野心,竟把一向无知的,④也都诱来为扩大这样的敬礼。19艺术家为讨有权势者的欢心,就竭力运用自己的技术,使君王的肖像格外美丽。20民众受了这手工精致的吸引,不久之后,那当人尊敬的,现在却奉之为神了。21这便成了人生的隐祸,因为遭受祸害,还以为不足;而且在生活愚昧的战争中,还将这些重大的灾祸,呼为和平。⑤23他们或祭杀孩童,或召开秘密的会议,或举行仪式怪诞的宴饮。24他们不能保全生命,也不能保守纯洁的婚姻,为了嫉视彼此残杀,或因了奸淫,使人忧伤。

25一切都混乱无序,为流血、杀人、窃取、欺骗、丧德、失信、抢夺、虚誓、陷害忠良、26忘恩负义、⑥玷辱灵魂、同性淫乱、婚姻混杂、奸淫不洁所把持。27崇拜无名的偶像,是万恶的起原、由来和结局。28他们欢乐时,或发狂,或预言虚妄,或为人不正,或轻易发誓,29因为他们信赖无生命的偶像,自以为妄发虚誓,不会受到刑罚。30只为这两个缘故,他们必受相称的刑罚,因为他们忽略了天主,一心注意偶像,又因妄发虚誓,而轻视了圣洁。

31因为不是那发虚誓的力量,⑦而是犯罪者的惩罚,常追随着不义者渎职的行为。

                             

①1-7节,航海家乘船过海,遇到危险,便向木偶求救,岂不知木偶必船更无济于事?能使他脱险的,不是木偶,而是全能的天主。看!洪水灭世时,岂不是天主以一孤舟救了诺厄全家的的性命?(创7:15)

②8-10节,人敬拜木偶,是把天主的光荣归于顽物,是天主最痛恶的事,为此制造木偶的,和敬拜木偶的,都逃不了天主的惩罚。

③11-20节,人因迷信偶像,不但执迷不悟,不肯认识天主,甚至作出许多伤风败俗的事,宴饮纵乐,淫乱狂妄……(参阅罗1:26-31。)

④“无知的,”谓不知所敬的形像为何人物的良民。

⑤“愚昧的战争,”指因不能认识真主而生的伤风败俗之事。谓之战争,因其杀人毁城,有如流血的战争。

⑥“忘恩负义,”在拉丁通行本内,为“忘记天主。”

⑦“发虚誓的力量,”是指恶人所依赖的偶像的力量。他们指偶像发虚誓,偶像无灵,自然无力罚他们,能罚他们的,只是全知全能的真主宰。故作者说:“真实的天主为犯罪者所定的惩罚,常追随着他们渎职的行为。”

第十五章

章旨 1-6真宗教的美善;7-13拜偶像的无谓。14-19惋惜埃及人的愚顽。

1我们的天主呵!至于你,你是良善真实的,宽容的,并以慈爱治理万物。2我们即便犯了罪,我们是属于你的,认识你的权能;我们如果没有犯罪,我们知道,我们仍是你的。3因为认识你,就是齐全的正义;知道你的权能,就是不死不灭的根原。①4因为人淫猥的技术,画家不生效的作品、图样、彩画,都没有使我们陷入迷途。5这些像使愚昧人一见,就情欲大作,而贪爱无灵的死像。②6凡制造、爱慕、恭敬偶像的,都是恋爱丑恶的情人,堪将自己的希望,放在偶像身上。

7陶人摶软泥,用力制成各样的器皿,以供我们使用;但是用同样的泥土,可以做成为洁净事用的器皿,照样也可以做成为卑污事用的器皿;至于这两件器皿中,每件器皿究属何用,皆由陶人自断。8只因他妄费了自己的辛苦,将那块泥土捏成一个虚无的神像,他就是不久以前,由泥土造成的;不久以后,天主向他索取灵魂之债的时候,他仍当归于泥土③9但是他顾念的,不是死亡的将至,也不是生命的短促,而是与金匠银匠竞争,又摹仿铜匠,以制造无用的东西,为无上的光荣。10他的心已如死灰,他的希望,是无益的尘埃,他的生命尤贱于泥土。11因为他不知道是谁造了他,是谁付予他一个能动作的灵魂,是谁吹嘘给他生命的气息。12他却将我们的生命视为儿戏,将人间的往来看作求利的市场。他说:我必须用各样的方法获得利息,甚至利用不义的手段。13所以他这个人用泥土作了易破的器皿和偶像,他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比其他的人更重大。

14所有仇视你百姓和虐待你百姓的,都是最愚蠢,比婴儿更愚蠢的人。15他们将异邦人的土木偶人都看作神;但是它们有眼不能视,有鼻不能闻,有耳不能听,有手不能摸,有脚懒于行,④16因为它们是人造的,是那由天主取得灵魂的人创造的,因为无人能使与自己相类似的成为神。⑤17既然他是有死的,反用邪恶的手造作死像;他胜过他所崇拜的东西,因为他虽是有死的,但尚有生命,这些东西却从来没有生命。⑥18然而他们竟然敬拜野兽,那些可恶的东西。关于愚蠢,就无以复加了,因为野兽如果与别的东西一比,就比这些东西更为卑贱。⑦19他们所崇拜的野兽,并不是怎样美丽,或值得人追慕的,而是一些不得天主赞美和祝福的东西。

                             

人生的要务,专在认识天主;不认识天主的人,根本不知何为正义,何为永生。

②偶像符画,不会引人向善,只会引人淫乱。

③7-8节,有技艺的人,本可为人作出许多有益的器皿;无奈,他竟枉费心血,作了许多有害人灵的偶像。这样的人岂能推托无罪?

④参阅咏115:4-8。

⑤人的生命既来自上主,又没有自己生命的主权,何能使自己所造的偶像有生命?造偶像的,既不能使它与己相似,何能使它成为神?

⑥邪神偶像,不但不灵,且不如人。人尚有生命,能动作,那些东西,却是死物,从来没有生命。

⑦拿着有灵的人,去跪拜无灵的走兽,真是使人人格扫地。作者之意,以为敬拜偶像的愚蠢,无甚于崇拜禽兽者。

第十六章

章旨 1-4害虫的灾祸;5-8毒蛇加害伊撒尔人。9-15蝗虫与蚊子的灾祸;16-29奇火与玛纳。

1为此他们堪受同样野兽的刑罚,和许多微贱动物的残害。①2代替这些刑罚,你反加惠了你的百姓,为满足他们热烈的欲望,给他们预备了奇异的食物——鹌鹑,当作他们的养料。②3为使那些想进食的埃及人,看了上主所遣来的丑陋的动物,连必需的食欲都失去了。这些人(伊民)虽遭受片时的饥饿,毕竟得享受奇异的食品。③4因为那些人残忍无道,理应遭受不可逃避的饥饿。饥饿为伊撒尔人,只不过是使他们明白他们的仇敌是如何的受苦。

5虽然伊撒尔人也受到了猛兽的残害和毒蛇的咬伤;6但是你的愤怒并没有保持到底,为警戒他们,使他们暂时惊惶,他们得有救援的标记,是叫他们忆念你法律的命令。④7凡转向这记号的,必能得救;但不是因着所瞻望的记号得救,而是因着你万民的救主。8照这件事上,你给我们的仇敌一个证明:是你叫世人脱离了一切的凶恶。

9蝗虫和苍蝇,咬死了他们,并没有方法拯救自己的生命,因为他们应受这样刑罚的摧残。⑤10但是你的子民,没有被毒蛇的牙所战胜,乃是因为你的仁慈前来,加以阻止和治好了他们。⑥11他们被刺,是要他们记念你的话;但他们又迅速地获得救援,免得他们遗忘你的话,以致不能承受你的宏恩。12上主呵!医好他们的,不是草药,也不是膏药,而是你的话,治好了一切的疾病。⑦13因为你掌握生死的大权,你能引人入阴府的门,也能领回。14人虽然可以藉邪恶杀人,但不能使离去的灵魂再回来,也不能搭救一个被囚的灵魂。15逃出你的手,是不可能的事。16否认你的恶类,遭受了你臂膀大力的打击。你以罕有的大雨、冰雹,与不能避免的大水,追逐他们,又用火焚烧他们。⑧17更惊奇的,是在能熄灭一切的水中,火焰反更为炽烈,因为世界为义人而争战。⑨18有时火焰却减轻了自己的热力,以求不烧灭为不虔敬者所遣送的野兽,好使那些看见这事的人,知道他们是遭受着天主审判的惩罚。⑩19有时火焰,在水中反更猛烈地烧起来,为焚尽不义的田地里所生出的庄稼。20代替这些东西,你用天神之粮,⑪养育你的子民,从天上毫不费力地给他降下备好的食物。这粮包有各种的美味,适合每个人的嗜好。21你赐予的食粮,显示了你对儿女的宠爱,专供每人的嗜好,随着每人的欲望而变化。22雪和冰遇着火并不融化,⑫这是使他们知道,为毁灭仇人的收获,火曾在冰雹中炽烈,在雨水中闪烁。⑬23再者,为养育义人,火也忘记了自己的能力。24万物都供你使用,因为是你造了它们:用力惩罚不义的人,对信赖你的人,却广施恩泽。25因此玛纳就依照你的恩宠,变成各种形式,为适应那对你怀着希望的人的心愿。⑭26上主呵!使你所爱的子女们知道,养育世人的,不是天然的果实,而是你的言语,保全了信赖你的人。27火所不能烧灭的,因着温和的日光必要立即融化。28这样,他们该知道,在太阳没有升起以前,就当赞颂你,于黎明时,就应钦崇你。29不知恩的人,他们的希望,必如严冬消溶的冰霜,又如易逝无用的流水。

                             

①因为人甘愿敬拜无灵的禽兽,天主就用这些禽兽来惩罚他们。

②参阅出16:13民11:31,32咏106:15。

③此处并不说天主曾给埃及人污秽的动物当为食物,因在圣经上并没有这样的记载。读者该记得,天主曾用苍蝇和蝦蟆磨难过埃及人。这些东西充满了他们的房屋,混在他们的食物中,使他们不敢下箸,望之生厌(出8:5;24)。伊民所享受的奇异食物,即是鹌鹑和玛纳(参见注二)。

④5-7节,伊民也曾被毒蛇咬伤,但不过是天主一时的忿怒,遂后天主立即命梅瑟,建立铜蛇为他们救命的标记。作者特意在后加一句说:他们得救并非因这铜蛇,而是天主自己作了他们的救主(民21:4)。

⑤参阅出8:20;10:17。

⑥参阅本章注四。

⑦12-15节,作者赞颂天主的全能,认天主为掌管生死的主宰。

⑧参阅出9:18。

⑨参阅出9章。

⑩出8:13只记载天主用蝦蟆罚埃及人,并未提及火灾一事。有些圣经学家,以为那时埃及人想用火来烧灭这些东西,天主却显圣迹,令火不损害它们。

⑪此处称玛纳为天神之粮,表示玛纳是天主打发天神送来的食粮。

⑫此处所说的冰雹,有人想是指的玛纳,因玛纳洁白如冰,遇热不化。

⑬参阅出16:16。

⑭参阅出16:21。

第十七章

章旨 1-6埃及人所遭的黑暗。7-9术士的无能,和他们遭受的刑罚。10-18埃及人的恐慌。19惩罚只限于一个地方。20结论。

1上主呵!你的审判是伟大的,你的言语是极难诠解的;为此那些不愿受教的灵魂走入了迷途。①2邪恶人自以为能压服圣民,反而被黑暗所制胜,为漫漫长夜的桎梏所束缚,幽禁于暗室下,被弃于永远照顾之外。②3当时他们原想暗处犯罪可以掩藏,其实反为幽冥的帐幕所驱散;他们战慄惊愕,且为夜叉所扰乱。③4掩藏他们的黑洞,不能保护他们不受惊慌;降下来的声音扰乱他们,愁容堪怜的鬼脸,在他们跟前出现。④5火没有一点力量来供给他们光亮,星辰的光辉无法照明这可怕的黑夜;6只有忽然出现极可怕的火炬显示给他们,他们受这看不清的幻像所恐吓,就以为比所见的更为可怕。7邪术已成幻想,卖弄智慧,反得了可耻的贬责。8他们曾应许为病人驱除怵惕与心乱,而自己却胆小得令人发笑:9即使没有魑魅来扰乱他们,只要小虫在他们面前爬过,或毒蛇唧唧地叫一声,他们就大为惊慌,吓得几乎丧命,在这无可逃避的天空下,就不愿再观看什么了。⑤

10邪恶的心,原来忐忑不安,宣判罪状的时候,便显出自己的胆怯,因为他们受着天良的摧迫,时时感到自己的苦恼,有增不已。11恐惧不是别的,无非是出卖理性的助力;12但是内心的希望愈薄弱,胆怯的人愈以为所遭的困难加倍重大。13那些与来自幽冥的深渊,使人不能忍受的黑夜一齐睡觉的人,14有的因魑魅的怪状而惊惶,有的因绝望而心志沮丧;一种意外而突然的惊惧,扑在他们身上。15他们中不拘那个跌倒了,就被囚在没有铁闩的囹圄中;16或是农夫也好,或是牧童也好,或是田野间的工人也好,都得忍受这不可逃避的厄运。17他们都为黑暗的一条锁链所束缚;或是呼啸的风声,或是棲在密枝上鸟雀和谐的歌声,或是溪水的急流声,18或是岩石崩裂强烈的响声,或是走兽隐秘的跳跃声,或是猛兽的吼叫声,或是山谷响彻的回声,都能使他们胆战心惊。

19整个世界,为辉煌的光明所照耀,进行工作毫无阻碍。⑥20沉重的黑夜,只压在他们的身上,做了要接收他们黑暗的象征;他们自己对自己反觉得比黑暗更为沉重。⑦

                             

①“你的言语”是拉丁通行本所加(罗11:33)。

②作者描写第九灾祸:黑暗。

③“暗处犯罪,”如在14:23所说一样,即是指夜中崇拜邪神的礼仪。

④“堪怜的鬼脸,”按圣文都辣的讲解,不必是魔魂真个出现,来扰乱他们;而是埃及人在自己的相像中所见的怪物。

⑤各种动物因怕黑暗,闯入人所住的地方,令人吓死。

⑥参阅出10:23。

⑦“觉得自己比黑暗更为沉重,”是说恶人不认识天主,在黑暗中行走,已是悲苦至极。但自己有时也不能不反省,看到了自己的罪孽,良心的谴责加倍地鞭笞他,他就觉得自己较黑暗更为可恨,更为沉重。

第十八章

章旨 1-4天主用奇光照耀伊民。5-19埃及人的长子被杀。20-25伊民因罪受罚后又蒙赦宥。     

1至于你的诸圣,有极大的光明,埃及人只听见诸圣的声音,却看不见他们的面容。诸圣以前虽遭受过压迫,而今埃及人却祝福他们。2诸圣以前虽备尝欺凌,但对压迫他们的人,并未予以伤害。这事使埃及人心生感激,求他们宽恕。①3代替黑暗,你给他们火柱,当不熟识路径的向导,和光荣旅途中不为害的太阳。②4他们理当失掉光明,而遭受黑暗的拘禁,因为他们曾拘留过你的子民,藉着你的子民,法律不灭的光明,要普照世界。

5他们决意要杀戮圣人们的婴儿时,有一个被弃的婴儿竟然得救;为证明他们的罪状,你夺去了他们许多的婴儿,又用大水淹没了他们。③6我们的祖宗预先知道那一夜的事,确实知道自己所相信的是那样的誓言,就心安神乐。④7于是你的子民仰望义人的救援,和仇人的灭亡。8你怎样惩罚了我们的仇敌,也怎样光荣了我们,叫我们归向你。9在那一夜善人的圣洁的子孙,都在暗中献祭,同心制定了圣善的法律,为使义人们同甘共苦,共同歌颂列祖的功勋。⑤10敌人不谐的呼声,从对面响应,到处发出哀悼儿女的悲鸣。11主人与仆人同受一样的惩罚,庶民与王公遭受同一的苦患。⑥12由于他们遭遇同样的死亡,便有了不可胜数的尸首,活着的人不足以担任埋葬的工作,因为他们最宝贵的后裔,倾刻之间,尽归于灭亡。13他们曾为了邪术,什么都不信,因着长子的丧亡,这才承认伊撒尔人是天主的子民。⑦14万籁俱静,黑夜正在急驰的中途,15你全能的圣言,由天上的宝坐上,如上阵的勇士,降到了这应受惩罚的地上。⑧16他带着你不可收回的命令,如同带着利剑,坚立不动,用死亡弥漫一切。他虽立于地上,却轻摩高天。17那时可怕的梦境继续扰乱他们,出乎意料之外的恐惧临到他们身上。18一个倒在这里,一个倒在那里,都像半死的人,这证明了他们死亡的原因。19那些惊吓他们的梦境,预先指给他们这事,免得他们不知何以遭难而死去。

20死亡的试探,也曾接触过义人,在荒野里,众人也曾遭过灾殃;然而你的怒气并没有持久。21因为无可指摘的人,迅速地出头代为庇护,以自己的职责做盾牌,用祈祷和补赎的馨香,阻止了天主的愤怒,使灾害停止,并显示他是你的仆人。⑨22他制胜了怒气,不是由于体力,或武器的威能,乃是用言语说服了刑罚人的上主,并使上主念及与祖先所发的誓,所立的约。23那时死人枕籍成堆,他站在当中,拦阻了怒气,中断了死亡向活人延及的路线。24在他的长衣上有整个的世界;在四行宝石上,雕刻着祖先的伟业;在他头戴的冠冕上,镌刻了你的庄严。⑩25施行殄灭的却对这些礼服让步,尊敬这些礼服,因为只一试怒就够了。⑪

                             

①拉丁通行本译作:“…因为他们(即伊民)未遭受这样的灾祸(黑暗),就称颂你…因为不在受压迫,他们便发出感恩之声,并求两样对待之恩。”就是求天主善待伊民,严待埃及人。

②火柱光照黑夜,使他们在黑夜中能行走,当作向导,引导他们走不熟识的路径,日间火柱变做一片青云,掩护他们光荣的行程,不为太阳所伤害。

③在本节内作者开始描写第十灾。“有一个婴儿”即指梅瑟。

④关于天主的预言,请参阅创15:13,14;46:4。

⑤“圣洁的子孙,”指圣祖而言。“圣善的法律,”就是指举行逾越节的命令。

⑥参阅出12:29;4:23。

⑦“天主的子民,”按字面应作:“伊撒尔民即是天主的儿子。”参阅出4:22。

⑧“你全能是言,”天主不但以自己的圣言,造化了万物(9:1),保存了万物:(16:26),疗愈了一切(12:9),而且也惩罚了一切的恶习(欧6:5耶23:29依55:11咏148:8)。

⑨“无可指责的人,”即指亚郎而言。按照圣盎博罗削之意,因为他以自己的祈求,平息了天主的义怒,当作中人,就做了基督的预像。参阅户16:48。

⑩在亚郎长衣上装饰的各色各样的宝石,是暗示着全世界。这是向来犹太和天主教学者一致的主张。但他们对于长衣上各色各样的宝石,所表的象征的意义,,却甚不一致。

⑪天主不愿消灭伊撒尔民,对他们发怒,也只是示怒,使他们知自己如何可畏而已。

第十九章

章旨 1-12伊民渡红海。13-16拿索多玛人与埃及人来作比较。17-20赞颂保佑伊民的天主。

1但是毫无怜悯的忿怒,降到不虔敬的人身上,直到最后的一刻,因为天主预先知道他们将来的事。①2因为他们虽然允许让他们迅速离出,但他们后来又改变心意,追赶他们。3埃及人还在哀悼的时候,在墓塋前悲伤的时候,又打下愚蠢的主义。他们以前要求赶走的,而今反追赶他们,一如追赶逃亡的人。②4应得的命运,使他们糊涂到这种地步,竟忘记了所遭遇的一切,是自己备受以前所未受的刑罚。5你的子民走了奇异的路,他们却受到骇人听闻的死亡。6那时各样的受造物,按照起始受造的本性,遵从你的命令,护卫你的仆人,不受伤害。7云彩遮蔽他们的营幕,干地由水中露出,红海中有一无阻的道路,从巨涛中出现了一片青草地。③8你亲手掩护的百姓,全数从那里经过,瞻仰神奇的异迹。9他们走路如吃饱的马,到处跳跃有如羔羊。主呵!他们赞美你,是因为你救了他们。④10因为他们还忆及他们在异地侨居时所发生的事,就是代替畜生,地上产生了苍蝇;代替鱼,水中生了许多的蛤蟆。11最后他们又受了欲望的引诱,要求精美的食物,因此见到了一种新奇的飞鸟。⑤12为平息他们的食欲,从海面上飞来了鹌鹑。那时应得的刑罚,就临到罪人的身上;原先已用猛烈的闪电做为记号,警告他们;他们为了自己的邪恶,遭受痛苦,是理所当然的。

13埃及人分外苛刻地憎恨旅客,那些索多玛人,只不过不接待来宾;而埃及人却将施惠的宾客充作奴隶。⑥14不但如此,而且对索多玛人还要予以宽恕,因为他们不肯收留外人;15但是这些人欣然接收了旅客,使他们享受同等的权利;但后来又用重苦磨难他们。⑦16有如那些人在义人门前,忽然遭遇眼瞎的惩罚,照样这些人,也被黑暗蒙蔽,每人寻找自己的门路。

17元质若互相调和,就如琴瑟的五声,互相交换,而总不改变原音。这事从观察过去的事上,可以完全推想到。⑧18山兽变成了水兽;游泳的,在干地上爬行。⑨19火在水中有了超越自己本能的力量,水也忘却了自己灭火的本能。20相反地,火焰不烧灭容易毁灭的走兽的肉体,又不能溶化那如冰块般易于溶化的美食;因为在万事中,上主呵!你最看重你的子民,你显扬了他们,总不忽略他们,而且随时随地庇护他们。

                             

①天主预知埃及人虽遭受了大灾难,仍然决不悔改;故此用了最后的刑罚,将埃及军队尽葬于红海。

②参阅出12:31,33;14:5。

③水一分开,海底便好似一片青草地(出10:19)。

④此处与圣咏114:4之意相同;这节内,诗家为追记伊民渡红海的快乐说:“大山像公羊似的踊跃,小山像羔羊似的舞蹈。”

⑤参阅出16:13户11:31。

⑥本节内的代名词“他们,”“这些,”是指埃及人和索多玛人。

⑦埃及人欣然接收伊民,参见创46:28;47:12。

⑧本节颇难解释,按伐加黎的讲论,大意是:天主所显的神迹,不但不扰乱五行的调合,反使使人注意到万物的次序和美丽。

⑨本节说伊民的牛羊顺利地过了红海,而蝦蟆却弥漫了埃及全国。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以下旧约:

创世纪 创

出谷纪 出

肋未纪 肋

户籍纪 户

申命纪 申

若苏厄书 苏

民长纪 民

卢德传 卢

撒慕尔纪上 撒上

撒慕尔纪下 撒下

列王纪上 列上

列王纪下 列下

编年纪上 编上

编年纪下 编下

厄斯德拉上 厄上

厄斯德拉下 厄下

多俾亚传 多

友弟德传 友

艾斯德尔传 艾

约伯传 约

圣咏集 咏

箴言 箴

训道篇 训

雅歌 雅

智慧篇 智

德训篇 德

依撒意亚 依

耶肋米亚 耶

耶肋米亚哀歌 哀

巴路克 巴

厄则克耳 则

达尼尔 达

欧瑟亚 欧

岳厄尔 岳

亚毛斯 亚

亚北底亚斯 北

约纳 纳

米该亚 米

纳鸿 鸿

哈巴谷 哈

索福尼亚 索

哈盖 盖

匝加利亚 匝

玛拉基亚 拉

玛伯加上 加上

玛伯加下 加下

以下新约:

玛窦福音 玛

马尔谷福音 谷

路加福音 路

若望福音 若

宗徒大事录 宗

罗马书 罗

格林多前书 格前

格林多后书 格后

迦拉达书 迦

厄弗所书 弗

斐理伯书 斐

哥罗森书 哥

得撒洛尼前书 得前

得撒洛尼后书 得后

弟茂德前书 弟前

弟茂德后书 弟后

弟铎书 铎

费肋孟书 费

希伯来书 希

雅各伯书 雅

伯多禄前书 伯前

伯多禄后书 伯后

若望一书 若一

若望二书 若二

若望三书 若三

犹达书 犹

默示录 默

附二  经内译名表

Abdon阿巴冬

Abiron阿彼兰(亚比郎)

Abraham亚巴郎

Agur阿古尔

Alexander Magnys大亚历山大

Amana阿玛纳

Aminadab哈米纳达布

Amorrhaeus阿摩黎(亚莫利)

Antiochus Epiphanes安提敖曷斯 厄丕法讷斯(安提约古 厄比法内)

Aram阿兰(亚兰)

Ashera阿协辣

Baal Hammon巴哈耳 阿孟

Bal巴哈耳

Baldad彼耳达得

Barachel巴辣革耳

Bat Rabbim巴特 辣滨

Bethel贝特耳

Bether贝忒尔

Bethsabee巴特协巴黑(巴沙巴)

Bug步次

Caleb加肋布

Camos客摩市

Canaan客纳罕(克纳罕)

Carmel加尔默(山)

Cassia(Keziha)刻漆哈

Cedar刻达尔(克达尔)

Core科辣黑(科拉)

Cornu stibii(Keren aphuc)刻楞阿孚客

Chus雇市

Damascus达玛协(达玛色)

Datan达堂(达旦)

Dies(Iemima)耶米玛

Dod多得

Eleazarus厄肋哈匝尔

Elias(Helias)厄利亚

Eliphaz厄里法次

Elisaeus厄里叟

Eliu厄里乌

Eloha厄罗阿

Engaddi恒革狄(恩该底)

Enos厄诺市

Ephraim厄弗辣因(厄法因)

Euphrates幼发拉的(河)

Euvergetes厄乌尔革忒斯

Ezechias希则克阿(厄则克亚)

Galaad基肋哈得(基肋哈)

Gergesaeus基尔戛熹

Gihon(Gehon)基红(河)

Goel哥厄耳

Goliath哥肋雅特(高利亚)

Hasmonaeus哈斯摩乃约斯

Henoch(Enoch)厄诺客

Hermon黑尔孟(黑尔门)

Hesebon赫协朋

Heth(Hethaeus)赫特

Hevaeus希威

Hor曷尔(山)

Hus胡兹

Iake(Vomens)雅刻

Iason雅松

Iebusaeus耶步息

Iephone耶孚讷

Ierico耶黎曷

Ieroboam雅洛贝罕

Iobab约巴布

Iosedec约市达克

Iosias约熹雅乌(约西亚)

Iosue若苏厄

Isaac依撒格

Itiel(cum quo est Deus)依提厄耳

Laban拉班

Lamuel肋慕厄耳

Lazarus拉匝禄

Leviathan里外雅堂(肋未亚丹)

Libanus里巴嫩(黎巴嫩)

Loth罗特(罗得)

Massa玛撒

Mahanaim玛哈纳殷

Menaelaus默讷拉乌斯

Mesopotamia美索不达米亚

Minaei米讷

Moab摩阿布(莫亚伯)

Moloch摩肋客(米耳贡)

Nabat讷巴特

Nahaman纳哈玛

Naziraeus纳齐尔

Nehemias讷黑米雅(乃黑米亚)

Nilus尼罗(河)

Noe诺厄

Nun农

Omri曷木黎

Onias敖尼阿斯

Ophir敖非尔(阿斐)

Pharisaei法利塞

Pherezaeus培黎齐

Philistaea培肋协特(非肋士)

Philopator非罗帕托尔

Phinees丕讷哈斯(非乃哈斯)

Phison丕雄

Rabsacen辣贝沙克

Rahab辣哈布(拉哈伯)

Ram兰

Raphidim勒非丁

Roboam勒哈贝罕(肋哈伯罕)

Saba色巴

Sadducaei撒杜塞

Sadoc匝多克

Salma撒耳玛

Ssrephta匝勒法塔

Saron霞龙

Seba熹巴

Seir色希尔

Seleucus IV.色肋乌雇斯第四

Sem闪(塞米)

Senir协尼尔

Sennacherib撒讷黑黎布(撒乃黑里)

Seth协特

Sheol协敖耳(舍阿耳)

Sichem协根(舍根)

Siloe熹罗阿

Simeon(Simon)西默盎(西满)

Sirach息辣

Sodoma索多玛

Suha叔阿

Sulamitis叔拉米特

Tannin塔宁

Tharsis塔尔熹市(达尔施)

Thema忒玛

Theman忒曼

Thummim突明

Tigris底格里斯(河)

Tirza提尔匝

Tyrus提洛斯(迪罗)

Ucal(Prov.30,1.)乌加耳

Urim乌陵

Zor(Tyrus)左尔(左耳)(即提洛斯)

Zorobabel则鲁巴贝尔(则鲁巴伯)

附三  经外译名表

Abbot阿波特

Aben Ezra阿本厄次辣

Adonis阿多尼斯

Aeschylus艾斯克路斯(爱斯吉洛思)

Alapide C.阿拉丕德

Albertus Magnus S.圣大亚尔伯多

Amem-Em-Ope阿门恩敖培

Anacreon阿那克里温

Anselmus S.圣安瑟尔莫

Apio阿丕敖

Aquila阿桂拉(亚桂拉)

Aramaeus阿辣美(亚刺美)

Arimu阿黎慕

Aristoteles亚理斯多德

Arius阿黎乌斯

Augusti奥古斯提

Augustinus a Cruce十字奥斯定

Ball巴耳

Barton巴尔通

Beda S.圣伯达(柏达)

Bertholdt贝尔托特

Bickell彼革耳

Bossuet波绪厄

Brassac布辣撒客

Bretschneider布勒特市奈德

Bruston布鲁斯通

Budde步德

Burkitt步尔克特

Buxtorf步克斯托夫

Cairo开罗

Cajetanus加耶塔奴斯

Calmet A.加耳默

Carthago迦太基

Carthusianus D.加突息阿奴斯

Casazza加撒匝

Cassianus加息阿奴斯

Cassiodorus加削多鲁斯

Castalion加斯塔里翁

Castelli加斯忒里

Castro加斯特洛

Cheyne彻泥

Claromontanus客拉洛孟塔奴斯(抄本)

Clemens A.亚历山大里亚 克肋孟

Clericus(Le Clerc客肋黎雇斯)

Coislianus苛斯里阿奴斯

Condamim贡达明

Cordier苛尔狄厄

Corluy苛尔雷

Cornely苛尔讷里

Cornill苛尔尼耳

Crampon客兰朋

Cyprianus S.圣西彼廉

Cyrillus Hierosolimitanus S.圣耶路撒冷 济利禄

Dalman达耳曼

Dante但丁

Davidson达威松

Delitzsch德里兹市

Dhorme多尔木

Dillmann狄耳曼

Doederlein多德尔来殷

Driver得赖味

Duhm杜木

Dyserinck狄色陵克

Eberard厄贝辣尔得

Ehrlich爱尔里黑

Eichorn爱曷尔

Ephrem S圣厄弗稜

Epicurus伊壁鸠鲁

Epiphanius S.圣厄丕法尼乌斯

Erlich厄尔里黑

Estius厄斯丢斯

Eusebius厄乌色彼乌斯

Ewald厄瓦耳得

Feldmann斐耳得曼

Fernandez斐尔南德次

Fillion飞里翁

Florentia(nus)佛罗稜萨(弗罗冷斯)

Focke缶克

Fragmentum Muratorianum慕辣托黎残卷

Freundenthal夫楞登塔耳

Gallienus戛里厄奴斯

Geier盖厄尔

Geiger盖革尔

Gelasius S .圣杰拉息乌斯

Gerhard P革辣尔得

Gertner革尔特讷尔

Gesenius革色尼乌斯

Gibson基布松

Gietman基特曼

Ginsburg金斯步尔

Goettsberger葛兹贝尔革

Graetz格勒兹

Gray格赖

Gregorius Agrigentinus S.圣阿格立真坦 额俄略

Gregorius Magnus S大圣额俄略

Gregorius Nazianzenus S.圣纳西盎 额俄略

Grimm格黎木

Grimme格黎默

Grotius格洛漆乌斯

Gutbelert古特贝肋特

Harris哈黎斯

Hartmann哈特曼

Haupt豪仆特

Hauran豪兰

Haymo艾摩

Hegesippus赫革息普斯

Heinrici海殷黎季

Hengstenberg恒斯腾贝尔

Heraclitus赫拉颉力图斯

Herder赫尔德尔

Herkenne赫尔耿(郝尔根)

Herz赫尔次

Hillel希肋耳

Hitzig希漆格

Holmes et Parsons曷耳默斯与帕尔松斯

Homerus荷马

Honorius d’Autun(Augustodunensis)奥通曷诺黎乌斯

Horatius Q.F.贺拉西

Houbigant胡彼冈

Huet于耶

Hug胡格

Hunmboldt翁波耳特

Hyppolitus S.圣希颇里突斯

Iacob雅苛布

Tacobus Tudertinus托狄雅各伯

Lahn杨

Iamnia雅木尼阿

Ibn-Al-Faradi依本 阿耳 发辣狄

Ibn-Ezra(Aben-Ezra)阿本 厄次辣

Innocentius I.S.圣依诺增爵第一世

Ioannes Chrisostomus S.金口圣若望

Ioannes DamascenusS圣若望达玛色

Icsephus Flavius若瑟 夫拉威乌斯

Irenaeus S.圣依肋乃

Isidorus S.圣依西多禄

Kaldu卡耳杜

Kalt卡耳特

Kamenetzky卡默讷兹克

Kautzsch考兹市

Kelle刻肋

Kittel克忒耳

Kleinert克来讷尔特

Klopper克罗培尔

Knobel克诺贝耳

Koenig客尼格(柯尼西)

Kuenen葵能

Lactantius拉堂漆乌斯(拉旦爵)

Lakisch拉克市

Langdon蓝冬

Leaths里兹

Le Hir肋希尔

Leontius Byzantinus拜占庭 肋翁漆乌斯

Leopardi雷奥帕第

Levi肋威

Lewis留伊斯

Lightfoot来特富特

Lorinus罗黎奴斯

Louis de Leon类斯 德 雷翁

Lowth娄特

Luciferus Calaritenus S.圣卡腊里路季斐鲁斯

Lucretius琉克里细阿

Luther M.马丁 路得

Lyranus(Lyra)里辣奴斯

Marduk玛尔杜克

Margoliouth玛尔哥琉特

Massora玛索辣(马索肋)

McNeile玛客内耳

Meek米克

Meinold买诺耳得

Meleagrus默肋阿格鲁斯

Melito Sardicensis圣撒尔狄加默里托

Merx默尔克斯

Mezzacasa默匝加撒

Michaelis米革里斯

Miller米肋尔

Minocchi米诺基

Mishna米市纳

Moore慕尔

Motais摩忒

Nachtigall纳黑提戛耳

Nergal讷尔戛耳

Nestorius聂斯托利

Nicephorus尼切佛洛斯

Nowack诺瓦克

  Origenes敖黎革讷斯(奥利根)

  Panigarola帕尼戛洛拉

Peake丕克

Peshitto培熹托

Peters培忒尔斯(柏得斯)

Petra培特辣

Pfleiderer仆夫来德勒尔

Philastrius Brixiensis S.圣布里西亚 非拉斯特黎乌斯

Philippe非里培

Philo Iudaeus淮罗 朱第阿(非罗)

Plato柏拉图

Plinius仆里尼乌斯

Plumptre仆隆仆特尔

Podechard颇德霞尔

Pouget-Guitton普热 与 桂通

Prat仆辣

Preiss仆赖依斯

Ptolomaeus仆托罗默乌斯

Purim普陵

Quimchi昆基

Rabbanus Maurus辣巴奴斯 毛鲁斯

Rabbi Aqiba经师阿基巴

Raphia辣非阿

Rashbam辣市班

Rashi辣熹

Rawlinson绕林松

Renan勒南

Ricciotti黎角提(里乔弟)

Rosenmueller洛森慕肋尔

Rothestein洛忒斯泰殷

Rufinus鲁飞奴斯

Saadias撒阿狄雅

Sales撒肋斯(撒肋士)

Sanchez散絜次

Sardica(ensis)撒尔狄加

Schechter协黑忒尔

Schiaparelli斯贾帕勒里

Schloegl市乐格耳

Schmid市米得

Schmidt G.市米特

Schmidt W.市米特

Schopenhauer叔本华

Schuerer叔勒尔

Sciammai(Shammai)霞玛依

Segond色贡

Seleucus(Seleucidae)色肋乌雇斯

Seyring啬陵

Siegfried息格夫黎得

Simeon Ben Asai R.西默盎 本 阿赛

Smits斯米兹

Stephan斯忒番

Strack斯特辣克

Strahan斯特辣罕

Stumme斯突默

Suso H.B.真福稣索

Szczgiel熹次基厄耳

Symmacus息玛雇斯(息玛各)

Talmud塔耳慕得(达尔母特)

Tamuz塔慕次(神)

Targum塔尔古木(达耳谷)

Tabouk忒步克

Thackeray塔则赖

Theodoretus忒敖多勒突斯(德阿肋多)

Theodorus Mopsuestenus摩仆稣厄斯提阿 忒敖多鲁斯 (德敖多禄莫布邪代)

Theodotio忒敖多齐敖(德阿多削)

Theresia S.圣女德肋撒

Thielmann提耳曼

Tiamat提阿玛特

Tobac托巴客

Torelli托勒里

Torino(Taurinensis)都林

Touzard突匝尔

Toy托依

Tyele提耳

Tyler泰肋尔

Umbreit翁布赖特

Vaccari伐加黎(瓦加里)

Van der Palm番 德 帕耳木

Vasf伐熹夫

Vaticanus Codex梵蒂冈(抄本)

Vigouroux威古鲁

Vincentius Lerinensis S圣 肋冷味增爵

Virgilius味吉尔

Von Orelli峰 敖勒里

Wangemann汪革曼

Weiss外斯

Weler委肋尔

Wetzstein委兹斯泰殷

Whiston卫斯通

Winckler文克肋尔

Wright来特

Zapletal匝仆肋塔耳

Zeller则肋尔

Zeschokke则芍克

Zirkel齐尔刻耳

Zockeler左克肋尔

Zorell左勒耳(左肋尔)



上一篇:26雅歌
下一篇: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