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出版及史书序
·凡例
·旧经史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32巴路克1-6
32巴路克1-6
浏览次数:114 更新时间:2022-8-28
 
 

 

巴路克

第一章

章旨  11-14本书的小引和时代背景。115-22伊民承认他们时常得罪了天主。

 

1这是巴路克在巴比伦所写的书上的言论。巴路克是讷黎雅的儿子,讷黎雅是玛哈色雅的儿子,玛哈色雅是漆德克雅的儿子,漆德克雅是哈撒德雅的儿子,哈撒德雅是希尔克雅的儿子,

2时在加尔底亚特人占领了耶路撒冷并焚烧她之后的第五年月七日;①

3巴路克在犹大王约雅金之子耶苛讷雅面前,以及在来听该书的民众面前朗诵了本书上的言论,

4即在权贵、王孙、长老以及所有的老幼群众面前,就是在所有住在巴比伦临近稣得河流的民众面前朗诵了本书。②

5百姓听了本书上的话就痛哭流泪,严守斋戒并在上主的面前哀祷,

6也按各人的能力捐集了银钱,③

7送到耶路撒冷,霞隆的孙子,希尔克雅的儿子约雅金司祭,并其他的司祭以及同他住在耶路撒冷的一切民众那里。④

8 9巴路克于息汪月十日,⑤便带着由圣殿中被人所抢去的上主圣殿的器皿,即犹大王约熹雅的儿子漆德克雅在巴比伦王拿步高将耶苛讷雅、首领、金匠、权贵以及国中平民,从耶路撒冷掳往巴比伦之后,所制备的银器,送回犹大地,

10致书道:请看!我们给你们送来的这项银钱,为叫你们用这项银钱购买全燔祭品,赎罪祭品与馨香祭品,并备置素祭敬献于上主我们的天主的祭坛上;⑥

11且请你们为巴比伦王拿步高的寿命和他的公子巴塔撒尔⑦的寿命祈祷,望他们在世上的寿数有如上天的寿数。

12望上主赐予我们能力,光照我们的眼目,使我们能在巴比伦王拿步高的荫庇之下,和他的公子巴塔撒尔的荫庇之下,过活度日,使我们能天长日久地事奉他们,在他们面前获得宠遇。

13并望你们为我们祈求上主我们的天主,因为我们得罪了上主我们的天主,所以上主的怒气和祂的忿恨直到今日还没有离开我们。

14再望你们将我们送与你们的这部书,在帐篷节日和大聚会日,在上主的圣所内朗诵。⑧

15并请他们说:正义是属于上主我们的天主的,但我们却要蒙受羞辱,就像今日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⑨

16我们的君王、我们的领袖、我们的司祭、我们的先知和我们的祖先所蒙受的一样。

17因为我们都在上主面前犯了罪过,

18并且背叛了祂,没有听从上主我们的天主的声音,并按照上主给我们所制定的法度行事。

19自从上主引领我们的祖先出离埃及地时起直到今日,我们常背叛了上主我们的天主,疏忽鲁莽地不听从祂的声音。

20因此,灾难和那诅咒,即当上主引领我们的祖先出离埃及地而赐与我们流奶和蜜之地时给祂的仆人梅瑟所命定的,都降到了我们身上,正像今天所有的一样。

21并且我们不但没有按着上主向我们所派遣的先知所说的一切话,听从了上主我们的天主的声音,

22反而我们各人随各人坏心中的思念行事,供奉了外邦的邪神,也行了上主我们的天主视为丑恶的事。

 

注释

 

这两节是本书的小引,说明本书的作者和著于何地何时。本书的作者名叫巴路克 (Baruch) 。这名字是由希伯来文 (B ak) 来的,即「受祝福的」的意思。本书著作于巴比伦,时在耶路撒冷被焚后的第五年月之七日,即582 年的月之七日。原文没有提出那一月,今按一般学者的意见增「五月」,即「阿布月。因正在本月之七日,耶路撒冷被焚毁(列下 25:8 ; 52:12) 。巴路克便选择这一天,初次发表他的大作,在君王、权贵、王孙、长老以及老幼平民面前朗诵了本书上的话,好在这五周年的纪念日上容易感动他们的心,使他们悔过自新,甘心忍受目前流徙的痛苦。

稣得河(Sud)位于何处,不详,学者们以为是通入幼发拉的河(Eup ates) 的一条运河。

5-6两节是说明民众听了巴路克书之后所发生的反应。

在这里特别提出约雅金司祭来,是因为当时在耶路撒冷已没有大司祭,因为大司祭约匝达克(Jehozadak) 已被掳往巴比伦(编上5:41 注释五) ,所以他现在代行大司祭职务,其实并不是大司祭。

息汪月 (今阳历五、六月之间)十日,即是巴路克朗诵本书后的第二年的息汪月,即581 年的息汪月。但有些学者以为是在巴路克朗诵本书之前的息汪月,即两个月以前,已获得了到耶路撒冷送回圣器的使命。所以在他朗诵了本书之后,一起带着所捐献的款项以及书信来到了耶路撒冷。

节是说明所搞的款项的用途。「素祭」原文「Manna (马纳) ,应读为 Manaa」是由希伯来文「Minhah 而来的,意即「素祭」。

巴塔撒尔 ( Balthasar )恐是拿步的早年夭亡的长子(参阅引言 4:)

帐棚节日的「帐棚」二字,是按近代学者的意见加添的,原文无。学者们之所以加添此二字的原因是因为犹太人称呼帐棚节时,多次只称为「节日」, (见列上 8:2-65 ; 编下 5:3; 7:8 ;则是5:25 ;厄下 8:14 ;参阅肋 23:39 ;列下 12:32) 。因而断定此处之节目便是帐棚节。但有些学者,如塔刻赖( Thackeray ) ,则以为本书的内容更适宜于阿布月诵读。更有学者则以为应在新年元旦日诵请。本书的小引和历史的叙述到此节为止,下节便开始正文。

⑨⑩本书正文劈头第一句便说: 正义是属于上主我们的天主的,但我们却要蒙受羞辱……」,意思是说:我们充军在外,我们所受的痛苦,经历的灾难,蒙受的耻辱,都是咎由自取:这正是天主公义的表现,因为各阶级的人民,上自君王,下至平民,都犯罪得罪了天主(参阅耶 4:9; 8:1; 13:13; 17:25; 32:32) 虽然天主曾历代借着先知们来警戒我们,但我们的历代祖先,以至于我们都置若罔闻,重重地得罪了天 主,因此天主发显了他的公义,在我们身上施行了祂公义的刑罚,我们是决不能辞其咎的,因此应说:正义是属于上主我们的天主……由本节起至 2:10 是一篇诚挚的忏悔录(参阅达9:4-19 ) 。参阅申 28:15-68 。在这篇忏悔录中,巴路克有如同时大先知厄则克耳(16 )所有的主张,谓伊撒尔的历史无时不是在违反上主的旨意。关于此点,他与他的师傅耶肋米亚 (2:2-3 )不同。三位先知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令百姓认罪去归依上主,不过耶肋米亚为感化以民的硬心,把那在梅瑟指导之下,出埃及时,雅威与伊民初婚之时,描写得有如忠信的时期,但厄则克耳和巴路克却以为伊民远在那时也犯了不的罪恶。

 

第二章

章旨  21-10伊撒尔承认所受的刑罚是至公至义的。211-13伊民的祈祷辞:211-18充军者恳求天主为了祂圣名的光荣速来拯救。219-26他们承认不堪当获蒙上主的仁慈。227-35可是他们不怀疑会获蒙救恩,因为昔日上主有预许。

 

1因此,上主实践了祂对我们,以及对治理伊撒尔的我们的长官、我们的君王、我们的首领、伊撒尔人和犹大人所说的话:

2在耶路撒冷按照梅瑟的法律所记载的,发生了普天之下从未发生的事情,

3以至于人人吃了自己男孩的肉,人人吃了自己女孩的肉。①

4并且上主将他们交出,隶属于我们四周列国的权下,使他们在四周的一切人民之中,即上主将他们所散布的地方,成为耻辱与诅咒的对象

5如此他们成了卑下的,并不是高高在上的,②因为我们得罪了上主我们的天主,没有听从了祂的声音。

6正义是属于上主我们的天主的,但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却要蒙受羞辱,正像今天所有的一样。

7上主对我们所预先说的那一切灾祸,都降到了我们身上。

8然而我们还没有在上主面前求恩,要祂使我们各人转变自己坏心中的思念。

9因此上主对灾祸常常准备,以便将那灾祸降到我们身上,因为上主在祂所吩咐我们的一切事上是正义的。③

10但我们没有听从了祂的声音,按照上主给我们所制定的法度行事。

11所以如今,上主,伊撒尔的天主啊!祢曾以强力的手、奇事、神迹、伟大的能力和伸开的手臂领导祢的百姓出离埃及地,这样祢才显示了祢的名,如在今天一样。④

12噢,上主,我的天主啊!我们犯了罪,行动无法无天,行了不义的事,犯了祢的一切诫命。

13求祢使祢的烈怒远离我们,因为祢分散我们于外邦人中,我们在其中所剩余的已很稀少了。⑤

14上主,求祢俯听我们的祈求和我们的哀祷吧!为了祢自己的缘故拯救我们,在俘虏我们的人们面前,赐予我们宠遇!

15为叫全地都知道祢是上主,我们的天主,因为伊撒尔和他的后裔都以祢的名为称呼。⑥

16上主啊!求祢从祢的圣所眷顾垂听我们吧!上主,求祢侧耳俯听吧!

17上主啊!睁开祢的眼看吧!因为在阴府里的死人不会归光荣及正义于上主,因为他们的气息已离开了他们的身体;

18上主啊!而是灵魂极受困苦的,行路伛偻和力量衰弱的,眼睛昏花的和灵魂饥渴的,才能归光荣及正义于祢!

19上主,我们的天主,我们并不依仗我们的祖先和我们的君王的正义,在祢台前祈求仁慈。

20因为祢已按照祢借着祢的仆人先知们所说过的,向我们发了祢的怒气和忿恨。

21上主这样说:要低首下心,去事奉巴比伦王!这样你们便可留在我曾赐与你们的祖先的地域;

22假使你们不肯听从你们上主的声音,去事奉巴比伦王,

23我就要使犹大城池内和耶路撒冷街巷内的愉快和欢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娘的声音消失,使全地变成无人居住的荒野。

24但我们没有听从祢的声音,去事奉巴比伦王,所以祢便实践了祢借着祢的仆人先知们所说的话,将我们的君王和我们的祖先的骨骸从他们的坟墓里抛掷于外。

25看哪!它们被抛出,受白日的酷热,夜晚的寒冷;他们在饥荒、干戈、瘟疫的极大悲惨中死去了。

26连那座以祢的名为称呼的圣殿,因了伊撒尔家和犹大家的罪孽,也演成像今日这样的惨状。⑧

27可是上主,他们的天主!祢以祢所有的美善和祢所有的大慈大悲对待了我们,

28就像在祢命令祢的仆人梅瑟在伊撒尔子民前写下祢的法律时,祢借他所说的话说:

29假使你们不肯听从我的声音,这群庞大的民众要在我分散他们所到的列国中变为微小的。

30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会听从我,因为他们是一个强项的民族,可是在他们充军之地,他们要回心转意,

31承认我是上主他们的天主。那时我要赐给他们一颗能明白的心,能顺听的耳朵;

32那时他们要在充军之地赞美我,记起我的名号。⑨

33他们要变化他们的强项和他们的恶行,因为他们记忆起了他们在上主面前犯罪的祖先的命运。

34我要再领他们进入我所誓许与他们的祖先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的地域,我要增加他们的人数,而再不减少。

35并且我们要与他们订立一项永久的盟约,我作他们的天主,他们作我的人民;我再不将我的百姓伊撒尔从我赐予他们的地域内驱逐。

 

注释

由 1-10 节,是伊撒尔人承认自己所受的惩罚是至公至义的,因为天主对他们的罪行所加的刑罚,并没有超出天主借梅瑟所警告他们的范围,只是实践了他人预先警戒他们的话。此处特别提出人吃自己的子女的惨剧,好感动他们的心(见肋 26:29 ; 28:53 ;参阅耶 19:9 ;哀 2:20; 4:10) 。他们所受的这种惩罚固然是很残忍的,是史无前例的( 1-5 节) ,但仍是至公至义的 (6-10 节)

 

参阅申28:13 43。

 

伊撒尔子民虽屡遭严重的惩罚,但仍心硬如铁,不知回头改过,谨守规诫,以避免上主再施更严厉的惩罚。所以天主对灾祸时常做备,准备惩罚他们,以实践上主与伊撒尔子民在立约时所附加的警戒(见申30:16-19) 。因为上主所立的诫命并不是难以遵行,或高不可攀的,而是日常生活的法则(见申 30:11-14) 。所以天主才毫不怜悯地 惩罚他们。关于天主时常准备降灾的事,请参阅耶 1:12; 31:28; 44:27。

 

由本节起到3:8止,是伊撒尔人的一篇诚恳的祈祷辞。认罪的伊撒尔人,明知自己的罪过沉重,不堪再得救恩,所以拿出天主拯救他们的祖先出离埃及时所显的圣名为引子,祈求天主因自己的圣名怜悯他们,拯救他们出离充军之地,有如昔日拯救他们的祖先出离埃及一般。其次再以遗民已残余无几为动机,祈求天主从速拯救,免得以他的圣名为称呼的民族在地上灭亡了,天主圣名因而也随之消失( 11-18 节)。

 

参阅耶 42 章;依 6:11 等处。

 

参阅耶 14:9。

 

犹太人在最大的痛苦中祈祷,时常以在阴府中不能赞颂天主为动机,见咏 6:6; 30:10; 115:17 ;依 38:18 ;德 17:25-26。18 节大概是依据申28:65 写成的。

 

本段的大意是说:悔过的伊撒尔人明认自己没有权利去祈求天主的仁慈而开恩,原因是他们轻视了天主借着先知们向他们所出的命令,即应服从巴比伦王的命令(见耶27:6-8 12) 。既然他们违背了天主借先知们所出的命令,当然他们也要遭受天主借先知们所预先警告他们的刑罚(参阅耶 7:34; 16 25 :1 0; 33:11 )。24-26 三节,是上主特别提出的三种惩罚:亡者的骨骸受辱,活着的人遭受惨死,圣殿被毁(参阅耶8:1-3; 36:30; 14:12; 24:10; 32:36; 34:17; 38:2) 。25 节内的「瘟疫」希腊本作: 【 apostole】, 意大拉 (ltala) 作:【emissione】,即「遣发」之意。「遣发」二字在此处甚不适合, 故按耶 32:36 改为「瘟疫」,因彼处希伯来文作【 deber 】,意即「瘟疫」,希腊亦译作「apostole」。

 

天主早已知道伊撒尔人自己不能挽回祂的义怒,没有资格求得祂的慈惠,所以天主便借着梅瑟早已向他们预许了将来祂还要怜悯他们,赐与他们悔改的恩宠,使他们回归自己的故乡(参见肋 26:39-45 ;申30:1-10,并参阅耶 32:39 ;则 11:19; 36:26。

 

这预的第一部分已在充军者的悔罪诵内应验了;第二部分便是现在他们所祈求的对象。他们悔改便是他们重返家国与祖国复兴的先声(耶30:3 ,19 )。但这预许的最高峰并不是在于他们悔改,返家与祖国复兴,而是在于另订一项永久的盟约(耶 31:31-33; 32:40) 。这种观念可说是完全属于默西亚论的。伊撒尔人的归国及与天主和好不过只是一段前奏,这约的高峰与终点还要借基督来完成。

第三章

章旨  31-8充军者用感动的言辞再恳求上主速来拯救他们脱离流亡之地。39-44先知劝戒民众:39-15伊撒尔灾祸的原因就是他们离弃了智慧的根源。316-31人自己没有得智慧的能力。332-44智慧在上主内,上主借着法律将她分施给祂的选民伊撒尔。

 

1全能的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苦恼的灵魂和忧闷的心神向祢呼吁:

2上主啊!俯听,可怜吧!因为我们在祢面前犯了罪。①

3祢永远作王,难道我们就永远灭亡吗?

4全能的上主,伊撒尔的天主!俯听垂危的伊撒尔人和曾得罪了祢的人的后裔的祈祷吧!他们没有听从他们的天主的声音,因此这些灾祸来到了我们身上。

5求祢再不要记念我们祖先的不义,在这时候求祢只念祢强有力的手和祢的名吧!

6因为祢是上主,我们的天主。上主啊!我们要赞颂祢。

7因此祢在我们心中投置了敬畏祢的心情,为使我们呼号祢的名;如今我们在充军之地赞颂祢,因为我们的心已远离了我们的祖先在祢面前所犯的各种罪过。

8看哪!今天我们还留在祢把我们分散所到的充军之地中,受凌辱,受诅咒,按照我们的祖先离弃了上主我们的天主所犯的一切罪过受罚。②

9伊撒尔啊!你听生命的规律吧!侧耳去领悟智慧吧!

10伊撒尔啊!怎么一回事呢?你竟居于敌人之地?在外邦之地衰老了呢?

11与亡者同污,与阴府内的人同列呢?

12这是因为你离弃了智慧的泉源。

13倘若你走了天主的道路,你必永远处于平安之中。③

14你当学习智慧之所在,力量之所在,聪明之所在;这样同时你便知道,长寿与生命之所在,眼中之光明与平安之所在。

15究竟谁找到了智慧的处所,谁进入了她的宝库呢?④

16治理民众的,驯服地上走兽的,

17玩弄空中飞鸟的在那里呢?积蓄人们所依恃的金银的,贪得无厌的在那里呢?

18铸造银器的专心致志,甚至使他们的工作不可探索的在那里呢?

19他们都消逝了,降入了阴府,有别人来代替了他们。

20青年人一见到世光,就住在地上,但他们不知道智慧的道路,

21也不明白智慧的途径;他们的后裔也没有得着她,他们离她的路很远。⑤

22在客纳罕没有听说过她,在忒曼也没有见过她。

23在地上寻求智慧的哈戛尔的子孙,讲述箴言,寻求明智的米德杨和忒玛的商人,也不知道智慧的道路,也未曾提起她的途径。⑥

24伊撒尔啊!天主的住所何其广大!祂所占据的地域何其宽阔!

25真是大而无边,高而无量。

26那里曾有身量魁伟且强悍善战,自古即著名的巨人。

27但是天主没有简选了他们,没有指示给他们智慧的道路。

28所以因为他们没有智慧便丧亡了,为了他们的昏愚而灭绝了。⑦

29谁曾登过上天,握住她,使之从云中下降呢?

30谁曾渡过海洋,寻获了她,舍纯金而带了她来呢?

31没有人知道她的道路,没有人能明白她的途径。⑧

32惟有全知万物的认识她,以祂的明智寻获了她;祂永远坚定了大地,又以各种动物充满其中;

33祂发出闪电,闪电即行,呼唤它,即战栗应命;

34星辰在它们的岗位上闪烁,悠悠自得;

35祂一呼唤,它们即应声道:我们在此!并且欣欣然向创世造己者闪烁。

36这位就是我们的天主,没有别的神可与祂比拟。

37祂寻获了智慧的一切道路,赐给了祂的仆人雅各伯和祂可爱的伊撒尔。⑨

38此后,她便出现在地上,与人们往来。

注释

本节在A卷与意大拉本多一句为: 上主啊!俯听,可怜吧!因为你是仁慈的天主,你可怜我们吧!因为我们在你面前犯了罪。」

 

1-8节,充军的伊撒尔人将所有能感动天主的动机,都聚在一起,作成了一篇呼吁的祷文,求天主从速拯救他们脱离充军之苦,早日归回故乡,以实现祂对伊撒尔子民所预许的诺言。目前已完成了这诺言的一部份,即天主已赏赐了他们悔改的恩宠,他们也善用了这些恩宠,远离了他们祖先所犯的各种罪过;但他们现在仍在充军之地遭受痛苦,只等待天主的大能解救。因为他们深信,天主必定要实践祂的预许。

 

由本章九节至本书末节为先知的一篇讲演辞,或一篇劝言,劝导伊民要追求真正的智慧,只有追求智慧方能走上康庄的大道(3:9-4:4)。若伊民走上这条大道,天主的预许必定要逐步实现 (4:5-5:9)。先知在此好似一个大心理学家,知道目前在充军之地的伊民所最难解的问题是:为什么现今我们已经悔改,离开了犯罪的路,而仍留在充军之地受苦呢 (3:8) ?所以先知在自己的讲辞内一开始便发问说:伊撒尔!怎么一回事呢?你竟居于敌人之地……? 这正是伊民心中所怀着的疑问。先知马上便道出了他们之所以充军的原因:这是因为你离弃了智慧的泉源。倘若你走了天主的道路,你必永远处于平安之中」(3:12-13) 所以伊民只回头改过,不过是满了得幸福与获救的消极条件,这还不够,还应满足积极的条件,就是应去寻找与追随智慧的路,这样天主才能实践祂的诺言。

 

大心理学家当然知道听众心中又要发问说:谁能指示我们智慧的所在,好使我们得到幸福呢?所以自己先发了这句疑问,并且作了一个圆满的答覆。先由消极方面,即人类不能找到这种智慧 (16-31) ;然后由积极方面,即只有天主才能指示我们智慧的道路(3:32- 4:4 ;参阅约28:12-28)

 

先知为证明人类不能寻到这种智慧,便举出人们普通自以为他们有智慧的三种人来:即有权势财富的、有见识的和有勇力的。可是他们都没有寻到真正的智慧。16-21 便是第一种人。

 

22-23节是第二种,即有见识的人,这里先知举出了几个在世上以见识闻名的民族:客纳罕人(Canaanites) 即是腓尼基人,见则28:4 5;9:2。忒曼(Teman) 在厄东地,亦以见识闻名(见耶49:7 ;8;2:11)。哈戛尔(Hagar )的子孙即为依协玛黑民族 (Ishmaelites) 。米德杨 (Midian) ,希腊本作'Merran ,今按一般学者的意见改为米德杨。忒玛( Tema) 为阿拉伯北部的一个部落(见创25:15 ;21:14 ;25:23 ;6:9)

 

24-28节为第三种即有勇力的人,但他们也没得到真智慧。24节所说的天主的住所,并不是撒罗满所盖的圣殿,而是整个的宇宙。关于巨人的事,请参阅创6:4 ;16:8

 

纵然人们走过天涯地角,甚至上了天,也不能寻到真正的智慧,所以先知下了这个结论说:没有人认识她的道路,没有人能明白她的途径。(参阅约28:13)

 

3:32-4:4是先知在3:15 所发的问题的积极答案:只有全知与以自己的全能造化天地万物的天主认识她,寻获了她。这位天主就是伊撒尔人的天主,这当然是伊撒尔人的荣幸,那更大的荣幸而是天主将这种真的智慧赐给了祂的百姓,祂的仆人(1: 8; 44:1),祂的可爱者(11:15; 12:7 ;32:15)

 

巴路克先知在这一篇内对智慧所有的发挥,并没有天主圣子降生成人的思想,不过以诗的体裁来歌颂真正的智慧,强调只有天主自己具有真正的智慧,人们不过借着天主在法律上的启示,略略获得一些智慧的点滴。因为巴路克在当时对智慧的思想并没有后来智慧书上所发挥的那么高超和深远,所以在此不需要提及那些基督教学者和有些公教学者以为此节是出于降生后的教友们的手笔的问题。因为由上下文来看,此节的主词应是智慧,而不是天主,如意大拉将阴类换成阳类一般。因为37节说:天主将这智慧赐给了伊撒尔人,因此地上的人便认识了她 (38)。人怎样认识了她呢?是借着法律 (4:1) ,因为法律在先知眼里,就等于天主的启示,所谓启示,就是上主智慧的表现(参见智慧书总论第三章乙)。先知此处也没有说天主将此智慧启示了全人类,而只说:从前在天上唯有天主自己独有的智慧,如今在地上出现了。对于 智慧出现,在地上与人往来等等措词,只不过是诗体中的一种位格化的体裁而已。在圣咏中常见到这种说法,参见咏89:15; 85:11 等处。但我们在新约的光辉下,绝不能说此处与默西亚毫无关系,因为旧约的法律是天主智慧启示的开端,而她的完成与终结有待于天主圣子的降生成人。因此许多希腊与拉丁教父都认为此处影射着天主圣子降生成人的奥迹。

 

第四章

章旨  41-4见前章。章旨45-59巴路克的安慰书:45-9a伊民受罚的原因;49b-16耶路撒冷向临近的居民发出哀号。417-29耶路撒冷安慰自己的子女。430-59先知代表天主安慰耶路撒冷。

 

1她就是天主的诫命书,和永久存在的法律,凡遵守她的,便可生存,凡离弃她的必要丧亡。

2雅各伯啊!回心转意去握住她吧!在她的光照之下,向着她的光辉行走吧!

3你别将你的光荣交给别人,别将你的福利给与外邦民族!

4伊撒尔啊!我们是有福的,因为天主所喜悦的已显示与我们了。①

5我的百姓,伊撒尔的记念啊!鼓起勇气吧!②

6你们被卖给外邦人,不是为毁灭,而是因了你们触动了天主的义怒,所以你们才被交在敌人手中。

7因为你们给魔鬼献了祭,没有给天主献祭,所以激起了造你们者的义怒。

8你们忘却了养育你们的永远的天主,又使养育你们的耶路撒冷忧伤。

9她看见了在你们身上所降下的天主的义怒,便说:③

临近的熙雍的居民啊!听吧!天主在我身上降下了莫大的忧苦,

10因为我看见了我的儿女们的被掳,这是永远者使之降在他们身上的。

11我快乐地养大了他们,然而我在痛苦与忧伤中让他们远去了。

12谁也不要对我这寡妇和被众人所遗弃者而高兴,我被遗弃,这是因了我的子女的罪过,因为他们远离了天主的法律,

13没有关心祂的诫命,没有走天主诫命的路,也没有随正义踏入规律之途。

14临近熙雍的居民啊!来吧!记念永远者给我的儿女们所招致的放逐吧!

15祂由远方引来了一个攻击他们的民族,一个无廉耻而说外国话的民族,他们不尊敬老者,也不怜恤幼者,

16带走了寡妇所疼爱的孩子,抢去了她的女儿,使她成为孤独者。④

17可是我怎样能帮助你们呢?⑤

18因为只有将灾祸降在你们身上的,才能救你们脱离你们敌人的手。

19去吧!孩子们!你们走吧!因为我当孤独地遗留在这里。

20我脱去了喜乐的衣服,穿上了我哀祷的苦衣,一生我要向永远者呼号。

21孩子们!鼓起勇气,向天主呼号吧!祂要拯救你们脱离强权与敌人的手。

22我期望永远者要救援你们,圣者要把喜乐降在我身上,因为仁慈不久即由永远的喜乐和愉快之中归还给我。

24就如现在临近熙雍的居民看见了你们被掳去,同样,不久以后他们要看见由你们的天主所来的解救。这解救要带着至大的光荣与永远者的灿烂来到你们身上。

25孩子们!忍耐承受上主所降于你们身上的怒气吧!你的敌人难为了你,但是不久的将来你要见到他们的灭亡,并且你要践踏他们的颈项。

26我的娇儿走了崎岖的道路,他们被掳去,好似被敌人抢去的羊群。

27孩子们!鼓起勇气向天主呼号吧!因为使这事降到你们身上的必要记念你们。

28从前你们的心意怎样离开了天主,彷徨歧途,如今你们要加十倍的热诚再去寻求祂。

29因为使灾祸降到你们身上的,借着你们的得救要赐予你们永远的喜乐。

30耶路撒冷啊!鼓起勇气吧!给你起名的必要安慰你。⑥

31凡难为了你的,因你的倾覆而喜乐的,是有祸的!

32你们的子女所事奉了的城邑是有祸的!凡收了你的儿子作俘虏的,是有祸的!

33就如那城怎样因了你的衰败而喜乐,因了你的灭亡而愉快,同样,她要因她自己的荒芜而痛哭。

34我要夺去她因居民众多所得的欢乐,使她的夸耀变为痛苦。

35因为将有火从永远者降在她的身上,燃烧多日,恶魔要长久居于其中。

36耶路撒冷啊!向东观望吧!遥望由天主那里给你降来的喜乐吧!

37看哪!你所遣去的子女们都走来了,他们都由东到西因了圣者的命令聚在一起,因着天主的光荣喜喜欢欢地走来。⑦

 

注释:

 

1-4节是先知给听众说明智慧的所在与重要,天主智慧的表现是在天主的永久法律书内,所以生死祸福都系之于遵守天主的法律与否(申30:19)。如果伊撒尔民众要生活于幸福之中,只有追求法律中的智慧,要如追求光明一般(咏119:105;依2:3-5)。所以先知如今劝勉伊撒尔民众赶快回心转意,去握住天主所赐于他们的真智慧的特权,免得天主将这特权赐与外邦民族。

 

由本节起开始所谓巴路克先知的安慰书(4:5-5:9)。本书除了有一段小引,在其中叙述了伊民受罚之原因与目的之外(4:4-4:9a),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先知以耶路撒冷的口气向临近的居民所发的哀声,呼求他们予以同情(9b-16节);第二部分是先知以耶路撒冷的口气安慰自己的子女(17-29节);第三部分是先知以天主代表的身份安慰耶路撒冷(4:30-5:9 )。本节内的「伊撒尔的纪念」一句,即是充军在外所剩下的少数的遗民的称呼。只有这剩余的少数的人民还维持着「伊撒尔」的名字,使后代各国的人民见到他们,还可想到当初天主所简选的伊撒尔子民。有的学者将此句译为:「伊撒尔是可纪念的荣名」,意谓天主给他的选民起了这个光荣的名字「伊撒尔」,当然天主不会忘记它的,所以这名字便是天主决要解救他们的保证。

 

在这一段小引中,先知又向伊民提出了他们所受的惩罚的原因,并且安慰他们说:你们被卖给外邦人,并不是为了毁灭,不过是为负担罪罚而已。所以不必害怕,一赎完了罪,天主必来拯救。

 

这一段是先知假耶路撒冷的口气向邻邦述说她和她的子女所遭遇的厄运,哀求他们对她和她的子女表以同情。

 

由本节起转变了谈话的对象,是先知假耶路撒冷口气来安慰充军在外的子女。我们的大心理学家先使伊民的眼回顾他们在离别自己的母亲——熙雍(Zion)时所有的惨状, 然后便借着他们的母亲的口来劝勉她的子女安心地去流配,因为这是天主所降的惩罚,她是没有办法挽救的,只有祈求天主早日结束流配的时期:并且劝勉他们,鼓励他们多祈祷念经,安心忍受一时的痛苦,因为天主绝对要解救他们,要赐予他们永远的喜乐以代替他们所受的痛苦(4:19-29;参阅依54:7-8;申33:29)。

 

由本节起开始了这安慰书的第三部,是先知以天主代表的身份向耶路撒冷所报告的福音,借以安慰她久已破碎了的心灵,所以开口第一句便说:「耶路撒冷啊!请你鼓起勇气!给你起名的,必要安慰你」(4:30)。

 

给与耶路撒冷最大安慰的,便是天主实践他对他们所预许的诺言(肋26:29-45;申30:1-10):粉碎一切敌人的势力,另外使欺凌他们的巴比伦遭到永远的灭亡,这便是天主要拯救他们的初步;然后天主领导他们回归故乡,回到耶路撒冷的怀抱中,这便是天主给于母子的最大的安慰,最大的快乐。

 

第五章    (章旨见前章)

1耶路撒冷啊!脱去你的忧苦与患难的服装,永远穿上天主所赐予的光荣的华衣吧!

2披上天主所赐的正义的外套,在你头上戴上永远者的冠冕吧!

3因为天主要向天下各地显示你的荣耀。

4天主永远称你为:「正义的和平」和「敬畏的光荣」,当作你的名字。①

5耶路撒冷!起来吧!站在高处向东观望吧!看哪!你的孩子都因了圣者的命令由西方到东方欢欢喜喜地集合起来,因为天主尚记忆着他们。

6他们被敌人掳去,徒步而行,离开了你,但是天主引领他们,光荣地被人抬着,像皇太子一般,回到你这里来。②

7因为天主命令了一切的高山与永恒的丘陵应当铲平,山谷应当填平,使之成为平原,为叫伊撒尔在天主的光荣之下,得能坦然路过;

8并且树林和一切香柏都要因天主的命令向伊撒尔散布荫凉,

9因为天主要欢欢喜喜地,以祂本有的仁慈与正义,在祂的荣耀光辉之下,亲自领导伊撒尔。③

 

注释

 

先知见到熙雍将来所受的无上光荣,使邀请熙雍脱去苦衣,穿上天主所赐与的光荣华衣(依52:1; 61:10),尽情地喜乐,因为她已成了全神权政体的中心,默西亚拯救全世的出发点(依2:2)。

 

本节「皇太子」一句是依据A卷与意大拉译成的,B卷作「王座」。所以有些学者将此句的后半句译为:「但是天主引领他们,光荣的被人抬着,有如【坐在】王座上一般,回到你这里来。」

 

我们看了本章之后,很容易联想到依撒意亚安慰书中的辞句(参阅依40:4-5; 41:19; 42:16; 49:22-23;52:12; 58:8; 60:1-2等处)。


第六章

耶肋米亚的书信

章旨  1-6写信的动机与警告。7-14偶像是无能为力的。15-22偶像是无知无觉的。23-28讽刺崇拜它们的敬礼。29-39背理的敬礼。40-44祭祀它们的司祭的道德的堕落。45-51偶像是人所制造的。52-56它们是无能的。57-61它们不及自然界所有生发的能力。65-68它们也不及牲畜。69-72它们仅是怪物而已。

 

这是耶肋米亚给那些要被巴比伦王掳到巴比伦去作俘虏的人所写的书信的文稿,为宣示给他们自己得自天主的命令:①

 

1为了你们在天主面前所犯的罪过,所以你们要被巴比伦人的君王拿步高掳往巴比伦去作俘虏。

2你们到了巴比伦后,要在那里居留好多年代,一段很长的时期,直到第七世代;②然后我要领你们从那里平安地出来。

3你们在巴比伦时,要看见许多金银和木头制造的偶像,由人民抬在肩上,向外方人示威。

4但你们要小心,不要效法那些外方人,也不要在它们面前为恐怖挟持你们。

5几时你们看见群众在它们前后敬拜它们,你们心里要说:「主宰啊!只有祢应受敬拜!」

6因为有我的天使与你们在一起,他要报复你们。③

7它们的舌头是匠人所琢磨的;它们是金银包的,所以都是虚伪的,都不会说话。④

8匠人们拿了金子,就像为一个好装饰的少女,造成冠冕,戴在他们的神像头上。

9有时司祭们从他们的神像上窃去金银,变成他们自己的,赠送给在庙宇中的妓女。

10他们又给这些金银和木制的神像装束上衣服,活像一个人;但是它们自己不能免掉生锈与虫蚀。

11它们虽然披着紫红大袍,但是应让人们拭去它们脸上在庙宇内落在它们上面的许多灰土。

12有的虽然执着棒杖如人一样,就像一郡的判官,但也不能使得罪自己的人死亡。

13有的虽然右手执着刀斧,但不能救自己于战争和偷窃。

14所以该知道它们不是神,你们不必怕它们!

15如同人的器皿,若打碎了,就毫无用处,他们的神也是如此。若将它们安置在庙宇之中,

16它们的眼目便盖满了进入者的脚所掀起的灰尘。

17如同为得罪皇上的人,把监狱的门紧闭,因为要把他处死;同样,司祭们用门框、锁和闩,守护他们的庙宇,防止强盗来劫掠。

18在庙宇里司祭点燃了许多灯,比神像还多,⑤可是它们连一盏也看不见。

19它们好似庙宇内的一根栋梁,人们向它们说,从地里爬出了爬虫来吃它们的内脏,但在咬它们和它们衣服时,它们毫无感觉。

20它们的脸都因了殿内的烟熏黑了。

21燕子和飞鸟都在它们的身上和头上飞舞,并且猫狸也在任情跳跃。

22所以你们从此该知道,它们不是神,你们不要怕它们!

23它们身上所包的金子,是为光耀华丽,但若人不去擦锈,必不光亮;在铸造它们的时候,它们概不知觉。

24人们用各种价值买了它们,但在它们毫无生气。

25因为它们没有脚,要被人们揭露了自己的耻辱,因此恭敬他们的人也感到十分羞惭;因为如果它们倒在地下,它们自己便不能立起;

26如果人们使之站立,它们自己也不能行动;如果人们使之倾斜,它们自己也不能立直;人们在它们面前摆上供,就像摆在死人前一样。

27它们的司祭变卖了献与它们的祭物,变为自己的用物,他们的妇女也照样把一些祭物醃起,而不施给贫苦与病弱的人。经期内与临产的妇女也敢去动摸它的祭物。

28所以由这些事上你们可知道它们不是神,你们不必怕它们!

29它们怎能被称为神呢?是因为妇女们给这些金银和木制的神像献了供。

30并且司祭们在它们的庙宇中,穿着撕裂的衣服,削了发和须,光着头坐在那里。

31有时在他们的神像前狂呼乱叫,好似在丧葬的宴会中人们所作的一般。

32并且司祭们剥去了他们神像的衣服,给他们的妻子和儿女穿着。

33人们待它们或好或坏,它们都不能回报;它们也不能立王,也不能废除。

34同样,它们不能赐人财物,也不能赐人金钱;假使人向它们许愿而不实践,它们也不追求。

35它们不能救一个人不死,也不能从强暴的手中夺出一个软弱的人来。

36这些木制的,金银包的神像就好似山上的石块,凡敬拜它们的必要蒙受耻辱。

39人怎能信仰或称呼它们为神呢?

40连加尔底亚人自己也不尊敬它们。几时看见一个不能说话的哑子,就将他领到贝耳面前,求它赐给说话的能力,好像它能垂听一般;

41及至他们知道神祇没有能力,就离弃它们,因为它们实在没有一点感觉。⑥

42妇女们束着带子坐在路旁焚烧麦皮。

43若其中一个被一个过路人拉去,与她同寝,她便去戏笑她的同伴,因为她没有自己那样有身价,她的带子并没断了。⑦

44在它们那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荒谬的;人怎能信仰或称呼它们为神呢?

45它们是由工匠和金匠所制成的,它们不能成别的,只可成为工匠们所愿意它们所形成的。

46制造它们的那些人,自己还不能延年益寿,何况他们所制造的神呢?

47他们不过只给自己的后代子孙留下了虚伪与耻辱而已。

48因为几时战争与患难来到了它们那里,司祭们彼此商讨在何处可以与它们一起隐藏。

49它们既然连自己也不能由战争与患难中解救自己,人们怎么还不觉悟它们并非神明呢?

50由此便可看出这些木制的包金包银的偶像都是虚伪的;万民与万王都要看出它们并非神明,只是人手所作的工作,其中没有一点神的能力。

51所以谁能不知道它们不是神呢?

52它们不能给一个国家设立一个君王,也不能给人落雨;

53不能决狱断案,也不能救获受害者,因为它们毫无能力,犹如天地间的乌鸦一般。⑧

54几时在这些木制的包金包银的神像的庙宇里起了火,它们的司祭们就都跑出逃命,它们却在其中像栋梁一般烧掉了。

55它们不能抵抗国王,也抵不住仇敌。

56所以人们怎能赞同或信仰它们是神呢?

57这些木制的,包金包银的神不能救自己也不能保护。

58因此作一个施行权威的权杖,作一个家中能供主人使用的器具比作虚假的神还好。⑨

59太阳、月亮和星辰各发光辉,被派出为人谋利益,它们甘心顺从。

60同样闪电闪烁时灿烂美丽,微风也依命吹向各地。

61天主命令云彩游行全世,云彩就甘心从命;命火从上降下焚烧山岭与森林,火就遵命而行;

62但这些偶像,不拘论到美丽或能力都不能与它们相比。

63所以人们不应信仰或称呼他们为神,因为它们不能施行审判,也不能施恩于人。

64所以应知道它们不是神,不必怕它们!

65它们不能诅咒国王,也不能祝福国王。

66他们不能向外邦人在天上发显奇迹;并且也不能放光似太阳,发明如月亮。

67走兽比它们还好,因为牠们能逃避到一个安身的地方,保护自己。

68所以不论在何种情况之下,我们可以看出它们不是神,所以不必怕它们。

69就如一个稻草人,在瓜园中,不能看守什么,这些木制的包金包银的神像也是如此。

70它们好似园中的一丛荆棘,各种的飞鸟落在上面;同样,这些木制的包金包银的神像好似抛在黑暗中的死尸。

71从它们身上所腐蚀的紫红袍和细麻衣便可看出它们不是神;

72还是没有偶像的义人更好,因为他远离耻辱。

 

注释:

 

本段是本书信的序言。乍看来,已指明了发信人与收信人,其中也暗含着写信的地点与时间。发信人是耶肋米亚,收信人是将要流配到巴比伦的伊撒尔子民。地点应是耶路撒冷,时间应是充军的前夕。但是否与事实相符,请参阅本书信的引言。

 

「直到第七代」一句,是说明充军的时期应至「第七世代」。但在耶肋米亚书中则说明充军的时期应为「七十年」(耶25:11; 29:10)。若每一世代作为十年,似乎太不合理,(也有些学者拥护这种说法),所以近代的学者找出了许多的解释,以为此处的「七」应改为「三」,因为希伯来文的「七」与「三」,很不易分辨,由抄写者抄错所致。这种讲解固然在耶肋米亚书内找到一点根据: 「列邦将隶属他和他的儿子和孙子,直至他国家的日期届临」(耶27:7),但没有一种希腊文抄本坚持此说。况且,至今尚未找到一本希伯来文以字母来标明数字的抄本,所以这理由并不充足;较为妥当的解释是:这里的「七」字,我们不应按字面去讲,而只言其多的意思,因为在圣经屡次可以见到以「七」代表多数的意思,所以此处的「第七世代」,只是表明充军的时期应是一段很长的时期,并不是三、五年便可以完结的,因此处的「第七代」与耶肋米亚书中的「七十年」并无抵触之处。

 

1-6节为本书信的第一段,可算为小引,说明写书信的动机,与劝告充军的人在外邦邪神气氛中应持有的态度。6节「他要报复你们」一句中的「报复」二字( ekzetein ) ,大概是由希伯来文(Drash) (baqash)译成的,意谓有我的天使与你们在一起,如果你们敬拜邪神,他要报复你们。意大拉以及近代的许多学者,如卡耳特(Kalt)、彭纳(Penna)等都拥护此说,因为这种说法更适合耶肋米亚的思想(参见耶11:21;19:7-9;22:25;34:20 等处。但有些学者,如洛忒斯坦( Rothstein )、巴耳(Ball )、登讷斐得( Dennefeld )等都将「报复」二字译为:「照顾」,这种意见也是可能的。(参见箴29:10)。意谓你们不必害怕,有我的天使与你们在一起,他会照顾你们。

 

由本节起到末节止为书信的正文,从各方面讲明邪神的虚假与无能,共分十段,每段都以「所以该知道它们不是神,你们不必怕它们!」为结尾(14:22:28:39:44:51:56:64:68)

 

本节「比神像还多」一句,是按A卷译成的;其他抄卷,作「比他们自己用的还多」,即谓比司祭自己所用的灯还多。A卷的说法似乎更合上下文。

 

本节是依据意大拉译成的,有的学者则译为「他们虽然明知神祇没有能力,但仍不能离开它们,因为他们已无知觉。」

 

这两节告诉我们巴比伦一种很流行的宗教上的习俗,赫洛多托( Herodotus,1,199 )说,这是一种恭敬米里塔(Mylitta)女神的礼仪。米里塔即是亚述人给阿弗洛狄忒 (Aphrodite)所起的名字。阿弗洛狄忒就是依市塔尔,也就是哈协托勒特。按赫洛多托所说的,每一个巴比伦妇女为恭敬依市塔尔,一生至少一次应与外人野合,尽了或未尽这项义务的记号,便是在头上(或腰间)所束的带子断了或未断。若带子断了,则表明这妇女已尽了她宗教上的义务,她便可以向人们夸耀。「坐在路旁焚烧麸皮」之事,忒敖客黎托( Theocri tus )以为是一种寻求爱人的法术(参阅 Idyll Il 33 )。

 

「有如飞翔天地间的乌鸦」,大约是一句俗语,指神祇的无知与无能。一只乌鸦在天空飞行,实在对上天下地不会发生什么影响。

 

「权杖」二字按希腊文应译为「国王」。其实希腊文的「权杖」(basileia) 与「国王」(basi!eus) 并无很大的分别。希伯来文的「国王」为 melek,「权杖」则为 maqel,亦很容易混淆;所以此处我们选译了「权杖」。这样可与下文互相照应,因为本节对神祇所用的比较词都是无知觉之物,如器具、房门、木柱等。(参见查理士 Charles '巴,耳Ba11 等)。

 

「细麻衣」按希腊文应译为「大理石」,因为大理石不能为虫所蚀,故此学者们都认为此处希腊译者将希伯来原文的 shesh译错了的原故。按希伯来的 shesh有大理石的意思(歌 5:15),也有「麻衣」的意思(箴31:32).

 


上一篇:32巴路克引言
下一篇:33厄则克耳 引言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