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史书序及梅瑟五书序
·凡例
·梅瑟五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传统注释版思高圣经(我们完成了)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39约纳引言
39约纳引言
浏览次数:159 更新时间:2022-8-8
 
 

约纳引言

一 本书的内容与约纳的身世

列于先知书中的约纳书,不是约纳先知的预言集,也不是先知任务的全部记事,而仅是记述约纳去尼尼微的一项任务,和他个人在这次任务中发生的事件。约纳受天主的命令应亚述的首都尼尼微去,向该城的人民宣布因他们的邪恶将要受到的惩罚。但是他拒受天主的这项任命,企图逃往塔尔熹市,他便在雅缶上了腓尼基人的船,赶程逃往塔尔熹市(1:1-3)。当时海面突然起了暴风,海涛汹涌,致使那船危在俄顷。水手们向自己的神求救之后,便决定以抽签来判明内中是谁的缘故,招来了如此严重的灾祸。结果约纳抽中了签,乃自愿请求水手将他抛海中。他被抛入海中之后,海面遂即恢复了平静,而水手也因此敬畏了上主(1:4-16)。约纳先知在海中为一只大鱼吞下,他在鱼腹内祈求了上主,三天之后,大鱼又将他吐在岸上(2:1-11)。上主再派他去尼尼微城,宣讲忏悔。这次他没有抗拒命令,依照上主的话去了尼尼微。尼尼微人因他的劝告而悔改了(3:1-10)。尼尼微城遂得免于毁灭。这事使先知心内异常不悦,但是天主却用了一个实例叫他明白气愤的无理,并且明示了他仁慈的道理(4:1-11)。

关于约纳的生平,除了上述的一段事迹之外,在列下14:25还载有一段关于一位名叫约纳先知的事迹。所有的学者大都主张列王纪中的约纳与本书中的约纳为一人。根据列王纪的记载,约纳曾在北国预言雅洛贝罕二世(七八三——七四三)要收复被阿兰人所侵占的失地的事。因此可以断定约纳是亚毛斯和欧瑟亚二先知同时的人。此外我们又知道约纳是戛特赫费尔人。按戛特赫费尔大概就是现在的厄耳默协得(EI-Meshhed),离雅非亚和黎孟不远(苏19:12,13)。根据圣热罗尼莫的意见,约纳的家和他的墓地即在离色佛黎斯(Sephoris)约三公里的一个小村庄。色佛黎斯即现在的色孚烈(Sephurieh),离厄耳默协得约四公里。

关于约纳先知的生平,除以上述外,我们一无所知。

二 本书的作者与时代

假使约纳自己是本书的作者,时代问题即可迎刃而解。因为阿米泰的儿子约纳,曾向雅洛贝罕说过预言(列下14:25),所以应是雅洛贝罕二世年间的人(七八三——七四三)。不过现存的约纳书,没有任何理由可令人相信是约纳本人所著的,因为本书是一部有关事迹的记述,并不是他自己所记述的个人的事。古代学者大多一致主张约纳先知是公元前八世纪的人,他不但是书中的主角,而且又是本书的作者。纳本包尔关于约纳是否为本书作者的问题曾说:“关于这问题,任由你主张其中的一个意见”。从此以后在公教学界中,大多数的学者,甚至连保守派的学者里仆耳(J.Lippl),都主张本书是晚期的作品。并举出几个理由,予以证明:

(a)历史的论据:尼尼微城的辉煌时代本是约纳时代以后的事,尼尼微城最繁荣兴盛的时代,也不像本书所描述的那末广大(3:3)。赫仆夫耳(H.Hopfl)曾说:如果本书的作者是与约纳同时的话,一定应提出那管理尼尼微城的亚述王的名字,并且本书的作者若是生活在尼尼微毁灭前(六一二),一定不会说出“尼尼微曾是座大城”的话(3:3);此外所述尼尼微城的广大,不但与考古学家的报告不符,也与近代人所作的调查不合(见3章注一)。又从所说十二万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儿童的话上,可以推断全城至少有百万人口,显然在一座古城内绝不能这样多的人口。并且作者又没有提出君王的姓名,仅称之为“尼尼微君王”。像这种称呼,在亚述帝国的时代,决不适于亚述王,因为圣经各处以及楔形碑文上皆称作“亚述王”。

公元前六一二年,尼尼微经过玛待王基雅撒勒(Cyaxeres)攻击而陷落之后,完全成为废墟,经过漫长的几个世纪后,连她的旧墟,也消失人的记忆中。公元一一六〇年,犹太旅行突德拉本雅明(Henjamin de Tudela)又发掘了尼尼微的旧址,因此人们在想像中夸大了亚述旧址的面积。本书的描写就是反映着这种夸大的传说,因此,本书的著作时期定然是在六一二年之后。

(b)语言和思想上的证据:一般学者都承认本书在语言和用字上有其特征,尤其具有晚期流行的阿辣美文的语气。作者所用的人称代名词都是晚期的,不见于早期的经书(1:7,9,12;2:5,10;4:10)。“上天的天主”,这名称屡见于波斯时代所著的经书中(厄上1:2;5:11;6:9,10;7:11,21,23厄下1:4,5;2:4编下34:23达2:18,37,44等)。作者有时也用了纯阿辣美语(3:7“谕令”的原文;此字亦见于达和厄)。至于所有神学的思想,也都适合于充军以后的时代,详见本引言四。根据以上所说的证据,我们可以推断本书的著作时期是在充军期以后;若详细说,它的起点是公元前五八六年,它的终点,一定不到希腊时代或希腊时代以后,因为约纳书没有受任何希腊文化的影响。不过,有些学者以为本书是更晚期的作品,但最晚也不能到第二世纪,因为如果多14:4所说的,不能作为根据,至少德训篇的作者所说的应当予以相信(49:12)。如我们再对「Taham」(谕令)和「上天的天主」的名称加以研究,就可以断定本书著作最适当的时期,应在公元前第五世纪中叶——讷赫米雅和厄斯德拉的时代。尤应注意的:本书的作者对异教人所表示的同情心(在充军以前是最难理解的)与其著作的目的,皆显示了一个特殊的时代:即是大同主义与偏狭民族主义互相冲突最激烈的时代:那些主张大同主义的人相信上主是天地和人类的主宰,各民族是天主国的一份子,他们写了这本书为攻斥那些主张与异民分离的偏狭主义者。这种冲突剧烈的时期,是讷赫米雅和厄斯德拉时代和他们以后。

三 约纳书的文体

这个问题在本书中是很难解决的问题之一。我们目前所有的约纳书是否为一部史书,抑或一部训诲故事?是否为一部具有历史本事的传记,抑或一部纯粹的小说?或一部含有寓意或比喻的小说?

约纳书自古便有问题。许多异教人对书中的奇迹,很早就加以诽谤。圣奥斯定曾对异教人的讥诮予以答辩说:「或者完全不该信天主的一切圣迹,若信,何以不信约纳书上的圣迹,是毫无理由的」(ML.33,332)。这个问题,虽经圣奥斯定予以答辩,但仍不断地发生争执。异教人仍然以约纳书来攻击圣教;另一方面,有信仰的人们也时常扪心自问:信德是否逼使我们当承认事的历史性?

先将学者不同的意见归纳成三类:一、约纳书是一部具有历史性的记述;二、约纳书是一部纯训诲的小说;三、折衷说,即我们所随从的意见。

(A)约纳书是一部史书

大多数的学者(包括公教学者和几位非公教学者)坚决主张本书所记述的是实在的史事。他们所举出的证据是:

(1)约纳这个人物属于历史上的人物。书中有关他所记载的事,是他个人所写的回忆录。对于约纳被派往尼尼微的事,不是不可能的,旧约史书曾记载:厄里亚去过腓尼基,厄里叟去过叙利亚。至于写小说的事,古代民族尚没有这文体,所写的都是一些实有的史事。

(2)中东古代帝国的文献和在尼尼微所出的古物,都证实本书所载的尼尼微城非常广阔(T.Thomas:Ninive,la Grande Cité,dans MéLanges d’Histoire et de Littdratura→Litteratura Réligieuse.Paris,1899,p.283-306)。尼尼微王通令全城作补赎的事根据撒依斯的记载:也可以作一旁证,他说:亚述王厄撒哈冬,因有北方的敌患,曾发出一道谕旨,通令人民作白日的忏悔,祈求他们的太阳神予以助佑(A.H.Aayce→Sayce:The Higher Criticisuiand the Verdict of the Monuments.London,1895,489…)。关于尼尼微城道德的堕落,鸿3:1索2:13也予以证明。对人和牲畜都举哀的事(3:5-8),赫洛多托也证明系亚洲的风俗(Herod XI,25)。

(3)除了上述的旁证外,今举出几个圣经内所有的证据:(a)犹太人的传说:多俾亚传(B卷)14:4:“孩子你快去玛待!因为我确信约纳对即将毁灭的尼尼微宣布的一切话”。伪经玛加伯卷三6,8和史家若瑟夫亦约略地叙述了约纳的事迹(Ant,IX,10,2)。(b)耶稣基督曾对约纳的事迹引证说:“有如约纳在鱼腹内三天三夜,照样人子在地中也是三天三夜。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一世代的罪:因为他们因约纳的宣讲而悔改了,看哪!这里有比约纳更大的一位”(玛12:40-41)。“有如约纳为尼尼微人是个记号,照样人子为这一世代也是个记号。在审判的时候,南方女皇要起来,定这一世代的罪,因为她曾从地极赶来听撒罗满的智慧。在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一世代的罪,因为他们听了约纳的宣讲而悔改了……(路11:30,31,32)。(c)多数的教父根据耶稣这种郑重的引证,推论说:有如基督实在埋葬在地下三日,同样,约纳既是基督的预像,也应该曾实在一度在鱼腹内。再者:耶稣把他同时人的顽梗和尼尼微人的悔改作过比较,因为尼尼微人悔改了,要在审判时起来责斥耶稣同时的不信之徒。如果尼尼微人实在没有悔改,耶稣怎能说他们要起来审判那些不信自己的人呢?(d)除了圣经的证明以外,教宗本笃十五世在他的“安慰者圣神”(Spiritus Paraclitus)通牒内提及吾主耶稣引证了约纳的事迹,从教宗的话上看来,似乎他也拥护约纳书的历史性,至少教宗有意保护全部旧约所述事迹的历史性,他为表达这意见,曾提出约纳书作为例证。(e)保护约纳书历史性的学者最后根据宗教哲学的学理,推论说:我们不能限制天主的全能和照顾人类的方式以及发显奇迹的时间。对本书中的一些难题,如果注意到古书的结构和体裁,委实不难解释:比方约纳在鱼腹中的感恩诗,不必相信实在是在鱼腹内作的这篇诗歌可能是约纳或者编辑者所作的,插在书中现有的地方,因为他们想插在此处是为适宜。

(B)约纳书是一部纯训诲的小说

近二百年来,非公教的学者几乎异口同声地都以为约纳书是一部纯粹的小说。但他们不否认本书含有深奥的道理,不过否认它的历史性。近代一些公教学者主张本书虽然只是一个训诲的比喻或是一部传奇,但其中却包含深奥的道理。在教们以寓意来解释本书的,有圣额俄略(Gr.Nazianzenus.MG 35,505-508)和忒敖斐拉托(Theophilactus MG 126 960-965),以下我们略提出各派的批评家所依据的论证:

(1)约纳书与书中的思想是?晚期的产物 :如果本书真是先知自己他死后不久写成的,在列下14:25中必定将约纳先知往尼尼微去讲道,使那些异教人民然翻悔改的事情,稍微予以暗示。然而列王纪对此大事竟只字未提。再进一步说:本书虽是晚期的作品,却仍算是一部历史书吗?也不能说是,因为,如果它是一部史书,为何犹太人将它列在先知书中而没有将它列在史书中呢?因此可断定作者的目的是在于说教和讽刺。实际上,充军以后的作者多喜以传记体,著书说教,以引人入胜,如约伯传、友弟德传、多俾亚传、艾斯德尔传等。

(2)若注意一下本书的内容,谁也觉得其中所记载的圣迹有太多之嫌。虽然我们不敢否认圣迹的可能性,但书中未免圣迹太多,随处可见:突然的暴风;抽签时,单单约纳中了签;水手将约纳抛入海中后,风浪即刻平息,这不都是奇异的事吗?现在在鱼腹中三日三夜,又在鱼腹中祈祷作歌等,能叫人相信吗?对于一颗突然长成的植物,又应怎样解释呢?

(3)除了圣迹过多之外,还有许多不实际的现象:约纳是奉天主的命往尼尼微宣讲的,这不是一件奇怪事吗?因为公元前八世纪时,从未有一个先知被派往异民中去讲道。圣热罗尼莫说:那时的先知都是被派到本国来的。虽然列下8:7-15曾记载厄里叟去过达默协克,但他是为了政治使命去的。当暴风大作之际,水手如何会将责任委诸旅客身上,何况,地中海很少有风暴出现。约纳先知以前是那样顽梗逃避职责,现在忽然转变,甘心接任命。这种心理变化又如何加以解释?本书记述的最高点,显然是尼尼微的翻然自新,这无非是讽刺本国人的顽固不化。尼尼微人的翻然悔改自新,原是一件旷古未闻的事件,为何亚述史书上全无记载?晚期反对亚述的先知们,对于这突然而惊人的奇闻,也一无所知,这不又令人奇怪吗?如果再注意圣经其他地方有关亚述的记载(依10;14:24-27;17:12-14鸿,索2:13-15……),都说尼尼微人是邪神的崇奉者,从未提及他们在一个时期内敬奉上主的事。亚述帝国与尼尼微的历史在八世纪时,至少从刻文上可以知道得相当清楚,但对于本书所提及的归化,却无任何痕迹。亚述王在约纳时代是极著名的君王,为何本书的作者称他“尼尼微王”,而不用那“亚述王”普通的称呼?又为何不提那位君王的名字?再者,从公元前八八〇年到七〇五年(约纳先知约在七七〇),亚述的京都都是加拉黑(Calah),而不是尼尼微。撒依斯(Sayce)说:“加拉黑作亚述京都将近两个世纪,只在撒讷黑黎布年间(七〇五)尼尼微才成为亚述京都”。

(4)布局的缺陷:一部真正的史书,必须详尽地指出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而本书的作者却忽略了这一点,比如尼尼微人犯了什么罪,才激起天主的震怒?约纳被大鱼吐在什么海岸?亚述在本书内被写成诚心改过自新的模范,他叫什么名字?他时代?约纳如何理解天主收回对尼尼微的恐?亚述京都以后的命运,约纳以后天主那里又接受了什么使命……?诚如贝委尔(Bewer)所说:当作者说出了他心中的事后,便停止不说了。显然作者没有注意这些史事的发展。”番曷纳刻说:“记述者在许多地方仅是泛泛的记述,这显示缺乏客观和实在的认识,而使读者在某些地方不能理解所记述的主要部分。”

主张本书为一部纯训诲小说的学者,虽然举出上述四个理由,以证明他们的意见,但是连他们自己也承认这些理由不能充分地解决本书的问题。最难解决的问题,莫过于耶稣的郑重引证。他们虽强调耶稣所引证的例子,仅是为适应他当时的人对约纳的一般观念,而不一定作为实有其人的证明(玛12:43-45;14:1-4路11:21),但这解释仍不能自圆其说,因为主张约纳书为史事的学者,认为耶稣论及约纳的话,如此庄重而严肃,当然与耶稣其他一般的引证不同。

番曷纳刻为解决这难题,曾引证圣经上的三个例子:格前10:4犹达书9和弟后3:8番氏认为在这三处所引证的事,都不能视为历史上的事实,番氏曾说:“我们在讲道时,不知不觉中会提及败子回头和税吏的故事,圣教会在礼仪中,往往将拉匝禄乞丐视为一个实有的人”。但是他这种说法和引,仍不能解决问题。

(C)折衷说

关于本书的体裁问题,虽然圣教会至今尚未有所决定,虽然有些近代的公教学者认为本书的记述,是一部纯训诲的记述,但我们随从得赖未、色林等学者的意见坚持以下两点:

(1)本书的记述必须视为历史的记述:(a)记述的形式与记述大先知厄里亚和厄里叟的事迹和使命所取的形式相同,虽然在本书中有关约纳的事迹和使命的记述仅有些简短的插曲。(b)本所所述事迹的历史性最重要的证据是耶稣的引(玛12:39-41路11:29-32)。根据耶稣的话,约纳被派遣与其对异民尼尼微人讲道的事迹,显然是真正的史事。约纳使命的目的,是叫尼尼微人真诚悔改。约纳在鱼腹中停留,是预兆耶稣基督埋葬和复活史事。耶稣还提出协巴女王觐见撒罗满的真实史事,来与尼尼微人悔改的事,相提并论。此外,尼尼微人依照耶稣所说的,在最后审判的时候,要起来作证,攻击无信的犹太人民。(c)这事的历史性是犹太人一致的传授(Cfr.J.Flavius:Ant.IX,10,2),直到近代信友们仍一致传述无疑。(d)最确切的理由是:犹太人决不保存(尤其充军后本书写著时期)那如此猛烈攻击他们偏狭的民族主义和他们仇恨异民的史事,也决不将本书所描绘的行为(如先知的抗不赴命,没有耐心和抱怨天主拯救普世的意愿),加诸历史上的人物约纳先知(见列下14:25),除非所论的是犹太人相传的实在史事。(e)本书的道理,是旧约启示中最重要的一端,必须基于实有的史事。不能因为先知被派往异族,或因为本书中所载的许多大圣迹最奇特的,旷古未闻的事实,便否定它的历史性。这些事实只能从天主为开导选民的顽梗和偏狭主义所含有的教训中获得理解。耶稣拿这些事实来攻击犹太人的无信和顽梗也有同样的目的。再者约纳在鱼腹内留居的圣迹,是一个含有预象意义的圣迹,天主愿意以此预兆耶稣的复活,因着这两点,约纳的史事,尤其为新约,即耶稣从亡者中的复活和万民的得救,是包括着预示意义和预象意义(Sensus praesignificativus et typicus)的。

(2)约纳书不是狭义的史书。这从以下几点可以看出:(a)这部记事书在最古时,已被犹太人编入十二小先知书内(德49:12)。(b)历史的记述缺乏详尽的描述:比如没有记述先知的家世和先知在尼尼微人回头以后的事迹,没有提及尼尼微王的名号,也没有述及尼尼微城以后的事。(c)感恩诗(2:2-10)没有记述约纳在鱼腹内情形,似乎是约纳书的作者任意插入的一段。(d)从本书最后的言词上可以证明,整个的记述是以训诲为目的。参阅4:10,11。天主的话不但为先知是一种劝告,而且为当时的选民也是一个教训。

如上所述,我们可以断定书中的记述,是含有教训的历史记述。作者用了从雅洛贝罕二世时代民间相传的史事,作为历史的核心,以自由叙事体写了本书,以讲明天主救众生的教义。所以对民间的种种传说和作者所述的每个事迹(如尼尼微城的广阔),不能以狭义历史来解释。

经师为何将这部历史的记述没有列在“杂集”,而列在先知书中?因为他们以为约纳就像依撒意亚等先知宣布了上主为普世的真主宰以及上主普救万民的道理。再说约纳实在是上主所召选的先知,作为传达天主的旨意,在尼尼微城宣讲忏悔的信使。

四  论本书的目的和特点

(A)目的

在决定了约纳书是一部含有教训的历史记述以后,我们自然要问:什么是本书的目的?本书在神学上有什么价值和特点?关于本书的目的,历代的学者各有不同的意见。有些学者主张本书的目的,在于证明“忏悔”是获得救恩的唯一法门(厄瓦耳得)。有的学者,如黎木(Riehm)、伐特克(Vatke)等以为作者写这部书,是想教导犹太人了解先知们所宣布的恐预言,都是附有条件的,换句话说:如果人民不悔改,恐吓的预言必要实现。我们不否认读者能由本书获得这两项有益的教训,但是我们仍随从教会的古代圣师,如圣奥斯定和圣热罗尼莫,和大多数的经学家,如忒敖非拉托(Theophilactus)、加耳默(Calmet)、苛耳尼耳(Cornill)等,而主张本书的目的在于宣布天主的救恩,不但选民可以获得,而且连世界万民也可以获得只要人们忏悔,没有选民和异民的分别,都可以获得救恩:这也就是本书作者向充军期以后的同胞所宣布的伟大教义。伊撒尔古时的大先知们原都说明了上主不但是选民的天主,而且也是天地之主,唯独是生活的天主,其他的神只是虚无。因此先知们推定唯一的真天主,不但照顾爱护伊撒尔,而且也照顾爱护天下万民。不但惩罚犯罪的异民,也惩罚犯罪的选民,因为是人类的造主和主宰。曾藉先知厄则克耳宣布说:“我岂能喜欢恶人的丧亡?……我岂不更喜欢回心转意,离开他以前的行径,而得生存?”(则18:23)天主藉先知宣布的这些话,的确是令人获得安慰的真理。耶肋米亚(18:7-9)也宣布过这同一的真理,甚至先知指出哪些在罪恶中生活的人,能够得救的不二法门,即是反悔。如果人“反悔”,天主也必“反悔,不降对这些人民所宣布的灾祸。这种安慰人心的道理,原是伊撒尔人民历代相传的道理,但是到了约纳书著作时代,大部分伊撒尔人民似乎把这传统的道理完全遗忘了。那宽大为怀的思想一变而成为偏狭的思想,依撒意亚外集所说的宽大气量已不复存,这或者是因为他们近三四百年以来,受异民的压迫残杀或被俘所致,心中异常仇恨他们,且时时希望天主的怒气发泄在他们身上。约纳书的作者一如卢德传和多俾亚传的作者,直接反对这种偏狭的民族主义。这是本书的目的和精神,因此,本书堪称为“传教的课本”(Liber missionarius)。苛耳尼耳称扬这部书说:这部通俗的历史记述,可视为一部名著。对那想接近这书的人,我必须要说:脱去你的鞋,因为你站的地方是圣的(出3:5)。旧约中所有的民族界限,已奇妙地本书的“大同主义”所冲破;整个的异教世界已经洞开,成为上主的信使——先知传布天主爱情的活动范围。只有一位大先知,按苛氏约纳书作者蒙受先知默感之恩的,充满上主精神的信使,能撰述这旧约经典中充满基督精神的书。

(B)特点

本书可分为二部分(1-2;3-4):第一部分作者首先写出约纳的超越使命。先知一如耶肋米亚(耶1:6)企图逃避天主的命令,但没有成功。这说明约纳是天主所召选的人,因此他如耶肋米亚一样决不能反抗天主的命令。本书第一部分的约纳代表偏狭民族主义的伊撒尔人,他们由于时常遭受异国人民的欺压,因而希望异民毁灭。尼尼微城如同日后的巴比伦城,在此具有象征作用,她代表着反对伊撒尔,压迫天主神国的大敌国。一个希望尼尼微毁灭的伊撒尔人,不肯向她宣布忏悔的道理,是一件极自然的事。他认识天主的仁慈,也知道如果尼尼微回头改过,上主必会予以宽宥:如此异民的京都不但不会毁灭,反而得以保存。

本书第二部分中,这种偏狭的民族主义尤为显著,但是天主在此摒斥了这种偏狭的民族主义,约纳不得已,只得奉命去尼尼微,向城内的居民宣布了那具有恐吓性的预言,即尼尼微城即将倾覆的预言,但是因尼尼微人的悔改,这预言没有实现,遂使约纳异常气愤。天主对他这不合理的气愤,就藉着一个实例给他讲了一篇高妙的大道理:举凡忏悔改过的人,都能获得救恩。本书作者所记尼尼微居民和君王改过自新的事,给我们两种宝贵的教训:一、先知所宣布的恐吓预言,常是附有条件的,即谓如果人不回头改过,所预言的灾祸必要来临;二、使一向反抗天主,背弃他盟约的选民,看到异国人民和君王听到先知的预言而急速回头的事,而有所反省。经学家大都拿尼尼微君王的反悔和犹大王约雅金的顽强作一个对照:前者与其臣民听从先知的话而改过自新,后者非但不肯听从耶肋米亚先知的警告,反而把先知的卷册付之一炬,使其臣民越发顽如铁石(纳3耶36)。尼尼微大城的悔改获得了上主的赦免,而上主所爱的耶路撒冷圣城,由于不听从先知们的警告,受到严厉的惩罚(耶22:8,9)。在本书作者的教训中含有讽刺的语气,作者从头到尾都在讽刺自己的同胞,给他们举出对上主毫无认识的尼尼微人,随先知的劝告而悔过自新的例子,为使他们相信天主的爱是广大无垠的,而自知痛改前非。

根据作者的思想,伊撒尔的天主也是全世界人类的天主。他的哀求是指向全人类:异教水手和尼尼微的居民也是天主爱情和照顾的对象。出34:6这样说:“上主是仁慈施惠的天主,富有忍耐、慈爱与忠诚。”梅瑟的这种庄重的宣言也是约纳的论题。参阅咏103:8厄下9:17岳2:13纳4:2。约纳书的神学,一如欧瑟亚和耶肋米亚二书是一部“爱的神学”。天主的爱是无穷尽的,天主的道路是高深莫测的。约纳书中的记述,可以说是依65:1:“未曾访问我的人,现在可以会到我,未曾寻找我的,现在可以遇到我”一句预言的最好的解释。

最后,约纳是耶稣基督由死者中复活的预象(玛12:40),这或者是约纳先知最光荣的事。事实自然超过了预象,基督千万倍地超过了约纳。现在拿圣奥斯定的话作结论说:“约纳奉命到尼尼微去,向城中的居民宣布毁灭的道理;基督奉天主圣父的命到世界上来,向世界的人类宣布末世的道理。约纳上了船,而基督上了十字架。因海中的波涛使约纳沉没,无信的犹太人心中所起的嫉妒波浪使基督惨死……。约纳在鱼腹内三昼夜,基督在地中三昼夜;第三天约纳被大鱼吐在陆地上,第三天基督从死者中复活起来;约纳宣讲了忏悔,尼尼微因悔改得了救恩;耶稣宣布了福音,耶路撒冷——圣教会得了救恩”(PL 0,666)。


上一篇:38亚北底亚斯
下一篇:39约纳正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3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