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传统版思高版圣经(旧约)列表
·出版及史书序
·凡例
·旧经史书总论
·01创世纪引言及正文
·02出谷纪引言及正文
·03肋末纪引言及正文
·04户籍纪引言及正文
·05申命纪引言及正文
·06若苏厄书引言及正文
·07民长纪引言及正文
·08卢德传引言及正文
·09撒慕尔纪引言及正文(上)
·10撒慕尔纪下
·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12列王纪下
·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14编年纪下
·15厄斯德拉引言及正文(上)
·16厄斯德拉下
·17多俾亚传(拉丁通行译本,即武加
·18友弟德传引言及正文
·19艾斯德尔传引言及正文
·20玛加伯引言及正文(上)
·21玛加伯下
·22约伯传引言及正文
·23圣咏集引言及正文
·24箴言引言及正文
·25训道篇引言及正文
·26雅歌
·27智慧篇引言及正文
·28德训篇引言及正文
·29依撒意亚 序及引言
·29依撒意亚第1-66章
·30耶肋米亚 序
·30耶肋米亚 凡例
·30耶肋米亚 历史总论
·30耶肋米亚 引言
·30耶肋米亚1-52
·31哀歌引言
·31哀歌1-5
·32巴路克引言
·32巴路克1-6
·33厄则克耳 引言
·33厄则克耳 1-48
·34达尼尔 序言
·34达尼尔 凡例
·34达尼尔 引言
·34达尼尔 总论
·34达尼尔1-14
·十二小先知书绪言
·35欧瑟亚引言
·35欧瑟亚1-14章
·36岳厄尔引言
·36岳厄尔1-4
·37亚毛斯引言
·37亚毛斯1-9
·38亚北底亚斯引言
·38亚北底亚斯
·39约纳引言
·39约纳正文
·40米该亚引言
·40米该亚1-7
·41纳鸿引言
·41纳鸿1-3
·42哈巴谷
·43索福尼亚引言
·43索福尼亚1-3
·44哈盖引言
·44哈盖1-2
·45匝加利亚引言
·45匝加利亚1-14
·46玛拉基亚引言
·46玛拉基亚1-3
·附录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12列王纪下
12列王纪下
浏览次数:256 更新时间:2022-3-2
 
 

列王纪下

第一章

章旨 1摩阿布反叛。2-17a厄利亚预言阿哈则雅的死;17b-18阿哈则雅作王的结束。

1阿黑阿布死后,摩阿布就背叛了伊撒尔。①

2一天,阿哈则雅在撒玛黎雅从凉台的栏杆上掉下来,就生了病。于是打发使者,并吩咐他们说:“你们去求问赫克龙的神巴哈耳则步布,我这病还能好吗?”②3但是上主的使者对提协布人厄利亚说:“你起来,去迎接撒玛黎雅王的使者,对他们说:难道伊撒尔中没有天主吗?你们竟去求问赫克龙的神巴哈耳则步布?4所以上主这样说:你再不能从你所上的床上下来,必定要死!”此后厄利亚就去了。5使者回来,阿哈则雅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回来了?”6他们回答他说:“有一个人迎上我们来,对我们说:你们回到打发你们来的王那里,对他说:上主这样说:难道伊撒尔中没有天主吗,你竟派人去求问赫克龙的神巴哈耳则步布?因此你再不能从你所上的床上下来,必定要死。”7王问他道:“迎着你们来告诉你们说这些话的是怎样的人?”8他们回答他说:“是身穿毛衣,腰束皮带的人。”王就说:“这一定是提协布人厄利亚。”9王遂派一位五十夫长率领五十个人去见厄利亚,那时厄利亚正坐在山顶上,首长对他说:“天主的人哪!王命你下去。”10厄利亚回答那位五十夫长说:“如果我是天主的人,望火从天降下烧灭你和你那五十个人!”果然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和那五十个人。③11王二次打发别的一位五十夫长和五十个人去,他上去给他说:“天主的人哪!王又吩咐你从山上快快下去。”12厄利亚回答他说:“如果我是天主的人,望火从天降下,烧灭你和你那五十个人。”果然天主的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和他那五十个人。13王第三次又打发了一位五十夫长率领五十人去。那五十夫长上去,跪在厄利亚面前哀求他说:“天主的人哪!望我的性命和你这五十个仆人的性命,在你眼中有点儿价值!14你看!火已从天降下,烧灭了前两次来的五十夫长和他们每人带领的五十个人,如今希望我的性命在你眼中有点儿价值!”15上主的使者对厄利亚说:“你可以同他下去,不必怕他。”厄利亚就起身,同他一起到王那里去了。16厄利亚对王说:“上主这样说:因为你打发使者去求问赫克龙的神巴哈耳则步布,就好像伊撒尔中没有天主可以求问一样,因此你再不能从你所上的床上下来,必定要死。”17阿哈则雅果然如上主藉厄利亚所说的,死了;因为他没有儿子,他的兄弟耶曷兰继他为王,正在犹大王约霞法特的儿子约兰为王的第二年。④18阿哈则雅其余的事迹,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

                             

①按撒下8:2摩阿布人在达味之时给犹大王进贡服役;但在撒罗满死后,国中内战,摩阿布就乘机复兴起来,直到曷默黎为王时才又制服了摩阿布。阿黑阿布也是一位强而有力的君王,所以在他执政时,摩阿布不得不惟命是从;然而在他死去之后,摩阿布马上又反叛起来;在第三章内记述着伊撒尔和犹大怎样出征摩阿布的事。摩阿布的碑文上也记载了同样的事,参阅总论第四章。

②巴哈耳则步布这名词,按语言学来讲,是蝇子之主的意思,也许是因古人们以为这神是管着治疗蝇子所带来的疾病而起的名字;彻泥(Cheyne)将则步布改为则步耳,是大宫殿之神的意思,若按在辣斯霞默辣(Rag Samra)所发掘的文件,则步耳似乎是原始的写法,伊民为轻慢邪神的缘故,则改为则步布。在新约中,巴哈耳则步耳是魔王的意思(玛12:24路11:15)。赫克龙是培肋协特人的五城之一,恐系现今的阿基尔(Akir)。

③按圣厄弗稜(S. Ephrem)的讲解,伊撒尔君王所以遣发使者去求问巴哈耳则步布,是出于伊则贝耳的主张。按德敖多勒突斯的讲法,队长与那五十个人受天主严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与君王同意的原故,这种讲解也许有凭有据;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天主愿意显明他怎样保护自己的先知。我们不要忘记,这种精神只适于旧约,而不合于新约(路9:53,54)。

④“他的兄弟”一句,系按希腊通行本与贝熹托译文增订者。17,18两节上的年代有许多难题,至今还没有一种妥善的解释,不知使本节与三章一节如何符合,但有人以为这两处所记载的次序是有颠倒的毛病。

第二章

章旨 1-18厄利亚被提升天。19-22厄里叟治好耶黎曷水源。23-25厄里叟与贝特耳的孩子们。

1上主要用旋风接厄利亚升天时,厄利亚与厄里叟已离开基耳戛耳。①2那时厄利亚对厄里叟说:“你留在这里,因为上主派我到贝特耳去。”然而厄里叟回答说:“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和你起誓,我绝不离开你。”于是两人下到贝特耳去了。②3住在贝特耳的先知弟子们来到厄里叟这里,对他说:“你知道上主今天要接你的老师离开你么?”他回答说:“是,我知道,你们不要作声。”4厄利亚又对他说:“厄里叟,你留在这里,因为上主派我往耶黎曷去。”他回答说:“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和你起誓,我绝不离开你。”如此两人同往耶黎曷去了。5住在耶黎曷的先知弟子们走近厄里叟对他说:“你知道上主今天要接你的师傅离开你么?”他回答说:“是,我知道,你们不要作声。”6厄利亚又对厄里叟说:“你留在这里,因为上主派我到若尔当那里去。”可是他回答说:“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和你起誓,我绝不离开你。”于是两人又走了。7有五十个先知弟子也去了,远远地站在他们对面,那时他们二人在若尔当岸上站着。8厄利亚将自己的外氅卷起来,打击河水,水就左右分开成壁,于是两人从干地上走过去。③9他们一过去,厄利亚就对厄里叟说:“在我被提升离开你以前,你要我给你作什么,尽管求我。”厄里叟回答说:“求你给我你精神的两份。”④10厄利亚说:“你所求的是件难事,然而如果我被提去离开你的时候,你能看见我,就可以得到;否则,就得不到。”⑤11他们正说话前行的时候,忽然有一辆火车和火马,把他俩分开,厄利亚乘着暴风升了天。⑥12厄里叟看见,就喊叫说:“我父,我父!伊撒尔的战车,伊撒尔的马队!”随后就看不见他了。他就将自己的衣服撕成两半。⑦13又拾起厄利亚身上掉下来的外氅,回去,站在若尔当河岸。14于是他用厄利亚身上掉下来的外氅,打击水,说:“上主,厄利亚的天主在哪里呢?”他打水之后,水乃左右分开,厄里叟从中间走过去。15住在耶黎曷的先知弟子们,从对面一看见他,就说:“厄利亚的神已住在厄里叟身上。”于是他们迎上他来,俯伏在地叩拜他,16对他说:“你仆人中有五十个强壮的人,可让他们去找你的老师,或者上主的神将他提去,丢在一座山上或一山谷里。”他回答说:“你们不要打发他们去。”17然而那些人再三逼迫他,他也觉得不好意思,就说:“你们打发人去吧!”他们就打发那五十个人去。他们找了三天,到底没有找着。18然后便回到他那里,那时他还住在耶黎曷。他就对他们说:“我先前没有给你们说,不要去么?”

19城里的人对厄里叟说:“看哪!本城地势很好,师傅也见了,惟独水不好,致使土产不熟而落。”20他说:“拿一只新碗来,里面盛上盐,送到我这里来!”他们就给他拿来;21他就往水泉那里去,将盐倒在水里说:“上主这样说:我治好这些水,从此再不会发生死亡和不生产的病。”22果然那水治好了,直到今日,正如厄里叟所说的。⑧23他又从那里往贝特耳去,途中有些小孩子从城里出来,讥笑他说:“秃头上来!秃头上来!”24他回头看他们。并因上主的名咒骂了他们,立即有两只母熊从树林里出来,撕裂了其中的四十二个孩子。⑨25然后他从那里往加尔默耳山去了,又从那山回到撒玛黎雅。

                             

①这里的基耳戛耳不是耶黎曷南方的基耳戛耳,而是熹罗和贝特耳中间的基耳戛耳,现在名为熹里里雅(Jililia)。

②厄里叟和别的先知门徒都知道不久以后天主要接厄里亚到天上去。但他们怎样知道的?按最妥善的解释,还是历代圣师们所说的:是因了天主的启示。为什么厄利亚不愿意厄里叟随从他去呢?大概是因了厄利亚的谦逊,或者是因为大先知还不知道天主乐意不乐意让厄里叟看见他的升天。两位先知所经过的地方——基耳戛耳,贝特耳,耶黎曷都是先知们的学院所在地,他俩大概是由加尔默耳山上下来的。

③厄利亚如同梅瑟一样,分开了水,(出14:16,21,22苏4:22等,)到了若尔当河东,此处即梅瑟去世的地方。

④“……求你给我你精神的两份,”这一句从古以来有许多的讲法。有人讲的是厄里叟求厄利亚赏赐他能显圣迹,能讲预言的两种恩典;有人以为是厄里叟求他的老师,在尽先知的职务上,给他双倍的精神。但据上下文来看,好像这两种解释,还不足表示所含的意义。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是厄里叟所求的是长子的地位,有如长子在分家时所得的产业,超过其他的兄弟们(申21:17 注),照样厄里叟所求的长子——大弟子的地位,就是超过其他的先知弟子们,能行神迹,能讲预言。

⑤本节的意思:是赐予你这种恩惠不在我,而在于天主;假使天主赏赐你看见我光荣的升天,无异地你就可得你所求的一切。

⑥当天主发愿或谈话之际,往往有狂风(则1:4),大地震动,山基撼摇(咏18:6-15),大风大雨(约38:1),……等等现象伴随着,然而这一次的出现,却是火车火马。这种奇像,依历史的光景来看,那时的战车是打仗最厉害的武器,那时的马兵就是国家强盛的象征,所以厄里叟所看见的这种奇象,就是现明雅威的战争能力,因为雅威就是伊撒尔的战争者;他的发言人厄利亚就是世上天国中的一位真正英雄。本节中并没有提到厄利亚乘了火车上了天,这不过只是伊民的一般传说。德48:9说:“你乘着火马车,为火云所引去。”按加上2:58的说法,天主赐给了厄利亚这种奇恩,是因了他一生热烈地保护了天主法律的代价。读者或问:到底厄利亚死了没有?我们的答案是:按字面来讲,厄利亚似乎还没有死,活活地被天主提升了去;但这一段圣经中包含许多的象征,所以我们不敢反对那些力主厄利亚已经死去的学者。据拉4:5,6所说的,在上主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天主还要派遣先知厄利亚来,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使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天主来诅咒大地。在新约书上,已经将这些话贴在施洗若翰身上了。但还有许多学者以为基督第二次降来以前,厄利亚还要亲身出世。

⑦厄里叟撕裂自己的衣服是心中忧伤的表示。

⑧厄里叟用厄利亚的外氅打水,水就分开,他从中间过去;在耶黎曷治好那地的水源;这两样神迹,足以表明他实在得到了他老师的精神。

⑨关于这四十二个孩子的死,圣奥斯定说过:“小孩子讥笑先知,是因了他们父母的挑唆,或他们的父母曾立了这种坏表样所致;所以受惩罚的先是父母。后是小孩子们。”贝特耳是北国的一个不合法的宗教礼仪中心,所以这种惩罚,一则可以保护真先知的使命,次则可以使民众,君王和绅士们想到上主与他们的先祖所立的盟约。惩罚并不反对旧约的精神,而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位誓反教的作者敢写下这样的一段话:“记述这一段故事的用意,是要教训人,要敬重上帝的先知,可惜列王记著者,不明了这种故事,不特不能使人对上帝表示尊敬,反而更侮辱了先知;著者应当将这段故事删掉才好!”但我们信友们该当听从圣保禄的教训,他说:“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罗15:4)

第三章

章旨 1-3耶曷兰为伊撒尔王。4-27摩阿布战役。

1约霞法特为犹大王第十八年,阿黑阿布的儿子耶曷兰,开始在撒玛黎雅作伊撒尔王,他在位共十二年。①2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不过不像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那样,因为他推翻了他的父亲所立的巴哈耳神柱。3然而他仍追随着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的罪,总没有远离罪恶。②

4摩阿布王默霞黑是一位牧主,他素常以十万只羔羊和十万只公山羊的毛,给伊撒尔王纳贡。③5阿黑阿布死后,摩阿布王就背叛了伊撒尔王。6那时耶曷兰王就从撒玛黎雅出来,检阅全伊撒尔民众,7又派遣使者去见犹大王约霞法特,说:“摩阿布王背叛了我,你愿意同我一起去打摩阿布吗?”他回答说:“我去,你我彼此不分,我的人民就如你的人民,我的马就如你的马。”④8约霞法特又问说:“我们从哪一条路上去?”耶曷兰回答说:“从厄东旷野的路上去。”⑤9于是伊撒尔王、犹大王和厄东王走了七天的路程,军队和随从他们的牲畜,就没有了水喝。10伊撒尔王说:“哎!难道上主要将这三位王子叫到这里,交在摩阿布人的手里?”11约霞法特问说:“这里有没有先知,我们可以藉着他求问上主?”伊撒尔王的一个仆人回答说:“这里有霞法特的儿子厄里叟,他昔日曾在厄利亚手上倒过水。”⑥12约霞法特说:“他必有天主的话。”于是伊撒尔王、约霞法特和厄东王下去见他。13厄里叟对依撒尔王说:“我与你有何关系?你找你父亲和你母亲的先知去吧!”伊撒尔王说:“不!难道上主召集了这三王来,要将他们交在摩阿布人的手中?”14厄里叟回答说:“我指着我所事奉的永生万军上主起誓,假使不是为着犹大王约霞法特的情面。我决不看你,也不理你。15现在你们给我叫一个弹弦的来。”乐师弹弦的时候,上主的手降到厄里叟身上。⑦16所以厄里叟说:“上主这样说:你们在这山谷中满处挖坑!17因为上主这样说: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然而这山谷必会满了水,使你们、你们的军队和牲畜都得以痛饮。18但是这在上主眼里还算是小事,他还要将摩阿布交在你们的手里;19你们要攻破坚城美邑,砍伐所有的好树,塞住所有的水泉,用石头毁坏一切的膏壤。”⑧20次日早晨正在献祭的时候,从厄东来了大水,遍地就满了水。21一切的摩阿布人一听见那些君王上来攻打他们,遂召集了所有能胜军役的人,都列在边疆上。⑨22早晨当日光照在水上的时候,摩阿布人起来看见对面水红如血。23他们就说:“这是血!这些君王互相杀开了,互相败亡了,摩阿布人哪!现在去抢掠财物吧!”24他们到了伊撒尔营盘;可是伊撒尔人起来,攻打摩阿布人,使摩阿布人从他们面前逃跑,伊撒尔人在摩阿布人后面边追边打。⑩25毁坏了他们的城池,个个用石头抛满了他们的膏壤,填塞了所有的水泉,砍倒了一切的好树,只剩下克尔哈辣色特城,抛石的兵又围困了那城。⑪26摩阿布王见到战事难以迎敌,就选出七百人来,都举着刀剑,企图突围到厄东王那里去,但也不能。27因此他把继承他位的长子在城墙上献为全燔祭。这事使天主向伊撒尔人发了大怒,所以三王就离开了他,各自回到本国去了。⑫

                             

①从阿黑阿布死后,伊撒尔的年代数目就有了比较确切的数字,因为与亚述王国的历史有了紧密的联系。卡尔卡尔的战争既然发生在公元前八五四年,那末耶曷兰的王位就是从八五三到八四二年,这里所为难的是怎样能使南北二国的年代互相符合。

②在这里著者将崇拜偶像与崇拜金犊分别为二:关于前者,耶曷兰铲除了一小部份,因此有“推翻了……巴哈耳的神柱”的记载;但对于后者,即圣经上普通所谓“雅洛贝罕的罪恶”,耶曷兰并没有远离。

③这里所记载的贡物,似乎有些过余,因为实在超过了摩阿布领域的力量,这里或者在数字上有了错误,或者伊撒尔因摩阿布背叛数次,特别加重苛税。默霞黑,按他自己所立的石碑记载,似乎是摩阿布君王中最有名的一位。(参阅总论第四章。)

④参阅列上22:4。虽然先知们反对犹大王与伊撒尔联盟(编下19:2;20:37),然而约霞法特在伊撒尔王面前,就如一个属下一样,不得不随从他的计谋。

⑤厄东路就是南路,耶曷兰选了这条路的原因有二:(一)南路虽然较长较难,然而能拦住敌人南面的逃路;(二)路过南路可以逼迫厄东人参加战争。

⑥“在……手上倒过水,”一句,是一种举隅的说法(Synekdoehe),就是辅助的意思(列上19:21)。

⑦厄里叟请乐师弹琴,是为平息自己的心,因为心中不安,不能听到天主的声音。

⑧16-19四节是记厄里叟的预言:他首先吩咐联军挖坑得水解渴,然后应许他们一次完全的胜利。本来在摩阿布的领域里,下雨以前往往先有狂风,然而这一次,没有风,也没有雨,山谷的坑里就都满了水,这如何解释呢?难道天主为发现神迹,就违反自然律了吗?绝不!因为我们要想,这次的神迹是由自然发生的,就足以解释清楚,因为只要在不远的地方,如在厄东山上下了雨,自然而然的山谷中就会满了水。卡依耳说:“这些事是天主在适当的时候按排的,为实践他的先知所说的预言,这是一件似偶然而非偶然的事。”

⑨“能胜战役的人”,按字面作:凡能顶盔穿甲的人,意思是一样。

⑩本节系按希腊和贝熹托两译本稍加修改的。

⑪克尔哈辣色特城似乎是摩阿布当时的京城,亦称为希尔摩阿布(依15:1)。有些学者以为本城与在默霞黑碑文上所载的科辣卡是一个城;的确,那就是现在的科辣克(Kerak)。

⑫古代的人想在困难之中杀人祭神能以平息神的怒气,所以摩阿布王为平息革摩市神的怒,杀了自己的儿子。“这事使天主向伊撒尔人发了大怒”,原文作:“就发了很大的怒气。”我们不能否认这句话太有些模糊,所以有许多的解释:(一)有些人解释谓:因为杀了皇太子的原故,摩阿布人发了怒,各自把剑,出发上阵,将伊撒尔赶散了;但是这种解释已经越出了经文的范围,所以如今没有学者坚持此说。(二)许多唯理派学者解释谓:联军一见到摩阿布王失望到这种地步,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杀了,他们恐怕惹动了本地之神——革摩市的怒气,降罚他们,所以起身逃跑了。这种解释,是假定了伊民和厄东人那时都抱着一种土神的思想,每地有每地的神,每国有每国的神,来保护本地本国。联军为避免摩阿布的神革摩市的盛怒,所以逃到雅威的地方去。但对于此种解释,我们要问:谁能够相信,在厄利亚以后,藉着厄里叟求问上主的一个伊撒尔军队不知道只有一个天主呢?(三)非公教的卡伊耳及许多学者把这一句解释为:伊民见到摩阿布人为难至此,甚至杀了君王的儿子,他们怕天主向他们发怒,惩罚他们,因为由于他们的逼迫,使君王行了上主视为极恶的事,所以他们收军回国(参阅肋18:21;20:3)。我们认为最后一说较为可靠。

第四章

章旨 1-7厄里叟增加寡妇的油。8-37厄里叟使秀能妇人的儿子复活。38-41治好有害的吃食。42-44二十块大麦面包饱饫一百个先知弟子。

1有一个先知弟子的妻子呼求厄里叟说:“我的丈夫你的仆人死了,你知道他是敬畏上主的,可是现在债主前来,要带走我两个孩子作他的奴仆。”2厄里叟对她说:“我能为你作什么呢?你告诉我,你家里有什么?”她回答说:“你的婢女家里除一瓶油外,一无所有。”3他说:“你去向你的邻居借些空器皿来。不要少借,4然后回家,关上门,你和你的儿子在里面,将油倒在这些器皿里,倒满了放在一边。”5于是她离开他回去,关上门,她和她的儿子在里面,她的儿子们给她送器皿,她就倒油。6器皿都满了,她给她的儿子说:“再给我器皿。”孩子回答说:“再没有器皿了。”油就止住了。7她就出去,将这事告诉了天主的人,厄里叟对她说:“你可以回去,卖了油还你的债,那剩下的,你和你的儿子可用以过活。”①

8一天,厄里叟路过秀能,②在那里有一位显贵妇女,强留他吃饭,因此先知每次路过那里,常在她那里吃饭。9妇女对丈夫说:“现在我看出来,时常路过我们这里的那位天主的人,真是个圣者。10我们可在凉台上给他筑一间小房子,安置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盏灯。这样,他何时来到我们这里,可以住在那里。”11一天,厄里叟又到那里,就到了那小房里休息。12厄里叟就对自己的仆人革哈齐说:“叫这位秀能的妇女来。”他就叫她来,妇女就站在他面前。13厄里叟吩咐他说: “③你对她说:“你既照顾我们如此周到,我们能为你作什么呢?你要我替你在君王或军长前说情吗?”那女人回答说:“我愿意住在我的百姓中。”④14厄里叟又问说:“究竟为她要作什么?”革哈齐回答说:“她没有儿子,而且他的丈夫也老了。”15先知又说:“你叫她来!”他叫了她来,女人就站在门口。16厄里叟对她说:“明年这时你要怀抱一个儿子!”女人回答说:“我主,天主的人,不要这样;不要欺骗你的婢女!”17那女人果真怀了孕,正是厄里叟对她所说的时候,生了一个孩子。18孩子长大以后,一天到他的父亲和收获的人那里去,19那时他对自己的父亲说:“我的头啊!我的头啊!”他父亲就吩咐仆人说:“把他送到他母亲那里。”20仆人将他抱去交给他的母亲,孩子坐在母亲膝上直到中午,就死了。21他母亲遂上了凉台,把孩子放在天主的人的床上,关上门就出来;22喊叫自己的丈夫说:“你给我派一个仆人和一头母驴来,我要快去见天主的人就回来。”23她的丈夫说:“今天既不是月朔又不是安息日,你为什么要去见天主的人?”她回答说:“你仅管放心!”⑤24然后备上驴,给仆人说:“你快赶着走,在路上我若不吩咐你,你不要叫我住下。”25于是妇人前行,到了加尔默耳山天主的人那里,天主的人远远地看见她,就向自己的仆人革哈齐说:“看,那是秀能妇人!26你跑去迎接她,对她说:“你好吗?你的丈夫好吗?你的孩子也好吗?”她回答说:“好。”27当妇人上了山,来到天主的人面前,就抱住他的脚,革哈齐上前来想推开她,可是天主的人说:“让她吧!她心里很痛苦,但是上主隐瞒了我,什么都没告诉我。”28那妇人说:“我何尝向我的主人求了一个孩子?难道没有对你说,不要欺骗我吗?”29然后厄里叟对革哈齐说:“束上你的腰,手中拿着我的棍杖前去;若遇着人,别向他问安;若别人向你问安,你也不要答应,要把我的棍杖放在孩子的脸上。”⑥30然而孩子的母亲说:“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和你自己起誓,我必不离开你。”厄里叟就起身跟她去了。31革哈齐在他俩以先去了,将棍杖放在孩子的脸上,但是没有声音,也没有动静,所以革哈齐迎着回来了,告诉他说:“孩子没有醒来。”32厄里叟一来到屋里,看见孩子死了,躺在自己的床上;33他就进去,关上门,只有他和孩子在屋里,先知就恳求上主;34然后就上了床,伏在孩子身上,把自己的口放在他的口上,把自己的眼放在他的眼上,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现在他既这样伏在孩子的身上,孩子的身体就发热了。35然后他下来,在房里来回走了一趟,后又上了床,伏在他身上,向孩子呵了七口气,孩子就睁开了眼。⑦36厄里叟就叫革哈齐来,对他说:“叫那秀能的妇人来!”他便叫她来,妇人就来了。厄里叟说:“抱起你的孩子吧!”37妇人一进去,就在他足前俯伏在地,给他下拜,然后抱起自己的孩子来,就出去了。38厄里叟回到了基耳戛耳,那时此地正遭荒年,先知们的弟子坐在他跟前,他对自己的仆人说:“预备一个大锅,给先知的弟子们煮些菜羹吧!”39一个徒弟到田间捡菜,遇见一棵野葡萄,就采满一兜野果子,回去切了,放到锅里煮,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⑧40然后倒出来,给那些人吃,那些人吃的时候喊叫道:“天主的人哪!锅里有致死的毒物啊!“所以他们不能吃了。41厄里叟就说:“你们拿点面来!”他把面撒在锅里,说:“倒出来,给这人吃吧!”锅中再没有什么毒害。

42有一个人从巴哈耳霞里霞来,在自己的布袋里,给天主的人带来了初熟大麦作的二十块面包并一些麦穗,厄里叟说:“给众人吃吧!”⑨43仆人说:“我怎能将这点东西摆在一百人面前呢?”可是厄里叟说:“你只管给这些人吃吧!因为上主这样说:他们吃了还要剩下!”44他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吃了,还有余剩的,正如上主所说的。⑩

                             

①从本章到第八章,都是记述厄里叟的一些事迹。这些事迹,一定如同厄利亚的事迹一样,都是在加尔默耳、撒玛黎雅、基耳戛耳、耶黎曷众先知学院里所保存的。如果我们将这两位先知所显的圣迹两相比较,有几个很相似的;但若我们比较比较二位先知的生活,则可看出来,厄利亚似乎是喜欢隐修的生活;厄里叟却多喜爱社会生活。厄里叟显的这些圣迹,有上下文来看,似乎都是在耶曷兰在位的时候,其实不然,因为厄里叟在耶胡及他的继位者治国的时候,也同样负着先知的使命,所以有一些圣迹一定是在耶曷兰死后所行的。自本章到第八章,本书编者只选出了几个描述厄里叟怎样照顾自己的门生,怎样帮助恭敬天主的人所现的圣迹,以及怎样干涉政治,领导君王百姓承认唯有上主是他们的救援。本章1-7节内叙述先知怎样发显圣迹,帮助一个门生的寡妇,因为按肋25:39,40所载,谁若不能还债,该当在债主家里作奴婢直到喜年为止。先知增加了寡妇的油,一方面可以还债,免于服役,另一方面可藉以生存。

②秀能是离依则勒黑耳不远的一个小村子(苏19:18撒上28:5)。

③按克忒耳“他就叫她来……厄里叟吩咐他说”一句,或者是后人加添的。

④按德敖多勒突斯的讲法,这妇人的话的意思是:有我亲族的势力,能安居乐业,不必君王和将军特别注视我。

⑤从这位妇人的丈夫口里,我们可以看出热心的人每到月朔和安息日要去拜望先知,或听道理,或讨主意。因为北国没有合法的司祭,所以这种风气在当时很是盛行(肋23:3户38:11-14亚8:5则46:1,3)。

⑥犹太人平素在路上遇到朋友时,都要问候;所以厄里叟向革哈齐下了此令,目的是不要他耽误工夫(参阅路10:4)。

⑦本节是按希腊和贝熹托尔译本稍加修改的,参阅列上17:17-24,路7:15,宗20:10.

⑧野葡萄和野果子,应译作一种可作泻药的野草,此草名按古译本及穌依达斯(Suidas)字汇的解释应为Colocynthis,即一种野瓜;因为它的枝叶与葡萄很像似,所以当时的犹太人称为“野葡萄”。

⑨巴哈耳霞里霞,按圣热罗尼莫所讲的,是位于协根以南的一座城,现代的地理学家认为就是色勒息雅(Seresia)或格非尔提耳特(Kefr Tilth)。

⑩厄里叟的这个圣迹似乎是一个小规模的五饼二鱼饱饫五千人的奇迹(若6:5-13)。

第五章

章旨 1-18纳哈曼得愈回头。19-27贪财的革哈齐受罚。

1阿兰王的将军纳哈曼在他的主人面前,甚为尊高,因为上主曾藉他使阿兰人获得胜利,他又是有为的英杰,可是患着癞病。①2阿兰人先前出去侵掠的时候,曾从伊撒尔领域内掳来一个小女孩;她就伺候纳哈曼的妻子;3这女孩对自己的主母说:“哎!如果我主人到那住在撒玛黎雅的先知那里去,那先知一定会治好他的癞病。”4纳哈曼上朝将这事告诉了他的主子说:“那伊撒尔领域内的女孩子如此如此说。”②5阿兰王对他说:“你去吧!我自己也寄给伊撒尔王一封信。”纳哈曼就带着十塔冷通银子,六千协刻耳金子,十身衣服去了。③6他给伊撒尔王带的信上说:“你收到了这信,该知道,我打发我的臣仆纳哈曼到你这里来是为治好他的癞病。”7伊撒尔王一看这信,就撕破自己的衣服说:“难道我是天主,能使人死人活吗?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癞病?你们思索一下,就会看出来他是寻隙难为我。”8天主的人厄里叟听说伊撒尔王撕破了自己的衣服,就打发人到王那里对她说:“你为什么撕破了你的衣服?叫他到我这里来,他就会知道伊撒尔中真有先知。”9纳哈曼就带着车马来到厄里叟的门口站下。10厄里叟打发一个使者对纳哈曼说:“你到若尔当河去,在那里沐浴七次,你的肉体必然复原而得洁净。”④11纳哈曼心里不服,就走了而且说:“看哪!我想他会出来看我,站着呼号上主他天主的名,在患处上面摇他的手,治好这癞病。12达默协克的阿巴纳河和法尔帕尔河岂不比伊撒尔的一切河水更好吗?我在那里沐浴,莫非得不到洁净吗?”于是他气忿忿地转身去了。⑤13那时他的臣仆前来对他说:“我父,假使先知吩咐你作一件难事,你岂不做吗?何况他对你说:你去沐浴就可洁净呢?”14于是纳哈曼按照天主的人所说的,沉在若尔当河里七次,他的肉体就复了原,如同小孩子的肉体一样,他就洁净了。15然后他同自己的侍从回到天主的人那里,站在他面前对他说:“如今我才知道除了在伊撒尔以外,全世界上没有别的天主,如今请你收下你仆人的礼品。”16厄里叟回答说:“我指着所奉事的永生上主起誓,我绝不接受。”纳哈曼虽然再三逼迫他,厄里叟仍然予以拒绝。⑥17纳哈曼又说:“你若不肯,至少让人给你仆人两个骡子所能驮的土,因为你的仆人,除给上主献祭以外,再不愿给别的神献全燔祭和牺牲。⑦18但有一件事,愿上主宽恕你的仆人,就是当我的主子进入黎孟殿宇,在那里下拜时,向来扶着我的手臂,这样我也在黎孟殿宇随着屈身。我在黎孟神的殿宇屈身时,愿上主在这一件事上宽恕你的仆人。”先知对他说:“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⑧

19纳哈曼离开他不远,20天主的人厄里叟的仆人革哈齐心里想:看哪!我的主人如何爱惜这个阿兰人纳哈曼,连他赠送的礼都不接收,我指着永生的上主起誓,我要追他去,向他要点什么。21革哈齐果然追赶纳哈曼去了,纳哈曼见有人在后面追赶,就从车上下来迎接他,问他说:“都平安吗?”22他回答说:“都平安。我的主子打发我来告诉你说:刚才有两个先知的弟子从厄弗辣因山地到我这里,请你给他们一塔冷通银子和两身衣服。”23纳哈曼回答说:“请你拿两塔冷通吧!”再三逼着他,将两塔冷通银子,放在两个布袋里,并把两身衣服交给他的两个仆人,他们在他前面拿着;⑨24到了曷斐耳,革哈齐就从他们手里接过这些东西来,藏在家里,就辞别了他们,他们就走了。25然后革哈齐到他主人那里去,站在他的面前,厄里叟问他说:“革哈齐,你从哪儿来?”他回答说:“你的仆人没有到那里去。”⑩26先知对他说:“那人从自己的车上下来,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灵岂没有跟你去吗?好吧!你收了银子,当然能够准备衣服、阿里瓦园、葡萄园、牛群羊群和仆婢;27可是纳哈曼的癞病要附在你和你后代人的身上,直到永远。”那时革哈齐从他面前出去,就患了癞病,身白如雪。⑪

                             

①“上主曾藉纳哈曼使阿兰人获得胜利”,虽然阿兰人不恭敬真天主,天主也照顾他们,所以各国的兴衰都全是天主的作用(亚9:7)。纳哈曼并因了他的癞病,认识了真天主。

②按希腊译本,本节应译作:“她(纳哈曼的妻子)告诉自己的主子(即丈夫)去了,他又告诉了君王……”

③按当时的风俗,谁要去拜见先知,该当带着礼物去,纳哈曼所带的礼物特别多;有人以为是抄错了数字;有人以为是民间传述这段故事时,夸大了这个数目。

④为什么厄里叟没有亲自出来迎接纳哈曼呢?圣厄弗稜以为是为了躲避癞病人的不洁。阿拉丕德(C.Alapide)以为厄里叟的这样作法是为映大他的圣迹。按圣师们的讲解,若尔当河的水是暗示着告解圣事。“谁热心告解,他的灵魂必定复原而得洁净,如同一个才领过洗的小孩子一样。”(S. Bomaventura)

⑤阿巴纳就是现在的巴辣达河(Barada),法尔帕尔大概是现代所称的纳尔耳阿外河(Nahr el Arvai)。

⑥德敖多勒突斯说:“厄里叟在耶稣降生以前,就遵行了耶稣的命令: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参阅宗8:26.

⑦纳哈曼承认了唯一的天主,并且他以为惟独在伊撒尔的土地上才能妥善地恭敬朝拜他,所以他带去了两骡子所能驮的土,为的在那上面祭祀上主。这种思想固然带着一些多神的色彩,然而我们不能怪疑他,

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天主是神,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若4:23,24)

⑧黎孟或哈达得是阿兰民族所最敬畏的雷神。我们不能按新约的道理来批评先知的答复:“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因为在旧约中,信仰真天主的异民,除非成了选民的一部份外,天主让他们行一些带着迷信色彩的社会礼仪,在这事上我们应同圣保禄有一样的心理说:“法律原来一无所成!”(希7:19)。

⑨纳哈曼多给了革哈齐一塔冷通,并且又打发了两个仆人将银子和衣服送去。我们看到纳哈曼的这番厚意,我们不能不想到圣奥斯定的名言:“连圣经上记载的那些有善意的教外人……也使我们明白天主如何由各处各族召集他的圣民……哎!信友们的恶丧屡次使我们叹息说:羊栈之外有许多的羔羊,羊栈之内反有许多的财狼!”

⑩革哈齐虽然否认事实,然而不能欺骗一位有天主光照的先知。

⑪纳哈曼的癞病附在革哈齐和他的后裔的身上,天主也屡次这样地重罚妄用他圣宠的信徒。

第六章

章旨 1-7厄里叟使斧头浮出水面;8-23厄里叟设计使阿兰军队中计;24-33撒玛黎雅的被围和解围。

1先知的弟子们对厄里叟说:“看哪!我们在你这里所住的地方,为我们太窄小了。2不如让我们到若尔当去,每人拿一块木头,在那里建造我们的住宅!”他回答说:“你们去吧!”3有一人说:“请你也同你的仆人们同去!”厄里叟回答道:“我也同去。”4他就同他们一起去了。到了若尔当,他们就开始伐木。5正在伐木的时候,一个人的斧头掉在水里,他就喊叫说:“哎!我主呵!这斧子是借的啊!”6天主的人就问他说:“掉在哪里?”那人就指给他那地方看,先知就砍下一块木头,丢在那里,斧头就浮上来了。7先知就对他说:“你拿起来吧!”他就伸手拿起来了。①

8当阿兰王同伊撒尔打仗的时候,和自己的臣仆商议说,要在某某地方埋伏。9天主的人打发使者去见伊撒尔王,告诉他说:“你要小心,不要经过某某地方,因为阿兰人在那里有埋伏。”10伊撒尔王就打发探子去窥探天主的人所警告他的地方;他就提心防备,不只一两次。②11阿兰王对这件事,心中十分不安;就召集自己的臣仆,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谁在我们当中拥护伊撒尔王呢?”12有一个臣仆回答说:“我主大王,没有这样的人,只是伊撒尔中的先知厄里叟,把你在寝室里所谈的话,都告诉了伊撒尔王。”13王说:“你们去看看他在那里,我好打发人去捉拿他。”有人告诉他说:“他在多堂。”14王就打发了马匹,车辆和一支强大的军队往那里去,他们夜间到了,就围了城。15清早,天主的人的仆人起来,出门时,看见了军队车马围困着城,仆人就对厄里叟说:“哎!我主,我们怎么办呢?”16先知回答道:“不必害怕,因为保护我们的比保护他们的还多。”17厄里叟就祈祷说:“上主呵!请开启童仆的眼睛,使他看见吧!”上主开了童仆的眼,他就看见满山是马匹和火车围护着厄里叟。③18敌人们下到他那里的时候,厄里叟就恳求天主说:“求你打击他们,叫他们的眼睛昏花了吧!”天主果然按照厄里叟的话打击了他们,使他们的眼睛昏花了。19厄里叟对他们说:“你们的路不是这条路,你们所寻求的城也不是这座城,你们跟我来,我领你们到你们所寻找的那人那里去。”于是领他们到了撒玛黎雅。20他们进了撒玛黎雅,厄里叟说:“上主啊!开启这些人的眼睛吧!”他们看见他们自己是在撒玛黎雅城中。21伊撒尔王看见他们,就说:“我父啊!我要打击他们吗?”22先知回答说:“不可打击;至于你自己用弓剑俘虏来的,你可打击他们;至于这些人,你要给他们摆设筵席,使他们吃喝,而后回到他们的主人那里去。”④23君王就给他们设了盛宴,他们吃了喝了,王就打发他们回去,他们就回到自己的主人那里。此后阿兰土匪,再没进入伊撒尔地域抢掠。24这些事过去以后,阿兰王本哈达得聚集了他的一切军队上去攻打撒玛黎雅。⑤25被围困的撒玛黎雅内的饥馑是那样凶,甚至一个驴头要值八十协刻耳;一卡步的四分之一的豆荚,要值五十协刻耳。⑥26当伊撒尔王在城上走过的时候,有一个妇人向他喊叫说:“我主,大王!救救我吧!”27他回答道:“假使上主不来救助,我从何处帮助你?是从禾场呢,还是从酒醡?”28王又问她说:“你要什么?”她回答说:“这个女人给我说过;把你的孩子给我,我们今天吃他,明天可吃我的孩子。29于是就将我的孩子煮着吃了。第二天我对她说:把你的孩子拿来,我们吃吧,可是她把她的孩子藏起来了。”30王听见这样的话,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他在城墙上走过,民众们都看见在他的长衣内,靠身所穿的苦衣。31又说:“如果霞法特的儿子厄里叟的头今天还存在他身上,愿天主重重地罚我!”⑦32厄里叟却在自己的屋里同周围的长老们坐着,王就打发一个伺候他的人前去,使者还未来到,厄里叟就对长老们说:“看!这凶手的儿子打发人来要斩我的头颅,你们看看,若使者来到,把门关上而且关得紧紧地;你们没听见他后面是他主人的脚步声吗?”⑧33先知还同他们谈着话,君王已经来到,对他说:“这种灾祸是由上主而来的,我还能由上主那里盼望什么呢?”⑨

                             

①因为先知的弟子数目增多了,所以她们到若尔当河岸去盖一座新院舍,这一段告诉我们,他们师生彼此多么起敬起爱,厄里叟为了一个借来的斧头显了一个圣迹,这是教训他的徒弟们明白,天主怎样也在平常的小事上照顾世人。吾主耶稣在圣经上说过:你们的头发都被数了!

②厄里叟几次知道了阿兰怎样行动,就几次告诉伊撒尔准备应付。

③火表示天主的存在,马和车暗示天主的力量,这些象征都是现明天主的照顾,无怪乎坚信天主的信徒,一遇到困难就说:“虽有千万人围攻我,我也毫不畏惧。”(咏3:7)

④掳去这些阿兰人来的,不是伊撒尔王,而是雅威;所以先知不许杀死他们,并且命他给他们摆设筵席,招待他们,如此他们不但承认上主的奇能,而且更宣扬了上主的仁慈,此后再也不敢攻击伊撒尔人。本节是按希腊和叙利亚两译本稍加修改的,原文作:“就是你用刀用弓所掳来的,你也不可杀击,何况这些人呢?”

⑤学者对本处的阿兰王和伊撒尔王是谁,意见不一,普通的一般学者以为:阿兰王是本哈达得第二,伊撒尔王是耶曷兰,但也有人以为是阿黑阿布。但无论怎样,本段所叙述的事与本章8-23节所叙述的事实,时间相隔很远。

⑥“豆荚”原文亦可译作“鸽子粪”;因为“鸽子粪”是“豆荚”的俗名。卜里尼犹斯(Plinius VIII,57.)讲述,当汉尼巴耳围困加撒里农城时,城中一只老鼠可值二百块钱(Ducenta denaria)。

⑦君王要杀厄里叟的原因,大约是因为先知奉上主的名预言了将许有奇迹拯救本城,然而这奇迹还未出现,百姓们已经困难之极。所以君王一听了那妇女的哀诉,心中以为厄里叟欺骗了他,所以发怒说要杀死他。

⑧君王先打发了使者去杀他,但后来他后悔了,所以又亲身来了。32,33两节所讲的事多话少,所以免不了有些模糊。

⑨君王很承认这些灾祸是上主的罚:“你们若不听从我,不遵守一切的命令……我必七倍加重你的刑罚,你们要吃你们的儿子的肉。”(肋26:14,28,29申28:53,57)。所以他说:“我还能由上主那里盼望什么呢?”君王的这一句话,吐露出他的失望与盼望的两种矛盾心情:他看见了天主的诅咒已经来到他的百姓的身上,就知道天主已与伊撒尔作了对(肋26:17),那末,还有什么希望呢?但,另一方面,他还怀着一种希望的心情,他知道“上主是仁慈施惠的天主,富有忍耐慈爱与忠诚”(出34:7),所以在下一章叙述天主怎样又记忆眷顾和安慰了伊撒尔。

第七章

章旨 1-2厄里叟预言第二次撒玛黎雅必定解围。3-9癞病人发觉阿兰军队撤退。10-13癞病人报告喜讯。14-17君王遣发马兵出城探看;先知预言王臣的死及其应验。18-20总结:先知的话都是一一应验。

1厄里叟说:“请你们听上主的话,上主这样说:明天这个时候,在撒玛黎雅的城门口。一色阿上等面粉值一协刻耳,两色阿大麦也值一协刻耳。”①2王所扶着的那位军官,回答天主的人说:“即使上主开了天上的闸,也不能有这事。”先知对他说:“你必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得吃。”②

3在城门口有四个患癞病的人,他们彼此说:“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等死呢?4我们若说,到城里去吧,看,城里有饥荒;若留在这里,必定要死,不如起来到阿兰营盘里去,假使他们让我活着,就活,假若杀死我们,就死。”5于是晚上起来到阿兰人营盘那里去了,到了营盘的边界,看哪!那里一个人也没有。6因为上主使阿兰营盘里听见车辆、马匹、强力军队的喧嚣声;所以他们彼此说:“看哪!伊撒尔王雇了赫特诸王和埃及诸王来攻击我们。”③7所以他们到了晚上就起身逃跑,抛下马、驴和营帐,只顾逃命。8那些癞病人到了营盘边界,进了一座营帐,吃了喝了,又将那里所有的金、银和衣服拿去,收藏起来,以后又回到别的一座营帐里去,也拿去了里面的东西,收藏起来。9以后他们彼此说:“我们做的不大合理,今天是报喜讯的日子,我们反倒不作声,若到早晨仍不作声,我们也许被视为有罪,所以如今我们去报告王家吧!”④

10所以他们就去喊叫守城门的,对他们说:“我们到阿兰营盘那里去了,看,一个人也没有,一个人的声音也听不见,只有拴着的马和驴,营盘还是如先前一样!”11守城门的就到王家报告这种消息;12君王夜间就起来对自己的臣仆说:“我要告诉你们阿兰人对我们所作的是什么事,他们知道我们饥荒,所以离开了兵营到田野里去隐藏起来。他们必定说:伊撒尔人出城的时候,我们就活活的捉住他们,以后可得进城。”13有一个臣仆回答说:“从这里剩下的马匹可牵出五匹;马匹和在此剩下的伊撒尔群众是一样多!不论如何,他们是会死的,我们且打发人去窥探窥探。”⑤

14于是取了两辆车和马;王派他们去追随阿兰军说:“你们去探探!”15那些人跟随阿兰人的足迹直到若尔当河。看!满道都是阿兰人逃跑时丢下的衣服和家具;使者遂回来报告君王。16众人就出来抢掠阿兰人的营盘,正如上主所说的,一色阿细面值一协刻耳,两色阿大麦值一协刻耳。17王就派定他所扶着的那位军官看守城门口,可是民众在门口将他践踏了,他就死了,正如天主的人在王下来见他的时候所说的。

18那时天主的人对君王说:“明天这个时候,在撒玛黎雅城门口,一色阿细面会值一协刻耳,两色阿大麦会值一协刻耳。”19那军官回答天主的人说:“即使上主开了天上的闸,也不能有这事。”先知回答他说:“看哪!你必亲眼看见,可是你不得吃。”20这事果然来到他身上,百姓在门口践踏了他,他就死了。⑥

                             

①“色阿”是衡量名,等于一厄法的三分之一。

②“天上的闸”,据希伯来人的想像,天上有一个很大的蓄水池(创1:7咏104;3,13;148:4),天主一拉开水闸,雨就降下(创7:11;8:2拉3:19)。军官说这话的意思是:纵然天上下粮如同下雨一样,先知的话也不能成就,但是天主罚了这种没有信心的人。

③上主使阿兰军队听到大军来临的声音,他们就以为是敌人到了,所以就拔营逃跑了。赫特人是住在幼发拉的和肋翁忒斯两河之间的人(参阅苏第一章注二)。有的学者以为此处的埃及人,不是埃及大帝国,而是一个离赫特地不远的民族,在原文上,他的名字与埃及的名字相仿,即慕斯黎(Musri),但事已不可考。

④格洛齐犹斯(Grotius)注释:“好国民应当报告有利于国家的事。”

⑤本节的话,连在原文上也有些模糊,意思是说:人和马无论怎样也是该死,或在城里饿死,或在城外被敌人杀死,所以不如按癞病人所报告的打发他们去探看探看。

⑥后三节或许是后人加添的,为使人更注意天主怎样罚了不相信他的人,列王纪释义的誓反教作者说:“以利沙的意思是耶和华要罚王的军官以至于死,因他不信,这可以知道以利沙对于上帝的观念,是不健全的,这故事的内容也不尽实。”这种的断言在该书上遇到的不少;但我们要问:谁限定了我们,因为事情不合于现代的观念而就否认它的真实性呢?谁告诉了我们厄里叟对于天主的观念不健全呢?又有什么根据呢?只要我们承认旧约的精神和法律与新约的精神和法律大不相同,对于类似的问题,又有什么疑难呢?保禄宗徒对于这事给我们说过不只一次,教父们和圣师们也早已说过,在旧约的时候,虽然他们的罪恶似乎不算很大,然而天主惩罚了他们,但这种现世的惩罚,并不一定包含着永远的惩罚,这种的惩罚为别人是有极大的利益的;也表现出天主的仁慈和天主的威严,天主的照顾是完全适合于人类的时代与环境的,这都是圣奥斯定和金口若望所说过的,并且还有许多非公教著名学者,也抱着这种思想。

第八章

章旨 1-6君王将家产归还秀能的妇女。7-15厄里叟预言哈匝耳将要篡位。16-24约兰为犹大王。25-29阿哈则雅为犹大王。

1厄里叟曾对他复活过她的孩子的那位妇人说:“你和你的全家起身到你能住的地方去住,因为上主已决定这地方有七年饥馑,不久就要来临。”①2那妇人就起身,照天主的人对她所说的话作了;她同她的全家就走了,旅居在培肋协特人的地域中七年之久。3过了七年,这妇人就从培肋协特人的领域回来,为自己的房屋和田地,往君王那里求助。4那时君王正与天主之人的仆人革哈齐谈话,说:“你把厄里叟所作的大事对我讲一讲。”5仆人正给君王讲论先知如何复活过死人,恰巧厄里叟曾救活她孩子的那位妇人,为自己的房屋和田地,来求助于君王;革哈齐就说:“我主大王!这就是那妇人,这就是他的孩子,即厄里叟所复活的。”6王问那妇人,她就将那事告诉君王;此后王就为他派定一个宦官说:“凡属她的,以及从她离开本地直到今日,田间所生产的,你都要归还她。”②

7当厄里叟来到达默协克时,阿兰王本哈达得正在患病,有人告诉他说:“天主的人到了这里。”③8王就对哈匝耳说:“你拿礼物去迎接天主的人,托他求问上主我这病能治好吗?”9哈匝耳就带着四十匹骆驼,满载着达默协克上等的礼品迎接他去了;到了那里,就站在他面前对他说:‘你的孩子,阿兰王本哈达得派我到你这里来问你:“我这病能治好吗?”④10厄里叟回答他说:“你回去告诉他说:能治好,但是天主指示我,他必定要死。”⑤11厄里叟定睛注视哈匝耳,直到他觉得羞愧,天主的人就哭了。12哈匝耳问说:“我主,你为什么哭呢?”他回答说:“因为我晓得你将如何苦害伊撒尔子民,你将燃烧他们的堡垒,用刀剑杀死他们的青年,摔死他们的婴儿,剖开他们的孕妇。”13哈匝耳回答说:“你的仆人不过只是一条狗,他怎么会作这样的大事?”厄里叟回答说:“上主使我看见,你要作阿兰王!”14哈匝耳离开了厄里叟,回到自己的主人那里。王就问他说:“厄里叟对你说了什么?”他回答说:“他说:你能治好。”15可是第二天他拿了被子,浸在水里,蒙在王的脸上,这样王就死了,于是哈匝耳替他作了王。16阿黑阿布的儿子耶曷兰为伊撒尔王第五年,约霞法特的儿子约兰开始作犹大王。⑥17他登基的时候是三十二岁,他在耶路撒冷为王八年。16他走了伊撒尔诸王的路,作了阿黑阿布王家所作的,因为他娶了阿黑阿布的女儿为妻,作了上主视为恶的事。19可是上主因了自己仆人达味的缘故,不肯消灭犹大;因为曾应许达味,要时常留给他及他的子孙一盏灯。⑦20约兰年间,厄东人脱离犹大的统治,而自己立王;⑧21约兰就率领战车到匝希尔去。夜间起来攻打那围困他的厄东人和那些车长,民众就逃到他们自己的帐幕去了。22这样厄东人不服从犹大直到今日。那时里贝纳也背叛了犹大。23约兰其余的事迹,及他所作的一切,每一件事都写在犹大列王实录上。⑨24约兰与他的祖先同睡,葬在达味城里的祖茔里,他的儿子阿哈则雅替他为王。

25阿黑阿布的儿子耶曷兰为伊撒尔王第十二年,约兰的儿子阿哈则雅开始作犹大王,26他登基的时候才二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为王一年,他的母亲名叫哈塔肋雅,是伊撒尔王曷默黎的孙女。27他走了阿黑阿布王家的路,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完全如阿黑阿布的家一样,因为他是阿黑阿布的女婿。28他同阿黑阿布的儿子耶曷兰往辣摩特基耳哈得去攻打阿兰王哈匝耳,阿兰人在那里打伤了耶曷兰。29为治疗在辣摩特与阿兰人打仗时所受的伤,耶曷兰就回到了依则勒黑耳,犹大王约兰的儿子阿哈则雅,因为阿黑阿布的儿子耶曷兰害病,就下到依则勒黑耳去看望他。⑩

                             

①在这里所讲的饥馑与第四章八节到三十七节的饥馑相连,“七年的饥馑”按希伯来的语气就是一个相当长的凶馑。此时厄里叟的仆人还未患癞病。

②“以及自他离开本地直到今日,田间所生产的。”就是那几年荒年之中所产生的东西的价值。妇人的田地,也许是君王没收了,所以君王能够任意归还。

③厄里叟到达默协克去,是为实行厄利亚所托于他的事情,即宣布哈匝耳为阿兰王(列上19:15注五)。因为他从前治好了纳哈曼的癞病,所以他的名声,传遍达默协克,这也就是阿兰王所以厚待他的理由。

④“四十匹骆驼”是为显出君王的富厚。霞尔丁(Chardin)说:在近东地方,送礼的时候,五十匹骆驼所驮的东西,用一两匹就可以担负了。哈匝耳是本哈达得的家宰或元帅,霞耳玛讷色尔第二的碑文上也提到了哈匝耳为达默协克王的事情,参阅总论第四章。

⑤先知对哈匝耳说出两件相反的事:一是君王的疾病能好,可是上主启示先知君王必定要死;一是他要杀害君王。当厄里叟说出这项预言的时候,以上主的眼看见了哈匝耳将来要实行的恶事,所以定睛看他,直到哈匝耳觉到惭愧(民3:25)。哈匝耳不但要杀害他的君王,而且也要苦害伊撒尔的子民,厄里叟见了那些凄惨的事,不得不如吾主耶稣在看到耶路撒冷将来的灾祸的时候(路19:41-44)双泪齐下了。

⑥从古以来,就有许多学者设法修改此节,有一些希伯来经卷,希腊通行本,叙利亚和阿刺伯译文以及一些拉丁通行本都把“约霞法特”一名删去。昆基(Quimchi)和厄瓦耳得(Ewald)译作:“犹大王约霞法特已经死了。”但也有许多学者保留玛索辣经文,以为约兰曾与他父亲一同执政几年之久。

⑦“一盏灯”即谓后裔,参阅:列上15:4;11:36撒下7:12-16。

⑧关于厄东人的事,这里20-22说的太少了,所以有些不清楚。按克忒耳(Kittel)和别的著名学者所说的,事情的经过是这样:起初达味占据了厄东(撒下8:13),到国家分裂以后,厄东服属犹大;虽然哈达得企图独立(列上11:14)但于百年后,约霞法特又制止了这种运动(列上22:47,48);约霞法特与摩阿布交战的时候,厄东人曾出兵助战(列下3)。但到约霞法特死了以后,约兰在位的时候,厄东又叛了,所以约兰出兵攻打厄东;但在这场战中,约兰大败,为保存战车起见,逃进匝希尔城,(这座城只在这里提到,位于何处,不详。)厄东军队就围困此城,约兰无法,只得夜间,不顾生死向外突围,但结果仍是失败。约兰只得逃生,不能顾及军队,所以军队溃散,因此厄东宣告独立。后来犹大王阿玛则雅(14:7)和哈匝勒雅(14:22)又攻打过厄东,但只能恢复一些失地,不能完全占领厄东。里贝纳位于拉基市之南,属于培肋协特(苏10:29;15:42;21:13)。

⑨约兰在位时,大约是自八四九到八四二。

⑩以前阿黑阿布曾设法取阿兰的辣摩特,但没有成功;这次耶曷兰又遭惨败。

第九章

章旨 1-10厄里叟遣发先知弟子敷耶胡为王。11-15耶胡谋叛;16-20伊撒尔王和犹大王被杀;30-37依则贝耳死亡。

1那时厄里叟叫了一个先知弟子来,对他说:“束上你的腰,拿着这瓶油,往辣摩特基耳哈得去;2到了那里,你要见尼默熹的孙子,约霞法特的儿子耶胡,你进去,叫他从他的同僚中起来,领他进一间内室里去。3然后拿起油瓶来倒在他的头上说:“上主这样说:我祝圣你为伊撒尔王,然后就开门跑出,不要迟延。”4于是那青年人,就是那先知的童仆,往辣摩特基耳哈得去了。5他走到的时候,诸位将军正坐着会谈,青年人说:“将军呀!我有一句话对你说。”耶胡问说:“我们中间,你要对谁说话?”他回答说:“将军,给你呀!”6耶胡就起来进了内室,那青年人就将油倒在他头上,并对他说:“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这样说:我祝圣你为上主的人民,依撒尔的王;7你要消灭你的主子阿黑阿布全家,我好为我的仆人先知和上主的一切仆人们的血向伊则贝耳复仇。8阿黑阿布的全家必要丧亡,因为我要从阿黑阿布剪灭一切的男性,不论他们在伊撒尔中是自由的或是当奴仆的。9我要使阿黑阿布的家如同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的家,又如阿希雅的儿子巴赫霞的家一样,10至于伊则贝耳,狗要在依则勒黑耳田间吞食她,没有人埋葬她!”说完了,开门就跑了。①

11然后耶胡就出来到了他主人的臣仆那里,他们问他说:“好消息吧!那疯狂糊涂人为什么到你这里来?”他回答说:“你们认识那人,也知道他说什么。”②12他们又说:“那是空话,你自己告诉我们吧!”他就说:“他如此如此对我说,又说,上主这样说:我祝圣你为伊撒尔王。”13那时他们各人急忙拿出自己的衣服,铺在上层台阶上,他的脚下,吹着喇叭喊说:“耶胡为王了!”③14这样尼默熹的孙子,约霞法特的儿子耶胡背叛了耶曷兰。耶曷兰曾率领伊撒尔民众把守辣摩特基耳哈得与阿兰王哈匝耳交战,15但是耶曷兰王在与阿兰王哈匝耳打仗的时候,因为被阿兰人打伤了,退到依则勒黑耳养伤,耶胡说:“若这事合你们的意,就不许任何人逃出城去,往依则勒黑耳报告消息。”④16耶胡就乘车往依则勒黑耳去了,因为耶曷兰躺在那里,并且犹大王阿哈则雅也已下到那里,去看望耶曷兰。17站在依则勒黑耳堡垒上的守兵一看耶胡的兵队来到,就喊叫说:“我看见了一支军队。”耶曷兰就下令说:“打发一个马兵去迎接他们说:平安吗?”⑤18马兵就去迎接他,对他说:“王问:平安吗?”耶胡回答说:“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到我后面去!”守兵就报告说:“使者到了他们那里,没有回来。”19耶曷兰打发第二个马兵去。到了他们那里说:“王问说:平安吗?”耶胡回答说:“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到我后面去!”20守兵又报告说:“他到了他们那里,也没有回来,车赶得很猛,很像尼默熹的孙子耶胡的赶法。”⑥21耶曷兰就说:“套车!”人遂套了车,伊撒尔王耶曷兰和犹大王阿哈则雅各自上了车出去迎接耶胡。在依则勒黑耳人纳波特的庄田遇见了他,22耶曷兰见了耶胡就问说:“耶胡啊!平安吗?”他回答说:“你的母亲依则贝耳的淫行邪术这样的多,还有什么平安?”⑦23耶曷兰一听这话,就转车逃走,对阿哈则雅说:“阿哈则雅,反了!”24耶胡就用手张开弓,射中了耶曷兰的脊骨,箭从心窝穿过,耶曷兰便倒在车上。25耶胡对自己的军长彼德卡尔说:“抬起他来,把他丢在依则勒黑耳人纳波特的庄田上。因为你要记得,当我们二人乘车随从他的父亲阿黑阿布时,上主就对他说了这种预言。⑧26上主说:昨天我看见了纳波特的血和他儿子们的血,我必要在这块庄田上报复你,上主这样说了,所以如今你要按照上主的话抬起他来,把他丢在这块田地里。”27犹大王阿哈则雅看见这事,就往贝特哈干路上逃去,耶胡追赶他说:“也将他射在车上!”果然在离依贝肋罕不远的古尔山坡上把他射伤了,他跑到默基多,就死在那里。⑨28他的臣仆把他放在车上,送到耶路撒冷,埋在达味城中自己的坟墓里,与他的先祖们同葬。29阿黑阿布的儿子耶曷兰在位第十一年,阿哈则雅开始作犹大王。⑩30耶胡来到依则勒黑耳,伊则贝耳听见,就画眉梳头,从窗户里向外观望。31耶胡进门的时候,她说:“杀死主人的齐默黎,你平安吗?”⑪32耶胡举目向那窗户里观望,说:“谁拥护我?谁?”两三个宦官就从窗户里向他示意。33耶胡就说:“把她推下来!”他们就把她推下来;她的血,溅在墙上和马上,马就践踏了她。34耶胡就进去,吃了喝了,遂吩咐说:“你们去看看那可诅咒的女人,埋了她,因为她是君王的女儿。”35他们前去要埋葬她,但是除了头、脚和手以外,什么也没有找到。36仆人回去告诉耶胡,耶胡说:“这正如上主藉自己的仆人提协布人厄利亚所说的:狗在依则勒黑耳庄田上要吃伊则贝耳的肉。37依则贝耳的死尸要作依则勒黑耳田地的粪土,甚至人不能说,这是伊则贝耳!”

                             

①1-10节记载厄里叟怎样执行了天主吩咐厄利亚所作的第三件事情,就是给耶胡敷油,立他为伊撒尔王(列上19:15,16)。厄里叟把这件事,托给他的一个仆人,即一位先知的门生。辣熹(R.Rashi)以为这无名的门生,乃是本书14:25所提到的约纳先知。(但事不可考)。厄里叟要他的门生暗暗的给耶胡敷油,就如撒慕尔对撒乌耳和达味所作的一样,天主的人这样作法,只是为表明天主所拣选的新王是谁,而绝不能是厄里叟先知率领反叛阿黑阿布的家庭的党徒。耶胡这次革命,从开始便得到许多民人的支持,想来,必然是依赖了雅威主义的力量,然而对于耶胡所行的大屠杀案,先知们绝不能负着丝毫责任(欧1:3,4),因为耶胡好似天主手中所用的工具,用他来惩罚阿黑阿布全家崇拜偶像的重罪。圣经史书的作者把人的自由行为都归于天主的手里,天主要罚阿黑阿布全家,为履行此事,天主用了耶胡,就如日后用亚述,巴比伦,叙利亚惩罚自己的选民一样。但是这事的实行,却是由于耶胡的自由行动,这是一件奥妙的道理,有限的明悟是难以推测的。我们既知道天主是富有仁慈的,并且也是全知的,所以我们要相信他。”处置万物是依照尺度,数目与衡量的……惟恶人受他的正义所摒弃。(智11:21)。

②先知出神的时候,往往举动疯癫,因此军官们称厄里叟的门生为疯狂(撒上10:5;19:20-24)。“你们认识……也知道……”耶胡用这些话是为引起他同志们的求知欲。

③军官一听到厄里叟的门生给耶胡敷油,立他为王的消息,马上就预备了一个台子,或是叫他到房屋门前的台阶上,宣布他为王(参阅:若12:13玛21:8等)。14,15a两节似乎离了本题,所以13与15b相连。

④耶胡已经决定要歼灭阿黑阿布的家,所以用各样的方法,为避免耶曷兰知道在辣摩特所发生的事,18,19两节所记载的也是这种意思。

⑤“平安吗?”即谓有什么消息?战事的光景怎样?但有人解为:你率领军队来,是有好意吗?

⑥“车赶得很猛”(申28:28),有人译作:“赶得很慢。”

⑦“淫行邪术”是指着崇拜邪神而说的。

⑧在这里所记的纳波特的事与列上21大不一样,因为有一些在那里没有记载,作者在这里似乎应用了别的一种传说。从下一节我们可以知道,伊则贝耳不但杀死了纳波特,并且连他的儿子也都杀了。

⑨贝特哈干,含有“菜园之家”的意思,大约是在苏19:21所记载的恒戛宁,即如今所称的热宁(G nim)。依贝肋罕在编上6:55称为彼肋罕,就是现在的贝拉默(Belame),离热宁二公里远的一个村庄。古尔山坡,圣经上仅在此处见到,可是考古学家在塔纳哈克(Tanaach)的附近,找到了一块楔形文字的石碑,上面写着“古尔领域”。

⑩按8:25的记载是在第十二年上,这里可以看出另一种计算年代的方法,参阅总论第四章。

⑪伊则贝耳喊耶胡为齐默黎,齐默黎曾弑君篡位,然而只作了七天皇上,所以伊则贝耳也咒着耶胡的结局与齐默黎一样,但是事实并不这样。宦官很明白耶胡的意思,所以把她从窗上推了下来。下面所记载的,都是证明厄利亚的预言,怎样一句一句应验的(参阅列上21:23)。

第十章

章旨 1-11耶胡歼灭阿黑阿布的后裔;12-17杀死阿哈则雅的弟兄;18-27屠杀巴哈耳的先知和司祭们。28-36耶胡作伊撒尔王。

1阿黑阿布在撒玛黎雅还有七十个孩子,耶胡就从依则勒黑耳往撒玛黎雅写信,给那里的领袖、长老们、和阿黑阿布的孩子们的师保们说:①2“既然你们主人的儿子们、车辆、马匹、坚城、武器、都在你们那里,你们接到这信,3可以在你们主人儿子中间,选择一个贤能合适的,使他坐他父亲的宝座,并且可以为你们主人的家庭来打仗。”②4可是他们极其害怕,说:“看哪!两个王子都不能在他面前站得住,我们怎能站得住?”5因此家臣,邑宰,长老和师保们打发人到耶胡那里去。对他说:“我们是你的仆人,凡你吩咐我们的,我们都作,我们不选谁为王,随你的意去作吧!”6他就给他们写了第二封信说:“若你们随从我,肯听我的话,在明天这个时候,你们要带着你们主人家庭的孩子的头,到依则勒黑耳来见我。”那时王的七十个儿子都在绅士们的家里受教育。7他们收到了这封信,就将王的七十个儿子都杀了,把他们的头放在篮子里,送到依则勒黑耳耶胡那里。8一位使者来告诉他说:“他们将王太子们的头送来了。”他就下令说:“将它们放在城门口,分成两堆,直到明天。”9第二天早晨,耶胡出来,站着对民众说:“你们没有罪过!看!我反叛我的主人,将他杀死,这些人都是谁杀的呢?”10你们要知道,上主藉着他的仆人厄利亚关于阿黑阿布的家所说的预言,一句也没有落空,都成就了。”③11然后耶胡把在依则勒黑耳剩下的阿黑阿布家中的人,以及他的亲戚,家中的人和司祭们,完全杀掉了,一个也没有剩下。

12然后他起身往撒玛黎雅去,在路上,走过牧人贝特赫刻得的时候,④13遇见犹大王阿哈则雅的兄弟们,就问他们说:“你们是谁?”他们回答说:“我们是阿哈则雅的兄弟,如今下去问候王和王后的儿子们。”14耶胡就吩咐说:“活活地捉住他们!”仆人们就将他们活活地捉住,在贝特赫刻得井旁,将他们杀死,共计四十二人,一个也没留下。15从那里起身,又遇见勒加布的儿子约纳达布来迎接他;耶胡问候了他,对他说:“你的心对于我,如同我的心对于你那样诚恳吗?”约纳达布回答说:“是。”“若是的话,请你伸出你的手!”他就向他伸过手去。耶胡就拉他上车。⑤16对他说:“你同我一起来看,我对于天主如何热心。”于是他坐在车上,带他去了。17到了撒玛黎雅,就将撒玛黎雅阿黑阿布家中所余的人,照上主对厄利亚所说的,一一都消灭了。

18耶胡召集了全国民众,对他们说:“阿黑阿布事奉巴哈耳不够热心,耶胡将要更热心的事奉他。19如今你们去召集巴哈耳的一切先知,一切恭敬巴哈耳的人和所有的司祭们,领他们到我这里,一个也不要缺,因为我要向巴哈耳献一个很大的祭祀,若缺少了谁,谁就不得活着。”这原是耶胡的一种诡计,想消灭所有恭敬巴哈耳的人。20耶胡下令说:“你们要为恭敬巴哈耳开一个盛会!”他们就开了。21耶胡派遣人走遍全伊撒尔,凡恭敬巴哈耳的都来了,没有一个不来的,都来到巴哈耳的殿宇,巴哈耳的殿宇从这头到那头都满了。22然后对管衣柜的人说:“拿出衣服来,叫一切恭敬巴哈耳的人穿上。”那人就拿出衣服来,使他们穿戴。23然后耶胡和勒加布的儿子约纳达布进了巴哈耳殿宇,对恭敬巴哈耳的人说:“你们看一看,不可有雅威的仆人同你们在一起,只要恭敬巴哈耳的人。”24巴哈耳的虔敬者就进去献祭焚牲,耶胡就派定了八十个人在外面,对他们说:“谁若使我所交付于你们手中的一个人逃跑,他要为他偿命。”25祭祀完毕以后,耶胡就嘱咐卫兵和军官说:“你们进去乱杀吧!一个也不要让他跑出来!”他们就进去用刀剑杀死了他们,把他们的尸体丢出来,又进入巴哈耳殿宇的内室里去,26将巴哈耳殿宇里的神柱拉出来烧了,27并且推翻了巴哈耳偶像,折毁了殿宇,使它变成厕所,直到今日。⑥

28这样耶胡就从伊撒尔中铲除了巴哈耳,29但是他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就是耶胡舍不得离开在贝特耳和丹的那两头金牛。30上主对耶胡说:“既然你作了我所喜欢的,而对阿黑阿布家实行了我心中所想的,所以你的子孙必要坐在伊撒尔的宝座上直到第四代。”⑦31可是耶胡没有一心遵行上主,伊撒尔的天主的法律,他没有远离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32那时上主起始分裂伊撒尔,使哈匝耳侵犯伊撒尔的一切境界,33就是若尔当河东,属于戛得,勒乌本和默纳协的地方,就是基耳哈得全地,从靠近阿尔农河的阿洛耳城直到基耳哈得和巴商。⑧34耶胡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大事,及他的英勇,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35耶胡同他的先祖同眠,把他埋在撒玛黎雅。他的儿子约阿哈次替他作王。36耶胡在撒玛黎雅为伊撒尔王共二十八年。⑨

                             

①本节是依希腊通行本稍加修改的。“阿黑阿布……七十个孩子”,不一定都是他的亲生子,不过作者原意表示出来前伊撒尔王后裔的灭亡,其中一定也有阿黑阿布的兄弟们所生的孩子以及耶曷兰的孩子。

②耶胡打发的第一封信,是为看看京城的贵族们对于阿黑阿布王朝抱着什么态度。贵族们收到信后,大为惊慌,打发人去表示他们的服从心情,所以耶胡更肆无忌惮的打发了第二封信,命他们屠杀先王的后裔,这是旧约上最凄惨的一次屠杀。

③对于耶曷兰的死,耶胡没法,只得在依则勒黑耳民众面前负罪,然而对于这七十个王子的后裔,他不肯亲自负责,假冒上主的旨意(列上21:21)。这是历来霸王为掩饰自己雄心的一种方法(参阅:列下18:17-27)。

④“牧人贝特赫刻得”,即为牧人聚集的地方,大概是现在的贝特卡得(Beth-Kad),离热宁不远的一个小村,耶胡在这里又杀了犹大皇家的四十二个人,是因为他们与撒玛黎雅王家都有亲戚的缘故,可是这次屠杀的结果,对于他的本国十分有害,由于这次屠杀,腓尼基国(依则贝耳所生之地),和犹大国不但与他断了朋友的关系,并且彼此还有了仇隙,所以日后阿兰国能够任意的攻打孤立的伊撒尔,占据了若尔当河东的领土。

⑤关于勒加布会,请参见耶35.这会是勒加布所创立的,会员大都是勒加布的后裔,他们的会规是戒酒,不建房屋,不种葡萄园,没有田畦,没有谷种,只许住在帐幕内等等。因为按他们的思想,以为人民杂居一处,筑城营室,有碍于纯洁的雅威主义,所以他们戒绝农事,拥护游牧的生活。由此可见不但先知界反对巴哈耳和保护崇拜巴哈耳的阿黑阿布全家,并且勒加布运动也极力反对。狡猾的耶胡不但利用了先知界,并且也愿意利用勒加布的组织;所以一见了约纳达布,就请他上了自己的车,许给他要从撒玛黎雅铲除巴哈耳的崇拜。约纳达布也全心相信了他。

⑥17-27记载耶胡凶杀敬拜巴哈耳的人。这件事虽然按梅瑟的法律来评判,似乎是合法的,但在测透人心的天主眼里却是一种罪恶,因为他这次的屠杀并不是由于热爱上主的心情,而是一种政治上的阴谋。假设他实在热爱上主的话,为什么他不拆毁雅洛贝罕在贝特耳和丹所立的那两头金牛(29)?

⑦天主怎样给耶胡说了这些话,我们不知道。历代的治经学家都以为是天主遣发了厄里叟或别的一位先知报告给他的。

⑧耶胡为抵抗伊撒尔的老仇——阿兰国,与亚述国结了盟约。虽然亚述两次出兵攻打阿兰,但是成绩不佳,所以停战四五年之久;阿兰就乘此机会攻打了伊撒尔,夺了若尔当河东之地;按作者谈:这是天主的显罚。

⑨耶胡在位的年岁是从八四二到八一五,他是一位很勇敢很狡猾的一位君王,他创立了撒玛黎雅第四个王朝,亚述国的纪念物上也提到了他,参阅总论第四章。

第十一章

章旨 1-3哈塔肋雅作犹大的皇后。4-20立约阿市为王,哈特肋雅的死。

1阿哈则雅的母亲哈塔肋雅,见自己的儿子死了,就起来消灭了皇家的后裔。2然而约兰王的女儿,阿哈则雅的妹妹约协巴合将阿哈则雅的儿子约阿市从被杀的王太子中偷了出来,把他和他的奶妈藏在卧房里。没有让哈塔肋雅看见,这样就没有被杀。3哈塔肋雅掌管国家的时候,约阿市和他的奶妈藏在上主的殿宇里六年。①

4第七年,约雅达黑打发人叫众百夫长,加黎人队长和卫队队长来,领他们进入上主的殿宇,与他们立约,使他们在上主的殿里发了誓,就将王的儿子指给他们看。②5然后嘱咐他们说:“这是你们应作的事:安息日,你们在宫殿值班的三分之一,要去守卫圣殿,6……7在安息日从皇宫下班的那三分之二士兵,8每个手中要拿着刀剑保护君王:擅入防线的,就该死,君王出入,你们丝毫不要远离他。”③9百夫长就照着司祭约雅达黑所吩咐的办了,各自领着那些在安息日值班,与安息日下班的士兵到司祭约雅达黑面前;10司祭便将上主圣殿里所存的达味王的枪和盾牌拿出来交给了百夫长们。11卫兵手里各持刀剑,自圣殿南方直到北方,面对殿墙和祭坛排列着,保卫君王;12然后司祭将王的儿子领出来,将王冠和皇徽戴在他的头上,立他为王,并且给他傅油;在场的人都拍掌欢呼:“君王万岁!”④13哈塔肋雅听见民众的嚣声,就往民众那里去,进了上主的圣殿。14她看见王照例站在柱旁,唱歌的吹角的都站在君王两旁,全国民众欢乐吹号;哈塔肋雅就撕破了自己的衣服喊叫说:“反啦!反啦!”⑤15司祭约雅达黑就吩咐领兵的百夫长们说:“把她从行列里拉出去。跟随她的,也该杀死!”因为他曾有命令,不能在上主的圣殿内杀她。16于是众人就给她闪开路,她就从走到宫殿去的马门出去了,在那里被人杀死了。⑥17同时约雅达黑使百姓和君王与上主立约,使民众全属上主,又叫君王与民众立约。⑦18此后全国民众就到巴哈耳庙里去,将庙拆毁,将祭台推翻,把神像完全打碎,并将巴哈耳的司祭玛堂在祭台前杀死,大司祭又派了士兵保卫上主的圣殿。19又率领百夫长,加黎人,卫兵和全国民众请君王从上主的圣殿下来,从卫兵的门往宫殿里去了,到了那里,君王就坐在王座上。20全国民众都非常欢喜,全城也都平安,众人已将哈塔肋雅在宫殿那里用刀杀死。

                             

①哈塔肋雅是阿黑阿布和伊则贝耳的女儿(8:26),她一听见耶胡把犹大王家的四十二个人都杀了,遂起了篡位的野心,所以把达味的后裔都杀了,可是只有最小的太子约阿市被约协巴合救了出来,藏在圣殿里。约协巴合是前君阿哈则雅的妹妹,并且又是大司祭约雅达黑的妻子(编下22:11),所以很容易办成这事,大概是把约阿市藏在圣殿旁的一间小屋里(列上6:10)。

②加黎人就是撒下8:18;15:18列上1:30所说的革勒提人,他们是警卫士兵。第六节与第九节相合,所以有许多现代批评家,把此节与编下23:5.删去,原文作:“三分之一要在秀尔门,三分之一要在卫兵庭院的后门,这样把守王宫,拦阻闲人。”

③约雅达黑的目的是想把那守王宫的士兵都迁到圣殿来保护君王,为达到这个目的,他选定了安息日。因为这一天,照例士兵该当彼此换班;所以利用这个机会,来遮蔽朝廷的眼目。

④哈塔肋雅在犹大所起的革命,就如阿黑布和伊则贝耳在伊撒尔所行的一样,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宗教革命,他们想把伊民的宗教与巴哈耳的宗教合而为一,将纯洁的雅威主义推倒,他们以为这种混合的宗教更合于当时伊民的文化,更有助于国家的进化,然而雅威的宗教乃是一个狭意的唯一神教,唯一神教绝对不能容忍别的宗教存在,这是大先知厄利亚的道理,他说过:“你们踌躇不决要到什么时候,如果上主是天主就当随从上主,如果巴哈耳是天主,就随从他吧。(列上18:21)。既是这样,反感是不能不起的,所以在北国有先知界来反抗,在南国有大司祭约雅达黑。

⑤“王照例站在柱旁”一句,有人译作:“王坐在一座台子上。”“柱子”二字也许是指着圣殿的雅津和波哈次那两根柱子中的一根,(列上7:15-22)。

⑥“给她闪开路”,原文作:“伸手捉住了她”。今按许多学者的意见稍加修改。

⑦这里所结的约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宗教上的盟约,按这项盟约,君王与百姓应当约束自己遵守上主的法律:另一方面是政治上的盟约,这项盟约是领导百姓忠于达味的后裔,领导君王遵守王法(撒上8:11-22)。

第十二章

章旨 1-17约阿市为犹大王,修理圣殿。18-22哈匝耳攻取戛特,并威胁耶路撒冷,约阿市被杀。

1约阿市登极的时候才七岁。2他登极时,是在耶胡作王的第七年,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四十年之久,他的母亲是贝尔协巴黑人,名叫漆贝雅。3司祭约雅达黑教诲他的时期内,约阿市行了上主视为正义的事;4但高丘没有铲除,百姓仍然在高丘上献祭焚香。5约阿市对司祭们说:“凡在圣殿为圣物所献的钱,不论是每人当献的,或乐意献给上主的殿中的,6每位司祭可从他们相识的人中接受,可是他们当修理圣殿所有破坏的地方。”①7但是直到约阿市作王第二十三年,司祭们还未曾修理圣殿破坏的地方。8因此约阿市召来大司祭约雅达黑和其他的司祭,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修理圣殿破坏的地方?从今以后,你们再不可由你们相识的人中收钱了,你们应将钱交出来,用以修理圣殿破坏的地方。”9司祭们同意将来再不接受民众的钱,也不管修理破坏的地方。10于是大司祭约雅达黑拿来一个箱子,在盖上挖了一个窟窿,放在祭台的旁边,就在上主圣殿入口的右边,看守殿门的司祭,将献于圣殿的一切银钱,放在里面。11几时他们发觉箱子里的钱多了,王的秘书和大司祭就上来,将上主圣殿里所有的钱数一数包起来。12他们把秤好了的钱,交给那些监督圣殿工作的人,这些人再传给修理上主圣殿的木匠和工人,13并且发给瓦匠,石匠,买木料和方石,用以修补上主圣殿破坏的地方,以及作为修理圣殿各种工作的用途。14圣殿内所献的钱并没有为制造银盘,腊剪,盒子,喇叭,或别的银的和金的器皿使用,15因为都交给工人们修理上主圣殿的用途了。16也并不向把钱交给他们而付给工人的那些人算账,因为他们办事忠实。②17所献的赎愆祭和赎罪祭的钱,不归于上主的圣殿,而全归于司祭。③

18那时阿兰王哈匝耳上去攻打戛特,并且也攻取了;然后就面向耶路撒冷而去。④19因此犹大王约阿市就将他的祖先犹大王约霞法特,约兰,和阿哈则雅所奉献为圣的物,并他自己奉献为圣的,以及在上主圣殿内和王宫内的府库里所贮的金子,都拿出来,送给了阿兰王哈匝耳,于是他就远离了耶路撒冷。20约阿市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事业,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21然后他的臣仆起来组党,在约阿市从息拉下到米罗去的时候,把约阿市杀死,⑤22杀死他的是他的臣仆熹默哈特的儿子约匝加尔和芍默尔的儿子约匝巴得。有人将他埋在达味城里,与他的先祖同葬。他的儿子阿玛责雅替他为王。⑥

                             

①自从建立圣殿直到如今,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年左右,所以自然有一些地方破坏了,需要修理,并且按编下24:7的记载,哈塔肋雅的儿子们拆毁了圣殿,并将雅威圣殿内的圣物献给了巴哈耳,所以需要整理。约阿市起初将这事托于司祭们,但后来发觉这种办法有些不便,。所以又指定一委员会,管理这项修理圣殿的工作,第五第六两节不十分清楚,似乎君王将献仪分成三类:一、“为圣物所献的钱”(参见列上15:15),即那些离耶路撒冷很远的人,献牲口或器皿很不方便,所以将那应献之物卖掉,将钱送到圣殿里去的献仪;二、是户18:15,16所记载的献仪;三、是出30:12等处所记载的献仪。“每位司祭从他相识的人……”这句话是暗示每位司祭应在自己的本城内宣布修理圣殿的谕旨,赖以募捐金钱。有不少的学者将这两节的原文加以修改,将修理圣殿款项的来源分成两类:一是由到圣殿崇拜的人按数缴纳的;二是由民众自由捐助的。

②从8到16节记载修理圣殿的手续,现代的批评学家,都异口同声的归罪于当时的司祭们。旧约的先知们也屡次责斥过他们,可是因为经文有些暗昧,非公教的卡伊耳博士和其他学者,都以为在本章内并没有找到司祭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卡伊耳等的意见也许由于过余袒护司祭们而来的。

③关于赎愆祭和赎罪祭的钱,请参阅肋5:13-18户5:8肋6:26-29。

④戛特原是属于培肋协特的一座城,但是至少在勒哈贝罕时(编下11:8)这地便属于犹大版图。约阿市时,这地是属犹大,还是属于培肋协特,我们不能知道。哈匝耳不但从伊撒尔国夺取了基耳哈得地带,并且也骚扰了犹大(参阅编下24:23.24)。

⑤本节内的息拉是不易解说的,有人以为息拉是希伯来文默息拉(Mesilla)的简写,而译作道路;有人以为息拉应读为息罗,此地离耶路撒冷不远;还有许多学者把本名改为熹罗(苏18:1;21:1民18:31撒上1:3等)。关于米罗,参见列上9:15撒下5:9。

⑥约阿市被杀的原因,按编下24是因了先知则加肋雅的被杀,在编年纪内所记载的,杀君王者的名字与此处不一样。约阿市在位的年数是由八三六至七九七,他死后埋在达味城里,但没有埋在犹大列王的祖茔里。

第十三章

章旨 1-9约阿哈次为伊撒尔王。10-13耶曷阿市为伊撒尔王。14-21厄里叟先知去世。22-25上主怜恤伊民。

1阿哈则雅的儿子约阿市作犹大王第二十三年,耶胡的儿子约阿哈次在撒玛黎雅为伊撒尔王,在位十七年。①2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随从了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总没有远离它;3因为上主向伊撒尔发了大怒,时常将他们交在阿兰王哈匝耳的儿子本哈达得的手里。②4约阿哈次便恳求上主,上主就俯允他,因为他看见阿兰王如何压迫了伊撒尔。5上主就赐给伊撒尔一位拯救者,他们就脱离了阿兰的手。于是伊撒尔子民,就安居在自己的帐幕内像从前一样。6然而他们仍没有远离那雅洛贝罕家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仍然去行,并且撒玛黎雅的阿协辣仍旧存在。③7哈匝耳没有给约阿哈次留下别的军队,只留下了五十马兵,十辆车和一万步兵,因为阿兰王践踏他们如同禾场上的灰尘。④8约阿哈次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大事,及他的英勇,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9约阿哈次与自己的列祖同眠,埋在撒玛黎雅。他的儿子耶曷阿市替他为王。

10犹大王约阿市在位第三十七年,约阿哈次的儿子耶曷阿市开始在撒玛黎雅为伊撒尔王,在位十六年。⑤11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丝毫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他始终走这条路。12耶曷阿市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事,以及在攻打犹大王阿玛责雅时他所表现的英勇,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⑥13耶曷阿市和他的先祖同眠,雅洛贝罕坐了他的王位,耶曷阿市与伊撒尔列王同葬在撒玛黎雅。14当时厄里叟患了致死的病,伊撒尔王耶曷阿市下来看他,在他面前哭着说:“我父!我父!伊撒尔的战车!伊撒尔的战车!”⑦15厄里叟对他说:“你去拿弓和箭来!”他就拿了弓和箭来。16先知对伊撒尔王说:“你用手拿起弓来!”他就用自己的手拿起来,厄里叟就把自己的手放在君王的手上,17说:“开那朝东的窗户!”他就开了。厄里叟吩咐说:“射箭!”他就射箭。厄里叟说:“这是上主的胜利箭,是战胜阿兰的箭,你将要在阿斐克击败阿兰,直到将他们灭尽。”18厄里叟又说:“拿几支箭来!”他就拿了箭来,然后先知对伊撒尔王说:“你打地吧!”他打了三次,就止住了。19天主的人向他发怒,对他说:“假令你向地击打五六次,你必能攻打阿兰人直到灭尽他们;但如今你只能打败阿兰人三次。”20厄里叟死了以后,人将他埋葬了。第二年,有一群摩阿布土匪来侵犯国土。21那时有些人正葬死人,忽然看见这一群土匪,他们就把死尸扔在厄里叟的坟墓里,就走了,那死人碰着厄里叟的骨骸,就复活站起来了。⑧

22约阿哈次年间,阿兰王哈匝耳压迫了伊撒尔人。23但上主恩待了伊撒尔人,怜恤他们,因上主与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所立的盟约,迥顾他们,不愿消灭他们,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把他们从自己的面前抛弃。⑨24阿兰王哈匝耳死后,他的儿子本哈达得替他作王。25约阿哈次的儿子耶曷阿市从哈匝耳的儿子本哈达得手里,又夺回了他父亲约阿哈次打仗时所失了的那些城;耶曷阿市打败了他三次,克复了伊撒尔的城邑。⑩

                             

①约阿哈次自八一四作王直到七九八。

②本节所提到的本哈达得是本哈达得第三。第4-6三节内有不少的难题,所以一些学者以为是后来所加的注解。然而还有一些学者把现下所有的次序更改如下:3,7,4,5,6。在第五节上所说的“上主就赐给伊撒尔一位拯救者”大概是指着雅洛贝罕第二所说的(14:25-27)。

③此处所提到的阿协辣,大概是阿黑阿布作王时所立的(列上16:33)。

④按亚述石碑上的记载,伊撒尔国在阿黑阿布时代,有二千辆战车,然而如今阿兰王给他留下的,只有十辆,从此可见伊撒尔的困难了。参阅总论第四章。

⑤耶曷阿市作王的年数是由七九八到七八三。

⑥耶曷阿市和阿玛责雅所打的仗,记载在14:8-14,耶曷阿市的结局也记载在14:15.这里的记载也许是后人加的旁注。

⑦耶曷阿市哀哭厄里叟,就如昔日厄里叟哀哭他的老师厄利亚一样(3:12)。这位爱国的先知真如伊撒尔的雄壮战车与马队,君王怎能不痛惜呢?厄里叟在死之前表示了他爱国的心肠,实行了一种象征的行为,命君王向地射箭,若君王继续射箭,则可将阿兰的势力完全消灭。然而君王只射了三次,所以只可得到三次胜利。从前伊民曾在阿斐克打败了阿兰人,因为上主替他们打了仗(列上20:26-34),将来伊民也要因上主的协助再三地战胜阿兰。向敌人的领土中射箭就等于宣战(参阅味吉尔伊泥易德9:52,53)。

⑧坟墓是在一座山或一块磐石的侧面凿成的一个石洞,把死者用席卷好,安放在里面,然后用一块大石盖住洞口。天主藉先知的骨骸复活了一个死人,是为表示天主如何尊重先知,同时也教训我们该当如何恭敬圣人的遗体。德训篇的作者赞颂厄里叟说:“厄利亚已为火云所卷藏,但是厄里叟却有他全部的精神,他在世时不怕任何君王,没有人能用威权屈服他,为他没有不可能的事,连他的尸首也行奇迹,他生时行了奇迹,死时也施行奇事。”(德48:13-15)

⑨由此节看来,撒玛黎雅尚没有失陷,还是天主施行仁慈的时候。

⑩请读者将约兰和耶曷兰,约阿市和耶曷阿市分别清楚,因为这些名字,在原文上大体都是一样。耶曷阿市打败了阿兰三次,正符合厄里叟的预言。

第十四章

章旨 1-7阿玛责雅为犹大王。8-17伊撒尔和犹大交战。18-22阿玛责雅被杀。23-29雅洛贝罕第二为伊撒尔王。

1约阿哈次的儿子耶曷阿市为伊撒尔王第二年,约阿市的儿子阿玛责雅开始作犹大王。

2他登极的时候才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为王二十九年,他的母亲名叫约哈当,是耶路撒冷人。3他行了上主视为正义的事,可是不如他的祖先达味;他父亲约阿市所作的一切,他也照样作了。4可是高丘未曾铲除,百姓仍旧在高丘上献祭焚香。5王位在他手中一经坚固,他就把杀死他父亲的那些臣仆杀死;6然而没有杀死凶手们的儿子,因按梅瑟法律书上主所吩咐的,说:“父亲不可为儿子连带处死,儿子也不可为父亲连带处死;人被判死刑应由于自己的罪过。”①7他在盐谷中杀死了一万厄东人,在打仗的时候攻取了色拉黑,给她取名叫约刻忒耳,直到今日。②

8那时阿玛责雅打发使者去见伊撒尔王耶胡的孙子,约阿哈次的儿子耶曷阿市,对他说:“你来,让我们彼此在战场上见面。”③9但是伊撒尔王耶曷阿市打发人对犹大王阿玛责雅说:“里巴嫩的荆棘打发使者对里巴嫩的香柏树说:将你的女儿嫁与我的儿子为妻吧!然而一只里巴嫩的野兽走过,践踏了这颗荆棘。④10你打败了厄东人,就心高气傲,你应以此为荣,安居在家好了,何必又要惹祸,惹得你和犹大人一同败亡呢?”11但是阿玛责雅不肯听从,因此伊撒尔王耶曷阿市就上去,在属于犹大的贝特协默市城和犹大王阿玛责雅相见了。12犹大王在伊撒尔面前吃了败仗,就各自逃到自己的帐棚去了。13伊撒尔王耶曷阿市在贝特协默市擒住了阿哈则雅的孙子,约阿市的儿子,犹大王阿玛责雅,并且将他带到耶路撒冷,又将耶路撒冷的城墙自厄弗辣因门到角门都打倒了,长四百肘。⑤14又将上主圣殿内和君王宫殿内的府库里所有的金,银和一切器皿,都拿去了,并且带走质人,回到撒玛黎雅。15耶曷阿市所行的其余事迹,和他的勇敢,并与犹大王阿玛责雅所作的战,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16耶曷阿市和自己的先祖同眠。与伊撒尔列王同葬在撒玛黎雅城内。他的儿子雅洛贝罕替他作王。⑥17犹大王约阿市的儿子阿玛责雅,在伊撒尔王约阿哈次的儿子耶曷阿市死后,又活了十五年。18阿玛责雅其余的事迹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19在耶路撒冷有人组党,想谋害他,他就跑到拉基市,但是党徒也打发人随他打了拉基市,在那里把他杀死。20然后把他的死尸载在马上,送到耶路撒冷,埋在达味城内与他的先祖在一起。⑦21那时犹大民众立了十六岁的哈则勒雅为王,代替他的父亲阿玛责雅。⑧22老王与他先祖同眠以后,他收回了厄拉特,仍归于犹大,而且重建了她。⑨

23约阿市的儿子阿玛责雅为犹大王第十五年,伊撒尔王耶曷阿市的儿子雅洛贝罕开始在撒玛黎雅为王,在位四十一年。24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丝毫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一切罪。25他收复了伊撒尔边境,从哈玛特关口直到哈辣巴海口,正如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藉着他仆人戛特赫斐尔人阿米泰的儿子约纳先知所说的。⑩26因为上主看见了伊撒尔的困难极苦:没有自由的,没有作奴隶的,也没有帮助伊撒尔的;27然而上主没有决意要从天下把伊撒尔的名涂抹了。所以就藉着耶曷阿市的儿子雅洛贝罕拯救了他们。28雅洛贝罕所作的其余事迹,及他所作的一切,和他在打仗的时候所表现的勇敢,以及如何克服了达默协克和属于犹大的哈玛特,使它们归于伊撒尔的事迹,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⑪29雅洛贝罕和他的先祖伊撒尔列王同眠了,他的儿子则加勒雅替他作王。⑫

                             

①这条法律见申24:16。

②此节只是犹大与厄东战争的一个简略,关于这次战争,在编下25有详细的记述。盐谷即死海的平原,如今成为耳哥尔(El Ghor),参阅撒下8:13,色拉黑就是磐石的意思,大概与希腊地质学家所称的比特拉(Petra)意思相同。

③犹大王向伊撒尔王挑战有两个原故:一、他要报复他与厄东交战时,伊撒尔士兵向犹大所行的屠杀案(编下25:13);二、他得胜了厄东以后,心里想如今正是脱离伊撒尔的势力而完全独立的时候。“彼此见面”即谓比赛比赛战力。

④从耶曷阿市的比喻里便可以看出来,伊撒尔怎样轻看犹大,由于比喻中有“将你的女儿嫁与我的儿子为妻”一句话,有些学者以为犹大王曾要求伊撒尔王的女儿嫁给他的儿子为妻,然而伊撒尔王拒绝了,所以阿玛责雅更呕气挑战。

⑤贝特协默市就是现在的阿因协默市(A n Shemash),位于耶路撒冷西北。厄弗辣因门,。大概就是现在的耶路撒冷达默协克门;“角门”就是位于城墙西北角上的门。

⑥这里的雅洛贝罕是雅洛贝罕第二,自七八三至七四三执政。他是伊撒尔列王中在位最久,政治上最享名的一个君王。在他作王的时候,阿兰国已经无力再来骚扰,亚述国正无能人,所以雅洛贝罕能利用这种难得的机会,将伊撒尔国的国土拓到撒罗满王所占领的领区,亚毛斯和欧瑟亚两位先知所写下的书,很使我们明白当时伊撒尔国的背景。

⑦阿玛责雅在位的年数是自七九七到七六九年,他和他父亲一样,被人所杀。拉基市位于哈匝西北,现在称为忒耳厄得杜威尔(Tell-ed-Duweir),从一九三三到一九三七考古学家发掘了她的旧址。

⑧哈则勒雅又叫作胡齐雅(编下26:1)。也许有两个名字。忒尼犹斯(Thenius)以为胡齐雅是军队给他起的名字,然而别的学者则以为他在登极的时候改了自己的名字。

⑨厄拉特位于红海的厄蓝湾,在撒罗满时属于犹大(列上9:26),大约当厄东人反叛犹大的时候,又失去此地(8:20-22),哈则勒雅一登极,便攻下此地,目的是在保护自己本国商业上的生命线。

⑩关于哈玛特参见列上8:65等;哈辣巴海亦名死海。阿米泰的儿子约纳也许就是十二位小先知中那位约纳。

⑪“属于犹大的哈玛特”一语,至今还是个谜。怎么位于北方边界的哈玛特而能属于犹大呢?学者意见纷纷,直到如今还没有一个妥善的解法,经文中恐必有误。

⑫按叙利亚译本,在“与列王同眠”之后应加“与伊撒尔列王同葬于撒玛黎雅”一句。

第十五章

章旨 1-7哈则勒雅为犹大王。8-16则加勒雅和霞隆为伊撒尔王。17-22默纳恒为伊撒尔王。23-26培卡黑雅为伊撒尔王。27-31培卡黑为伊撒尔王。32-38约堂为犹大王。

1雅洛贝罕为伊撒尔王第二十七年,阿玛责雅的儿子哈则勒雅开始作犹大王。①2他登极的时候,才十六岁;在耶路撒冷为王五十二年,他母亲是耶路撒冷人,名叫耶苛肋雅。3他行了上主视为正义的事,全像他父亲阿玛责雅所作的一样。4但是仍没有铲除高丘,百姓们仍旧在高丘上献祭焚香。5上主打击君王,使他患了癞病,直到他的死日,所以他就住在一所偏僻的房子里;那时王的儿子约堂管理家事,统治国民。②6哈则勒雅其余的事迹即他所行的一切,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7哈则勒雅与他的先祖同眠,与他的祖先同葬在达味城里,他的儿子约堂替他为王。

8犹大王哈则勒雅三十八年,雅洛贝罕的儿子则加勒雅在撒玛黎雅作伊撒尔王,在位六个月;③9他像他的先祖们一样,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丝毫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10雅贝市的儿子霞隆结党谋害他,在伊贝耳罕击杀了他,替他作王。④11则加勒雅其余的事迹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12这正应验了上主对耶胡所说的那句话:“你的子孙要坐在宝座上,直到第四代。”⑤13犹大王胡齐雅三十九年,雅贝市的儿子霞隆开始作王,他在撒玛黎雅作王一个月。⑥14那时戛狄的儿子默纳恒从提尔匝正到撒玛黎雅,在撒玛黎雅击杀了雅贝市的儿子霞隆,替他作王。15霞隆其余的事迹以及他怎样结党,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16那时默纳恒从提尔匝起始攻打提斐撒黑及其四境,因为他们没有给他开城门,所以击杀了城中所有的人,并剖开其中所有的孕妇。⑦

17哈则勒雅为犹大王第三十九年,戛狄的儿子默纳恒开始作伊撒尔王,在撒玛黎雅作王十年。18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一生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19那时亚述王缶耳侵犯国土,默纳恒为使他扶助自己保存王位,送给缶耳一千塔冷通银子。⑧20默纳恒向伊撒尔绅士们索取银子,每人要缴纳五十协刻耳送给亚述王,于是亚述王回去,没有在国内停留。21默纳恒其余的事迹以及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⑨22默纳恒与他的先祖同眠,他的儿子培卡黑雅替他为王。⑩

23哈则勒雅为犹大王第五十年,默纳恒的儿子培卡黑雅,开始作伊撒尔王,他在撒玛黎雅作王两年。24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丝毫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诸罪。25他的将军,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背叛了,结党谋害他,就同阿尔哥布和阿勒叶以及五十个基耳哈得人,在撒玛黎雅王宫的堡垒中把他杀死,杀了他以后,便替他作了王。26培卡黑雅的其余事迹,以及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

27哈则勒雅作犹大王第五十二年,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开始作伊撒尔王,在撒玛黎雅作王二十年。⑪28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丝毫没有远离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使伊撒尔陷于罪恶的罪。29当培卡黑为伊撒尔王时,亚述王提革拉特丕肋色尔来占领了希雍,阿贝耳贝特玛哈加,雅诺亚,刻得市,哈祚尔,基耳哈得,加里肋亚和纳斐塔里全地,并将这些地方的居民掳到亚述去。⑫30胡齐雅的儿子约堂作王第二十年,厄拉的儿子曷协亚结党谋害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就把他杀死,替他作王。31培卡黑其余的事迹,以及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伊撒尔列王实录上。

32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为伊撒尔王第二年,胡齐雅的儿子约堂开始作犹大王。

33他登极的时候才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为王十六年,他的母亲是匝多克的女儿,名叫耶鲁霞。⑬34他行了上主视为正义的事,完全像她父亲胡齐雅一样,35可是高丘仍没有铲除,百姓照常在高丘上献祭焚香;他建筑了上主圣殿的前门。⑭36约堂其余的事迹以及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37那时上主开始打发阿兰王勒斤和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去攻打犹大。⑮38约堂与自己的先祖同眠,与他的先祖同葬在他父亲达味的城里,他的儿子阿哈兹替他作王。

                             

①哈则勒雅在位的年数是自七六九到七三八,(瓦加黎)。

②“在一所偏僻的房子里”一句,有的译作“病房”,格罗斯忒曼(Klosrermann)稍加改正,而译作“他住在自己的屋里,但没有被隔离”。编下26:16-20说明哈则勒雅患癞病的原因,是因为他夺了司祭的职任,擅自登坛焚香,所以患了癞病。约堂与他的父亲一同执政,大约有十三年,这十三年当然该当从哈则勒雅在位的年数,或约堂在位的年数中减去,参阅总论第五章年代学。

③则加肋雅在位只有半年,大约是在七四三年内。

④“在依贝耳罕”(9:27)是希腊通行本上的正文‘玛索辣经文却作:“在人民跟前”,这定然是个错误。

⑤参阅10:30.

⑥胡齐雅就是哈则勒雅,参阅十四章注九。

⑦提尔匝就是伊撒尔国的京都(列上14:17);提斐撒黑是幼发拉的河近岸的一座城;但从上下文看来,这座城明明地是在南方,所以这座城该是塔普亚,位于厄弗辣因和默纳协的边陲(苏16:8;17:7);但希腊经卷仍保留原名。

⑧缶耳是提革辣特丕肋色尔第三,作巴比伦王后所改的名字(Tiglat-Pilesar III)。缶耳王立了一个石碑,上面刻有向亚述进贡的君王名单,其中也有默纳恒,参阅总论第四章。

⑨默纳恒在位的年岁是从七四二到七三七。

⑩培卡黑雅在位的年岁是从七三七到七三六。

⑪培卡黑在位的年岁是从七三六到七三二,所以“作王二十年”定是个错误,他在位不过五、六年。

⑫亚述王这次的出征是发生在七三二年,圣经上所记载的城名,除了位于祚尔以东的雅诺亚,即现今所称的雅奴(Janu)以外,全是若尔当河东北及基耳哈得领域。然而在亚述王的年鉴上,提革拉特丕肋色尔说:“我将曷默黎国的诸城予以吞并,归属我国……他们的人民也都被掳来!只给他们留下了撒玛黎雅。”这话定然是夸大的话。

⑬约堂在位的年数是从七三八到七三六;本节说他作王十六年之久的话,是因为他与他父亲一同执政十三年的工夫,参阅本章注二。

⑭圣殿庭院有两个大门,一个朝东一个朝南,约堂另开了一个朝北的门,即所谓的前门。

⑮阿兰与伊撒尔结盟,要一同去攻打亚述,也连络了犹大,但犹大不肯参加,所以阿兰王勒斤和伊撒尔王培卡黑攻打犹大去。(参阅16:5-9依7。)

第十六章

章旨 1-4阿哈兹为犹大王。5-9阿兰和伊撒尔攻打犹大。10-16在圣殿内另建一座新祭坛。17-20擅用圣殿内的宝器。

1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为王第十七年,约堂的儿子阿哈兹开始作犹大王。2阿哈兹登极的时候才二十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他没有如同他父亲达味一样行上主,他的天主视为正义的事;3却走了伊撒尔列王的路,按照上主从伊撒尔子民面前驱逐的异民所行的那种可憎的事,使他的儿子过了火。4并在高丘,山岭以及绿树下献祭焚香。①5那时阿兰王勒斤和伊撒尔王勒玛肋雅的儿子培卡黑上来攻打耶路撒冷,围困阿哈兹,可是没有克服他。6那时厄东王克服了厄拉特,把犹大人从厄拉特赶走,厄东人进了厄拉特,住在那里直到今日。②7阿哈兹打发使者去见亚述王提革拉特丕肋色尔,说:“我是你的仆人,你的儿子;请你来救我脱离阿兰王和伊撒尔王的手,因为他们正在攻打我。”8阿哈兹就将上主圣殿里和王宫府库所贮存的金银拿出来,送给亚述王作为礼品。9亚述王听从了他;亚述王就上到达默协克,占据了那地,将那里的居民掳到克尔,并把勒斤杀死。③

10阿哈兹王到达默协克去拜望亚述提革拉特丕肋色尔,他在达默协克看见一所祭坛,阿哈兹王就给司祭乌黎雅送去那祭坛的图案,样式和作法,让他照样作一个。11大司祭乌黎雅就按照阿哈兹王给他寄去的样式作了祭坛,阿哈兹王从达默协克尚未回来,司祭乌黎雅就按照阿哈兹王给他寄去的样式做了祭坛,阿哈兹王从达默协克尚未回来,司祭乌黎雅就把祭坛作好了。12君王从达默协克回来,看见那祭坛,就走近祭坛,并且上去;13在那座祭坛上又烧了他的全燔祭和他的素祭,奠了酒祭,并且在祭坛上也洒了和平祭的血。④14又将上主面前的铜祭坛,从上主圣殿面前,即从新祭坛和上主圣殿的中间搬到新祭坛的北边。⑤15阿哈兹王吩咐司祭乌黎雅说:“早晨的全燔祭,晚上的素祭,君王的全燔祭和素祭,全国众民的全燔祭,素祭和奠祭,都要烧在大祭坛上,又要在这坛上洒全燔祭的血和各种牺牲的血;至于这铜制的祭坛我再加以考虑。”⑥16司祭乌黎雅就按着阿哈兹王所吩咐的一切作了。

17阿哈兹王打掉盆座上的装饰品,挪去上面的盆子,把铜牛上的铜海搬下来,放在铺石的地上;18又因亚述王的缘故,他废除了圣殿为安息日所筑的走廊和圣殿外面的君王入口。⑦19阿哈兹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20阿哈兹与他的先祖同眠,与他的先祖同葬在达味城中;他的儿子希则克雅替他为王。

                             

①阿哈兹作王的年岁是由七三六到七二一,第二节内说他登极时才二十岁,可是按编下28:1以及希腊,叙利亚,阿刺伯等译本都作二十五岁,阿哈兹是第一位犹大王使他的儿子经过火,这种恶习在客纳罕民族中是很流行的(耶19:5则16:20;23:37耶32:35),所以天主特别禁止伊撒尔行此恶事(肋18:21)。摩委尔斯(Movers)以为实行这种祭祀的深意就在人与神的热望契合,使人与神契合最有效的媒介物,就是烈火。别的学者则以为人们,尤其是民长或家长,在困难中,除非献与神衹最钟爱的东西——自己的儿子,不能平息神衹的怒气,所以有了这种风气。阿哈兹这次使自己的儿子由火中经过,大概是因为叙利亚与伊撒尔都来攻击他,使他失望万分,所以他也效法了邻居的客纳罕的恶习,使自己的儿子由火中经过。

②厄东人乘机收回了厄拉特,此节是按希腊和拉丁通行本稍加修改的,玛索辣经文上写的是“阿兰”,这种错误是由于希伯来文相仿而来的。

③亚述军队七三四年出兵攻打阿兰,七三二年占据了达默协克(参阅亚1:3-5依7:1-8:6)。“克尔”是阿兰人的故乡(亚9:7),大概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地。

④阿哈兹自己献祭焚香是一种侵占宗教特权的行为,按编下28:23作者又给阿哈兹加上了一种别的罪名说:阿哈兹不但建立了新的祭坛而且又给阿兰的神衹献了祭献。

⑤本节不论是原文或古译本,都不十分清楚,大概的意思是说:阿哈兹把立在上主圣殿前面的那座老铜祭坛搬到圣殿北面,把新祭坛立在老祭坛的地方。

⑥“至于这铜制的祭坛,我再加以考虑。”这是现代最普遍的译法,辣熹(Rashi)译作:“藉这祭坛我要询问天主。”斯米特(Smith)解释为:这座老祭坛我要用为我特别的祭祀。步尔讷(Burney)则以为阿哈兹愿意使用这座旧祭坛,查看牺牲的五脏以定祸福;第一个译法似乎更为妥善。

⑦17,18两节记载着阿哈兹怎样剥削圣殿的东西,好给亚述王进贡;有一些学者认为,他废除了安息日的走廊和圣殿外面的君王入口,特别表示他已经不是一个独立的君王,而成了一个附庸。

第十七章

章旨 1-6伊撒尔国最后的一个君主——曷协亚;7-23伊撒尔国灭亡的原因;24-41外国民族移植撒玛黎雅;撒玛黎雅人的起源。

1阿哈兹为犹大王第十二年,厄拉的儿子曷协亚开始在撒玛黎雅作伊撒尔王,在位九年。①2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但不像他以前那些伊撒尔王一样。3亚述王霞耳玛讷色尔上来攻击他,曷协亚就成了他的属下,并且给他进贡。4后来亚述王发觉曷协亚结党反对他:因为他曾打发使者去见埃及王索厄,不肯照每年所行的,给亚述王进贡,所以亚述王捉住他,把他囚在监里。②5然后,亚述王就进入整个国境,并且上到撒玛黎雅,围困了三年。③6曷协亚九年,亚述王攻取了撒玛黎雅,把伊撒尔民众掳到亚述去,使他们住在哈拉黑与哥仓的曷巴尔河旁和玛待各城。④

7这事的发生是因为伊撒尔子民得罪了曾领他们出埃及地,脱离埃及王法郎之手的上主,他们的天主,而去恭敬了别神。8并且随从了那些上主曾从他们面前所驱逐的异民的风俗,又作了伊撒尔列王所定的律例。⑤9伊撒尔子民作了不对的事,得罪了上主,他们的天主;在他们所有的城中,从守望台直到圣城,都建筑了高丘,⑥10在各山岭上及各样翠绿的树下竖起石柱和木偶;11于是他们在所有的高丘上焚香,效法上主从他们面前所驱逐的异民所行的,又行恶事,招惹了上主的义怒。12虽然上主,明明地禁止他们说过:“你们别行这事!”但是他们敬拜了偶像;13上主曾藉着众先知和先见者警戒伊撒尔和犹大说:“你们当远离你们的邪路,要按照我所吩咐你们祖先的,并藉我仆人众先知所传给你们的一切法律,去遵行我的诫命和我的法令。”14然而他们却并不听从,竟硬着颈项,如同他们的祖先硬着颈项,不肯听信上主他们的天主一样,15他们轻视他的法律和他与他们祖先所结的约,以及他对他们所下的警告;他们顺从虚无,自己也变成了虚妄,随从了周围的异民,就是上主曾命令他们不可效法的。16他们弃舍上主他们的天主一切的命令,为自己铸了两头牛犊,立了木偶,敬拜天上的万象,事奉了巴哈耳。17使自己的儿女由火中经过,用占卜和邪术,出卖自己,行上主视为恶的事,惹他发了大怒。⑦18因此上主对伊撒尔发了大怒,把他们从自己的面前赶走,只剩下了犹大支派。19犹大也没有遵守上主他们天主的法律,反而随从了伊撒尔人所立的律例。⑧20于是天主弃舍了伊撒尔所有的后裔,难为他们,把他们交在抢掠他们的人手中,甚至把他们从自己的面前完全赶出去。21伊撒尔与达味家中分离后,他们立了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为王,雅洛贝罕竟使伊撒尔远离了上主,使他们陷于重罪。22伊撒尔子民就随从雅洛贝罕所犯的罪,始终没有离开,23直到上主把伊撒尔从他面前赶走,正如上主藉他的仆人众先知所说的。所以伊撒尔就从他们的地域中被掳到亚述国去,直到今日。

24亚述王就从巴比伦,雇特,哈瓦,哈玛特和色法尔瓦因移来一些人民,使他们替伊撒尔子民住在撒玛黎雅,这些人就占据了撒玛黎雅,住在属她的城内。⑨25在他们开始住在那里的时候,他们不恭敬上主,所以上主打发狮子到他们中间,将一些人咬死。26有人就告述亚述王说:“你所迁来,住在撒玛黎雅各城中的那些人民。不知道那地方的神的礼仪,因此他打发狮子咬死了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那地方的神的礼仪。”⑩27于是亚述王就下命说:“你们叫一个从撒玛黎雅所掳来的司祭回到那里,并且也住在那里,让他教给他们本地方的神的礼仪。”28于是一个从撒玛黎雅被掳的司祭回来,住在贝特耳,教给他们怎样去恭敬上主。29虽然如此,各个民族仍然住在所住的城中自造神像,将他们安置在撒玛黎雅人曾在的高丘上所盖的殿宇内。30巴比伦人制造穌苛特贝诺特,雇特人制造讷尔戛耳,哈玛特人制造阿息玛,31哈威因人制造尼贝哈兹和塔尔塔克,色法尔瓦因人用火焚烧自己的儿女,献于色法尔瓦因的神阿德辣默肋客和哈讷默肋客。⑪32可是他们也敬畏上主,就从他们中任意地派定了一些人为高丘上的司祭,在高丘上的殿宇里为他们献祭。

33这样,他们敬畏上主,同时也按照他们被迁来的各民族的风俗,事奉自己的神。34直到今日他们仍然保守着这旧风俗。因此他们不敬畏上主,也不按照上主给雅各伯——即他所名为伊撒尔——的子民所立的章程、规则、法律或诫命去行。⑫35上主曾与他们立约,命令他们说:“你们不要敬畏别的神,不要崇拜他们,不要事奉他们,也不可给他们献祭,36但只要敬畏那用强力和伸开的手臂领你们出埃及地的上主,只要向他下拜,只可给他献祭。37你们要时常谨守遵行我给你们所写下的章程、规则、法律和诫命,不要恭敬别的神。38不要忘记我与你们所立的盟约,不要敬畏别的神。39只要敬畏上主你们的天主,这样他必拯救你们脱离你们一切敌人的手。”40可是他们没有听从,仍按他们的旧俗去作。41如此这些异民一方面敬畏上主,一方面事奉他们的偶像;他们的子子孙孙也都照他们的祖先所行的去作,直到今日。

                             

①曷协亚为伊撒尔王的年数是由七三二到七二四。按亚述国的文献上说,曷协亚之所以能做伊撒尔王,完全是由于他曾掩护过革拉特丕肋色尔政策的缘故。亚述王的年鉴上说:“我将曷默黎的国民移到亚述,他们推翻了自己的君王巴卡哈(培卡黑),我就立了奥息雅(曷协亚)替他为王。这事是发生在七三二年,后来曷协亚又叛了亚述,参加了反亚述同盟,依靠了埃及,培肋协特和腓尼基诸国,拒绝给亚述王纳贡,这便是伊撒尔灭亡的最近原因。继提革拉特丕肋色尔位的霞耳玛讷色尔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把曷协亚囚在监里,经过一番拷问之后,方知反亚述联盟的势力业已相当庞大,所以就立时去攻打了联盟国,以防后患。我们不能否认亚述国的一些记念物,文献,记录等等对于圣经的记事有相当的证明,但另一方面却发生了不少对于年代上的问题(参阅总论第四章。)

②埃及王名叫索尼——亚述文则称为息步——。曷协亚与他结党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元帅(依20:1-6),大概不久以后,他就创立了一个新的王朝,大约是第二十五王朝;埃及的这一段历史也很模糊。

③撒玛黎雅的被围是由七二四开始,七二二为止,霞耳玛讷色尔于七二二年去了世,他的继承者撒尔贡完成了他的事业,攻陷了撒玛黎雅。圣经把撒玛黎雅的失陷归功于霞耳玛讷色尔,而亚述的记录则归功于撒尔贡,这些主要的记录都业已在总论内第四章内讨论过,希望读者自去参考。

④伊撒尔人民被移到亚述的东北玛待地带以及亚述的北方等等地带;哈拉黑和哥仓就位于亚述之北,曷巴尔河下游流于其中。

⑤“伊撒尔列王所定的律例”一句,是指着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的罪过,就是在贝特耳和丹的那两头金牛的崇拜(13章)。

⑥“作了不对的事,”原文不很确切,有的译作:“在背地里行事”,有的则改为:“在暗处谋行恶事”,不论如何,大概的意思是很明显的,就是说选民没有忠信地随从他的救主。

⑦在这两节内,作者综合本书前后所提到的伊民的诸罪。参阅列上15:13;16:32;22:54列下16:3;21:3;23:5-7。

⑧从这一节可以看出来,本书是在第二次充军,即巴比伦充军时写成的,因为犹大也犯了伊撒尔的重罪,所以犹大也受了伊撒尔所受的重罚——充军。

⑨在这些民族以外,撒尔贡在他的记录中还提到了一些别的民族,大多数是属于阿刺伯族,都是他将他们迁移到撒玛黎雅(参记总论第四章)。按厄下4:2;10撒尔贡的继承者阿撒尔哈冬和阿色纳帕尔,即阿秀尔巴尼巴尔,也迁来许多别的民族。古特的人民本来住在巴比伦之东北;哈瓦和哈玛特是叙利亚的两座城(19:13列上8:65)。关于色法尔瓦因,有一些学者以为是叙利亚的一座城,可是现代的考古家则以为这名字是指的息帕辣城,位于古特西北。

⑩古时候在叙利亚和巴力斯坦之地,狮子最多,参阅民14:5撒上17:34撒下23:20列上13:24;20:36。

⑪30,31两节所提到的神名,尚有两三个无法考证。巴比伦所敬的稣苛特贝诺,也许是两个神名,一个名叫稣古特(亚5:26),一个名叫巴尼突。按斯基讷尔(Skinner)的解释,巴尼突就是依市塔尔女神的别号。讷尔戛尔是雇特城的主保神,也是阴府里的大王。有很多的楔形文字颂扬他。关于阿息玛神,不能决定他是什么神,现代的学者以为他是希腊碑文上所提到的息玛女神。关于尼贝哈兹和塔尔塔克也不能决定是什么神。阿德辣默肋客和哈讷默肋客是巴比伦的两个有名的神,一个就是阿得尔神,一个是哈纳神。

⑫在32节内记载:“可是他们敬畏上主”;而34节内却说:“他们不敬畏上主”,这两句似乎有些矛盾,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彼此反对之处。第一句意思是:他们想是敬畏上主;但在第二句上,作者责斥这种混杂的崇拜,所以加上了这句:“他们不敬畏上主”,是因为他们没有遵守上主与他们的先祖所立的盟约:“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20:3)

第十八章

章旨 1-8希则克雅作犹大王。9-12撒玛黎雅失陷。13-16撒讷黑黎布攻犹大;17-37往耶路撒冷遣发使者。

1厄拉的儿子曷协亚作伊撒尔王第三年,阿哈兹的儿子希则克雅开始作犹大王。2他登基的时候才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亲名叫阿彼,是则加勒雅的女儿。①3希则克雅行了上主视为正义的事,完全像他父亲达味所作的一样。4他铲除了高丘,毁坏了石柱,铲除了木偶,打碎了梅瑟所做的铜蛇,因为到那时候,伊撒尔子民还给它烧香,且称它为讷胡协堂。②5他全心依靠上主,伊撒尔的天主,在他以前以后的犹大君王中没有一个像他一样。6他专爱上主,总没有离开他;而且遵守上主吩咐梅瑟的一切诫命。7因此上主与他同在,凡他所作的,无不顺利,甚至他能叛离亚述王而不侍奉他;8又攻击培肋协特人直到哈匝和它的四境,从守望台直到坚城。9希则克雅为王第四年,就是厄拉的儿子曷协亚为伊撒尔王第七年,亚述王霞耳玛讷色尔上来攻打撒玛黎雅,而且围困了这城。10三年年底,遂攻下了那城。希则克雅为王第六年,即曷协亚为伊撒尔王第九年,撒玛黎雅失陷了。11亚述王就将亚萨尔人民掳到亚述去,将他们安置在哈拉黑,哥仓的哈波尔旁和玛待各城中。12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听从上主他们天主的声音,背弃了盟约,就是没有听从,没有遵守上主藉他的仆人梅瑟所吩咐的一切。

13希则克雅为王第四十年,亚述王撒讷黑黎布上来攻打犹大的一切坚城,而且都占领了。③14犹大王希则克雅打发使者到拉基市去见亚述王,对他说:“我错了,请你离开我吧!凡你责令我的,我都要承当。”于是亚述王指令犹大王希则克雅缴纳三百塔冷通银子和三十塔冷通金子。15希则克雅就把上主圣殿内和王宫的府库所贮存的银子,都交给了他。④16在那种光景之下,犹大王希则克雅连上主圣殿门上的金子和他在柱头上所镶的金子都取下来,交给了亚述王。

17亚述王就从拉基市打发元帅,宦官长,大膳宰和一大支军队到耶路撒冷希则克雅那里,他们就起身来到耶路撒冷,站在上池的沟旁,就是站在漂布田间的大路上。⑤18他们呼叫君王的时候,希耳克雅的儿子家宰厄肋雅金、书记协贝纳和阿撒夫的儿子史官约阿黑出来了。⑥19大膳宰就对他们说:“你们去告诉希则克雅说:大王,亚述王这样说:你所依靠的,有什么凭藉呢?20你心里所想出的战略和力量不过只是空谈而已,如今你可靠着谁来背叛我呢?21你看!你所依靠的埃及,是那棵打断了的苇杖,谁靠着这杖,就刺伤了谁的手,而且刺透,埃及王法郎对依靠他的一切人也是这样。22假使你们对我说:我们依靠上主,我们的天主;希则克雅岂不是向他推翻了他的高丘和他的祭坛,而对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人说:你们只该在耶路撒冷的祭坛前朝拜吗?⑦23如今你可与我的主子亚述打赌:我给你两千匹马,看看你是否能找出这些骑兵来。24若不能,你怎敢拒绝我主的仆人中最小的一个军长,而去依靠埃及的战车和骑兵呢?25现在我上来攻打毁灭这地,难道没有上主的意思吗?上主对我说:你上去攻打毁灭那地吧!⑧26希耳克雅的儿子厄肋雅金,协贝纳和约阿黑对大膳宰说:“请你用阿刺美语对你的仆人说话吧!因为我们都懂得,别用犹太语对我们讲话,因为城墙上的百姓能听到。”27大膳宰回答他们说:“莫非我的主人打发我来只对你的主人和你讲这些话,而不是对那些坐在城墙上的人讲的吗?他们也要和你们一样吃自己的粪,喝自己的尿啊!”28于是大膳宰站起来,用犹太语大声喊着说:“你们听大王,亚述王的话吧!”29大王这样说:别上希则克雅的当,因为他不能拯救你们脱离我的手。30也不要听希则克雅使你们依靠上主的话说:上主必定会拯救我们,这城必不交与亚述的手。31不要听从希则克雅!因为亚述王这样说:你们要与我和好,出来归顺我,各人就可以吃自己的葡萄和自己的无花果,各人也能喝自己井里的水;32直到我来领你们到一个与你们本国一样的地方去,一块有五谷和新酒的地方,一块有麦子和葡萄树的地方,一块产油的阿里瓦树和流蜜的地方;你们在那里可以生存不死。不要听从希则克雅,因为他欺骗你们说:上主会拯救你们。⑨33其他民族的神哪一个救过他本国脱离亚述王的手呢?34哈玛特和阿尔帕得的神在哪里呢?色法尔瓦因,赫纳黒和希瓦的神都在哪里呢?难道他们救了撒玛黎雅脱离我的手吗?⑩35这些地域中的神哪一个拯救本国脱离过我的手?难道上主能拯救耶路撒冷脱离我的手吗?”36百姓都不作声,一句也没有回答他,因为这是君王的命。他说:“不要回答他!”37然后希耳克雅的儿子家宰厄肋雅金,书记协贝纳和阿撒夫的儿子史官约阿黑撕裂了衣服来见希则克雅,将大膳宰的话告诉了他。

                             

   希则克雅作王的年岁是由七二一到六九三。他的母亲名叫“阿彼”,但编下29:1作“阿彼雅”。

②对于希则克雅的宗教改革,编年纪的作者特别注意;但列王纪的作者在这里不过只提了一笔,本节所记的君王的宗教改革完全是照申命纪内所定的法律,所以申命纪在七二二以前已经有了,这正在约熹雅在位的百年以前。讷胡协堂这名词的意思是(一)铜蛇,或是(二)铜龙,(三)原始大蛇。第一个意思比较妥善。希则克雅行了这些善事,无疑地是受了大先知依撒意亚忠告的影响。

③撒讷黑黎布在七〇五年上登基。十八十九两章所记载的事实在亚述国的国史上记载的也很详细。(参阅总论第四章。)可是若把这两国的记录比较一下,对于年代的数字发生了不少的难题。撒讷黑黎布攻打巴力斯坦不仅一次,然而照圣经上的写法来看,不过只有一次。现代的学者把圣经的记录分成了三个段落:(一)在七一四年,亚述王的第一次出征。(列下18:13依36:1编下32:1-8);(二)在七〇一年,撒讷黑黎布的出征:初期(列下18:14-16);末期(列下18:17-19:35编下32:9-21依36:2-37:16);*(三)撒讷黑黎布的结局(六八一),参阅列下19:36,37依37:37,38。在七一四年上撒讷黑黎布的父亲撒尔贡还在,从此我们可以明白,为什么在亚述的记录上撒尔贡自夸制服了犹大。在七一四年上,撒讷黑黎布正在开始攻打巴力斯坦的时候,希则克雅病了,默洛达客巴肋阿丹来访,表面上仿佛是来看望病人,其实是为邀请希则克雅参加反亚述的联盟。只依赖上主助佑的依撒意亚先知责斥了君王,向他预言了犹大人将要被友邦——巴比伦掳去;但希则克雅不听,终于加入了同盟。撒尔贡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在七一二年上,决定要迅速地打破这种联盟,撒讷黑黎布当时就是他的大元帅,他先打败了小国,以后又攻打了盟主巴比伦,于七一〇攻下了巴比伦,废了默洛达客巴肋阿丹,自为巴比伦王。在七〇五年中,撒尔贡被杀,撒讷黑黎布继位,此时各联盟国又乘机骚动;撒讷黑黎布又出征讨伐,占据了阿协多得,哈孟,摩阿布,厄东,拉基市等地,拉基市就是他安营之处。希则克雅也在此献给了他许多宝贵的礼品。可是在这时候,培肋协特城邑求救于埃及,所以撒讷黑黎布一方面包围了耶路撒冷,另一方面又攻打埃及去了,凯旋回来以后,他想再向耶路撒冷复仇,但是天主不允许,派遣了自己的使者打击了亚述的军队,在兵营里发生了瘟疫,死了十八万五千,其余的狼狈窜回本国。

④关于撒讷黑黎布的记录,请参阅总论第四章,在亚述的记录上说:“八百塔冷通银子”。巴比伦的塔冷通约等于伊撒尔的塔冷通的三分之一。

⑤古代治经学家都把元帅,宦官长,大膳宰译作:辣布霞克,塔尔堂,辣布撒黎斯,好像是固有名词;现代的学者都以为是普通名词。

⑥关于这三个职务,请参阅列上4:1等节。

⑦从这一节可以看出来,外教的亚述王对于属国的内政是多么留意;并且也可以证明,希则克雅的宗教改革,不但只限于耶路撒冷,且包括全国。

⑧亚述王假上主的旨意来攻打了伊撒尔,也是当时的古风。屈罗克服巴比伦时,也用了同样的名义,摩阿布的石碑上有默霞黑的话说:“客摩市对我说:你去吧!向伊撒尔夺取讷波!”

⑨斯基讷尔(Skinner)解释本节说:大膳宰还算是一个忠诚的人,因为他对犹大没有隐瞒他们的最后命运——充军。

⑩哈玛特,阿尔帕得和色法尔瓦因是叙利亚的三座城名,赫纳黒和希瓦在那里,现在还是个谜。希腊通行本在末句之前,加有:“撒玛黎雅的神在哪里?难道……”一句,这句也许属于原文。

第十九章

章旨 1-7希则克雅派使者去见依撒意亚。8-13亚述王又派使者去吓唬希则克雅。14-19希则克雅的祈祷。20-34依撒意亚的预言。35-37天主惩罚亚述王。

1希则克雅王听到这事,就撕破自己的衣服,穿上苦衣,进入了上主的圣殿。2然后就打发家宰厄肋雅金,书记协贝纳和一些老司祭们,也穿上苦衣,去看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3他们对他说:“希则克雅这样说:今日是受困难,受责罚,受凌辱的日子,婴孩到了要出生的时候,却没有生出的力量。①4但愿上主,你的天主听清大膳宰的一切话,就是他的主子亚述王打发他来辱骂永生的天主的话;愿上主,你的天主听见那些话而责罚他。所以请你为所剩下的人民祈祷吧!②5希则克雅的臣仆就去见依撒意亚。6依撒意亚对他们说:“你们要对你们的主子说:上主这样说:你听见亚述王的仆人辱骂我的话,不要害怕!7我必注在他身上一种惊慌的心情,使他听到某种消息,就会回到本国。我要使他在本国内倒在剑下。”③

8大膳宰回去的时候,遇见亚述王正在攻打里贝纳,因为他早已听说君王已离开了拉基市。④9那时撒讷黑黎布一听有人论雇市王提尔哈卡说:“他来是为攻打你。”就又打发使者去见希则克雅,并吩咐他们说:⑤10“你们对犹大王希则克雅应该这样说:小心,不要听你所依靠的天主哄骗你说:耶路撒冷决不会交在亚述王的手中!11看呀!你听说过,亚述诸王怎样对待一切地域,完全予以消灭,你还有救吗?12我的列祖所毁灭的一切民族,如哥仓,哈朗,勒责夫,以及在忒拉撒尔的赫登子民等等,他们的神何尝救过他们?13哈玛特王,阿尔帕得王,色法尔瓦因的城王,赫纳黒王和希瓦王,他们如今都在哪里呢?”⑥

14希则克雅从使者手中接过信来,念了以后,就进到上主的殿里去,将这信展在上主的面前。15然后希则克雅就在上主面前恳求说:“上主啊!坐在革鲁滨中的伊撒尔的天主啊!你是天下万国唯一的天主,你曾创造了天地。16上主呵!请你倾耳静听!上主呵!求你垂目怜视!请听撒讷黑黎布所打发的使者辱骂永生天主的话。17上主呵!的确,亚述诸王曾使各民族和其国土,变成了荒芜之地;18将他们的神投入水中,因为他们不是天主,只是人手所造的,是木头或石头的,所以能够消灭。19但是如今,上主我们的天主,求你拯救我们脱离他的手吧!使天下万国都知道,只有你,上主,是天主。”⑦20那时阿摩兹的儿子依撒意亚打发人去见希则克雅说:“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这样说:你为着亚述王撒讷黑黎布所发出的祈求,我已经听见了。21这是上主论他所说的话:熙雍的贞女轻视你,姗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在你背后摇头。⑧22你辱骂的是谁呢?你诅咒的是谁呢?扬起声来,举高眼睛,攻击的是谁?乃是攻击伊撒尔的圣者!⑨23你藉你的使者辱骂了吾主,你说:因了我的车辆众多,我要登上山峰,上到黎巴嫩的山巅,砍断其中最高的香柏,伐倒其中最好的松杉,我要踏进极深之处,走入水果园的树林。⑩24我已经在外邦挖水喝,我用脚掌踏干了埃及的一切河。⑪25你没听见吗?我早先所准备的,我古时所决定的?我现在要履行的,就是藉你使坚城变为荒堆。26住在里面的人,力量微弱,惊慌,羞愧,犹如田间的青草,新生的绿芽,屋顶上的小草,又好像没有长成即枯干的麦子。27你的住处,你的出入,和对我所发的暴怒,我都知道。28因你对我的暴怒,又因你的狂傲达到我的耳里;我要把鼻圈放在你的鼻子里,把辔头缆在你的嘴上,使你从你来的路上回去。”⑫29“这将是给你的记号:你今年要吃自然所生的,你明年也要吃自然所生的,第三年,你们要播种收割,栽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实。30犹大家所剩余的人,仍要向下扎根,朝上结实。31因为剩下的将从耶路撒冷而出,逃脱的人会从熙雍而来;上主的热诚必要成就这事。⑬32所以上主论亚述王这样说:他不得进入这城,不得向这城射箭,不得拿盾牌到这城前,也不得建垒攻城。33他从那路上来的,也必从那路上回去,他绝不能进入这城。这是上主的断言:34因我自己的缘故,又为我仆人达味的缘故,我必保护拯救这城。

35当夜上主的使者出来,在亚述营盘里杀死十八万五千人,早晨,人们起来,看哪!都堆满了死尸。⑭36因此亚述王撒讷黑黎布就拔营回走,住在尼尼微。37后来,他在他的尼色洛客神庙里叩拜的时候,他的儿子阿德辣默肋客和霞肋厄则尔将他杀死,逃到阿辣辣特地去。这样,他的儿子厄撒尔哈冬就替他作了王。⑮

                             

①“婴孩到了要出生的时候……”即谓到了最危险的时期,到了最失望的地步。(欧13:13)

②撒讷黑黎布已经占了犹大国的许多城邑,所以“仅存的熙雍女子好像是葡萄园的草棚,瓜田的茅舍,被围困的邑”。(依1:8)。依撒意亚先知无时不在施予安慰,剩下的人数不论多么少,依撒意亚仍然预言天主的救恩(依1:26;4:12-6;6:13;10:20-23;11:11;12:6耶23:3;32:36-44亚9:8-15米4:6-8索3:12匝8;12;13:9)

③先知的话是表示亚述王将要失败。“使他听到某种消息”是指埃及王(9)来攻打他的消息而言。

④里贝纳是离拉基市不远的一座城。(8:22)

⑤提尔哈卡去攻打亚述王的那一年,他还不是埃及的君王,只是一位埃及的诸侯和元帅,后来他登基为王,为第二十五王朝的最后一王。玛讷托(Manetho)斯特辣波(Strabo)以及亚述的记录都提到了他的事迹。撒讷黑黎布在与埃及交战以前,想法使耶路撒冷投降,为的是免去后患之忧。

⑥12,13两节内亚述王所提到的城名和民族名,以前大概都已提过(参阅17:6,24;18:33等)。唯独还有哈朗,即米索大不米亚的一个有名的市镇(创11:31等);勒责夫位于幼发拉的之南,叙利亚旷野的边疆上;忒辣撒尔似乎是位于幼发拉的以北的彼特阿狄尼国(Bit Adini)。

⑦读者可以看出来希则克雅的祈祷是多么热切,他的唯一神教是多么纯洁,有许多的观念和词句与依撒意亚的很相类似。

⑧“摇头”是戏笑的表示。(咏22:7;109:25耶18:16哀2:15等。)

⑨“伊撒尔的圣者”是依撒意亚为指示雅威最喜欢用的一个名词。在大先知书上应用了七十余次。亦可参阅咏71:22;78:41;89:19耶1:29。

⑩本节是按古译本及克忒耳博士的意见稍加修改的。是依撒意亚先知描写撒讷黑黎布自夸的话,与亚述列王碑文上的语气颇多类似。

⑪在撒讷黑黎布的时候,亚述的军队还未曾进过埃及的国境,“我挖水喝……踏干了埃及的一切河”的语气是指着一个必要经过的行为。按希伯来文法,这句亦可译作:“我要挖,要喝,要踏干埃及的一切河。”在革老狄雅奴斯(Claudianus)的书中(De Bello G thico 526,532),阿拉黎苛王也说过类似的话:“……万物顺从我,高山作我们的脚凳,河流都枯干了……我冲破了阿尔卑斯山,我以胜利的盔,取了波河的水……。”

⑫25-28节是记载天主对亚述王所说的话,大意是说:你的计谋和你的作为我全知道,你现在怎样反对我,我也看见了,凡你至今所行的,都是我愿意你所行的,可是自今以后,我再不许你作这事。“鼻圈……辔头”是一种比喻的说法,说明天主要压制亚述如同管制野兽一样。参阅则19:4;29:4依30:28咏32:9等。

⑬依撒意亚所给的记号是说:今年明年敌人还要蹂躏本国,你们还不能播种收获,所以要吃自然所生的;可是到第三年,天主要赐给你们救恩,你们要播种收割,栽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实。剩下的犹大人(参阅本章注二)要比先前扎根更深,就如一棵树经过一次大风之后扎根更深一样。这是上主因着热爱伊撒尔所要办的事。

⑭35节内作者记载天主的话是怎样应验的(32-34)。他派遣了自己的使者(出12:12,13,23撒下24:15-17)打击了亚述的军队,一般学者都以为天主用瘟疫罚了他们;若瑟夫拉威乌斯也说是在敌营里发生了鼠疫。厄洛多突斯也同意此说。亚述的文件对于这次大患定然没有什么记载。

⑮36,37两节讲的事是二十年以后才发生的。亚述的文件也记载了这事,参阅总论第四章,尼色洛客神也许就是奴斯古神,即太阳神。在亚述的记录上只提及了阿得勒默肋客,没有记载霞勒厄责尔的名字。阿辣辣特地就是亚美尼亚;亚述文称为乌辣尔突。

第二十章

章旨 1-11希则克雅患病及痊愈;12-19巴比伦的使者与希则克雅。20-21希则克雅作王的结束。

1那时希则克雅害病要死;阿摩兹的儿子先知依撒意亚来看他,对他说:“上主这样说:快料理你的家庭,因为你要死,不能再活。”①2希则克雅就转脸朝墙,恳求上主说:3“上主呵!求你记忆,我在你面前怎样怀着忠诚齐全的心行事,如何作了你视为正义的事!”希则克雅就放声大哭。4依撒意亚出来,还未到中院,上主的话就传到他身上,对他说:5“你回去!告诉我百姓的领袖希则克雅说:上主,你父亲达味的天主,这样说:我听见了你的祈求,我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要治好你,第三日你就可到上主的殿。6我要在你的寿数上多加十五年,我必要拯救你和这城脱离亚述王的手,我必要因我自己和我仆人达味的缘故保护这座城。”②7依撒意亚说:“拿一块无花果饼来。”人就拿来,放在疮口上,王就好了。③8希则克雅对依撒意亚说:“上主必治好我,甚至第三天我能进到上主的圣殿。你给我什么记号?”9依撒意亚回答他说:“上主必要成就他对你所说的事,这是上主给你的记号:你要日影前进十度呢,是要向后退十度呢?”10希则克雅回答说:“日影向前进十度容易,不如让日影后退十度吧!”④11先知依撒意亚就呼喊上主,上主就使阿哈兹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⑤

12那时巴比伦王巴肋阿丹的儿子默洛达客巴肋阿丹因为听说希则克雅患病好了,就给他送来信札和礼物。⑥13希则克雅心里就很快乐,叫他们看他宝库里的金、银、香料、香油和他的武器库,并他所有的财宝,凡他家中和他国内的,希则克雅没有一样不给他们看的。⑦14先知依撒意亚来见希则克雅王,对他说:“这些人说了什么?他们从那里来到你这里的?”希则克雅回答说:“他们是从远方来的,是从巴比伦来的。”15先知又问说:“他们在你家里看过什么?”希则克雅回答道:“凡我家里所有的,他们都看了,凡我宝库里所有的,没有什么没让他们看。”16然后依撒意亚对希则克雅说:“你听上主的话呢!17看呀!将来有一日凡你家里所有的及你祖先直到今日所积蓄的,都要被带到巴比伦去,一点儿也不会留下,这是上主说的。⑧18并且你的儿子们,即你亲生的孩子中,也要有一些被掳去,在巴比伦皇宫里当太监。”19希则克雅对依撒意亚说:“你所说的上主的话是很合理的。”他又说“惟愿在我的岁月中能享受真实的平安。”20希则克雅其余的事迹和他的英勇,及他怎样挖池,掘沟,引水入城的事,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⑨21希则克雅与自己的祖先同眠;他的儿子默纳协替他作王。⑩

                             

①在死以前料理家务是明智人的义务(列上2:1-9撒下17:23)。

②“我必要拯救你和这城脱离亚述王的手……”一句似乎是编者日后按前章34节加添的,因为本章所记载的事是发生在18,19两章所记载的事以前。希则克雅这么热烈苦求天主治好他的疾病的原因,是因为他还没有太子(请将本章6节与21章1节比较一下。)

③直到现今阿刺伯的医生仍用无花果饼治病,仆里尼犹斯也提出这种方法,医治疮口(Plinius:Hist. Nat.XXIII,7)。

④日影立时前进或后退本来都是个奇迹,然而日影后退比较更为困难,所以君王选了后一项。

⑤“阿哈兹的日晷”的名称的由来,大概是因了他按着巴比伦日晷的样式制造了这个日晷的缘故,日影后退的原故,厄弗稜别的古代作者以为是天主使太阳停止了,或地球止住了,这种解法不甚适当。其余的学者,如忒尼犹斯则以为在七一三年九月廿九日确实发生了一次日蚀,因此出现了日影后退的现象;但这年代也不合乎年代学。天主是万物的大主,这次并没有扰乱了宇宙的次序,参见苏10:12-14注。

⑥玛索辣经文原有的“贝洛达黑”应读为“默洛达客”。(依59:1和希腊通行本。)按巴比伦文这名字的意思是:玛尔杜客神所赐的儿子。“患病好了”,“好了”二字是按依、希和叙译本加添的;关于巴比伦使者来的目的,请参阅十八章注二。

⑦“心里就很快乐”也是按依39,希,拉,叙三种译本所译的;现在的玛索辣经文作:“他听见了”。按原文的写法,这里明明是个错误。

⑧依撒意亚不但责备了希则克雅的狂傲,并且因天主的光照,看见现在的友邦——巴比伦,将来要毁灭伊撒尔的国家。唯理派的学者则以为依撒意亚的这些话是后来加添的;有的则以为:因为大先知特别聪明,看透了现在被亚述国所压迫的巴比伦小国,因历史的光景不能不制胜亚述,所以依撒意亚自然能猜透一百五十年以后的事情。这是因为他们不信预言的可能性的解释法。但是“这种解法实在没有解释什么,还是相信天主的启示更为方便。”(客尼格)。

⑨“挖池,掘沟”,必定是指着熹罗厄池说的(编下32:30)。池中的水源于基红,经过一块磐石流进池中。依当时的技艺来说,这项工程算是上乘工作。一八八〇年考古学家发掘了一块石碑,是工程师与工人为纪念他们的成功而立的,但上面的文字有一些地方擦坏了,今记录于下:“〇〇〇〇凿洞〇〇〇,这是凿洞的经过:当时,一个石匠对别的一个石匠举起铁镐来,等到还有三肘没有凿透时,就可以听到一个人向别人呼唤的声音,在石的右方有一个“责达”(斜坡?)在凿透的那一天,石匠对着石匠,铁镐对着铁镐,打击“石头”。水就从泉源向池子里流下一千二百肘深的水,在石匠头部上面还有一百肘高的大石。”

⑩希则克雅为犹大王的年岁是由七二一到六九三。在德训篇48:19-28作者称赞希则克雅说:“希则克雅巩固了自己的城池,引水入城,以铁石,筑池,蓄水。他执政时撒讷黑黎布前来进攻,派遣了辣贝撒克……伸手威胁熙雍,并因自己的势力而傲气冲天。那时他们的心和手臂都战慄发抖,痛苦得有如临产之妇。他们哀求了仁慈的上主,向他伸开自己的手,而圣主天主从天上立即俯听了他们的祈求。上主没有忆及他们的罪过,没有把他们交给他们的敌人,反赖圣先知依撒意亚的手拯救了他们。上主剿灭了亚述人的兵营,他的天神歼灭了他们。因为希则克雅行了中悦上主的事,并毅然随顺了他祖先达味的途径,就是那与自己的预言,又忠实又伟大的先知依撒意亚所荐举的途径。太阳在他的时代向后退了,他以此而增添了君王的岁月。因为他富有先知伟大的精神,遥见了最后要来的事,慰藉了熙雍城内吞声饮泣的民众,他预言未来,直到最后的时代,尚未形成的隐秘事,也已预先揭诸于世。”

第二十一章

章旨 1-18默纳协为犹大王。19-26阿孟为犹大王。

1默纳协登极的时候才十二岁,他在耶路撒冷为王五十五年,他母亲名叫赫斐兹帕。①2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效法了上主从伊撒尔子民面前驱逐的那些异民所行的恶事。3他重建了他父亲希则克雅所拆毁的高丘,又给巴哈耳树立了祭坛,制造了木偶,如伊撒尔王阿黑阿布所作的一样;又崇拜事奉了天上万象。4虽然对于上主的圣殿上主曾说过:“我要将我的名立在耶路撒冷。”但他却在里面建立了一些祭坛。5并且又为天上万象在上主圣殿的两庭院内建立了祭坛。6又使他的儿子由火经过,用卜筮,行邪术,又立招魂的和行巫术的,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这样多,甚至惹他发了义怒。7又将阿协辣的偶像安置在上主的圣殿内,论此圣殿,上主曾对达味和他的儿子撒罗满说过:“我要在这殿内和我在伊撒尔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内,立我的名,直到永远。8只要谨守遵行我所吩咐他们的及我仆人梅瑟所吩咐他们的一切法律,我就不再使伊撒尔人的脚从这赐给他们祖先们的那块地移动。”②9但他们却没有听从,甚至默纳协引诱他们行恶比上主从伊撒尔子民面前所毁灭的那些民族还利害。10上主藉他的仆人先知们说:11“因为犹大王默纳协行了这些可憎的事,比他以先的阿摩黎人的还利害,使犹大因了他的神像犯了罪,”③12所以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这样说:我必要降祸给耶路撒冷和犹大,甚至使所听见的人,双耳都要齐鸣。13我要在耶路撒冷拉上量撒玛黎雅的准绳和阿黑阿布家的线锤,我要打磨耶路撒冷如同人打磨盘子一样,然后将它扣过来。④14我要抛弃所剩下的产业,把他们交于他们敌人的手里,他们将成为一切敌人的掠夺物和胜利品。15这都是因为他们从他们先祖出埃及,到今日,在我眼前所行的恶所招惹来的怒气。”16默纳协除了使犹大犯罪,行上主视为恶的事以外,还流了许多无辜的血,甚至流满了耶路撒冷,从这头直到那头。⑤17默纳协其余的事迹,和他所做的一切,并他所犯的罪,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⑥18默纳协与他的列祖同眠,埋在他宫院的花园里,就是胡匝的花园里,他的儿子阿孟替他为王。⑦

19阿孟登极的时候才二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两年,他母亲名叫默秀肋默特,她是约忒巴人哈鲁兹的女儿。20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全像他父亲默纳协一样。21他走了他父亲所走的路,事奉崇拜了他父亲所侍奉的神像。22他离弃了上主他列祖的天主,始终没有走上主的道路。23后来,阿孟的臣仆就结党,在宫里把王杀死。24可是国民把那些结党杀害君王阿孟的臣仆都杀了,国民就立他的儿子约熹雅替他为王。25阿孟所作的其余事迹,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26他也葬在胡匝的花园内自己的坟墓里。他的儿子约熹雅替他为王。

                             

①默纳协在位共五十五年(自六九三到六三九),是犹大诸王中在位最长久的一位。那时犹大国正是亚述的附庸,并且也正当亚述国最有权势三个君王在位:即撒讷黑黎布,厄撒尔哈冬和阿秀尔巴尼巴尔,默纳协登极时只有十二岁,他并没有受到他父亲的好影响,反而受到了他的顾问以及拥护亚述的党徒的影响。他的顾问和党徒们以为现下犹大国所受的极大痛苦,是因了希则克雅改革了宗教礼仪所致(18:4)。他们的这种思想在一般老百姓认为是复古,因为在初进客纳罕时,民人都可筑坛献祭,崇拜雅威;并且认为希则克雅只许在耶路撒冷献祭甚为不便,倒不如设在各处更为妥善。幼年的默纳协就顺从了民意;但民人中间,有许多不良份子,平素就对恭敬雅威或巴哈耳莫不关心,所以默纳协才日趋于恶。当时最强的国莫过于亚述,所以一般的政治家都催迫他全心随从亚述,为得到亚述的欢心,当然也要顺从她的宗教——恭敬太阳神,因了这些原因,很可以使我们明白在默纳协时所发生的反应。

②从2到8作者记载了默纳协的罪恶,作者在三种立场上定断了他的罪恶;一、因为这些罪恶是本地的客纳罕民族所犯的罪;二、因为是阿黑阿布的家所犯的罪;三、因为有一些罪恶是污辱圣殿的罪。“天上万象”即是太阳,月亮,和星辰。先知们也时常反对这样的崇拜,参阅索1:5耶8:2;19:13;44:17等处。关于焚烧孩子,请参阅16:3注。关于用卜筮,行邪术,立招魂等,梅瑟早已严厉地禁止过(申18:10,11)。“阿协辣的偶像”,阿协辣在此是指着哈协托勒特女神所说的。参阅:列上4:23.第八节所提到的天主的话,在列上8:15-26;9:1等处业已略略提过。

③“阿摩黎人”就是客纳罕人,参阅申一章注五。

④犹大国的命运将如伊撒尔的一样。

⑤按最古,而为圣教会所接受的一个犹太传说,伟大的先知依撒意亚是被默纳协用锯锯死的。参阅希11:37和罗马致命圣人录的七月六日(Martyrologium Romanum)。

⑥按编下33:11,12的叙述,默纳协是被亚述王的一位将军用钩子钩住了,用铜链锁起来,带到巴比伦去的。默纳协在巴比伦的监狱里,在他的上主天主面前自谦自卑,热心恳求上主,上主就听了他的祈求。事情是这样:在六五三年上,巴比伦起了革命,要叛离亚述,默纳协也参加了这项革命运动。但是亚述王制服了这次暴动,将默纳协钩了去,放在巴比伦的监狱里。在监狱里,默纳协自谦自悔,痛悔改过,热心祈求天主(在伪经中还有一篇默纳协的祷文存在)。但是这悔改只为他本身有利,而对于国家的风俗,毫无利益。所以在他死去不久,他的儿子阿孟仍继续他父亲五十年来所执行的还俗政策,也就是由于他的悔改对于宗教毫无影响的缘故,列王纪的作者对于他的悔改根本没提。亚述国的纪念碑上,有两处提到了默纳协的事,参阅总论第四章。

胡匝就是胡齐雅,也就是哈则勒雅王的别号(参阅十四章注九)。“宫院的花园”大概就是25:4所称的“君王花园”,位于克德龙山谷中。

第二十二章

章旨 1-7约熹雅为犹大王;8-20法典的发现。

1约熹雅登基的时候才八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一年,他母亲名叫耶狄达,是波则卡特人哈达雅的女儿。①2他行了上主视为正义的事,时常走他父亲达味的一切道路,不偏左,也不偏右。3约熹雅作王第十八年,王打发默秀蓝的孙子,阿匝肋雅的儿子书记霞番到上主的圣殿去,并吩咐他说:4“你要去见大司祭希耳克雅,请他把献于上主圣殿的银子,就是守门人从民人中所收的银子拿出来。5让他们交给那些监督上主圣殿工作的人,使他们交给上主圣殿里作工的人,用以修理圣殿破坏的地方。②6就是转给木匠,工人和瓦匠,购买木料和方石,修理圣殿。7但是不可把银子交给他们的那些人算账,因为他们办事忠实。

8大司祭希耳克雅对书记霞番说:“我在上主的圣殿里找着了法律书。”希耳克雅就把那书交给霞番,霞番就念了。③9书记霞番回到君王那里,对王报告说:“你的仆人将圣殿里所有的银子都倒了出来,交给了那些监督上主圣殿工作的人。”10然后书记霞番又对君王说:“司祭希耳克雅交给我一本书。”霞番就在君王面前念了那书。④11君王听了法律书上的话,就撕裂了自己的衣服。⑤12君王立即吩咐司祭希耳克雅,霞番的儿子阿希甘,米加的儿子哈革波尔,书记霞番和王的臣仆哈撒雅说:13“关于这被发现之书上的话,你们为我,为百姓,为全犹大人,去求问上主,因为我们的祖先没有听从这书上的话,也没有遵行这书上关于我们所记载的,所以上主对我们发了大怒。”14于是司祭希耳克雅,阿希甘,哈革波尔,霞番和哈撒雅去见女先知胡尔达;她是哈尔哈斯的孙子,提刻瓦的儿子,管祭衣的霞隆的妻子,女先知住在耶路撒冷第二区。他们就给她报告一切。⑥15她对他们说:“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这样说:你们该向打发你们到我这里来的那人这样说:16上主这样说:看哪!我要降祸于这地和这地的居民身上;如犹大王所念的那本书上的一切话;17因为他们弃舍了我,向别的神烧香,甚至他们的手所做的一切,惹动了我的怒火,所以我要对这地所发的怒火,必不熄灭。18但是对于打发你们来求问上主的犹大王,要这样说:上主伊撒尔的天主这样说:因为你听了这些话,19你的心已经感化;因为你听见我关于这地和这地的居民所说的话,就是使他们遭到荒凉和诅咒,你在我面前自谦,撕裂了你的衣服,在我面前痛哭,所以我应允了你,这是上主的断言:⑦20我必使你归于你的祖先那里,你必要平安地归到你的坟墓里,你的眼睛也不会看见我在这地上所要降的灾祸。”他们就把这些话转告给君王。

                             

①约熹雅是从六三八开始作王,直到六〇八。在他的执政期内,作了伊撒尔的宗教史上三件最出名的事:一、修理圣殿时,找着了法律书;二、重行盟约;三、宗教改革,他完全履行了他曾祖希则克雅所要改革的事。按时间来说,宗教的改革是起自法律书的发现以前,但是在发现这本法律书以后,更鼓起了虔诚的君王约熹雅的勇气,将六十年来所染的恶习完全铲除,重令民众与上主缔约,使民众完全按上主与他们祖先所结的盟约生活。能以重立盟约,那便是改革宗教的好效果。恐怕读者要问:怎样生在默纳协和阿孟之后的约熹雅能够效法他的祖先达味呢?这里有许多原因:一、因为他的老师是一位恭敬上主的人;二、在他即位的时候,亚述已经衰弱,谁也能够看出来,不久以后,这鼎鼎大名的大帝国将要灭亡;三、爱国的约熹雅知道宗教腐败的最大原因,乃是由于亚述的势力,所以他的宗教改革不但唤起了伊民的爱国心,并且还使他们明白了,除非推翻了由亚述所输入的神像,犹大国是不能独立的。

②从约阿市到约熹雅已有二百多年,所以圣殿需要修理,约熹雅就效法了约阿市尽了这个义务(12:4-12)。

③发现的法律书乃是《申命记》(12-26,;28,29),可由约熹雅在得到这书之后所行的事来证明,从上下文,可以知道大司祭所找着的书并不是一本新编的书,而是一本早已有过,失落许多年的一本古书。对于这问题,请读者自去参阅梅瑟五书总论四2a,申命记引言五。

④“就在君王面前念了那书”。所以不是梅瑟五书全部,而是一本在一日可读两三次的书,申命记亦名“梅瑟的法律”,因为这本书是一切法律的总纲。

⑤“撕裂了自己的衣服”是一种忧伤的表示,因为百姓们废弃了上主的盟约。

⑥当时在犹大国活着两位先知,一是耶肋米亚,一是索福尼亚,为什么君王打发使者去见一位女先知?也许是因为那两位先知暂时不在耶路撒冷,也或者是因为他们年纪尚小,没有胡尔达的名望高,所以君王才遣人去问女先知。君王遣人不是去求问所找着的书有什么权威,而是去求问是否还有办法可以避免书上所记载的灾祸。

⑦“我应允了你”,就是使你看不见本国要受的灾祸与刑罚。早日收去你的灵魂,虽然约熹雅是死在战场上的,然而还可算是平安去世,因为当他在世时,犹大还遵行着天主的法律。圣奥斯定说过,遵守天主的法律才是真平安的泉源。伊民无时不赞颂约熹雅,德训篇的作者歌颂他说:“约熹雅的纪念,就如精制香料的人用各种香料所配合的香料。他的纪念在众人的口里,甜如蜂蜜,又如宴会中的音乐。他是上天派来为使民众悔改,并取缔可憎恶的淫祀的君王。他使自己的心,常转向上主,并在罪恶横流的时代,巩固了虔诚,除达味、希则克雅和约熹雅外,别的都犯了罪,因为犹大的君王都离弃了至高者的法律,蔑视了对天主应有的敬畏,而悉自趋灭亡。”(德49:1-6)。

第二十三章

章旨 1-4重立盟约;5-20约熹雅革新;21-27隆重举行逾越节;28-30约熹雅逝世。31-35约阿哈次为犹大王。36-37约雅金即位。

1君王打发人召集犹大和耶路撒冷内所有的长老们到他那里。2君王与所有的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司祭们,先知们和所有的百姓,无论大小,一同上了上主的圣殿;君王遂把上主圣殿里所得的那本约书上的一切言语念给他们听。①3君王站在柱旁,在上主面前立约,要一心一意循从上主,遵守他的诫命,他的典章和他的法律,履行那书上所记载的约言,全体百姓也都接受了这种盟约。4然后君王就吩咐大司祭希耳克雅和副司祭们并看守圣殿门的,将那为巴哈耳,为阿协辣以及为天上万象所作的一切器皿,都从上主圣殿里搬出来,在耶路撒冷城外,靠克德龙河的田野中烧了,并且将灰送到贝特耳去。②5以前犹大诸王所派定的,在犹大城邑高丘上和在耶路撒冷周围焚香的那些拜偶像的司祭们,王都废除了,并且也废了那些给巴哈耳,太阳,月亮行星和天上万象焚香的人们。6又从上主圣殿里将阿协辣拉到耶路撒冷城外,克德龙溪旁,在克德龙那里焚烧了,并且打碎成灰,将灰撒在平民的坟上。③7又把上主圣殿旁的娈童房舍,就是妇女们为阿协辣纺织祭衣的屋子拆毁。④8又从犹大城池里把所有的司祭叫来,污辱了那些司祭们焚香的高丘,从革巴黑直到贝尼尔,打倒了羊神的祭坛,这条祭坛是立在城门口的左边,市长约秀亚的房屋的前面。⑤9至于高丘上的司祭们,不许他们上耶路撒冷上主的祭坛,只许他们在他们的兄弟中分食无酵饼。⑥10又污辱了在本希农山谷中的托斐特,免得再有人恭敬摩肋客使自己的儿女由火中经过。⑦11又把上主圣殿的入口,太监讷堂默肋客靠近走廊的屋子里,犹大列王向太阳所献的马废掉,并且把太阳的车烧了。⑧12把犹大列王在阿哈兹屋顶上所建筑的祭坛,和默纳协在上主圣殿两庭院里所立的祭坛,都拆下来,予以打碎,把灰丢进克德龙溪中。13把伊撒尔王撒罗满在耶路撒冷城前,邪辟山谷的右边,为漆冬人可憎的神哈协托勒特,摩阿布人可憎的神革摩市,和哈孟子民可憎的神米耳公所筑的高丘,王都给污辱了。⑨14又打碎石柱,砍断阿协辣木杆。用人骨填满那个地方。15把使伊撒尔犯罪的讷巴特的儿子雅洛贝罕在贝特耳所立的祭坛和高丘也打坏了,并且打碎成灰。又把那里的阿协辣烧了。16那时约熹雅回过头来,看见了山上的坟墓,就打发人去从坟墓里把骨骸掘出来,在祭坛上烧了,污辱了那坛,正如天主的人所说的上主的话。17然后约熹雅问说:“我所看见的那碑是什么碑?”那城的人就回答他说:“这是从犹大来的那位天主的人的坟墓。他预言了你今日对贝特耳祭坛所行的事。”18君王就说;“让他吧!谁也不要移动他的骨骸!”因此他们没有移动他的骨骸,也没有动那位撒玛黎雅先知的骨骸。⑩19伊撒尔列王在撒玛黎雅城池内所建筑而招惹上主怒气的高丘,约熹雅也都打坏了,对它们所作的如在贝特耳所作的一样。20又把那地方所有高丘的司祭在祭坛上都杀死,并且在祭坛上烧了人的骨骸,以后回到了耶路撒冷。

21王吩咐民众说:“为恭敬上主,你们的天主,你们该当举行逾越节,如同这书上所记载的。”⑪22自从民长统治伊撒尔的时候和伊撒尔列王和犹大的时期内,实在没有举行过这样的一个逾越节,

23如同约熹雅王第十八年,在耶路撒冷为恭敬上主所举行的逾越节一样。24为履行司祭希耳克雅在上主圣殿所找着的书上所记载的法律,约熹雅就把招魂的,行巫术的,忒辣分和神像,并在耶路撒冷和犹大地所有的可憎的物都予以烧毁。25在他以前没有过一位君王像他这样的一心一意竭力归向上主,遵守梅瑟的一切法律的;在他以后也没出现过一位像他的。26虽然如此,上主对犹大所发的大怒仍未停止,这是因为默纳协以各种可憎的事激动了他的大怒。27因此上主说:“我也要从我面前驱逐犹大如同驱逐了伊撒尔一样,我要抛弃我所选择的城——耶路撒冷和我所说过立为我名的殿。28约熹雅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29约熹雅年间,埃及王法郎讷苛上到幼发拉的河,攻打亚述王,约熹雅出来向他迎战,法郎见了他,在默基多将他杀死。⑫30他的臣仆就将他的尸体载在车上,从默基多送到耶路撒冷,把他埋在自己的坟墓里,国民就推出约熹雅的儿子约阿哈次,给他傅了油,立他替他父亲为王。⑬

31约阿哈次登基的时候才二十三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他母亲名叫哈慕塔耳,是里贝纳人依勒默雅的女儿。32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完全如同他的祖先一样。33法郎讷苛把他幽禁在哈玛特地的黎贝拉,禁止他在耶路撒冷为王;并且又向地域罚款一百塔冷通银子和十塔冷通金子。⑭34法郎讷苛立约熹雅的儿子厄肋雅金替他的父亲约熹雅为王,给他改名叫约雅金,却把约阿哈次带到埃及,约阿哈次就死在那里。35约雅金把金银献给法郎,奉法郎的命向民人征税纳银,向国民按人口索要金银,献给法郎讷苛。⑮36约雅金登基的时候才二十五岁,他在耶路撒冷为王十一年,他母亲名叫则步达,是鲁玛人斐达雅的女儿,37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完全像他的祖先一样。⑯

                             

①这里所说的“约书”,不是出谷纪20-23:19所记载的“约书”,而是才找到的《申命纪》,它所以能够称为“约书”,是因为在这盛会上,君王和民众们在天主前议定这本“法律的总纲”——申命纪——作为国家与宗教的宪法。

②约熹雅的改革总归于三点:一、洁净圣殿;二、铲除耶路撒冷和犹大所有的邪教;三、毁灭贝特耳祭坛。

③“平民的坟上”就是一个公墓,因为贵族各自有其祖茔。

④关于娈童,参阅列上14:24申23:17。“祭服”二字有人译作:“帐棚”,今按希腊通行本译之。

⑤革巴黑位于耶路撒冷和辣玛之间的村镇(列上15:22)。“羊神”有的译作:“城门”,今按肋17:7改译。

⑥参阅肋6:14-18户18:9。

⑦“本希农山谷”大概位于克德龙溪之北(玛5:22),该处有一焚烧废物和死尸的火坑,名叫托斐特,因此本希农山谷成了地狱的象征(参阅耶7:32,33;19:6)。默纳协之后犹大人为恭敬默肋客就在此使他们的儿女由火中经过(耶7:31)。

⑧巴比伦的太阳神霞玛市是站在一辆套着马的车子上。犹大人也模仿了这种恶习。

⑨米耳公和默肋客都是邪神名,别的神名前面已经提过。“邪辟山”亦可译作“敷油山”或“歼灭山”,大概就是今日所称的阿里瓦山。

⑩16-18三节是那位老先知的预言应验的记述,参阅:列上13:1-32。

⑪那一年民众们就按着申16:1-8所记载的举行了逾越节。

⑫尼尼微在612失陷以后,剩下的亚述军队逃往叙利亚去,以为在那里可以继续顽抗。这时埃及王讷苛便出兵攻打亚述,但是路过犹大地域之时,一心要复兴国家如同达味时代的约熹雅,便出兵迎击,但是不幸,在默基多战死。约熹雅当年不过只有四十岁。耶肋米亚为记念他作了一篇哀歌,可惜早已失传。赫洛多突斯也曾提到这次战役(II:159)。这是约熹雅和讷苛在默基多战争的最普通的解释。但是我们不能不提到几位现代负名的考证家的意见,他们以为讷苛不是去攻打亚述,而是去援助亚述,约熹雅出兵是为阻挡他去援助亚述,因为约熹雅以为亚述是反天主的一个帝国,所以希望这个帝国,灭亡得越快越好。

⑬约阿哈次是约熹雅的四公子,民众推他为王,是因为他也反对埃及,所以讷苛在三个月之后,便免去他的王职,立了厄肋雅金为王,将约阿哈次带到埃及,他也死在那里,参阅则19。

⑭“十塔冷通金子”是按希腊通行本译的。

⑮“改名”是一种附庸的表示。

⑯约雅金作王的年岁是由六〇八到五九八。鲁玛也许就是民9:31所提的阿鲁玛。约阿哈次和约雅金虽然都是热心的约熹雅的儿子,然而都行了上主眼中的恶事。人心真是难以窥测!

第二十四章

章旨 1-7约雅金为王。8-17耶苛讷雅即位的那一年,即在五九八那一年所发生的大事。18-20漆德克雅为王。

1约雅金年间,巴比伦王拿布高上来进攻,约雅金就服事了他三年;然后又背叛了他。①2上主打发加色丁人的军队,厄东人的军队,摩阿布人的军队和哈孟人的军队来攻击约雅金,上主打发他们来毁灭犹大,正如上主藉他的仆人先知们所说的。3实在的上主已经命定,要将犹大从自己的面前赶走,是因为默纳协所犯的一切罪恶,4又因他流了无辜者的血,这无辜的血流满了耶路撒冷,所以上主不肯宽恕。5约雅金其余的事迹和他所作的一切,都记在犹大列王实录上。6约雅金与自己的祖先同眠,他的儿子耶苛讷雅替他作王。②7从那时起,埃及王再不敢出离本国,因为巴比伦王夺去了那些属于埃及的地方,从埃及河直到幼发拉的河。

8耶苛讷雅登基的时候才十八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三个月,他母亲名叫讷胡协塔,是耶路撒冷人厄耳纳堂的女儿。9王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完全像他父亲一样。10那时拿布高的臣仆们上到耶路撒冷,围困了那城。③11当他的臣仆们围困耶路撒冷的时候,巴比伦王拿布高就亲自来了。12犹大王耶苛讷雅,他的母亲,他的臣仆,他的首领,他的太监都出来迎接巴比伦王,但是巴比伦王将他掳去,时在巴比伦王在位第八年。13并且正如上主所说的,抢去上主圣殿里的宝藏和皇宫里的宝藏,又将伊撒尔王撒罗满在上主圣殿里所制造的一切金器,都予以粉碎。14又将全耶路撒冷的人,所有的首领,所有的勇士,共一万人,连所有的工匠和铁匠都掳去,只留下国中最穷的老百姓。④15耶苛讷雅、王母、后妃、太监和国中的绅士都从耶路撒冷掳到巴比伦去。16巴比伦王并将所有的勇士七千人,工匠和铁匠一千人,都是能打仗的勇士,也掳到巴比伦去。17并且巴比伦王立耶苛讷雅的叔父玛塔讷雅替他为王,给他改名叫漆德克雅。⑤

18漆德克雅登基的时候才二十一岁,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他母亲名叫哈慕塔耳,是里贝纳人依勒默雅的女儿。⑥19他行了上主视为恶的事,完全像耶苛讷雅所行的一样。20因此上主向耶路撒冷和犹大发怒,直到把他们从自己面前赶走;以后漆德克雅背叛了巴比伦王。

                             

①亚述帝国灭亡以后,巴比伦和埃及就把亚述的土地瓜分,埃及占领四方,即阿刺伯,巴力斯坦和叙利亚等地区,巴比伦则占据东方。但是两大帝国不能这样长久的支持下去。所以在两年之后,两国便起了战争,讷步加德讷则尔(平常称作拿布高)在加尔克米市打败埃及的军队,时在六〇五年,参阅耶46:2。加尔克米市战役之后,拿步高的父亲纳波颇拉撒尔去了世,拿布高就回到巴比伦。从这次战役起,约雅金便服事巴比伦三年,三年后,埃及鼓动一些叙利亚小国起来革命,叛离巴比伦的统治,约雅金也参加了这次暴动。因此耶肋米亚屡次发出“巴比伦必要消灭犹大”的呼声。拿步高暂时不能亲自率领军队出征,所以就派遣加色丁人,厄东人(玛索辣原文作:阿兰,这定然是个错误。)摩阿布人,哈孟人去攻打犹大,后来也亲自出马,将犹大消灭。作者把这些事都归于天主的缘故,我们已经在总论里讨论过。

②约雅金的儿子名叫耶曷雅津,可是因为在编,耶,玛内都称他为耶苛讷雅,为清楚起见,本书也用此名。耶苛讷雅在位只三个月。

③“那时”即拿布高作王第八年,他先打发自己的将军来攻打犹大,后来又亲自出马;耶苛讷雅一听到拿布高亲自来指挥,就出来投降。

④13,14两节叙述犹大国的第一次流徙,时在五八九年。

⑤“改名”即是已不独立的表示。见二十三章注十五。

⑥关于漆德克雅的事情与心理,请参阅耶27-39.他是一位软弱无能,优柔寡断的君主。耶肋米亚先知忠告他许多次,要顺从巴比伦,免得国家丧亡;然而他始终不听,末了倾向埃及,拥护反动派,拿布高一听到这事,就决定剿灭犹大和耶路撒冷。

第二十五章

章旨 1-7耶路撒冷失陷。8-12犹大民众被掳到巴比伦。13-17拿布高军队抢掠圣殿。18-21几个被杀的人物。22-26尚存于犹大的人民的命运。27-30巴比伦王优待耶苛讷雅。

1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十日,巴比伦王拿布高率领全军上来攻打耶路撒冷,对着城安了营,在城的四围建筑了一些堡垒。2于是城被围困,直到漆德克雅作王第十一年。3四月九日因为城中饥荒非常严重,甚至老百姓都没了粮食。①4城遂被攻破,士兵在夜间从靠近王园的两墙中间的门逃走,那时加色丁人正在围困该城,王就往哈辣巴的路上逃去。②5加色丁的军队追赶君王,在耶黎曷旷野追上他;那时他的全军都离弃了他,四散奔逃了。6加色丁军队捉住他以后,就把他带到黎贝拉巴比伦王前,他就判定他的罪案。7巴比伦王将漆德克雅的儿子们在他眼前都杀死,并且剜了漆德克雅的眼,然后用锁链把他捆起来,送他到巴比伦。③

8巴比伦王拿布高作王第十九年的五月七日,巴比伦王的大臣,卫队队长讷步匝辣当来到耶路撒冷。9烧了上主的圣殿,皇宫和耶路撒冷的一切房屋;凡是大房屋他都烧了。④10跟随卫队长的加色丁人把耶路撒冷四围的城墙都打倒。11卫队长讷步匝辣当又把城中剩下的百姓并已经投降于巴比伦王的人,以及其他所剩下的平民都掳去了。⑤12卫队长只留下国中最穷的人作农夫和葡萄园的园丁。

13加色丁人又将上主圣殿里的铜柱,和上主圣殿中所有的盆座和铜海都予以击碎,把铜运到了巴比伦。14他们又带走了锅子,铲子,腊剪,勺子以及所使用的一切铜器;15提炉,杯爵,无论是纯金的或是纯银的,卫队长都拿去了。16撒罗满为上主圣殿所作的那两根柱子,一个铜海和一些盆座,这一切器皿的铜是多得无法衡量。17一根柱子高十八肘,上面有一铜帽,高五肘,帽子四周有网子和石榴,都是铜的,第二根柱子装饰的完全一样。⑥

18卫队长又捉住了大司祭色辣雅,副大司祭责法讷雅和三个守门的,19又从城里捉住了一个监视军队的宦官,并五个尚在城里的君王知己,和检点国民军长的书记,以及尚在城内所找到的六十个老百姓。20卫队长讷步匝辣当就把他们带到黎贝拉巴比伦王那里。21巴比伦王就在哈玛特地的黎贝拉将他们击死,于是犹大人从他们的本地被掳走了。⑦22至于犹大地留下的那些百姓,就是巴比伦王拿步高所留下的,巴比伦派定霞番的孙子阿希甘的儿子革达肋雅为他们的首长。⑧23众军长和他们的士兵一听说巴比伦王派定了革达肋雅为首长,讷塔讷雅的儿子依协玛黑耳,卡勒亚的儿子约哈难,纳托法人塔讷胡默特的儿子色辣雅,玛哈加提的儿子雅匝讷雅和他们的士兵都来到米责帕见革达肋雅。24革达肋雅就对他们和他们的士兵发誓说:“你们不要惧怕加色丁的臣仆,你们要安居在国中事奉巴比伦王,一切必可顺利。”25七月间,皇家的后裔厄里霞玛黑的孙子,讷塔讷雅的儿子依协玛黑耳,率领十个人来,杀死了革达肋雅和与他在米责帕的犹大人和加色丁人。26于是所有的民众,无论大小和众军长,因为害怕加色丁人都起身往埃及去了。27犹大王耶苛讷雅被掳后第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巴比伦王厄威耳默洛达客元年,使犹大王耶苛讷雅抬起头来,从监里释放出来。28又对他说了好话,使他的宝座高于与他一同在巴比伦君王的宝座。29为他换了囚服,此后一生时常在王前吃饭。30此后他的一生,天天所用的食粮,都是巴比伦王供给他的。⑨

                             

①巴比伦的军队在五八八年正月里,便围困了耶路撒冷。漆德克雅作王的十一年四月九日就是五八七年的六月底或七月初。

   往哈辣巴的路”就是逃往若尔当平原的路。

③“将……儿子们在他眼前都杀死”,以后又剜了他的眼;屠杀他的儿子是他所见到的最后的事情。有许多的亚述和巴比伦的像可以证明本节的事迹。黎贝拉(23:23)就是拿步高总司令部的所在地。漆德克雅死于巴比伦狱中(耶52:11)。

④“五月七日”就是一个月以后,即阿布月。直到现在,伊民还在这个月里记念圣殿的拆毁。

⑤这是最后的一部份民众。

⑥关于圣殿的器皿,请参阅列上7:15-27;40-45;耶52:17-23.大器皿都被打碎了,小器皿都被送到巴比伦去。

⑦18-21是有权势者死亡的记述。哈玛特位于黎贝拉之北,今在叙利亚国境内,也叫作哈玛塔。想明白一般虔诚的伊民对于耶路撒冷的失陷与圣殿的毁坏,是如何的痛心,请读者试读耶肋米亚的哀歌和他们的礼节书上的祷文。

⑧阿希甘是属于中立派的,他曾保护了耶肋米亚先知(耶28:24)。下节所记载的“众军长和他们的士兵”是犹大国内当地游击队,关于这段故事,请参阅耶39:11-44:7。

⑨厄威耳默洛达客在五六一年即巴比伦王位,他优待了耶苛尼雅,叫他在王前吃饭,对于这件事,在一九三九和一九四〇年所找到的楔形文字石碑上,记着巴比伦王为耶苛尼雅及其随从者所供给的食粮数目,参阅总论第四章。

 

 

 

附一  引用经书简字表

以下旧约:


 

创世纪 创

出谷纪 出

肋未纪 肋

户籍纪 户

申命纪 申

若苏厄书 苏

民长纪 民

卢德传 卢

撒慕尔纪上 撒上

撒慕尔纪下 撒下

列王纪上 列上

列王纪下 列下

编年纪上 编上

编年纪下 编下

厄斯德拉上 厄上

厄斯德拉下 厄下

多俾亚传 多

友弟德传 友

艾斯德尔传 艾

约伯传 约

圣咏集 咏

箴言 箴

训道篇 训

雅歌 歌

智慧篇 智

德训篇 德

依撒意亚 依

耶肋米亚 耶

耶肋米亚哀歌 哀

巴路克 巴

厄则克耳 则

达尼尔 达

欧瑟亚 欧

岳厄尔 岳

亚毛斯 亚

亚北底亚斯 北

约纳 纳

米该亚 米

纳鸿 鸿

哈巴谷 哈

索福尼亚 索

哈盖 盖

匝加利亚 匝

玛拉基亚 拉

玛加伯上 加上

玛加伯下 加下

 


 

以下新约:


 

玛窦福音 玛

马尔谷福音 谷

路加福音 路

若望福音 若

宗徒大事录 宗

罗马书 罗

格林多前书 格前

格林多后书 格后

迦拉达书 迦

厄弗所书 弗

斐理伯书 斐

哥罗森书 哥

得撒洛尼前书 得前

得撒洛尼后书 得后

弟茂德前书 弟前

弟茂德后书 弟后

弟铎书 铎

费肋孟书 费

雅各伯书 雅

伯多禄前书 伯前

伯多禄后书 伯后

若望一书 若一

若望二书 若二

若望三书 若三

犹达书 犹

默示录 默


 

附二

经内译名表

Aasbai阿哈色拜

Abana阿巴纳

Abda哈贝达

Abdias曷巴德雅

Abdon哈贝冬

Abel (1 Reg.15,20)阿贝耳

Abel (quae est in vineis consita.Jud.11,33)阿贝耳革辣明

Abel Mehola阿贝耳默曷拉

Abelmehula (id. ac sup.)阿贝耳默曷拉

Abela阿贝耳“贝特玛哈加”

Abemboen (Jos.18,17)波罕“的磐石”

Abes厄贝兹

Abesan依贝赞

Abi阿彼

Abia阿彼雅

Abialbon (leg.:Abibaal)阿彼巴哈耳

Abiam (ord,:Abia)阿彼雅(阿彼杨)

Abiathar厄贝雅塔尔

Abiel阿彼耳

Abiezer阿彼赫则尔

Abigail阿彼戛依儿

Abigail(2 Sam.17,25)阿彼戛耳

Abimelech阿彼默肋客

Abinadab(1Reg.4,11:Benabinadab)阿彼纳达布

Abinoem阿彼诺罕

Abiram阿彼兰

Abisag阿彼霞格

Abisai阿彼霞依

Abital阿彼塔耳

Abner阿贝讷尔

Abran(Jos.19,28,leg.:Abdon)哈贝冬

Absalom阿贝霞隆

Accain卡因

Accaron赫刻龙

Acces希刻市

Achab阿黑阿布

Achan哈杆

Achaz阿哈兹

Achias阿希雅

Achicam阿希甘

Achimaas阿希玛哈兹

Achimelech阿希默肋客

Achinoam阿希诺罕

Achis阿基市

Achitob阿希突布

Achitophel阿希托费耳

Achobor哈革波尔

Achor哈苛尔(山谷)

Achsaph阿革霞夫

Achziba(funiculus Ach.)阿革齐布

Adad(1 Reg.11,14)哈达得

Adada(Jos.15,22)哈德哈达

Adami阿达米

Adarezer哈达德赫则尔

Addar(cfr.Num.34,4)阿达尔

Addo(2 Par.13,22)希多

Adeodatus耳哈难

Adithaim哈狄塔殷

Adom(Jos.3,16)阿当

Adommim(ascensio)阿杜明(山坡)

Adonias阿多尼雅

Adonibesec阿多尼贝则克

Adramelech(2 Reg.19,37)阿德辣默肋客

Aduram阿多兰(阿多尼兰)

Aegyptus(1 Reg.10,28)慕责黎

Aelath厄拉特

Aen(sed Jos,21 16 leg.:Ashan)哈商

Aen(Jos,19,7 leg.:Ain)哈殷

Aengannin恒戛宁

Agag阿戛格

Age(leg.:Aela)厄拉

Ahalab阿赫拉布

Ahia阿希雅

Ahialon厄隆

Ahiam阿希杨

Ahias阿希雅

Ahilud阿希路得

Ahiman阿希曼

Ahinadab阿希纳达布

Ahio阿赫约

Ahion希雍

Ahisar阿希霞尔

Ahohites(desuptum ex 1 Par.23,9 ad corr.2 Sam.23,9)阿曷亚

Aialon(deest in Vulg.,Jud,12,12)阿雅隆

Ailath厄拉特

Aithan(deest in Vulg.,ex G,Jos.15,59)赫堂

Aja阿雅

Ajalon阿雅隆

Almon哈耳孟

Amaad哈默哈德

Amabilis Domino (2 Sam.12,25)耶狄德雅

Amam阿曼

Amasa哈玛撒

Amasias阿玛责雅

Amathi阿米泰

Amelech(corr.ut n.com.‘filius regis’)亲王(约阿市)

Amital哈慕塔耳

Amma(Jos.19,90 corr,Acco)哈苛

Ammiel哈米耳

Ammiud哈米胡得

Amnon阿默农

Amon(1 Reg.22,26)阿孟

Amos(pater Isaiae)阿摩兹

Amosa摩匝

Amri曷默黎

Ana(2 Reg.18,34)赫纳黒

Anab哈纳布

Anaharath阿纳哈辣特

Anamelech哈纳默肋客

Anath哈纳特

Anathoth哈纳托特

Anim哈宁

Anna哈纳

‘antiquitus’(1 Sam.27,8 corr.Telam)忒郎

Aod厄胡得

Aphara法辣

Aphec阿费克

Apheca阿费克

Aphia阿非亚

Aquilo(Jud.12,1)匝丰

Araas哈尔哈斯

Arab阿辣布

Arachites阿尔基(人)

Arad哈辣得

Aram(Ruth 4,19)

Arama(Jos。19,36)辣玛

Arapha辣法

Arari哈辣黎

Arbathites哈辣巴(人)

Arbi(Jos.15,52)哈辣布(人)

Archi(id.ac Arachites)阿尔基(人)

Areba(Jos.15,60 Rabba)辣巴

Arecon辣孔

Areuna(etiam‘Ornan’)敖尔难(阿辣外纳)

Argob阿尔哥布

Arie阿勒叶

Ariel(2 Sam.23,20:‘duos leones’阿黎耳

Armeniorum(terra,2 Reg.19,37)阿辣辣特(地)

Arnoni阿尔摩尼

Arnon阿尔农

Aroer(in 1 Sam.30,28 leg.:Arara)哈勒哈辣

Arphad阿尔帕得

Arsa阿尔匝

Aruboth阿鲁波特

Asa阿撒

Asael哈撒耳

Asaja哈撒雅

Asan(lacus)波尔哈商

Asan哈商

Asaph阿撒夫

Asarhaddon尼撒尔哈冬

Ascalon阿协刻隆

Ascensio Adommim阿多明(山坡)

Asedoth(Jos.10,40 est n.com.‘declivium’)山坡

Asena阿协纳

Aser Machmethath(…从“阿协尔”…到“米革默塔特”…)

Asergadda哈匝尔戛达

Ashan(in Jos.21,16,leg.:Ain)哈商(哈殷)

Asima阿息玛

Asiongaber赫责雍革贝尔

Aslia阿匝勒雅

Asor哈祚尔

Asor nova(新)哈祚尔

Assedim漆丁

Astaroth哈协塔洛特

Astarte哈协托勒特

Ataroth哈塔洛特

Ataroth Addar哈塔洛特阿达尔

Athach(fors.Athar?)哈塔客(哈塔尔?)

Athalia哈塔肋雅

Athar(Jos.15,42;19,7)赫忒尔

Athmatha胡默塔

Ava希瓦

Avah哈瓦

Avim哈威因

Axa哈革撒

Axaph阿革霞夫

Azanoththabor阿则诺特大博尔

Azarias哈匝勒雅

Azeca哈则卡

Azmaveth哈则玛委特

Azoto阿协多得

Azuba哈组巴

Baal foedus巴哈耳贝黎特

Baal Pharasim巴哈耳协辣亲

Baala巴哈拉

Baalath巴哈拉特

Baalhasor巴哈耳哈祚尔

Baalath Beerramath巴哈拉特贝尔,讷革布的辣玛

Baalgad巴哈耳戛得

Baalmon(oppidum)贝特巴哈耳默红

Baalsalisa巴哈耳霞里霞

Baaltamar巴哈耳塔玛尔

Baana(2 Sam.4,2)巴哈纳

Baasa巴赫霞(巴赫撒)

Badacer彼德卡尔

Baiter (deest in Vulg.,ex G.Jos.15,59)贝忒尔

Baladan巴肋阿丹

Baloth贝哈罗特

Bana巴哈纳

Banajas彼纳雅

Barac巴辣克

Bascath波责卡特

Basemath巴色玛特

Baziothia彼则约忒雅

Bechorath(deest in Vulg.,ex G.1 Sam.9,1)贝苛辣特

Beelzebub巴哈耳则步布

Benadad(1 Reg.15,18)本哈达得

Bendecar德刻尔

Bene et Barac贝讷贝辣克

Bera贝厄尔

Berodach Baladan(leg,:Merodach…)默洛达客巴肋阿丹

Beromi(2 Sam.23,31)巴胡陵

Beroth贝洛泰

Beroth贝厄洛特

Berothites贝厄洛特(人)

Berzellai巴尔齐来

Besecath波责卡特

Besor贝索尔

Bessur贝特族尔

Bete (fors.leg,:Tebach?1 Par.18,8)贝塔黑(忒巴黑?)

Beten贝腾

Bethanan贝特哈难

Bethanath贝特哈纳特

Bethanoth贝特哈诺特

Betharaba贝特哈辣巴

Betharam贝特哈兰

Bethaven贝特阿文

Bethbera贝特巴辣

Bethcar贝特加尔

Bethdagon贝特达贡

Bethel(9,1 Sam.30,27)贝突耳

Bethemec贝特赫默克

Bethhagla贝特曷革拉

Beth-horon贝特曷龙

Bethlehem(Jos.19,15)贝特肋恒

Bethmarchaboth贝特玛尔加波特

Bethoron(2 Sam.2,29)彼忒龙

Bethoron inferior(下)贝特曷龙

Beth phelet贝特培肋特

Bethpheses贝特帕责兹

Bethphogor贝特培曷尔

Bethrehob(1 Sam.14,47)贝特勒曷布

Bethsabee巴特协巴黑

Bethsames贝特协默市

Bethsan贝特协安

Bethsetta(Jud.7,22)贝特熹塔

Bethsimoth贝特熹摩特

Bethtaphua贝特塔普亚

Bethul贝突耳

Betonim贝托宁

Bezec贝则克

Bochri彼革黎

Boen(lapis)波罕的磐石

Bonni巴尼

Booz波哈次

Booz(1 Reg.7,21)波哈次

Boses波责兹

Bosra贝赫协忒辣

Cabsesl卡贝责耳

Cabul加步耳

Cades(Jos.12,22)刻德市

Cades Barne卡德市巴尔讷亚

Caleb加肋布

Camera pastorum(2 Reg.10,12)贝特赫刻得

Camon卡孟

Camos革摩市

Cana卡纳

Caphara革非辣

Caphira革非辣

Caracaa卡尔卡黑

Caree卡勒亚

Cariath Arbe克勒雅特阿尔巴黑

Cariathbaal克勒雅特巴哈耳

Cariathiarim克勒雅特耶哈陵

Cariathsenna克勒雅特撒纳

Cariathsepher克勒雅特色费尔

Carioth克黎约特

Carith革黎特

Carmel加尔默耳

Cartha卡尔塔

Carthan卡尔堂

Casaloth(Jos.19,18)革稣罗特

Casis(Vallis)赫默克刻漆兹

Castra Dan(Jud.13,25)玛哈讷丹

Cathet卡塔特

Cedimoth(Deut.2,26:Cademoth)刻德摩特

Cedron克德龙

Ceila刻希拉

Ceneroth(in N.T.Genesareth)基讷勒特

Cerethi革勒提

Ceseleththabor基色罗特大博尔

Cesil革息耳

Cesion克协雍

Cethlis基忒里市

Cetron克忒龙

Chabul加步耳

Chalcol加耳苛耳

Chali 哈里

Chamaam基默罕

Chanaan(Jud.10,12,leg.:Madian)米德杨

Chanaana革纳哈纳

Charmi加尔米

Chebbon加朋

Cheleab基肋阿布

Cheljon基肋雍

Cheslon革撒隆

Chusan Rasathaim雇商黎协哈塔殷

Chusi雇市(人)

Cibsaim克贝匝殷

Cina克纳

Cinaeus刻尼(人)

Cis克市

Cison克雄

‘Civitas’(2 Reg.3,25)克尔哈辣色特

Coa(1Reg.10,28)科厄

Collis aquaeductus(2 Sam.2,24)C基贝哈特阿玛

Colis excelsus摩勒(山岗)

Collis praeputiorum(Jos.5,3)哈辣罗特(山岗)

Confina(Jos.13,5)革巴耳

Convallis filii Ennom本希农(山谷)

Crepido(Jud.7,22)责勒达

Cutha雇特

Cyrene(2 Reg.16,9)克尔

Dabereth达贝辣特

Dabir德彼尔

Dabir(Jos.13,26)罗德巴尔

Dagon达贡

Dalila德里拉

Damna狄默纳

Dan

Dan(castra)玛哈讷丹

Danna达纳

David达味

Debbaseth达巴协特

Debora德波辣

Delean狄肋罕

Desertum(Jos.8,14)哈辣巴

Dimona狄摩纳(狄朋?)

Dodo(2 Sam.23,9)多多

Doeg多厄格

Dommim(fines)尼斐斯达明

Domus horti贝特干

Domus Maacha贝特玛哈加

Dor多尔

Dor(nephat)多尔

Dorda达尔达黑

Edema阿达玛

Eden(2 Reg.19,12)赫登

Eder赫德尔

Egla赫革拉

Eglon赫革隆

Ela厄拉

Elcana厄耳卡纳

Elehanan厄耳哈难

Eleph厄肋夫

Eliaba厄肋雅赫巴

Eliacim厄肋雅金

Eliada厄肋雅达黑

Eliam厄里罕

Elias(Helias)厄里亚

Elica厄里卡

Elihoreph厄里曷勒夫

Elimelech厄里默肋客

Elioda厄肋雅达黑

Eliphaleth厄里斐肋特

Elipheleth厄里斐肋特

Elisaeus厄里叟

Elisama厄里霞玛黑

Elisua厄里秀亚

Eliu厄里胡

Eljacim厄肋雅金

Elmelech阿拉默肋客

Elnathan厄耳纳堂

Elon厄隆(贝匝哈纳宁的橡树)

Eltecon厄耳忒孔

Eltuece厄耳忒刻

Eltheco厄耳忒刻

Eltholad厄耳托拉得

Emath哈玛特

Enaim赫南(赫纳殷)

Endor恒多尔

Engannim(Aengannim)恒戛宁

Enhadda恒哈达

Enhasor恒哈祚尔

Ennom(vallis filiorum)本希农(山谷)

Ennom(convallis filii)贝讷希农(山谷)

Ensemes(Fons solis)恒协默市

Epher赫斐尔

Ephra(Ophra,Ophera)曷斐辣

Ephrata(aeus)厄斐辣塔

Ephron赫斐龙(山)

Esaai厄协罕

Esem(Jos.19,3:Asem)赫曾

Esna阿协纳

Esriel阿色黎耳

Esron赫责龙

Estaol厄协塔敖耳

Estemo厄协忒摩亚(厄协忒摩)

Etham(petra,Jud.15,8)赫堂

Esthamo厄协忒摩亚

Esthaol厄协塔敖耳

Ethan厄堂

Ethanim(1 Reg.8,2N.mensis)厄塔宁

Ethbaal厄特巴哈耳

Ether赫忒尔

Evil Merodach厄威耳默洛达客

Ezechias希则克雅

Ezrahita则辣黑(人)

Ezri (pater familiae)阿彼黑则尔

Fluvius turbidus(Sihor)熹曷尔

Gaal嘎哈耳

Gaas嘎哈市

Gaas(torrens)嘎哈市(溪)

Gabaa基贝哈

Gabaa Beniamin彼讷雅明的革巴黑

Gabaath基贝哈特

Gabee革巴黑

Gaber(Bengaber)革贝尔

Gader革德尔

Gadi戛狄

Galgala基耳戛耳

Galilaea加里肋亚

Gallim(1 Sam.25,13)戛林

Gallim(Jos.15,59 supl.ex G.)戛林

Gareb戛勒布

Gaulon哥蓝

Gaver(ascensus,leg,:Gur)古尔

Gaza哈匝(戛匝)

Gazer(2 Sam.5,25:Gezer)革则尔

Gebbethon基贝通

Gedam(‘in cdiversa tendentes’)基德红

Gedera革德辣

Gederpthaim革德洛塔殷

Gedor革多尔

Gelboe基耳波亚

Gelonites(ex Gilo)基罗(人)

Genubath革奴巴特

Gera革辣

Gera(pater Semei)革辣

Gergaeseua革尔戛熹

Gessuri(2 Sam.2,9,fors.Aser?)革秀尔(阿协尔?)

Geth戛特

Geth quae est in Opher戛特赫斐尔

Gethaim基塔殷

Gethhepher戛特赫斐尔

Gethremmon戛特黎孟

Gibeon基贝红

Gideroth革德洛特

Giezi革哈齐

Giha(deest in Vulg.,2 Sam. 2,24)基亚

Gihon基红

Gilo基罗

Gineth基纳特

Godolia革达肋雅

Gosen(Jos.10,41)哥苼

Gozan哥仓

Haber赫贝尔

‘Habitatores’(Jos.17,7 leg.: laseb)雅息布

Habor哈波尔

Hachamoni(2 Som.23,8, ex 1 Par.11,11)哈革摩尼

Hachila(1 Sam.23,19)哈基拉

Hadaja哈达雅

Hadassa哈达霞

Hadriel哈德黎耳

Haeveus(Jos.13,21)厄威

Haggith哈基特

Hai哈依

Hala哈拉黑

Halcath赫耳卡特

Halhul哈耳胡耳

Hamon哈孟

Hamoth Dor哈摩特多尔

Hanani哈纳尼

Hanathon哈纳通

Hanon哈农

Hapharaim哈法辣殷

Haphsiba赫斐漆巴

Harad(fons qui vocatur,Jud.71)哈洛得(泉)

Haren(2 Reg.19,12)哈郎

Hares赫勒斯

Haret哈勒特

Harma(Horma,Herma)曷尔玛

Harodi(2 Sam.23,11?)哈洛得

Haroseth gentium)(外邦)哈洛协特

Harus哈鲁兹

Hasersual哈匝尔秀哈耳

Hasersusa哈匝尔稣撒

Hassemon赫协孟

Havoth Jair哈沃特雅依尔

Hazael哈匝耳

Heddai希待

Helam赫蓝

Helba赫耳巴

Helcath赫耳卡特

Helcias希耳克雅

Helec赫肋克

Heled赫肋得

Heleph赫肋夫

Heles赫肋兹

Hered哈辣得

Heman赫曼

Herma(Horma)曷尔玛

Hesed(Ben hesed)赫色得

Heser哈祚尔

Hesrai赫责赖

Hesron赫责龙

Hethim(terra)赫特(人之地)

Hezion赫则雍

Hiel希耳

Hira希辣

Hiram希兰

Hiram pater meus (leg.:Huram abi,2 Par.2,14 ct cfr.1 Reg.7,13))胡兰阿彼

Hirsemes(‘civitas solis’)希尔协默市

Hodsi(2 Sam.24,6)刻德市

Holda胡耳达

Horam曷兰

Horem哈楞

Horma (Jos.19,29,leg.:Rama)辣玛

Hosa曷撒

Hozai (2 Par.33,19)曷齐

Hucuca胡科克

Hur (Benhur)胡尔

Husathi胡霞(人)

Husati胡霞(人)

Husi胡霞依

Ichabod依加波得

Idida耶狄达

Igaal依革阿耳

Iim希殷

Illel希肋耳

Ira希辣

Isaias依撒意亚

Isboseth(corr.Isbaal)依市巴哈耳(依市波协特)

Istemo厄协忒摩

Istob依市托布

‘iter devium’(2 Sam.13,34,leg.:Horonaim)曷洛纳因

Ithai依泰

Jjabes(2 Reg.15,13)雅贝市

Jabes Galaad雅贝市基耳哈得

Jabin雅滨

Jachanan约刻讷罕

(Jachanam,Jeconam,Jecnam)

Jachin(1 Reg.7,21)雅津

Jagur雅古尔

Jahel雅黑耳

Jair雅依尔

Jairites雅依尔,或:雅提尔(人)

Janoe雅诺亚

Janum雅农

Japhia(Joppe)雅非亚(雅缶)

Japhie雅非亚

Jarephel依勒培耳

Jarim耶哈陵

Jaser雅黑则尔

Jaser(Jasa)雅黑市

Jassa雅黑市

Jassen(2 Sam.23,33)雅笙

Jazer雅黑则尔

Jebahar依贝哈尔

Jeblaam依贝肋罕

Jeblaam(Ios.21,25)依贝肋罕

Jjebnael雅贝讷耳

Jebneel雅贝讷耳

Jebus(Jebusaeus)耶步斯(耶步息)

Jechelia耶苛肋雅

Jechonias (ex G.,in 1 Sam.6,19)耶苛尼雅

Jecmaan约刻默罕

Jeconan约刻讷罕

Jecthel约刻忒耳

Jedala依德阿拉

Jegbaa约革贝哈

Jehu耶胡

Jemini(terra,1 Sam.9,4)耶米尼

Jemla依默拉

Jephleti雅费肋提

Jephtahel(vallis)依费塔黑耳(山谷)

Jephte依费塔黑

Jephtha依费塔黑

Jerameel耶辣黑默耳

Jeremias(2 Reg.23,31)依勒默雅

Jerimoth雅尔慕特

Jerobaal耶鲁巴哈耳

Jeroboam雅洛贝罕

Jeroham耶洛罕

Jeron依勒翁

Jerusa耶鲁霞

Jesraeli(2 Sam.17,25 leg.: lsmaelita)依协玛黑耳

Jessui依协伟

Jeteba约忒巴

Jethel约刻忒耳

Jethela依忒拉

Jether耶忒尔

Jether(leg,:Jathir)雅提尔

Jethnam依忒难

Jethraam依忒尔罕

Jethrites雅提尔(人)

Jetra依忒辣

Jethson(Jos,21,37:Kedemoth?)刻德摩特

Jezabel伊则贝耳

Jezonias雅匝讷雅

Jezrael依则勒黑耳

Joab约阿布

Joachaz约阿哈次

Joachin(Jechonias)耶苛讷雅

Joadam约哈当

Joakim约雅金

Joas约阿市

Joas (rex Israel)耶曷阿市

Joatham约堂

Jobab约巴布

Joel(filius Samuelis)约厄耳

Johae约阿黑

Johanam约哈难

Jojada约雅达黑

Jojadas约雅达黑

Jona约纳

Jonadab约纳达布

Jonathan约纳堂

Jonathan(2 Sam.23,32,leg.:Guni)古尼

Joram(2 Sam.8,10)哈多兰

Joram(rex Israel)耶曷兰

Joram(rex Juda)约兰

Josaba约协巴舍

Josachar约匝加尔

Josaphat约霞法特

Josias约熹雅

Josus(1 Sam. 6,14)约秀亚

Jota犹塔

Jozabad约匝巴得

Jsaias依撒意亚

Jucadam约刻德罕

Jud耶胡得

Judas(Iscariothes)如达斯

Karem(Jos.15,59, ex G)卡愣

Karkar卡尔科尔

Koulom(Jos.15,59,ex G)谷隆

Labana(Jos.10,29)里贝纳

Lachis拉基市

Lahemi(1 Par.20,6 in G.)拉赫米

Lais拉依市

Lais(n.person.)来市

Lais(2 Sam.3,15)拉依市

Lapidoth拉丕多特

‘Lapis adiutorii’(1 Sam.4,1)厄本赫则尔

‘Latere’(2 Sam.21,14 leg.:Selah)责拉黑

Lebaoth肋巴敖特

Lebna(2 Reg.8,22,Lobna)里贝纳

Lebona肋波纳

Lechi肋希

Lecum拉孔

Leheman拉赫玛斯

‘Leones’(2 Sam.23,20,leg.:Ariel)阿黎耳

Lesem肋笙

Lesem Dan肋笙丹

Lobna里贝纳

‘Locus flentium’波津(流泪之地)

Lodabar罗德巴尔

Maacha玛哈加

Maachati玛哈加提

Maara(Sidoniorum)默哈辣

Macces玛卡兹

Maceda玛刻达

Machati玛哈加(人),贝特玛哈加

Machir(2 Sam.9,4)玛基尔

Machmas米革玛斯

Machmethath米革默塔特

Madon玛冬

Magdalel米革达肋耳

Magdalgad米革达耳戛得

Mageddo默基多

Magron(1 Samuel 14,2,est n,comm.)禾场

Mahalon玛赫隆

Maharai玛赫赖

Mahol玛曷耳

Manahem默纳恒

Manasses默纳协

Manocho(deest in Vulg.,ex G.Jos.15,59)玛诺曷

Manue玛诺亚

Maoch玛曷客

Maon玛红

Mara玛辣

‘Mare deserti’哈辣巴海

‘Mare salsissimum’咸海

Maresa玛勒霞

Mareth玛哈辣特

Masal米协阿耳

Masepha米责培

Maserephoth(aquae)米色尔缶特玛殷

Maspha米责帕

Masphe米责培

Mathan玛堂

Mathanja玛塔讷雅

Medaba默德巴

Meddin米丁

Medemena玛德玛纳

Media(Medi)玛待

Mejareon默雅尔孔

Melchisua玛耳基秀亚

Mello (2 Sam.5,9)米罗

Mello (urbs)贝特米罗

Mennith米尼特

Mephaat默法哈特

Merala玛尔哈拉

Merob默辣布

Merom(aquae)默龙(水,湖)

Meroz默洛次

Mesa默霞黑

Messal米协阿耳

Messalemeth默秀肋默特

Messulam默秀蓝

Metri玛忒黎

Micha(2 Sam.9,12)米加

Michaeas米加雅

Michas(Jud.17,10)米加

Michol米加耳

Michol(2 Sam.21,8,leg.:Merob默洛布

Miphiboseth(leg.:Meribaal)默黎巴哈耳

Mobonnai(leg.:Sibecai)息贝开

Molada摩拉达

Molathita(i.e.ex Mehola)默曷拉(人)

‘Montis’(pars)(Jos.11,17)哈拉克(山)

Naalol纳哈拉耳

Naalol纳哈罗耳

Naama纳哈玛

Naaman纳哈曼

Naaratha纳哈辣

Naas纳哈市

Naas(2 Sam,17,25 leg.:Isai)依霞依

Nabal纳巴耳

Nabat讷巴特

Naboth纳波特

Nabuchodonosor拿步高

Naburzadan讷步匝辣当

Nachon纳贡

Nadab纳达布

Naharai纳赫赖

Najoth纳约特

Namsi尼默熹

Nathan纳堂

Natania讷塔讷雅

Nathanmelech讷堂默肋客

Nebehaz尼贝哈兹

Nebsan尼贝商

Neceb讷刻布

Nechao讷苛

Nehiel讷希耳

Nepheg讷费格

Nephthoa讷费托亚

Ner讷尔

Nergel讷尔戛耳

Nesib讷漆布

Nesroch尼色洛客

Nethopha(thites)讷托法

Ninive尼尼微

Noa(Jos.19,13)讷哈

Nob(2 Sam.21,15/16,ex.G.FORS.Gob?)哥布

Nobe诺巴黑

Noemi纳曷米

Noha诺哈

Nohesta讷胡协塔

Nohestan(2 Reg.18,4)讷胡协堂

Nopheth(est n. comm.)高处

Obed(Jul.9,26)赫贝得

Obed(avus Davidis)曷贝得

Obededom曷贝得厄冬

Ochozias阿哈则雅

Odollam哈杜蓝

Odullam(id. ae praeced.)哈杜蓝

Oham曷罕

Olon曷隆

Opher赫斐尔

Ophera曷斐辣

Ophni曷斐尼

Oreb曷勒布

Ornam曷尔难

Orpha曷尔帕

Osea(Ozias,Azarias)胡齐雅

Osee(2 Reg.15,30)曷协亚

Osee曷协亚

Othoniel曷忒尼耳

Oza胡匝

‘Palam’(2 Reg.15,10.leg.: Keblaam?)伊贝尔罕

Palmira塔玛尔

‘Patruus’(Jud.10,1)多多

‘Percussio’Oza培勒兹胡匝

Petra(Jud.1,36)色拉黑

‘Petra’Oreb曷勒布(磐石)

Phacee培卡黑

phaceja培卡黑雅

Phadaja斐达雅

Phalti帕耳提

Phaltiel法耳提耳

Phanuel斐奴耳(培奴耳)

Phara孚辣

Pharai法哈顿

Pharam丕勒安

Pharaton非尔哈通

Pharphar法尔帕尔

Pharue法鲁亚

Phelethi培肋提

Phenenna斐尼纳

Phinees非讷哈斯(丕讷哈斯)

Phua孚阿

Phul缶耳

‘quando exprobaveruat’(1 Sam 23,9)帕斯达明

‘quasi agnos’(1 Sam.15,4)忒冷(或:忒耶)

Rabba辣巴

Rabboth辣彼特

Rachal辣加耳

Rahab辣哈布

Rama辣玛

Rama (Ramathaim Sophim)辣玛

Ramathlechi辣玛特肋希

Rameth勒默特

Ramoth ad meridiem(1 Sam.30,27)辣摩特讷革布

Ramoth Galaad辣摩特基耳哈得

Ramoth Masphe辣玛特米责培

Rasin勒厅

Razon勒忠

Rebla黎贝拉

Recccath辣卡特

Recem勒耿

Rechab勒加布

‘Regis’(diadema,est n. prop.)米耳公

Rei勒希

Remmen黎孟

Remon黎孟

Reseph勒责夫

Respha黎责帕

Ribal黎拜

Roboam勒哈贝罕

Rogel(fons)洛革耳(水泉)

Rogelim洛革林

Romelja勒玛肋雅

Ruma阿鲁玛

Ruma(leg.:Duma)杜玛

Ruma(fors.Aruma?)鲁玛(阿鲁玛?)

Ruch卢德

Saananim匝哈纳宁

Saba(1 Reg.10,1)协巴

Sabama息贝玛

Sabarim协巴陵

Sabee(Jos.19,2)协玛黑

Sachacha色加加

Sadoc匝多克

Salaboni霞哈耳滨

Salai熹肋希

Salamon(ord.Salomon)撒罗满

Salebim霞哈耳滨

Salecha(Deut.3,10:Selcha)撒耳加

Salim霞哈林

Salisa霞里霞

Salmana匝耳慕纳黑

Salmanasar霞耳玛讷色尔

Salmanaser(id. ac sup.)霞耳玛讷色尔

Salmon撒耳孟(或:撒耳玛)

Salomon撒罗满

‘Saltus’(2 Sam.21,19)雅希尔

Sama协玛黑

Samaraim责玛辣因

Ssmaria撒玛黎雅

Samgar霞默戛尔

Samir霞米尔

Samson熹默雄

Samua霞慕亚

Sanan责难

Saph撒夫

Saphan霞番

Saphat霞法特

Saphatia协法忒雅

Saphon匝丰

Saraa祚尔哈

Saraias色辣雅

Ssraim霞哈辣殷

Saraja色辣雅

Sarar霞辣尔

Sarasar霞勒厄责尔

Sarathasar责勒特哈霞哈尔

Sarea祚尔哈

Sareda责勒达

Sarephta匝尔法特

Sarid霞杜得

Saroen霞鲁恒

Saron拉霞龙(霞龙?)

Sarthan匝尔堂

Sarthana匝尔堂(匝勒达?)

Sarua责鲁哈

Sarvia责鲁雅

Saul撒乌耳

‘Scibboleth’(‘Sibboleth’)熹波肋特(斯波肋特)

Seba(2 Sam.20,1)协巴黑

Sebia漆贝雅

Sechrona熹加龙

Sedecias漆德克雅

Segub色古布

Sehesima霞哈漆玛

Seira匝希尔

Scirath色希辣

Sela责拉黑

Selebin霞哈拉滨

Selee责肋克

Selim熹肋歆

Sellum霞隆

Selmon匝耳孟

Semaath熹默哈特

Semei熹默希

Semeia协玛赫雅

Semeron熹默龙

Semma霞玛

Semmas熹默哈

Sen雅商

Sene色讷

Sennacherib撒讷黑黎布

Sennim匝哈纳殷

Sensenna撒讷撒纳

Seon熹雍

Sephaat责法特

Sephamoth息斐摩特

Sepharvaim色法尔瓦因

Ser责尔

Seror责洛尔

Sesac熹霞克

Sesai协霞依

Setim熹廷

Siba漆巴

Siceieg漆刻拉格

Sidon(magna)漆冬

Sihor et Labanath熹曷尔里贝纳特

Silo熹罗

Sior漆曷尔

Sira(cisterna)息辣

Sisa熹霞

Sisera息色辣

Siva熹霞

Soba祚巴

Sobab芍巴布

Sobach芍巴客

Sobi芍彼

Sobna协贝纳

Sobochai息贝开

socho(cisterna magna quae est in )

Sochoth (vel.:Socoth,Jos.15,48)索苛

Sochoth稣苛特

Sochothbenoth稣苛特贝诺特

‘Solis ortus’(Jud.8,13 est n. prop)哈勒斯

‘Solis Fons’(est nom.prop.)恒协默市

Somer协默尔

Somer(2 Reg.12,22)芍默尔

Sophim(1 Sam.1,1)族弗

Sophonia(2 Reg.25,18)责法讷雅

Sor额额(Vallis)芍勒克(平原)

Sores(Jos.15,59ex.G)索勒斯

‘Statio’(2 Sam.23,11.leg.:Lechi)肋希

Sua索厄

Sual(terra)秀哈耳(地)

Sunam秀能

Sunem秀能

Suph(1 Sam.9,5)族弗

Sur(2 Reg.11,6)稣尔

Syrus Soba阿兰贝特勒曷布

Tabremon塔贝黎孟

Taphet塔法特

Taphnes塔黑培讷斯

Taphua塔普亚

Tapsa提斐撒黑

Tatam(Jos.15,59,ex G)塔堂

Tebbath塔巴特

Telem忒冷

Thabor大博尔

Thacasin希塔卡亲

Thamar塔玛尔

Thamna提默纳

Thamnath Saraa提默纳特赫勒斯(或:色辣黑)

Thanac塔哈纳客

Thanathselo塔阿纳特熹罗

Thanehumeth塔讷胡默特

Thapsa提斐撒黑

Tharaca提尔哈卡

Tharela塔勒阿拉

Tharsis塔尔熹市

Tharthac塔尔塔克

Thebes忒贝兹

Thebai提贝尼

Thecua(2 Reg.22,14)提刻瓦

Thecua忒科亚

Thelasar忒拉撒尔

Themna提默讷

Thenac(Thanac)塔哈纳客

Thersa提尔匝

 

 

 

 


上一篇:11列王纪引言及正文(上)
下一篇:13编年纪引言及正文(上)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